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十一回 三義人救主逃生 下一回▶


  〔先聲西地錦〕調

  詞曰:

    修真二千餘年,小試神通妙手。軍中無計救張、曹,速去替他存後。

  通元子說:「貧道雖然助戰有功,可憐親見張、曹受戮。趙賊你獨不顧將來果報麼?俺當初收張子房為徒,世與張姓有緣。這張昆亦是俺的弟子,駕起雲頭快去救他。來此已是。那廂有白髮老僕,與他講明。」因按下雲頭說:「老掌家,不好了。你快去報知梁氏夫人,你家老爺征倭有功,被奸臣陷害,冤戮軍前,還要殺張家一門。早晚趙文華就到。你速去救你小主人,逃到杭州府離城二十餘里,權在俺那草庵住下,就改叫洪昆罷。俺贈他玉蟾蜍十二個,為洪昆後來姻緣聘證,你替他收好,俺去了。」

  張洪嚇得魂飛魄散,叫苦聲聲,趕到後堂報知,那賢德梁氏夫人,與崔姨抱頭大哭,指著張昆向老家人張洪說:「你老爺受了冤枉,只剩得三歲孤兒一塊肉,你若救得他,我張家祖宗定要結草酬恩。」說了又哭。梁氏夫人與崔姨說:「我們何可受趙賊凌辱。」相約自縊樓中,留得兩人清白。夫人遂與崔姨自盡。後來收殮不提。

  忽然門外喧嘩,趙文華領兵早到,吩咐:「不得走脫一人。」

  此時已有三更時候,張洪在樓上頓足大哭說:「前門走不脫,後門開不及,這便怎麼好?有了,老漢抱起小主走樓牆頭跳下去罷。老天,老天!張家果能有後,保護公子,奮身一躍,安穩如常。不然就跌死老漢到也干淨。」

  說罷,手抱相公憑空而下,真如兩翼雙飛,輕輕落地。好在夜靜無人看見,躲在僻地,候到五鼓開城逃出,直奔杭州去了。趙文華走進張府,依旨而行,只不見公子張昆、家人張洪。吩咐蘇州知府限三日拿到,如違聽參。

  再講通元子到了蘇州,已差四值功曹往南京編成童謠,暗中使小伢子歌唱:

  謠曰:

    海空濛,起颶風,不殺賊,殺總戎。

    兩家共有三義士,當速去之保其宗。

  此時南京城裏,滿街滿巷四散童謠,曹府已有風聞,舉家號哭驚慌,不必贅說。只說曹府家將一名童喜、一名李忠,他二人聞得此信,眼中都哭出血來。李忠說:「徒哭無益,須想個計策救了小主人纔好。」童喜說:「我方寸已亂,計從何來?」李忠說:「我有一計,須要童兄始終如一,以全報主之心」童喜說:「敢不如命。」李忠說:「古有杵臼、程嬰故事,今日何不學他?我兒子也三歲,模樣與公子相同。我抱此子躲在棲霞山中,你將公子藏在深密處,反去報於胡宗憲知道,就說李忠同公子曹昆躲在棲霞山。胡賊必來捉我。那時,我父子替公子死了,你就好保護公子遠逃,可免尋拿,豈不甚妙!」

  童喜說:「只是苦了賢喬梓。」李忠說:「童哥既能秉義,愚父子在九泉都要保你二人。」商議行事已定,胡宗憲已領兵圍住曹府。前後左右,連雞犬都逃不出去。

  查點人口,少了公子曹昆。胡賊正在發躁,童喜跪稟說:「小的是曹家家將童喜,纔上卯半月,前日看見同伙的李忠,鬼頭鬼腦,瞞著小的,抱了公子曹昆,出太平門去了。不得遠遁,想必躲在棲霞山裏。小的見大人發躁,不敢不稟明。」

  胡宗憲說:「你畏罪出首,免你一死。」吩咐搜山,務獲曹昆要犯。不半日,鎖押李忠與三歲嬰孩來。胡宗憲說:「李忠,你為甚麼故違聖旨,抱了曹昆私逃。快快招來。」李說:「奸賊,我只望存了主人後代,將來報仇。誰料童喜狗才昧良負義,泄漏機謀,也是我主人該應要絕宗支。不必多言,快殺,快殺!」胡宗憲道:「牽去一同斬首。」有五言絕句詩一首為證:

  詩曰:

    屠岸賈重來,渾如趙氏災。

    一門忠義氣,父子赴陽臺。

  又有七言絕句詩一首為證:

  詩曰:

    古來杵臼與程嬰,慷慨存孤續趙卿。

    今日曹家忠義將,千秋青史載芳名。

  這曹邦輔大人本是個大富翁,家資有數百萬,此時胡宗憲抄出他銀兩,就隱瞞下來,暗暗差人送到杭州,埋在他自家花園太湖石下,連趙文華都不知道。趙、胡抄張、曹二家事畢,合摺回旨。吏部奉旨加封趙文華進爵工部尚書、胡宗憲加總督軍務銜。回他兩人冒了征倭軍功,所以有此特旨。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