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记/2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玉蟾记
◀上一回 第二十一回 枣核钉毒计栽诬 下一回▶


  〔先声重翻江儿水〕调

  词曰:

    毒计暗里施,不与鬼神知。那洪、陈小书生一网打尽,全凭片纸写虚词。

  蔡飞救了洪昆,送到陈素娥家,即自去了。那枣核钉知道,就生了毒计,来见赵怿思说:“大爷,小洪与我们世仇。前日蔡强盗又送他到陈素娥家去。大爷具主报官出首,就说流匪洪昆交通海寇,恐贻大患。据实申明,暗中再拿大爷名帖到仁和县,知县滑大生是大人的门生,他一定是要办的。”

  赵怿思说:“老彪,你就做呈子。”胡彪笑道:“小胡连字都认不全,何能做刀笔?我有个好朋友,姓魏名豹,他素行甚狂,帽子都戴在脑后,露出颠顶。人因加他个绰号叫做魏大头。他的呈子百发百中,在浙江省中是第一枝好笔。”赵怿思说:“你就去请他来。”彪答:“是。”

  枣核钉出了赵家,走过两条街,已到魏家门首。走进来看见魏豹,高叫道:“大头兄请了。”魏豹回道:“枣核钉兄请坐。”两人乱皮乱闹一阵,魏豹说:“我有一小曲奉赠。

  曲曰:

    胡老彪真好瞧,身似橄榄核子雕了个猴儿曹。人说是连钉一条,我说是老鼠有屎药里调。(《本草》老鼠屎名“两头尖”)

  胡彪说:“我也有一小曲奉答。

  曲曰:

    魏老豹真好笑,头似浑圆金斗套了个寿星老。人说是肉头双料。我说是疝气上冲医无效。”

  两人大笑一会,魏豹说:“言归正传。胡兄到此何干?”胡彪说:“赵府公子有呈子事奉求,特来相请屈驾同行。”魏豹说:“笔资要二十两纹银。看你面上让个八折。”胡彪说:“包管不得少。只要呈子做得好。”

  魏豹吩咐家人关上门,就同枣核钉往见赵怿思说:“公子呼唤,有何委办?”枣核钉代说:“前由定要速办。”赵怿思说:“用过午饭请教。”家童摆了酒席,魏豹宾位,胡彪陪位,赵怿思主位。饮酒之间,叙些寒温。

  饮毕,撤过酒席,请到书斋,摆下文房四宝。魏豹拿起笔来,向赵怿思说:“小弟素画南无大慈大悲观音菩萨劝世,虽做呈词,不肯十分狠话,总是问主人意思。”枣核钉说:“必要置小洪于死地,方泄胸中之忿。”魏豹说:“就是了。”遂铺纸写呈。

  呈曰:

    具禀仁和县。四品荫官赵怿思呈禀。

    抱禀赵雄年三十岁。

    为私结海倭,阴谋不轨事。切职居住宪治亲仁里八铺,风闻有流匪洪昆,魆藏土棍陈保元家,勾通海寇蔡飞,劫杀逞凶,非止一日。蔡则纠众抢夺,洪则坐地分赃。左右居民屡遭诸毒害。又闻蔡飞在台州锦鸡山中招兵买马,盘踞浙东,沿途烧劫,来抢杭州,约洪昆开门内应,约倭寇航海外援。若不斩除萌孽将来蔓草难图,势必百万生灵无一能逃兵燹。为此据实禀呈,不独自全躯命,且欲为国家除去腹心。非敢妄报机宜,亦欲为宪台功参民社,伏乞老父台大人差缉渠魁,以倾巢穴,著交党羽,以剪根株。沐恩上禀。

  魏豹叫:“胡兄,呈子做完,送与公子看。”胡彪说:“费心了。”送来递与赵怿思,怿思说:“我连日酒色过度,眼目昏花。老彪你念了我听。”胡彪说:“有几个悬路虎,念不下去。还请老魏念罢。”魏豹念过一遍,赵怿思说:“好极。小洪杀之不足,剐之有馀。不愧刀笔好手。”魏豹告辞,给了笔资十六两纹银。枣核钉送他出去,叫明九折,分了魏豹的一两六钱银子过来,拱手而别。拿了呈稿,来到词篷,买了格式,教代书写好带回,明日早堂好〔投〕。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记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