牧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六 牧庵集 卷第二十七
元 姚燧 撰 元 劉致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二十八

牧庵集卷二十七

     元   姚   燧   撰

 阡表

  招撫使李君阡表

君諱聚單之碭山三章人以材武善射昏暮命中宿鳥

金之南播應募爲兵積勞爲提控河北俶擾嘗經大澤

與友相失獨行葭葦間與數賊迕戈汰其股拔以逐而

盡殺之然非(⿱艹石)是戕巳與敵鬨未嘗以人血刃挺身踰

河至儀封萬夫長孟公熟其父訪名而客之署其軍彈

壓尋陞長千夫與總帥李成同戍皇陵岡癸巳正月義

宗由此渡河播歸德始從成來歸隸大將阿珠嚕麾下


仍將千夫從攻歸德亳州考縣金平大帥版軍民招撫

使與成將皇陵降民百家徙東明實田黃頭原踰萬畝

與佃民及嘗所惠活者數十人分苦均勞闢草萊伐株


橜而耰之復積穀多至千鍾疎宗戚族與四方民工賈

醫巫扶攜婦子皆往焉依視其寡乏歲時衣褐日月廩

餽婚姻男女之及期與過而見千者無不周施一旦成


邑人謂之小東明平生襟抱坦明大兵屠考縣噍無遺

𩔖一人哀祈生曰吾某官良庖也遂匿全之後召客俾

具饌皆草惡不可進君怒詰則吐實曰初豈是能特誑

主脫死耳其不疑人見欺此𩔖不飮酒而好客與成輩

數人爲耆年㑹盡歡移日忘疲言惟前朝事絶口府縣

得失鄕鄰短長聞人誤及此者則欠伸思睡掩耳而起

時以長者多之每恨失學兵間課責諸子讀書如日不

足嘗見今孫國子助教鳯輟書掃霜葉庭下則起奪帚

自爲曰無廢而業于斯須頃且然其急其篤于成者可

知巳年七十三疾卧不言數日子庭玉方令通許歸省

則曰吾忍死待汝遂卒實至元戊寅秋七月二十有三

日也葬以九月十有五日肇塋黃頭原東後三十二年

至大己酉鳳求表君阡殊懇用是計君始家之原年猶

未滿三十方壯士也當戰伐始休喘蘇悸定之時在他

人則徴逐貴介聲妓是娛弋獵是習吹笙鼓簧馳馬嗾

狗以快酬十年席盾枕戈死所幸生之勞而獨自求口

食于田畝觸風雨犯霜露與農夫耦耕頭蓬葆手蠒而

脛不毛矻矻作苦終歲而不悔比開餘饒衣食於其子

孫而先賑恤鄕鄰俾不迫于寒饑亦志而智且惠人哉

前夫人張二子庭玉卒令鄆城今平章翰林學士承旨

閻公復實銘其碑庭芝使監大名酒繼夫人王二子庭

蘭兩淮運鹽提領庭英同提舉鎭江財賦二女歸劉源

馮珪珪嘗爲江浙行省參政男孫八人鵬懷孟路總管

府知事鶚使監長垣稅次鳳也鴻福建巡檢見善使監

內黃稅見道見賢見可女孫三歸士族張鼎楊謙楊某

男曾孫六好德好義好謙好智好文好信好義翰林國

史院史績學纘文銘曰

聞古子弟多暴凶歲荒歉則然矧金叔世豪傑彚征戰

伐是閑其視殺人如芟草菅人有子女我壓奴使人有

貨財利取有巳亂定基此穰穰厥家何爲不成安事耕

畬嗟哉惟君獨歲勤力匪種穀求惟以種德善也吾苗

不善吾藨期實百年庾維溢高責報于天如執左契篤

生孫子文士陛陛黃頭之原土厚俗敦太史銘之式表

墓門

  醫𨼆閻君阡表

至元二十有六年蒼龍在赤奮若余月初吉士子宏也

持所自爲其祖事狀來請曰昔漢故民吳仲山他傳記

無見嘗由發藏賑施其鄉而碑之至今千年風雨斷剥

之餘過而誦者猶懷其人不置也非託筆金石力耶嗚

呼我先祖者生不策名于天官殁不受諡于太常處地

卑約功烈無所表見一世獨有修之于家與所惠活斯

人者顧不可碑之託銘善言之士使得以示今而垂後

比漢故民乎敢以是累公燧哀其志揚親又喜克用力

于文故序之曰維閻氏曹之漆園人後徙陳之西華曾

祖諱遵令陳之宛丘祖諱某考諱孟兩世不仕君諱瑀

字潤夫生而明頴孝謹長由其外舅申璉與張子和同

侍疾英邸故盡得其術業醫事親加以潛覃究誦先秦

兩漢方書八年詣到積中故施騐于外者疾輒巳人德

報之則曰天實生之非必一出吾術也人聞不自矜鬻

求藥其門者日亦滋衆壬辰踰河而北僑居宣德府以

所取醫直衣食寒士申岳陳䆳孫周郭通至則館其廬

去則贐之魏學士邦彥玉峯亦畧行位與遊時召諸道

醫悉領于奉御田闊將以君偕北進尚醫列固以學識

淺淺不可親上辭稍居南留眞定二年踰河將復郾城

以先業蕭條無誰與鄰留鄢陵十年徙洧川年五十飭

其子曰吾從學良醫又勤心奇書古方卒遇一疾猶眩

迷于先民數十成說竟不敢必何方定可巳疾殆以疾

試方况若無吾問學者得吾術自巳其疾則可無輕出

治人也遂亦自棄醫儒服教子孫讀書恭儉質直異不

忤物而同不狥俗介不附勢而強不赫威又精衞攝凡

飮奕談謔無益汨戕魂神者終身絶不蹈爲故能壽考

八十二卒實至元二十三年十月二十有八日妻申渤

海宦族能通孝經論語天父天夫孝賢兩聞年六十二

凡前君卒十七年至是合葬洧川某原二子鼎吉今尉

潭之瀏陽縣逢吉前君卒一年女子二人一適太原劉

麟一適鄢陵張琮男孫八人宏也獻民天民舜民他未

名女孫七人幼男曾孫二人益幼銘曰

彼函工猶擅仁矧君醫志全人業卅年起死頻以其贏

及士貧晩棄學篤自信父一鄕儒冠巾八十二年疇倫

高可隱墳洧濱夷考先由令陳阤三世迭不振維穹蒼

運環循屈之久宜寖伸傳瀏陽初命臣授汝戈盜之眴

在後昆奚異身非千歲磨不磷黙然信期兹珉

  安西路同州儒學正潘君阡表

至大之元江南行臺監察御史潘汝劼時爲中臺照磨

兼獄丞于安西校官楊定序壬辰變遷關輔民其祖德

卿與祖妣彭衙段者訣或我他日相失兵間前配封出

子浚與汝子温生五年矣俟時淸謐無使廢學雜行遷

民失所如往妣流離平陽風雨寒暑窘蔽土屋井汲竈

煬匪躬不致須紡緝傭資學二子艱百罹爲操益確

人信之婦婦姆女皆取爲法且圖諸孫受所鐫誨有踐

與別于所序前頌詠盈軸燧奪史事獨未遑詩今年再

手太子文學張養浩事狀欲表其考學正之阡嗚呼不

腆之文豈足增華𤣥閭而煩諄復見丐耶惟潘氏同之

白水人君字仲良則諱温者曾祖宏登宋武科嘗令赤

縣祖挺考震亨則德卿以詞賦魁金進士夫人則鄉先

生段適安之妷由徵平陽童男入燕繡局資浚以行惟

督君學比其還秦六籍之文言熟義通郭溫伯女以妷

之子楊時邳大用裴子法呂仲和來明之顧副言楊君

美諸公皆先朝明進士孟駕之張器玉又其少者而君

無不遊造其門得其延譽聚徒教授道化之行鄕鄰訟

嚚不愬公宫司平其家恚至歡去仇解好合川蜀之士

奴于人者賦錢富室贖登儒籍廟學卑陋捐幣爲的倡

其郡民徙基高明州守邑令爲咈民欲每自愧匿恐其

聞知一臧否言爲采風謠取以陟黜由朝廷旌別奴民

勢家訟君及民十餘家云皆其父祖俘自軍中君倡赴

秦省力辯其非或曰汝自士籍明詔巳㧞齊編氓何苦

于他人爲哉君則曰吾與是皆同鄕視其誣不一手援

其溺非義竟還正民絶口不矜德由巳然人則惠之至

元二十年野仙擢同之學正是前一年走副秦憲凡三

輔郡縣而皆嘗驅車馮翊朝邑郃陽澄城白水爲同之

屬縣獨君位是師儒身任表式數百里間篤民明倫亦

豈輕哉教又非昔私淑人者爲將十年旣謝病歸自號

安分野人爲約白水凡我同姓塋是邑者歲時上冢無

間踈戚老幼畢集周及諸宗實𫉬古人糺族遺意而入

燕兄不聞問者五十餘年攜一子歸悲盡繼喜晨夕奉

之若大賓然年七十五當大德辛丑夏五月七日卒疾

革來諸子前曰吾于吾親雖孝無所顯揚而獲免玷辱

惟忠不及事君若曹他日或有用世其竟吾志走哀之

曰莫匪臣也惟視所在晨門夜柝不廢乃事猶足曰忠

矧君尊聞行知範其鄕州不調十年亦事君矣奚其訏

謀廟堂捍禦疆場奔走豆籩金粟當㑹郡縣率職始名

宣力耶二夫人楊燕子八人長勮次劼也勵勉効勣助

朂勣鞏昌帥府奏差他皆業儒一女歸信氏男孫十人

未名銘曰

繄考府君盛文華竄身金亂死不家妣夫人爲魯人髽

生君五年猶羈童㷀㷀遠逐遷民東天窮其身操不窮

夫其所安人何嗟束君于學蓬在麻闕幘貯腹書盈車

返秦先進門刺通杖者倒屣相將逢展于朋儕異其瞳

由是聞譽日益加私淑筆耕代葘畬以古指南塗安差

蒐才乃如平章公用官州校祿小豐身教不令士自從

十年謝老歸彭衙敦宗諸潘方拜嘉忽焉白露凄蒹葭

垂絶不忘帝降衷尚飭八子以孝忠八子喻指無齊同

南紀劼今綰青緺鐵冠峩峩豸觸邪振而家聲後將遐

  鄢陵主簿毛府君阡表

世所曰君子者二焉曰位焉德也位其名德其實位顯

而德不充人則與其名曰幸也致然君子則未也德修

而位卑人則與其實曰不幸不得敷施所藴一時雖然

君子自若也有人于此學以潤身道以悅親莊以齊家

恭以與人淸以涖官幼老一致無可疵纇可不謂德乎

可不謂君子矣乎燧于聰山毛君見之君諱憲一諱順

字吉父廣平肥鄉人曾祖弼祖仁考冲霄金扶溝主簿

金亡反其鄕與竇司徒文正公遊妣全前卒事繼妣成

惟孝十五能自植授徒其鄕我先世父文獻公聞其善

學大書夙夜以思無益不如學也十字爲勸扶溝卒廬

墳終喪郡舉孝廉監洺磁常平倉受米八萬石責守其

出七年而絕猶羡三千石司徒爲翰學授檢討官日爲

史太尉忠武公講治鑑歲餘辟主鄢陵簿求便妣養歸

爲邢之書表令史始邢與洺鈞州及陞邢爲順德府君

則白侯邢洺鈞功臣封邑由邢嘗開安撫司故洺受其

節度今邢巳府而洺猶州求諸地志洺實古廣平郡領

邢洺磁威四州洺獨不能引爲比耶事聞陞廣平府各

爲路始不相一侯有病郡井鹵敗者議渠洺灌隍以流

惡君曰渠洺不如渠滏洺去郡北五十里餘其流先卑

逆導之難滏在郡西南其遠雖倍而高渠之可勢必至

旱資漑田潦資伐材薪蒸秸藳或免車檐可水輪地聽

民爲業郡食甘冽反餘利也侯是其言發民渠之再歲

而成其所永賴一如君䇿筐篚餘力必集諸曹勸之讀

書曲周民妖言惑人責與其令故山南廉副馮岵治獄

芟其牽辭不多追逮惟置首惡于理凡掾府十二年都

目沁州滿去而人益思轉汴梁提控按牘兼照磨官物

務殷繁裁析裕暇于邢于洺于沁于汴侯牧來者皆客

遇之不吏也及除濟南上口巡檢乃太息曰吾家世儒

顧棄所素而逐盗耶兒淵副巴圖總管于江陵松滋吾

其從養號聰山出與邑士唱酬詩入陶韋社中家居卷

不去手老而彌篤于學如此以至元己丑五月十一日

年六十三而卒創塋松滋瀼東夫人張氏賢淑有聞子

三人光祖淵洧光祖前卒淵和粹敏明善文能官今以

朝列大夫眞爲總管洧從仕郞管民總管一女歸鄭州

張某男孫頴孫女歸同邑金尚書右丞文定董公師中

孫植幼居室銘曰

於維毛公爲周司空受遺成王太保奭同後十六王當

襄末世粵有毛伯猶王卿士遂客平原備十九人從楚

一言完趙却秦自時竹帛賢哲世有君其遺苗居德孔

阜授徒肥鄉終養扶溝斗食晨門便妣是謀辭尊而卑

輟行以躓匪人之爲實我之自而位不充命也如何遺

澤在洺滏水同波享在其子受服三命爲良牧臣足鴻

爾慶瀼水之東馬鬣其封走銘之阡可示無窮

 阡碣

  提刑趙公夫人楊君新阡碣

維蔚州蜚狐趙氏系不可遠本由今江西湖東道肅政

廉訪使秉政而上推得二世祖崑金帥府評事卒葬其

鄕二子珪瑨珪將萬夫戍蜚狐後遷刺蠡州留瑨在鄉

守舍天馬南牧度形勢不支倡縣民以城下之從太師

國王徇地至蠡其刺猶城守礮殺王悍將蕭大夫王恚

欲坑城公請以身贖母兄死王哀之倂全蠡民以戰績

每最進冀州元帥虎符復推與其兄廷議多其悌讓改

公冀州軍民總管别錫虎符入覲受知睿宗承制監易

州再遷行省中都金平監中山府當憲廟世世祖方淵

龍收召聞望之臣求治道之宜今者置經畧司于河之

南宣撫司從宜府于陜之西行部于秦都漕于衞東西

二千里道不拾遺而邢則今中書右丞相之祖封國政

弛民散最號弗治求潛藩制官惟歲入其貢賦爲置安

撫司後邢易爲順德升州爲府乃以近故太師廣平王

從祖托克托與公爲斷事官位安撫上公年盛強俾與


開國勲臣苗胄爲友則潛藩期任公者巳不小矣世祖

踐極制監眞定路位總管上俄遷順天路宣慰使肇置


四道提刑按察司以公使燕南河北轉使河北河南累

章請老不可年七十九始聽歸卒年八十三以監中山

有田朱固鄉不返葬飛狐卽塋是鄉堯封原亦昭時崇

顯壽考人也夫人旣同享有其樂公當不恙亦以官植

業順德盡析秉政夫人從養及子貴食其祿以終年八

十二不及公才一年何壽考萃是一門哉因惟女子子

天父天夫者也父不能必子之貴能之者夫子焉耳而

難其全今之儲才將相係望海內者毎在乎風紀之官

夫人以提刑使之妻而母廉訪使詩曰教誨爾子式穀

似之彼奕葉襲芳不隕世德夫人之功亦鮮儷哉古邦

君之妻邦人曰小君禮士喪妾不得匹其夫必曰君妻

曰女君後世封羊祜妻爲萬歲鄕君則令甲郡縣君之

原可爲今不敢氏夫人而君之之凡其不反葬中山卽

別塋順德李馬村若不同穴記稱合葬非古也因求之

吾家嶲州都督文獻公開元宰相考也葬陜之峽石百

官咸會焉及妣夫人劉卒則葬萬安嵩高西趾去峽石

二百里耳以唐相之貴月入俸錢三千緡有力不足于

至哉則不合祔者亦從古也今秉政斯兆未必始亦由

此燧以其于古有徵爲發之夫人生三男二女男秉政

秉彛秉衷女適焦簡周某孫男女九人秉政又曰吾他

日亦域是嘗聞諸師古人不諱死惟不趨取死之途今

之人鼎鼎焉惟死度之趨復苦諱死亦惑哉如師之言

則秉政不狥流俗語身後事于其生亦庶幾古達者也

銘曰

襄國所直趙南魏北其西太行冀方四塞求田惟良宜

莫如襄衍沃平平千里其疆生家其間没卽斯瘞奚取

日者風水焉泥孰培平原如阜而尊左之右之昭婦穆

孫天厚其門旣壽旣祉流澤淵淵未艾來只世生顯人

如夫如子


                汪滋畹恭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