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斋初学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十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六 牧斋初学集 卷第六十七
清 钱谦益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崇祯癸未刊本
卷第六十八

牧斋初学集卷第六十七

墓表二

  南海黄夫人墓表

呜呼是为南海黄氏夫人之墓夫人故赠某官

吴公讳某之妻今江西道监察御史光龙之母

也万历某年某月某日卒于馀干其子之官寝

越某年岁在庚申御史奉 上命巡盐浙江属

其部民钱谦益使表夫人之墓是年 神宗

光宗相继登假 天子初登大位以万历四十

八年八月朔为泰昌元年谦益复官京师乃按

夫人之行而表之曰呜呼易称臣道妇道皆曰

无成而代有终又曰恒其德贞妇人吉夫子凶

此为处尝言之也非所语于危疑屯难之日也

若夫人者女而妇妇人而夫子不可以不表也

夫人之未嫁也其父死于浙夫人以其丧归以

一荏弱待年之女子扶輤设旐茕茕返葬历三

千里如堂适庭故曰女而妇及夫人之寡也一

子易一子婴夫人操持门戸生产滋殖御史长

家所畜玩好聚而焚之曰以壹其子于学也初

夫人将葬其夫其兄𪫟之曰地不食母以竖子

卜也夫人不听乃克葬及御史以孤童显人曰

⺊兆惟夫人能故曰妇人而夫子呜呼妇人者

秉利贞之情含幽吝之气者也听傔从顾私亲

尊巫史信鬼而好禨其恒性也而又当死丧频

仍危疑屯难之日而夫人卓然如此谓夫人为

丈夫女可矣谓世之丈夫举若是吾不敢也呜

呼国家当主少国疑死丧屯难之日能人势要

其傔从也中官阿母其私亲也飞章腾说其史

巫也身家妻子死生祸福其鬼与禨也当此之

时犹欲雍颂进退缓步低首以养体持禄为事

一旦权移于妇寺祸成于禁近而后呼天而悔

之不巳晚乎夫易称无成未尝不言有终也曰

妇人吉未尝不系之曰夫子凶也则夫宜女而

妇宜妇而女与夫宜夫子而妇人者皆见戒于

易者也谦益𭰹有惧焉用敢表夫人之行镵诸

墓上匪夫人之表以诏臣子呜呼是年十月晦

日癸酉史官尝熟钱谦益表

  泽州王氏节孝阡表

余在史馆承乏外制凡孝子节妇与被推恩赠

封之典者必谨而书之不厌详复以谓国家崇

台绰楔仿古表厥宅里之制然或有及有不及

惟其发闻于子孙田里妇孺家人蔀屋之事无

不茂著于 朝廷之典册庶几见且闻者嗟咨

忾叹转相告语犹有所感勉而相劝也今岁南

台侍御王君允成属余表其父母之墓余读宪

使张君光缙所排缵事状叹曰此所谓应古旌

表之法而发闻于其后者与余从事外制表章

天下孝子节妇湮没幽郁者多矣今于侍御父

母得表其隧道之石犹前志也其何敢辞府君

讳簢字汝贤曾大父嵩大父仲名父武母任氏

兄弟五人君于伦次为叔子王氏以耕冶起家

代有隐德府君之大父始教其子弟业儒府君

为郡弟子员有名于时以孝死而侍御卒以儒

术显云府君父殁时才舞象耳母任恸哭不食

欲从死府君哭而告母曰大父母老矣五男二

女累累未有室家母死是重死吾父也又哭而

誓兄弟曰所不惟母之话言是训是行者生无

以事吾母死无以见吾父矣于是任孺人乃食

而府君以孤僮上事大父母中事母下佽长兄

以掖诸兄弟丧葬尽礼历五十年内外斩斩门

屏晏然府君沉塞有气形貌魁硕仲兄解囚囚

中道逸去府君挺身见大府慷慨白事大府奇

而释之伯仲与人无崖岸邑屋少年易而侮之

府君在坐人无敢陕输视伯仲者两季弟病疫

省视汤药不避垢秽人或以谓府君府君泣曰

我子视诸侄稍长即有传染犹愈于死吾弟也

府君念母勤以立身扬名为已任下惟矻矻不

少休母与二季相继病府君穷百道治之形神

殚瘁母病良巳而府君遂不起卒之日邻里巷

哭行路之人皆叹有泣者万历戊子之四月也

享年四十府君配任孺人家人呼之曰小任别

君母也孺人事其姑备有仪法姑性严重孺人

独得其欢心尝侍姑疾逾月不解衣姑喜谓孺

人若孝事我天当以孝妇报若生平布衣蔬食

不好刺绣不事宰杀尼师巫觋不登其门相府

君二十馀年以及课侍御兄弟篝灯𪧐火荧荧

如一昔也府君疾革孺人遂不食妯娌固止之

孺人曰往吾病疡几殆夫子抚我曰若死我必

不再娶今吾忍夫子独身地下乎时侍御兄弟

亦病侍御哭父失声气息支缀或谓孺人曰若

孺子何孺人曰吾儿病必愈愈且大吾门吾征

之昔梦矣无相溷也竟不食而死后府君卒盖

两月衣裳黹紩扄𫔎完好视其封题皆府君卒

之日也享年三十有九初侍御以邑令考最赠

府君如其官任为孺人 今天子即位覃恩海

内府君得赠南京广西道监察御史而仍赠任

为孺人府君与孺人以其卒之岁葬于浪井川

东原祖茔下至是三十有六年矣惟孝与节国

之元气天地之所与立也世道交丧士大夫以

顽钝茍免为能事波流茅靡馀风未殄降将累

臣填塞囹圄 天子旴衡动色以风厉之而未

有止也府君夫妇死孝死节应古旌表之法而

湮没幽郁发闻于其子侍御当𪔂革之际公忠

骨鲠其风节议论竦动天下渊源弘长所得于

家庭者多矣欧阳子表唐子方之先墓以谓子

方方进用于时其所以荣其亲者未知其止侍

御固今之子方也论次其家世而原本其节义

之所自则其可以表于金石而信之后世者盖

巳不一书而足也岂待考诸后日而徴其显荣

之未止也哉

  敕封安人丁氏坟前石表辞

安人长兴丁氏光禄寺大官署正讳某之子归

安茅氏广东按察司副使讳坤之妇工部都水

司郞中讳国缙之妻也封孺人再封安人皆在

万历中天启二年某月某日卒其孤元仪映以

其年十二月十一日祔安人于都水公之阡元

仪有文名知兵略国家方用兵元仪慷慨应辟

既葬弁绖带而从戎事三年之丧卒哭金革之

事无辟礼也于是元仪以墓上之石来请曰愿

有述也谦益曰诺其辞曰太公之后是始有丁

条叶被泽望于长兴是生安人夙有多誉从父

服官大官之署维都水公有室再捐朝于京师

乃委禽焉茅为世家族大而贵揭揭都水为时

职志安人归之和鸣锵锵如圭有邸如金斯相

娈佊诸姫爰居爰处有𢹂有婴累累孤女衾裯

叙进襁褓错交如侄如娣孰里孰毛皇舅鹿门

闻而叹曰此虽女子何愧巾袜都水报政最于

山东其新孔嘉命服在躬疾濒于危誓以身先

强起再觐寄孥畿甸盗生近郊白昼汹汹怀刃

𮕵甲慬而即戎出为辨强非妇之义𡈽填左阖

古也有志都水岳岳擢居西台瞻望父兮岂不

怀归安人曰噫将子无顾短衣秃袖以率媪御

归就子舍妇后夫先异粻𪧐肉扶侍有年回翔

再仕为令于淅劳其晨昏以尉迁谪淅人凶饥

亦孔之忧珥脱衣穿赒彼殣流广置姬侍以弗

无子亦既抱子而进未巳相乳更抱莫知所生

同仁均养协气交并量移郞署周旋南北相厥

簠簋共其蚕织皇舅寿耇老苕霅闲衣冠賔从

俨如神仙腆洗克共曰妇有助杖SKchar闲闲燕笑

飮御居皇舅丧情文折衷相夫有闻蔚为礼宗

都水行河以死勤事舟船下上哀彻水澨报夫

地下抚孤匶前抚膺陷胸临绝之言鄕里洊饥

道殣相枕指麾孤童倾倒囷廪大筑幽宫都水

是安工作聚业仿于周官安人之为节度卓荦

燕及惸𭒀施于姻族安人之教夙夜赍咨无念

尔祖先君之思寡居以还布衣蔬食奉佊戒法

以佽妇职年五十四寝疾而徂冡子韎韦羁于

南都安人喟曰吾可以死父有坠言庶其在是

吉祥而逝容仪委蛇譬如旅人日暮赴家元仪

自南见星而赴遇使于涂哭而问故徒跣号呼

与弟庀丧⺊祔先兆龟食告祥安人之命都水

之室岂曰渴葬王事孔亟曰元仪映诞惟二孤

元仪曁曁映也与与有女七人二实巳出长而

有归哀哉蚤卒维彼五女三女之存擗恸临穴

哀感行人元仪念母衔哀罔极实来求诗以斲

墓石大书𭰹刻阡表之辞庸诏来者过而视之

  封㳟人孙氏墓碑

今上之元年建州夷不悔祸浃辰之闲䧟我沈

辽顺天府府丞新安毕公懋康衔使命将行言

者谓公精晓兵事宜留治兵公奋然上疏请募

江淮闲盐戸渔丁殊死敢战者束以部伍身自

训练幸得一当奴酋 天子壮其议下所司覆

奏行有日矣而母㳟人之讣适至余往唁之公

掐膺呼曰天乎懋康进不得死于奴也退而不

得死吾母也懋康自是无死所矣有丽牲之石

以请于吾子子母辞焉呜呼余闻㳟人少磊砢

有丈夫之概故少保绩溪胡襄懋公以功高被

逮㳟人梦伏阙上章慷慨数千言如刘向谷永

之讼陈汤者至老犹能记忆之余尝叙其事以

寿㳟人以谓㳟人之为女子也可以愧世之丈

夫其梦也可以愧世之视而醒者当此时建州

之难作矣余自度无所用于世犹冀以区区笔

札愤盈叫呼庶几有动乎世之君子今又三年

祸益烈矣日夜拱手燕笑几幸其不渡河不航

海举中朝之命听于必不可恃之西虏世之所

谓丈夫者与夫视而醒者其果如何也府丞事

虽未行其僇力疆圉为国家雪蹙地丧师之耻

固有其时而㳟人之大志亦可以无憾独余以

不肖之躯浮湛死局疾呼大号吻燥笔枯瞪目

顾视化为喑哑犹埶笔而纪㳟人之葬其能无

愧色矣乎㳟人姓孙氏性通敏诵诗百篇贯穿

经史好为歌诗有和平丽则之音事舅姑孝尝

刲股以疗姑疾抚庶出之子莫辨巳子妇道母

仪靡不纯备举其大者其细可知也㳟人嫁毕

氏为江西南昌府武宁县主簿封中宪大夫顺

天府府丞某之妻有男子子七人府丞及二季

㳟人出也享年八十有二卒于天启元年之四

月某甲子葬于梅山之新阡实某年某甲子铭

婺女之精下为人彼美淑媛维降神明诗习礼

被质文躬服栉纵志衿绅梦提封事排帝阍援

忠嘘枯叫穹旻九关虎豹争侁侁弭首睨视弱

女身帝曰女归大女门𢌿女美子从以孙归来

阊阖开嶙峋有子法冠侍帝晨狡夷作孽白水

津陈尸漂血辽海殷 皇赫斯怒雷霆震爰命

整旅江淮𣸣甲光袭日戈攫云习流背嵬张吾

军将星高高婺星昏𣗥人素冠哭且奔为母起

冢黟山垠象彼祈连树麒麟旁置万家何足云

我作铭诗托贞珉百尔巾帼视刻文

  房母左太宜人墓表

封太宜人左氏故太中大夫陕西按察使益都

房公讳如式之副室而南京太仆寺少卿可壮

之生母也少卿与余并中万历甲科并事 神

光熹三庙以及 今上并坐阉祸阁讼牵连再

崇祯九年五月太宜人卒少卿⺊以次年十

二月葬于云门之新阡而属余表其墓少卿

状太宜人备矣其事按察公也婉而㳟其承信

淑人也卑而理抚嫡出之子妇字而敬教其子

威而孙御臧获庀家事肃而寛廉而不刿古所

称贤明贞顺之德斯已兼举矣余之文何以加

诸而余于少卿母子之闲有𭰹痛焉余与少卿

两尊人先背弃皆有老母罢官归田里互相问

讯曰太夫人无恙乎开缄酌酒交相庆也先太

淑人没少卿哭之而哀太宜人年八十少卿

英簜之节过家上寿余告于母殡拜而遣使不

自知其伏地失声也吾母知少卿为余谪官每

忾然曰少卿之为朋友亦巳足矣其若念母何

太宜人则软语劳少卿曰若所为牵连谪官者

海内大人君子也吾为若母有馀荣矣两家之

母言犹在耳两家之子交颂母言以相慰藉其

𥳑牍至今错互箧衍而二母者今安在也诗不

云乎有母之尸饔颍封人曰小人有母聂政曰

有老母在此子之念其母也赵太后称妇人异

甚严延年之母不忍见壮子受刑僇此母之念

其子也呜呼父母之念其子一也丈夫识道理

重名义犹能挫情割爱若妇人之爱怜其子毛

里而已矣湩血而巳矣介子推范滂之母不数

见而扼臂流乳之痛凡为母子何独不然余与

卿不幸而系籍党部触忤权幸以忧老母虽

二母之贤明贞顺无恶于其子而母子之闲雍

容暇豫开口而笑者其为时日固巳少矣杼柚

之教门闾之望衔哀茹恤终天而巳矣曷有穷

乎余既诺少卿之请伤心渍泪每埶笔不忍下

旋被急徴下吏少卿请之不懈益勤曰非子之

过也太宜人望子言久矣创巨痛甚志懑气塞

假玆石以告哀余之为此言也犹鸟兽之巡过

其故鄕翔回鸣号蹢䠱而踟蹰也犹燕雀之啁

噍之顷而后乃能去也后之仁人孝子过而视

焉其亦为之徘徊叹息也夫崇祯十年九月十

七日

  刘氏两节妇墓表

刘氏两节妇者上林苑监左监丞刘可敩之嫡

母徐氏生母侯氏而赠监丞刘君体性之室也

刘君为诸生下帷攻苦两节妇篝灯佐读黾勉

有无妯娌先后如也刘君没两节妇截髪自誓

以抚藐孤辛勤四十馀年克有成立可敩克邀

 天子之休命以显其亲乌头双阙 旌门有

闶方此时母子相泣闾巷聚观太息又数年而

两节妇没既葬可敩以事系请室泣而谒余请

表其墓嗟夫荀息有言生者不愧死者复生不

悔忠臣节妇其道一也两节妇芳年令姿齐心

共命捐生以殉其天誓死以立其子比其子成

立有以下报所天两节妇之事毕矣岂知其生

前天日晶明荣及其身又岂知其身后风雨漂

摇忧及其子也哉子之才不才亲之所与被也

若忧喜祸福之不可知则天也今日之事是亦

生者之所不愧而死者之所不悔也假令为人

子者躬亏体辱亲之行为世之所指名亲之没

也太中大夫侍御史持节䕶丧事中千二石治

莫府冢上玉衣梓宫东园温明如乘舆制度复

土之后 天子赐上尊养牛手诏敦趋赴都堂

视事此亦人世之极荣矣而于人子之谊奚当

焉今以可敩之为人子夙兴夜寐以求无忝所

生而不免于缧绁之患可敩虽自伤为子无状

痛不欲生然生者之不愧可知也两节妇地下

有知亦必曰非吾子之罪死者之不悔又可知

也夫两节妇之高行宗伯旌之国史书之后有

刘子政范蔚宗者必有取焉余可以无述也述

两节妇之所以生不愧死不悔而因及可敩之

所以无憾于其母者以表于其墓用以知天道

之必复而两节妇之遗祉未艾也姑伐石以待

  瞿太公墓版文

余年逾壮与瞿子元初读书拂水山房鸡鸣风

雨篝灯刻烛往往为余道其家世及其祖太公

事行曰瞿之先世居河南徙通州之海门宋末

避兵来尝熟有讳达者受元将旗号徇未下城

邑授百夫长迁转怜口提领有孝子曰嗣兴宋

文宪方正学为撰志状者也孝子之子讳庄宫

至福建左叅政 高皇帝赐手诏奖谕载在大

诰者也庄之后六世为吾祖吾祖之生也曾祖

家中落长子为诸生卖田入赀国学益大困吾

祖年十八代父应繇役给公上老胥𪧐吏莫敢

以僮子假易御臧获课耕耨勤情劳佚部分井

然中外数百指严惮如家丈人也曾祖病革谓

曰伯以入赀鬻产吾将减其分以偿汝吾祖泣

曰大人以儿故减兄嫂产得无减兄嫂泪乎儿

生有命大人柰何为此言曾祖叹曰吾固知儿

之无所藉吾产也生平不信禨鬼曾祖母病不

知人巫降神于庭吾祖自外入问之不𮗜脚屈

下拜神援笔判曰以汝纯孝夜半当苏汝母至

夜分大声发床前母遂苏又五十馀年乃终吾

祖亦六十馀矣每新燕来时仰视屋梁周走而

呼曰娘娘安在乎呜呜啜泣与燕语相下上家

人咸相顾泫然也吾祖抚群从子姓及故人子

弟收恤教诲具有恩礼其人始见德久之或操

戈相向巳而又以好来吾祖厚遇之自如少能

洞悉情伪老而弥熟人有相欺者阳受其

而阴识之其人终身以为能欺吾祖也其治生

未尝俛拾卬取以心计钓奇田亩钱布藏弆腹

笥每谓吾家簿藉在十指伸屈中传别书契经

目而巳未尝省视曰何待人之薄也闾左有大

议邑宰及鄕老刺刺私语移日吾祖至辄一言

而决退亦不以告人邑有大繇役及大祲倾身

为人先费辄数百金其所为多疏阔迂缓会有

天幸家益起尝曰人何苦为善不力天未尝𧇊

负人也吾与瞿星卿顾朗仲为文会诸老人相

率谏吾祖若孙日夜从诸狂生衣袖反接两眼

生顶上不早禁绝之且破而家吾祖笑曰吾纵

吾孙与之游恐其不得当也而顾欲麾之门外

乎其后诸子皆为名士拂水文社遂甲天下朗

仲尝曰知我者惟吾父与太公也朗仲许为吾

祖撰事状吾子他日采而志之为吾祖之宋与

方也吾死不恨矣言已涕泣汍澜悲不自胜余

心识之不忍忘万历丁未朗仲卒又数年元初

衰绖过余再拜而请曰欧阳子之言曰非敢缓

也盖有待也吾每诵斯言未尝不彷徨叹息继

之以泣也今吾老矣无可待者矣朗仲且死犹

以不及状吾祖为恨吾之不忍死吾祖也与其

不忍死吾朗仲也胥以累吾子子其无辞余诺

其请逡巡未及为而元初又殁迄今二十五年

矣呜呼人世之不可以把玩也一弹指之闲已

三世矣而孝子慈孙之思不死其亲也重泉之

下穷尘之后其耿耿者何时而已乎余故撰次

其语以遗其诸孙使树石太公墓门并以告于

元初之墓太公讳依京万历丙申九月卒寿八

十有一元初者吴之名士瞿纯仁也铭曰

司徒三物以教万民二曰六行兴贤礼賔万历

之世熙和如春蔼蔼瞿公际此昌辰孝乎惟孝

德必有邻睦姻任恤安冨恤贫国有大故奋袂

垫巾大冠如箕视其齿龈国有大役鼛𡔷振振

守闾待令敢有弗䖍国有大灾我无逡巡倾

箱倒庋指其廪囷春秋读法祭酺谆谆德行道

艺谁与比伦世教下衰丑𩔖顽嚚奇邪相及觵

挞龂龂鄕老云邈本俗不存安能汲汲弥缝使

淳墓木巳拱𪧐草载陈作为铭诗以诏斯人崇

祯癸未五月契家子钱谦益造



牧斋初学集卷第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