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陽記事/卷之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十五 球陽記事
卷之十六
尚穆王
自二十年起至三十二年
琉球國 蔡溫、尚文思、鄭秉哲等著
卷之十七

目錄[编辑]

尚穆王[编辑]

二十年,定下庫理座所朝覲禁制。朝覲之時,不許襲袷罩衣併用罩大帶【俗呼湏具惠帶】、着小袖襯衣;又穿夏衣之時,不許着袷罩襯衣;正在位時,不許搧扇子并咳揚聲、擦洟作聲;又宁位未収之時,不許著皮襪及半襪;又不許侵過人座;又在御座內,不許吃烟;又不許他人出入;又過寶座前正中,當兩手附地而行;又不許在直座間話;又當朝覲并禮式之時,不許在位說話,其時不許不直座吃烟;又吃烟之時,不許打灰筒;又有他人來吃烟,不許久坐;又嚴令跟伴各在其停所靜肅,勿為勿畧。前經議定,今次特記牌板,掛張下庫理當役直座。

定城內禁制。城內不許開日拿扶扙,穿木履、皮履;又不許戴長巾,但大風時許之;又過於前御庭,不許搧扇子併任跟伴開傘;又不許著雨衣及蓑笠,但大風時許之;又不許非公務而急走及高呼;又不許在百浦添石墀階上穿履;又不許非公務而徃還其南北;又不許出入於御番所正中;又不許徃來于其石墀及西之御殿僊誇前石墀、奉神門前階;又有公務携燈進城者,當於下庫理滅之,退之時報明御番頭點之,出入御門之時亦可報知其番人,或不得不點存之時,可報明其故;又番人之外不許無事而往來高阿佐那;又不許提携醜物、粗品過於前御庭,或不得不携之時,當從君誇之後過南風御殿之下;又提携菜肴等類行過之時,可出入於繼世門;又至廊下及御番所時,許王子、三司官帶與力一名、小姓一名、草履取一名,許按司、親方帶小姓一名、草履取一名、或有勤隨者亦許帶之,許申口以下至小赤頭帶草履取一名,其餘跟伴留在右掖門番所并君誇之外。前經議定,今次特記牌板,掛張西廊下。

二月二十三日,久米島仲里郡有霞。此日山野有霞。小雨降後,天色已霽。見草木之葉猶染月白之土色。

三月三日,雷落大里郡與那原村。此日寅刻,雷震於大里郡與那原村又吉筑登之屋,穿兩所有碎羕樑之木一個及柱一個。家人無傷,驚起,見天板有火光,相共呼號,隣人集來滅之。

三月十日,國中至久米、慶良間島地震,海水騰湧,在宮古島及八重山島亦地震,海浪騰涌,多損土地、人民;主上遣使者賜祭,且褒獎有功勞者。此日辰刻,國中至久米及慶良間島地大震。退潮時,屢次海水猛騰,尚似滿潮。在宮古島,亦辰刻地震,一刻之間,大浪騰涌三次,或三丈五尺,或二丈五尺,或十二三丈,揚置大石于岸上。其岸高於海際五丈許。宮國、新里、砂川、友利、池間、前里六村,伊良部島內伊良部、仲地、佐和田三村,多良間島內仲筋、塩川二村及水納島,共計十二村被浪冲壞。其內宮國、新里、砂川、友利房屋及石牆、樹木、土地悉被洗蕩,但各村背後、高處房屋罕存。奈水納島土地平坦,洪浪過越人家,盡被洗蕩無存,大小石塊、白砂堆湊為石原,當今難置村籍。凢舉所損各村,被浪漂屋一千五十四軒,被浪浸屋二十五軒。此時,或有他村人民有事過來淹死者;或有被浪,村民行在他村,乃保性命者;或有靠著房壁、村木等物,數日漂來,遂上岸存命者;或有被屋覆負傷,殆及危命者。在番頭目等盡心調治。或有要趨避其難,乃被流蕩者;或有不料浩浪騰涌,要行津邊以護舩隻,乃喪性命者。諸役、人民溺死者,男一千一百四十九名、女一千三百九十九名,共計二千五百四十八名。又人家有不被浪,而或有土地損壞。凡所損田畝賦數二石六斗四升三合六勺,圃場賦數四百三十石八斗九升三合二勺三才,上木穀數七石六斗六升二合五勺七才,共計四十一石一斗九升九合四勺。計其土地,共充一百二町九端五畝二十七步;破舩大小七十六隻;斃馬四百三匹;斃牛二百三十八匹;損橋三座;及障潮阿咀呢地二十九萬九千四百坪;薄原六萬二百坪;茅原十二萬百坪;藪地二萬千坪。各村番所六軒、織布屋十六軒、藍藏五軒、舩具屋一軒,俱被漂流。在番頭目等急聚人民,沠撥諸役,収葬被浪淹、被房屋覆、被木石衝而死者之屍骸。又撥勤番人赴各海邊,凢屍骸,隨漂來隨収埋。又有漂失家財、空身存命及受傷者,發出所用之穀,支給糧食,以為賑濟。急撥飛舟來報,恭呈御覽。主上驚懼且哀,特差毛維文·龜川里之子親雲上盛喜,于死者賜祭,于存無托者給糧,以安庶民。毛維文奉命,急赴彼島。主上又念八重山島隔宮古島不遠,亦恐有洪浪被洗蕩,宸襟不安。即日,命向允良·源河親雲上朝記以為巡察。且念損土地、失人民,事係至重,誠恐由躬行併政務失宜之所致也,晝夜畏慎。四月二十四日,躬率國相、法司、御物奉行、申口等官詣崇元寺、圓覺寺、天王寺,拜告先王及妃神靈。國相、法司等官謁辨嶽、末吉辨才天堂、識名觀音堂等處。五月朔日,謁普天間,俱祈國泰民安。又從四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令僧在圓覺寺、護國寺祈念。又多良間島悉損稼穡,飲食缺乏,盡發儲穀賑濟,尚未有敷。請新穀未熟之內,續食之穀并賦稅之穀、村用之穀皆令免難各村派出。水納島房屋悉被浪洗蕩,請免租布。宮國、新里、砂川、友利四村多失居民而損圃場,少所受土地過多。長濱、前里、佐和田、國仲、仲地五村土地多損,圃場欠少。請將宮國等四村户籍移于彼村背後高地,又派撥長濱等五村人民配入彼四村,在番頭目詳請。因此如其所請,允之。又在八重山島,亦辰刻地震。忽自東南大浪騰涌,石垣、新川、登野城、大川、平得五村被浪洗蕩及一半許。真榮里、大濱、宮良、白保、伊原間、安良、桃里七村,悉被漂流無跡,土地亦多被洗蕩。黑島、新城二島,及附近小邑共計十九村,多損房屋、土地。凢漂流房屋二千一百二十三軒,浸濕房屋一十三軒。在番向成功·金城親雲上朝倚拜彼島員役,及人民被溺者,男四千一百四名,內馬艦水手四十四名;女五千二百八十九名;共計九千三百九十三名。又安良村百姓有津奴者,被浪漂流,遠出礁外一里餘,周章浮泳之間,忽有一丈餘鯖魚入其胯下揚浮。津奴知是救己,急抱著之。鯖即負津奴到礁邊材木堆湊之處移登,即去。此乃逃命之妙也。凢破船大小三十一隻;斃馬四百三十一匹;斃牛百九十五匹。桃林寺併權現堂一宇嶽,共計八千二百坪;其拜殿一軒、橋三座、障潮阿咀呢地三十七萬五千坪、薄原五萬七千坪、茅原六萬七千坪、藪地五萬坪、役座一軒、在番直所三軒、庫藏一所、各村番所三軒及運糧馬艦船六隻俱被冲壞。或各村內雖不損房屋,而土地亦多被洗蕩。所損田土賦數共計三百七十石二升三合一夕一才;地方共計七十九町五端八畝十六步,內田畝賦數九十五石四斗二升一合七勺七才,圃場賦數二百七十四石一升二合七勺四才,上木穀數五斗八升八合六勺。各役急遣撥飛船詳報。向允良前経奉命,即到彼島。至存命而無靠者,即發公穀賑給。又設祭臺於本藏地,備辦祭品,令桃林寺住持僧吊祭。又令向允良筆者,到在番金城親雲上墳墓併頭目兩員及大阿母等靈前,以為吊祭。又見溺死者埋葬各處沙場,不便長置。今要擇便宜之地以遷葬。奈死日尚未遠,難以遷葬。着令建石為記,俟時改葬。向允良囬國,報明其事。又房屋、土地盡被浪洗蕩,各村請擇地建村,配居各處人民。其內安良村今要建户籍,奈湊來人民俄難安居。然有津口在,若不建村看守,誠恐不得救難船。請將平久保村人民補編入本村籍中,設建小村,以為平久保村管轄。又富崎地方亦有便宜之津口,請將竹富村居民配入其地,新開村籍,名稱富崎,使安良村員役辦理事務,其總管役仍舊稱宇良。又桃林寺及神社,亦請仍舊貫建置。稅米、租布流失之數,悉賜恤免。又正丁人口沉溺者,請自明年免納夫貨米。各役備由詳請,因此亦允其所請。又大浪初退之時,衆皆恐有大浪再作,慌張逃走,並無救溺収屍之心。惟有大川與人、大濱筑登之免出漂沒之中,看見衆人如此,即便叫聚各村免難者,令其救助被諸木、家材打傷半死者。且搬運名藏村稅米,支給石垣等四村,以救饑餓。又撈出淹穀,煮造粥飯,以給救人者吃之。又未知在番金城親雲上跡影,遍探海邊,収葬其屍。此時在番筆者并頭目等有公務在離嶋,即報知其事,并召離島諸役人夫前來。次日,筆者、頭目等囬來,吩囑各人,照管諸事之間,諸役人夫坐駕小舟數十隻來到,使其分發調治受傷者,且収葬沉溺者。又大濱妻被石垣覆傷而死;弟及児俱溺死;母親被屋覆傷,已及半死;同妹及子調治,奈無其騐,至七日而死。大濱逢大變,正在歎惻之中,能盡心力療治母親,兼救人命。因此新在番及各役報明其事。朝廷因彼大濱大變之間,照管諸凢事務,壬辰年褒敘階,越勢頭座敷位,賜綿子二把。又在番筆者容以善·真榮田筑登之親雲上義摶遭二男容良龍·真榮田子義篤溺死;頭目大濱親雲上遭児孫被浪流蕩,妻被屋覆傷,至七日而故;上原與人遭父親并妻子孫被浪漂流,皆哀痛度日。奈諸員役無料理急事之心,乃不得已而出,勵勸各役,晝夜遍巡各村,拾収溺死者屍骸。且查定諸凢賦稅田圃併流失物件,急遣飛船詳報。又見稼穡品物被浪洗蕩,深恐糧食難繼,即令植番薯等物。且盡心力照管諸事,向允良報明其事。因此壬辰年,褒獎其功,賜上布各三疋。

八重山島赤蠅發生。四月初八九日以後,諸村赤蠅発生,群集牛馬嘬之,防之不止,漸瘦而斃。共計鋤牛三十二匹、牧牛十五匹、乗馬九匹、牧馬十八匹。二十日以後,大雨連降,其蠅漸去。

八重山南風見、仲間二村地震,地䧟水湧。自七月十九日至八月初五日,東海有聲猶雷鳴,晝夜每鳴,地震八九次,嗣後漸止。又仲間村驛路中間地䧟水湧,其圍一尺許。又村前汀場地䧟水湧,其圍二尺許。其時大地及離島無有地震。

六月二十四日,加增東宮御近習役三人,共充六員。

七月二十五日,額定東宮員役俸祿。額定東宮親方、大親三員,每員役知高各二十石;御物大親一員、座敷大親二員、御與力三員、御右筆一員,每員俸米各三石、雜穀各二石;御右筆相附一員,俸米二石、雜穀二石;御小姓三員、御庖丁二人,每人俸米各二石、雜穀各一石。

九月二十五日,世子尚哲移徙東宮。

十月二日,准小祿縣遷驛于安次嶺、赤嶺之前。小祿縣驛設在本縣之偏地,各村到驛路有遠近,甚屬不便。安次嶺、赤嶺兩村前地,約在本縣之正中,各得徃還之便,地理亦善。因其各役詳請。故准遷其地方。

二十一年,疫氣大行,諭賑庶人,併省免喪服。是歲正月之間,高嶺縣與座村疫氣始發,漸行世上,死者甚多。若夫醫生遭喪守制,妨于療治。只准其服父子、兄弟之喪,如餘服盡免。有官職者,亦多染疫,且居喪,缺欠公務。二十五日之喪,照以日易月之制服之。二十日之喪,惟服五日。十日以下之喪,殯葬日服之。又于觀音堂併御侍所及金城大樋川儀保御侍所,動用公項,備辦品物,令禪家僧祈禳。又主上軫念有人不賑而致餓死者,着發倉廪,可以周濟。于是,自首里以至田舍,各設主取,至野外藔居者徧為巡察。或有日榮以為食之人,而闔家卧疫不能拮据,亦無人賑救者,首里、泊、那霸、久米村發御貯米濟之,諸縣發各貯米濟之。至其或有財產之人,而全家患疫不能烹飯亦無人照顧者,則令其與中及親族以照顧之。雖然有不得相周以致死者,比及五月,疫癘漸止。自國中至伊江島死者共計四千五百六十餘人。

四月二日,准遷平良村于舊籍。豐見城縣平良村,康熙二十二年遷于今籍。自爾而來,百姓漸乏,居民减少,太及劬勞。夫舊村籍土地瘠薄而且磊砢,新村籍土地膏肥而宜稼穡。于今舊籍開營田圃,則獲収加多。況至田圃用水有徃還之便,風水亦吉。因其管之各役詳請。故准遷于舊籍。

五月十四日,始定稲穗祭並其大祭有係大禮,嗣後世子亦入朝行,永著為規。

六月二十一日,准定王子及三司官以每年春夏俸祿之初奉獻世子,因法司具奏,故准之。

九月,始定役使首里、泊、久米村、那霸民夫。是歲瘟疫流行,因僱人居少世上。不得已,發貴工值僱工。奈至疫止後,尚求貴工錢,甚礙役使。權且用各縣民夫,以備役使。但疫癘之後,正在農務之急,若違此時役使,誠以增民困窮。暫免役縣,額定首里、泊、那霸、久米村等處,每村設立主取各一人、筆者各二人、百姓頭各三人,使之管束民夫。當各公所使夫之時,額定每月起初一日至初十日,真和志平等之民供役;自十一日至二十日,南風平等之民供役;二十一日至三十日,西平等之民供役;令各民輪流供役。其上夫給工值二貫文,中夫給一貫五百文,暫廢舊立脚頭。

十月十五日,褒獎宮城鑄鏡。真和志村宮城筑登之親雲上,始鑄八重山桃林寺權現堂之奉納鏡三面,已成,甚美。因此賞賜褒書。

十月十六日,褒獎宮古島人多良間首里大屋子等候定時刻。宮古島原無定時刻之法。多良間首里大屋子、脇目指多良間筑登之兩人盡心,窺定時刻,較日影臺等無有錯差,得以本島之便。因在番頭目報明其事,褒獎兩人百棉布各三端。

十二月朔日,准本部縣復置檢者。本部縣嘗廢退檢者役,令保長等教督。但百姓怠惰而不努力,因此兩総地頭、田地奉行詳請。故准置檢者。

二十二年正月,准定王子座敷加置假與力一人。王子座敷與力,乾隆三十一年,每逢禮式、賓會,有所不便。故加設假役一人,共充三人。

十一月十一日,雷落宮古島前里村,擊死前里。是日未刻,宮古島前里村百姓真田前里及其女真佐利、池間村百姓奴知手三人,自圃回家。経過橫武嶺邊時,大雨雷落,擊死前里。驗看其疵,燒傷百會穴三寸許及腹周圍一尺許,其餘無恙。

二十三年正月十日,諭定元旦及上元、冬至,遣使進香于天王廟。元旦及上元、冬至等日,主上原無進香于天王廟之禮。特諭,嗣後遣御書院奉行進香,永著為例。

久米島仲里縣雨雪交降,草木之葉似染月白之土色。【俗叫知屋加留土。】正月二十七日,久米島仲里縣天陰時下雨。二十八日辰刻,細雨交雪而下。其後見草木之葉,似染月白之土色。

三月十四日,褒獎與那國島松原夫婦之孝。與那國島宇玉松原及其宇户那志,天性孝順。于乾隆十五年,其母沒世,父再娶妻。不幸父併繼母共患結毒,不得躬自起坐飲食,常卧床屎尿。且結毒甚有臭氣,每日以湯洗之。此時宇户那志產子歴四个月,但療治舅姑兼難鞠育其子。乃托其母以為養育,夫妻晝夜輪流侍居父母之側,盡心調養。且雙親平生所嗜之物,購于各處進之。已歴七年,保養無少怠惰。父壽七十有一,母年五十而死。又與島人相交和睦,本島各役併在番頭目等粘結于村民僉呈,報明其事。朝廷嘉彼外島之人而能如此,賞松原,陞階越筑登之座敷,并賜白棉布二端;賞妻,賜白棉布三端。

本日,獎于那國島女人加良差節義。與那國島仲底仁屋之女加良差,年三十四而為婺婦。父母、兄弟憐無其子,屢要改嫁。加良差意想舅姑丈夫既逝,無人主祭,何忍棄之改嫁?固辭不從。乃養甥以續。其後家業不怠,每逢忌辰、佳節,能薦饌具于神位。経今年五十三歲,能守貞節。夫彼地方屬在邊海,婦女之習輕而少正。唯加良差拔于萃群,守節如此。于是在番頭目等粘結于島民僉呈,報明其事。朝廷褒加良差,賜稱筑登之座敷妻之位銜,并賜白棉布二端。

五月七日,定具志川縣主毛世英直縣教督。具志川縣居民極窘,挹逋貢賦。或欠債者,或賣身者,不可枚舉。曾既設下知役,令其籌畫,尚未見効,貧寠倍加,風俗亦頹,不見興美。因此廢下知役,囑兩縣主直縣教督。今因按司患病,其不愈之間,唯縣主一人直彼地方,督之以所行事務。當知會按司舉行。

七月,准東宮置御別當役。原是東宮不設御別當役,王城別當役兼務其事。但遇王上行幸之時,有欠世子行列。故大親詳請,准置其役。

七月二十七日,雷落于與那霸堂村諷端多松林,鄰家無傷。

十月二十九日,准遷真壁郡糸洲村于前田原。真壁縣糸洲村曾遷本籍。自爾以來,無有蕃息,漸及衰微。況安里、小波藏兩村,於頃年退遷後面,糸洲村挺然在前,地理頹敗。但民地之內有前田原,風水善吉,更有耕田汲水之便。因村民併管之各役詳請,故准遷于彼處。[1]

十二月,定置御道具當役假筆者二人。原于乾隆二十六年廢除御道具當假筆者二人。但本役三人難辦公用,故仍舊設假筆者二人,循序而陞于本役。

二十四年正月,始定王妃殿加置大親假筆者一人。王妃殿大親筆者兩人,掌管殿中諸事。若不夜直殿中,恐欠不時公事。故令從每夜一人輪直。但有兩人難辦晝夜之務。故加置假筆者一人。

二月十九日,廢総橫目。在儉約時,設総橫目。因今改正條制,而公務减少。故廢其職,令寺社奉行兼行其事。

九月十日,准大里縣遷當間村于真壁原。大里縣當間村民居無憂繁榮,且其田圃用水亦不便利。夫真壁原不唯有田圃用水之便,且風水亦善。因村民併管各役詳請,故准遷于其地。[1]

十二月六日,諭置褒美科律主取,以定科律。本國賞罸素無定制,當臨事時,查考前轍,以為舉行。而舊例之內亦有不相均者。故命向天廸·伊江親方朝慶、馬克義·幸地親方良篤為其主取,編脩褒美科律,以定法制。[1]

十二月十八日,褒獎與那嶺筑登之親雲上請堅貢舩併槓椇以省公費。那霸西村前任接貢舩戶與那嶺筑登之親雲上,乾隆三十四年造接貢舩時,准其意見,在造舩場用火烘舩。其舩堅緻,無有泄漏。亦三十六年造接貢舩時,與那嶺経請,補添龍骨【俗呼添艍】,是以得用二次。又頂帆用下布十一端造之,用得一次,請領下布十一端自染久普呂色用之;用得二次之時,只領二端以致修葺。每赴中華,省布九端,永省公費。因此掌管各役備由詳請。故賞賜上布二疋。

本日,獎接貢舩工師石川筑登之親雲上。乾隆三十八年修葺接貢舩時,托潮底板五所既有朽爛。工師石川初設拔換船板之法,修理堅牢,徃還中華以得保全。故賞上布二疋。

二十五年二月三日巳刻,雷落于天王寺南邊間地,擊破大松一株長一丈五尺許,其餘無傷。

九月十九日,褒嘉渡名喜島又吉善行。渡名喜島河真又吉之父又吉筑登之親雲上年五十三,而為盲目。嘉真又吉夫妻能盡孝養,及今父又吉年已八十四歲,身體康健,心常安穩。嘉真又吉生下六男三女,皆視習孝行,而家風和宜。且從弟武太又吉幼穉之時被背雙親,家業將至傾亡。嘉真又吉捐資助濟,凢所教者,無異自家,故其家業就饒,及今祭父母之禮裕為舉行。又徃年時,特到糸滿村受肄釣鱣之法,教之島人。是以島中捕鱣者多,各以其油價錢墊補賦稅之資。又烟臺邊原無用水,以致不便。嘉真又吉起見于烟臺下,掘得泉水,不唯用水之便,亦利田圃。舉島老幼見其所行,皆致心感。又為升取役,勤職多年,及今年紀已老。因此掌管各役備由詳明。故賞賜階越筑登之座敷。

二十六年二月二十一日,褒獎宮古島下地仁屋精習造舩之法以教于島人。宮古島嘗無山林,所用舟楫徃八重山,乃得造作。至頃年,杣山暢茂,至今在本島可以得修造。然而未精知其法,取材木時多費人夫,又材木多損于無用。西里目差下地仁屋曾經學習造舩之法,于乾隆三十九年寫出舩隻格圖併丈尺各式格賬簿,由是初用其式。且每逢造舩,因令下地仁屋兼本職為料理。自此而後,無有諸般之費,利益本島,而顯其所習之效。因此在番頭目等備由詳報。故賞賜白棉布二端。

三月二十一日,准御系圖座置假中取一人。御系圖座原有中取三人。雍正十年,廢其一人。至于邇年,公務繁冗,不得辦理。因此准置假中取一人,循序而陞于本役。

四月四日未刻,雷落于羽地縣仲尾次村鍋平良之家,燒穿房屋,家人無恙。

十一月三日,褒獎玉城縣総耕作當嶺井等掘開水道之功。玉城縣富里、當山、奧武志、堅原四村民地之內,収得二百九石餘之田。因無源泉,不利稼穡。當旱魃時,稻禾不登,百姓憂苦。但総耕作當嶺井親雲上、夫地頭知念筑登之、糸數村仲榮真仁屋三人,俱起掘闢水道之見,與檢者及四村頭目等商議。乾隆三十五年,勸勵百姓,于富里村仲榮真川、屋武多川、當山村未嶺川三川之下,築石為堤。其長六步、高自六尺五寸至八尺,留蓄流水一區。自此,掘墾水道,至于目期原長九百四十餘步,至于野禮原長六百五十餘步。其內不堅之處,掘闢泥土,而以石築之。至今已歴七年,並無水旱之患。每年収得二百餘石,永為百姓之利。各役備由報明。隨賞嶺井等三人并各從其事者,皆擢其位。

十一月三日,褒獎大宜味縣饒波村前田等掘闢水道之功。大宜味縣饒波、大宜味兩村田畝之內,饒波出口原有収得二十七石餘之田,真榮武多原有収得九石二斗之田,共得三十六石餘,皆天水田。天旱之時難以稼穡,村人均賠以其稅,百姓不免其憂。乾隆三十三、三十七兩年旱魃之時,饒波村前田筑登之親雲上、前山川親雲上、総耕作當平良筑登之親雲上、耕作當金城筑登之俱用心意,見察可闢水道之場。于古志波邊川築起塘井,高一丈三尺、濶一丈二尺,鑿疏岩石二十二步餘,以為水道。其長三百七十步餘,設樋長二十步,引注田畝,故無天旱之患,以得稼穡成熟,其田亦肥,永為兩村便利。各役報明其事。隨賞前田等四人并各從其事者,共擢其位。

十一月,諭定每逢先王御法事,令圓覺寺、天王寺住持捧遷神位。原是先王御法事之時,有官役佐事僧捧遷神位。諭問:「嗣後當令圓覺寺、天王寺住持捧遷神位可否?」國相、法司商議,奏覆:「諭旨合禮,當遵行。」因諭定為例。

本日,定王母、王妃就席時,王妃向王母席而坐。原是王母、王妃拜謁先王時,在御書之間相列而坐。諭問:「嗣後當令王妃向王母位而坐,可否?」國相、法司商議,奏覆:「諭旨合禮,當遵行。」因諭定為例。

十一月二十三日,褒獎前任久米在番向天祥教訓百姓之功。久米島具志川縣之民,至于頃年,怠慢農業。且遭凶歲之患。況運稅舩隻亦遇風浪之難,裝貨盡致丟吊,彌至窘迫,日食難續。時哉番向天祥·松田親雲上朝顯察其情狀,體照御檢使所定條欵,勸勵農事。百姓從羕其教,所荒田圃振力耕耨。且因改掘浮溝,故天水田亦引其水,而得耕種。至諸般之事務,亦盡心力,教示百姓,是以漸興財產。原來所欠貢米及貯米、借米、村用之米共計一百六十石餘,僱錢二萬二千貫文餘,皆以田圃所獲并細綿之價盡為納清。又本縣西銘村大溝、阿良溝等處,自白瀨川原掘開水道注來,為縣中農田用水。但因不備塘井,故每逢下雨,多致損敗。每年修葺之時,費用四百餘,民夫甚妨農事。是以大溝井口築起堤坊,長十步、橫五步、高六尺;亦阿良溝井口築起堤坊,長六步、橫二步、高五尺,各備塘井。又上江洌村富祖古溝,雖係十七个所之田地用水,但源頭窄小。當旱魃時,各田不得耕種。故亦設備塘井,以為蓄水之處。又仲地、山里、具志川、仲村渠四村,田地用水有從山垣原塘井流來。然其水淺,難以通達。亦加修理,高築堤坊,故得流通。不特注田,至各村亦得用水用水。是皆賴向天祥之教示,永得保全,而為本縣之便。于是,後任在番暨保長等細加查看,備由詳報。隨賞向天祥畫軸一幅、上布二疋;併褒各從其事者。

十一月二十三日,褒獎前任久米在番毛九彩闢溝築堤之功。久米島仲里縣,自慶味原以至宇江城、比屋定、阿嘉三村路邊地方,有収得十四石餘之田。至于近年,淤泥流入,不得耕種,百姓不堪其憂。乾隆三十六年,在番毛九彩·佐渡山里之子親雲上安元教示彼島各役,見有農隙,設備浮溝。其基脚自一步半至二步,高自五尺至六尺,長九十餘步,以其泥水引而流入村後兼久圃二萬五千餘坪之處,其圃方得膏肥,其田亦仍旧為播稲種之處。又流入濱崎兼久及前兼久地方五萬餘坪之處,漸次地肥。又阿嘉村多有天水田,小旱時亦水竭,難以耕耨。乾隆二十五年,于宇座原設備塘井,長二十四步、廣七步、高八尺,自其塘口掘疏水道三十餘步,因此収得米穀一百七石餘之田,得保其水,多為本縣之利。是以後任在番、各頭目備由詳報。隨賞毛九彩上布二疋,彼島諸役亦擢各位。

二十七年二月,加置御近習寄筆者二人。御近習寄筆者素有四人。近因公用加多,難以羕務,故加置二人。

四月二十九日,准粟國島置檢者。粟國島邇年叠遭災殃,多逋貢賦。于是在番素以諸凢之事教統民衆。但其役職每年交代,因人異教,亦異民難以從。請准照諸縣之例,以為交代,至其祿糈賜麥七石。其地頭、保長等詳請其事,故准新置檢者。

八月十二日,始置大美御殿勘定主取一人。

九月十七日,主上北巡省山。【俗呼杣山御見分。】此日主上啓鑾,北巡省山。経臨読谷山、越來、美里、具志川、北谷五縣及國頭九縣。世子暨管山法司、御物奉行等官隨行。冬十月二十日回城。

十一月間,本國及外島有白浮石漂來。本國及久米島、麻姑山、八重山等處海濱,有許多白浮石【俗呼加畱石】隨波漂來。不知何方漂來也。

十一月間,麻姑山田上地方有鶴四翅來棲住。

十二月十七日,諭定授法司時直命授任。授法司時,例有具奏。但因任重,嗣後不用具奏,直命授任。永著為例。

二十九年三月十二日,諭定先王月忌之日,主上不得親拜之時,代命世子。先王月忌之日,主上不得親拜之時,原來代命詣來王子燒香行拜。但當此時,世子有與其拜,故嗣後命之舉行。

四月二十一日,准遷屋比久村于川麻志原。佐敷縣屋比久村屢遭不幸之患,居民减少,甚及衰微。今村地膏肥,圍場薄瘠,収獲缺少。但川麻志原土地瘠磽,不利稼穡。如移其地,則風水善吉,而得汲水徃野之便。況復下雨之時,村中泥水流入田圃,多為裨益。各役及村民皆請遷其地。故准其請。

五月,諭命津嘉山翁主襲繼聞得大君之任,因裁定隨從官職并諸禮式。主上命津嘉山翁主襲繼聞得大君之任,授賜知念縣總地頭并知行高二百石。因裁定官職,現置紫冠大親一員、座敷大親三員、御番頭六員、大親筆者一人、假筆者一人、庫理大屋子一人、筆者一人、士御掛九人、表下代二人、御內原下代二人、御馬馱一人、御儀者親雲上一人【兼務奏者御番】、筑登之二人【同上】、外城六人、家來赤頭八人、田舍御掛八人、御悴者十人、脇付一人、御火缽阿茂知良禮一人、相付一人、阿茂志良禮六人、安嘉麻五人、小安嘉麻五人。今裁去總大親并紫冠大親二員、大親筆者一人、庫理大屋子一人、筆者一人、御茶湯庫理大屋子一人、筆者二人、士御掛十五人、表御庖丁一人、假一人、御內原御庖丁二人、下代二人、庫理當藝人、庫理筑佐事一人【是從家來赤頭之內兼務其職。】、御儀者親雲上一人、筑登之一人、御供親雲上三人、筑登之三人、家來赤頭五十一人、田舍御掛二十二人、御悴者五人、外御番所御番二人【是從位家御掛之內兼務其職。】、主部諷頭四人【是從家來赤頭之內兼務其職。】、鐘之御番二人【同上】、外城六人、女大親脇付一人、阿茂志良禮八人、安嘉麻三人、小安嘉麻三人。又除去鐘撞堂并西之番所。又停止元旦之日在御書院庭前及前御庭米蒔之禮。有停止此日自知念、宜野灣兩縣進獻御甕、御酒、御捧。又停止元旦及上元、冬至之日,紫冠大親以下諸役及知念、宜野灣兩縣保長及位衆於惠加人等同在御庭舉行拜禮。又停止十二月二十七日為歲暮事,取納奉行一員、役人一員著色衣冠,率領國頭九縣併諸外島保長奉獻御捧物併目錄,在御庭行拜禮。又停止上巳之日為于瀨組御捧事,宜野灣、勝連、與那城、喜屋武、兼城、豐見城六縣奉獻各色海味。[1]

六月八日,裁少佐敷御殿員役。王妃已薨,公務减少。因此裁去紫冠大親二員、座敷大親二員、女大親、大親筆者一員、御道具當大屋子一員、同筆者一員、士御掛七員、御庖丁一人、假御庖丁一人、御供親雲上三人、同筑登之三人、御儀者親雲上三人、同筑登之三人、家來赤頭十九人。存置總大親、紫冠大親一員、御物大親一員、大親筆者一員、同假筆者一員、庫理大屋子一員、同筆者一員、士御掛十人、庫理當二人、外城六人、家來赤頭二十四人。[1]

皇上特賞國王縀疋、玉器等物。本年之冬,王遣耳目官向翼·東風平親雲上、正議大夫毛景昌·喜瀨親雲上等入京進貢。因風不順,翌年五月方到福建,十二月前徃德州。時蒙山東撫院,憐念琉球貢使大寒之時連夜上京,如貢使等當衣服無缷,但從人等衣服不足,甚致勞苦。乃捐発皮衣,傳令本地州官恤賜與力以下十六名每名各一件。但撫院衙門在遠,不能親謝。同伴送官商量,而具稟帖,請其州官以為謝禮。已及上京進貢,叨蒙皇上隆恩,除正貢外,特賜國王各色縀疋、硯、玉玻璃、甆器等物等件,賜正副使各色縀疋、銀兩。又皇上祭大庙禮成還之時,正副使、通事奉旨,同百官及朝鮮、南掌、暹羅等國使者得隨鵷鷺之班,跪接聖駕。時蒙暫停聖鑾,特遣大臣傳旨,問國王平安。遵即回奏托福。又預奉旨,賞賜竉宴、品物。蒙皇上駕臨紫光閣之時,與朝鮮等國使者恭迎聖駕。在其露臺,得隨王爺班末,頒賜滿州御茶及籠宴。且在其庭,賞正使各色縀十六疋、荷包五對、盃一個;賞副使各色縀八疋、荷包三對、盃一個。又蒙皇上幸圓明園之時,恭迎聖駕前赴其地,賜寓於園外人家,屢次與朝鮮等國使者召入御前,頒賜御宴,賞看演戲、烟火、盤扛、獅舞、相撲等藝。又賞正使縀子三疋,賞副使縀子二疋,至從人亦賜宴,留在十有一日方回公館。其餘公務如例全竣。回至福州之時,副使毛景昌在浦城縣病故,于癸卯年正使向翌回國復命。

三十年四月四日,准大里郡遷西原村于阿多伊原。西原村所耕田圃離村遙遠,所有水井泉微欠用,徃到八九町間汲水,多費時刻,百姓疲倦。今已如此,則恐將來益疲。夫阿多伊原地方有便徃野汲水,且風水亦善。各役、百姓請遷村于其地。故准其所請。

四月九日,伊平屋島島尻地方雹雨大降。此日未時,島尻地方雹雨大降。至于申時,天氣晴朗,山河、田圃俱無損圯。

五月十七日,褒賞本部郡邊名地小濱等造渡久地港之矼。渡久地港所渡之長有八十步,無有橋杠。故將公夫、郡夫日夜設立漕番,用小舟涉人民,甚屬不便。且渡久地村所耕土地隔港在北,徃還費時,有礙農業,百姓受疲。是以先年法司蔡溫·故具志頭親方巡見杣山之時,既飭于其港可設造橋。然其處皆屬砂地,且係潮水出入之地,無計可造,拖延已久。濱元村前邊名地親雲上、邊名地村故邊名地親雲上、備瀨村故小濱親雲上、具志堅村前徤堅親雲上、並里村前渡真理親雲上等任酋長時,各皆用心,設造木杠,以為人馬徃來之便。于此渡久地村亦漸興旺。所有木杠屢次頹敗,不堪修造,多費民夫。伊酋長等亦盡意慮,每有農隙,約集百姓于附近海邊,聚取礁面扁石,用小舟載運。上屆戊寅年三月興工,翌年四月矼全成。自爾以來,大風雨之時無有損圯,永為公便。且於郡中亦甚為便。掌管各役報明其事。因此每各人賜褒獎。

五月十七日,褒獎名嘉村親雲上善行。與那城郡伊計村,原來忌辰、節祭並不舉行。上屆丑年,平安座村前名嘉村親雲上任南風掟之時,兩総地頭令其為伊計村下知役。名嘉村屢徃其村,以加教示。又時喚集男女囑曰:「為子孫者,不知父祖之忌辰併節祭之禮,是滅人間之本心,誠不可然也。」因叮嚀告示。百姓漸次感発,是歲七月始行盆祭,供備饔飱,燒香致祭。名嘉村折費己資,設造掛物、神主七十一軸,分與各人。自此每逢正、七月併忌辰、佳節,即行祭祀。又行薦新穀之禮,以盡孝心。又平安座村逢暴風之災,日食已缺,百姓將及糊口以離散。名嘉村発出己資借與,不加利息。且時常給事務,而猶日不足。終當典自己仕明賬簿,借出銅錢,分借百姓,濟其饑荒。又有數人涉徃上原村迷失海路,將及溺死。名嘉村見之,駕去小舟救之,加心療治,以活其命。名嘉村多為村便,且有救人命,闔郡各役及百姓等報明其事。因此褒獎,陞勢頭座敷位。

閏五月,准唐榮考試役職時定進場人等品級。唐榮役職交代之時,嗣後考試,著作漢文并文類総師,准允自中議大夫以至黃冠進場。試其寄役,准自座敷以至通事進場。試講解師、訓詁師、通書役,准自座敷以至黃冠進場。試漢字御右筆、定加勢、通書役,准自黃冠以至秀才進場。因総理司、長史、諸大夫詳請,故准如此。

閏五月二十八日,勝連郡石嶺原雨降雷落,擊死民松。此日酉時,石嶺原雨降雷落,擊死平敷屋村農民松。

六月六日,准久志郡遷大鞁村于兼久原。大鞁村原無井水,只用山水。是以居民多為病,身死者多,而生子者少,以致民居漸少。幸見川田村東有泉水用之,以後病人少。然其水在遠,且所耕田圃離村亦遠其外,不便百凢事務。夫川田村東兼久原地方,不惟副用水農業之便,即驛亭徃還甚便,風水亦善。又本村名與器物名不異,稱呼不善,百姓皆不安心。因此各役等請遷村於兼久原,改名富久地村,而掟役亦呼其村名。故准如請。

六月二十六日,認定看守山川陵人等改著王妃殿,各役守護之。山川陵今當除去其看守人可否,宸念未決。暫且詔著王妃殿各役看守,而其看守舍,亦定發王妃殿宮項修造焉。[1]

七月,山川陵四面築石為圍。山川陵因歴王妃三年回忌,即解去陵舍,四面新築石垣,其內建門,前亦結看守舍。[1]

八月朔日,賞封真榮田里之子祖母紫冠室位之銜。武成烈·真榮田里之子崇嘉祖母欽氏真鶴,今番年九十九,是世上尤稀之壽也。因此賞賜紫冠室之位銜。

九月十六日,褒賞國頭郡謝敷村大城仁也善行。國頭郡謝敷村謝敷地方有出米六石余之田,係天水田,小旱則稲禾不熟,大旱則不得播種,百姓皆致愁苦。其村有大城仁也者,盡心発慮,與其村耕作當併山當等,上屆未、申兩年,自邊伊口川地高六十步之處,决開水溝。其長二百五十步餘,掛樋長三十五步,引水注田。自此以後,其田有防天旱,全獲穀數。已歴六个年,屢逢大雨,並無水損。由是見之,至于後來,可以保全,而為永代之便。又山野間地,伊等檢束,今植蘓鉄,有防凶歲之饑。此亦所為村人之便也。舉村百姓及各役報明其事。因此褒獎大城併勤勞者三人,賜各爵位。

十月,始造國頭郡名真殿,及聖主拜謁。徃昔,先王尚圓未踐祚時,在國頭郡宜名真地所尊竃神,至今遺跡猶存。舉郡人民雖為尊敬,然非公祭,所以質朴不雅。馬羕基·前國頭按司正方稟請行公祭、光旧跡。因此,命毛昌德·禰霸親雲上盛壽俾製造其殿,以瓦蓋之,擇選村民一人立為看守,免其夫役,賜赤八卷位。嗣後三十二年冬十月,主上從內院拜謁其遺跡。

三十一年正月四日,賞賜真榮田里之子祖母綢、綿等件。武成烈·真榮田里之子崇嘉祖母欽氏真鶴,今番登滿百歲,古今最稀之壽也。因此賞賜色檜垣紗綾二端、綿子一把、紺島細上布一端。

二月三十日,伊平屋島島尻村雨降雷落,擊死我喜屋仁也妻真嘉户。此日當晝雨降,雷落于文子我喜屋仁也之屋,擊死其妻真嘉户,餘無被傷。

二月,始定清明次日遣使致祭于尚文公陵。每逢清明此日,王上拜謁極樂陵。從今年始定,此日遣王子或按司一員,致祭尚文公陵。又其祭品,照寢廟例奉供。永定為例。

四月十四日申時,読谷山郡喜名村忽起龍風,損壞人家五十五軒,吹倒圍村松木六株、唐竹千餘株。

八月,停止奉獻紫差二結於聞得大君宮。每年自南風原郡獻上紫差四結,其內二結遣下庫理勢頭役奉獻聞得大君御殿。額定從今番停止之,令其殿役為取備。

九月十三日,一乳而生三女。國頭郡宇嘉村玉大城之妻一乳而產女子三人。母子俱存。

十月,准新築那霸東村河邊道路。東村只有市場一路,當市人集會時甚為擠擾,人馬來徃難通過。況於諸凢事務亦多不便。自里主館前以至東村河邊一帶,原來未有路途。若於此處新築路途,即有徃來之便。那霸官等詳請其事。故准如此。

十一月,准東宮置勘定主取一員。東宮新置勘定主取一員,額定三年交代。因大親稟請,故准如此。

三十二年三月二十八日,褒賞渡名喜島龜上原孝行。龜上原乃渡名喜島人。父年七十,齒牙衰弱,難吃硬物。每日飲食從父所好,令妻烹調供進。且因父嗜酒,故每有徃那霸之便,買酒來,每日兩次進之。夏冬衣服亦優供備。上原冬日南畝回時採薪煖寒。又躬徃那霸之時,買珍味來而進。是以父甚喜怡,上屆亥年,父年九十有一而死。夫生則無有怠慢,以盡孝養;死則舉島男女共為厚葬。且兄上原年三十餘而死,其子俱係嬰孩。上原籌畫家事,以為助濟。今番其子俱成長,家亦饒足,無欠祭兄上原之禮。且其島逢災,飲食不敷,又疱瘡流行。上原借錢貧者,不加利息,以治疱瘡。又老于農業,拾取草芥等類腐爛饒肥,其農収獲加多。島人因效其風,皆能工于農事。用糞,皆得農利。且島地褊狹,當大風時,吹颺潮水,損傷薯苗。上原預以茅薄等類造苫,看見大風將起,護覆著薯苗,是以無所損傷。不惟栽于己之園圃,常多貯之,將其所剩薯苗分與島人。夫上原,外島者,而有孝行。且於親戚及島人交以和睦。況為本島般般,設得其便。因此島人共感其志。今般其年及五十餘,酋長、在番、地頭等備由,聲明朝廷。故嘉賜階,越筑登之座敷位。

三月二十八日,褒獎渡名喜島宮平仁也善行。渡名喜島東面所有津口窄狹,舟楫徃還之時多有衝擱,以及免難。其嶋宮平仁也発慮,以一人之力,築石作壇,高一丈三尺、橫二間,栽植樹木以為看定津口之記。自此日夜諸舩容易徃來。又其島蠶子都是殭死,宮平與龜桃原同徃伊平屋島,求蠶䖢來,分與島中,自此漸次繁息。又徃読谷山郡,購無鬚小麥來為播種,已宜土性,較於平素之麥熟早獲多。因此分與島中播種,共得利益。又宮平岳母年已七十餘,于上屆戌年喪一男。至寅年,其女宮平妻亦辭世。奈何老邁,無可賴之人。宮平移來奉養盡孝。夫宮平永為島中之利,又孝養岳母,人皆感悦。又曾勤烟臺司之功。因此酋長及在番頭目等職報明朝廷。隨獎筑登之座敷位。

本日,渡名喜島褒獎龜桃原善行。渡名喜島所有坂坡之地不能耕種,棄為間地。龜桃原赴思于彼處,以石築,上植蘓鉄,以畱泥土,則可得耕種。遂築起為農畝。島人見之,爭先作得農圃,此島中之所便也。又曾蠶死絕之時,與宮平仁也同徃他島求之,而廣島中。又徃與福原耕場之石垣路碌䃚難行。滿潮之時,遠轉山徑而為徃還,不堪劬勞。桃原軫念,于退潮之時,自率家人,取集海石,築石為堤。自甲午年三月起工,至乙未年十月完竣。長七十間、橫三尺、高二尺五寸。自此以後,徃還易通,永為島中之便。又有島人在海破舩,將及溺死,募人同救其死。又曾有勤烟臺司之功,因此酋長及在番頭目等職報明朝廷。獎賜赤八卷位。

本日,與那城郡褒獎名嘉村親雲上等善行。與那城郡屋慶名、安勢理、饒邊等村,民地之內平田原、普那多原、安津多原、穀津利原等處田地有三萬五千餘坪,収得穀數一百二十二石五斗餘,皆係天水田。小旱時水難保。每當大旱,不能栽禾,賠納其租。百姓極受勞苦。平安座村前名嘉村親雲上、地頭代名嘉村親雲上、總耕作當前饒邊親雲上、同役池味親雲上相共商量,若築堤於松川原,從此濬疏羕溝,則可保其田水。遂將其由與彼三村民庶相議,僉謂人寡力少,不勝其任。又與郡庶細議,郡庶聽從其議。上屆申年,築堤長五十二間、橫十二間、高一丈五尺。又掘羕溝,通于穀津利原,長三百間;通于平田原,長二百五十間、高丈三尺。是以水常滿足,注入于普那多原、安津多原。厥後無天旱之憂。今歴八年,雖逢風雨,不有損壞。則見永保,以為各處之便也。因此百姓、頭目及各役等備由報明朝廷。隨獎彼四人及勤勞者賜位。

四月十五日,雨降雷落。此日雷落于西之阿佐那,擊折旗竿五尺許上,其末碎散過半。且東邊草木之葉猶似燒萎。又雷落首里內金城村島袋之家,燒其屋,人口無傷。又有羽地郡仲尾次村舩隻泊於那霸港,雷落其舩,而桅檣處處有疵。舩上人數並無傷。

註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無此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