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初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五 牧齋初學集 卷第七十六
清 錢謙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崇禎癸未刊本
卷第七十七

牧齋初學集卷第七十六

 譜牒三

  文林郞湖廣道監察御史錢府君墓表

錢氏之先自吳越有國至文僖公帷演傳七世

而千一公元孫始渡江居嘗熟又四世曰鏞其

小宗曰珍公與余自是始分公諱岱字汝瞻鏞

之第八世孫也公抱淳禀和鍾美豐物具旣醉

之五福極生死之榮哀登進士高第授書州府

推官秩滿召爲侍御史入踐臺閣出按齊楚子

孫趾美再世制科服詩書義府之訓襲靑油畼

轂之盛是其貴也壯歲服官彊仕解組不試故

藝推以治生高臺曲池丹靑錯迕琳宮仙館黝

琧彌望榱桷煥乎先廟甃石被乎水涯是其富

也享年八十有二堅悍不衰度曲飮酒移日分

夜天啓壬戌五月廿二日其彌畱之夕也猶與

客燕笑對奕飾巾就寢形神已離康寧考終夫

又何媿惟公明𠃔沉塞弘亮端莊其在閨門也

正容率物動有恒嘗而必以豈弟爲德其在公

門也斧劈刃解舉無秕政而必以求生爲仁自

同氣以至于九族無弗䘏焉自舊故以迄于𡞦

嫠無弗收焉貴勢熏灼而戸堂不絶夫饑寒年

齒篤老而禮貌不衰于寡稚五福之本曰攸好

德所謂惟其有之者與嗚呼公長才偉節騁足

仕塗中年牽累一斥不復以座主江陵公之故

也公爲御史八年未嘗有不次遷拜其在山東

歲所決囚不滿額江陵恚之顧亦以此知公江

陵故急才得公所上封事輒反復稱善江陵未

爲不知公公故未嘗附江陵也夫不附江陵者

公之義也江陵之能知公者公之材也江陵之

察也江陵功在社稷久而著明矣以江陵牽累

者雖不𫉬伸于生前亦可以白于身後矣蔡中

郞之嘆卓也柳子厚之附叔文也君子猶𭰹原

之而況于江陵乎而況于公乎公閒與余言江

陵默然終日能一言徐定是非如昔人所以稱

王魏公者一日朝會中都畱守司官不候引奏

御史欲紏之江陵曰畱守不引奏也視朝儀果

然都門木中出火臺臣欲上聞江陵曰朽木能

生火也言者遽止公酒閒與余語萬曆初事娓

娓不休以此知公有心于當世者也繇此言之

謂公附江陵不知公者也諱公爲江陵所知又

豈知公意哉公之子湖廣副使時俊卜葬公于

湖橋之新阡旣食屬爲石表之辭余謹書其大

略而三致意于仕止之際辭繁而不殺焉不惟

以信于後世亦公之志也

  鄭令人墓誌銘

令人姓鄭氏吳郡之崑山人族兄監察御史汝

瞻之側室也裔出顯肅本椒房之華胄祖惟文

康有林下之風氣麗水饒珠崟山多玉飛華落

藻是生令人幼有異姿若𬖂珠而衣縠弱不好

弄羗習禮而明詩秉𥳑贈藥國風謝香草之詞

竝宿雙飛家集詠竹枝之什年十有四歸于吾

兄宜其家室克受成福實命不猶無復小星之

嘆以弗無子載徵大國之祥瑤碧生堦旋珠在

掌花冠錦䙖羅拜歲時綠幘傅韝趨風左右徽

華播于生前高朗稱于身後嗚呼媺矣初汝瞻

乞身烏府樂志丘園壯心未灰餘年欲耗令人

玅選二八廣徵殊麗長袖短袿尺寸合度薄鬢

輕紅莊點應圖新歌子夜舊舞前溪靡不敎以

屈折得之指授事昔治酒洗腆供具烹羊炰羔

以享賓客殘杯餘瀝以逮煇胞客賦旣醉主稱

未晞令人身襍傭保躬親庖湢庀治信宿供帳

至旦至乃親朋契闊飲博流連卜夜爲歡棄日

未猒碧綾委地𣰽毺滿堂絲奮肉飛SKchar2掛袖拂

令人巡徼有嘗傳敕不絶緗𬖄繡幕膏火參差

穾厦曲廊柝鈴周匝機杼乹軋與歌版而下上

裙布垂垂雜舞衣而迕錯所謂雖富不驕能勞

有繼者與令人服事汝瞻自壯逮老寢食飽安

疾病診眡嘗自誓千秋百年必誠必信然後下

穿黃泉親拂螻蟻及汝瞻康强壽考而令人寢

疾彌畱顧影而嘆吾其巳矣幸得歿于主君之

手不幸不𫉬信其婦孺之志白骨旋枯丹誠不

沬惟有長依䰟魄矢報窮塵耳淚承于睫視不

受含年才 十有 嗚呼悕矣擁髻視燭通德

之永夕悲凉無關存殁方幅齒遇絡秀之餘年

告誡但爲家門豈若易簀之頃終戀所天如結

之心擕之入地斯可謂上流媍人賢明貞順者

矣時維玄月禮當大歸指舜華之禯豔永謝靑

陽掩玉樹之靑葱長埋黃土益也忝居南阮叨

燕西園酒後耳熱感餘論於綠衣送客畱髠詫

狂言於紅粉數峯江上如聞湘瑟凄淸六曲屛

前空見思公惆悵不辭授𥳑敬撰刻文用以相

哀匪徒獻吊云爾銘曰

椒風兮分華蘭蕙兮遺響須女兮斗旁張星兮

河上秋風急兮白楊送美人兮北邙靑溪水兮

繁霜落魚山祠兮春草長朝雲兮暮雨詒明珠

兮雒之浦歌余詩兮浩倡長芳菲兮終古

  族子純中秀才墓誌銘

純中諱文光與余同姓於世次爲族子純中之

父曰虞江翁年十八居海上爲倭人虜去福舩

俘之以歸反接坐纛下翁大呼噭天曰我嘗熟

鹿園錢氏子也主者訊得實牒而歸之出贅於

江隂徐氏依女家以居生純中所居鄕曰楊舍

去繆詹事西溪家二里而近西溪年少負盛名

不可一世聞純中孤貧好學延與同硯席長相

優也純中亦用西溪有聞於時純中攻於舉業

其視科第猶掇之也博聞强記爲敘記哀誌之

文於當世所稱文章家往往能割剝馳騁與相

下上爲博士弟子員垂五十年生產日挫資賣

文以爲活其子姓食指日繁與其兄之孤嫠衣

食百須皆仰給於十指以故其窮益甚志氣日

益無聊賴竟加老病風以死嗚呼可悲也純中

𭰹目多髭意氣嶽嶽見貴人未嘗相下奕棊爭

一子至推枰揎袖不巳口所欲言視人有諱避

之色故大聲出之其人頭靣赤腫弗顧也天啓

丙寅西溪以奄禍死純中嘆曰吾與西溪俱生

嘉靖之壬戌今六十有五年矣彼巳得死所吾

不幸以不材全其天年將安歸乎病風劇手足

奇右使其子扶掖見余語不可了時以指畫几

其子傳道其意以爲不獨自悲其窮蓋亦傷余

之不遇也後西溪之亡三年崇禎巳巳十月卒

後三月妻周氏亦卒辛未二月合葬涸岡西之

祖塋余少侍先君與純中相識比上公車西溪

語我曰純中孝友篤至今之壹行人也歸而質

之先君先君以爲信銘曰

君嘗從余遊於帝京紫宮雙闕瞻彼穆淸周覽

禁苑漸臺神明縱𮗚輿服流睇觚稜二京三都

心維目營貰酒燕市驅驢五陵慿高吊古悲歌

涕零歸而著書贊我皇明列傳七十草創一經

故𥿄敗筆點竄欹傾事雖未揆厥志亦宏荒郊

平田原隰從橫纍纍蓬顆埋此俊英嗚呼刻辭

永閉幽扄

  族兄觀伯錢君墓誌銘

吾先君作聱隅子自傳有友六人焉族世父無

登先生其一也先生諱繼科飮酒賦詩慷慨

談論余六歲就傅先君請爲童子師王母卞夫

人笑曰若爲兒擇師乃自覔酒伴耶先生目喪

明敎授弟子數人其長子觀伯偕來講授余捨

所授書越席往聽觀伯與諸弟子皆目笑之余

心知其爲少我也當是時觀伯長于余八歲頎

然長身余才與書案等耳後數年觀伯與余爲

文會方其據案俯首經營攻苦風炎日燥筆墨

戞戞然余從旁掣𥿄捉筆讙呶相亂或指目其

額汗眉蹙以相嬉笑觀伯張目疾視不接一語

久之嗢𠽁不可耐亦听然一笑也又數年余與

諸名士爲竹林之遊遂罷去觀伯始補博士弟

子員家益貧讀書好古修君子之行悒悒不得

志以死天啓六年十一月也年五十有二崇禎

九年十一月觀伯之二子龍躍龍惕卜葬于羅

墩祖塋之昭穴啓前母吳氏之權厝祔焉哭而

謁銘於余嗚呼余猶及見觀伯之成童以迨於

壯而老死又見二子之纉言厲志克有成立以

葬其父則余之閱世亦巳老矣追思五十年事

話言嬉游一觴一飯顯顯然無有忘弃蓋不獨

中年親友取次凋落有酒闌人散之感而余之

衰遲慵墯老而多忘不自知我非昔人爲尤

嘆也觀伯諱爾光裔出吳越武肅王自千一公

始家嘗熟傳八世爲採樨公諱元袺觀伯之高

祖也觀伯與余繇是而異銘曰

孰穿匪坎孰隱匪阿瘞銘斯石君有則多

  嶧縣知縣何府君墓誌銘

府君何氏諱𠃔濟祖諱墨父諱鉉邑之甲族也

萬曆戊子以國學上舍生中應天府鄕試五上

春官謁選知東兖之嶧縣事左遷授雲南幕致

仕年六十一而卒夫人錢氏山東按察司副使

諱順德之女謙益之從祖姑也後君十六年年

七十八而卒將合葬其子珩枝奉府君之墜言

乞銘於謙益於是小子謙益泣而言曰於乎我

先君幼孤移其孝於從祖視從祖姑猶親姊妹

視其夫猶親姊妹之夫而我先太淑人之于夫

人則親嫂婦如也吾于君與夫人少而有記焉

長而有見焉老而有痛焉其弗忍以不之志也

志吾之所記者曰吾爲兒時王母卞夫人無恙

君與夫人歲時伏謁羣從中表畢集皆鮮衣盛

飾從容歡讌君身衣補衣俯躬低視閒一齲齒

而笑未嘗至矧先君字呼之曰商楫兩眉閒幾

何著多許徽纏耶卞夫人亦曰何郞娖娖修謹

大姊談笑大𠽁如雄快男子是亦一反也吾之

所記者如是君與夫人之生平其可知也志吾

之所見者曰君好詩耽禪大書于壁以高達夫

何次道自況吾少與珩枝同學君時時相就劇

譚閒發狂言柱其口亦听然不色忤也北上公

車舟行出嶧境嶧多盜君戒驛徒干掫降顔色

好詞諈諉之比暮擊柝聲寂然各鳥獸散矣問

其政計口食俸決杖不過十見上官愬民窮盜

起其容有蹙如與家人絮語竟用是左官家産

日落與夫人廢箸析居里人皆SKchar君拙宦而亦

知其非貪吏也志吾之所痛者曰府君後我先

君七年卒夫人之卒也後我太淑人四日耳天

降割于我兩家死亡彫謝如笋之旋坼其籜二

三稚子衰麻哭泣煢煢相向則皆蒼顔白髪矣

當吾之舉進士入史院也府君需次長安賦霖

雨篇以張其事再罹鈎黨之禍屏居奉母未嘗

不有愧乎其言也吾每侍太淑人念夫人有子

而貧輒停箸嘆息吾心多懼凶又惟恐不得如

夫人之子嘗在母前也繇今思之所愧乎府君

之言者已矣所羡乎夫人之子者又豈可復得

哉嗚呼小子創巨痛𭰹于君夫人之葬假玆石

以告哀毒痛慿塞序而終焉所爲至哀無文者

乎是爲銘墓在嘗熟縣東之宛山今年實崇禎

陸年

  陳府君合葬墓誌銘

府君姓陳氏諱欽光字唐父其先自閩候官徙

嘗熟以國子監祭酒諱寰者爲祖以都察院右

僉都御史諱察者爲伯祖以南康府同知諱堯

仁者爲父南康娶瞿文㦤公之女府君瞿之自

出夫人朱氏工部主事諱寅之孫監察御史諱

木之子也生男三人伯曰治體次曰治猷曰治

揆女子四人其次爲余妻累封淑人孫男女十

五人曾孫男女七人府君孝友順祥長不滿六

尺低首俯躬語言姁姁然少學於元舅太僕公

鏃礪志節偘偘如也宗人使盜殺其從弟槖金

行賄府君叱去之夫人長身魁形謦咳如偉男

子縫紝烹餁勤勞不懈旣饋以至偕老無迕色

無違言宗黨之人咸以爲媲德也我先君通敏

彊博爲世儒宗長于府君六歲賢府君而友之

酒食徵逐披見肺腑故次女歸於我余成童與

伯子爲文社在塔院之荷亭府君莅焉余甫削

藁上浮屠穿廊廡呌囂跳擲日下舂歸院伯子

猶刺促硯席閒府君手余文巡其坐而數之曰

若嘔出心肺得錢家郎一言半句乎若何不承

其餘竅乎旣而夫人送酒殽相勞且譙且數刺

刺不少休燭跋而罷院僧環聽竊笑以爲嘗府

君爲文攻苦振奇搯擢胃腎年五十二才得試

鎻院歸語夫人吾生平望省門向西而笑今得

快意矣日相度旗竿何向燕饗何所戒夫人庀

羊酒以俟已而寂然煩𡨚結轖意不自聊病不

良食明年庚戌余及第報至爲解顔少食粥糜

閏三月十二日遂不起夫人後府君八年卒年

六十有六府君握文勵志蚤夜呼憤思纘其先

世及外家之緒而不可得比其老且病矣聞余

之𫉬雋而喜以爲猶于吾身親見之也今余荏

苒遲莫頽然一老書生不𫉬立王功活生人以

盈府君之志死者如可作也其所自爲攅眉者

安知不輾然一笑而其爲余開顔者又安知不

喟然三歎乎嗚呼其可悲也已以歲之不易家

門之陵替府君權厝淺土夫人尚在殯宮以崇

禎十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合祔于頂山之穆穴

淑人率其弟姪跽而請曰夫子銘矣嗚呼余何

忍不銘銘曰

將將蘭錡峙高門兮天作好合叶朱陳兮鸞歌

鳳舞歡友賓兮舟藏樹靜日西淪兮蘭芳蕙問

委窮塵兮頂山之墳旣固安兮光氣熊熊宜子

孫兮夕雪掩路晨雲屯兮望彼列楸涕霑巾兮

總角𫉬見眷嘉姻兮懷舊東武愧安仁兮刻詞

好石訊千春兮





牧齋初學集卷第七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