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二十一回 棗核釘毒計栽誣 下一回▶


  〔先聲重翻江兒水〕調

  詞曰:

    毒計暗裏施,不與鬼神知。那洪、陳小書生一網打盡,全憑片紙寫虛詞。

  蔡飛救了洪昆,送到陳素娥家,即自去了。那棗核釘知道,就生了毒計,來見趙懌思說:「大爺,小洪與我們世仇。前日蔡強盜又送他到陳素娥家去。大爺具主報官出首,就說流匪洪昆交通海寇,恐貽大患。據實申明,暗中再拿大爺名帖到仁和縣,知縣滑大生是大人的門生,他一定是要辦的。」

  趙懌思說:「老彪,你就做呈子。」胡彪笑道:「小胡連字都認不全,何能做刀筆?我有個好朋友,姓魏名豹,他素行甚狂,帽子都戴在腦後,露出顛頂。人因加他個綽號叫做魏大頭。他的呈子百發百中,在浙江省中是第一枝好筆。」趙懌思說:「你就去請他來。」彪答:「是。」

  棗核釘出了趙家,走過兩條街,已到魏家門首。走進來看見魏豹,高叫道:「大頭兄請了。」魏豹回道:「棗核釘兄請坐。」兩人亂皮亂鬧一陣,魏豹說:「我有一小曲奉贈。

  曲曰:

    胡老彪真好瞧,身似橄欖核子雕了個猴兒曹。人說是連釘一條,我說是老鼠有屎藥裏調。(《本草》老鼠屎名「兩頭尖」)

  胡彪說:「我也有一小曲奉答。

  曲曰:

    魏老豹真好笑,頭似渾圓金斗套了個壽星老。人說是肉頭雙料。我說是疝氣上沖醫無效。」

  兩人大笑一會,魏豹說:「言歸正傳。胡兄到此何幹?」胡彪說:「趙府公子有呈子事奉求,特來相請屈駕同行。」魏豹說:「筆資要二十兩紋銀。看你面上讓個八折。」胡彪說:「包管不得少。只要呈子做得好。」

  魏豹吩咐家人關上門,就同棗核釘往見趙懌思說:「公子呼喚,有何委辦?」棗核釘代說:「前由定要速辦。」趙懌思說:「用過午飯請教。」家童擺了酒席,魏豹賓位,胡彪陪位,趙懌思主位。飲酒之間,敘些寒溫。

  飲畢,撤過酒席,請到書齋,擺下文房四寶。魏豹拿起筆來,向趙懌思說:「小弟素畫南無大慈大悲觀音菩薩勸世,雖做呈詞,不肯十分狠話,總是問主人意思。」棗核釘說:「必要置小洪於死地,方泄胸中之忿。」魏豹說:「就是了。」遂鋪紙寫呈。

  呈曰:

    具稟仁和縣。四品蔭官趙懌思呈稟。

    抱稟趙雄年三十歲。

    為私結海倭,陰謀不軌事。切職居住憲治親仁里八鋪,風聞有流匪洪昆,魆藏土棍陳保元家,勾通海寇蔡飛,劫殺逞凶,非止一日。蔡則糾眾搶奪,洪則坐地分贓。左右居民屢遭諸毒害。又聞蔡飛在臺州錦雞山中招兵買馬,盤踞浙東,沿途燒劫,來搶杭州,約洪昆開門內應,約倭寇航海外援。若不斬除萌孽將來蔓草難圖,勢必百萬生靈無一能逃兵燹。為此據實稟呈,不獨自全軀命,且欲為國家除去腹心。非敢妄報機宜,亦欲為憲臺功參民社,伏乞老父臺大人差緝渠魁,以傾巢穴,著交黨羽,以剪根株。沐恩上稟。

  魏豹叫:「胡兄,呈子做完,送與公子看。」胡彪說:「費心了。」送來遞與趙懌思,懌思說:「我連日酒色過度,眼目昏花。老彪你念了我聽。」胡彪說:「有幾個懸路虎,念不下去。還請老魏念罷。」魏豹念過一遍,趙懌思說:「好極。小洪殺之不足,剮之有餘。不愧刀筆好手。」魏豹告辭,給了筆資十六兩紋銀。棗核釘送他出去,叫明九折,分了魏豹的一兩六錢銀子過來,拱手而別。拿了呈稿,來到詞篷,買了格式,教代書寫好帶回,明日早堂好〔投〕。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