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君变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敦煌变文集·卷一·王昭君变文

王昭君变文[编辑]

  (前缺)

  □□□□□□迷,前□(军)□□□□□,

  □□□□□此难,路难荒径足风惛,

  □□□□□□□,□□景色似酝腽。

  䋦银北奏黄芦泊,原夏南地持白□,

  □□□搜骨利幹,边草叱沙纥逻分。

  阴圾爱长席箕掇,□谷多生没咄浑,

  纵有衰蓬欲成就,旋被流沙剪断根。

  □(酒)泉路远穿龙勒,石堡云山接雁门,

  蓦水频过及敕戌,□□□(望)见可岚屯。

  如今以暮(慕)单于德,昔日还承汉帝恩,

  □□□(定)知难见也,日月无明照覆盆。

  愁肠百结虚成著,□□□(千)行没处论,

  贱妾傥期蕃里死,远恨家人昭(招)取魂。

  汉女愁吟,蕃王笑和,宁知惆怅,恨别声哀,管弦马上横弹,即会途间常奏。侍从寂寞,如同丧孝之家,遣妾攒蚖,仗(状)似败兵之将。庄子云何者:“所好成毛羽,恶者城(成)疮癣;”“爱之欲求生,恶之欲求死。”妾闻:“居塞北者,不知江海有万斛之舡;居江南之人,不知塞北有千日之雪。”此及苦复重苦,怨复重怨。行经数月,途程向尽,归家渧遥,迅昔不停。即至牙帐,更无城郭,空有山川。地僻多风,黄羊野马,日见千群万群,□□羱羝,时逢十队五队。似(以)语(契)丹为东界,吐蕃作西邻;北倚穷荒,南临大汉。当心而坐,其富如云。毡裘之帐,每日调弓;孤格之军,终朝错箭。将斗战为业,以猎射为能。不朁而衣,不田而食。既无穀麦,啖肉充粮。少有丝麻,织毛为服。夫突厥法用,贵杜(壮)贱老,憎女忧(爱)男。怀鸟兽之心,负犬戎之意。□(冬)天逐暖,即向山南;夏月寻源(凉),便居山北。河(何)惭尺壁(璧),宁谢寸阴。是竟直为作处伽陀人多出来掘强。若道一时一饷,犹可安排;岁久月深,如何可度。妾闻:“邻国者大而小而强自强弱自弱自弱,何用逞雷电之意气,争锋火之声,独乐一身,苦他万姓。”单于见明妃不乐。唯传一箭,号令□军。且有赤狄白狄,黄头紫头,知策明妃,皆来庆贺。须命缧亦柘(拓)驼,菆菆作舞,仓牛乱歌。百姓知单于意,单于识百姓心。良日可借(惜),吉日难逢。遂拜昭军(君)为烟脂皇后。故□(入)国随国,入乡随乡,到蕃禀(里)还立蕃家之名,荣拜号作烟脂贵氏处有为陈:

  传闻突厥本同威,每唤昭军(君)作贵妃,

  呼名更号烟脂氏,犹恐他嫌礼度微。

  牙官少有三公子,首领多饶五品绯。

   屯下既称张毳幕,临时必请建门旗。

  搥钟击鼓千军啖,叩角吹螺九姓围,

  澣(瀚)海上由(尚犹)呜戛戛,阴山的是搌(颤)危危。

  樽前校尉歌杨柳,坐上将军无乐辉(舞落晖),

  乍到未闲(娴)胡地法,初来且著汉家衣。

  冬天野马从他瘦,夏月犛牛任意肥,

  边云忽然闻此曲,令妾愁肠每意归。

  蒲桃未必胜春酒,毡帐如何及采帏,

  莫怪適来频下泪,都为残云度岭西。

  上卷立铺毕,此入下卷。

  明妃既策立,元来不称本情,可汗将为情和,每有善言相向。“异方歌乐,不解奴愁;别城(域)之欢,不令人爱。”单于见他不乐,又传一箭,告报诸蕃,非时出腊(猎),围绕烟旨山,用昭军(君)作中心,万里攒军,千兵逐兽。昭军(君)既登高岭,愁思便生,遂指天叹帝乡而曰处若为陈说?

  单于传告报诸蕃,各自排兵向北山,

  左边尽著黄金甲,右件(半)芬云(纷纭)似锦团。

  黄羊野马捻枪拨,鹿鹿从头吃箭川(穿),

  远指白云呼且住,听奴一曲别乡关:

  “妾家宫宛(苑)住奏(秦)川,南望长安路几千,

  不应玉塞朝云断,直为金河夜蒙连。

  烟旨山上愁今日,红粉楼前念昔年,

  八水三川如掌内,大道青楼若服(眼)前。

  风光日色何处度,春色何时度酒泉?

  可笑轮台寒食后,光景微微上(尚)不传。

  衣香路远风吹尽,朱履途遥蹑镫穿,

  假使边庭突厥宠,终归不及汉王怜(怜)。

  心惊恐怕牛羊吼,头痛生曾(憎)乳酪膻,

  一朝愿妾为红□(鹤),万里高飞入紫烟。

  初来不信胡关险,久住方知虏塞□,

  祁雍更能何处在,只应弩那白云边。”

  昭军(君)一度登千山,千回下泪,慈母只今何在?君王不见追来。当嫁单于,谁望喜乐。良由画匠,捉妾陵持,遂使望断黄沙,悲连紫塞,长赤县,永别神州。虞舜妻贤,渧能变竹,飏良(杞梁)妇圣,哭烈(裂)长城。乃可恨积如山,愁盈若海。单于不知他怨,至夜方归。虽还至帐,卧仍不去。因此得病,渐加羸瘦。单于虽是番人,不那夫妻义重。频多借问,明妃遂作遗言,略述平生,留将死处若为陈说?

  “妾嫁来沙漠,经冬向晚时,

  和明以合调,翼以当威仪。

  红检(脸)偏承宠,青蛾侍妾时,

  妾貌如红线,每怜岁寒期。

  今果连其病,容华渐渐衰,

  五神俱总散,四代的危危。

  月华来映塞,风树已惊枝。

  炼药须岐伯,看方要巽离,

  此间无本草,何处觅良师。

  妾貌如红线,

  孤鸾视犹影(影犹)□□,龙剑非人常(尚)忆雌,

  妾死若留故地葬,临时□(请)报汉王知。”

  单于答曰:

  “忆昔鸾(銮)殿,相将出雁门,

  同行复同寝,双马覆(复)双奔。

  度岭看玄(悬)瓮,临行望覆盆,

  到家蕃里重,长丑汉家恩。

  饮食盈帔桉,蒲桃满颉樽,

  元来不向口,交命若何存。

  奉(凤)管长休息,龙城永绝闻,

  画眉无若择,泪眼有新恨(痕)。

  愿为宝马连长带,莫学孤蓬剪断根,

  公主时亡仆亦死,谁能在后哭孤魂。”

  从昨夜已来,明妃渐困,应为异物,多不成人。单于重祭山川,再求日月,百计寻方,千般求术,纵令春尽,命也何存。可惜□□(明妃),□(奄)从风烛。故知生有地,死有处。恰至三更,大命方尽。单于脱卻天子之服,还著庶人之裳,披发临丧,魁渠并至。骁(晓)夜不离丧侧,部落岂敢东西。日夜哀吟,无由蹔棳(辍),恸悲切调,乃哭明妃处若为陈说?

  昭军(君)昨夜子时亡,突厥今朝发使忙,

  三边走马传胡命,万里非(飞)书奏汉王。

  单于是日亲临哭,莫舍须臾守看丧,

  解剑脱除天子服,披头还著庶人裳。

  衙官坐位刀离(剺)面,九姓行哀截耳珰,

  □□□□□□□,枷(架)上罗衣不重香,

  可惜未殃(央)宫里女,嫁来胡地碎红妆。

  首领尽如云雨集,异口皆言斗战场,

  寒风入帐声犹苦,晓日临行哭未殃(央)。

  昔日同眠夜即短,如今独寝觉天长。

  何期远远离京兆,不忆冥冥卧朔方,

  早知死若埋沙里,悔不教君还帝乡。

  表奏龙庭。敕未至,单于唤丁宁(灵)塞上卫律,令知葬事。一依蕃法,不取汉仪。棺椁穹庐,更别方圆。千里之内,以伐醮(樵)薪,周匝一川,不案□马。且有奔驼勃律,阿宝蕃人,膳主犛牛,兼能煞马。酝五百瓮酒,煞十万口羊,退犊燖驼,饮食盈川,人伦若海。一百里铺氍毛毯,踏上而行;五百里铺金银胡瓶,下脚无处。单于亲降,部落皆来。倾国成仪,乃葬昭军(君)处若为陈说?

  诗书既许礼缘情,今古相传莫不情,

  汉家虽道生离重,蕃率犹嫌死葬轻。

  单于是日亲临送,部落皆来引仗行,

  睹(赌)走熊罢(罴)千里马,争来竞逞五军兵。

  牛羊队队生埋壙,仕女芬芬(纷纷)耸入坑,

  地上筑境(坟)犹未了,泉下惟闻叫哭声。

  蕃家法用将为重,汉国如何辄肯行,

  若道可汗倾国葬,焉知死者绝妨生!

  黄金白玉莲(连)车载,宝物明珠尽库倾,

  昔日有秦王合国葬,挍料昭军(君)亦未平。

  坟高数尺号青冢,还道军人为立名,

  只今葬在黄河北,西南望见受降城。

  故知生有地,死有处,可惜明妃,奄从风烛,八百馀年,坟今上(尚)在。后至孝哀皇帝,然发便(使)和蕃。遂差汉使杨少徵杖节和来吊。金重锦轁(縚)缯,入於虏廷,慰问蕃王。单于闻道汉使来吊,倍加喜悦,光依礼而受汉使吊。宣哀帝问,遂出祭词处若为陈说?

  明明汉使达边隅,禀禀(凛凛)蕃王出帐趋,

  大汉称尊成命重,高声读敕吊单于。

  “昨咸来表知其向,今叹明妃奄逝殂,

  故使教臣来吊祭,远道兼问有所须。

  此间虽则人行义,彼处多应礼不殊,

  附马赐其千匹采,公主子仍留十解(斛)珠。

  虽然与朕山河隔,每每怜乡(卿)岁月孤,

  秋末既能安葬了,春间暂请赴京都。”

  单于受吊复含渧,汉使闻言悉以悲。

  “丘山义重恩离(难)舍,江海虽深不可齐,

  一从归汉别连北,万里长怀霸岸西。

  闲时净(静)坐观羊马,闷即徐行悦鼓鼙,

  嗟呼数月连非祸,谁为今冬急解奚?

  乍可阵头失卻马,那堪向老更亡妻!

  灵仪好日须安历,葬事临时不敢稽。”

  莫怪帐前无埽土,直为渧多旋作泥。

  汉使吊讫,当即使回。行至蕃汉界头,遂见明妃之冢。青冢寂辽(寥),多经岁月。使人下马,设乐沙场,害非单布,酒心重倾。望其青冢,宣哀帝之命,乃述祭词:

  “维年月日,谨以清酌之奠,祭汉公主王昭军(君)之灵。惟灵天降之精,地降之灵,姝越世之无比,婥妁倾国和陟娉,丹青写刑(形),远稼(嫁)使凶奴拜首,方代伐信义号罢征。贤感敢五百里年间,出德迈应,黄河号一清。祚永长传万古,图书且载著往声。呜呼嘻噫!在汉室者昭军(君),亡桀纣者妮妃、孋姿两不围矜夸兴皆言为美。捧荷和国之殊功,金骨埋於万里。嗟呼!别翠之宝帐,长居突厥之穹庐。特也,黑山杜(壮)气,扰攘凶奴,扰将降丧,计竭穷谋。漂遥(嫖姚)有惧於检猃狁,卫霍怯於强胡。不稼(嫁)昭军(君),紫塞难为运策定。单于欲别,攀恋拜路跪。嗟呼!身殁於蕃里,魂兮岂忘京都。空留一冢齐天地,岸兀青山万载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