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兩節婦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王氏兩節婦傳
作者:袁宏道 明
本作品收錄於《瓶花齋集/卷07

余友同門王箕仲,貌樸而中沉,望而知其長者。初令寧海,有惠政,士民至今傳誦。近起復謁選入京,暇則過余談聖學。余問箕仲何從得此,箕仲乃出其鄉先輩《王塘南語錄》示余。余一見駭愕,謂陽明死,天下無學,不意臨濟兒孫,猶有在者,箕仲可謂能自得師也。然餘覘箕仲,常若有隱憂不可解者,雖談笑戲狎之時,每愀然不樂。余謂箕仲,壯年筮仕,何不自得,而鬱鬱如是?箕仲曰:「余先祖母時,先母歐陽,皆孀節若干年,含辛茹荼,以訓其孫若子。今余甫得一官,不能博半尺翬錦,以榮其母;分大官之膳一釜,以供吾祖母。甘其苦而不享其樂,見余之成而不食予之報。天乎,余何能釋然哉!」臨別,手書狀一通,乞余一言以伸。

余謂婦人大行首節,書婦者,書其節可也,其他不必書也。辟如死王事者,書其死王事可也,其他必不書也。夫拮據勤家,與夫事姑相夫訓子敦族之類,恒婦人之有知識者皆能之,書之不勝書也。不勝書即不勝傳,是大節反以細行掩也。李習之論史云:「作史者,非大善不得書,取其信而易傳也。」故余謂君家兩母,時太母年廿九而寡,守節五十五年;歐陽母四十而寡,守節二十年,是可書,書之以勸天下之為嫠婦者,不以年之例不例二其心也。時太母耄年,歐陽母中壽,皆目見其子若孫名演疇者登進士第,是可書,書之以見仁者必壽,賢者必有後,使夫天下之煢夫獨子,索然無告者之久而益自信也。一門兩節婦,是可書,書之以見天之虐王氏者如此其頻,而王氏之待天者如此其定,且使後之人譚孀節者必肇稱王氏也。其他一切細碎事,以無加於大節者,故不書。生卒年月,載在家乘,非史氏之所急,故可略也。

嗟夫!一門之內,喪車頻駕,入其室若鬼室焉,其生存者,皆垢面泣血之餘,人間世之至苦,真無酷於此時者,而天下之大節烈出焉。向之所謂苦且毒者,今之所謂榮且芳者也。人患不自立耳,禍福何常之有哉!箕仲喜談學,初入官,所就何可量。然則二母之報,方始而未艾也。吁,是可傳也夫!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