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陽記事/附卷之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附卷之二 球陽記事
附卷之三
尚敬王 尚穆王 尚溫王 尚灝王 尚育王
琉球國 蔡溫、尚文思、鄭秉哲等著
附卷之四

目錄[编辑]

尚敬王[编辑]

二年,始定倉庾使坐駕楷船來徃薩州。每年楷船一隻,當初春時早到薩州,報知琉球之事。若有遲滯公務,事業難以辦理。至于近日,逗留各處,已致遲誤。由是在番使【俗稱年頭使】恭具呈文,令倉庾使坐駕楷船,以管其船之事。公朝准其所請。而倉庾使坐駕楷船以來徃自此而始焉。

薩州禁止球僧出其境外拜謁本宗寺。琉僧入薩州,呈請以八閱月為限,出于州境,聖家僧拜謁高野山寺,禪家僧拜謁妙心寺。于是太守公不准其請,併傳命於球國而禁止焉。

三年,始以球人一員加為琉假屋筆者。原來球假屋止設大和筆者一員。至于近年公務繁冗。年頭使呈請加球筆者一員。王朝准之。

四年,啓請薩州以用京錢與鳩目錢。康熙元年,始用京錢與鳩目錢。後稟明薩州,以禁京錢,國中皆用鳩目錢。而鳩目錢極以輕小,不便使用。至于是年,亦請仍用京錢與鳩目錢于薩州。太守公准其所請。[1]

鑄造銅小錢於王城之內。鳩目錢甚細,易敗失落,漸漸减少,通用不足。且勅使賁臨,僉用此錢。由是稟知薩州,復鑄此錢于王城之中焉。[1]

七年,始遣木匠二名於薩州,以供球館之用。薩州有球陽驛館,俗叫球假屋。而旅舍甚多,不堪修葺役。由是年遣木匠長二名,以修葺旅館之用。

十年,加增楷船一隻,年赴薩州。每年之春,遣楷船一隻,以解球館費用。康熙庚辰,請乞加遣楷船一隻于薩州。幸蒙准允,每年遣發楷船二隻。至甲申年,楷船一隻漂到平島,衝礁破損。從此之後,只遣一隻,以為解送。是年亦以稟知,蒙准所請,而年遣楷船二隻。[1]

十一年,始定諸外島手札留在于中山。琉球人數手札書大和年號。若人帶手札飄至中華,則中華之人恐有知球人亦用其年號之事,改定宮古、八重山手札聚在宮古藏,諸外島手札留在其總地頭家宅。至于今世,其手札悉在大與座。[1]

改定遣薩州及宮古、八重山使臣、使僧跟伴並乘間。王叔、子弟奉命徃薩州、江户時,跟伴十九名、乘間【裝載貨物之處,俗叫曰乘間】三百石。若有越年,其國則次年乘間三十石。按司及三司官跟伴十二名、乘間一百九十五石。次年,乘間十九石五斗,親方跟伴九名、乘間一百五十石。次年,乘間十五石、申口、御物奉行主從共計八人,乘間五十六石。次年,乘間十二石、吟味官主從共計七名,乘間四十九石。次年,乘間十石五斗,王子弟大傳【俗叫大親】座樂主取、王太子及太孫御與力頭、財府官、按司附役主從共計六人,乘間四十二石。次年,乘間九石【吟味官兼為王子弟大親,亦照此例。】、路次樂下知嗩呐師、御醫士、御右筆、御馬宰領與力並儀者役、樂童子主從共計三名,黃冠使者主從共計四名,乘間二十八石。次年,乘間六石,王太子、太孫奏者番、御內原主部、御會尺、御茶湯庫理主部、貝摺師、疊匠、御內原庖丁、黃冠以下與力並琉假屋手代、唐物荷附只一身而行,乘間五石。路次樂、家來赤頭一身而行,乘間三石。御馬中間一身,而乘間二石。楷船船頭主從共計二名,乘間十石。且亦口粮自王子弟至諸士臣,每名每月米一斗五升、銀一兩五錢【自素遣日本使臣,賜口粮。康熙之初,賜一白銀十二錢。而使臣缺,以補其費用。】船頭、路次樂人、御馬中間,每名銀九錢、米一斗五升。又親方官奉命徃宮古、八重山時,主從共計七人,乘間二十六石。申口官、御物奉行主從共計六人,乘間二十二石。黃冠以下與力主從共計二人,乘間六石。大和橫目主從共計四人,乘間八石。平等所筑只此一身,乘間一石五斗。其船船頭主從共計二人,乘間五石。在番【又叫鎮守官】主從共計五人,乘間二十五石,每年乘間三石。筆者主從共計三人,乘間十五石,每年乘間二石五斗。祥雲寺、桃林寺住僧乘間十五石,每年二石。而自親方至諸士口粮,每名每月米一斗五升、銀七錢五分。平等所筑及船頭每名每月米一斗五升、銀三錢七分五厘。[1]

十四年,始定御使者於日本國穿明朝衣冠。自徃古時,賫捧國命至日本時,皆服大明衣冠朝見大守公。此時王子位,冠烏紗帽,穿紅色緞衣,着麒麟補,用錦龜甲帶。按司位,冠烏紗帽,穿紅色縀衣,着仙鶴補,用錦龜甲帶。親方位,冠烏紗帽,穿天青縀衣,着錦鷄補,用龜甲帶。申口位,冠烏紗帽,服天青縀衣,着孔雀補,用角帶。自吟味役以下,皆冠烏紗帽,服天青紗衣,着雲雁補,用角帶。此皆捧國命御使者之冠服也。其餘雜職官員,只服球衣,不得服其衣冠。[1]

十五年,薩州再增本國田地所出米數。萬曆年間,薩州遣使量丈本國田地。至于今年已歴一百年。於是乎恐有其田地變亂,薩州太守公再遣使臣,要以量丈。然而本國勅使賁臨,費用甚多。且凶荒頻至,人民愈疲。由是特遣毛承詔【田場親方安政】請寬其年期。薩州即加本國田地,以增納貢,而未實在其田地也。加增田地所出米數共計三千三百四十六石七斗九升九合六勺七才。[1]

十九年,始造陶窑于湧田,以燒磁器。那霸泉崎村仲村渠賀數,去年之春奉憲令隨倉庾使麻世忠【真境名親雲上真本】到薩州,追隨林氏、星山氏傳授立野燒物之法。至秋回國。是年自公府做陶窑于湧田地,並為製造之器具,以便陶燒。仲村渠等將其所燒磁器奉備聖覽。自此之後,國中之人多用此器。

二十一年,始設御用物座。中華與薩州貨物等項,素藏在于金御藏。至于近世,堆聚已多,難以取辦。是以改移其貨物于奉神門西邊之殿,始稱御用物座。因設奉行一員、筆者二員、假筆者二員、下代一人,以辦理公務。自此而始。[1]

二十四年,始定每年寄賜品物于薩州旅館大和筆者。薩州有球陽旅館,擢舉大和人,設置藏役一員、筆者一員辦理公務。由是每年有寄賜品物于其藏役,而無有寄賜其筆者。自去歲之夏,始賞其勞,寄賜品物。是年,始定每年照藏役例,寄賜品物其筆者。[1]

始定吟味官捧命赴薩州時附給與力。[2]吟味官奉命赴薩州時無有與力。至于是年,始附給與力一員,以致出行。永著為例。

二十五年,寄賜白銀薩州彌勒院,助資建堂費。薩州國分彌勒院住僧創建妙德院為隱居處,構結一堂,欲奉安彌勒像。然而資用缺乏,無力可施。由是,住僧恭呈文。太守公准依其請,以勸化于薩州,遂及球陽。國王寄賜白銀伍塊,【共計貳拾貳兩】自王子至諸士又寄與白銀七塊,【共計叁拾一兩捌錢】,以助彌勒堂費。自薩州勸化于球陽,從此而始也。[1]

二十七年,加增按司赴薩州時右筆一員、儀者二員。每有薩州慶賀、謝恩等,格外禮,按司奉使赴薩州。時附賜于附役一員、與力一員,以為例焉。至于是年,加增右筆一員、儀者二員。

二十九年,竇法勳屢赴中華與日本傳授鐵錠、銅條法,幸蒙褒賜家譜,擢登仕籍。竇法勳【仲村渠筑登之親雲上起董】原係宜野灣郡之人,而寓居首里,屢為五主役,到中國傳授製雨傘等之法。且赴薩州,傳授製做檙蔴油等之法。則陳奏以入首里籍。後亦到中國與日本,悉傳製作鐵錠、銅條並熟鑄鐵銅等器物之法,以供國用。恭蒙褒賜,纂修家譜,以登仕籍。[1]

始設置惣與頭職。本國原不設此職,因出火之時並無拒之,竟害及隣家。是以首里府設置三營惣與職,每營令按司、親方四位以為総理,共三營輪流八年,看守王城、三个寺、聞得大君、中城、大美等御殿。又,那霸、久米、泊每村設置二營惣與頭,每營令申口座坐敷二位以為總理,其二營輪流看守那霸御在番所、久米村至聖廟、泊村崇元寺。而龍福寺令安波茶、仲間、前田等村看守。內間御殿令內間、嘉手苅、小那霸、掛保久等村看守外,凡人家有出火時,各與皆聚來,羕各惣與頭,令協力拒禦焉。而那霸、久米、泊、浦添、西原檢官等皆公務終始,稟報首里惣與頭。

三十年,饒波村金城栽植桐種蒙褒,陞赤八卷。大宜味郡饒波村有金城者,自幼沖時,克竭心力,供奉按司地頭,已經二十五歲。金城意想本國素無桐油,自中華與日本買來,以達國用,費銀甚多。今辭其供奉,囬家鄉以植桐樹,取油補用。即以其心稟明于按司。按司准允。康熙六十一年壬寅,唐榮習吉瑞【小渡子幸田】入間學醫,金城托其小渡寄買桐樹種。小渡買得其種子二百顆而寄來。金城受収之,遍巡山野,細看地勢,播種桐實。至于翌年,只生一株。金城深培之,慶之悦之如珍寶。已歴數年,大啓繁茂,結實亦多。金城喜,取其實,即播宅地,漸漸增多。至于後年具稟此事。高奉行武自仁【與原親雲上崇滿】廵視山北時,招金城細訪播桐類宋,以回首里。其冬,自仁代金城諸地六百拾五步。乾隆丁巳年,山奉行東崇義【高安親雲上政副】手捧桐實七百四粒,奉備聖覽。即給山北九郡,播種各處。且代他請半斘福地共計六百拾五步,並附下使一名。從此之後,山北之人年年倍來,求得其實,以致播種。至壬戌年,山奉行毛承基【大城親雲上盛俶】具疏請旨。王深褒獎之,以陞赤八卷。且賜地二千八百步,偏植桐樹,以供國用矣。[1]

三十一年,晏孟德學療治舌瘡方,自于本國及日本國。首里晏孟德【島袋筑登之親雲上憲亮】嘗隨于北京大文子向紫瓊【佐久田里之子親雲上朝原】過浙江杭州府錢塘縣,幸逢良醫沈君先生,傳授療治舌瘡妙方。歸來球陽,國中人民有病口舌,皆賴晏孟德療治其病,故馳名國境,達於薩州。御側醫師欲學於療舌瘡方,由是雍正甲寅,孟德奉憲令,賜新參錄仕籍,即赴薩州。御侍醫師及其他醫師皆教舌瘡妙方,依是賞賜自太守公日野絹十疋、白麻六束、國分烟草五十七斤、自總列公繪一幅。至于雍正乙卯歸國復命。

三十七年,始增員役併御物于御用物座。御用物座者,照管中華、日本、麻姑、八重山公用物件,公務繁冗,物件亦多。以本座數員悉不能勤公務。兼撊整物件錢御藏者,収貯銀錢、筆紙墨、官府用品物,只掌其出入,而公務甚少。今番議去錢御藏員役,以其大屋子二員、手代一人,併所守筆紙墨、官府用品物移附御用物座,以其筆者一員、假筆者一員、下代二人,及銀錢亦移附御用酒藏,而改御用酒仍舊叫錢御藏。[1]

尚穆王[编辑]

十二年三月,改萬壽寺曰遍照寺。薩州大乘院知事松樹院以諱避萬壽姬君之名,改萬壽寺曰遍照寺。因報知護國寺。護國寺奏請改稱其名。王允之。

十三年夏六月,以祝部大夫利開基始補管笛於神樂內政,賜利氏新參家譜。內侍祝部所奉神樂用鐘鼔與管笛,以格神靈,是正式也。然本國自古只用鐘鼔,而無管笛。又知御願文、御守札啓白祝詞等諸式,利開基【金城筑登之親雲上智安】自幼志于其役,數入薩州,精學諸式,以補前之所未備。由是,祝部及護國寺、臨海寺住僧與寺社奉行吟味等官,以補缺定器,厥功無倫。且自國主以至於官民有所求愿,則祝部大夫達之神靈,其職匪輕。請賜新參家譜,以旌其績。嗣後不得使無譜之人任乎其職等因奏王。王允焉。[1]

十四年夏六月十九日,復定醫者剃髮。古制醫者剃髮。至乾隆七年停之,今復改如舊。又准為醫者雖係無譜,然學於中國,或學於薩州,而精通醫道者,亦許剃髮等因具奏。奉命依議。[1]

十五年春二月初七日,廢大夫與力,立內證聞。其內證聞之勳勞,照江户從這之例舉用焉。[1]

三月十二日,新設御用意中取,併筆者及假筆者各二人。今以預備王世子赴薩州諸費併重修百浦添、中城御殿及琉假屋諸費,故暫立此役。而其中取賜俸各六石,筆者賜俸各五石。[1]

因修書翰定式,獎賜各員。本國來徃麑府,必以書翰,而無定式。乃令伊世奇【豐川親方正英】為之奉行。又設主取【金邦俊·小那霸親雲上安英】、筆者等【伊宜璉·豐川里之子親雲上忠秀、真主忠·津霸里之子親雲上實有、伊宜瑛·豐川里之子親雲上正範、毛維新·亀川里之子親雲上盛里、諭得泰·阿嘉山筑登之親雲上可憲、曹士英·宇良親雲上慶近】,使其修纂文式,其功可嘉。故賜奉行掛物一幅、大平布二端;賜主取掛物一幅;賜筆者六員大平布各一端。[1]

二十年,改造薩州琉館。近年世子尚哲當赴薩州。所有琉館暦年已久,因此本年正月,與工其本殿及各門諸館府庫。或改造,或連造;或連造,或改蓋。且新造東屋,築起三面圍石屏,開竣溝洫。翌年三月全成。【其時座去本國工匠十一人為見嫺。】[1]

三月十五日,准加御用意座相附筆者二人。世子將赴薩州,公務漸次繁冗,難以料理。是以加置相附筆者二人,照御物奉行相附筆者之例此俸糈。[1]

八月十九日,新建御用意御用物座。世子將到薩州,應預准備物件。因此新建御用意御用物座,設置大屋子一人、筆者二人,待其薩州事務完竣而後退焉。照諸座大屋子、筆者之例賜俸糈。[1]

二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始定王子、按司出行儀仗。諸王子平常進城,及有禮式到別處時,諸按司每月朔望併佳節百年,又着衣冠時,及問候監守官,又有禮式徃那霸時,皆准備鎗,以隨其行。永著為規。[1]

二十二年二月朔日,改定赴薩州使者兼勤原職,月期現居職者,兼為赴薩州使者,併附隨各役赴薩州。之年二月朔日,免准本職之務,從今改之。至四月朔日免之,永着為令。

本年之夏,世子到薩州朝太守公。禮已完竣,翌年之春回國。[1]

薩州始建聖廟。國王奉太守公之命,親書入德門三字匾額,今年之夏奉進。[1]

十一月,御醫者、御茶道改為俗貌。御醫者及御茶道平常剃髮,到薩州亦不改。茲奉薩州之令,不可為日本之貌,改為琉人之貌可也。遵即改為俗貌。[1]

二十三年五月,遣朱塗等匠于薩州。薩州特召來塗水地引等匠,遵遣貝摺師查允泰·仲宗根筑登之親雲上真常、向允升·粟國筑登之朝槺、具文志·金城筑登之唯福,木引匠西村新垣筑登之、若狹町村比嘉仁也、同村渡嘉敷仁也。但因無順風,翌年方到薩州,畱在三年。

二十五年十二月朔日,御用物座始置假奉行一員,循序陞本職。

二十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御用意座筆者二人附存帳當座。御用意座具造世子薩州徃還諸費全賬,因此退其中取以下各役。但其賬簿尚未銷清,是以令筆者二人、帳當座以下辦完其事。[1]

二十七年三月,有種子島直庫傳平著許願於辨之嶽,奉建鳥居一門。

閏六月十一日,始定赴薩州肄醫者,不論年歲,准賜筑登之座敷以下位。新參併百姓著無位而抵薩州,以習醫業,則被人輕賤。且與師傳同學交會多有下便。嗣後赴薩州者,不論年歲,賜筑登之座敷以下位,永著為例。[1]

三十年閏五月十七日,褒獎宮平筑登之親雲上、仲村渠筑登之親雲上功勞。上屆酉年,奉薩州之令,製分金爐及傾銷金。固係本州公用,選志于共工者,赴閩肄習。遵令真和志村宮平筑登之親雲上、西村仲村渠筑登之親雲上兩人差去中華嫺習。兩人精習其業回國。因于亥年遣兩人到薩州。已奉薩州之令,彼兩人所習多達公用。且以其法盡教徒弟,永備國家之用。應酌量其功,以行褒獎。尊即賜新家譜。[3]

四月,准東宮置御右筆主取職一員。東宮御右筆所務公事,不可無總治之役。今番應于御右筆六員,內奉行一員為主取,以為辦理。因大親呈請,固准此。[4]

五月,新墾藥園。今番薩州令琉球墾闢藥園,種植諸品藥草,以致繁昌。遵即墾闢藥園于相國寺舊宅,設置馬錫勇·濱元親方良恭及各役,種華、倭藥草。[1]

三十一年四月十一日,褒獎慶良間島新垣仁也功勞。薩州移文云:慶良間島渡嘉敷村新垣仁也,上屆申年為內之浦直庫彌右衛門所僱,為水手到本州。因其在中華肄習製紙之法。戌年以來,令試其所傳之法,果製諸品之紙,盡達公用。因令其永居本州。新垣寄傳其由於家中。母云:老母及妻,乃係女身,難到薩州。所生之児年至十六,則當請赴薩州。其內汝早告暇回國,可以相見。是以新垣稟請近年之內到國,與老母相見,即駕便舩回來貴州等由。蒙准所請。且蒙未回國之間,每年發賜錢十貫文,【是和目也】以養老母。茲奉薩州之令,新垣多備公用,應獎其功,敘筑登之位等因前來。遵即獎賜筑登之位。[1]

四月,准東宮置御右筆主取職一員。東宮御右筆所務公事,不可無總治之役。今番應于御右筆六員內舉一員為主取,以為辦理等因,大親呈請,故准此。[1]

三十二年九月,始定看守鎮守館之門者,嗣後每逢交代之時,敘赤八卷位,以授此。

三十三年三月,薩州琉球假屋改名琉球館。薩州建有驛館,原名曰琉假屋,今改名曰琉球館。又將薩州之人授其館役,其館役名曰假屋守,此亦改叫琉球館聞役。此皆遵奉薩州,定名如此。

三十五年十月十二日,渡嘉敷郡新垣筑登之除去本國版圖。薩州移文云:渡嘉敷郡同村新垣筑登之在于本州製造中華之紙,以供國用,甚為便利。是以來居本州。至其一身,陞御納户與力之分,賞賜切米二十包。且賜御納户銀五百兩,以構其家。又其名改叫新垣筑兵衛,除去之于琉球國版圖。遵即奉行其所令。[1]

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妻屋鉄兵衛等到本國,収拾砂石、草木、鳥獸。妻屋鉄兵衛、野野山平八、澁江源藏、新垣筑兵衛,同志藤崎次郎右衛門、山內至在衛門、鳥丸源兵衛來到本國,查収砂石、草木、鳥獸。翌年回國。[1]

三十七年三月,薩州褒賞仲元筑登之親雲上等功勞。上屆午年,奉薩州令,本州應用物件到閩肄其製法。遵令仲元筑登之親雲上、新垣筑登之前到閩省,學肄製粉米及鍍五色之法。其外,又肄製造各色之詩箋、蒸生鴨鷄之卯、鎝釣陶器等法回來。去年夏到薩州,已經查試,肄得都好,足備國用。因令傳授之於薩之人,賞賜物件。酉春回國。[1]

九月二十七日,新垣筑兵衛家世為御納户小人。新垣筑兵衛男子新垣仁屋,父入薩州之時,年幼不便同入,経准待其年長召入。去年行到薩州,令遷筑兵衛家,粧為大和人之姿,名稱新垣仁右衛門。筑兵衛家世為御納户小人。[1]

尚溫王[编辑]

即位元年乙卯,尚氏大宜見王子朝規赴江謝恩之時,始設藏役二人、書役一人、手傳二人。夫遣使江户諸費甚多,捱求徃年以來之費多有增减之事。至其結帳,常賴御勘定役,以致結帳。然於本國難以檢結。是因不預會與諸帳,故失其命。每遣使於是江府之時,薩州歴設旅方聞役一人、藏役四人、書役二人、手傳七人勤厥職。但於如此勘定等事,本國難致。是以去年呈請蒙准,於赴江球人定數內,命二人兼充收支職,與薩州設置藏役公同商議,會用現錢,以為會結帳檔之便。故設球役如此。[1]

三年,因卯秋接貢船人數遇海賊,報為戰防,全護公物,薩州褒獎賜米,本國亦褒獎焉。卯秋接貢船那霸開洋,駛近中華洋面。有似商船十隻、帆船七隻向接貢船駕來。通船人數想是哨船,報知球船赴閩之由。頃刻之間,後七隻人數舉刀放炮打鳥鎗前來,始知賊船。其中三隻設置銅炮、鳥鎗,四隻持挺鑓刀,前後圍繞。在船人數大驚,立即取出銅炮、鳥鎗等器,分頭持之,自清早至未初刻,被賊數十次圍攻。然皆不惜身命,頻投火礶,放銅炮,打鳥鎗,用鎗擲礫,嚴為戰防。遂以銅炮、鳥鎗再三中賊船。且以鳥鎗打倒海賊四人。至接貢船,雖有銅炮、鳥鎗痕跡,然船上各人無受傷者。此時風屬寅卯,向前進去恐遭伏賊。故雖不順,改針指巳午出洋。於此,賊船不能趕來,遂退酉位。少頃,除此之外,亦見有三隻駕未,卒然轉去酉位。思以是見該七隻退歸故歟。方得逸難,依之,皆該十隻隻隻既到酉位,想是賊船擬接貢船進去,以致埋伏。況此洋面,每貢船赴閩,多見商船及釣舟從此経過。但至這番,一隻船也不見。想於福州外山近邊賊船更多,不可預知。若直到五虎門復遭該賊,則無適而可逃,自然失性命,至緊要公物,亦不免被侵奪矣。依今計,暫返本國。待進貢船回來,聞中華情狀,再以赴閩之處。宜聽候憲令行之。相商已定,風訊雖是不順,駕駛之間,幸有順風,回國。由是,薩州垂念接貢船人數遇着如此急難,一切盡力防戰,洵能盡職。才府以下至船頭八人,獎賜米二百包;五主十人、佐事、水手四十人,賜米一百包。本國亦自才府以下至佐事、水手褒獎各有差。

七年,球館所借銀數極致刁難。為此要令料理公物,加筆者一人,随着在番親方,以為遣去。而借銀辦理之間,限定三年,以為交代。

尚灝王[编辑]

六年己巳,退琉館重書役。琉館帑項極其欠乏,為其檢束。上屆酉年,加設書役一員。其就任後,請允費用,嚴加檢束,多為利益,已見漸以就饒之勢。由是罷退所加書役,令定式書役兼勤其職。

十六年己卯,御目付等員役奉命到國。此歲,御目付高城六右衛門、御目付裁許掛東鄉半助、御勘定方小頭挌大御隱居御附御徒目付中山甚左衛門、表刀御代官御徒目付中村孫右衛門、書役平田利右衛門、御兵具方足輕松下長兵衛、大山仁平大等員役,因唐物方官買華物故,為檢束華物透漏事來到本國。[1]

三十一年甲午,動發存庫四文錢,通國用之。其錢大以一文,扣作京錢五文。[1]

尚育王[编辑]

十三年丁未,薩州恵賜大米、海帶菜。本國上屆辰年以來,有佛朗西、𠸄咭唎兩國船隻屢次到來。種種瀆請,妨國之事。況復該兩國人上岸淹留,更兼去秋為該佛、𠸄人等事,有特遣使者于中華。當舉國困疲之時,又逢莫大冗費,疲上加疲,窮益添窮。大守公聞知此由,大施恩典,惠賜大米三百石、海帶菜一萬斤,以為周濟。[1]

本年,褒嘉久米府、那霸府、知念郡人民,酌賜爵位。此年詳候法司官小祿親方後缺,使孫國儀·崎山筑登之親雲上嗣職,為掌翰輔行,以赴薩州。時着久米府大嶺筑登之、知念郡久高村西銘筑登之、那霸府若狹町與儀子仁旺、照屋渡地村付磨津松元、知念郡外間村武壽西銘、久高村也磨內間等七名充為水梢。該大嶺等無憚,不時,海路勵盡,奉公心志,善操船楫,徃還無恙,以致立著功勞。由是法司奉王,褒嘉其功,酌賜爵位,以昭恩典。[1]

本年,[5]許用國製之紙。本國在昔有製出百田紙之類。至于中葉,其製斷絕。幸有金城村百姓比嘉筑登之親雲上者,自盡工夫,復作其製。于是朝廷於上屆子年擢屋子寶口,以為製紙之區,而使該比嘉製作百田紙,尚未見美善。於上屆丙午年,泉崎村鄧氏金城筑登之順應前赴薩州,學習製紙,得以回國。厥後,令該金城親在紙座,試製上紙、下紙、百田紙、美濃紙、宇田紙、杦原紙等諸色,惟除杦原紙外,其餘諸色皆見善美。而至楮木,亦自上屆子年以來,行令國中,廣致栽植,現今茂盛,可見有永世保製之益。由是朝廷即許嗣後將所用言上紙及諸座所用諸色紙,都使用國製。只是杦原紙一色,待其製就美之際,揣公務輕重,以為使用焉。

註釋[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無此卷。
  2.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之首有「二十四年」四字。
  3.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中此節無最後一句。
  4. 筑波大學藏本無此節。
  5.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段首作「十三年丁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