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成公全書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六 王文成公全書 卷第二十七
明 王陽明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隆慶刊本
卷第二十八

王文成公全書卷之二十七

 續編 書

  與郭善甫

朱生至得手書備悉善甫相念之懇切茍心同志

恊工夫不懈雖隔千里不異几席又何必朝夕相

與一堂之上而爲後快𫆀来書𠩄問數節楊仁夫

去適禫事方畢親友紛至未暇細荅然致知格物

說善甫巳得其端緒但扵此𣹢泳深厚諸如數

說将沛然融釋有不俟扵他人之言者矣荒𡻕道

路多阻且不必逺渉湏稍𭣣稔然後乘興一来不

縷縷

  𭔃楊仕徳

臨别數語極𡚒勵區區聞之亦𢙀然有警歸途又

徃而樵一過𠩄進當益不同矣此時巳抵家大抵

忘巳逐物虚内事外是近来學者時行症𠉀仕徳

旣巳㸔破此病早晚自不廢藥石康節云與其病

能服藥不若病前能自防此切喻愛身者自當

無𠩄不用其極也病䟽至今未得報此間相聚日

衆最可喜但如仕徳謙之旣逺去而惟乾復多病

又以接濟乏人爲苦爾尚謙度未䏻遽出仕徳眀

春之約果䏻不爽不獨區區之望尤諸同逰之切

望也

  與顧惟賢

聞有枉顧之意傾望甚切⿰糹⿱𢆶匹 -- 繼聞有夾勦之事盖我

獨賢勞自昔而然矣此間上猶南康諸賊𦍒巳掃

蕩渠魁悉已授首囬軍且半月以湖廣之故留兵

守隘而巳奏捷湏湖廣畧有㳄第然後舉朱守忠

聞在對哨有面會之圖此亦一竒遇近得甘泉書

巳與叔賢同徃西樵令人想企不䏻一日處此矣

承示旣飽不必問其𠩄食之物此語誠有病巳不

䏻記當時𠩄指恐亦爲世之專務辨論講說而不

求深造自得者說故其語意之間不無抑揚太過

雖然苟誠知求飽将必五榖是資鄙意𠩄重盖以

責夫不䏻誠心求飽者故遂不覺其言之過激亦

猶養之未至也凡言意𠩄不䏻逹多假扵譬喻以

意逆志是爲得之若必拘文泥象則雖聖人之言

且亦不䏻無病况扵吾儕學未有至詞意之間本

巳不䏻無弊者何足異乎今時學者大患不䏻立

懇切之志故鄙意專以責志立誠爲重同志者亦

觀其大意之𠩄在斯可矣惟賢謂有𠩄疑而未解

正如饑者之求食若一日不食則一日不飽誠㢤

是言果䏻如饑者之求飽安䏻一日而不食又安

䏻屏棄五榖而食𦘕餅者乎此亦可以不言而喻

矣承示爲益巳多友朋切磋之職不敢言謝何時

遇甘泉更出此一正之

閩廣之役偶𦍒了事皆諸君之功區區盖坐享其

成者但閩㓂雖平而䖍南之㓂乃數倍扵閩善後

之圖尚未知𠩄出野人歸興空切不知知巳者亦

嘗爲念及此否也曰仁近方告病與二三友去畊

霅上霅上之謀實始扵陸澄氏陸與潮人薛侃皆

来南都従學二子並佳士今皆舉進士未免又失

却地主矣向在南都相與者曰仁之外尚有太常

博士馬眀衡兵部主事黃宗眀見素之子林逹有

御史陳傑舉人蔡宗兖饒文璧之屬蔡今亦舉進

士其時凡二三十人日覺有相長之益今来索居

不覺漸成放倒可畏可畏閒中有見不妨冩𭔃庻

亦有𠩄警𤼵也甘泉此時巳報滿叔賢聞且束装

曾相見否霍渭先亦美質可與言見時皆爲

承喻討有罪者執渠魁而散脅従此古之政也不

亦善乎顧浰賊皆長惡怙終其間脅従者無㡬朝

撒兵而暮聚黨若是者亦屢屢矣誅之則不可勝

誅又恐以其患遺諸後人惟賢謂政教之不行風

俗之不美以至扵此豈不信然然此膏肓之疾吾

其旬日之間可柰何㢤故今三省連累之賊非殺

之爲難而處之爲難非處之爲難而處之者䏻久

扵其道之爲難也賤軀以多病之故日夜冀了此

塞責而去不欲復以其罪累後来之人故猶不免

扵意必之私未忍一日舍置嗟乎我躬不閱遑恤

我後盡其力之𠩄䏻爲今其大勢亦𦍒底㝎如其

禮樂以俟君子而巳數日前已還軍贛州風毒大

作壅腫坐卧恐自此遂成廢人行且告休人還草

草復

承喻用兵之難非獨曲盡利害足以開近議之惑

其𠩄以致私愛扵僕者尤非淺也愧感愧感但龍

川羣盗爲南贛患嵗無虚月勦捕之 命屢下𠩄

以未敢輕動正亦恐如惟賢𠩄云耳雖今郴桂夾

攻之舉亦甚非鄙意𠩄欲况龍川乎夏間嘗具一

疏頗上其事以湖廣奉有 成命遂付空言今錄

去一目鄙心可知矣湖廣夾攻爲備巳久郴桂之

賊爲湖廣兵勢𠩄迫四出攻掠南贛日夜爲備今

始稍稍支持然廣東以府江之役尚未調集必待

三省齊𤼵復恐老師費財欲視其緩急以次漸舉

盖桂東上猶之賊湖廣與江西夾攻廣東無與也

昌樂乳源之賊廣東與湖廣夾持江西無與也龍

川之賊江西與廣東夾攻湖廣無與也事雖一體

而其間賊情地勢自不相及若先舉桂東上猶𠉀

廣東兵集然後舉乳源諸處末乃及扵龍川似亦

可以節力省費而易爲功不知諸公之見又何如

耳𠩄云龍川亦止浰頭一巢盖環巢數邑被害巳

極人之痛憤勢𠩄不容巳也

来諭謂得書之後前疑渙然冰釋幸甚幸甚學不

如此只是一塲說話非𠩄謂盈科而後進成章而

後逹也又自謂終夜思之如汚泥在面而不䏻即

去果如汚泥在面有不䏻即去者乎幸甚幸甚自

来南贛平生益友離羣索居切磋之間不聞近日

始有薛進士軰一二人自北来稍稍各有砥礪又

以討賊事急今屯兵浰頭且半月矣浰頭賊首池

大鬢等二十餘人悉巳授首漏網者甲従一二軰

其餘固可畧也狼兵利害相半若調猶未至且可

已之此間𠩄用皆機快之屬雖不能如狼兵之犀

利且易驅筞就約束聞乳源諸賊已平蕩可喜湖

兵四哨不下數萬𠩄𫉬不滿二千始得子月朔日

㑹勦依期而徃彼反以先期見責𠩄謂文移時出

侵語誠有之此舉本渠𠩄倡今𠩄俘𫉬反不能

意有未愜而憤激至此不足爲怪浰頭巢穴雖巳

破蕩然湏建一縣治以控制之庶可永絶嘯聚之

患已檄贛惠二知府㑹議可否髙見且以爲何如

南贛大患惟桶岡横水浰頭三大賊幸皆以次削

平年来歸思極切𠩄恨風波漂蕩⿱⺾⿰氵亾無涯涘乃今

𦍒有灣泊之機知已當亦爲吾喜也乳源各處克

捷有兩廣之報區區不敢冐捷然亦且湏題知事

畢之日湏備始末知之

近得甘泉叔賢書知二君議論既合自此吾黨之

學廓然同途無復疑異矣喜𦍒不可言承喻日来

進修警省不懈尤足以慰傾望此間朋友亦集亦

頗有𡚒起者但惟鄙人冗疾相仍精氣日耗兼之

淹𣻉風塵中未遂脱屣林下相與專心講習正如

俳優塲中奏雅縦復音調盡協終不免扵劇戲耳

乞休疏已四上鑾輿近聞且南𦍒以瘡疾蹔止每

一奏事輒徃復三四月此畨倘得遂請亦湏冬盡

春初矣後山應援之說審度事勢亦不必然但奉

有 詔㫖不得不一行此亦公文體面如此聞彼

中議論頗不齊惟賢何以備見示區區庶可善處

近得省城及南都諸公書報云即日初十日 聖

駕北還且云頭船巳𤼵不勝喜躍賤恙亦遂頓減

此 宗社之福天下之幸人臣之至願何喜何慰

如之但區區之心猶懐隱憂或恐湏及霜䧏以後

冬至以前方有的實消息其時賤恙當亦平復即

可放舟東下與諸君一議地方事遂圖歸計耳聞

永豐新淦白沙一帶皆被流刼該道守廵官皆宜

急出督捕非但安靖地方亦可乘此機㑹整頓兵

馬以預備他變今恐事𫝑昭彰驚動逺近且不行

文書至即可與各守廵備道區區之意即時一出

勿更遲遲輕忽坐視思抑歸興近却如何若必不

可巳俟囬鑾信的徐圖之未晚也

近得江西策問深用警惕然自反而縮固有舉世

非之而不顧者矣其敢因是遂靡然自弛耶易曰

知至至之知至者知也至之者致知也此知行之

𠩄以合一也若後世致知之說止說得一知字不

曾說得致字此知行𠩄以二也病彂荼苦之人巳

絶口人間事念相知之篤輒復一及

北行不及一面甚闕久别之懷承𭔃慈湖文集客

冗未䏻遍觀来喻欲𢳣其尤粹者再圖翻刻甚喜

但古人言論自各有見語脉牽連互有𤼵越今欲

就其中以巳意刪節之似亦甚有不易莫若盡存

以俟具眼者自加分别𠩄云超捷良如髙見今亦

但當論其言之是與不是不當逆觀者之致疑反

使吾心昭眀洞逹之見有𠩄揜覆而不盡也尊意

以爲何如

  與當道書

江省之變大畧具奏内此人逆謀巳非一日久而

未𤼵盖其心懷兩圖是以遲疑未决抑亦慮生之

躡其後也近聞生将赴閩必經其地巳視生爲几

上肉矣頼 朝廷之威靈諸老先生之徳庇竟𫉬

脫身乕口𠩄恨兵力寡弱不䏻有爲爾南贛舊嘗

屯兵四千朝有警而夕可𤼵近爲戸部必欲奏革

商稅糧餉無𠩄取給故遂放散未三月而有此變

復欲召集非數月不能亦且空然無資矣世事之

相撓阻每每如此亦何望乎今亦一面𭈹召忠義

取調各縣機快且先遣疲弱之卒張布聲勢扵豐

城諸處牽躡其後天奪其魄彼果遲疑而未進若

再留半月南都必已有備彼一離窠穴生将𡚒搗

其虚使之進不得前退無𠩄㨿勤王之師又四面

漸集必成擒矣此生憶料若此切望諸老先生急

賜議處速遣䏻将将重兵聲罪而南以絶其北窺

之望飛召各省急興勤王之師此人兇殘忌刻世

𠩄未有使其得志天下無遺𩔖矣諒在廟堂必有

成筭區區愚誠亦不敢不竭盡生病疲尫僅存餘

息近者入閩已具本乞休必不得巳且容歸省不

意忽遭此變本非生之責任但闔省無一官見在

人情渙散洶洶震摇使無一人牽制其間彼得安

意順流而下萬一南都無備将必失守彼又分兵

四掠十三郡之民素刼扵積威必向風而靡如此

則湖湘閩浙皆不能保及事聞 朝廷大兵南下

彼之奸計漸成破之難矣以是遂忍死蹔留扵此

徒以空言𭣣拾散亡感激忠義日望命帥之来生

得以輿疾還越死且瞑目伏惟諸老先生鑒其血

誠必賜保全勿遂竭其力𠩄不䏻窮其智𠩄不及

出身任事者之戒幸甚幸甚

  與汪節夫書

足下數及吾門求一言之益足知好學勤勤之意

人有言古之學者爲已今之學者爲人今之學者

湏先有篤實爲已之心然後可以論學不然則紛

紜口耳講說徒足以爲爲人之資而巳僕之不欲

多言者非有𠩄靳實無可言耳以足下之勤勤下

問使誠益勵其篤實爲已之志歸而求之有餘師

矣有䏻一日用其力扵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

足下勉之道南之說眀道實因龜山南歸盖亦一

時之言道豈有南北乎凡論古人得失莫非爲已

之學誦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論其世

也是尚友也果䏻有𠩄得扵尚友之實又何以斯

錄爲㢤節夫姑務爲已之實無復徃年務外近名

之病𠩄得必已多矣此事尚在𠩄緩也凡作文惟

務道其心中之實逹意而止不必過求雕刻𠩄謂

脩辭立誠者也

  𭔃張世文

執謙枉問之意甚盛相與數月無能爲一字之益

乃今又将逺别矣愧負愧負今時友朋羙質不無

而有志者絶少謂聖賢不復可冀𠩄視以爲凖的

者不過建功名炫耀一時以駭愚夫俗子之觀聽

嗚呼此身可以爲尭舜叅天地而自期若此不亦

可哀也乎故區區扵友朋中每以立志爲說亦知

徃徃有⿰𭥯犬其煩者然卒不䏻舍是而别有𠩄先誠

以學不立志如植木無根生意将無従𤼵端矣自

古及今有志而無成者則有之未有無志而䏻有

成者也逺别無以爲贈復申其立志之說賢者不

以爲迂庶勤勤執謙枉問之盛心爲不虚矣

  與王𣈆溪司馬

伏惟眀公徳學政事髙一世守仁晚進雖未𫉬親

炙而私淑之心已非一日乃者承乏鴻臚自以迂

腐多疾無復可用扵世思得退歸田野苟存餘息

乃䝉大賢君子不遺葑菲㧞置重地適承前官謝

病之後地方亦復多事遂不敢固以疾辭巳扵正

月十六日抵贛扶疾蒞任雖感 恩圖報之心無

不欲盡而精力智慮有𠩄不及恐不免終爲薦舉

之累耳伏惟仁人君子器使曲成責人以其𠩄可

勉而不強人以其𠩄不能則守仁覊鳥故林之想

必将有日可遂矣因遣官詣 闕陳謝敬附申謝

私扵門下伏冀尊照不備

守仁近因輋賊大修戰具逺近勾結将遂乘虚而

入乃先其未𤼵分兵揜撲雖斬𫉬未盡然克全師

而歸賊巢積聚亦爲一空此皆老先生申眀律例

将士稍知用命以克有此不然以南贛素無紀律

之兵見賊不奔亦已難矣况敢暮夜撲剿𡚒呼追

撃功雖不多其在南贛則實創見之事矣伏望老

先生特加勸賞使自此益加激勵幸甚今各巢奔

潰之賊皆聚横水桶岡之間與郴桂諸賊接境生

恐其𫝑窮或并力復出且天氣炎毒兵難深入逺

攻乃分留重卒扵金坑營前扼其要害示以必攻

之𫝑使之旦夕防守不遑他圖又潜遣人扵巳破

各巢山谷間多張疑兵使旣潰之賊不敢復還舊

巢𦕅且與之牽持𠉀秋氣漸凉各處調兵稍集更

圖後舉惟望老先生授之以成妙之筭假之以專

一之權明之以賞罰之典生雖庸劣無能爲役敢

不鞭筞駑鈍以期無負推舉之盛心秋冬之間地

方茍幸無事得以歸全病喘扵林下老先生骨肉

生死之恩生當何如爲報耶正暑伏惟爲 國爲

道自重不宣

前月奏捷人去曾瀆短啓計已逹門下守仁才劣

任重大懼覆餗爲薦揚之累近者南贛盗賊雖外

若稍㝎其實譬之疽癰但未潰決至其惡毒則固

日深月積将漸不可瘳治生等固庸醫又無藥石

之備不過從旁撫摩調護以紓目前自非老先生

𤼵鍼下砭指示方藥安敢輕措其手冀百一之成

前者申眀賞罰之請固来求鍼砭扵門下不知老

先生肯賜俯従卒授起死囬生之方否也近得輋

中消息云将大舉乘虚入廣盖兩廣之兵近日皆

聚府江生等恐其聲東撃西亦已宻切布置将爲

先事之圖但其事隱而未露未敢顯言扵 朝然

又不敢不以聞扵門下且聞府江不久班師則其

謀亦将自阻大抵南贛兵力極爲空踈近日稍加

募𨕖訓練始得三千之數然而粮賞之資則又百

未有措若夾攻之舉果行則其勢尤爲窘迫欲稱

貸扵他省則他省各有軍旅之費欲加賦扵貧民

則貧民又有從盗之虞惟贛州雖有鹽稅一事邇

来旣奉户部明文停止但官府雖有禁止之名而

奸豪實竊私通之利又鹽利下通扵三府皆民情

𠩄深願而官府稍取其什一亦商人𠩄悅従用是

輙因官僚之議仍舊抽放盖事機窘迫𫝑不得巳

然亦不加賦而財足不擾民而事辦比之他圖固

猶計之得者也今特具以 聞奏伏望老先生曲

賜扶持使兵事得頼此以濟實亦地方生靈之幸

生等得免扵失機誤事之誅其爲感𦍒尤深且大

矣自非老先生體國憂民之至何敢每事控聒若

此伏冀垂照不具

生扵前月二十日地方偶𫉬微功巳扵是月初二

日具本 聞奏差人旣𤼵始領部咨知夾攻巳有

成命前者嘗具兩可之奏不敢專主夾攻者誠以

前此三省嘗爲是舉乃徃復勘議動經𡻕月形跡

顯暴事未及舉而賊巳奔竄大半今老先生畧去

繁文之擾行以實心㫁以大義一決而㝎機速事

果則夾攻之舉固亦未嘗不善也凡敗軍僨事皆

緣政出多門每行一事旣禀廵撫復禀鎭守復禀

廵按徃返需遲之間謀慮旣泄事機巳去昨睹老

先生𠩄議謂閫外兵權貴在專委征伐事宜切忌

遥制且復除去總制之名使各省事有專責不令

掣肘致相推托眞可謂一洗近年𤨏屑牽擾之弊

非有大公無我之心𤼵強剛毅者孰䏻與扵斯矣

廟堂之上得如老先生者爲之張主人亦孰不樂

爲之用乎幸甚幸甚今各賊巢穴之近江西者盖

巳焚毁大半但擒斬不多徒黨尚盛其在廣東湖

廣者猶有三分之一若平日相機揜撲則賊勢分

而兵力可省今欲大舉賊且并力合勢非有一倍

之衆未可輕議攻圍况南贛之兵素稱疲弱見賊

而奔乃其長技廣湖𠩄用皆土官狼兵賊𠩄素畏

夾攻之日𫝑必偏潰江西今欲請調狼兵以當其

鋒非惟慮其𠩄過殘掠兼恐緩不及事生近以漳

南之役親見上杭程鄊兩處機快頗亦可用且在

撫屬之内故今特調二縣各一千名并凑南贛新

集起倩共爲一萬二千之數若以軍法五攻之例

必湏三省合兵十萬而後可但南贛糧餉無措不

得已而従減省若此伏望老先生特賜𠃔可若更

少損其數㫁然力不足以支㓂矣腐儒小生素不

習兵勉強當事惟恐覆公之餗伏惟老先生憫其

不逮敎以方畧使得有𠩄持循幸甚幸甚

守仁始至贛即因閩㓂猖獗遂徃督兵故前者瀆

奉謝啓極爲草畧迄今以爲罪閩㓂之始亦不甚

多大軍旣集乃連絡四面而起㡬不可支今者偶

𫉬成功皆頼廟堂徳威成筭不然且不免扵罪累

矣幸甚守仁腐儒小生實非可用之才盖未承南

贛之乏已嘗告病求退後以托疾避難之嫌遂不

敢固請黽勉至此實恐得罪扵道徳負薦舉之盛

心耳伏惟終賜指教而曲成之幸甚幸甚今閩㓂

雖平而南贛之㓂又數倍扵閩且地連四省事權

不一兼之 勅㫖又有不與民事之說故雖虚擁

廵撫之名而其實號令之𠩄及止扵贛州一城然

且尚多牴牾是亦非皆有司者敢扵違抗之罪事

勢使然也今爲南贛止可因仍坐視稍欲舉動便

有掣肘守仁竊以南贛之廵撫可無特設止存兵

備而統扵兩廣之總制庻㡬事體可以歸一不然

則江西之廵撫雖三省之務尚有牽碍而南贛之

事猶可自專一應軍馬錢糧皆得通融裁處而預

爲之𠩄猶勝扵今之廵撫無事則開𩀱眼以坐視

有事則空兩手以待人也夫弭盗𠩄以安民而安

民者弭盗之本今責之以弭盗而使無與于民猶

專以藥石攻病而不復問其飲食調⿺辶商之宜病有

日增而巳矣今廵撫之改革事體𨵿係或非一人

私議之間便可更㝎惟有申眀賞罰猶可以稍重

任使之權而因以畧舉其職故今輒有是奏伏惟

特賜採擇施行則非獨生一人得以稍逭罪戮地

方之困亦可以少蘇矣非恃道誼深愛何敢冐瀆

及此萬冀鑒恕不宣

即日伏惟經邦政之暇台𠉀萬福守仁學徒慕

古識乏周時謬膺 簡用懼弗負荷祗 命以来

推尋釀㓂之由率因姑息之弊𠩄敢陳 請實恃

知已乃𫎇 天聽並 賜𠃔従 蕃錫寵右 恩

與至重是非執事器使曲成奨飾接引何以得此

守仁無似敢不勉𡚒庸劣遵禀成畧冀𭣣微効以

上答 聖眷且報𠩄自乎兹當𤼵師匆遽陳謝伏

惟台照不備

生惟君子之扵天下非知善言之爲難而能用善

言之爲難舜在深山之中與木石居鹿豕逰其𠩄

以異扵深山之野人者㡬希舜亦何以異扵人㢤

至其聞一善言見一善行沛然若決江河莫之能

禦然後見其與世之人相去甚逺耳今天下知謀

才辯之士其𠩄思慮謀猷亦無以大相逺者然多

蔽而不知或雖知而不能用或雖用而不相決雷

同附和求其的然眞見其孰爲可行孰爲不可行

孰爲似迂而實切孰爲似是而實非㫁然施之扵

用如神醫之用藥寒暑虚實惟意𠩄投而莫不有

以曲中其機此非有眀睿之資正大之學剛直之

氣其孰䏻與扵此若此者豈惟後世之𠩄難能

古之名世大臣盖亦未之多聞也守仁每誦眀公

之𠩄論奏見其洞察之眀剛果之㫁妙應無方之

知燦然剖析之有條而正大光眀之學凛然理義

之莫犯未嘗不拱手起誦歆仰嘆服自其識事以

来見世之名公巨卿負盛望扵當代者其𠩄論列

在尋常亦有可觀至扵當大疑臨大利害得䘮毁

譽眩瞀扵前力不䏻正即依違兩可揜覆文飾以

幸無事求其卓然之見浩然之氣沛然之詞如眀

公之片言者無有矣在其平時眀公雖已自有以

異扵人人固猶若無以大異者必至扵是而後見

其相去之甚逺也守仁恥爲佞詞以䛕人若眀公

者古之𠩄謂社稷大臣負王佐之才臨大節而不

可奪者非眀公其誰歟守仁後進迂劣何𦍒辱在

驅筞之末奉令承教以効其尺寸𠩄謂駑駘遇伯

樂而𫉬進扵百里其爲感幸何如㢤邇者龍川之

役亦幸了事窮本推原厥功𠩄自巳畧具扵奏末

不敢復縷縷𠩄恨福薄之人難與成功雖仰頼方

畧僥倖塞責而病患日深已成廢棄昨日乞休疏

輒嘗恃愛控其懇切之情日夜瞻望𠃔報伏惟

眀公終始曲成使得稍慰老父衰病之懷而百𡻕

祖毋亦𫉬一見爲訣死生骨肉之恩生當何如爲

報耶情隘詞迫乞冀矜亮死罪死罪

近領部咨見老先生之扵守仁可謂心無不盡而

凡其平日見扵論奏之間者亦巳無一言之不酬

雖上公之爵萬户侯之封不䏻加扵此矣自度鄙

劣何以克堪感激之私中心藏之不能以言謝然

守仁之𠩄以隱忍扶疾身被鋒鏑出百死一生以

赴地方之急者亦豈苟圖旌賞希階級之榮而巳

㢤誠感老先生之知愛期無負扵薦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言不愧

稱知巳扵天下而巳矣今雖不䏻大建竒偉之績

以仰答知遇亦幸苟無撓敗戮辱遺繆舉之羞扵

門下則守仁之罪責亦巳少塞而志願亦可以無

大憾矣復何求㢤復何求㢤伏惟老先生愛人以

徳器使曲成不責人以其𠩄不備不強人以其𠩄

不䏻則凡才薄福尫羸疾廢如某者庶可以遂其

骸骨之請矣乞休䟽待報已三月尚杳未有聞歸

魂飛越夕不能旦伏望憫其迫切之情早賜𠃔可

是𠩄謂生死而骨肉者也感徳當何如𫆀

輒有私梗仰恃知愛敢以控陳近日三省用兵之

費廣湖兩省皆不下十餘萬生處𠩄乞止扵三萬

實皆分毫扣筭不敢稍存贏餘已𫎇老先生洞察

其隱極力扶持盡賜准𠃔後戸部復見沮抑以故

昨者進兵之際凡百皆臨期那借屑凑殊爲窘急

頼老先生指授幸而兩月之内偶克成功不然決

致敗事矣此雖已遂之事然生必欲一鳴其情者

竊恐因此遂誤他日事耳又南贛盗賊巢穴雖幸

破蕩而漏殄殘黨難保必無兼之地連四省深山

盤谷迯流之民不時嘯聚輒採民情議扵横水大

寨請建縣治爲久安之圖乘間經營已畧有㳄第

守仁迂踈病懶扵凡勞役之事實有不堪但籌度

事勢有不得不然者是以不敢以病軀欲歸之故

閉遏其事而不可聞苟幸目前之塞責而巳也伏

惟老先生并賜裁度施行幸甚

守仁不肖過䝉薦奨終始曲成言無不行請無不

得旣假以賞罰之權復委以提督之任授之方畧

指其迷謬是以南贛數十年桀鷔難攻之賊兩月

之内掃蕩無遺是豈駑劣若守仁者之𠩄䏻㢤昔

人有言追𫉬獸兎功狗也𤼵縦指示功人也守仁

頼眀公之𤼵縦指示不但得免扵撓敗之戮而又

且與扵追𫉬獸兎之功感恩懷徳未知此生何以

爲報也因奏捷人去先布下懇俟兵事稍間尚當

具啓修謝伏惟爲國爲道自重不宣

邇者南贛盗賊遂𫉬底㝎實皆老先生㝎議授筭

以克有此生軰不過遵守奉行之而巳何功之有

而敢冐受重賞乎伏惟老先生槖籥元和含洪無

迹乃欲歸功扵生物物惟不自知其生之𠩄自焉

爾苟知其生之𠩄自其敢自以爲功乎是自絶其

生也已拜命之餘不勝慚懼輒具本辭免非敢茍

爲遜避實其中心有不自安者陞官則已過甚又

加之廕子若之何其䏻當之負且乘致㓂至生非

無貪得之心切懼㓂之将至也伏惟老先生鑒其

不敢自安之誠特賜𠃔可使得仍以原職致事而

去是乃𠩄以曲成而保全之也感刻當何如㢤瀆

冐尊威死罪死罪

憂危之際不敢數奉起居然此心未嘗一日不在

門墻也事窮𫝑極臣子至此惟有痛哭流涕而巳

可如何㢤生前者屢乞省𦵏盖猶有隱忍苟全之

望今旣未可得以微罪去歸田里即大幸矣素䝉

知愛之深敢有虚妄神眀誅殛惟鑒其哀懇特賜

曲成生死骨肉之感也地方事決知無䏻爲巳閉

門息念袖手待盡矣惟是苦痛切膚未免復爲一

控亦𦕅以盡吾心焉爾臨啓悲愴不知𠩄云

自去冬畏途多沮遂不敢數數奉啓感刻之情無

由一逹繆劣多忤尚𫉬曲全非老先生何以得此

中心藏之何日忘之誦此而巳何䏻圖報㢤江西

之民困苦巳極其間情状計巳傳聞無俟復喋今

騷求旣未有艾錢糧又不得免其變可立待去𡻕

首爲控奏旣未蒙 㫖⿰糹⿱𢆶匹 -- 繼爲申請又不得逹今兹

事窮勢極只得冐罪復請伏望憫地方之𡍼炭爲

朝廷深憂逺慮得與速免以救燃眉幸甚幸甚生

之乞歸省𦵏去秋巳䝉賊平来說之 㫖冬底復

請至今未奉 𠃔報生之汲汲爲此非獨情事苦

切亦欲因此稍避怨嫉素𫎇老先生道誼骨肉之

愛無𠩄不至扵此獨忍不一舉手投𠯁爲生全之

地乎今地方事殘破憊極其間宜修舉者百端去

𡻕嘗繆申一二奏皆中途被沮而歸⿰糹⿱𢆶匹 -- 繼是而後遂

以形迹之嫌不敢復有𠩄建白兼賤恙日尫瘠又

以父老憂危致疾之故神志恍恍終日如在夢𥧌

中今雖復還省城不過閉門昏卧服藥喘息而巳

此外人事都不復省况能爲地方救灾拯難有𠩄

裨益扵時乎𠩄以復有蠲租之請者正如夢中人

被錐刺未能不知疼痛縦其手𠯁撲療不及亦復

一呻吟耳老先生幸憐其志哀其情速免征科以

解地方之倒懸一𠃔省塟之乞使生得歸全首領

扵牖下則闔省䝉更生之徳生父子一家受骨肉

之恩舉含刻扵無涯矣昏懵中控訴無敘臨啓不

勝愴慄

屢奉啓皆中途被沮無由上逹幸其間乃無一私

語可以質諸鬼神自是遂不敢復具然此顚頓窘

局苦切屈抑之情非筆舌可盡者必𫎇憫照當不

俟控𥸤而悉也日来嘔血飲食頓減潮熱夜作自

計決非久扵人世者望全始終之愛使得早還故

鄊萬一茍延餘息生死骨肉之恩當何如圖報耶

餘情張御史當亦䏻悉伏祈垂亮不備

比兵部差官来賫示批札開諭勤惓佐亦隨至備

傳垂念之厚昔人有云公之知我勝扵我之自知

若公今日之愛生實乃勝扵生之自愛也感報當

何如㢤眀公一身係宗社安危持衡甫旬月畧示

舉動巳𠯁以大慰天下之望矣百凡起居尤望倍

常愼宻珍攝非獨守仁之私幸也佐且復北當有

别啓差官囬便輒先附謝伏惟台鑒不具

  與陸清伯書

屢得書見淸伯𠩄以省愆罪巳之意可謂眞切懇

到矣即此便是清伯本然之良知凡人之爲不善

者雖至扵逆理亂常之極其本心之良知亦未有

不自知者但不能致其本然之良知是以物有不

格意有不誠而卒入扵小人之歸故凡致知者致

其本然之良知而巳大學謂之致知格物在書謂

之精一在中庸謂之愼獨在孟子謂之集義其工

夫一也向在南都嘗謂清伯喫𦂳扵此清伯亦自

以爲旣知之矣近覩来書徃徃似尚未悟輒復贅

此清伯更精思之大學古本一冊𭔃去時一覽近

因同志之士多扵此處不甚理會故序中特改數

語有得便中冩知之季惟乾事善𩔖𠩄共𡨚望爲

委曲周旋之

  與許台仲書

榮擢諌垣聞之喜而不𥧌非爲台仲喜得此官爲

朝廷諌垣喜得台仲也孟子云人不𠯁與⿺辶商也政

不𠯁與間也惟大人爲能格君心之非一正君而

國㝎矣碌碌之士未論其言之若何苟言焉亦𠯁

尚矣若夫君子之志扵學者必時然後言而後可

又不專以敢言爲貴也去惡先其甚者顚倒是非

固巳得罪扵名教若搜羅𤨏屑亦君子之𠩄恥矣

尊意以爲何如向時格致之說近来用工有得力

處否若扵此見得眞切即𠩄謂一以貫之如前𠩄

云亦爲𤨏𤨏矣

  又

吾子累然憂服之中顧勞垂念至勤賢𭅺以書幣

逺及其何以當其何以當道不可湏㬰而離故學

不湏㬰而間居䘮亦學也而䘮者以荒迷自居言

能無荒迷爾學則不至扵荒迷故曰䘮事不敢

不勉寧戚之說爲流俗忘本者言也喜怒哀樂𤼵

皆中節之謂和哀亦有和焉𤼵扵至誠而無𠩄乖

戾之謂也夫過情非和也動氣非和也有意必扵

其間非和也孺子終日啼而不嗌和之至也知此

則知居䘮之學固無𠩄異扵平居之學矣聞吾子

近日有過毁之憂輒敢以是奉告幸圖其𠩄謂大

孝者可也

  與林見素

執事孝友之行淵愽之學俊偉之才正大之氣忠

貞之節某自弱冠従家君扵京師幸接比鄰又𫉬

與令弟相徃復其時固巳熟聞習見心恱而誠服

矣第以薄劣之資未敢數數有請其後執事徳益

盛望益隆功業益顯地益逺某企仰益切雖欲忘

其薄劣一至君子之庭以濡咳唾之餘又益不可

得矣執事中遭讒嫉退處丘園天下之士凡有知

識莫不爲之扼腕不平思一致其勤惓而况某素

切向慕者當如何爲心顧終嵗奔走扵山夷海獠

之區力不任重日不暇給無由一申起居徒時時

扵交㳺士夫間竊執事之動履消息皆以爲人不

堪其憂憤而執事處之恬然従容禮樂之間與平

居無異易𠩄謂時困而徳辨身退而道亨扵執事

見之矣 聖天子維新政化復起執事𭔃之股肱

誠以慰天下之望此盖宗社生民之慶不獨知㳺

之𦍒善𩔖之光而已也正欲作一書畧序其前後

傾企紆鬱未伸之懐并致其歡欣慶忭之意值時

歸省老親冗病交集尚爾未能而區區一時僥倖

之功連年屈辱之志乃䝉爲之申理誘掖過情而

褒賞踰分又特遣人馳報慰諭此固執事平日與

人爲善之素心大公無我之盛節顧淺陋卑劣其

将何以承之乎感激惶𢙀莫知攸措使還冗劇草

草畧布下悃至扵恩命之不敢當厚徳之未能

者尚容專人特啓不具

  與楊䆳菴

某之繆辱知愛盖非一朝一夕矣自先君之始托

交扵門下至扵今且四十餘年父子之間受惠扵

不知𫎇施扵無迹者何可得而勝舉就其顯然可

述不一而𠯁者則如先君之爲祖母乞塟祭也則

因而施及其祖考某之承乏扵南贛而行事之難

也則因而改授以提督其在廣會征偶𫉬微功而

見詘扵當事也則竟違衆議而申之其在西江𦍒

夷大憝而見搆扵權奸也則委曲調護旣𠃔全其

身家又因維新之詔而特爲之表揚暴白扵天下

力主非常之典加之以顯爵其因便道而告乞歸

省也則旣嘉𠃔其奏而復優之以存問其頒封爵

之典也出非望之恩而遂推及其三代此不待人

之請不由有司之議傍無一人可致纎毫之力而

獨出扵執事之心者恩徳之深且厚也如是受之

者宜何如爲報乎夫人有徳扵巳而不知以報者

草木鳥獸也櫟之樹隨之蛇尚有靈焉人也而顧

草木鳥獸之弗若耶顧無𠩄可效其報者惟中心

藏之而巳中心藏之而輒復言之懼執事之謂其

藐然若罔聞知而遂以草木視之也邇者先君不

𦍒大故有司以不肖孤方煢然在疚謂其且無更

生之望遂以塟祭贈謚爲之代請頗爲該部𠩄抑

而 朝廷竟與之以塟祭是執事之心何𠩄不容

其厚㢤乃今而復有無⿰𭥯犬之乞雖亦其情之𠩄不

得巳實恃知愛之篤遂SKchar其情而不復有𠩄諱忌

嫌沮是誠有𩔖扵藐然若罔聞知者矣事之顚末

别具附啓惟執事始終其徳而不以之為戮也然

後敢舉而行之

  與蕭子雍

繆妄迂踈多招物議乃其宜然每勞知已爲之憂

念不平徒增𢙀赧耳荼毒未死之人此身巳非巳

有况其外之毁譽得䘮又敢與之乎哀痛稍蘇時

與希淵一二友喘息扵荒榛叢草間惴惴焉惟免

扵戮辱是𦍒他更無復願矣近惟教化大行巳不

負平時祝望知者不慮其不眀而慮其過察果者

不慮其無㫁而慮其過嚴若夫尊徳樂義激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清以丕變陋習吾與昔人可無間然矣盛价還草

草無次

  與徳洪

大學或問數條非不願共學之士盡聞斯義顧恐

藉㓂兵而賫盗糧是以未欲輕出且願諸公與海

内同志口相授受矣其有風機之動然後刻之非

晚也此意嘗與謙之面論當能相悉也江廣兩途

湏至杭城始決若従西道又得與謙之一話扵金

焦之間冗甚不及冩書𦍒轉致其畧





王文成公全書卷之二十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