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秘塔碑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玄秘塔碑銘
作者:裴休 唐
841年
柳公权所书玄秘塔碑。

唐故左街僧錄、內供奉、三教談論引駕大德、安國寺上座、賜紫、大達法師玄秘塔碑銘并序

江南西道都團練觀察處置等使、朝散大夫兼御史中丞、上柱國、賜紫、金魚袋、裴休撰

正議大夫、守右散騎常侍、充集賢殿學士兼判院事、上柱國、賜紫、金魚袋、柳公權書並撰額

  玄秘塔者,大法師端甫靈骨之所歸也。

  吁噓!為丈夫者,在家則張仁義禮樂,輔天子以扶世導俗;出家則運慈悲定慧,佐如來以闡教利生。捨此無以為丈夫也。背此無以為達道也。和尚,其出家之雄乎!

  天水趙氏世為秦人,初母張夫人夢梵僧謂曰:當生貴子。即出囊中舍利使吞之。及誕,所夢僧白晝入其室。摩其頂曰:必當大弘教法。言訖而滅。

  既成人,高顙廣目,大頤方口,長六尺五寸,其音如鐘。夫將欲荷如來之菩提,鑿生靈之耳目,固必有殊相奇表歟?

  始十歲,依崇福寺道悟禪師為沙彌。十七,正度為比丘,隸安國寺。具威儀於西明照律師,禀持犯於崇福寺升律師,傳唯識大義於安國寺素法師。通涅槃大旨於福林寺,崟法師复夢梵僧以舍利滿琉璃器,使吞之且曰:三藏大教盡貯汝腹矣。自是經律論無敵於天下。囊括川注,逢原委會,滔滔然莫能知其畔岸矣。

  夫將欲伐株杌於情田,雨甘露於法種者,固必有勇智宏辨歟?

  無何謁文殊於清涼,眾聖皆現;演大經於太原,傾都畢會。

  德宗皇帝聞其名徵之,一見大悅。常出入禁中與儒道議論。賜紫方袍。歲時錫施,異於他等。复詔侍皇太子於東朝。

  順宗皇帝深仰其風。親之若昆弟。相與臥起。恩禮特隆。

  憲宗皇帝數幸其寺。待之若賓友。常承顧問。注納偏厚。

  而和尚符彩超邁,詞理響捷,迎合上旨,皆契真乘。雖造次應對,未嘗不以闡揚為務。繇是,天子益知佛為大聖人,其教有大不可思議事。當是時朝廷方削平區夏,縛吳幹蜀,瀦蔡盪鄆,而天子端拱無事。詔和尚率緇屬迎真骨於靈山,開法場於秘殿。為人請福,親奉香燈。

  既而刑不殘兵不黷,赤子無愁聲,滄海無驚浪。蓋參用真宗以毘大政之明效也。

  夫將欲顯大不思議之道,輔大有為之君,固必有冥符玄契與?

  掌內殿法儀,錄左街僧事,以標表清眾者十一年。講涅槃唯議經論,位處當仁傳授宗乘以開誘道俗者,凡一百六十座。運三密於瑜伽,契無生於悉地。日持諸部十餘萬遍。指淨土為息肩之地,嚴金經為報法之恩。前後供施數十百萬,悉以崇飾殿宇,窮極雕繪。而方丈匡床靜慮自得。

  貴臣盛族皆所依慕,豪俠工賈莫不瞻向。薦金玉以致誠,仰端嚴而禮足,日有千數,不可殫書。而和尚即眾生以觀佛,離四相以修善,心下如地,坦無丘陵,王公輿台,皆以誠接。議者以為成就常不輕行者,唯和尚而已。

  夫將欲駕橫海之大航,拯群迷於彼岸者,固必有奇功妙道與?

  以開成元年六月一日,向西右脅而滅。當暑而尊容若生,竟夕而異香猶鬱。其年七月六日遷於長樂之南原,遺命荼毘,得舍利三百餘粒。方熾而神光月皎,既燼而靈骨珠圓。賜諡曰大達,塔曰玄秘。俗壽六十七,僧臘卌八。

  弟子比丘比丘尼約千餘輩,或講論玄言,或紀綱大寺。修禪秉律,分作人師五十。其徒皆為達者。

  吁噓!和尚果出家之雄乎?不然何至德殊祥如此其盛也?

  承襲弟子義均、自政、正言等,克荷先業,虔守遺風。大懼徽猷有時堙沒,而今閤門使劉公,法緣最深,道契彌固,亦以為請,願播清塵。休嘗遊其藩,備其事,隨喜讚歎,蓋無愧辭。

  銘曰:

  賢劫千佛。第四能仁。哀我生靈。出經破塵。

  教網高張。孰辯孰分?有大法師。如從親聞。

  經律論藏。戒定慧學。深淺同源。先後相覺。

  異宗偏義。孰正孰駁?有大法師。為作霜雹。

  趣真則滯。涉俗則流。象狂猿輕。鉤檻莫收。

  柅製刀斷。尚生瘡疣。有大法師。絕念而遊。

  巨唐啟運。大雄垂教。千載冥符。三乘迭耀。

  寵重恩顧。顯闡讃導。有大法師。逢時感召。

  空門正闢。法宇方開。崢嶸棟樑。一旦而摧。

  水月鏡像。無心去來。徒令後學。瞻仰徘徊。

會昌元年十二月廿八日建

刻玉冊官邵建和並弟建初鐫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