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成公全書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五 王文成公全書 卷第三十六
明 王陽明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隆慶刊本
卷第三十七

王文成公全書卷之三十六

 附録五 年譜附録五

增訂年譜刻成啓原檢舊譜得為序者五得論

年譜書者二十乃作而嘆曰譜之成也非苟然

哉陽明夫子身明其道於天下緒山念菴諸先

生心闡斯道於後世上以承百世正學之宗下

 以啓百世後聖之矩讀是譜者可忽易哉乃取

叙書彚而録之以附譜後使後之志師學者知

諸先生為道之心身斯譜其無窮乎

陽明先生年譜序     門人錢徳洪

嘉靖癸亥夏五月陽明先生年譜成門人錢徳

 洪稽首叙言曰昔尭舜禹開示學端以相授受

 曰𠃔執厥中四海困窮天禄永終噫此三言者

 萬世聖學之宗與執中不離乎四海也中也者

 人心之靈同體萬物之仁也執中而離乎四海

 則天地萬物失其體矣故堯稱峻徳以自親九

 族以至和萬邦舜稱玄徳必自定父子以化天

 下尭舜之爲帝禹湯文武之爲王𠩄以致唐虞

 之隆成三代之盛治者謂其能明是學也後世

 聖學不明人失其宗紛紛役役疲極四海不知

 中為何物伯術興假借聖人之似以持世而不

 知逐乎外者遺乎内也佛老岀窮索聖人之隱

 㣲以全生而不知養乎中者遺乎外也教衰行

 弛喪亂無日天祿亦與之而永終噫夫豈無自

 而然哉寥寥數千百年道不在位孔子出祖述

 堯舜顔曾思孟濓溪明道繼之以推明三聖之

 㫖斯道燦燦然復明於世惜其空言無徴百姓

 不見三代之治每一傳而復晦寥寥又數百年

 吾師陽明先生出少有志於聖人之學求之宋

 儒不得窮思物理卒遇危疾乃築室陽明洞天

 為養生之術靜攝既乆恍若有悟蟬脫塵坌有

 飄飄遐舉之意焉然即之於心(⿱艹石)未安也復出

 而用世謫居龍塲衡困拂鬰萬死一生乃大悟

 良知之㫖始知昔之𠩄求未極性真宜其疲神

 而無得也盖吾心之靈徹顯㣲忘内外通極四

 海而無間即三聖𠩄謂中也本至簡也而求之

 繁至易也而求之難不其謬乎征藩以來再遭

 張許之難呼吸生死百鍊千摩而精光煥𤼵益

 信此知之良神變妙應而不流於蕩淵澄靜寂

 而不墮於空徵之千聖莫或紕繆雖百氏異流

 咸於是乎取証焉噫亦已㣲矣始教學者悟從

 靜入恐其或病於枯也掲明徳親民之㫖使加

 誠意格物之功至是而特掲致良知三字一語

 之下洞見全體使人人各得其中由是以昧入

 者以明出以塞入者以通出以憂憤入者以自

 得出四方學者翕然來宗之噫亦云兆矣天不

 慗遺野死遐荒不得終見三代之績豈非千古

 一痛恨也哉師既沒吾黨學未得正各執𠩄聞

 以立教儀範隔而真意薄㣲言隱而口說騰且

 喜爲新竒譎秘之說凌獵超頓之見而不知日

 遠於倫物甚者認知見爲本體樂踈簡爲超脫

 隱㡬智於權宜蔑禮教於任性未及一傳而淆

 言亂衆甚爲吾黨憂邇年以來亟圗合併以宣

 明師訓漸有合異統同之端謂非良知昭晣師

 言之尚足徴乎譜之作𠩄以徴師言耳始謀於

 薛尚謙顧三紀未就同志日且凋落鄒子謙之

 遺書督之洪亦大懼湮沒假舘於史恭甫嘉義

 書院越五月草半就趨謙之而中途聞訃矣偕

 撫君胡汝茂徃哭之返見羅逹夫閉𨵿方嚴及

 讀譜則喟然嘆曰先生之學得之患難幽獨中

 盖三變以至於道今之談良知者何易易也遂

 相與刋正越明年正月成于懐玉書院以復達

 夫比歸復與王汝中張叔謙王新甫陳子大賔

黄子國卿王子徤互精校閱曰庶其無背師說

 乎命壽之梓然其事則核之奏牘其文則禀之

 師言罔或有𠩄増損(⿱艹石)夫力學之次立教之方

 雖因年不同其㫖則一洪竊有取而三致意焉

噫後之讀譜者尚其志逆神會自得於㣲言之

 表則斯道庶乎其不絶矣僣爲之序

陽明先生年譜考訂序   後學羅洪先

 嘉靖戊申先生門人錢洪甫聚青原言年譜僉

 以先生事業多在江右而直筆不阿莫洪先君

 遂舉丁丑以後五年相屬又十六年洪甫擕年

 譜稿二三冊來謂之曰戊申青原之聚今㡬人

 哉洪甫懼始堅懐玉之留明年四月年譜編次

 成書求踐約㑹滁陽胡汝茂廵撫江右擢少司

 馬且行刻期入梓敬以旬日畢事已而即工稍

 緩復留月餘自始至卒手自更正凡八百數十

 條其見聞可㨿者刪而書之𡻕月有稽務盡情

 實㣲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詡不敢存一字大意貴在傳信以俟

 將來於是年譜可觀洪先因訂年譜反覆先生

 之學如適途者顛仆沉迷泥淖中東起西䧟亦

 既困矣然卒不為休也乆之得小蹊徑免於沾

 途視昔之險道有異焉在他人宜若可以巳矣

 然卒不為休也乆之得大康荘視昔之蹊徑又

 有異焉在他人宜若可以巳矣乃其意則以為

 出於險道而一旦至是不可謂非過幸彼其才

 力足以特立而困為我者固尚衆也則又極力

 呼號冀其偕來以共此樂而顛迷愈乆呼號愈

 切其安焉而弗之■者顧視其呶呶至老死不

 休而翻以為笑不知先生蓋有大不得已者惻

 於中嗚呼豈不尤異也乎故善學者竭才爲上

 解悟次之聽言爲下蓋有宻證殊資嘿持妙契

 而不知反躬自求實際以至不副夙期者多矣

 固未有歷渉諸難𭰹入真境而觸之弗靈𤼵之

 弗瑩必有俟於明師靣臨至語𥝠授而後信乆

 遠也洪先談學三年而先生卒未嘗一日得及門

 然於三者之辨今巳審矣學先生之學者視此何

 哉無亦曰是必有得乎其人而年譜者固其影也

刻陽明先生年譜序    門人王畿

 年譜者何纂述始生之年自㓜而壮以至於終

 稽其終始之行實而譜焉者也其事則倣於孔

 子家語而表其宗傳所以示訓也家語出于漢

儒之臆說附會假借鮮稽其實致使聖人之學

黯而弗明偏而弗備駁而弗純君子病焉求其

善言徳行不失其宗者莫要於中庸盖子思子

憂道學之失傳𤼵此以詔後世其言明備而純

 不務臆說其大㫖在於未𤼵之中一言即虞廷

 道心之㣲也本諸心之性情致謹於隱㣲顯見

 之㡬推諸中和位育之化極之乎無聲無臭而

 後爲至蓋家學之秘藏也孟軻氏受業子思之

 門自附於𥝠淑以致願學之誠於尹夷惠則以

 爲不同道於諸子則以爲姑舎是自生民以來

 莫盛於孔子毅然以見而知之爲巳任差等百

 世之上若觀諸掌中是豈無自而然哉𠩄不同

 者何道𠩄舍者何物𠩄願學者何事端緒毫𨤲

 之間必有能辨之者矣漢儒不知聖人之學本

 諸性情屑屑然取證於商羊萍實防風之骨肅

 慎之矢之迹以徧物爲知必假知識聞見𦔳而

 𤼵之使世之學者不䏻自信其心倀倀然求知

 於其外漸染積習其流之𡚁歷千百年而未巳

 也我陽明先師崛起絶學之後生而頴異神靈

 自㓜即有志於聖人之學蓋嘗泛濫於辭章馳

 騁於才䏻漸漬於老釋巳乃折𠂻於群儒之言

 參互演繹求之有年而未得其要及居夷三載

 動忍増益始超然有悟於良知之音無内外無

 精粗一體渾然是即𠩄謂未𤼵之中也其說

 出於孟軻氏而端緒實原於孔子其曰吾有知

 乎哉無知也盖有不知而作我無是也言良知

 無知而無不知也而知識聞見不與焉此學脉

 也師以一人超悟之見呶呶其間欲以挽回千

 百年之染習盖亦難矣䆮幽䆮昌䆮㣲䆮著風

 動雷行使天下靡然而從之非其有得於人心

 之同然安䏻舍彼取此確然自信而不惑也哉

 雖然道一而巳學一而巳良知不由知識聞見

 而有而知識聞見莫非良知之用文辭者道之

 華才䏻者道之幹虗寂者道之原群儒之言道

 之委也皆𠩄謂良知之用也有舍有取是内外

 精粗之見未忘猶有二也無聲無𦤀散為萬有

 神竒臭腐隨化屢遷有無相乗之機不可得而

 泥也是故溺於文辭則爲陋矣道心之𠩄逹良

 知未嘗無文章也役於才藝則爲鄙矣天之𠩄

 降百姓之𠩄與良知未嘗無才能也老佛之沉

 守虗寂則爲異端無思無為以通天下之故良

 知未嘗無虗寂也世儒之循守典常則為拘方

 有物有則以適天下之變良知未嘗無典要也

 蓋得其要則臭腐化為神竒不得其要則神竒

 化爲臭腐非天下之至一何足以與於此夫儒

 者之學務於經世但患於不得其要耳昔人謂

 以至道治身以土苴治天下是猶泥於内外精

 粗之二見也動而天㳺握其機以逹中和之化

 非有二也功著社稷而不尸其有澤䆒生民而

 不宰其能教彰士𩔖而不居其徳周流變動無

 爲而成莫非良知之妙用𠩄謂渾然一體者也

 如運斗極如轉户樞列宿萬象經緯闔闢推盪

 出入於大化之中莫知其然而然信乎儒者有

 用之學良知之不爲空言也師之纉承絶學接

 孔孟之傳以上窺姚姒𠩄謂聞而知之者非耶

 友人錢洪甫氏與吾黨二三小子慮學脉之無

 傳而失其宗也相與稽其行實終始之詳纂述

 爲譜以示將來其於師門之秘未敢謂盡有𠩄

 𤼵而假借附㑹則不敢自誣以滋臆說之病善

 讀者以意逆之得於言詮之外聖學之明庶将

 有頼而是譜不爲徒作也已故曰𠩄以示訓也

   又        後學胡松

 人有恒言真才固難而全才尤難也若陽明先

 生豈不亶哉其人乎方先生抗議忤權投荒萬

 里處約居貧困心衡慮㷀然道人爾及稍遷令

 尹漸露鋒頴矣未㡬内遷進南太僕若鴻臚官

 曹簡暇日與門人學子講徳問業尚友千古人

 皆譁之爲禪後擢僉副都御史至封拜亦日與

 門人學子論學不輟而山賊逆藩之變一鼓殱

 之於是人始服先生之才之羙矣雖服先生之

 才而猶疑先生之學誠不知其何也松嘗謂先

 生之學與其教人大抵無慮三變始患學者之

 心紛擾而難定也則教人靜坐反觀專事𭣣歛

 學者執一而廢百也偏於靜而遺事物甚至厭

 世惡事合眼習觀而㡬於禪矣則掲言知行合

 一以省之其言曰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又

 曰知爲行主意行為知工夫而要於去人𣣔而

 存天理其後又恐學者之泥於言詮而終不得

 其本心也則專以致良知爲作聖爲賢之要矣

 不知者與未信者則又病良知之不足以盡道

 而群然吠焉豈知良知即良心之别名是知也

 維天髙明維地廣愽雖無聲臭萬物皆備古今

 千聖萬賢天下百慮萬事誰䏻外此知者而致

 之爲言則篤行固執𠃔廸實際服膺弗失而無

 𠩄弗用其極並舉之矣豈專守靈明用知而自

 𥝠耶專守靈明用智自𥝠而不䏻流通著察於

 倫物云爲之感而或牽引轉移於情染伎倆之

 𥝠雖名無不周偏而實難與研慮雖稱莫之信

 果而實近於蕩恣甚至藐兢業而病防檢𥝠徒

 與而挾悻嫉廢人道而群鳥獸此則禪之𠩄以

 病道者爾先生之學則豈其然乎故其當大事

 决大疑夷大難不動聲色不喪匕鬯而措斯民

 於祍席之安皆其良知之推致而無不足而非

 有𠩄襲取於外他日讀書竊疑孔子之言而曰

 我戰則克祭則受福夫聖非誇也未嘗習爲戰

 與闘也又非有祝詛厭勝之術也而云必克與

 福得無殆於誣歟是未知天人之心之理之一

 也夫君子齊戒以養心恐懼而慎事則與天合

 徳而聰明SKchar知文理宻察⿰氵専愽淵泉而時出之

 矣則何福之不𫉬何戰之弗克而又奚疑焉不

 然傳何以曰明乎郊社之禮禘嘗之義治國其

 如視諸掌乎夫郊社禘嘗之禮則何與於治國

 之事也夫道一而巳矣通則皆通塞則皆塞文

 豈爲文武豈為武盖尚父之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本於敬義而

 周公之東征破斧寔哀其人而存之彼依托之

 徒呼喝吒詫豪蕩弗檢自詭爲道與學而欲舉

 天下之大事祗見其勞而敝矣緒山錢子先生

 高第弟子也編有先生年譜舊矣而猶弗自信

 泝錢塘踰懐玉道臨川過洪都適吉安就正於

 念菴諸君子念菴子爲之刪繁舉要潤餙是正

 而𥙷其闕軼信乎其文則省其事則増矣計為

 書七卷既成則謂予曰君滁人先生盖嘗過化

 而今繼居其官且與討論君宜叙而刻之余謝

 不敢而又弗克辭也則以竊𠩄聞於諸有道者

 論次如左俾後世知先生之才之全盖出於其

 學如此必就其學而學焉庶㡬可以弗畔矣夫

   又        後學王宗沐

 昔者孔子自序其平生得學之年自十五以至

 七十然後能從心𠩄欲不踰矩其間大都詣入

 之𭰹如浚井者必欲極底裏以成而修持之漸

 如歷階者不容躐一級而進至哉粹乎千古學

 脉之的也然宗沐嘗仰而思之使孔子不至七

 十而沒豈其終不至於從心耶若再引而未沒

 也則七十而後將無復可庸之功耶嗟乎此孔

 子𠩄謂苦心吾恐及門之徒自顔曽而下有不

 得而聞者矣夫矩心之體而物之則也心無定

 體以物為體方其應於物也而體適呈焉烱然

 煥然無起無作不以一毫智識意解參於其間

 是謂動以天也而自適於則加之則渉於安排

 减之則闕而不貫毫𨤲㡬㣲瞬目萬里途轍𠋣

 着轉與則背此非有如聖人之志畢餘生之力

 精研一守以至於忘體忘物獨用全真則固未

 有䏻凑泊其藩者而况於横心之𠩄欲而望其

 自然不踰於矩哉此聖學𠩄以别於異端斃而

 後巳不知老之將至者也不踰矩由不惑出而

 不惑者吾心之精明本體𠩄謂知也自宋儒濓

 溪明道之没而此學不傳我

朝陽明王先生盖學聖人之學者其事功文章與

 夫歷渉𤼵跡頗爲世𠩄竒而爭傳之以爲恠年

 㡬六十而沒而其晚𡻕始專掲致良知爲聖學

 大端良有功於聖門予嘗覽鏡其行事而叅讀

 其書見其每更患難則愈精明負重難則愈堅

 定然後知先生英挺之禀雖異於人而所以䏻

 䆳於此學而𤼵揮於作用者亦不䏻不待於歷

 𡻕踐悟之漸而世顧竒其𤼵跡與夫事業文章

 之餘夫亦未知𠩄本也與先生髙弟餘姚錢洪

 甫氏以親受業乃䏻譜先生履歷始終編年爲

 書凡世𠩄語竒事不載而於先生之學前後悟

 入語次猶詳書成而俾予爲之序

   論年譜書     鄒守益

浮峰公歸浙託書促聚復真以了先師年譜竟不

𫉬報烏泉歸審去歲兄在燕𡶶舘修年譜以大水

乃旋今計可脫稿爲之少慰同門群公如中離靜

庵善山洛村南野皆勤勤在念又作隔世人矣努

力一來了此公案師門固不藉此然後死者之責

將誰執其咎佇望佇望歸自武夷勞與暑并靜養

寡出始漸就瘉老年精力更湏愛惜願及時勵之

風便早示瑶音以快懸跂

   論年譜書凡九首  羅  洪先

數年一晤千里而來人生㡬何㡬聚散遂巳矣可

不悲哉信𪧐相對受益不淺正通書爐𡶶問行踪

書扇至矣好心指摘感骨肉愛兒軰何知辱誨真

語且波其父兩世㗸戢如何爲報計南浦尚有數

月留稍暇裁謝也年譜自别後即爲冊事奪去自

朝至暮不得暇竟無頃刻相對期湏於𡻕晚圗之

幸無汲汲𠩄欲語諸公者面時當不忘别後見諸

友幸語𭣣靜之功居今之世百務紛紛中更不囬

首寧有生意不患其不𤼵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患不枯稿耳㑹語教

兒軰者可以語諸友也如何

天寒𡻕暮孤舟𣻌𣻌不知何日始抵南浦此心念

之忽思年譜非細事兄亦非閑人一畨出逰一畨

歳月亦無許多閑光隂湏爲决計乆留僻地一二

月方可成功前𠩄言省城内外終屬終囂是非之

塲斷非著書立言之地又不過終日揖譲飲宴而

巳何益於乆處哉今爲兄計歳晚可過魯江公連

山堂靜處且湏謝絶城中士友勿復徃來可乆則

春中始𤼵不然初正仍鼓懐玉之棹閒居數月日

間㑹友皆立常䂓如此更𮗜穩便即使栢泉公有

扳留意亦勿依違如此方有定向不至優游廢事

矣弟欲𭔃語并譜草亦當覔便風不長遠也𭰹思

爲畫此䇿萬萬俯聽不惑人言至懇至懇

玉峽人來得手書知兄拳拳譜草前遇便曽附一

簡爲公畫了譜之計極周悉幸俯聽且近侍人之

好尚不同訛言誚謗極䏻敗人興味縱不之顧恐

於侍坐之愆不免犯瞽之戒知公必不忍也附此

不盡

倐焉改歳區區者年六十矣七十古稀亦止十年

間十年月日可成何事前此只轉瞬耳可不懼哉

前連二書望留兄了譜事只留魯江兄宅上百凡

皆便有朋友相聚者令𭔃食於隣如此賔主安矣

不然栢泉公有舘穀之令則處懐玉爲極當好景

好人好日月最是難得如不肖弟者巳不得從可

輕視哉省中萬不可留毋爲人言𠩄誑再囑再囑

年譜一卷反覆三日稍有更正前欲書者乃合⿱氶巴 -- 卺

日事而觀綱上言學心若未安今巳入目於目中

諸書掲標令人觸目亦是提醒人處入梓日以白

黒地别之二卷三卷如舉良知之說皆可掲標於

目中矣望増入不識兄今何在便風示知之

正月遣使如吳江迎沈君曾附年譜稿并小簡上

想巳即逹龍光之聚言之使人興動弟謬以不肖

所講言之諸兄是執事說假譬以興𤼵之在諸君

或有自得在不肖聞之愧耳供張不煩有司甚善

只恐徃來酬應亦費時日兼彼此不便則何如諸

君之意方專誠不知何以爲去留也年譜續修者

望𭔃示栢泉公爲之序極善俟人至當促之來簡

精詣力究四字真吾軰猛省處千載聖人不數數

只為欠此四字近讀撃壤之集亦𮗜此老𭣣手太

早若是孔子直是停脚不得也願共勉之

承别簡數百言反覆於僕之稱謂謂僕心師陽明

先生稱後學不稱門人與童時初志不副稱門人

於沒後有雙江公故事可援且謬加許可以爲不

辱先生門墻此皆愛僕太過特為假借推引耳在

僕固有𠩄不敢竊意古人之稱謂皆據實不苟焉

以著誠也昔之願學孔子者莫如孟子孟子嘗曰

予未得爲孔子徒也盖嘆之也彼其嘆之云者謂

未得親炙見而知之以庶㡬於速肖焉耳固未始

即其願學而遂自謂之徒也夫得及門雖互鄉童

子亦與其進不得及門雖孟子不敢自比於三千

後之師法者宜如何哉此僕之𠩄以不敢也雖然

僕於先生之學病其未有得耳如得其門稱謂之

門不門何足輕重是爲僕謀者在願學不在及門

也今之稱後學者恒不易易必其人有足師焉然

後書之如是則僕之稱謂實興名應宜不可易若

故江公興僕兩人一則嘗侍坐一則未納贄事体

自别不得引以相例且使僕有不得及門之嘆將

自俛焉跂而及之亦足以爲私淑之𦔳未爲戚也

惟兄■

廿六日吐泄大作醫云内有感冐五日後方云無

事在五六日中自分與兄永訣方見門前光景未

能𭰹入究意亦無柰何惟此自知耳雖父子間不

能一語接也初四日復見正月廿日書始知廿四

之期决不可㽞人爲悵悵盖兄在南浦一日未安

則弟不能安松原一日今離去太逺此心如何此

心如何見兄論夜坐詩中間指先天之病非謂先

天也謂學也記得白沙夜坐有云些兒若問天根

處亥子中間得最真又云吾儒自有中和在誰㑹

求之未𤼵前是白沙無心於言也信口拈來自語

道合白沙雖欲靳之有不可得者也不肖正欲反

其意而言不自逹爲之媿媿然不敢妄言乃遵兄

終身之惠不敢不敬承病戒多言復此喋喋不任

惶恐附此再呈不次

前病中承示行期即力疾具復未幾王使来復辱

惠以年譜即日命筆裁請縁其中有當二三人細

心啇量者而執事得先生真傳靣對口語不容不

才億度比别様叙作用不同故須再請於執事務

細心端凝曲盡當時口授大義使他年無疑於執

事可也自整不妨連下或至来年總𭔃來不肖不

敢不盡其愚此千載之事非一時草草然舍今不

爲後一軰人更不可望矣峽江胡君知事者書來

託之斷不稽緩

八月十一日始得兄六月朔日書則知弟六月下

旬所𭔃書未知何日至也柏泉公七月𤼵年譜來

日夕相對得盡寸長平生未嘗細覽文集今一一

詳究始知先生此學進爲始末之序因之頗有警

悟故於年譜中手自披校凡三四易稿於兄原本

似失初制誠爲僣妄弟體兄虚心求益不復敢有

彼我有限隔耳如己卯十一月始自京口返江西

逰匡廬庚辰正月赴召歸重逰匡廬二月九江還

南昌又乙亥年自陳䟽乃已亥年考察隨例進本

不應復有納忠切諌之語亦遂舉據文集改正之

其原本𠩄載本稿不敢濫入豈當時先生有是稿

未上歟愚意此稿只入集不應遂入年譜不及請

正今已付新建君入梓惟兄善教之草草裁復不

盡請正

得吳堯山公書知年譜已刻成承陸北川公分惠

可以逹鄙意矣綿竹共四十部此外𭔃奉龍溪兄

十部伏惟鑒入雖然今𠩄傳者公之影響耳至於

此學精㣲則存乎人自得之固不在有與無多與

少也弟去歳至今皆在病中無能復舊然為學之

意日夕懇懇始知垂老惟有此事𦂳要若得影響

即可還造化無他欠事也兄别去一年此件自覺

如何前軰凋落𩀱翁以歸土𠩄頼倡明此學者却

在吾軰吾軰若不努力稍𮗜散漫即此已矣無復

可望矣得罪千古非細事也悲哉悲哉千里𭔃言

不盡繾綣

   答論年譜書凡十首 錢 徳洪

承兄下榻信宿對黙感教實多兄三年閉𨵿焚舟

破釡一戰成功天下之太宇定矣斯道屬兄後學

之慶也珎重珎重更得好心消盡生死毁譽之念

忘則一體萬化之情顯盡乎仁矣如何如何師譜

一經改削精彩逈别謝兄㸃鐡成金手也東去譜

草有繼上乞賜留念外詩扇二柄𭔃令郎以昭併

祈賜正詩曰我昔逰懐玉而翁方閉𨵿數年論暌

合豈泥形迹間今日下翁榻相對無怍顔月魄入

(⿱𥫗亷)白松標當户閒我黙鏡黯黯翁言玉珊珊劍神

不費觧調古無庸彈喜爾侍翁側傾聽嶷如山見

影思立圭植根貴刪䌓遠求憂得門况乃生宫闤

毋恃守成易俛惟創業艱又書會語一首程門學

善靜坐何也曰其憫人心之不自𮗜乎聲利百好

擾擾外馳不知自性之靈烱然在獨也稍離奔𩥦

黙悟真百感紛紜而真體常寂此極𭰹研㡬之學

也入聖之㡬庶其得於斯乎

奉讀手詔感惓惓别後之懐心同道同不忘爾我

一語不遺共徹心髓真𠩄謂同心之言其𦤀如蘭

也感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如之何年來同志凋落慨師門情事未終

此身悵悵無依今見兄誕登道岸此理在天地間

巳得人主張吾身生死短長烏足爲世多寡不𮗜

脫然無係矣此畨相别夫豈苟然哉宜兄之臨教

益切也師譜得兄改後謄清再上尚祈必盡兄意

無容遺憾乃可成書令郎美質望𡚒志以聖人爲

巳任斯不辜此好𡻕月耳鄕約成冊見兄仁覆一

邑可以推之天下矣信在言前不動聲色天載之

神也餘惟嗣上不備

别後沿途阻風舟弗能前至除夜始得到龍光寺

諸友群聚提兄丕顯待旦一語爲柄聽者莫不聳

然反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謂兄三年閉𨵿即與老師居夷處困動忍

熟仁之意同蓋慨古人之學必精詣力䆒𭰹造獨

得而後可以爲得誠非忽慢可承領也諸生於是

日痛𤼵此意兄雖在關示道標的後學得𠩄趨矣

喜幸喜幸城中王緝諸生夙辦柴米爲乆留計供

應不渉有司五日一講會餘時二人輪班代接賔

客使生得靜處了譜見其志誠懇姑與維舟信宿

以試之若果如衆計從之若終渉分心必難留矣

二書承示周悉同體之愛也今雖乆暫未定必行

兄意不敢如前堅執硬主也栢泉公讀兄年譜𭰹

喜經手自别决無可疑促完其後昨乞作序冠首

兄有書逹幸督成之留稿乞付來人蓋欲付人謄

真也

兄於師譜不稱門人而稱後學謂師存日未𫉬及

門委贄也兄謂古今稱門人其義止於及門委贄

乎子貢謂得其門者或寡矣孔門之徒三千人非

皆及門委贄者乎今載籍姓名七十二人之外無

聞焉豈非委贄而未聞其道者與未及門者同乎

韓子曰道之𠩄在師之𠩄在也夫道之𠩄在吾從

而師之師道也非師其人也師之𠩄在吾從而北

面之北面道也非北靣其人也兄嘗别周龍崗其

序曰予年十四時聞陽明先生講學於贛慨然有

志就業父母憐恤不令出户庭然毎見龍崗從贛

回未嘗不憤憤也是知有志受業巳在童時而不

𫉬通贄及門者非兄之心也父毋愛護之過也今

服膺其學既三紀矣匪徒得其門且升其堂入其

室矣而又奚歉於稱門人𫆀昔者方西樵叔賢與

師同部曹僚也及聞夫子之學非僚也師也遂執

弟子禮焉黄乆庵宗賢見師於京師友也再聞師

學於越師也非友也遂退執弟子禮聶𩀱江文蔚

見先生於存日晚生也師沒而刻二書於蘇曰吾

昔未稱門生冀再見也今不可得矣時洪與汝中

逰蘇設香案告師稱門生引予二人以爲証汪周

潭尚寧始未信師學及提督南贛親見師遺政乃

頓悟師學悔未及門而形於夣遂謁師祠稱弟子

遺書於洪汝中以為証夫始未有聞僚也友也既

得𠩄聞從而師事之表𠩄聞也始而未信師學於

存日晚生也師沒而學明証於友形於夣稱弟子

焉表𠩄信也吾兄初擬吾黨承領本體太易併疑

吾師之教年來翕聚精神窮𭰹極㣲且閉𨵿三年

而始信古人之學丕顯待且通晝夜合顯㣲而無

間試與里人定圗徭冊終日紛囂自謂無異宻室

乃見吾師進學次第毎於憂患顛沛百錬純鋼而

自徴三年𠩄得始洞然無疑夫始之疑吾師者非

疑吾師也疑吾黨之語而未詳也今信吾師者非

信吾師也自信𠩄得而徴師之先得也則兄於吾

師之門一啓𨵿鑰宗廟百官皆故物矣稱入室弟

子又何疑乎譜草承兄改削編述師學惟兄與同

今譜中稱門人以表兄信心且從童時初志也其

無辭

南浦之留見諸友相期懇切中亦有八九軰肯向

裏求入可與共學矣亦見其中有一種異說爲不

覊少年𦔳其愚狂故願與有志者反覆論正指明

師㫖庶㡬望其適道諸生留此約束頗嚴但無端

應酬終不出兄𠩄料已與栢泉公論别决二十日

𤼵舟登懐玉矣兄第伍簡復至感一體相成之愛

無窮巳也仰謝仰謝精詣力䆒昨㨿兄獨得之功

而言來簡掲岀四字以示更𮗜反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謂康節𭣣手

太早若在孔門自不容停脚矣實際之言真確

味聞者䏻無痛切乎别簡謂孟子不得爲孔子徒

蓋嘆已不得親炙以成速肖也誦言及此尤負

恐親炙而不速肖此弟爲兄罪人也兄之𠩄執自

有定見敢不如教閒中讀兄夜坐十詩詞句清絶

造悟精𭰹珍味入口令人雋永比之宋儒感興諸

作加一等矣幸教幸教然中有願正者與兄更詳

之吾黨見得此意正宜藏蓄黙脩黙証未宜輕以

示人恐學者以知觧承功未至而知先及本體作

一景象非徒無益是障之也盖古人立言皆為學

者設法非以自盡其得也故引而不𤼵更覺意味

𭰹長然其𠩄未𤼵者亦已躍如何也至道非以言

傳至徳非以言入也故歴勘古訓凡爲愚夫愚婦

立法者皆聖人之言也爲聖人說道妙𤼵性真者

皆賢人之言也與富家翁言惟聞創業之艱與富

家子弟言惟聞享用之樂言享用之樂非不足以

歆聽聞而起動作也然終不如創業者之言近而

實也此聖賢之辯也調息殺機亥子諸說知兄寓

言然亦宜藏黙盖學貴精最忌駁道家說性命與

聖人𠩄間毫𨤲耳聖人於家國天下同爲一體豈

獨自遺其身哉彼𠩄謂術皆吾脩身中之實功特

不以㣲軀係念輙起絶俗之想耳𨵿尹子曰聖人

知之而不爲聖人既知矣又何不爲𫆀但聖人爲

道至易至簡不必别立爐灶只致良知人巳俱得

矣知而不爲者非不爲也不必如此爲也夫自吾

師去後茫無印正今幸兄主張斯道慨同志凋落

四方講㑹雖殷可與言者亦非不多但爐中火旺

㑹見有融釋時毫𨤲滓化未盡火力一去滓復凝

矣更望其成金足色永無變動難也而况庸一言

之雜其耳乎兄爲後學啓口容聲𨵿係匪細立言

之間不可不慎也故敢爲兄妄言之幸詳述以進

我情𨵿血脉不避喋喋惟兄其諒之

前月二十五日舟𤼵章江南昌諸友追送阻風樵

舍五日入撫州吊明水兄又十日而始出其境舟

中特喜無事得安靜搆思譜草有可了之期矣乏

人抄冩先録庚辰八月至癸未二月稿奉上亟祈

改潤即付來手到廣信再續上出月中旬計可脫

稿也龍溪兄玉山遺書謂初以念菴兄之學偏於

枯稿今極耐心無有厭煩可謂得手但恐不厭煩

處落見畧存一毫知觧雖無知觧畧着一些影子

尚湏有針線可商量處兄以爲何如不肖復之曰

吾黨學問特患不得手若真得手良知自能針線

自䏻商量苟又依人商量而脫則恐又落商量知

解終不若良知自照刷之爲真也云云昨接兄回

書云好心指摘感骨肉愛只此一言知兄真得手

矣真䏻盡性盡仁致踐履之實以務求於自慊矣

滄海處下盡納百川而不自知其𭰹也㤗山盤旋

凌出霄漢而不自知其高也良知得手更復奚疑

故不肖不以龍溪之疑而復疑兄也兄幸教焉何

如舟中諸生問如何是知觧如何是影子洪應之

曰念翁憫吉水徭賦不均窮民無告量巳之智足

與周旋而又得當道相知信在言前𫝑又足以完

此故集一邑賢大夫賢士友開局以共成此事此

誠出於萬物一體誠愛惻怛之至情非有一毫外

念叅於其中也若斯時有一毫是非毁譽利害人

我相叅於其中必不䏻自信之真而自爲之力矣

此非盡性盡仁良知真自得手烏足與語此或有

一毫影子曰我閉關日乆姑假此以自試即是不

𠋣靜知解終日與人紛紛而自𮗜無異宻室此即

是不厭動知觧謂我雖自信而同事者或未可以

盡信不信在人於我無汚此即是不汚其身之知

觧謂我之首事本以利民若不耐心是遺其害矣

我之首事本以宜民若不耐心是不盡人情矣我

之首事本承當道之托若不耐心無以慰知巳此

又落在不耐心之知解也良知自無是非毁譽利

害人我之間自能動靜合一自䏻人我同過自能

盡人之情慰知巳之遇特不由外入起此知觧毫

𨤲影子與良知本體尚隔一塵一塵之隔千里之

間也諸生聞之俱覺惕然有警并附以奉陳左右

亦與局中同事諸君一照刷可以𤼵一笑也幸教

幸教

連日與水洲兄共榻見其氣定神清真肯全體脫

落猛火爐煆有得手矣自是當無退轉也但中有

一種宿惑信夣爲真未易與破耳乆之當望殊途

同歸然窺其㣲終有師門遺意在也師門之學未

有䆒極根抵者苟能一路精透始信聖人之道至

廣大至精㣲儒佛老荘更無剰語矣世之學者逐

逐世累固無足與論有志者又不䏻純然歸一此

⿺辶商道之𠩄以難也吾師開悟後學汲汲求人終未

有與之敵體承領者臨别之時稍承剖悉但得老

師一期望而巳未嘗滿其心而去也數十年來因

循𡻕月姑負此翁𠩄幸吾兄得手今又得水洲共

學師道尚有頼也但願簡易直截於人倫日用間

無事㨂擇便入神聖師門之囑也大學一書此是

千古聖學宗要望兄更加詳䆒畧渉疑議便易入

躐等徑約之病也慎之慎之即日上懐玉期完譜

尾以承批教歸日當卜出月終旬也

譜草苟完方是懐玉下七盤嶺忽接手教開緘宛

如見兄於少華𡶶下淸灑殊絶感賜𭰹也四卷𠩄

批種種皆至意先師千百年精神同門逡巡數十

年且日凋落不肖學非夙悟安敢輙承非兄極力

主裁慨然舉筆許與同事不敢完也又非栢泉公

極力主裁名山勝地𭰹居廪食不能完也豈先師

精神前此乆未就者時有𠩄待耶伸理冀元亨一

叚如兄數言簡而核後當俱如此下筆也聞老師

遣冀行爲劉養正來致濠慇懃故冀有此行荅其

禮也兄𠩄聞核幸即裁之鋪張二字最切病端此

貧子見金而喜也平時稍有得每與師意㑹便起

賛嘆稱羡富家子只作如常茶飯見金而起喜心

者貧子態也此非老成持重如兄巨眼安䏻覷破

兄即任意盡削之不肖得兄舉筆無不快意决無

護持疼痛也信之信之教學三變諸處俱如此例

若不可改盡削去之其餘𠩄批要𭣣不可少處此

弟之見正竊比於兄者自古聖賢未有不由憂勤

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勵而能成其徳業今之學者只要說㣲妙玄通

凌躐超頓在言語見觧上轉殊不知老師與人爲

善之心只要實地用功其言自謙遜卑抑大學誠

意章惟不自欺者其心自謙非欲謙也心常不自

足也兄𠩄批教處正見近來實得與師意同也舒

國裳在師門文録無𠩄見惟行福建市舶司取至

軍門一牌傳習續録則與陳維濬夏于中同時在

坐問荅語頗多且有一叚持𥿄乞冩拱把桐梓一

章欲時讀以省師寫至至於身而不知𠩄以養之

句因與座中諸友笑曰國裳中過狀元來豈尚不

知𠩄以養時讀以自警𫆀在座者聞之皆竦然汗

皆此東廓語也又丙午年逰安福復古書院諸友

說張石盤初不信師學人有辯者張曰豈有好人

及其門𫆀辯者曰及門皆好人也張曰東廓豈及

門乎辯者曰巳在贛及門矣又曰舒國裳豈及門

乎曰國裳在南昌及門矣張始黙然俛首後亦及

門是年石磐擕其子㑹復古其子舉人  至今

常在㑹未有及門之說昨南昌聞之諸友相傳因

問律吕元聲乃心服而拜蓋其子姪軰叙其及門

之端也昨見兄疑又檢中離續同志考舒芬名在

列則其諸𠩄相傳者不誣也如兄之教去前不欲

一叚存後問元聲語可矣徐嘗爲師刻居夷集

蓋在癸未年及門則辛巳年九月非龍塲時也⿰糹⿱𢆶匹

後可商量處甚多兄有𠩄見任舉筆裁之兹遣徐

生時舉持全集面正門下弟心力巳竭雖聞指教

更不能再著思矣惟兄愛諒之

不肖五月季旬到舎下又踰月十日始接兄二月

四日峽江書一隔千里片紙之通遂難若此感慨

又何𭰹也玉體乆平復在懐玉巳得之柏泉兄兹

讀來諭更覺相警之情也𭰹入䆒竟雖父子之間

不䏻一語接誠然誠然此可與千古相感而不可

與對面相傳在有志者自䆒自竟之耳天根亥子

白沙詩中亦泄此意逹性命之㣲者信口拈來自

與道合但我陽明先師全部文集無非此意特無

一言攙入者爲聖學立大防也兄之明教究悉然

於此處幸再詳之兄卧處卑濕早晚亦湏開𨵿徑

行登跳以舒泄蔽鬱之氣此亦去病之一端也徐

時舉來師譜當巳出稿乞早遣𤼵逺仰逺仰

春來與王敬𠩄爲赤城會歸天真始接兄峽江書

兼讀師譜考訂感一體相成之心慶師教之有傳

也中間題綱整㓗増録數語皆師門精義匪徒慶

師教之有傳亦以驗兄閉𨵿𠩄得黙與師契不疑

其𠩄行也去年歸自懐玉黄滄溪讀譜草與見吾

肖溪二公互相校正亟謀梓行未㡬滄溪物故見

吾閩去刻將半矣六卷巳後尚得証兄考訂然前

刻巳定不得盡如𠩄擬俟畨刻當以兄考訂本爲

正也中間増采文録外集傳習續録數十條弟前

不及録者是有說願兄詳之先師始學求之宋儒

不得入因學養生而沉酣於二氏恍若得𠩄入焉

至龍塲再經憂患而始豁然大悟良知之㫖自是

出與學者言皆𤼵誠意格物之教病學者未易得

𠩄入也每談二氏猶若津津有味盖將假前日之

𠩄入以爲學者入門路徑辛巳以後經寜藩之變

則獨信良知单頭直入雖百家異術無不具足自

是指𤼵道要不必假途傍引無不曲暢旁通故不

肖刻文録取其指𤼵道要者爲正録其渉假借者

則𨤲爲外集譜中𠩄載無非此意盖欲學者志專

歸一而不疑其𠩄徃也師在越時同門有用功懇

切而泥於舊見鬱而不化者時出一險語以激之

如水投石於烈熖之中一擊盡碎纎滓不留亦千

古一大快也聽者於此等處多好傳誦而不䆒其

𤼵言之端譬之用藥對症雖芒硝大黄立見竒効

若不得症未有不因藥殺人者故聖人立教只指

掲學問大端使人自証自悟不欲以峻言隠語立

偏勝之劑以快一時聽聞防其後之足以殺人也

師沒後吾黨之教日多岐矣洪居吳時見吾黨喜

爲髙論立異說以爲親得師傳而不本其言之有

自不得已因其𠩄舉而指示立言之端𥝠録數條

未敢示人不意爲好事者𥨸録甲午主試廣東其

録已入嶺表故歸而刪正刻傳習續録於水西實

以破傳者之疑非好爲多述以聳學者之聽也故

譜中俱不𣣔采入而兄今節取而増述焉然刪刻

苦心亦不敢不謂兄一論破也願更詳之室遠書

劄徃復甚難何時合併再圗面証以了未盡之𥝠

徳教在思窹𥧌如見惟不惜遐音仰切仰切是書復去

念菴隨以計報竟不及一見痛哉痛哉


王文成公全書卷之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