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四十八回 送捷音眾美歸杭 下一回▶


  〔先聲西江月〕調

  詞曰:

    盼佳音何時到,盼佳音何時到?三年來魚沉雁杳。相思有誰知道?聽平地一聲雷,聽平地一聲雷。文武狀元列上臺,香閨蓮步齊來。

  十二緣中,陳素娥、趙麗貞現在趙宅,杜金定、玉蓮、鳳姐、蔡小妹、仙姑、李桂芳、沈蘭馨現在軍前。只蔣佩香隨劉大人在京,高玉英在蘇,秦彩鸞在揚。劉大人已奏明,送女歸嫁,早有信來。王爺差官送信,到蘇報喜。當先申府家信,寫明洪昆後姓張昆,中了文武狀元,高奶奶與玉英姑娘早已知道。

  此時得了封王的喜信,高奶奶說:「孩兒呀,如今是大貴人了。王爺差人來接你,擇日起行。我送你去。」

  玉英說:「仙人讖詩實為靈驗,這固是女孩兒的姻緣,亦是母親的大福。定請親送孩兒同享富貴。」差官備辦船只,請大夫人高王后求輿登舟。

  船上頭牌「肅靜回避」四面,「文武狀元」牌二面,「東浙王」牌二面,曲柄黃傘在船頂上,門旗六柄。船尾大纛旗一竿,令箭旗八枝。奏樂升炮,鳴鑼開船。又差官到揚州送往秦府。

  秦朝棟老爺雖在京做官,知道張昆中文武狀元,不知道就是洪昆,事屬度外。所以家中夫人、小姐都不曉可。至於征倭封王更不介意。這一日門上報進來說:「東浙王差了委員二位,兵丁數十人,丫環僕婦八名,迎接小姐做王后。有書信呈上。」

  秦夫人大驚說:「此話怎講?甚是糊塗。我家只有一位小姐,已許字洪姑爺,怎麼又來接小姐?秦貴你去回他,恐是誤投書信。」秦貴對差官說了,差官說:「王爺當堂吩咐,的確之至,斷不是誤投。」秦貴又進來稟,夫人大怒說:「我家老爺雖不敵他王爵,也是堂堂御史,女兒也是一位小姐。他怎麼這等無禮,倚仗威權逼娶已聘之女。清天世界那有此事!」小姐哭說「母親,爹爹雖是御史,終不敵他爵位,設不依允,他自然行勢了。豈不是為女孩兒連累父母麼?為今之計,女孩兒只有一死謝彼權奸。」說畢便入房中欲尋自盡。夫人趕到房中扯住,母女哭做一團,全無主意。這纔是忙人無急智呢。家人秦貴拿書信在手,也沒有法了。早有一個伶俐丫環鈴兒看見書信外封上字,說:「夫人、小姐且不要哭,小婢子看這書信面子上寫的字好似洪姑爺的筆跡。拆開來一看就明白了。」夫人說:「我們都忘卻此書,鈴兒說得有理。快取書信來看。」秦貴呈上書信,夫人開看來,上寫著:

  

門下婿張昆百叩謹稟:

  岳父母大人膝下萬安。

  彩鸞小姐閣下:敬稟者昆,自去年九月初別後,在興化縣界烏金蕩莊上遇見童盟弟,住了一月,學習武藝,先行進京。在山東又遇汪大鏞盟弟教習槍法。歲暮到京,蒙聖恩收錄忠良之後,昆父係原任總督尚書張諱經,從前征倭,被趙、胡二賊陷害。昆因此復了原姓。先中武狀元,後中文狀元。今年奉旨征倭寇,加封東浙王爵,改葬報仇,謝恩已畢,特遣官役人等到府,迎接太夫人、小姐來杭相會。佇望佇望。前曾差人到御史公衙門報喜,此時想已到京。順稟。

  慈安恭候

  蓮興謹稟

  夫人看畢說:「孩兒,天下竟有此奇事。這是孩兒造化奇逢,天緣注定。我替你擇定吉期,一同前往。」差官也就僱備船只,一切儀制都照高王后船上辦理。那劉大人出京的前站牌已到杭州,按站行來,船已到杭境地。報馬遞信,王爺吩咐擺齊執事前來迎接,一行迎了四十餘里,迎接到了。王爺過了船請過聖安,又請劉老大人、老夫人的安。見了蔣佩香小姐,皆大歡喜,各敘寒溫,順風行快,已到碼頭。早有兵役收拾趙家舊宅,請暫與趙麗貞小姐、陳素娥姑娘同住。秦彩鸞與小姐、高奶奶與玉英姑娘先後到杭,亦與同住。已把舊宅改為王府,同了七位女將軍來到府中,見過劉老大人、老夫人、秦老夫人高老太太,又見過各位王后,共成十二緣,聚會一堂,各人拿出玉蟾蜍觀看,一齊說道:「通元子仙師贈此玉蟾,天定姻緣」這十二位皆是賢德之人,毫無妒意。一本大書都聚在趙麗貞小姐家,所以名做「會緣」了。此固是明誅趙文華今世之奸,亦是暗誅王振隔世之罪,可以知通元子罰王振托生為趙懌思之意,微而顯矣。張王甚喜,具摺謝恩,並將通元子贈十二玉蟾蜍,聘十二美人的事,又將通元子助戰征倭之功,一一奏聞。

  

戶禮工三部奉   上諭:東浙王張昆征倭有功,復仇祭父,非尋常戰將可比且天定姻緣,一堂聚會。前已降旨,著趙文華居宅賜與張昆開府,再加恩賜黃金二百四十錠,每錠重百兩,夜明珠十二顆,玉如意十二柄,紫蟒、彩裙、玉帶十二副,與十二王后為合巹之儀。欽此欽遵。


  

禮部奉   上諭:仙人通元子助戰征倭,不矜殺戮,無損天和,封為護國仙師通天教主。欽此欽遵。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