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禎農書/卷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王禎農書/卷十六 王禎農書
《農器圖譜》之十一、十二
王禎農書/卷十八 
本作品收錄於:《王禎農書

農器圖譜[编辑]

卷十七  【農器圖譜 之十一】

○鼎釜門[编辑]

鼎、釜,皆烹飪器。今鼎以取繅,釜以供饁,為農家必用之事。複以老瓦盆、匏樽、土鼓之類,迭相敘次,愈見樸俗天真,不事華玩,如造羲皇氏之庭。眷而懷之,洎乎其樂之不自知也。茲特圖其舊製,讚以新詠,庶形往古之風,以革澆俗之弊,其於政化,不為無補云。

△鼎[编辑]

《說文》云:“鼎,三足兩耳。”烹飪器也。《周禮》:“烹人掌共鼎鑊,以給水火之齊。”

今農家乃用煮繭繅絲。嚐讀秦觀《蠶書》云:凡繅絲,“嚐令煮繭之鼎,湯如蟹眼。”又云:“絲自鼎,道……升於鎖星。”蓋繅絲用鼎,就其深大,煮繭既多,則繅取欲速,不致蛾出。或用甑接釜口,象其深綽。但權務省節,終不若鼎之火候為便然。原夫鼎之為器,大則烹牲而供上祀,小則和羹而備五味;今用之以取繭絲而衣被斯民,則其功利所及,又豈止為向之食饗而已哉?故嘉其兼用,遂置名田譜之內。

讚云:維鼎在昔,祀享多儀。三代以來,鑄象剖疑;以定九州,以正四夷。國所係望,農何與知?降及後世,物變風移,取其深綽,蠶繅是宜。湯生蟹眼,緒引繭絲。婦工對向,手、箸駢持。喂端自內,壬紕由茲。“冷盆”莫並。“熱釜”何裨?古今異用,彼此一時。既國而家,既食而衣,器兮不器,備用無遺。著為永法,載播聲詩。

△釜[编辑]

釜,煮器也。《古史考》:“黃帝始造釜甑。”火食之道成矣。《易·說卦》曰:“坤……為釜。”《廣雅》曰:“錪(他典切)、鉼(音餅)、鬲(音曆)(音富)(音鹿)(漫、牟二音)規金(音規)、錡,也。”《說文》:釜作“鬴,鍑屬”。《魏略》曰:“鍾繇為相國,以五熟鼎範,因太子鑄之。釜成,太子與繇書曰:‘昔周之九鼎,鹹以一體調一味,豈若斯釜,五味時芳?蓋鼎之烹飪,以享上帝。今之嘉釜,有逾茲義。’”《異錄》曰:南方有以沙土燒之者。燒熟,以土油之,淨逾鐵器。尤宜煮藥。一斗者才值十錢。斯濟貧之具,不可無者。

讚云:黃帝始造,火食是須。金獻歐冶,製厥範模;綽口銳下,古今不逾;中潔其腹,外黔其膚。薪爇而沸,井汲而濡。水火既濟,饔飧乃餔。掩彼鼎鼐,五味能俱,舉世通用,田譜何書?匪農獻穀,徒生爾魚;既曰跨灶,寧不媚乎?

△甑[编辑]

炊器也。《集韻》云:甑,甗也。籀文作䰞。或作䰝。《周禮》:“陶人為……甑,實二鬴,厚半寸,唇寸。”《說文》曰:窐(戶圭切),甑空也。《爾雅》曰:“䰝謂之鬵(徐林切)。”《方言》:“或謂之酢餾。”《漢書》:項羽渡河,破釜甑。又,“任文公知有王莽之變,悉賣奇物,惟存銅甑。”以此知古人用甑,雖軍旅及反側之際,不可廢者。

或謂釜甑舉世皆用,今作農器,何也?蓋民之力田,必資火食,非釜甑不成,以此起農事之始;及穀物既登,爨以釜甑,又為農事之終。所需莫急於此,故附農器之內。

讚云:日用炊爨,甑也為先。窐作一空,底或七穿;編箄為隔,瓾帶周纏。覆盆莫照,跨釜能專。中成至味,外示陶埏。餅餌作蒸,饙餾非饘。非此為飫,民食曷天?

△箄[编辑]

甑箄也。《說文》云:“箄,蔽也,所以蔽甑底也。”《淮南子》曰:“明鏡可以鑒形,蒸食不如竹箄。”孔融《同歲論》曰:“弊箄徑尺,不能救鹽池之鹹矣。”箄弊可以止鹹故也。又曰:“弊箄、甑瓾,在旃茵之上,雖貧者不搏。”此言易得之物也。字從竹。或無竹處,以荊、柳代之,用不殊也。

詩云:甑或乏“七穿”,編竹以為箄;有緣(去聲)取象圓,無底此能蔽。巧偷蛛網功,深為餅餌計。孰謂材有餘,止鹹猶用弊。

△老瓦盆[编辑]

田家盛酒器也。《周禮》曰:“盆,實二鬴,厚半寸,唇一寸。”甄土為之,所以盛物。《世說》曰:“阮仲容至宗人間共集……以大盆盛酒。潘嶽《賦》云:“傾縹盆以酌酒。”蓋盆,古亦盛酒器也。《老子》曰:“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竊謂季世習俗奢僭,以金玉為飲器,鮮不敗德。今瓦盆盛酒,有複古淳儉之風,其可尚也。

杜工部詩云:“莫笑田家老瓦盆,自從盛酒長兒孫。傾銀注玉驚人眼,一醉終同臥竹根。”

△匏樽[编辑]

匏,瓠也。開以盛酒,故曰匏樽。《周禮》注云:取甘匏割去柢,為樽而酌之。王昭禹謂:門,出入所在;瓠,中虛象門,祭之,去其害門者。又《鬯人》:“禜門用瓠齎。”注云:《春秋》“魯莊公二十五年秋,大水,鼓用牲於門。故書作‘剽’。鄭司農讀剽為瓢。杜子春讀齎為粢,瓢為瓠蠡也,粢,粢盛也。鄭玄謂:齎,讀為齊,取甘匏割去柢,以齊為樽也。東坡云:“舉匏尊以相屬。”今田家用此,皆其遺製。

賦云:諮大塊兮孕質,引蔓葉兮高懸;惟中虛兮表圓,實取離兮象乾;繄生成兮永固,匪雕琢兮自然。惟係之兮不食,爰剖之兮用全。繼窪尊兮作古,與鴟夷兮比肩。至若畎畝登秋,粒米呈瑞,民無菜色,家稱樂歲。走赤腳兮提攜,酤村醪兮遠致;瀉瓦盆之真率,競捧承乎若器;既爾汝兮相屬,遂長幼兮同醉。複乃俯扣仰答,途歌裏謠,忘一己之所之,邁千載之寂寥。初若笠澤引田舍之觴,又似柴桑倒茅簷之瓢。無思慮兮適劉伶之動止,浮江湖兮遊莊周之逍遙。浩浩乎無懷大庭兮,去此逾幾,又奚啻等山罍於敝屣兮,儕犧象於蘇樵。

△瓢杯[编辑]

判瓠為飲器,與匏樽相配。許由一瓢自隨,顏子一瓢自樂。今舉匏樽,傾瓢杯,何田家之有真趣也!

韋肇《賦》,其略曰:當其“判飲器,配圓壺,雖人斯造製,而天與規模。柄非假操而直,腹非待剖而刳。……黃其色以居貞,圓其首以持重。非憎乎林下,逸人何事而喧?可惜乎樽中,夫子能拙於用。笙匏同出,詎為樂音以見奇?牢巹合行,未諭婚姻之所共。……於是薦芳席,娛密座;動而委命,雖提挈之由君;用或當仁,信斟酌而在我。挹酒漿則仰惟北而有別,充玩好則校司南以為可。有以小為貴,有以約為珍。瓠之生,莫先於晉壤;杓之類,奚取於梓人?昔者滄流,曾變蠡名而願測;今茲廟禮,請代龍號而惟新。請勿輕之掌握,無使辱在埃塵。為君酌人心而不倦,庶返樸以還淳。”

△土鼓[编辑]

土鼓,古樂器也。杜子春云:“以瓦為匡,以革為兩面,可擊也。”《禮運》曰:“蕢桴而土鼓。”《明堂位》曰:“土鼓、蒯桴……,伊耆氏之樂也。” 《周禮·春官》:“籥章,掌土鼓豳籥。中春,晝擊土鼓,龡《豳詩》,以逆暑。中秋,夜迎寒,亦如之。凡國祈年於田祖,龡《豳雅》,擊土鼓,以樂田畯。國祭蠟,龡《豳頌》,擊土鼓,以息老物。”杜子春云:“息老物”謂“息田夫”,養老勞農。今農家秋斂之後,擊鼓以祀田祖,即其遺意也。

詩云:粵昔伊耆氏,樂製惟土苴;繼自神農氏,作鼓正從瓦;蒯桴一引擊,真性足陶寫。當時風俗成,往往樸而野。太音能希聲,調高和誠寡。迨周因用之,龡合《豳頌雅》。祈年及祭蠟,齊敬格上下;是雖器質略,名亦不徒假。花腰鳴且急,可以愧來者。

  ↑返回頂部  
卷十七  【農器圖譜 之十二】

○舟車門[编辑]

舟車之事,任載所先,蓋南北道路之不同,故水陸乘行之亦異。然淮漢之間,俱可兼用;凡務農之家,隨其所便。至於所居廬室,尤不可無,其動止之用,理存覆載,故共錄於此。

△農舟[编辑]

農舟,農家所用舟也。夫水鄉種藝之地,溝港交通,農人往來,利用舟楫,故異夫漁釣之名也。

賦曰:夫聖人之製舟楫兮,取刳剡之既臧;用濟川而利涉,亦輦重而惟強。必先具乎梢柂,乃複揭乎篷檣。恒獨乘而多便,或並泛而能方。繄大小製度之不一,故彼此體用之難常。若夫非艇非航,非漁非商,凡農居江海,或野處湖湘,猶陸路之資車,辦一櫂於耕桑。擬傍通於原隰,可倒載乎倉箱。播種則間(去聲)置乎穜稑,收穫則積疊乎稻粱。其或出由港口,歸下橫塘,雖慣作村溪之逆上,須防風雨以遮藏。沙際輕帆,掛新晴於遠浦;籬根短纜,泊落日之孤莊。彼有駕乎蘭舫,衒以華妝,廣陳樽俎,暖沸絲篁;方轉乎楊柳之蔭,複度乎荷芰之香。徒能窮豪貴一時之侈樂,焉知助民生終歲之豐穰?何張翰思歸,獨取乎蓴羹鱸鱠;又龜蒙投隱,止載乎茶灶筆床。吾將挈家於此而就食,聽其所止於魚稻之鄉。

△划(戶花切)[编辑]

《集韻》,划謂“撥進”也。其船製,短小輕便,易於撥進,故曰划船,別名秧塌。嚐見淮上瀕水及灣泊田土,待冬春水涸耕過,至夏初,遇有淺漲所漫,乃划此船,就載宿浥稻種,遍撒田間水內。候水脈稍退,種苗即出,可收早稻。又見江南春夏之間,用此箝貯泥糞,及積載秧𢆞,以往所佃之地。若際水,則以鍬棹撥至;或隔陸地,則引纜掣去;如泥中草上,尤為順快。水陸互用,便於農事,故備錄於此。

詩云:水鄉遠近多歧路,誰作划船新製度,不煩梢柂與帆檣,一櫂翩翩恣來去。農事方殷負載多,水陸無拘隨所遇。歸來閒艤古方塘,不知江海風濤怒。有時撐出柳邊來,還勝斷橋人不渡。

△野航(胡郎切)[编辑]

田家小渡舟也。或謂之舴艋,謂形如蚱蜢,因以名之。(舴,直格切;艋,莫梗切。小舟也。)如村野之間,水陸相間(去聲),豈所在橋梁皆能畢備?故造此以便往來。製頗樸陋,廣才尋丈,可載人畜一二。不煩人駕,但於渡水兩旁,維以竹草之索,各倍其長,過者掣索,即抵彼岸。或略具篙楫。田農便之。杜詩“野航恰受兩三人”,即謂此也。

詩云:東皋茫茫春雨晴,前溪溶溶春水生,小橋欹仄已中斷,野航一葉通人行。長日一鞭春事畢,來去溪邊少人跡。雨打風牽盡日橫,白鷺有時來上立。

△下澤車[编辑]

田間任載車也,古所謂箱者。《詩》曰:“乃求萬斯箱。”又:“睆彼牽牛,不以腹箱。”箱即此車也。《周禮·車人》:“行澤者反柔(女久切)。”又:“行澤者,欲短轂。……短轂則利轉。”

今俗謂之板轂車。其輪用厚闊板木相嵌,斫成圓樣,就留短轂,無有幅也。泥淖(奴教切)中易於行轉,了不沾塞,即《周禮》“行澤”車也。蓋如車製而略,但獨轅著地,如犁托之狀,上有橛,以擐牛挽槃索;上下坡阪,絕無軒輊(陟利切)之患。漢馬援弟少遊嚐謂“乘下澤車”,是也。

詩云:下澤名車異爾,服箱元自有耕牛。雙輪不輻還成轂,獨木非轅類作輈。免向通逵爭軌轍,要登多稼出田疇。有時命駕或他適,常慕平生馬少遊。

△大車[编辑]

大車,《考工記》曰:“大車……牝服二柯。”鄭玄謂:“平地任載之車。”《詩》:“無將大車。”《論語》:“大車無輗。”皆此名也。《世本》云:“奚仲造車。”

凡造車之製,先以腳圓徑之高為祖,然後可視梯檻長廣得所。製雖不等,道路同軌也。中原農家例用之。

後梁甄玄成《車賦》云:“鑄金磨玉之利,凝土剡木之奇,體眾術而特妙,未若作車而載馳。爾其車也,名稱合於星辰,圓方象乎天地;夏言以庸之服,周曰聚焉之器;製度不以陋移,規矩不以飾異;古今貫其同軌,華夷獲其兼利。”

△拖(吐羅切)[编辑]

即拖腳車也。以腳木二莖,長可四尺,前頭微昂,上立四簨,以橫木括之;闊約三尺,高及二尺。用載農具及芻、種等物,以往耕所。有就上覆草為舍,取蔽風雨。耕牛挽行,以代輪也,故曰拖車。中土多用之。庶四方陸種者效之,以便農事。

詩云:早同農具破煙來,暮帶樵薪載月回,不比看花南陌上,雕輪繡轂殷(音隱)春雷。

△田廬[编辑]

《農書》云:古者製五畝之宅,“以二畝半在鄽,《詩》云‘入此室處’是也;以二畝半在田,《詩》云‘中田有廬’是也。”此蓋古製。

自井田之變,農人散居,隨業所在,其屋廬園圃,遂成久處;四時之內,農事俱便。管子所謂“居四民,各有攸處,不使龐雜,欲其業專,不為異端紛更其誌”。今農家多居田野,即其理也。

嚐讀陸龜蒙《田廬賦》,狀其窄陋,非久經其處,不能曲盡若此。使世之崇居華構,猶未滿誌者觀之,可悟奢泰之失。《賦》略曰:

“江上有田,田中有廬。屋以蒲蔣,扉以籧篨;笆籬楗微,方竇欞疏。簷卑欹而立傴僂,戶偪側而行趑趄。蝸旋頂隆,龜坼旁塗;夕吹入面,朝陽曝膚。左有牛棲,右有雞居,將行瞪遮,未起啼驅。宜從野逸,反若囚拘。”

△守舍[编辑]

(平聲)禾廬也。架木苫草,略成構結,兩人可舁。禾稼將熟,寢處其中,備防人畜。或就塍坎縛草為之。若於山鄉及曠野之地,宜高架床木,免有虎狼之患。真西山言農事之敘云:“至其禾,迨垂穎而堅栗,懼人畜之傷殘,縛草田中,以為守舍:數尺容膝,僅足蔽雨,寒夜無眠,風霜砭骨。”此守禾之苦也。

詩云:禾穗纍纍青半黃,邊山際野多熟鄉,一粒未得人初嚐,不應辦作鹿豕糧。老農作計須夜防,結草構木安匡床。高低量置田中央,容身僅足庇雨霜。比於露宿知猶強,所圖歲晏實饑腸。世族多少居華堂,安然熟寢無更長,便腹何嚐乏稻粱。敢較甘苦均閒忙,不遑寧處禾無傷。

△牛室[编辑]

門朝陽者宜之。夫歲事逼冬,風霜淒凜,獸既氄毛,率多穴處,獨牛依人而生,故宜入養密室。聞之老農云:“牛室內外,必事塗塈,以備不測火災。”最為切要。

陸龜蒙序云:“冬十月,耕牛為寒築室,納而皂之。建之前日,老農請乞靈於土官,以從鄉教。予勉而為之辭云:‘四牸三牯,中一去乳,天霜降嚴,入此室處。老農拘拘,度地不畝,東西幾何,七舉其武,南北幾何,丈二加五,偶楹當間,載尺入土。太歲在亥,餘不足數。上締蓬茅,下遠城府。耕耨以時,餘食得所。或寢或訛,免風免雨。宜爾子孫,實我倉庾。’”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