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4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四十四回 通元子再助平倭 下一回▶


  〔先聲漁家傲〕調

  詞曰:

    杭城八面兵埋伏,能使倭王夫婦哭。天譴趙、胡遭殺戳。黃石公,總為張經仇必復。

  張元帥用通元子空城計,把大營撤到嘉興府境上,留下杭州一座空城。通元子與仙姑、洪猛三人住在城中,每門遣八員神將、八百神兵把守。元帥在大營持印登臺,中軍官傳齊眾將同候差遣。元帥發令箭。一枝交左將軍曹昆,領五千兵埋伏在南山後。又發令箭一枝交右將軍汪大鏞,領五千兵埋伏在北山後。又發令箭一枝交副將軍蔡飛,領五千兵埋伏在西山後。又發令箭三枝,交杜金定、李桂芳、蔡小妹各領五千兵埋伏在東北、西南、西北三隅山後。張元帥吩咐:「眾將聽令:只到夜半雲中炮響,各領兵圍住杭州城外,不得放走倭寇一人。」又發令箭一枝交沈蘭馨、玉蓮二將,領水師營兵五千人、戰船一百號,由曲港而出,繞在倭營背後,截斷歸路。各處埋伏已定

  再講百花娘娘搶因海島,神氣稍定,把聖姑姑傳他的解繩法用了,那身上套索鬆開,忽然不見。此繩原是法寶,仍歸舊主去了。百花娘娘說:「通元子法術利害,我們正道難以取勝,今夜偷營劫寨,制以奇兵方能勝他。」遂與倭王商議,點了數十名勇將,分成三隊,戰船三百號。人馬銜枚,軍聲悄悄,直抵海口,人馬登岸前行,暗暗到了杭州城下。倭王大笑道:「誰說通元子神機妙算,今日全無預備,用法終疏。」三軍吶喊攻打。東門城中八員神將、八百神兵故意奔逃。倭王與百花娘娘統眾兵直入城中。此時通元子早差仙姑在雲中放炮,伏兵一齊擁出,火炬燈球明如白晝。早有洪猛攔住倭王廝殺。倭王中計,已經破膽,又見三頭六臂怪狀奇形,更嚇得手慌腳亂,欲逃不得逃。那些倭將無心戀戰。從南門出者,聽一聲炮響,來了曹昆、杜金定擋住。從北門出者,聽一聲炮響,來了汪大鏞,李桂芳擋住。從西門出者,聽一聲炮響,來了蔡飛、蔡小妹擋住。數十名倭將皆被圍住。百花娘娘奮力殺出東門,喜無伏兵,單人獨騎趕到倭船,揚帆東去。行不到三十余里,前面一聲炮響,只見海上戰船一字排開,當先二員女將,就是沈蘭馨、玉蓮擋住。蘭馨說:「姐姐不聽愚妹之言,逆天行事,致有今日之敗。趁早歸順投降,尚能解救。」百花娘娘大怒說:「你這忘恩負義的賤人,若不是我引你拜師,怎能有此武藝?乃不知報我之恩,反與我為仇。看槍!」兩人水戰,玉蓮擊鼓進兵。戰了二十回合,百花娘娘取了鐵網撒在海中,欲將蘭馨戰船沉于海底。誰知聖姑姑已將解網法傳授蘭馨。百花娘娘撒出這網,他就口念真言,把那鐵網條條解散。

  百花娘娘見法寶已破,越發作急,把淮陽龜山腳下的巫支祁放出,水驟長五丈,直灌杭城。這巫支祁就是大禹治水時的水怪,善應對言語,形若獮猴,縮鼻高顙,青軀白首,金目雪牙,頸伸百尺,力逾九象。搏擊騰踔,疾奔輕利,倏忽間視不可久。禹授之童律不能制,授之烏木田不能制,授之庚辰能制鴟脾桓胡、水魅山靈、木妖石怪奔號聚繞以幾千數,庚辰持戟逐去,頸鎖大索,鼻穿金鈴,沉于龜山腳下以塞海眼,數千百年。被百花娘娘放出,欲淹沒杭城。曹昆有子午神工罩,能入水不濡,卻不能取勝。通元子算到,說:「此怪非庚辰不能制。」即用符咒遣神將去請庚辰。頃刻庚辰到海,把巫支祁仍鎖歸原處。水亦平了。百花娘娘又遣水母來趁水勢,欲壓倒杭城。

  張元帥出陣,看見這水母形大如山,有肉有血,以蝦為目。元帥差五千兵,乘快船用利刀割他的皮。誰知這水母是有神通之怪,不是尋常蜇皮可比。越割越大,直奔元帥。幸張昆有太乙通天罩。提出丹田元氣,一口吹出,那水母終是妖怪,敵不住這口大元氣,遂沉于海底。百花娘娘心中暗想:「倭王陷在重圍,吉凶未卜。」又殺向西來,登岸入城。蘭馨追趕,亦舍舟登岸。

  再講洪猛攔住倭王,戰了數十回合,搖身又變,幻出十個三頭六臂奇形怪狀的大將,皆像洪猛。倭王兩臂酸疼,不能抵敵,被洪猛生擒活捉過來。百花娘娘見倭王被擒,激得目眦欲裂。後面沈蘭馨又追趕來了,轉身就刺蘭馨。蘭馨用槍架住,說:「姐姐,倭王被擒,大勢已去,你縱不念姊妹之義,獨不念夫妻之情?趁早投誠還能解救。若是執拗,不測之禍即在目前。」百花娘娘嘆了一口氣,說:「賢妹,我不怨你。只怨師傅聖姑姑,既以法寶傳我,怎麼又教你破法?」蘭馨說:「聖姑姑豈不知師弟之情?他說『倭王秉性桀驁,若預先勸降必不肯從。定要到勢窮力竭之時他纔心服。』此是師傅應天順人之理。勢已至此,姐姐何不歸順受封?」百花娘娘說:「賢妹能救得我夫婦,即從尊諭,面見元帥,歸附朝廷。」于是下馬就縛。

  沈蘭馨押著百花娘娘,洪猛現了原形,押著倭王,出了杭州城。隨帶數千兵丁向嘉興府大營而來。通元子在杭州城內坐中軍帳裏,聽得城外四處殺聲振地,說:「俺助張元帥征倭,此刻城外交鋒,必多殺傷。雖然大劫,實干天和。」因取出乾坤袋交與仙姑,吩咐:「如此如此行事。」仙姑拿了袋子來到南門外,見曹昆殺退水上倭兵,又來助杜金定圍住倭將,無隙可逃。仙姑口念真言,用手一招,那些倭將裝入袋中。西、北兩門依次裝來,卻未曾損一人之命。那埋伏諸將到元帥大營繳令,仙姑到通元子帳中繳令已畢。再講洪猛、沈蘭馨押著倭王夫婦來見元帥,蘭馨把聖姑姑之言稟明元帥。元帥親解其縛,慰勞一番,留住客館。一面差蘭馨往海島搜查餘寇。搜出趙文華、胡宗憲連名約倭內應的私書,飛報元帥。元帥傳喚倭王,示以私書。倭王說:「小國自上年納款,歲歲來朝,原無叛意。後因趙、胡私約,一時動了念頭,致有犯順之舉。此書是實,望元帥恕罪。」元帥說:「倭王既是舉國歸心,自應從寬赦免奏聞請封。至于趙、胡,我書不敢隱匿,亦必奏聞,請旨定奪便了。」此時通元子把乾坤袋內裝的那些倭將也就放出,送交倭王,倭王都帶到客館,暫住候旨。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