璣司刺虎記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璣司刺虎記》序
作者:林紓 清朝
1908年
本作品收錄於:《晩清文學叢鈔

英特之戰,英人狃於常勝,乃不期其能敗。梟將見誅,元戎受執,政府戚戚,至通款於布耳,此亦可云智盡能索之時矣。而終不之餒,再接再厲,卒奄有全洲,民主之局遂定。是則天意使然乎?布耳驟勝而驕,英人以必勝爲止,宜乎特消而英長也。凡與大國角力,非積上下十餘年之功,訓練積儲,厚而愈厚,夥而愈夥,始堪一戰。然使民無怒仇之心,上無善敎之方,糧械雖多而亦無恃。布耳人多不學,惟槍技精,以獵獸者獵人,發匪不中。英人初席長勝之勢,以特人爲可侮,因之而敗。特人又踵英人之轍,以英人爲易與,亦因之而敗。須知天下無易與之國,不存戒心,無往不敗,卽存戒心,不審長計,雖倖勝而亦敗。斐洲多山而沮險,英人初來不習地利,故動爲特人所制。乃不知英人持久之心,非復布耳所及。罄無數殖民地之財力與布耳戰,無論兵力弗及,卽財力寧及之耶!兵事旣平,英人輕鄙布耳,作爲是書。至云布耳不知算學,聚三十分令析之,但得二十六之數,則陵衊至矣。夫以天下受衊之人,其始恆衊人者,不長慮而卻顧,但憑一日之憤,取罪羣雄,庚子之事,至今尙足寒心。余譯是書,初不關男女豔情,仇家報復。但謂敎育不普,內治不精,兵力不足,糧械不積,萬萬勿開釁於外人也。皇帝光緒三十四年十二月十日,閩縣林紓畏廬父序。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