玑司刺虎记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玑司刺虎记》序
作者:林纾 清朝
1908年
本作品收录于《晩清文学丛钞

英特之战,英人狃于常胜,乃不期其能败。枭将见诛,元戎受执,政府戚戚,至通款于布耳,此亦可云智尽能索之时矣。而终不之馁,再接再厉,卒奄有全洲,民主之局遂定。是则天意使然乎?布耳骤胜而骄,英人以必胜为止,宜乎特消而英长也。凡与大国角力,非积上下十馀年之功,训练积储,厚而愈厚,伙而愈伙,始堪一战。然使民无怒仇之心,上无善教之方,粮械虽多而亦无恃。布耳人多不学,惟枪技精,以猎兽者猎人,发匪不中。英人初席长胜之势,以特人为可侮,因之而败。特人又踵英人之辙,以英人为易与,亦因之而败。须知天下无易与之国,不存戒心,无往不败,即存戒心,不审长计,虽幸胜而亦败。斐洲多山而沮险,英人初来不习地利,故动为特人所制。乃不知英人持久之心,非复布耳所及。罄无数殖民地之财力与布耳战,无论兵力弗及,即财力宁及之耶!兵事既平,英人轻鄙布耳,作为是书。至云布耳不知算学,聚三十分令析之,但得二十六之数,则陵蔑至矣。夫以天下受蔑之人,其始恒蔑人者,不长虑而却顾,但凭一日之愤,取罪群雄,庚子之事,至今尚足寒心。余译是书,初不关男女艳情,仇家报复。但谓教育不普,内治不精,兵力不足,粮械不积,万万勿开衅于外人也。皇帝光绪三十四年十二月十日,闽县林纾畏庐父序。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