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十二回 烏金蕩埋名習武 下一回▶


  〔先聲重翻江兒水〕調

  詞曰:

    叱吒風雲壯,橫矛十決蕩。到如今隱姓埋名,不領楚王兵,穿著錦衣夜裏行。

  「俺童喜本是揚州府興化縣人氏,自從救出小主,逃歸故鄉,只因仕宦多年,聲音容貌人皆不識。唐賀知章有詩云: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不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此詩正合我今日景況也。且幸我主僕逃難情由,絕無一人曉得。人但知道我姓童,不知道小主人姓曹。是以認為父子,改名童昆。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昆兒年已八齡,髮雖總角,膂力頗不猶人,門外大石卻能搬運。若不知他的年紀,都要認做偉然丈夫。或者皇天急欲使他報仇雪恨,所以生此魁武奇偉的形容。俺亦欲體天心,把全副武藝盡行傳他,不免喚他出來,把那奸臣陷害之事說與,心知激厲一番,然後傳授武藝。如果是有志氣的人,自然臥薪嘗膽,想個出頭日子了。昆兒那裏?」

  童昆說:「爹爹喚兒有何吩咐?」童喜說:「昆兒,你知道,你本名曹昆,你父親是應天總督曹邦輔,從張經征倭有功被奸賊趙文華、胡宗憲誣害,遂與張經同日受戮,至今未曾洗冤。那時曹、張全家遇害。曹府家將李忠與俺同伙,設了一法把他三歲嬰孩替了你死。你父子死後,俺纔得救你脫身,躲到此地。」童昆聽說,大叫一聲,昏倒在地。童喜連忙扶起來,用手大指撫著嘴脣說:「昆兒醒來!」叫家人取了滾水灌下,有一個時辰纔嘆了一口氣,罵道:「奸賊,奸賊!我誓不與你共戴天!」童喜說:「你小小年紀,何能報仇?須要用心習學武藝,成了壯丁,纔可替你父伸冤。我如今要教你拳棒,不知你肯學習否?」童昆說:「當此積怨深仇,若不發憤,是無人心。」童喜說:「好,有志氣。你去把門外大石搬來。」童昆只用一手舉來。童喜驚異說:「曹氏之仇定然可報。」又教他槍法、射法。學了一月,件件皆精。

  到了十三歲時候,童喜說:「昆兒,俺帶你逃出之時,曾聞張公子名昆的,也有一老僕夜半逾牆而下,竊負而逃。不知住在何處。他未必知道我們在這烏金蕩裏。欲要命你去訪他,你年纔舞象,何能放心讓你遠遊。且張公子未必有你如此武藝後來一個文弱書生何能誅奸殺賊?上天有靈,若使張公子來此俺也教他演習兵法,知道些虎略龍韜,異日也是你的一個幫手。」童昆說:「孩兒恨不得即刻尋他來呢。」童喜說:「茫茫天壤,何處跟尋?你既有此志氣,後會必有天緣。且安心在此。你既學成武藝,也不可不知文事。暇中還要讀書養氣,方不是一個粗莽武夫。」後來通元子指點訪友,纔知張昆改名洪昆,得他的茅庵消息。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