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陽記事/卷之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 球陽記事
卷之六
尚質王
琉球國 蔡溫、尚文思、鄭秉哲等著
卷之七

目錄[编辑]

尚質王[编辑]

即位元年【清順治五年戊子】,始置芭蕉當職。素稱芭蕉當,後稱奉行,今仍稱如舊。

始建久米島仲里村。仲里郡堂村我那霸地有人二名,一叫多宇大筑,一叫真美樽勢頭。始造家于此而栖居焉。自此之後,人皆來聚,以開家宅,遂為村。【今在宇江城村籍內】

久米島仲里間切島尻村籍內兼久村始建。兼久村曾有島尻大親之從人,名曰古手大登,始構一屋,移居此處。後漸人聚,遂為村。

久米島仲里間切宇茶武村始建。宇茶武村,原仲里首里大屋子【宮平親雲上】比屋定目指二人始移居此,後遂為村。

久米島謝武村始建。謝武村原從比嘉村,分有夫地頭曰比嘉者,因本村居宅甚狹,移五家于謝武。後漸人聚為村。

二年,清世祖遣謝必振齎招撫勅至國。

仍置御茶道。萬曆年間,尚寧王時,閔氏【喜安入道蕃元,泉州堺人】任御茶道之宗,後敘紫冠。蕃元染病而卒,後有缺員。是年,茶春英【壽星泰定】亦授御茶道職,至于今日無有員缺。

三年,按司尚象賢編修琉球世鑑。本國素無王世譜。王命尚象賢【羽地按司朝秀】旁訪父老,慱採藉典,竊致忝考。始用國字,編修琉球世鑑。而中山王世統、興廢、政治、美惡及昭穆親疎、事業功勳,燦然足遡,昭然足稽。中山世鑒由此而始焉。

御物奉行兼理宮古山、八重山之事。隆慶丁卯,尚元王命毛元龍【座間味親雲上盛理】授八重山間切大掟。萬曆甲戌年,亦毛元龍任宮古間切大掟職。至于後年,改稱宮古主部。而後那霸里主、御物城輪流更番而兼理其事。是年,王裁其主部,而御物奉行兼理宮古、八重山事。

唐榮士臣衣冠容貌悉從國俗。明洪武壬申,勅賜閩人三十六姓,以敷文教于中山,兼令掌貢典。國王察度深喜悦之,即卜宅于久米村而栖居焉,遂名其地曰唐榮。【素稱唐營,今改榮字。】故其所服衣冠皆從明朝制法,包網巾、戴方巾、沙帽。至于順治庚寅,始以剃髮結欹髻,改用球陽衣冠,悉從國俗,以示心服清朝之意矣。[1]

附:唐榮邑前有一江,潮汐來朝,以為明堂。南望之,則峰巒繞抱,以為錦幢。奧山聳秀,以為文案。後與左右,則林樹密圍,以為玉屏。且中島之西有一塊大石,【此之一石在泉嵜西面,係乎唐榮風水。由是康熙癸丑,紫金大夫金正春恐有経歴久遠而為人所破,題請。幸蒙俞允,始屬唐榮。】峙對南門,以為龍珠。南門以為龍首,双樹為角,双石為眼。中街蜒蟠,以為龍身。西門為尾。而區中有一條小港,潮水徃來,以佐其威焉。且于泉嵜橋之西,有二大石從江中起,能鎖急流之氣,而大有倩矣。若此數者,罔係夫風水之理也非輕矣。[1]

四年,謝必振齎勅至國諭世子,並討還明印。

七年,始開首里石辻中路。

始止人死葬日弔來男女進茶酒及宴。

始止田家人移居于首里、那霸、久米村、泊村遂入其籍。

馬國隆授異國奉行。馬國隆【國頭王子正則】曾任異國奉行,而未詳何年而始,亦何世而廢焉。

八年,始設御馬當職。徃昔之時,下庫理當官兼管御馬。是年,武魁春【野國親雲上宗保】始授此職。至于後年,魁春題請改名御別當。而令查照馬器時,御別當必與當官公同騐看。[1]

九年,减御双紙庫理知行高二十斛。素賜知行高伍拾石,至于是年,减去二十石,以為三十石。後亦减為二十石,不知何年减少。現今賜知行高四十斛。

御振舞奉行兼理御書院事務。

十年,設置橫目于諸郡邑。諸郡邑並外島各置觀察使【俗叫小橫目】,以為觀風整俗。【每村二員。諸島皆然】

始定長史職賜知行高二十斛。

十一年,始許諸按司揷金簪。[1]

兩日並出。[2]秋八月十二日,兩日並出。一出卯方如常順行;一懸乎北方而升。

始懸巨鐘于漏刻門,以報時候。

始設宮古島久貝與人、與那霸與人、荷川取與人。

始設八重山島大城與人、武富與人。

請移天神像于池上院。天神木像二軆奉安那霸。是年,題請移其一軆于池上院,以奉安焉。

始定二天妃宮曉暮撞鐘。景泰年間,鑄巨鐘以懸于兩天妃宮而祭祀天后。時撞鐘拜禮耳。至于是年,始定曉暮撞鐘,以報時刻。

始修平良大那道路。

十二年,國吉始織浮織縀。國吉嘗隨貢使入閩,始學織縀足之法。而回來始善浮織縀。王深褒美之,後任伊平屋比嘉地頭職。本國浮織自此而始焉。

十三年,創建內金城嶽拜殿。首里內金城大嶽無有拜殿。至于是年,邑人僉具呈文,請乞募緣,喜捐助資,創建拜殿。

始賜廣德寺于靈室。弘治年間,法司王舅浦添親方【姓氏未傳,號曰船忠公】創建天龍山廣德寺,以為廟寺,奉安祖宗神主。雖然經年久遠,開基住僧莫從稽詳焉。爾來隨官寺之列,奉命為住持此寺也。崇禎年間,尚寧王妃阿應良惠按司加那志茲捐資銀,重修此寺,令靈道為住僧,以致中興也。至于是年,授二世靈室以為隱居之處。時有券書以賜靈室。至于今世猶為私寺也。

王城囬祿。九月二十七日子時,倏然失火,燒盡王城宮殿。王移居大美殿。

十四年,御庖丁改屬御振舞奉行。素置御庖丁及小盤等屬于御物奉行。是年,改屬御振舞奉行,每日輪流在御書院料理御膳。

創建世持橋。自素此地無有設橋。是年,將慈恩寺橋移架于龍潭上,名之曰世持橋。【在首里町端邑】

十五年,始置砂糖奉行。前有御物奉行一員,兼理砂糖座。至于是年,王令章明才【安谷屋親方正房】始授此任。後亦員缺。

清世祖崩,聖祖登極,改元康熙。

十六年,陸得先入閩,悉學白糖、氷糖並漆器之法。陸得先【武富親雲上重憐】奉命隨慶賀使赴閩郡,到南鼓山地尋覓良師,悉學其教,而傳授熬白糖、氷糖並朱塗黑赤梨地及製造金銀箔等之法。而歸國,就將其漆器並金銀箔之法教授于貝摺勢頭,且白糖之法教授于浦添郡民焉。[1]

冊封使張學禮、王垓等賫勅至國。[3]順治甲午年,世祖命兵科愛惜喇庫哈番張學禮、行人司行人王垓為冊封正副使。張學禮等至附近修造海船。因海氛未靖,還京待命。是年,海氛稍靖。聖祖遣正使兵科副理官張學禮、副使行人司行人王垓賫捧詔勅並王印及縀幣等物抵國。【詔乃順治十一年所頒,勅則康煕元年所頒也】諭祭故王尚豐,【時尚賢王不與祭焉】封世子尚質為中山王。【時國殿未有修造,故于大美殿行冊封之禮。】既而照例全竣歸國。

清聖祖賜王縀幣二十疋。王舅向國用入閩赴京,謝襲封恩。併上疏言:「臣捧讀勅諭,恭知聖旨。因臣使物故甚多,滞閩日久。將正副使併督撫諸臣處治,臣恐懼無地。但中外均屬臣子。臣躬男承天庥,不能少為諸臣之報,而反重為諸臣之累,臣何人斯豈能宴然?伏乞上命還學禮等原職。」聖祖嘉王恭順,特賜王緞幣二十疋,著為例。

十七年,鳥島地震,風暴飛沙起波,吹出石燈。鳥島一處忽然地震,山岳響動。至于申刻,颶風驟起,怒濤驚走。自滄海中吹出以石燈,隨波至濱。不閱數時,飛沙走石,壞却村舍。且將漁船埋藏于土中四五尺。此時婦女一日為石礫所擊而致死。由是村邑男女大畏懼之,逃去深洞以避其害。遂以首長、民人奏聞朝廷。

冬十一月,客星侵斗座。

始止士臣陞官授職時奉酒于國相並法司官。本國士臣,或項戴爵位,或拜授米地,或任職,或知行,必以拜謝之日奉酒于國相並法司官,以行拜禮。至于是年,始止奉上其酒,但拜謁其府上而已矣。

十八年,奉三月地震甚大,山岳盡響。

始定諸郡邑人供公役期。諸郡邑人民不論歲老幼,但看人軆強弱、大小以供公役,今番始定。諸郡邑之人,自年甫十五歲至五十歲,悉供公役。

始止國相任職衆人致四拜禮。王子弟任國相職,以為拜謝之日,且士臣頂戴官位,以拜謝日並拜年時,衆人到國相府而致四拜禮。向象賢【羽地按司朝秀】在國相職時,題請:「王子及按司等任國相職,然同臣也,宜辭回拜禮,而受一叩頭禮。」遂准其請,永著為例。[1]

始許諸士着靸于禁中並大美御殿。

改定題奏公事時,書院親方或當役。自古每有公事,必呈大勢頭部,【女人務此職。】轉経題奏。然或當緊要,恐有難以辦者。于是今番改定書院親方或當役,永著為例。[1]

始許拜座敷者並當役若里之子着襪。本國定爵位,凢自年老者,必拜座敷位。若不許着襪,恐有怯寒。于是,許冬月着襪。當役並若里之子,正月一個月、冬至朔望,又每佳節必許着襪。

十九年,始評普代士臣子弟小赤頭花當用銀簪。

加賜鳥島人民糧食。鳥島首長將其海路甚遠、難以徃來之故,恭具疏文,交墾諸重給糧食。由是,法司官轉達上聞。加賜每人日給五合。至今亦然。

耳目官及御物奉行重人衆改稱吟味役。

毛榮清請奏貢物不獻瑪瑙等物,且帶來涼傘及五方旗。毛榮清【喜屋武親方盛勝】為貢使到閩,撫院等官轉題北京。聖祖詔曰:「琉使萬里波濤來朝北闕,勞煩可恤。後日表章及方物,可自於福洲矣。」琉使深憂嘆之,恭具呈文云:「明朝以來三百余年,每逢貢使賫捧表章及方物等,必赴北闕,恭祝聖禧。未有留帶于福洲。伏乞憲臺垂憐遠人,轉奏丹墀,仍赴北京,以繳貢物也。」督撫曰勅命已下,不肯准依。毛榮清等丹具呈文,請乞後貢赴京納貢。督撫等官轉以題奏陛下。幸蒙俞允。又具奏請貢物之內瑪瑙、檀香、降香、木香、束香、丁香、黃熟香、烏木、錫、象牙等項係乎他國之產,非球國之產。除此十項外,以獻球國土產。《世譜》云:常貢外加進紅銅六百觔、黑漆龍画螺盤十個,稱為外貢。外貢自此而始。亦蒙皇上許其請,又回在閩時,忽見諸侯之龍紋涼傘,潜然問其涼傘之緣由。即與鄭思善相共商議,而令良匠夫其涼傘並五方之旗,乃發公銀四十兩,買得帶來,奉備上覽。自此以來,本國每逢大朝之時,必建丹墀之下,以為排飾焉。[1]

始定世子及王子弟朔望見朝。徃昔之時,世子及王子弟等慶賀佳節,而朔望不見朝。是年之冬,始定世子及王子弟、按司等每月朔望亦進城見朝。

裁去御盆當九人。

减去評定所筆者二人。原是有筆者九人。是年朝議,裁去其二人,令現在七人以供公務。

始定當役併勢頭堅于親雲上位之上。昔時,下庫理當役併勢頭役當交代期以致退役。即與親雲上,以為同班。今番議定,以其役職改為官爵,而今期滿交代,雖退其役,與親雲上不同其品級。而堅于親雲上之上,著為定規。

改定歲暮賀禮十二月二十七日題奏。自古,歲暮賀禮期前四五日業経題奏。是年,改定每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著為定規。

始置本部、美里等二郡。今歸仁郡邑素有三拾餘邑,田地甚廣,人民已多。今分其十一邑為伊野波郡,始賜向弘信【本部王子朝平】、毛泰永【伊野波親方盛紀】。後亦新設七邑,以屬本部郡,共計十九邑。至于翌年,改名本部郡。越來郡亦有二十餘邑。由是分其事務邑為美里郡,始賜王后及文維翰【嵩原親方孝治】。後亦新設五邑,以屬美里郡,共計二十邑。

始定大臺所役人與諸藏役人乃為同班。自古,大臺所役人自勢頭銜,必務此役。故與下庫理勢頭役,以為同班。今番改定,彼勢頭銜乃置于勢頭役之下,而與諸藏役人以為同班,著為定規。

始定任法司官拜謝之日,在朝官員悉皆朝冠。自古,任法司官拜謝之日,在朝官員但穿朝衣,以不加冠。今番議定加冠,永著為例。

始免書諸士室名于手札。[1]

改定法司官拜謝之日遣申口官。素法司官拜謝之日前一日遣大勢頭部一人以賀其陞法司官;明日進城,以為拜謝。今番議定,代遣申口官,以為賀禮。著為定規。

始許按司等擢王子銜者附賜大屋子併主部。

改定新任攝政職,遣法司官賜命。徃昔之時,攝政代職,遣書院親方,令授其職。今年始改遣法司官賜命其職。

始定代遣王子弟行香于朝及神社。正月初三日、七月十四日,王上必行幸三廟,焚香行禮。若有故不親自行幸時,代遣王子行香。正月、五月、九月社参亦如此。

改定士臣陞官頂戴其冠,以行拜謝。徃昔之時,申口官擢紫巾官紅冠,擢黃冠、綠冠,擢赤冠。然皆頂戴舊冠進城拜謝,而後戴其位冠。今年改定,每擢官位,必戴其官位冠,行拜謝之禮。

宮古島始學醫術。宮古島自古醫生不在,因有疾病,多損性命。是以王朝深為憐,即傳令召來島人學習醫術。彼島遵遣來河充氏新里與人、忠導氏下里仁屋二人,隨今典藥【御醫】休傳、意安【二位醫名】教學九年,得其傳授而歸。因有錢持氏仲座請新里爾學,尚未得傳授,不意新里棄世。仲座來到本國,隨學紹易【醫名】,深得其傳授歸島。自此醫道不絕。

二十年,改定伊平屋阿母加那志入賀聖上大禧。尚圓王踐祚,即封姉真世仁金為阿武加那志,送貺金簪、珍珠【俗叫加波良】並衣服錦縀及金銀噐物,以為世襲之位。【年俸二十斛。康熙年間,减賜稻米五斗、雜石一斛、領地田畝壹拾貳石壹斗。壹斗七合餘畠,壹石壹斗八合餘。伊平屋八邑男女每年使用一次,康熙年間,賜悴者二人,禁其使用。殿宅並石垣素発帑金,以為修造。後移宅地。康熙戊辰年,將其垣石以備築王陵之用。】從此兩年一次,親至中山,恭祝聖禧。康熙丁未,尚質王深念婦女遠涉風濤,恩赦朝覲之禮。而定聖主每有大禧事,親至中山以為慶賀。且阿母加那志至継家統,親至中山以為謝恩。永著為例。

創建久茂地邑。唐榮之東有一田圃,恒播禾麥,曠曠荒野,無有居民。但內金宮前僅有數家伹那霸官所管焉。康熙丁未,紫金大夫金正春【城間親方】題請。王命營宅建邑而屬于唐榮矣。其地嘗有一寺,名曰普門寺。故叫其邑曰普門寺。雍正乙卯之夏,改名曰久茂地。

改定御物奉行品級。自昔任此官職者,原係座敷位。是年,改定與耳目官【俗稱申口】同其品級。[1]

改定里之子品級。自往昔時,御書院及下庫理有里之子職,然而爵列筑登之下。至于後世,大臣子弟授此職,且加此銜,稱若里之子。又任地頭職者加此官及銜,即稱里主。是年,始定若里之子改列筑登之上。[1]

始定賜當官銜。自往昔時素有此職,而賜加銜。且退任之人不能稱此官。是年,始賜人當官加銜,且退任之後猶稱當官,永著為例。[1]

始定賜勢頭銜。素有此職,無賜加銜。且退任之時,則不得稱勢頭。始賜人勢頭加銜,叫之曰勢頭座。且退任之後猶稱勢頭,永著為例。[1]

改定大臺所大屋子品級。自往昔時,設建此職,專掌精饍事務並腌菜、塩、醬、柴、炭等事。其大屋子素為地頭位,與引之勢頭同班。是年,改定諸藏大屋子相同品級。[1]

改名若秀才。自往昔時,唐榮士臣子弟始登仕籍,即稱子和部。是年,改稱若秀才。[1]

唐榮楊春枝入閩復學曆法。明成化元年乙酉,王遣王弟尚武等表賀憲宗登極。此時使臣在閩,始學造曆,而年久世遠有斘誤。由是又令楊春枝入閩,復學曆法。[1]

始設仲頭山奉行職。素稱仲頭山奉行。至于後年,改稱國頭山奉行。是年,吉忠順【宮里親雲上孟道】等授此職,時仍稱仲頭山奉行。且定十年一次遍巡諸郡,查看松樹及樫樹等。

始定宮古、八重山陞官授職,以為拜謝。宮古、八重山人陞官授職,則於其倉宅遙向中山拜謝聖恩,不敢進中山城以作拜謝也。【宮古、八重山之人來到中山陞位授職,但於宮古藏前、向古藏前、向東拜謝。康熙之初,改賜進城謝恩。】[1]

設建御祈念奉行。徃昔之世未聞有此職,始建于此時哉。歴世遠久,莫從稽詳。

御右筆書御印判。往昔之世,納殿官員書御印判。至于是年,改定御右筆書御印判,永著為例。

始制定人民之喪服。天使《贊球俗錄》曰:有三年之表云爾。由是考之,洪武年間,閩人三十六姓始到琉球,畱敷文教,時定三年之喪也歟?[4]

周國俊已學地理法。本國有知地理者,不可得而詳也。是年,唐榮周國俊為存官入閩,已學地理而歸來。[1]

總地頭溫志信教民文詞、算法,使治吏職。佐敷間切之人通文會算,可為吏者不多。此時學字算者旁求其師,星散學之,乃治吏務溫志信【新里親方紹仁】任其惣地頭職,捋間切數童為使,令之供專教文詞算法。自此人材漸集,吏職亦不失。今諸吏謂其恩不淺矣。

始止正月朔日、十五日禁中當番員數賜宴。

始止正月、五月、九月百次辨嶽、識名、末吉觀音堂。時住持僧、內侍、祝部乃祝賜品物。

改定知念、玉城、東之御、志慶田直祭之日撰自公朝題奏。自古知念、玉城、東之御、志慶田直祭之日撰期前立日。其地頭官並南風大屋子伹到首里殿內,而書其日撰某日,呈法司官,轉目御中門,以経題奏。今番改定其日撰自公朝題奏,永著為例。[1]

改定聞得大君加那志幸于久高島時,令大臺所役人督理其事。自古每值久高島御祭,聞得大君加那志行幸于彼島。時有御物奉行官一員到久高島、一員至與那原村,以為督理。此年改定大臺所役人督理其事。亦聖主幸彼島,仍令御物奉行官督理其事,著為定規。[1]

始置諸郡邑鐵匠一名,扣算公役。自徃昔時,諸郡邑無設鐵匠,但諸郡邑人民每名出稅米一升五合,則一半繳納公庫,一半給與鐵匠,以供修葺農器之費。至于是年,裁去其稅米而每郡邑設置鐵匠一名,以備修造農具之用。而其鐵匠雖得工錢,猶亦扣算公役。

改定諸官員采地悴者。往昔之時,總地頭兩員悴者,或五十名、或六十名脇地頭悴者,或十名、或二十名,每年不均,公役使用其數。至于是年,改建按司悴者十三名、親方悴者十二名,取次役【耳目官是也】、御物奉行等悴者九名。其以下官員悴者,或五名,或三名。【今定加御申口座五名,座敷、當座三名,黃冠以下玖名。】[1]

改定總地頭並脇地頭每年公役夫。往昔之時,兩總地頭並脇地頭令其人民不論男女,揷秩刈稻、舂米、耕田,而使民甚多,人民日疲。是年,改定按司總地頭每員使用其郡內之民每年一日。脇地頭使用其邑內之民每年二日。[1]

議定社参臣士先行朝賀。前世群臣朝賀已畢,社参之臣亦行四拜之禮,到諸社寺。康熙丁未正月,議定社参臣士先為朝賀,赴諸社寺,則百官朝賀。正月十五日亦如此。

改定小朝百官衣冠。自徃昔時,官員悉皆分以三番。當其番日,法司官率其番官昧奭進城入朝,但著朝衣,不必朝冠。番半日著白衣而入朝。至于近世,改定己時入朝,並番日,著朝衣,番半日著常衣。是年亦改定番日、番半日俱著常衣。然自元旦至望日,初為入朝,時番日著朝衣冠,時賜酒以勞焉。番半日俱著朝衣,不用朝冠。

加賜吟味官職俸祿米三斛。【共計八斛。米五斛,雜石三斛】

加賜評定所筆者俸祿三斛。【共計七斛。米四斛,雜石三斛】[1]

始定御朱印不許楊賤官輕職。往昔之世,不論貴賤,輕授賜官職,則以御朱印。今年改定金奉行、貝摺奉行、螺赤頭奉行、勢頭筑登之、諸藏役人、親見世役人、間役唐主部、久米村掟、那霸大筆者、脇筆者、諸郡酋長、掟目差、祝女、三平作掌掟、大平山八重脇、首里大屋子榮良比等,雖授官職,不授御朱印。擢高官重職,即賜此印。[1]

創定知行拾斛,賜四度夫一人,若得丁錢一個月三貫文。[1]

宮古島有一旱田【即球之畠也】忽變為水田。洲鎌村有赤頭嘉手苅仁屋,其所受旱田一千二百十坪。一日逢大地震,忽為袞下約三尺許,自為水田。

二十一年,改定人日諸僧朝賀。徃昔之日,未承家督按司並致仕按司、親方座敷且七社祝官、內侍等,已當人日入見朝賀。是年,改定人日諸僧亦入朝。

亦設御右筆主取。順治辛丑,王令蔣世德【津波谷親雲上元重】授此職。後又員缺。是年,亦郭世忠【根霸親雲上正親】任御右筆主取,兼授評定所筆者主取。後亦員缺。

始置評定所筆者主取。郭世忠【根霸親雲上正親】始授此職。翌年之秋,郭世忠不幸而死,後又員缺。

始賜法司官跟從儀者二名。自往昔時,只有與力三員,難以辦理公私之事。由是始賜儀者二人,【黃冠一人、筑登之一人】跟隨法司官,以便辦理公務家事。[1]

聖祖降勅獎諭。耳目官吳文顯【遣耳目官從此而始】、正議大夫王明佐等進黑漆、糸螺、茶鍾一百個,聖祖降勅獎諭。【每入貢賜勅,著為例。】[1]

王定士臣子弟賜戴赤冠。昔時為花當者賜戴赤冠,而諸士子弟未能項戴赤冠,惟有題請賜加花當銜而戴赤冠也。至于是年,改定諸臣子弟皆以許戴赤冠矣。永著為例。

加賜宮古山、八重山在番官粮銀。自昔宮古山、八重山在番官每一個月賜粮銀四錢。今年朝議,加賜四錢。【共計八錢】著為定規。

始止自七月十三日至十五日題奏免見朝。原是,自七月十三日至十五日題奏免衆官見朝。然每年有定規,不及必題奏。于是朝議轉達王上。始止題奏。

始止按司等拜聖上之寶座。

改定大美御殿有施餓鬼祭時穿朝衣。自古大美御殿有施餓鬼祭,時著為例。[1]

减去總橫目一員。素有按司一員、紫巾官二員任總橫目職。今番减去紫巾官一員,而按司一員、紫巾官一員以任其職。著為定規。

附:

中山坊南有一神嶽,名曰免津良嶽,至靈至明,檮無不應。康熙年間,尚貞王為世子時,喜捐資銀,創建拜殿。至于今日,每有壞敗,則自東宮發帑金加修葺矣。

那霸新村渠地舊屬真和志郡花城邑,花花海濱,無有樹木,東西臨海,每遭暴風,吹壞房屋,難以棲居。順治年間,毛似廉【花城親雲上秀咸】已任花城地頭職時,植戊土樹【俗叫葉手樹】數根于其地,抱護村邑,以防風濤之難。

本國官員素用中華大紳,以為大朝之禮。小朝亦用球衣冠帶。至于清朝,大改用球衣冠帶,以定官位之品級。而今王及王子、按司等用錦緞帶,法司以下至申口座等皆用黃地八絲龍級帶,座敷用赤地八絲龍文帶,當座以下皆用雜色花緞細帶,諸郡按司差以至家來赤頭、匠工筆皆用雜色布帶。[1]

註釋[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無此節。
  2.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前有「十一年」三字。
  3.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前有「十六年」三字。
  4.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中,此節僅有首句,無後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