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有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六 牧齋有學集 卷第四十七
清 錢謙益 撰 薑殿揚 撰校勘記 景上海涵芬樓藏康熙甲辰初刻本
卷第四十八

牧齋有學集卷四十七

 題䟦

  自䟦留矦論後

余年十五作留侯論盛談其神奇靈怪文詞俶儻頗

爲長老所稱許今乃如其不肰子房當呂政幷吞宗

國淪䘮籍五世之業敵九世之讐破家致命閔閔皇

皇如魚銜鉤如雉帶箭博浪之椎一發不中將百發

而未巳豈自料必有濟哉求士而遇滄海君潛匿而

遇圯上老人窮塗亡命萍梗相値固非有意釣奇也

只道降秦垓下蹙項風雲玄感雪恥除兇自請封畱

平生之願足矣龍凖遲暮雉姁晨鳴金玦菀枯炎祚

杌𣕕報韓之心巳了報劉之緒未憖于是扣囊㡳之

智鈎致四老人以肇安劉之績兩家宿債一往酬還

都無餘剩自是乃可以長謝世間伴黃石而尋赤松

矣由是觀之子房蓋楚漢間一了債人也厓山之忠

臣得請于帝報在百年巳後是固肰矣借力于百年

又將結債于來世以債還債寧有了時豈(⿱艹石)子房天

助神祐功成身退五世之讎報于一身多生之債酬

于現世嗚呼如子房者眞千古之幸人也哉

  題紀伯紫詩

海内才人志士坎𡒄失職悲刦灰而歎陵谷者往往

有之至若沉雄魁壘感激用壯哀而能思愍而不懟

則未有如伯紫者也涕灑文山悲歌正氣非西臺慟

𡘜之遺恨乎吟望閱江徘徊玉樹非水雲送別之餘

思乎芒鞵之間奔靈武大冠之驚見漢儀如談因夢

如觀前塵一以爲曼倩之射覆一以爲君山之推緯

愀乎憂乎杜陵之一飯不忘渭南之    殆無

以加于此矣袁中郞評徐文長之詩謂其胸中有一

段不可磨滅之氣英雄失路託足無門之悲故其詩

如嗔如笑如水鳴峽如鐘出土如寡婦之夜𡘜如覊

人之寒起當其放意平疇千里偶爾幽峭鬼語幽墳

移以評伯紫之詩庶幾似之余方鋃鐺逮繫纍肰楚

囚誦伯紫之詩如孟嘗君聽雍門之琴不覺其欷歔

太息流涕而不能止也雖肰願伯紫少閟之如其流

傳歌咏廣賁焦殺之音感人而動物則將如師曠援

琴而鼓最悲之音風雨至而廊瓦飛平公恐懼伏于

廊屋之間而晉國有大旱赤地之凶可不懼乎可不

懼乎

  題程穆倩卷

讀穉恭先生贈穆倩序傾倒於穆倩至矣穉恭之文

三歎于漳海淸江頗以其不能薦樽穆倩爲惜余于

二君禮先一飯不以我老髦而舍我淸江自監軍還

訪余山中余贈詩有梅花樹下解征衣之句漳海畢

命日猶語所知虞山不SKchar國史未死也嗟乎吾黨心

期藴藉良有託寄向令得操作權運帝車海内投竿

舍築詎止一穆倩今日者鴐鵝高飛石馬流汗穆倩

旣於旅人栖栖穉恭亦有客信信詩有之誰能秉國

成不自爲正大命以傾豈不痛哉世之有心人讀穉

恭斯文而有感於漳海淸江用舍存亡之故爰止之

悼百身之悲葢將交作互發而穉恭之贈穆倩者爲

不徒矣肰吾聞穉恭秦人也秦士之論皆布候於慶

陽而穉㳟此文抑揚起伏油肰自得有歐陽子之風

此則吾所爲喜而不寐也

  題燕市酒人篇

甲午春遇孝威于吳門孝威出燕中行卷皆七言今

體詩余賞其骨氣㴱穩情㴱而文明他日當掉鞅詩

苑今年復遇之吳門見燕市酒人篇學益富氣益厚

骨格益老蒼未及三年孝威之詩成矣或曰孝威詩

于古人何如案頭有中州集余曰以是集擬之當在

元𥙿之李長源之間或怫肰而起曰今之論詩者非

盛唐弗述也非李杜弗宗也擬孝威於元季何爲是

諓諓者乎余曰不肰詩言志志足而情生焉情萌而

氣動焉如土膏之發如候蟲之鳴歡欣噍殺紆緩促

數窮于時迫于境旁薄曲折而不知其使肰者古今

之眞詩也吾讀𥙿之長源詩皇極永明之什牛車孝

孫之篇朔風蕭肰寒燈無燄如聞歎噫如洒毛血斯

亦騷雅之末流哀怨之極致也孝威以席㡌書生負

河山陵谷之感金甲御溝銅駝故里與裕之長源共

欷歔涕泣于五百年内盈于志盪于情(⿱艹石)聲氣之入

于銅角無往而不生也安得而不同子之云盛唐李

杜者偶人之衣冠也斷菑之文繡也我之云裕之長

源者旅人之越吟也怨女之商歌也安得以子之夢

夢而易我之諓諓者乎孝威自命其詩曰燕市酒人

篇嗟夫白虹貫天蒼鷹擊殿壯士哀歌而變徵美人

傳聲于漏月千古騷人詞客莫不毛𥪡髪立骨驚心

SKchar此天地間之眞詩也子亦將以音律聲病句刌而

字度乎知孝威命篇之指意今之以元季擬孝威也

雖諓諓庸何傷孝威悅是言也以告芝麓先生先生

曰善哉能爲裕之長源者望盛唐李杜猶北塗而適

燕也人言長安樂出門向西笑孝威自此遠矣

  題遵王秋懷詩

有客渡江嗤㸃諸名士詩謂將文𨕖唐詩爛熟背誦

撏攓摉略遇題補衲不問神理云何警䇿云何蓋末

流學問之誤如此予謂此非學問之誤乃胎性使肰

也仙家言胎性舍于營衛之中五藏之内雖𫉬良針

故難愈也今詩人胎性凡濁熏于榮衛五藏之有文

𨕖唐詩以爲針藥適足長其焰烟助其䌓漫耳學問

何過之有余苦愛退之秋懷詩云淸晩卷書坐南山

見高稜高寒悽警與南山相栖泊驚絕于文字之外

能賞此二言味其玄旨斯可與談胎性之說矣遵王

近作秋懷十三首余觀其有志汲古味薄而抱明冋

冋乎南山之遺志也故亟取焉而遵王避席請未巳

(⿱艹石)退之夢吞丹篆傍一人撫掌而笑似是孟郊余老

矣無以長子他日丹篆文成余爲夢中傍笑之人不

亦可乎

  題爲龔孝升書近詩册子

往在白下余淡心采詩及余余告之曰老來作詩約

有二種長言讕語率意于筆不徵典故不論聲病吳

人嗤笑俚詩謂是靜軒先生有詩爲證余詩强半似

之至(⿱艹石)取次應酬率率属和撑腸少字撚鬚乏苗不

免差排成聯尋撦作對子路乘肥馬堯舜騎病猪此

十字金針詩格閟爲家寳但是扇頭屏上利市十倍

不敢云舍弟江南家兄塞北也金陵士友爲之閧堂

大笑頃孝老過吳門出素册属寫近詩扁舟細雨聊

爲命筆輟簡觀之大約是二種詩中前一種耳腕晩

失學老歸空門世間文字都如嚼蠟詩𨕖之𠜇流傳

咸陽聞高句麗使人頗相訪問而大冠如箕有㦸手

罵詈者(⿱艹石)今見余舊詩拖沓潦倒向慕者或不免撫

掌三歎而唾詈者庶可以開口一笑也孝老愛我將

以老去詩篇渾漫興解嘲則吾豈敢

  偶書黎美周遂球詩集序後

西昌徐巨源序番禺黎美周之詩以爲太白以後一

人而自恨其不如余驚怖其言讀美周之詩心眩目

眙惝恍自失者久之廣陵鄭超宗邀諸名士賦黃牡

丹詩糊名易書属余看定如唐人所謂擅場者余取

美周詩壓卷一時呼黃牡丹狀元鏤朱提爲巨杯䥴

余言以識去今二十年嶺郵中得其子所寄蓮鬚閣

集𢰅文懷人⿰氵⿱林目 -- 潸肰出涕徐而視之卷帙如故向之爛

肰奪目者都不憶記何處豈陵谷貿易詩以時更邪

抑朱碧錯互識以久徙邪不肰則或者老向空門舍

離文字向者之耳目茫肰易向而不能自主也客曰

不肰向之評美周以巨源評美周也今之評美周以

美周評美周也向也實而今也虚向也有待而今也

無待也鳩摩羅什爲兒時隨母至沙勒頂戴佛鉢私

念盋形甚大何其輕邪卽重失聲下之母問其故對

曰我心有分別故鉢有輕重耳徵童壽之盋喻則客

言亦大有理未知巨源今日戴盋輕重視余又何如

也恨越在二千里外無從與巨源劇談噴飯聊書此

以寄之

  䟦蕭孟昉花燭詞

孟昉自西昌來就婚南都詞人才士有名士悅傾城

之羡並賦花燭詞流艷人口孟昉要余⿰糹⿱𢆶匹 -- 繼聲暑夜酒

闌拍蚊揮汗勉如卷中之數諸公之詩鮮榮妙麗反

商下徵幽蘭白雲之曲而余以兎夫子搖腐毫伸蠧

𥿄頌斯男而祝偕老譬如樂工撒帳歌滿庭芳匠人

抛梁唱兒郞偉雖其俚鄙號嗄不中律呂而燕新婚

者賀大厦者亦必有取焉唐人記嵩岳嫁女田疁鄧

韶兩書生奉引相禮雖爲羣仙所憐傾折花杯賜熏

髓酒肰老措大舉止郞當衣冠潦倒應不免令碧玉

堂上捧玉廂托紅牋人掩口竊笑余之詩忝預羣公

之列得無𩔖是乎孟昉歸属子晉𠜇其詩趣爲䟦語

甚急余語子晉予當是衛符卿李八百也并書以博

孟昉一笑

  明媛詩緯題辭

明朝閨秀篇章每多𢰅集繁芿採擷昔由章句䜿儒

孟浪品題近岀屠沽俗子囘文錦字塗抺兎園紫鳳

天吳顚倒䄈褐侍中口病指㸃河漢之機絲渾敦形

殘評泊霓裳之歌舞徒使香奩掩鼻美嬪捧心而巳

山陰王大家玉映名刻苕華肉齊環壁松風入硯金

壼之汗不乾雲母養箋蠶書之體自作游兹䇿府蕩

我文心綠笥丹筒則卷盈方㡳金箱玉版則名溢縹

緗于是命綘人敕毛頴拂毫素戒赫𨂜研匣琉璃映

澈觀書之秋月筆牀翡翠欲飛㸃筆之風霜出入豈

但于千金褒貶有同于一字命名詩緯嗣音玉臺亦

史亦玄又香又艷斯則聊同棄日孝穆所以無識詒

我彤管蔚宗爲之三歎者也昔者上官昭容席人主

並后之權評昆明應制之什丹鉛甲乙𥿄落如飛遂

使沈宋諸人俛首一時流艷千古玉映以名家之女

擅絕代之姿虀塩自將丹黃不御聊以偏削消此餘

閒走羣娥于筆端籠孌諸于几上玄音高唱(⿱艹石)嵩岳

之會衆眞墨兵蕭閒如吳宮之敎女戰呂和叔昭容

書樓歌曰自言文藝是天眞不服丈夫勝婦人悠悠

古今同斯永歎矣道人心如水石敘以夢言匪云作

戲逢塲聊亦助成水觀

  書瞿有仲詩卷

余常謂論詩者不當趣論其詩之妍媸巧拙而先論

其有詩無詩所謂有詩者惟其志意偪塞才力憤盈

如風之怒于土囊如水之壅于息壤傍魄結轖不能

自喻肰後發作而爲詩凡天地之内恢詭譎怪身世

之間交互緯繣千容萬狀皆用以資爲狀夫肰後謂

之有詩夫肰後可以叶其宮商辨其聲病而指陳其

高下得失如其不肰其中枵肰無所以而極其撏撦

採擷之力以自命爲詩剪採不可以爲花也𠜇楮不

可以爲葉也其或矯厲矜氣寄托感憤不疾而呻不

哀而悲皆象物也皆餘氣也則終謂之無詩而巳矣

契家瞿生有仲傫肰書生而有囊槖一世牢籠終古

之志其爲詩長篇如訴短詠(⿱艹石)泣俄而靁歎頽息搯

膺擗摽俄而牢刺拂戾SKchar2䜈踴躍使讀者愴肰累欷

惝恍自失徐而卽之則似攫龍蛇搏兕虎欲與之鬬

而不能也余觀今之稱詩者多矣求諸聲律排比之

外而論其有詩無詩則不能不推有仲有仲通懷敏

志以余禮先一飯僂而問道焉老而失學無以相長

則進而語之曰子之詩富有日新不可以歲月判斷

肰吾觀確菴子之所評定者則子之質的也昔者玉

川子作月蝕詩韓子心服焉而隱括其文曰效玉川

子作韓子之效之也所謂約之以禮也子之才華雄

放奡兀可以進步玉川而確菴子則有志乎韓子之

學者評子之詩引繩切墨蓋亦有約禮之思焉子于

是乎求之有餘師矣陶冶性情杼軸理道詞約義豐

詩之正令也若夫連章累韻悅目偶俗以樗輿爲同

聲以嘈𡂐爲多助攬採煩則意象雜伸寫易則藴蓄

淺陸士衡所謂寡情鮮愛浮漂不歸者此才多之通

病而長勝之兵所以善敗也古人所以善居其有者

則必有道矣以吾言商諸確菴子以爲何如也

  書梅花百詠後

今之論詩者以勢尖徑仄捫枯守寂爲宗若詠梅花

詩尤爭爲荒寒瘦餓如烟似夢之句譬如蟪蛄之聲

發于蚯蚓之竅雖復凄神寒骨亦何足聽又况陳根

宿莽滋蔓因仍腐爛滿𥿄正所謂陳言務去者乎新

安程穆倩示余梅花百詠濼水高二亮先生和中峰

本公韵而作者弘放演迤地負海涵芳華妙麗無所

不有其象物也博其取境也全其稱名指事也肆而

隱曲而不晦隋何之珠徑寸照乘而崑山之人則用

以抵鵲富有日新誠哉是言也夫今之咏梅所謂荒

寒瘦餓者亦取其形似而巳矣空山野水梅之玄圃

也亦知夫珠宮玉照之非凡乎疎籬短約梅之逸致

也亦知夫上林兎苑之非俗乎前村一枝梅之遠神

也亦知夫羅浮萬樹之非繁非雜乎古來詠梅之詩

托始于水部少陵譬之光音天人未食地肥于人間

秔稻氣味猶相越也林君復爲淸眞雅正主以暗香

疎影之句標舉梅之眉目高季迪爲廣大敎化主以

雪滿月明之句洗發梅之精神二公自衆香國中來

爲此花持世各三百年修標梅之祀者孤山靑丘壇

墠不改順祀配食則南村在斯以余言躋之其可也

余老矣皈心空門世間文字都如噉蠟讀二亮百詠

此心癢癢食指欲動二亮有事吳門而余方鑿坏踰

垣屏跡貴游不𫉬一見聊書長語于卷末因穆倩以

寓焉墓田丙舍老梅數十株日夕抱百詠詩賞其下

凌風却月縞袂扣門酒闌夢斷怳忽在卷帙間謂余

不識二亮故未可也

  嗜奇說書陸秋玉水墨廬詩卷


孫子子長吾黨之知言者也好陸子秋玉詩袖以示

余曰此今之嗜奇人也夫子幸有以張之留之彌月


取次吟賞標新領異良如孫子所云余胸中無奇以

孫子言直歎其奇而巳矣東海中有水母以蝦爲目

而余以孫子爲目甚矣余之可笑也孫子𧼈欲余張

其詩請爲孫子終嗜奇之說今夫芻豢𥹭肉天下同

嗜也有人焉厭膏𥹭而甘藜莧或嗜梨栗或嗜𬃷芰

則奇又有人焉厭五榖錬服食餐雲母而摩甘露則


益奇雖肰未嘗奇也彭祖之斟雉羹麻姑之擗麟脯

皆其日用飮食也仙家有梨𬃷之藥諸天有飮食之

樹自肰任運非幻化而得也物亦有之麝之食柏也

虫之食木也蠧之食字也人以爲奇而彼固以爲芻

豢粱肉属厭而後巳也(⿱艹石)夫彜由食火𧏙蜋食糞蝍

蛆食虵腦竊脂賊苗之𩔖皆將笑而噦之則亦何奇

之有哉昔者昌黎之門文莫奇子樊宗師詩莫奇于

盧仝樊之文昌黎以爲文從字順者也盧之詩曰海

月𫉬覊魂到曉㸃孤光夜半睡獨覺爽氣盈心堂吾

以爲非昌黎不能道也孫子旣以嗜奇知陸子括羽

鏃礪請以昌黎之門爲凖(⿱艹石)夫馬蘭請客葢玉川子

之俳語而長頸高結鬬險于菌蠢彭亨之辭亦非余

之所謂奇也書之以復于孫子且以爲陸子詩序

  題徐季白詩卷後

余少不能詩老而不復論詩䘮亂之後蒐來遺忘都

爲一集間有評論舉所聞于先生長者之緒言略爲

標目以就正于君子不自意頗得當于法眼雜肰歎

賞稱爲萟苑之金錍而一二詢厲者又將吹毛𠜇膚

以爲大謬老歸空門㴱知一切皆幻付之盧和而巳

偶遊雲間徐子季白持行卷來謁再拜而乞言猶以

余爲足與言者也余竊心愧之余之評詩與當世牴

牾者莫甚于二李及弇州二李且置勿論弇州則吾

先世之契家也余髪覆額時讀前後四部稿皆能成

誦闇記其行墨今所謂晩年定論者皆舉揚其集中

追悔少作與其欲改正巵言勿悞後人之語以戒當

世之耳論目食𠜇舟膠柱者初非敢鑿空杜譔欺誣

先哲也雲間之才子如臥子舒章余故愛其才情美

其聲律惟其淵源流別各有從來余亦嘗面規之而

二子亦不以爲耳瑱采詩之役未及甲申以後豈有

意刋落料揀哉嗟夫天地之降才與吾人之靈心妙

智生生不窮新新相續有三百篇則必有楚騷有漢

魏建安則必有六朝有景隆開元則必有中晩及宋

元而世皆遵守嚴羽卿劉辰翁高廷禮之瞽說限隔

時代支離格律如癡蠅穴⿰片总不見世界斯則良可憐

愍者如雲間之詩自國初海叟諸公以迄陳李可謂

極盛矣後來才俊比肩接踵莫不異曲同工光前絶

後季白則其超乘絕出者也生才不盡來者難誣必

欲以一人一家之見評泊古今牛羊之眼但別方隅

豈不可爲一笑哉余絕口論詩久矣以季白虚心請

益偶有棖觸聊發其狂言亦欲因季白以錞于雲間

之後賢也

  題西湖竹枝詞

毎讀西湖書不耐版蕩黍禾之語楊鈇崖故宫詩甲

絶兜字輒欲舉筆抹之今觀鷓鴣竹枝百首雖復慷

慨歷落别有託寄而所敘列多不可吾意吾祖武肅

王築錢塘詩云傳語神龍并水府錢塘今擬作錢城

去今千餘年英雄之氣尚在毎吟鷓鴣一絕輒曼聲

歌此詩以亂之

  題李屺瞻谷口山房詩序

故御史大夫謚愍肅涇陽漸菴李公萬曆之偉人也

余兒童時巳知頌公如蘇子之於韓范富歐長而奉

敎于先達知公爲趙浚谷先生之壻微言大義扣擊

于浚谷者爲多余評定明朝奏文以浚谷爲冠首行

求李公之文唯流傳奏疏毎爲嘅歎今年游白門得

見李公之曾孫屺瞻弓冶箕裘羽儀是在不獨蔡中

郞虎賁之思而巳屺瞻以詩草示余属爲是正屺瞻

之詩如陳正字行卷一日而傾雒下何竢余言余觀

秦人詩自李空同以逮文太靑莫不伉厲用壯有車

鄰駟鐵之遺聲屺瞻獨不肰行安節和一唱三歎殆

有蒹葭白露美人一方之旨意未可謂之秦聲也詩

曰自我有先正其言明且淸盛明之世大人君子詒

謀善物皆有溫柔敦厚豈弟易直之流風觀于屺瞻

之詩余之頌慕漸菴爲不徒也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