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四十五回 張元帥奏捷勘奸 下一回▶


  〔先聲漁家傲〕調

  詞曰:

    乾坤袋裏納倭兵,報捷紅旗入帝京。搜出私書得賊情。武功成,凱歌聲動滿杭城。

  元帥得了私書,吩咐眾將:「不得泄露軍機,致使奸人生變。如有違令者,定以軍法從事。」即日發八百里馬遞,紅旗報捷,就將趙、胡私書約倭情事密奏朝廷。

  

奏章:

  征倭大將軍掛印元帥臣張昆跪奏:

  為受降轉奏,請旨誅奸事。臣蒙恩委任,統眾征倭,水陸交綏,百戰百勝。先是槍刺倭先鋒鐵骨打,後又招降倭女將沈蘭馨。大營中有仙師通元子算定,倭寇乘夜偷營,計用空城奇兵埋伏。雖張元夕之燈,非狄青關何能奪;縱集蔡州之雪,非裴度陣不能攻。所以麻圖阿魯蘇與其妻百花先後就擒。臣遣兵搜其羽黨,搗其窠巢,遂得前罷歸禮部尚書趙文華、兵部侍郎胡宗憲連名通訊,約寇獻城私書一封。奸人叵測,李貓、丁狗何嘗有此陰謀,司馬、令狐未必如斯毒計。既黨奸於前,復通寇於後,若定二人之罪,宜加三族之誅。倭國雖雄,本無心於犯順,杭城欲獻,因有約而起兵。胡為禍首,趙亦罪魁。寇舉國以輸誠,猶有自新之路。奸開門以納賊,實無可赦之條。臣因案情重大,不敢擅專,據實奏聞,請旨定奪。再,此次軍需未糜國帑,係右將軍汪大鏞微時在山東東昌府路獲賊盜六人,所劫奸相嚴嵩贓銀二百萬兩,預存山澗之中,以備兵行之用,一並奏明。所有從征諸將,臣另書清單,附片具奏。誅罪賞功,統憑聖鑒。臣昆誠惶誠恐,昧死瀆呈。

  批:候部議


  

吏、戶、禮、兵四部奉   上諭:爾等征倭,奮勇可嘉。大將軍掛印元帥張昆雪父之仇,紓君之難,忠孝義勇,朕實嘉賴。著進爵東浙王,食邑千戶。妻封王后。左將軍曹昆忠孝兩全,文闈保荐,篤于友誼,朕實嘉之。著進爵英勇公,食邑八百戶,妻封德妃。右將軍汪大鏞不取非義,預備軍需,智廉忠勇,朕實嘉之,著進爵海澄侯,食邑五百戶,妻封淑妃。副將洪猛幼年出陣,奇勇立功,伊父張昆自陳改姓原由,不年可洪姓張,即繼張洪之後,用報義僕之恩,情既可憫,志亦可嘉,著進爵忠義伯,食邑三百戶,妻封夫人。參將蔡飛義勇可嘉,著進爵征倭將軍,賜粟二千石,妻封夫人。欽此欽遵。


  

刑部奉   上諭:趙文華、胡宗憲身受國恩,不思圖報,膽敢連名通倭,賣國求榮,元惡大憝,萬無可赦。即著東浙王張昆將趙、胡二賊斬首軍前,籍其家財入官,夷其三族,無男婦少長皆棄市。欽此欽遵。

  兵部發了八百里火牌令箭,飛遞到杭。東浙王張昆跪接聖旨。天使讀上諭,進爵、賜邑、封妻、賜粟等因,一一宣畢。張昆率領眾將謝恩。又將抄斬趙、胡密旨交于東浙王。王爺吩咐諸將各回本營,留英勇公曹大人大營議事。送了天使回京,諸將皆散,王爺與公爺同到帳中,將聖旨取出共看,如此如此。張昆說:「當日二賊攘功,兩家被害。我父親與年伯尊大人冤戮海濱。大仇今日纔報。明日愚兄領三千兵圍住趙文華家,賢弟領三千兵圍住胡宗憲家,不得放走一人。」商議已定。

  次日清晨,轅門放了三通大炮,張昆、曹昆各領三千兵,分路而行。城中人皆不知何事。曹昆到了胡家,圍住前後門。此時胡宗憲與伊子棗核釘胡彪纔知是來抄家的。正要逃脫,早被曹昆一手一個揪住。棗核釘說:「曹爺爺大人不記小事,饒我父子的狗命罷。」曹昆那裏睬他,吩咐上了刑具,解送轅門,按籍查拿三族,家資入官。且說趙文華在家,得了抄家查拿的信,卻待要逃,早被官兵圍住宅子,走不脫了。他就躲在馬房,伏在馬屎堆中。趙懌思跑到花園,問丫環:「小姐呢?」丫環說:「在陳姑娘屋裏。」趙懌思連忙跑來說:「賢妹不好了,張昆就是張經之子,他如今封了王,奉旨報仇,領兵來滅我三族,如何是好?」麗貞小姐說:「哥哥,你同父親倚著奸相嚴嵩,做出許多不法之事,我曾切諫不聽,到如今嚴嵩何在?誰來護庇你?我們有死無二。」陳素娥說:「我屢次遭磨,幾瀕於死,蒙恩妹救活。今日還同死一處。」兩人各取二丈長的大紅湖縐汗巾,繫在床欄杆上,正纔投繯,王爺已到,吩咐拿人。兵校把趙懌思拿住,上了刑具。王爺說:「這兩個女子在此自盡,還是有志氣的人。氣還未絕,快喚女使解下來,問他明白」女使解他們下來,陳姑娘說:「我陳素娥好命苦呀!」王爺聽了「陳素娥」三字,叫女使:「快快扶起來看。」素娥睜眼一覷,有幾分認得是洪昆,大叫一聲:「王爺,你莫非是三年前與童叔叔在西湖上的洪昆麼?」張昆細看也認得素娥,問道「小娘子因何在此?」素娥放聲大哭,說:「自從洪郎別後,屢遭磨折,誤入趙氏,惡瘡遍體,幸保全身。更蒙恩妹護持,得延殘喘。」王爺指著麗貞問道:「這個女子是誰?」素娥說「奴家若無恩妹,久赴黃泉。此乃趙文華之女麗貞。是一位賢德小姐,與他父兄迥不相同。他今年十八歲,也是三月初三日子時生,待奴家如同胞姊妹一般。看來也是天定姻緣。王爺何不奏聞朝廷,請旨赦他一人之罪。」張昆說:「當日通元子贈我十二個玉蟾蜍,尚餘一個未有著落,想是聘趙之物。」因取出遞與麗貞。趙懌思見素娥是張昆之妻,又聘他妹子,就大喊起來說:「陳姑太太、陳祖太太,從前的事都是棗核釘指使,請你在王爺駕前替我求情。」又喊道:「賢妹姑太太,賢妹祖太太,我如今是王爺的內親,王爺是我的嫡嫡親親妹婿,姑大人也替我求求情纔好。」張昆把聖旨收錄忠臣之後、復了張姓、中了文武狀元、奉旨征倭,有功封王、妻封王后的事一一說明。素娥說:「今日劫運纔終,復見天日了。」他身上那些疔瘡忽然全愈,連疤痕都沒有了。張昆說:「二位娘子且住在此,候我奏聞聖上,請旨完姻,具禮迎娶。」又吩咐兵校各處搜拿趙文華。四處尋覓,到了馬房,見有人伏在馬糞堆中。拖將出來,臭氣難當。即稟王爺說:「趙文華躲在馬糞中,搜得了。」王爺吩咐上了刑具,將他父子解送轅門,與胡宗憲父子一齊發落。趙、胡兩姓只留麗貞小姐一人,與陳素娥住在趙家。另有丫環僕婦伏侍。張、曹領兵回營,吩咐提趙、胡二賊訊鞫。兵校押趙文華、胡宗憲跪在帳前,王爺說:「趙文華,聖上何負于你,你為何與倭寇通謀?從直招來!」趙文華說:「犯官無此事。」王爺說:「有私書為據,你還抵賴?打嘴!「兵校扭過頭來,打了四十個掌嘴,文華認了供,王爺罵道:「你這無恥的狗才,諂媚嚴嵩,刻『趙文華』三字于金尿壺口,以胞妹送嚴世蕃為肉痰盂,全無羞惡之心,已屬可惡。怎麼又攘功貪爵,殘害忠良?我父親與曹年伯十余年冤死海濱,今蒙聖恩洗冤理枉,你罪何逃?胡宗憲又諂事文華,更屬舐痔吮癰的無賴。」王爺亦叫掌嘴四十,吩咐仁和縣知縣滑大生道:「趙、胡父子著你收獄嚴禁,無任預死逃刑。倘有疏虞,該縣抵死。」滑大生答應領去收監。當堂標了監牌,因對趙文華說:「老師大人,今日之事門生不敢廢公義而全私恩。當日世兄氣焰薰人,門生亦知不能久恃。但未料榮辱之殊如此之速。老師暫屈,或可生全。」

  再講張王爺與曹公爺說:「趙文華、胡宗憲二賊是我們殺父的仇人,定要奏聞聖上,剮心祭墓,方慰先靈。趙懌思、胡彪倚父作威,橫行鄉裏,一死不足蔽辜。先將趙、胡三族依旨施行,留此四凶再候發落。」商議已定,次日發摺表奏朝廷。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