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初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四 牧齋初學集 卷第七十五
清 錢謙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崇禎癸未刊本
卷第七十六

牧齋初學集卷第七十五

 譜牒二

  故叔父山東按察司副使春池府君行狀

  代先大夫

錢氏之先始于籛鏗其後吳越武肅王始有土

地家世蕃衍有宋之季有通州太守諱邁者其

子曰千一公諱元孫渡江家嘗熟之奚浦遂世

居嘗熟自千一以下至府君凡十二代府君之

先曰我王父贈奉政大夫𠛬部河南淸吏司郎

中府君諱體仁郞中之先曰授承事郞府君諱

元禎又其先曰授承事郞府君諱泰自郞中以

上皆以節俠好施稱于四方公諱順德字道充

别號春池我王父生子五人我先君實維元兄

公于倫次爲中子王父少遭閔凶家業中落公

與先君掉鞅文囿思一大振起之易衣幷食焚

膏宿火蚊虻𠾱膚則納其足兩甕中專勤不懈

積數十年先君舉進士高第浹歲而殞嘉靖乙

丑公遂成進士𧼈駕歸省不應制䇿又三

褐授𠛬部廣東淸吏司主事御史路楷阿分宜

故相㫖曲殺直臣沈鍊論死新鄭再起欲盡返

華亭之政遂議出楷尚書以屬公公曰某所知

者 朝廷三尺法耳不知華亭新鄭云何也卽

明公欲貸楷請無以不肖名署爰書尚書爲之

舌縮以屬他郞而楷卒從輕比焉癸酉慮囚關

中甲戌奔王父喪以歸丁丑服除公在比部繇

主事歷員外郞中端審奉法朝右有聲巳卯六

年考滿陞湖廣嘗德府知府公爲政却羡餘蠲

苛細櫛爬垢病惠養小弱定履畝之議田以上

下豐确爲差而黠豪者不得以避徭役復條鞭

之法民賦盡輸于官官爲雇役而民不擾嚴兼

幷之禁歸流亡之民而戸口以歲益定儲穀之

額每百里爲委積以賑凶饑而吏不得以取盈

修堤堰繕守禦立保甲嚴巡警嘗德襟江帶湖

地墊而役繁民多流離公至期年郡乃大治以

王母趙太宜人喪解官歸甲申補福建興化府

知府自十有二月至于六月不雨公步禱于蟹

泉而雨明日大雨往復崎嶇衝泥䧟淖父老夾

道諠呼曰使君其乗矣郡人給事中方萬有爲

作頌焉丁亥陞浙江按察司副使備兵嘉湖嘉

興搢紳爲宗人婿者其舍人子叩頭迓公于㕔

事公不懌請它徙得徙金衢道以病調𥳑辛𫑗

𥙷山東之武德道武德運艘要衝而所轄海豐

霑化利津棊布海上與天津唇齒倭方躪朝鮮

公蒐軍實繕板榦具舟車偫糗糧亟請于巡按

御史曰無張皇無夸大修實備庀實事鎭靜以

戢民戒嚴以待宼御史弗善也疏論公恇怯不

任倭事乞徙內地公通籍二十餘年官不逾臬

副又再得量移遂決計不復出巡撫趙公可懷

薦公需調久次當超遷以竟其用疏下所司知

之公服官廉謹計口食俸隨牒平進白首外僚

是故右公者或未必稱其才而嗛公者卒不能

訾其守王父性嚴重以朝典治其家公旣登第

少拂意長跪謝罪至介賓客以請乃解生平動

止自矩未嘗有疾言失色蓋得之庭訓者爲多

居恒悛悛如老書生補衣角巾低首徒步食不

過二簋飮不過三爵堂無楹桷之飾室無紈綺

之御生平不以問學蓋人及其卒也發其篋中

之書丹鉛儼然標記錯互人始知其老而好學

也公之居鄕居官大略如此斯可謂之恭敬温

文篤實輝光之君子矣初先君通支干五行之

學嘗語公曰吾與若法皆當貴然若當勝我我

患無年耳先君寢疾彌畱劒七歲孤以授公曰

以累汝故先君之殁也公以小子爲子小子亦

以公爲父公娶于趙生三女子側室沈氏生二

男子長曰世臣次曰世顯後先以病夭公晚年

痛悼閔默疾病纏綿萬曆二十八年歲在庚子

十二月初六日飾巾易簀終于里第享年六十

六公之幼子曰世熙其孫曰謙貞幼孺在抱奉

縗卽位呱呱之聲與號踊上下小子追話言之

在耳撫孤童之在髫送往事居俛仰再世日月

逾邁慚負生成嗚呼痛哉公夫人趙氏累封安

人溫柔敬直式是嬪則撫沈所出之子逾于巳

生沈亦有婦德事君夫人居寵益畏公之子孫

稍長奉夫人之命將卜葬公于墅橋之新阡惟

食小子毒痛馮塞不能文字庸敢濡血記事排

纘梗槪庶幾得請于君子以誌公之墓謹狀

  從父弟忠甫令甫壙誌代先大夫

從父弟長曰世臣字忠甫次曰世顯字令甫叔

父副使府君之二子也初府君以隆慶戊辰

褐巳巳乞假歸生忠甫于徐州小名曰徐州辛

未官𠛬部生令甫于京師兩弟之生也相去僅

三歲生同母長同師同補博士弟子員忠甫淑

茂温文有淑人君子之度而令甫性伉爽多才

藝學書鼓琹習射度曲游戲及之卽老于其伎

者自謂弗如也府君均愛二子而尤屬望次子

以謂能大其家萬曆乙未令甫病瘵卒年二十

五戊戌忠甫病傷寒不汗亦卒年三十余老于

諸生以春秋講授府君命兩弟從余遊余少失

父以叔父爲父終鮮兄弟以兩從父弟爲弟而

兩弟旣兄我又師事我孰謂皆去我而死斯柳

子厚所謂析余之形殘余之生者耶初府君爲

興化太守爲兩弟占夢于九鯉仙手記其事畱

故篋中曰余夢至里第次兒⿲亻丨匽臥樓北窻下有

老醫長身而髥者曰非得紅鈆奪命丹不可爲

矣余緩步下樓長兒芒芒奔來以先君之命趣

呼余余隨長兒入旁室中漆燈熒熒先君課兩

兒讀甚嚴長兒從案上繙一帙示余裝潢潦草

如市肆所刻時文者丹鉛塗乙相閒指其中一

篇曰此人考第一卽中會元余諦視之而覺此

府君所記占夢之大略也及令甫之病也有老

醫孫夢雲來自吳門長身而髥則所夢也診之

曰草木之藥無所用之矣安所得紅鉛奪命丹

乎府君爲求藥于金陵未至而卒忠甫後四年

亦卒然則府君之記所謂長兒芒芒奔來者𧰼

兄弟之相追隨以逝也漆燈熒熒者象幽室也

王父課兩孫讀者言當從王父于地下也而忠

甫之卒也爲戊戌之三月顧太史起元首舉南

宮其所試國學文字爲馮祭酒所賞識者忠甫

求得其刻本以獻于府君府君手自標注命傳

寫之浹日而忠甫暴卒然則夢中所云云蓋闇

記其死之年與其月也然府君占夢時太史尚

童稚人世之榮枯死生固巳前定而課試之卷

牘點定之朱黃巳顯顯然見之夢中此尤奇也

世之馮知死權悍然欲與司命爭者其亦爲鬼

神之所靳而不自知也於乎其可哀也巳忠

甫卒之月嘗之郡城祈夢于韋蘇州夢小婢抱

一子曰此若遺腹子也驚而寤曰吾婦方有身

而抱子者此弱小婢也吾其殆矣歸而病卒逾

月果生一男子然卒夭所謂遺腹子者獨兆忠

甫死耳嗚呼其亦可謂之妖夢巳矣令甫生一

男子曰謙貞今漸長嶄然露頭角兩弟之葬也

余漬淚執筆以志其壙而又爲之辭以告哀曰

大均播物兮俶詭渺茫札瘥夭昏兮大命靡嘗

吁嗟公子兮競爽翺翔顔色姣好兮被服煒煌

於乎哀哉兮今也則亡輤幃列列兮素帷雙雙

神理荼毒兮道路衋傷掌夢是踐兮漆燈告祥

從而父祖兮于彼幽荒追隨後先兮九京一堂

一人有子兮宗袥之慶祭祀孔時兮窀穸相望

惸惸我躬兮視天芒芒辭以矢哀兮訊彼巫陽

  從祖父令甫錢君墓表

君諱世顯字令甫從祖祖父憲副府君之中子

也我曾祖王父贈𠛬部府君有五子長爲我王

父次則憲副府君府君有三子而君與其伯兄

諱世臣者皆先府君以卒伯無子而君有子曰

謙貞葬君於憲副府君墅橋之新墓君兄弟友

愛其祔也異兆而相望成其志也初我王父舉

進士無祿卽世病革劒先君以授憲副府君府

君撫先君於孤孩克有成立迨兩從祖父之長

也先君巳稱名師宿儒有聲場屋矣先君以無

兄弟移其友於從弟相愛不啻手足而從祖父

之視先君則師弟子如也當是時吾家方貴盛

歲時伏臘文酒談讌羣從子姓相遨嬉徵逐者

不下數十人君年最少才氣駿發出其輩行閒

相與品題人物商略翰墨皆娓娓厭聽酒酣以

往自起度曲談諧雜出擊劒起舞坐客皆畱連

不肯去而君又鯁介好直言慷慨急人之難先

尤篤愛之以爲眞吾弟也君卒先君哭之慟

伯與憲副府君亦相繼卒單妻稚子惸惸相吊

先君傾身撫之壹如憲副府君之撫巳也先君

歿又十四年矣稚者日壯壯者漸老獨向之先

生長者邈然不可以復作至于衣冠賓從燕好

游娛之跡追憶兒童時蓋恍然若昔夣矣於戲

自高祖以至於玄孫所謂其初一人之尊祖

敬宗而收族宗法之廢也久矣豈或今世吾家

之流風本俗可謂美矣其于古所謂族墳墓聯

兄弟之遺意猶有存者吾家自高曾以來孝友

之德表儀宗門其源𭰹而本厚有若是耶𭰹州

之李氏浦江之鄭氏以敦睦著聞者率是而行

其又何媿於戲其不可不念也矣君之葬也謙

貞倣古石表之制屬余爲之文恭惟君之生平

備於我先君之壙志而志行之抑没而未章者

嘉定唐叔達巳誌而銘之矣余不敢以再告而

吾家之流風本俗不可使其美而弗傳也謹而

書之以示後之人俾勿忘天啓三年閏十月從

父晜子謙益謹述

  明旌表節婦從祖祖母徐氏墓誌銘

萬曆三十四年巡按御史楊廷筠言嘗熟縣故

民錢順理妻徐氏寡居苦節五十餘年鄕老列

其狀按騐不妄請得旌表門閭如會典禮部覆

覈以聞 制曰可三十六年四月符下所司行

事旌其門于所居之虞山里是年十月某日節

婦卒享年七十崇禎十二年十二月葬于頂山

祔其夫之兆初我曾王父贈郞中府君諱某娶

趙太宜人生五子長爲我祖侍郎府君諱某次

爲我叔祖憲副府君諱某而節婦之夫諱順理

者其叔子也節婦故工部侍郞諱恪之孫女積

習禮敎嶷然殊異年十九歸于我未期歲而夫

卒遂以死自誓越三載父母微風之曰夫死而

無子則奈何節婦曰忍死以待應爲後者曰待

之而不得則奈何節婦曰待之而不得我則死

之待之而得不得未可知而或有異圖也我則

亟死之父母知其志決乃不敢復言又十四年

憲副府君生中子世顯出後節婦節婦抱世顯

于襁葆世顯夭復抱其子謙貞今謙貞實克葬

節婦嗚呼艱哉我曾王父閨門之敎肅若朝典

節婦雖寡眎滌濯羞腆洗勞以待旦靡敢後焉

當是時晝哭不敢而況于夜乎曾王父沒依憲

副府君以老又豈知其子之無年乎夫死而嗣

子未生毁容截髪煢煢顧影十四年之內皆死

日也子死而藐狐未立單妻稚子再世一息十

餘年之內又皆死日也守節五十年而旌旌未

逾年而殁五十餘年之內節婦之爲生日者無

幾節婦之所爲方諸凡爲節者極難耳節婦長

身竦肩靣如削𤓰䦱門與宗人言音節琅琅聽

之者皆曰丈夫也晚而好浮屠法長齋禮佛遇

內外親踈皆有恩紀謙益之娶婦也爲納采焉

其沒也羣從皆有分曰吾先姑之後也其敬順

惇睦知道理如此銘曰

曲房幽室白畫寒燈五十餘年節婦不生烏頭

綽楔漆書靑史後千斯年節婦不死頂山之巔

墓木有拱堂堂白日炤此孤冡

  陳孺人錢氏墓誌銘

錢氏五王遠條葉吾祖偕弟起經術從祖副使

二子歾有孫謙貞仲不絶是生長女應一索歸

于潁川宜爾室皇舅太守登大耋旣饋欣喜加

餐食維虺再夢蘭未茁長懷似續心逼塞嫁時

十七今逾廿容華嫣然初日出諄諄懷憂語啾

喞如老成人古所恤崇禎戊寅七月七中庭露

坐星月白非雨非霧衫袖濕舉火視之殷朱血

此爲何祥兆非吉低廻自傷鈎掛臆明年盛夏

病中𤍠庸醫索命助鬼伯老祖母徐趨視疾猶

問七箸顧啜泣歸來夜半扣門急嗚呼哀哉永

分背炎熇鬰蒸焚赤日餘閣之奠蠅惡集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端好不可識木匪貍首斂倉卒二女繼殞血㣧

畢悍者不殱淑不福皇天老眼嗟失職癸未嘉

平甲子吉卜葬祖塋唯墨食霜天顥顥寒凝凝

祖母扶將呌臨穴從伯牧翁銘幽宅昭女賢明

命奄忽埋石千年永不泐


牧齋初學集卷第七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