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陽記事/附卷之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附卷之一 球陽記事
附卷之一
尚貞王 尚益王
琉球國 蔡溫、尚文思、鄭秉哲等著
附卷之三

目錄[编辑]

尚貞王[编辑]

元年,按司向象賢請乞新墾田地于薩州。本國田地缺乏甚多,年年徒出賦稅,而居民既疲,然不能墾闢土地,以為田畝。今番向象賢墾田畝于薩州太守公,幸蒙俞允。由是人不論貴賤,各相地宜。或因果下,以闢田畝,或利林木,以闢園圃。即種穀菜,以補田地之缺焉。[1]

二年,改行倭禮於南殿。前代之世,每逢上巳、端午、八朔、重陽、歲暮【臘月廿七日稱歲暮節】等佳節,聖主出御國殿,朝見群臣。是年制定:出御南殿,改行倭禮。【自古重陽日,圓覺寺獻菊花于內院寺住僧。】[1]

五年,安右衛門創建神宮于雪崎。日本人安右衛門要建堂于雪崎,【在那霸北之海濱】開船已急,不能自建門庭。即損銀,若于托若狹町人民而歸云焉。由是,彼人民等稟明其事,設建此宮。至于今日,宮堂敗廢,遺址猶存。[1]

十三年,重修真壁神宮。昔有真壁按司兄等三人,次男素染病,臥牀不能出仕焉。長兄與幼弟俱鎮守真壁城,各稱按司,善教仁政,撫綏郡民,人皆信服。時兄按司飼一白駿馬,他馬容體異常,有騰空入海之狀。一日,隣境之人傳聞其名,甚慕其馬,整軍馬侵來圍城,要相戰殺,以奪其馬。弟按司急騎白馬出城担戰,忽為伏兵,多帶重傷,回到本城,自刎而卒。其兄潛然流淚曰:「弟為敵被敗,何不為弟報仇耶?」兄按司亦騎其馬殺入賊陣,要決死戰。奈賊衆甚多,不能抵當。忙馳駿馬直奔去古波森,逝然而棄世焉。其馬亦不食草而死焉。其後裔孫有任首里大屋子職者,此日質資淳厚,深有孝心。常詣此森,虔誠告祭。忽然四塊靈石飛躍沖天,暫時復降。大屋子大疑曰:「大石為物也,何能如此耶?此誠靈石也。」遂卜地于其森之,結構草菴,奉安于其石,恒為崇信。後亦大屋子運送穀米將赴日本時,先登此森,求禱于神曰:「今奉王命,徃日本國。若得公務全竣平安歸國,即建神宮答謝其恩。」既而駕舟出洋,以赴扶桑。果然海洋晏然,靜波瀾不起。而船隻安穩猶若坥坥平地,而行走未閱數日,逮致日本。大屋子大喜曰:「吾穩以過海,非人力之所及,乃神庇之所致也。」即求得神龕而帶回。即建小宮,安置此石于其中矣。已歴數年,其大屋子拜授山城地頭。由是其子孫世為神司,以管祭祀焉。自此之後,他境之人每年九月節皆來于此而求禱神,甚靈感,禱無不應焉。康熙年間,賴久座主請來彌陀、藥師、觀音三像,與其靈石並奉安其一處。而歴年稍久,宮致敗壞。至辛酉年,人皆捐資財,重修此宮。仍復其旧矣。

十四年,薩州光明寺請屬於琉球。國相尚弘毅【大里王子朝亮】奉命到薩州,時具疏請,乞麑府光明寺屬於琉球。幸蒙太守公俞允,而今球僧住持此寺。且脩葺寺院並住僧俸米等自琉館而出焉。但觀音一像、佛堂一座猶屬薩州。而脩葺其堂並神像者,仍係乎薩州之費也。【康熙丙寅之夏,議定俸米五石。】[1]

始擢真和志邑宮城,以授蠟蠋主取。[2]首里宮城,嘗隨毛秀材【小波藏玄塚安詮】到薩州傳授櫨油並蠟蠋之法。而回來本國,即櫨樹栽植各處。康熙壬戌年,始製其油並蠟蠋。後亦自試白蠋、黃蠋、柴油、高椶油之法。以供國用。至于是年,恩賜黃冠,擢主取役,賜俸米三石,以嘉其功。

十九年,東龍寺住僧盛海改脩內金宮。唐榮之東有一山林,山不高而秀雅,林不大而茂蔚。而其神曰辨財天女,【中國斗姥】至聖至靈,禱無不應。常守護人民,呵禁不祥,而知名于世已久矣。自昔而來,四面築石作垣,栽植樹木,竟封其地,以為崇信。萬曆年間,日本山城國人有重溫者,雲遊琉球,許愿其神。不閱數日,塗遇一婦女而置爐價,但數錢。而回家觀之,即黃冠金也。重溫欲依旧以還,更撈而出,果遇其婦女。婦女曰:「吾乃辨財天女也。汝志可嘉,故特送之。」遂化清風而去焉。因此重溫建宮于其森之東,以便謝恩,名之曰內金宮。後亦秀昌、重次等繼建拜殿,至今鶴城使者必監石燈,或発資金,脩葺宮殿。是年,東龍寺住僧盛海改脩宮殿,以為堅牢。亦請安神像,以便祭祀焉。[1]

二十二年,始塞那霸東恩案橋。徃昔之世,必於此地修造貢船。且貢船自中華來,即放在貢船説于此塘,以防風濤。故名之曰唐船堀。又一説,會恐倭兵入國,鑿斯池塘,自東至西,而潮汐相通,必于渡地兵器布陣,以脩拒戰。未知孰是。此回設杠二座,以為徃來,名其杠曰思案杠,亦名其地曰渡地。渡地之村自素有妓女。人徃來其地,欲請來時,到其杠邊,思慕愈切,有急行之心,亦戒色心嚴,有歸來之心。必於此橋,以致千絲萬慮之計。故此名之曰思案橋。至于康熙庚申年間,塞其東橋,築建一堤,以通徃來。[1]

二十三年,始定按司、親方以下等官在薩州着球衣。按司、親方等官奉命赴于薩州,夏日即着朝衣以見朝。亦到家老等衙門,即用十七升苧布染地赤苧紋布、十四升似赤苧布藍紋並赤紋蕉布等之衣。申口、御物奉行、座敷、當屋等即着朝衣以見朝。亦到家老衙門,即用十五升苧布染地赤苧紋布、十三升似赤苧布藍紋並赤紋蕉布等之衣。才府、附役、與力、藏役等官着朝衣以見朝,亦到家老衙門,即用十三升苧布染地赤苧布等衣。亦當冬時,按司、親方等官即着綾子、紗綾緬等衣以見朝。平日亦用日野紬、木棉等衣。申口、御物奉行、座敷、當屋等官,着紗綾縮緬等衣以見朝。平日亦用日野紬、木棉等衣。才府、附役、與力、藏役等官,着綿綢、山東紬、久米紬等衣以見朝。平日亦用細並木綿等衣,永著為例。[1]

二十四年,奉安日秀上人像于大日寺。王世孫尚益公奉命赴薩州。至于歸國,請來日秀上人像,而奉安于大日寺。【首里府金城邑】[1]

鄂羕宗亦學裱褙法。[3]自徃昔時,本國設建裱褙具師,以供國用。順治年間,有仲城者實授此職。是年,鄂羕宗【宮城筑登之親雲上元易】隨尚弘才【北谷王子朝愛】徃薩州時,弘才合他從熊谷氏等而學裱褙法,悉傳其秘書而回國。

始改御大子、御大孫稱王子號。徃世之時,中城王子、佐敷王子寄書于薩州,皆稱按司。今番新納又左衛門奉書球陽,其書曰:「中城王子、佐敷王子係乎大子、太孫,而只稱按司,無異諸按司。而今之後,御太子、御太孫宜稱王子。」由是御太子、御太孫翰書改稱王子,自是而始也。[1]

二十五年,創定姑米、馬齒兩島遣大和橫目職兩員,看守貢船往來。[1]

二十六年,廖澂始造塩于那霸。《遺老傳》記:徃昔之世,日本之人漂至本國,遂以造塩之法細教于羽地郡我部邑之人。後隣境邑漸知造塩,以達國用。然隔路已遠,燒造亦少,缺乏甚多。泉崎廖澂【塩濱親雲上芝香】深思憂之,追隨日本人【麑府弓次良】傳授造塩之法。遂具呈文,請稟其事。即於長虹堤濱始晒乾沙土,注水取汁,燒以成塩,大達國用。後蒙褒嘉,恩賜家譜,以登仕籍。彼亦賜塩濱名號。[1]

二十七年,関忠勇始造球紙。康熙丙寅,関忠勇【大見武筑登之親雲上憑武】徃薩州。乃從草野氏學造紙之法,悉盡其法而歸來。後造杦原百田紙等,以備聖覽。至甲戌,奉命為造紙長【俗曰主取】,恒於自宅製造球紙,以供國用。乙亥,命賜宅地于首里,移居金城邑大樋川邊,以為造紙。我國造紙自此而始。

二十九年,圓覺寺巨鐘求倭國。眞王二十年,於球陽新鑄巨鐘,懸圓覺寺鐘樓。然而鐘多寡隙,响音不達。由此貞王二十九年換鐘欲懸,遣使倭國,貼求巨鐘歸。時三平等庶士爭先歌舞,引到圓覺寺,高懸鐘樓。

三十年,呈覽《琉球世鑑》于薩州。薩州太守公要看《琉球世鑑》。于是令儒臣謄寫其《世鑑》,寄以呈覽。[1]

改安仁王石像于天界寺門。天界寺門之內素建仁王木像。然為蟲虫所敗,不堪修葺。是年請來此二像,而建立于此焉。

三十一年,創置足輕館于那霸。素有足輕二名至國。至于後世,减為一名。至于是年,亦有足輕神山氏、有川氏等二名抵國。時買得鐸直政【慶田子喜定】之宅,以為足輕館。[1]

關忠勇深蒙褒,賜家譜。那霸關忠勇人【嘉手納親雲上憑武】前為北京宰領,赴福州時,遭海賊,身受劍砲,漸凌其難。入閩赴京,亦遭閩亂,逗留蘇州,傳授製造絲綿、白糸及煮螺等歸回本國,遍教于人。且赴薩州傳授製紙法,而歸來,始製紙于本國,以供國用。由是深蒙褒嘉其功,恩賜家譜,以登仕籍。[1]

淩雲和尚屋部邑祈雨有驗。[4]淩雲和尚【諱名宗憲】從幼稚時志異昆茅,燒香講法,戲遊如此。是以父兄給與喝三長老,以為徒弟。淩雲喜悅,益興佛心,晝夜不懈。其後雲遊倭國,遍覓頓悟之師嗣法,參禪釋道,周通世界事物,千變萬化,莫不覺知而歸國。至于是年,為龍福寺住僧。然而木周年辭寺。而名護郡屋部邑構結草菴,為樂道安身處。一年,球陽大旱,都鄙人民甚以愁憂。淩雲招村人慰之曰:「莫愁莫怕,我為汝祈雨。」草菴之後,松嶺之內,拂地設壇,晝夜不怠,念經咒法。已至七日,果然黑雲四起,沛然雨降。村落人民鼓腹歡喜,誠是淩雲以德感天者也歟。又屋部村常多火燒房屋。淩雲自結草菴,亦設壇念經。自此以後,不起火災,亦是淩雲以德消災也。已無疑矣。又村人有志進物雜物,未進至,預先覺知之。【今有彼草菴,屋部邑人正、五、九月具香案致于拜禮。】

三十二年,創建橫目館于那霸。康熙戊寅,筆者隨在番抵國時,買魚深靜【島良筑登之普生】之宅,始建筆者公館。今番始有橫目二名至國。由是,以其公館改為橫目公館,亦置宮城之宅,為橫目公館,共計一座。至今猶然。[1]

禁用京錢。素用中華錢,後用鳩目錢,與京錢交以通用。是年,禁用京錢,而送還之于日本焉。[1]

三十六年,翁長村津花波蒙褒,襲地頭職于其子。西原間切翁長村有津花波親雲上者,幼孤而貧。及長,則感母鞫育,而勤儉致富裕養母。又有才能,曾為具志頭按司儀者到薩州。歸國,為其大親役,任神田村夫地頭職。後為宮平按司嘉那志大親役,陞座敷位。辭後轉任津花波村夫地頭職。此村民疲,多欠貢賦。則以資借民,以補其欠。至収其價,酌年豐,歉雨漸収之,免其利息。又佳節費資,則本鄉都里之貧民無不受其助者。及死,公朝賞以其地頭職襲其子。

四十一年,始定奉命遣于倭國王子並親方名號。自往昔世,倭國將軍登極、國王即位時,遣使臣進香併賀,且謝恩,照例行禮。其時王子稱御使者,親方叫附役。從今年,御使者改稱正使,附役者改稱副使,分別正副,自斯而始也。[1]

附:讀谷山郡比謝村有儀間者,努力甚大,驍勇絕倫。魯守馬牧時在番使川上右京徃其郡獵討野猪。時有一大野猪受箭與刄,振威奮怒,猛然而飛來。儀間空手揄住,旁觀者皆以嘆贊。又川上入牧看馬,只有一牡馬碩大高昂,蹄噛𧿉跳,向人而來。人皆驚散。川上氏指之曰:「真駿馬也。可以扯來而與我看。」儀間徃而近之,牡馬愈奮怒,蹄噛已極。儀間相戰一刻餘許,趕上而握住其馬,拉至川上前。川上褒賞其膂力絕世,竟賜右京號。自此之徃,陞筑登之。歴至黃冠。由是稱之曰右京筑登之親雲上。

往昔之世,琉球僧為參禪學道事,雲遊日本國。或有于薩州傳授密法者,或有于京都傳授妙法者。康熙年間,只許入薩州,而不許上京。尚貞王世代叟山在薩州,特具呈懇請上京拜塔。家老嶋津兵庫公轉奏太守公。幸蒙俞允。從此琉球禪家聖等僧皆上京都,以為拜塔之禮。[1]

尚益王[编辑]

元年,造馬艦徃來外島。本國原無馬艦舡,西南諸島隔海遙遠,難以徃來。今番請命于薩州。幸蒙俞允,始造馬艦,以供往還外島之用焉。[1]

薩州太守發賜白銀濟饑民人。[5]舊年夏秋,颱颶七次。至于十月,颱風最暴,國大致饑饉。王即發倉廪周濟人民。然入春饑甚,民已餓殍。遂其事聞于薩州。由是薩州太守吉貴公寄賜白銀二萬兩,以為賑濟本國餓莩。

三年,薩州太守公許國王稱中山王。今年之夏,王弟尚監【野國王子朝直】奉旨赴薩州,恭賀太守吉貴公陞位。此時尚監俗名曰野國王子,却稱:「國王曰國司,似乎不相符合。」由是吉貴公許稱國王仍旧中山王。[1]

薩州太守寄賜材木,以補宮殿修造。[6]先年王城囬祿,將修造宮殿,而材木缺乏。今具疏文求買薩州。由是,薩州太守吉貴公寄賜材木一萬九千五百二十五本,以補禁城宮殿修造。

註釋[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無此節。
  2. 日本內閣大學藏本此節前有「十四年」三字。
  3.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前有「二十四年」四字。
  4.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前有「三十一年」四字。
  5.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前有「元年」二字。
  6.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前有「三年」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