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四十七回 復父仇剮心祭墓 下一回▶


  〔先聲望江南〕調

  詞曰:

    剮心祭墓門,怎污碧血痕。海風蕭瑟痛忠魂,千古孝思存。

  王爺、公爺傳仁和縣滑大生說:「你前日聽信趙懌思、胡彪,誣栽我為賊匪,用刑苦逼,皆是趙、胡情囑,這已怪不得你。今日奉旨營葬,煩你監工,就在海濱筑成高阜,建兩座墳塋。每塋五里長,三里寬,一用王制,一用公制。白石圍牆,碧玉欄杆,石人石馬,獅象鹿,翁仲華表等物,瑪瑙牌坊用天藍字,一寫:『追封東浙王忠愍張王之墓』,一寫:『追封英勇公忠襄曹公之墓』。兩塋之中建立雙忠祠,每塋左右立大石牌,下用青石刻成贔屭,一刻祭文,一刻墓志銘。又于正塋之旁建小塋四座,皆立白石牌坊,用金字,一寫:『貞靖張公洪之墓』,一寫:『武成童公喜之墓』,一寫:『英烈李公忠之墓』,一寫:『李氏三歲兒之墓』。每塋立祭文碑一座,俱限十五日告竣。」又差官役各處起柩。至蘇州,李忠父子無處尋覓墳地,後在海濱用衣冠招魂葬了。滑知縣遵示辦工傳刻石匠勒碑八座,一刻:「東浙王賜謚忠愍張王墓志銘。大學士李春芳拜撰」;一刻「英勇公賜謚忠襄曹公墓志銘。都察院左都御史海瑞拜撰」。

  

御制祭文   賜原任總督尚書征倭大經略張經。其詞曰:文炳蘭臺,武成虎帳,名震寰中,功成海上。印掛總戎,戈揮上將。倭寇魂銷,華兵氣壯。信而見疑,忠而被謗。痛恨賊臣,趙、胡無狀倚勢攘功,讒言虛妄,構害忠良,雷驚七鬯。冤戮海濱,血浮碧漲。眾庶知冤,哭聲相向。收舍餘骸,筑塋以葬。有子封王功勛獨創。奏請復仇,剮心剖臟。碎截墳前,不須鑄像。罪甚奸秦,人情益暢。以享以祀,慰茲幽壙。尚饗。


  

御制祭文   賜原任應天總督征倭副將軍曹邦輔。(其詞略可)


  東浙王張昆撰文致祭于張公洪之墓。詞曰:

  

遭家不造,昆甫三齡。賊臣趙文華領兵圍宅,凡室中男婦少長,無一人得脫。賴有七旬義僕張洪,翼昆墜牆夜遁,逃竄浙東。老弱二人,零丁孤苦,撫昆十二年,以老病終。營葬杭城東鄉。昆後數年流離顛沛,艱苦備嘗,以致墓前久缺拜掃,蓬棵蔽塚,狐狸晝眠。每逢忌日,昆實心悲。今蒙聖恩封王東浙,正昆報德之年。特奏請謚貞靖,營葬先王墓旁,永昭節義靈其有知,來格來歆。嗚呼尚饗。


  英勇公曹昆撰文致祭於武成童公喜之墓。其詞略同。


  英勇公曹昆撰文致祭於英烈李公忠之墓。其詞曰:

  

古有存趙氏之孤者,杵臼獨為其易而委其難于程嬰。嗚呼程嬰固難矣,而杵臼亦豈易哉。不愛其身並不愛其子,即以其子代趙氏嬰兒之死,忠義之氣充塞天地。今豈異于古所云耶?

  曹氏之難甚于趙氏,李君之義同乎杵臼。以其三歲子替昆死,陰存曹氏之裔。方其囑童君之時,已不知有其身,並不知有其子,此誠人之所難能,而李君所獨能者也。昆生於童君,實生於李君。乃得童君之柩而葬之,而不得李君父子之尸而葬之。

  衣冠招魂,慟哉,慟哉。今蒙聖恩,封昆英勇公,得報父仇,剮心祭墓,亦即分賊余胾以祭李君。則李君之忠義昭然,雖死猶生矣。薄奠時羞,神來尚饗。


  英勇公曹昆撰文致祭英烈李公三歲子殤童之墓。其詞大約憫其幼而嘉其忠云。

  敕賜雙忠祠後殿,串樓一進,內寢一進,饗堂一進,大殿一進,塑的張、曹二忠臣像,兩邊塑從征諸臣配饗。前殿一進,二門樓一座,大門樓一座,八字牆開府,皆是王者宮殿款式。

  四圍黃粉牆,王色流雲,神仙洞廬。大紅瑪瑙石枕一對,有四尺高白石獅子一對,八尺高,六尺圍圓大旗杆一對,七丈高黃綾旗一對。寫:「敕賜雙忠祠」五個大字。滑知縣奉委不敢遲延,聚集工匠數萬餘人,果然半月各式齊備,具稟告竣。王爺差委員看工,記了滑知縣的功。各路差人起柩到墓,只有李忠父子尸骸不得,繳令候示。張昆、曹昆擇定吉期安葬。聖上差王公大臣八大代祭。祭筵二抬。四方觀者不下數萬人,徹天鼓樂,蔽日旌旗,好不威嚴熱鬧。王爺吩咐滑知縣提出獄中趙、胡父子四犯,捆綁押來伺候。護送兵丁八百名,劊子手穿的大紅軟甲,綠綾圍腰,頭插雉尾,左右分開,肩扛大砍刀,一路喊道:「閑人站開!破鑼破鼓迎來。」事事齊備,放了六通大炮。兵役把張忠愍王、曹忠襄公之柩抬入新塋,又放了六通大炮。登位安葬,又放了十二通大炮。張、童二柩安葬,李氏父子招魂。安葬已畢,又放了二九十八個大炮。擺御賜祭,十八位大人行禮。張昆、曹昆謝過聖恩,又謝欽差大人。然後行家祭禮。滑知縣提齊趙、胡四犯,眾兵役吶喊一聲,驚天動地。

  張塋前跪的趙文華,旁跪著趙懌思。文華說:「早知有今日,當初何不做個好人?」懌思說:「悔不聽麗貞妹之言。」曹塋前跪的胡宗憲,旁跪著棗核釘。胡彪說:「鼓樂喧天,炮聲震地,如此光景,玩卻好玩,就是一刀難挨。」王爺、公爺吩咐開刀,一邊一聲炮響。張塋這邊,劊子手把刀刺入趙文華心坎裏,往下一劃,五臟俱出。趙懌思在旁邊閉目發戰。劊子手割出心來,和酒獻上。張昆跪在墓前,說:「爹爹十五年冤沉海底,孩兒時時恨入骨髓。今日剮心致祭,庶慰先靈。」說畢放聲大哭。觀者人人墮淚。曹塋這邊,劊子手把刀刺入胡宗憲心坎裏往下一劃,五臟俱出。棗核釘說:「老胡子等等,我小胡子自作自受,天理當然。」劊子手割出心來和酒獻祭。曹昆跪在墓前痛哭,亦如張昆。那班看的人贊嘆不已,都說:「生子如此,纔算得光前。」王爺、公爺又吩咐把趙、胡二老賊切成肉臠和祭酒,供於張、童、李與李兒四墓。王爺、公爺又到四墓獻酒跪拜,痛哭言情。起來謝滑知縣說:「貴縣辦事有功,我等保奏超升知府。」滑大生謝恩說:「多蒙二位大人提拔。」

  王爺、公爺就在墓前送了欽差回京復命,另摺謝恩。各回中軍帳。滑知縣仍押回趙懌思、胡彪收禁,再候發落。軍民人等俱已四散。有詩為證。

  詩曰:

    張曹父子謫仙人,劫運方終順運新。

    瀝血剖心消隱恨,奸雄從此化灰塵。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