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齋有學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七 牧齋有學集 卷第四十八
清 錢謙益 撰 薑殿揚 撰校勘記 景上海涵芬樓藏康熙甲辰初刻本
卷第四十九

牧齋有學集卷四十八

 題䟦

  題輿地歌

天官家有歩天歌相傳爲李淳風所作三垣二十八

宿各爲一歌千載而下觀象玩占未有能出其範圍

者今婁江之位初博學好修有志經世大業作輿地

歌以追配步天南條北戒山河經緯盡在歌訣中堵

牆甕牖之夫熟記闇誦可以橫覽八區坐撫四海者

也吾嘗謂天官家言至  宋秦之世則  南北

 畢 昴之占窮輿地家言至  宋元之世則甸

侯要荒    之制窮天地翻覆刦灰遷改雖有

重獻司天堅亥歩地其若之何寒燈竹几朔風蕭肰

使童子雒誦此歌不禁喟肰歎息肰維摩居士晏坐

丈室妙音世界以右手斷取如陶家輪則亦何慮於

是哉

  香觀說書徐元歎詩後

余老嬾不耐看詩尤不耐看今人詩人間詩卷聊一

寓目狂華亂眼𫎇𫎇肰隱几而臥有隱者告曰吾語

子以觀詩之法用目觀不若用鼻觀余驚問曰何謂

也隱者曰夫詩也者疏瀹神明洮汰穢濁天地間之

香氣也目以色爲食鼻以香爲食今子之觀詩以目

靑黃赤白烟雲塵霧之色雜陳于吾前目之用有時

而窮而其香與否目固不得而齅之也吾廢目而用

鼻不以視而以齅詩之品第略與香等或上妙或下

中或斫鋸而取或煎笮而就或熏染而得以齅映香

觸鼻卽了而聲色香味四者鼻根中可以兼舉此觀

詩方便法也余異其言而謹識之春初游靈嵒於夫

山和尚禪榻得元歎新詩一帙歸舟雒誦撫几而歎

香嚴言燒沉水香香氣寂肰來入鼻中非此觀也耶

元歎擺落塵坌退居落木菴客情旣盡妙氣來宅如

薛瑤几肉皆香其詩安得而不香牛頭𣒰檀生伊蘭

叢中仲秋成樹發香則伊蘭臭惡之氣斬肰無有取

元歎之詩雜置詩卷中剔几辟惡晉人所謂逆風家

也吾奉隱者之敎養鼻通觀請自元歎始雖肰吾向

者又聞呵香之說昔比丘池邊經行聞蓮花香鼻受

心著池神呵曰汝何以捨林中禪淨而偷我香俄有

人入池取花掘根挽莖狼籍而去池神弗呵也有學

詩者于此駢花鏤葉剟芳拾英犯𬃷昏馢俗之忌此

掘根挽莖之流也神之所棄而弗呵也杼山論詩科

偷句爲鈍賊是以應以盜香結罪下視世人逐伊蘭

之臭胖脹衝四十由旬諸天惡而掩鼻者其又將(⿱艹石)

之何雖犯尸羅戒吾以爲當少假焉少陵之詩曰燈

影炤無睡心淸聞妙香韋左司曰燕寢凝淸香之二

公者于香嚴之觀其幾矣乎雪北香南淸齋晏晦願

與元歎共之用以證成隱者鼻觀之法不亦可乎夫

山和尚妙于詩句能以香作佛事吾恐學人愛染著

知見香未免爲池神所訶也作是言已書於元歎詩

後幷詒和尚觀之以發一笑

  後香觀說書介立旦公詩卷

余用隱者之敎以鼻觀論詩作香觀說序元歎詩卷

靈嵓退老歎曰此六根互用心手自在法也金陵介

立旦公遣其徒携所著詩属余評定余自巳丑讀江

上詩歎其孤高淸切不失蔬筍氣味庶㡬道人本色

今十餘年矣余昔者論詩以目觀今以鼻觀余之觀

詩者已非昔人矣旦公之詩所謂孤高淸切不失蔬

筍風味者有以異乎曰無以異也古人以苾芻喻僧

苾芻香艸也蔬筍亦香艸之属也爲僧者不具苾芻

之德不可以爲僧僧之爲詩者不諳蔬筍之味不可

以爲詩旦公具苾芻之德而諳蔬筍之味者也其爲

詩也安得而不香吾規規乎目觀以色聲求旦公之

詩偏絃獨張淸唱寡和誠不欲與繁音縟繡爭妍而

赴節(⿱艹石)夫色天淸𮞉花露滴瀝猿梵應呼疎鐘殷牀

于斯時也聞思不及鼻觀先參一韻偶成半偈間作

香嚴之觀所謂淸齋晏晦香氣寂肰來入鼻中者非

旦公孰證之非鼻觀孰叅之吾今取旦公詩盡攝入

香界中用是以證成吾之香觀也不亦可乎或曰子

向者有訶香之說旦公矜愛其詩(⿱艹石)是池神則何以

待之曰子不聞靑蓮華長者之鬻香乎池神之䕶香

也長者之鬻香也其囘向之大小區以別矣長者了

知一切如是一切香土所出之處了達諸治病香乃

至一切菩薩地位香知此調和香法以智慧香而白

莊嚴于諸世間皆無染着具足成就長者所鬻之香

卽人間羅刹界諸欲天之香亦卽池神所䕶呵之香

豈有銖兩差別哉此世界熏習穢惡伊蘭胖脹之臭

上達光音天旦公現鬻香長者身以蔬筍禪悅之香

作妙香句而爲說法池神安得而訶之若猶是餘塵

瞥起名呂命律憎伊蘭而愛栴檀則與夫入池取花

掘根挽莖者一間而已矣長者之別香也斷惡生喜

令諸有爲生樂著香生厭離香旦公華嚴法界師也

吾請以鬻香長者之香助旦公之香觀卽用旦公詩

句代旦公說法不亦可乎作香觀後說以訊旦公并

再質之退老以爲何如

  題桃溪詩稿

近來𦘕家不復知屋木人物里中漁山吳子摹劉松

年四皓圖輒以贈予蓋其朽約皴染踰兩月而後就

予觀郭恕先𦘕屋木樓觀多與王士元對手往往假

士元寫人物于其中漁山有志于古命意造景以二

李恕先輩爲師此所以夐絶於今人也漁山不獨善

𦘕其于詩尤工思淸格老命筆造微蓋亦以其𦘕爲

之非欲以塗朱抺粉爭妍于時世者昔之論𦘕者謂

𦘕之爲竹木猶書之有篆籕二者之法相近故郭恕

先俱爲第一而荆浩肰答僧𦘕水山圖書五言四十

字平生山水訣盡在其中士固未有不汲古不攻文

而可謂之善𦘕者也漁山以二李恕先爲師執古人

之六要六長以研味於風雅其俊而挾榖古人也孰

得而禦之吾老矣庶猶得見公望啓南于斯世也

  題嚴武伯詩卷

武伯遊呉江過周安石齋中大書一絕句于壁余愛

其詞氣樸直有宋名人之風去年冬以詩句投余凡

數百篇披華落實明玕靑瑤落落于行墨之間信武

伯之昌于詩而殖於學也昔者淵明爲責子詩曰雖

有五男兒總不好𥿄筆天運苟如此且進杯中物此

葢達人智士任運玩世擺落嘲弄之辭耳而杜子美

訶之曰陶潛一老翁聞道苦不早有子賢與愚何其

挂懷抱子美之訶淵明則達矣其于宗文宗武則曰

驥子好男兒前年學語旹又曰汝啼吾手戰吾笑汝

身長其懐抱之縈挂與否視淵明何如也當武伯投

詩曰余方有𡘜孫之慼老淚漬眼爲之破涕一笑客

或從旁惎之嗟夫人當隕霜殺草蘭摧蕙折靡不悽

肰感歎俄而之于五芝之田八桂之林芳菲極目未

有不徬徨忻賞者也如客之云洪覺範所謂癡人前

不可說夢豈不可爲一笑乎武伯子張之才子也子

張有幽憂之疾二童子扶掖就醫余語武伯子勿憂

子于晨昏少間舉其所著歌詩高吟雒誦如彈絲竹

如考琴瑟子之尊人憑几而聽之殆將氣浸淫滿大

宅霍肰體輕而病良巳也書之以詒武伯且以示世

之人知淵明少陵之古方可以起沈憂代藥物也則

自余之療子張始

  題費所中山中詠古詩

近以學者摛詞掞藻春華滿眼所中獨好談握奇八

陳兵農有用之學山中詠古上下千載得二十四人

可以觀其志矣余少壯亦好論兵抵掌白山黑水間

老歸空門都如幻夢肰毎笑洪覺範論禪輒唱言杜

牧論兵如珠走盤知此老胸中尚有事在所中才志

鬱盤方當不介而馳三周華不注何怪其言之娓娓

也昔人有言治世讀中庸亂世讀陰符又云治世讀

陰符亂世讀中庸此兩言者東西易向願所中爲筮

而決之

  再與嚴子論詩語

武伯新詩益富風轖陣馬凌獵可畏而其自敘則謂

掉鞅於詩富有戈𫉬皆自余言發之嚴子以余爲識

道之老馬則巳誤矣今復摳衣再拜挾篋固請余非

洪鐘也而撞擊之不休不巳窘乎頃者脚病伏枕偶

繙郭景純遊他詩其二章曰靑溪千餘仞中有一道

士雲生梁棟間風出𥦗戸裏借問此何誰云是鬼

子吟諷數四㸌肰心開如登日次如出雲外累蘇積

塊窅肰(⿱艹石)䘮其所有甚矣古人之詩之不易讀也余

年八十慬而能讀而猶未能闚其所以海㡳之珊瑚

沒人能取之玉河之玉天西之人能採之黃帝之玄

珠雖離朱猶不能索而得也不于此中截㫁衆流斬

關奪命攝古人之精魂而捜討其窟穴雖其雕章㫁

句縟繡滿眼終爲土龍象物而巳矣今之論詩者亦

知評量格律講求聲病搰搰焉以爲能事由古人觀

之所謂口耳之間兼寸耳人以兩輪卷葉爲耳亦知

有大人之耳張兩耳以爲市人以時集會其上乎人

以一尺口齒爲面亦知有無首之民乳爲目臍爲口

操干戚而舞乎今之論詩循聲響尺尺而寸寸者兩

輪之耳一尺之面也古人之詩海涵地負條風凱風

出納于寸管之中大人之耳市刑天之臍口也今人

窮老于詩歐絲泣珠沾沾焉以爲有得而自喜知盡

能索終不岀兩輪尺面之間不巳遼乎得生於喜喜

生於愛是爲愛魔亦爲詩魔此魔入人肺腑能招引

種種庸妄詩魔以爲伴侶魔日强而詩日下唐人之

授劒術也凡刺人必先㫁其所愛肰後決之此言雖

誕可以爲學道學詩之善喻陸士衡曰苟傷廉而愆

義亦雖愛而必捐亦此志也吾子之學詩勤矣入海

而求寳珠其肯顧長年舞篙櫓泝遊於尋常澮瀆之

間乎聞吾之言撫心定氣䘏肰而(⿱艹石)失人之望吾子

也自此遠矣語曰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惟其不知是

以放言而不慙也老學荒落茫無端崖偶有棖觸嬋

媛不休聊書之以塞子之請幷以諗後之下問者

  題馮子永日艸

馮子无咎吾故人定遠之子也余與定遠爲父行親

見定遠覊角褁頭以迨班白而今復見其子之能詩

甚矣韓子之有感于三世也讀巳听肰有喜而正告

之曰今稱詩之病有二曰好奇曰好艷離岐以爲奇

非奇也丹華以爲艷非艷也十九首五言之祖也亦

奇亦艷驚心動魄自是以降左之咏史阮之咏懷陶

之讀山海奇莫奇于此矣郭弘農之游仙謝康樂之

遊攬江記室之擬古艷莫艷于此矣而人不知也搜

盧仝劉义以爲奇獵玉臺香奩以爲艷問其所以爲

奇爲艷者而懵如也嗜奇之病頃少爲士友發之又

嘗謂李義山之詩其心肝腑臟竅穴筋脉一一皆綺

組縟繡排纂而成泣而成珠吐而成碧此義山之艷

也古之美人肌肉皆香三十三天以及香國毛孔皆

香劉季和有香癖熏身遍體張坦㡿之曰俗今之學

義山者其不爲季和之熏身者尠矣而况不能如季

和者乎馮子之爲詩不肰𨕖詞按部行安節和溫溫

抑抑有君子之志焉于斯世好奇好艷之病超肰未

有所染也孔子適齊郭門外見童子挈壺俱行其視

精其心正其行端語弟子曰趣驅之趣驅之韶樂作

矣定遠告予里閈少年偕其子稱詩者凡十餘輩皆

有文理今觀馮子之詩所謂視精心正行端者有其

兆矣余之所爲听肰而喜者矣

  題顧伊人詩

杜子美詩云陶潛一老翁聞道苦不早有子賢與愚

何其掛懷抱及其晩年居蜀喜宗文宗武誦詩入學

歡喜吟賞累見于詩有子賢愚何嘗不掛懷抱也東

坡云軾窮困本緣文字在海外見薖文字一篇輒數

日喜今觀織簾父子唱和之詩去之十餘年旁觀者

尤爲動色而况其父子之間乎聊書其後以見古人

之意亦庸以勵兒曹也

  題塞上吟卷

歲云慕矣白衣補衲坐竹牕木榻上挑燈讀塞上吟

卷雲旗雷車獵獵肰從空而下如嫖姚將軍率輕勇

騎棄大軍趨利轉戰過焉支山又如昆陽城西震呼

動天地屋瓦皆飛虎豹股戰快矣哉已而更閑吟罷

佛火靑熒刁斗無聲水魚徐響肰後知此詩中邊聲

猛氣適足助老夫禪觀也作者婁江王紫涯氏其人

挽十石弓執丈二殳磨鼻盾草檄筆墨橫飛臨陣作

壯士歌功成和競病詩老夫坐長明燈下只用爾時

一味水觀消受耳

  題觀梅紀遊詩

輕年臥病仰看屋梁慼慼都無好懷武伯示我梅遊

詩一帙觀其典衣命櫂却筍輿穿犢鼻與酒徒衲子

跳踉梅花邨中昔人言尋花乞命庶幾近之朗肰一

過如移臥榻入衆香國補衲絮被皆染香氣豈不快

哉尤憶崇禎初元偕邵子僧彌觀梅西山于時明離

初旦雺霧乍滌山中草木欣欣向榮游人擔夫皆有

彈冠振衣之色今何時哉氷堅地凍萬木皆僵前村

一枝束爲薪楚獨西山老梅居肰無恙殆眞有無量

主林神擢𠏉舒光而爲護持者耶老人惝怳自失如

誕如夢如趙師雄醉醒羅浮酒肆翠羽啾嘈月落參

横但惆悵而巳覽斯卷者有感余言或爲之輟簡而

慨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