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初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六 牧齋初學集 卷第六十七
清 錢謙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崇禎癸未刊本
卷第六十八

牧齋初學集卷第六十七

墓表二

  南海黃夫人墓表

嗚呼是爲南海黃氏夫人之墓夫人故贈某官

吳公諱某之妻今江西道監察御史光龍之母

也萬曆某年某月某日卒于餘干其子之官寢

越某年歲在庚申御史奉 上命巡鹽淛江屬

其部民錢謙益使表夫人之墓是年 神宗

光宗相繼登假 天子初登大位以萬曆四十

八年八月朔爲泰昌元年謙益復官京師乃按

夫人之行而表之曰嗚呼易稱臣道婦道皆曰

無成而代有終又曰恒其德貞婦人吉夫子凶

此爲處嘗言之也非所語于危疑屯難之日也

若夫人者女而婦婦人而夫子不可以不表也

夫人之未嫁也其父死于浙夫人以其喪歸以

一荏弱待年之女子扶輤設旐煢煢返葬歷三

千里如堂適庭故曰女而婦及夫人之寡也一

子易一子嬰夫人操持門戸生產滋殖御史長

家所畜玩好聚而焚之曰以壹其子于學也初

夫人將葬其夫其兄𪫟之曰地不食母以竪子

卜也夫人不聽乃克葬及御史以孤童顯人曰

⺊兆惟夫人能故曰婦人而夫子嗚呼婦人者

秉利貞之情含幽吝之氣者也聽傔從顧私親

尊巫史信鬼而好禨其恒性也而又當死喪頻

仍危疑屯難之日而夫人卓然如此謂夫人爲

丈夫女可矣謂世之丈夫舉若是吾不敢也嗚

呼國家當主少國疑死喪屯難之日能人勢要

其傔從也中官阿母其私親也飛章騰說其史

巫也身家妻子死生禍福其鬼與禨也當此之

時猶欲雍頌進退緩步低首以養體持祿爲事

一旦權移于婦寺禍成于禁近而後呼天而悔

之不巳晚乎夫易稱無成未嘗不言有終也曰

婦人吉未嘗不繫之曰夫子凶也則夫宜女而

婦宜婦而女與夫宜夫子而婦人者皆見戒于

易者也謙益𭰹有懼焉用敢表夫人之行鑱諸

墓上匪夫人之表以詔臣子嗚呼是年十月晦

日癸酉史官嘗熟錢謙益表

  澤州王氏節孝阡表

余在史舘承乏外制凡孝子節婦與被推恩贈

封之典者必謹而書之不厭詳複以謂國家崇

臺綽楔倣古表厥宅里之制然或有及有不及

惟其發聞于子孫田里婦孺家人蔀屋之事無

不茂著于 朝廷之典冊庶幾見且聞者嗟咨

愾嘆轉相告語猶有所感勉而相勸也今歲南

臺侍御王君允成屬余表其父母之墓余讀憲

使張君光縉所排纘事狀嘆曰此所謂應古旌

表之法而發聞于其後者與余從事外制表章

天下孝子節婦湮沒幽鬱者多矣今于侍御父

母得表其隧道之石猶前志也其何敢辭府君

諱簢字汝賢曾大父嵩大父仲名父武母任氏

兄弟五人君于倫次爲叔子王氏以耕冶起家

代有隱德府君之大父始敎其子弟業儒府君

爲郡弟子員有名于時以孝死而侍御卒以儒

術顯云府君父歿時纔舞象耳母任慟哭不食

欲從死府君哭而告母曰大父母老矣五男二

女累累未有室家母死是重死吾父也又哭而

誓兄弟曰所不惟母之話言是訓是行者生無

以事吾母死無以見吾父矣于是任孺人乃食

而府君以孤僮上事大父母中事母下佽長兄

以掖諸兄弟喪葬盡禮歷五十年內外斬斬門

屏晏然府君沉塞有氣形貌魁碩仲兄解囚囚

中道逸去府君挺身見大府慷慨白事大府奇

而釋之伯仲與人無崖岸邑屋少年易而侮之

府君在坐人無敢陜輸視伯仲者兩季弟病疫

省視湯藥不避垢穢人或以謂府君府君泣曰

我子視諸姪稍長卽有傳染猶愈于死吾弟也

府君念母勤以立身揚名爲已任下惟矻矻不

少休母與二季相繼病府君窮百道治之形神

殫瘁母病良巳而府君遂不起卒之日隣里巷

哭行路之人皆歎有泣者萬曆戊子之四月也

享年四十府君配任孺人家人呼之曰小任别

君母也孺人事其姑備有儀法姑性嚴重孺人

獨得其歡心嘗侍姑疾踰月不解衣姑喜謂孺

人若孝事我天當以孝婦報若生平布衣蔬食

不好刺繡不事宰殺尼師巫覡不登其門相府

君二十餘年以及課侍御兄弟篝燈𪧐火熒熒

如一昔也府君疾革孺人遂不食妯娌固止之

孺人曰往吾病瘍幾殆夫子撫我曰若死我必

不再娶今吾忍夫子獨身地下乎時侍御兄弟

亦病侍御哭父失聲氣息支綴或謂孺人曰若

孺子何孺人曰吾兒病必愈愈且大吾門吾徵

之昔夢矣無相溷也竟不食而死後府君卒蓋

兩月衣裳黹紩扄鐍完好視其封題皆府君卒

之日也享年三十有九初侍御以邑令考最贈

府君如其官任爲孺人 今天子卽位覃恩海

內府君得贈南京廣西道監察御史而仍贈任

爲孺人府君與孺人以其卒之歲葬于浪井川

東原祖塋下至是三十有六年矣惟孝與節國

之元氣天地之所與立也世道交喪士大夫以

頑鈍茍免爲能事波流茅靡餘風未殄降將纍

臣塡塞囹圄 天子旴衡動色以風厲之而未

有止也府君夫婦死孝死節應古旌表之法而

湮沒幽鬱發聞于其子侍御當𪔂革之際公忠

骨鯁其風節議論竦動天下淵源弘長所得于

家庭者多矣歐陽子表唐子方之先墓以謂子

方方進用于時其所以榮其親者未知其止侍

御固今之子方也論次其家世而原本其節義

之所自則其可以表于金石而信之後世者蓋

巳不一書而足也豈待考諸後日而徴其顯榮

之未止也哉

  勑封安人丁氏墳前石表辭

安人長興丁氏光祿寺大官署正諱某之子歸

安茅氏廣東按察司副使諱坤之婦工部都水

司郞中諱國縉之妻也封孺人再封安人皆在

萬曆中天啓二年某月某日卒其孤元儀暎以

其年十二月十一日祔安人于都水公之阡元

儀有文名知兵略國家方用兵元儀慷慨應辟

旣葬弁絰帶而從戎事三年之喪卒哭金革之

事無辟禮也于是元儀以墓上之石來請曰願

有述也謙益曰諾其辭曰太公之後是始有丁

條葉被澤望于長興是生安人夙有多譽從父

服官大官之署維都水公有室再捐朝于京師

乃委禽焉茅爲世家族大而貴揭揭都水爲時

職志安人歸之和鳴鏘鏘如圭有邸如金斯相

孌佊諸姫爰居爰處有𢹂有嬰累累孤女衾裯

敘進襁褓錯交如姪如娣孰裏孰毛皇舅鹿門

聞而歎曰此雖女子何愧巾襪都水報政最于

山東其新孔嘉命服在躬疾瀕于危誓以身先

强起再覲寄孥畿甸盜生近郊白晝洶洶懷刃

𮕵甲慬而卽戎出爲辨强非婦之義𡈽塡左闔

古也有志都水嶽嶽擢居西臺瞻望父兮豈不

懷歸安人曰噫將子無顧短衣秃袖以率媪御

歸就子舍婦後夫先異粻𪧐肉扶侍有年回翔

再仕爲令于淅勞其晨昏以尉遷謫淅人凶饑

亦孔之憂珥脫衣穿賙彼殣流廣置姬侍以弗

無子亦旣抱子而進未巳相乳更抱莫知所生

同仁均養協氣交幷量移郞署周旋南北相厥

簠簋共其蠶織皇舅壽耉老苕霅閒衣冠賔從

儼如神仙腆洗克共曰婦有助杖SKchar閑閑燕笑

飮御居皇舅喪情文折衷相夫有聞蔚爲禮宗

都水行河以死勤事舟舩下上哀徹水澨報夫

地下撫孤匶前撫膺陷胷臨絶之言鄕里洊饑

道殣相枕指麾孤童傾倒囷廩大築幽宮都水

是安工作聚業倣于周官安人之爲節度卓犖

燕及惸𭒀施于婣族安人之敎夙夜齎咨無念

爾祖先君之思寡居以還布衣蔬食奉佊戒法

以佽婦職年五十四寢疾而徂冡子韎韋覊于

南都安人喟曰吾可以死父有墜言庶其在是

吉祥而逝容儀委蛇譬如旅人日暮赴家元儀

自南見星而赴遇使于涂哭而問故徒跣號呼

與弟庀喪⺊祔先兆龜食告祥安人之命都水

之室豈曰渴葬王事孔亟曰元儀暎誕惟二孤

元儀曁曁暎也與與有女七人二實巳出長而

有歸哀哉蚤卒維彼五女三女之存擗慟臨穴

哀感行人元儀念母銜哀罔極實來求詩以斲

墓石大書𭰹刻阡表之辭庸詔來者過而眡之

  封㳟人孫氏墓碑

今上之元年建州夷不悔禍浹辰之閒䧟我瀋

遼順天府府丞新安畢公懋康銜使命將行言

者謂公精曉兵事宜留治兵公奮然上疏請募

江淮閒鹽戸漁丁殊死敢戰者束以部伍身自

訓練幸得一當奴酋 天子壯其議下所司覆

奏行有日矣而母㳟人之訃適至余往唁之公

掐膺呼曰天乎懋康進不得死于奴也退而不

得死吾母也懋康自是無死所矣有麗牲之石

以請于吾子子母辭焉嗚呼余聞㳟人少磊砢

有丈夫之槩故少保績溪胡襄懋公以功高被

逮㳟人夢伏闕上章慷慨數千言如劉向谷永

之訟陳湯者至老猶能記憶之余嘗敘其事以

壽㳟人以謂㳟人之爲女子也可以愧世之丈

夫其夢也可以愧世之視而醒者當此時建州

之難作矣余自度無所用于世猶冀以區區筆

札憤盈叫呼庶幾有動乎世之君子今又三年

禍益烈矣日夜拱手燕笑幾幸其不渡河不航

海舉中朝之命聽于必不可恃之西虜世之所

謂丈夫者與夫視而醒者其果如何也府丞事

雖未行其僇力疆圉爲國家雪蹙地喪師之恥

固有其時而㳟人之大志亦可以無憾獨余以

不肖之軀浮湛死局疾呼大號吻燥筆枯瞪目

顧視化爲瘖啞猶埶筆而紀㳟人之葬其能無

媿色矣乎㳟人姓孫氏性通敏誦詩百篇貫穿

經史好爲歌詩有和平麗則之音事舅姑孝嘗

刲股以療姑疾撫庶出之子莫辨巳子婦道母

儀靡不純備舉其大者其細可知也㳟人嫁畢

氏爲江西南昌府武寧縣主簿封中憲大夫順

天府府丞某之妻有男子子七人府丞及二季

㳟人出也享年八十有二卒于天啓元年之四

月某甲子葬于梅山之新阡實某年某甲子銘

婺女之精下爲人彼美淑媛維降神明詩習禮

被質文躬服櫛縱志衿紳夢提封事排帝閽援

忠嘘枯叫穹旻九關虎豹爭侁侁弭首睨視弱

女身帝曰女歸大女門𢌿女美子從以孫歸來

閶闔開嶙峋有子法冠侍帝晨狡夷作孽白水

津陳屍漂血遼海殷 皇赫斯怒雷霆震爰命

整旅江淮濆甲光襲日戈攫雲習流背嵬張吾

軍將星高高婺星昏𣗥人素冠哭且奔爲母起

冢黟山垠象彼祈連樹麒麟旁置萬家何足云

我作銘詩託貞珉百爾巾幗眎刻文

  房母左太宜人墓表

封太宜人左氏故太中大夫陜西按察使益都

房公諱如式之副室而南京太僕寺少卿可壯

之生母也少卿與余竝中萬曆甲科並事 神

光熹三廟以及 今上竝坐閹禍閣訟牽連再

崇禎九年五月太宜人卒少卿⺊以次年十

二月葬于雲門之新阡而屬余表其墓少卿

狀太宜人備矣其事按察公也婉而㳟其承信

淑人也卑而理撫嫡出之子婦字而敬敎其子

威而孫御臧獲庀家事肅而寛廉而不劌古所

稱賢明貞順之德斯已兼舉矣余之文何以加

諸而余於少卿母子之閒有𭰹痛焉余與少卿

兩尊人先背棄皆有老母罷官歸田里互相問

訊曰太夫人無恙乎開椷酌酒交相慶也先太

淑人沒少卿哭之而哀太宜人年八十少卿

英簜之節過家上壽余告於母殯拜而遣使不

自知其伏地失聲也吾母知少卿爲余謫官每

愾然曰少卿之爲朋友亦巳足矣其若念母何

太宜人則軟語勞少卿曰若所爲牽連謫官者

海內大人君子也吾爲若母有餘榮矣兩家之

母言猶在耳兩家之子交頌母言以相慰藉其

𥳑牘至今錯互篋衍而二母者今安在也詩不

云乎有母之尸饔潁封人曰小人有母聶政曰

有老母在此子之念其母也趙太后稱婦人異

甚嚴延年之母不忍見壯子受刑僇此母之念

其子也嗚呼父母之念其子一也丈夫識道理

重名義猶能挫情割愛若婦人之愛憐其子毛

裏而已矣湩血而巳矣介子推范滂之母不數

見而搤臂流乳之痛凡爲母子何獨不然余與

卿不幸而繫籍黨部觸忤權倖以憂老母雖

二母之賢明貞順無惡於其子而母子之閒雍

容暇豫開口而笑者其爲時日固巳少矣杼柚

之敎門閭之望銜哀茹恤終天而巳矣曷有窮

乎余旣諾少卿之請傷心漬淚每埶筆不忍下

旋被急徴下吏少卿請之不懈益勤曰非子之

過也太宜人望子言久矣創鉅痛甚志懣氣塞

假玆石以告哀余之爲此言也猶鳥獸之巡過

其故鄕翔回鳴號蹢䠱而踟躕也猶燕雀之啁

噍之頃而後乃能去也後之仁人孝子過而視

焉其亦爲之徘徊歎息也夫崇禎十年九月十

七日

  劉氏兩節婦墓表

劉氏兩節婦者上林苑監左監丞劉可斆之嫡

母徐氏生母侯氏而贈監丞劉君體性之室也

劉君爲諸生下帷攻苦兩節婦篝燈佐讀黽勉

有無妯娌先後如也劉君沒兩節婦截髪自誓

以撫藐孤辛勤四十餘年克有成立可斆克邀

 天子之休命以顯其親烏頭雙闕 旌門有

閌方此時母子相泣閭巷聚觀太息又數年而

兩節婦沒旣葬可斆以事繫請室泣而謁余請

表其墓嗟夫荀息有言生者不愧死者復生不

悔忠臣節婦其道一也兩節婦芳年令姿齊心

共命捐生以殉其天誓死以立其子比其子成

立有以下報所天兩節婦之事畢矣豈知其生

前天日晶明榮及其身又豈知其身後風雨漂

搖憂及其子也哉子之才不才親之所與被也

若憂喜禍福之不可知則天也今日之事是亦

生者之所不愧而死者之所不悔也假令爲人

子者躬虧體辱親之行爲世之所指名親之沒

也太中大夫侍御史持節䕶喪事中千二石治

莫府冢上玉衣梓宮東園溫明如乗輿制度復

土之後 天子賜上尊養牛手詔敦趨赴都堂

視事此亦人世之極榮矣而於人子之誼奚當

焉今以可斆之爲人子夙興夜寐以求無忝所

生而不免於縲絏之患可斆雖自傷爲子無狀

痛不欲生然生者之不愧可知也兩節婦地下

有知亦必曰非吾子之罪死者之不悔又可知

也夫兩節婦之高行宗伯旌之國史書之後有

劉子政范蔚宗者必有取焉余可以無述也述

兩節婦之所以生不愧死不悔而因及可斆之

所以無憾於其母者以表於其墓用以知天道

之必復而兩節婦之遺祉未艾也姑伐石以待

  瞿太公墓版文

余年踰壯與瞿子元初讀書拂水山房雞鳴風

雨篝燈刻燭往往爲余道其家世及其祖太公

事行曰瞿之先世居河南徙通州之海門宋末

避兵來嘗熟有諱達者受元將旗號狥未下城

邑授百夫長遷轉憐口提領有孝子曰嗣興宋

文憲方正學爲撰誌狀者也孝子之子諱莊宫

至福建左叅政 高皇帝賜手詔奬諭載在大

誥者也莊之後六世爲吾祖吾祖之生也曾祖

家中落長子爲諸生賣田入貲國學益大困吾

祖年十八代父應繇役給公上老胥𪧐吏莫敢

以僮子假易御臧獲課耕耨勤情勞佚部分井

然中外數百指嚴憚如家丈人也曾祖病革謂

曰伯以入貲鬻產吾將減其分以償汝吾祖泣

曰大人以兒故減兄嫂產得無減兄嫂淚乎兒

生有命大人柰何爲此言曾祖歎曰吾固知兒

之無所藉吾產也生平不信禨鬼曾祖母病不

知人巫降神於庭吾祖自外入問之不𮗜腳屈

下拜神援筆判曰以汝純孝夜半當蘇汝母至

夜分大聲發床前母遂蘇又五十餘年乃終吾

祖亦六十餘矣每新燕來時仰視屋梁周走而

呼曰孃孃安在乎嗚嗚啜泣與燕語相下上家

人咸相顧泫然也吾祖撫羣從子姓及故人子

弟收卹敎誨具有恩禮其人始見德久之或操

戈相向巳而又以好來吾祖厚遇之自如少能

洞悉情僞老而彌熟人有相欺者陽受其

而隂識之其人終身以爲能欺吾祖也其治生

未嘗俛拾卬取以心計釣奇田畝錢布藏弆腹

笥每謂吾家簿藉在十指伸屈中傳别書契經

目而巳未嘗省視曰何待人之薄也閭左有大

議邑宰及鄕老刺刺私語移日吾祖至輒一言

而決退亦不以告人邑有大繇役及大祲傾身

爲人先費輙數百金其所爲多疎闊迂緩會有

天幸家益起嘗曰人何苦爲善不力天未嘗𧇊

負人也吾與瞿星卿顧朗仲爲文會諸老人相

率諫吾祖若孫日夜從諸狂生衣袖反接兩眼

生頂上不早禁絶之且破而家吾祖笑曰吾縱

吾孫與之游恐其不得當也而顧欲麾之門外

乎其後諸子皆爲名士拂水文社遂甲天下朗

仲嘗曰知我者惟吾父與太公也朗仲許爲吾

祖譔事狀吾子他日採而誌之爲吾祖之宋與

方也吾死不恨矣言已涕泣汍瀾悲不自勝余

心識之不忍忘萬曆丁未朗仲卒又數年元初

衰絰過余再拜而請曰歐陽子之言曰非敢緩

也蓋有待也吾每誦斯言未甞不彷徨歎息繼

之以泣也今吾老矣無可待者矣朗仲且死猶

以不及狀吾祖爲恨吾之不忍死吾祖也與其

不忍死吾朗仲也胥以累吾子子其無辭余諾

其請逡巡未及爲而元初又歿迄今二十五年

矣嗚呼人世之不可以把翫也一彈指之閒已

三世矣而孝子慈孫之思不死其親也重泉之

下窮塵之後其耿耿者何時而已乎余故譔次

其語以遺其諸孫使樹石太公墓門幷以告於

元初之墓太公諱依京萬曆丙申九月卒壽八

十有一元初者吳之名士瞿純仁也銘曰

司徒三物以敎萬民二曰六行興賢禮賔萬曆

之世熙和如春藹藹瞿公際此昌辰孝乎惟孝

德必有鄰睦婣任恤安冨恤貧國有大故奮袂

墊巾大冠如箕視其齒齦國有大役鼛𡔷振振

守閭待令敢有弗䖍國有大烖我無逡巡傾

箱倒庋指其廩囷春秋讀法祭酺諄諄德行道

藝誰與比倫世敎下衰醜𩔖頑嚚奇衺相及觵

撻齗齗鄕老云邈本俗不存安能汲汲彌縫使

淳墓木巳拱𪧐草載陳作爲銘詩以詔斯人崇

禎癸未五月契家子錢謙益造



牧齋初學集卷第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