瓨荷譜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瓨荷譜
作者:楊鍾寶 清

[编辑]

製芰荷以爲衣兮,雧芙蓉以爲裳。其志潔,故其稱物芳,擢淖汙泥之中,皭然泥而不滓,太史公何拳拳於〈離騷〉哉,良以其人、其文與花一也。僕弱冠從古心叔之楚,自安化、沅江、武陵歷善化、茶陵、芷江及湘陰、長沙。壬午通籍後,與司空兄對管華近,旣而馳驅四方,老仍視學於楚。河伯之荷蓋,司命之荷衣,湘夫人之荷屋,搴之木末,釆之水中,如古歡,如舊雨,與予若相終始。而苔岑之隔,垂五十年,三十六陂春水,白頭想見江南,浩然有歸志矣。夫玉井之蓮十丈,博陸侯之蓮鴛鴦三十六,歷城之北湖二十里。平陽峙之百里芳,右軍之所憩焉。鼎湖之步虚千仞,李陽冰之所托足焉。彼羣芳之如海,豈一葦之可航,比尙瓨荷,不越几席間而無美不具,歸與諸君子數晨夕間爲避暑之飮,以此爲下酒物。甈盎之大小尺有咫而莖長於人,天工人巧合同而化有。是夫楊子瑤水,花董狐也,以其《瓨荷譜》問序於予。蘭,吾知其於幽谷也。鞠,吾知其於老圃也。梅,吾知其於大小嶺也。以蓮之莖能辟鼠,藕能辟蟹,葉能治瘍疾,房與實足以安胎而變髮,豈不大有造於斯世乎。乃辱在泥塗,淪於潴溷,參軍之鬣蒙其上,長卿之𦜕介其旁,然而修潔自好,涅而不緇,設不諒其心之苦,所處之非其地,則其眞終不白於天下。蓮哉,蓮哉,我重有感於花之君子哉。
  屠維大荒落塞且南匯吳省蘭稷堂氏拜序

[编辑]

六經而外皆子也,古人學問各守專門,故自唐以上,撰述具有源流。至宋而體裁雜出,凡一名一物,如器具、飮食、草木、鳥獸、蟲魚之屬,無不勒有成書。今觀四庫所藏,其著錄文淵閣者猶不下數十種。蓋以資利用,以廣記聞,俱足爲學問之助,故古人亦不廢焉。瑤水詩狂花癖,與俗殊酸鹹,謂荷之愛,周後鮮有聞,乃著《瓨荷譜》一卷,其源蓋出於歐陽氏《牡丹記》。考荷始見《毛詩》,《楚詞》以降,播之歌詠者,其稱名也繁,其取類也廣。顧自《牡丹記》而外,若揚州之芍藥,金漳之蘭,范邨之梅與菊,以及海棠、荔枝,甚至芋、菌、苔、筍之細,多有記錄,荷獨無譜可乎。瑤水補其闕,而寫聲繪影各極其致,又非長卿、眉公輩諸小品所可同日語也。或謂荷之爲花也,宜乎陂塘池沼,而譜荷於瓨,母乃隘甚。然今之荷,實備於瓨,有非陂塘池沼所宜者,不得泥於古之所無,遂不爲今之所有。《說文》瓨從瓦,亦從缶,許叔重謂土器已燒之總名。《爾雅》盎謂之缶。《方言》自關而西謂之盆,小者謂之瓶;甂,陳、楚、宋、魏之間謂之㼵,其大者謂之甌。缸之名始見《漢書》,師古注謂「長頸之罋」。《廣韻》有罌瓨。今瓨之形製固不一,古今名號有易,製器勿能盡合,要皆范於土,成於火,而宜於荷。荷,花之隱君子也;瓨,君子之巖棲谷處也;瑤水,花之良史也,以良史而疏巖棲谷處之隱君子,又無待徵諸譜,而知其無遺美、無諛詞也已。
  嘉慶己巳且月上浣秀農陸慶循書於無求安居

自序[编辑]

原夫藕之爲花也,濂溪愛之而不言其色,言其色者,曰紅、曰白而已,不聞有輕紅、淡白、淺碧、深紫之紛然也。不聞有重臺、單瓣、千葉、雙頭之犁然也。其爲名也,曰蓮、曰荷、曰苓、曰茄、曰水芝、曰澤芝、曰水白、曰水華、曰水旦、曰水芸、曰芙蓉、曰芙渠、曰菡萏,然卽物而異其名,非判其種於名也。其花也,於江、於湖、於池、於沼,不聞若罌、若盎、若盌、若琖皆花也。花之蒔於瓨也,自紅白大種始,然類多習見,人亦不甚珍愛。有賈於揚而歸者,出數小瓷盆示客,翠擎璧月,香泛霞杯,弱態豐容,掩暎於筠簾棐几間,人競以銀錢市豔。賈又故昂其値,亦時出其值以醉客,顧吝其種,必殘其餘,王戎鑽李懼人之有我有也,久之種亦漸廣,賣花傭又爭致其所無。或謂小種皆子出,故不數年遂得卅餘種,撐夏涉秋,閒庭曲院,粲如流綺,展琉璃之簟,倚水精之枕,露香花韻,沁骨侵肌,不必盪槳泝流,求清涼世界也。因爲之按種徵名,詳品辨色,與夫蒔藕藏秧,燥溼肥痩之得法得宜,一一次序而譜之,庶與洛陽之牡丹,廣陵之芍藥,並萃其美。然稽諸古,則南海有睡蓮,滄洲有金蓮,樂遊有嘉蓮,駁鹿山有飛來蓮,鉤仙池有分香蓮,琳池有分枝荷,儋州有四季荷。證諸今,則越有傲霜蓮,粤有五色蓮,遼海有墨蓮,金川有雪蓮。烏得以耳目之所及,遂以盡天下之奇也耶,他日之修花史者,幸有以廣我所不逮,而並爲李九疑、王敬美、王康節之功臣也可。
  嘉慶十三年歳次戊辰閏五月上海楊鍾寶識

題詞[编辑]

蕭晨白社尺書傳,爲報盆羅五色蓮,香國品題殊茂叔,文心變幻勝瑤泉,月疑融雪開偏合,露欲成珠散又圓,老我北窗如太華,臥遊玉井藕爲船。

紛紛單瓣又重臺,粉白銀紅次第開,疏發前人康節譜,新評老輩子安才,淒涼北渚秋風曲,冷落南邨夜雨杯,陶九成清樾堂風致何減我家鐵厓。三十六陂何處是,碧筩香裏涉江來,晁蔣空爭宋晏强,漁家六闋盛歐陽,旡咎新荷葉竹山景文叔原蝶戀花及文忠公之漁家傲皆蓮詞之最著者。八歸八犯新腔舊,三叠三臺小合長,時以練香詞稿下詢。抱月纖腰憐靜婉,愁紅法曲補溫郎,梁羊侃靜婉、采蓮二曲至飛卿時已失傳。瓣香浮海星精到,贏得流螢照夜囊。

烟波渺渺許重探,一片紅棠落日酣,鬲指新聲翻白石,鬧紅一舸,姜之湘月卽念奴嬌,鬲指聲,萬紅友謂宮調失傳,然聲音之道必不終湮,瑤水精於音律,試一索鬲指之解。彈詞舊史唱升庵,譜忌盲詞,若廿一史彈詞,人所共喜,當不厭聽。面爭郎似肩隨六,病愛良醫肱折三,譜詳培秧治蜏,可稱玉井岐黃。誰爲湘纍漂初服,佛香空滿百花潭。

  心香楊光輔拜題

瓨荷譜目錄[编辑]

  • 單瓣十大種
    • 硃砂大紅
    • 朱家大紅
    • 杭州大紅
    • 嘉興大紅
    • 綠放白蓮
    • 粉放白蓮
    • 一捻紅
    • 銀紅
    • 大水紅 俗名楊桃
    • 淡水紅 俗名妃白
  • 重臺一種
    • 白蓮
  • 千葉九大種
    • 蜜鉢
    • 小桃紅
    • 大白
    • 小白
    • 小小白
    • 灑金
    • 錦邊
    • 臺蓮 青、紅、白,三種。
    • 佛座蓮 一名剝蓮,並頭、品字、四面,附。
  • 單瓣七小種
    • 大紅
    • 綠放圓瓣白蓮
    • 粉放尖瓣白蓮
    • 小水紅
    • 一捻紅 說見大種。
    • 銀紅 說見大種。
    • 大水紅 說見大種。
  • 千葉六小種
    • 小水紅
    • 銀紅鉢 一名小青臺。
    • 蜜鉢 說見大種。
    • 小桃紅 說見大種。
    • 灑金 說見大種。
    • 錦邊 說見大種。
  • 蓺法六條
    • 出秧
    • 蒔藕
    • 位置
    • 培養
    • 喜忌
    • 藏秧

瓨荷譜校閱姓氏[编辑]

  烏程周中孚鄭堂
  華亭改 琦七薌
  婁縣戴因心香南
  婁縣王慶麐澹淵
  上海楊城書香林

單瓣十大種[编辑]

硃砂大紅[编辑]

 大紅種類甚繁,略舉四種,已盡其槩。

小圓尖瓣,燦若丹霞,明於火齊,雖經宿不淡。蓮之有大紅,猶梨園之有參軍、蒼鶻,當夫子弟登場,曼聲膩語,絲嬌竹脆,苟無銅琵琶、鐵綽板,唱大江東去,則無以盪柔靡,達英爽。故大紅爲羣花之領袖,而硃紅尤爲大紅之領袖。

朱家大紅[编辑]

瓣圓而橢,色亞於硃紅,而花倍大,茄倍高,蓋池種也。屈其性就瓨,觸時怒發,繞節生花,藕環一匝則不復花矣,不似池中之秋後猶花也。

杭州大紅[编辑]

花樣與硃紅亞,但色不逮耳。發莖不高,可以小瓨蒔之,惜葉大不得儷諸小種,然秋後猶花,爲紅十八瓣之殿。天然去雕飾,我爲是花誦之。

嘉興大紅[编辑]

瓣圓色淺,人以桃紅呼之,然黯淡無精彩,置之諸品中非其倫矣。

綠放白蓮[编辑]

種不知其所由來,但蒔之者恆數年不得一花。丙寅夏,始於江壖僧舍見之,謂是遼陽蓮菂所出。六葉一花,花十八出,葉深碧而多皺。綠苞乍坼,新月籠煙,北方佳人,遺世獨立,至譽無譽,我不知其美之居於何等矣。花後不更花,明年析而兩之亦不花,人情厭故,罕見爲珍,豈逆人之私,故示其狡獪耶,抑希世之姿未容習見耶,還以叩諸司花者。

粉放白蓮[编辑]

白十八瓣之見珍於時也,猶之千金市駿,請從隗始,一時不招而至者兩種,皆疎秀明淨,極瀟灑之致。其葉淡碧而有白光,其花繁且早,其蕊略如傅粉。其開也,則瑩澈無瑕,微紅盡斂矣。合觀綠放、粉放兩白蓮,如兩賢相並,一則高世絕俗,名可得聞而身難得見;一則浮世徇俗,與物無忤,北岳濫巾,南州磨鏡,士各有志,爲槪然久之。

一捻紅[编辑]

 大小二種

傳者謂:內人曉起,印殘脂於花上,遂以命名。種類不一,節疎者易花,密者難花。葉肥碧,滑膩不留手,初茁絕似紫芽薑。花如瑩玉而紅潤,或如桃花頮面,姿質醲粹,容光煥發,雖銀紅之豔冶,大水紅之丰韻,無以過也。有十三瓣者,爲吳下種,影薄花疎,舉止羞澀,未免婢學夫人。

銀紅[编辑]

 大小二種

水殿風迴,訝綺霞之零亂,冰綃汗漬,憐香露之霑濡,華清宮裏,宿酲猶未解也,然其俏倩之姿,肥環又當却步。小種濃厚似優於大種,然大種能屈,信如人意,隨其受器之大小作花,尤可喜也。

大水紅[编辑]

 大小二種,俗名楊桃。

素面朝天,紅羅覆額,踏波仙子,賦感陳思,豈其苗裔耶,何神韻乃爾,厥種傳自崇川。近得吳下小種,如玻璃琖盛薔薇露,玲瓏透澈,彌覺風流。第小種可縱之使大,而大種不能約之使小,物相類而性相反也。

淡水紅[编辑]

 俗名妃白

亦豔冶,亦丰韻,亦醲粹,神光離合,不可名狀,求之者當在太華峯頭,不得浪指若耶溪畔也。舊以妃白名,失之俚,故易之。

重臺一種[编辑]

白蓮[编辑]

綠放、粉放而外,有重臺之白蓮,霜毫蘸碧,翠鎖葳蕤,宛然綠放也。及開後諦視,蓋單瓣而中攢數小瓣,丰神高邁,終覺遜之,益歎嘉賓之軼倫,文度爲獨歩矣,然別開生面,品絕可珍。

千葉九大種[编辑]

蜜鉢[编辑]

 大小二種

其色蜜,其形鉢,阿耨池頭盛來甘露,兜羅綿手拈出妙香,洵千葉中之絕品也。凡千葉初放,類美滿可觀,迨其將落,首如飛蓬,不免障眼,惟此花結跏趺座,現莊嚴相,劃然解脫,一絲不掛,謂非具定力者耶,故以佛說說之。

大白[编辑]

花肥葉大,色茂香濃,以匹大紅,爲羣芳長。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謂不如解語花者,殆爲玉奴解嘲耳,試於風清月曉時,披襟露坐,冷然欲僊去,恐溫柔鄉不易我白雲鄉也。

小白[编辑]

瘦於大白而深靜過之,蓋蜜鉢之流亞也。花瓣彎環迴抱,不欲以房示人,頗耐風日,雖經三宿猶圓如滿月,使入之意也消。

小小白[编辑]

視小白尤小,然不列於小種,呼之曰小小白,舉其類而及之也。神寒骨重,葉尤古翠可愛,莖直如矢,任風雨不作俯仰態,孤峭之性宜比德於君子。

小桃紅[编辑]

 大小二種

醲而不妖,麗而不俗,豔占榴先,香披桂後,百日間花不暫歇,月夕觴詠其側,庭彩爛然,芙蓉鏡下我得以傲羣仙矣。

灑金[编辑]

 大小二種

或疎或密,或淡或濃,如彩雲宿月,如鶴頂呈丹,或謂如春雪未融,桃花亂落,殆妙肖也。花繁盛,一瓨可得十餘朵,入秋色愈妍,或紅白平分,無纖毫錯雜,尤奇。

錦邊[编辑]

 大小二種

質白,朱絲遶之,細如綴錦。花最勤,得意處亦作半面妝,與灑影金、妬影點染秋光,悠然籬下。或謂蓮之開落才三日耳,然旋落旋開,日計不足,月計有餘,鞠又轉不若蓮之久長矣,當名之曰延齡花。

臺蓮[编辑]

 青、紅、白三種

此佛土千葉寶花也,如牟尼珠,如肉髻,如湧百寶光,如聞㫋檀香,如樓如臺,如有佛化身,敷座而坐,所謂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者非耶。時而青、而紅、而白,非我佛以色身示人耶,戲爲之下一轉語曰:空中無色,彼房,彼茄,彼藕,不空而空也,有是空,有是色,色空空色,或當作如是解。

佛座蓮[编辑]

 一名剝蓮。並頭、品字、四面,附。

有心無房,開必以手,乏自然之趣,然耐久,一花次第開之可七八日。初如露桃,漸如豔粉,如牡丹宿雨,而心現矣,而頭垂垂,而告倦矣。厥種凡四,繋名於心,曰並頭,曰品字,曰四面,皆其類也。

單瓣七小種[编辑]

 一捻紅、銀紅、大水紅,說見大種。

大紅[编辑]

大如薝蔔,色嫩花柔,日炙之欲消,風吹之欲去。合小白蓮、小水紅、小一捻紅、小銀紅、小大水紅、小蜜鉢、銀紅鉢、小小桃紅、小灑金、小錦邊,小部霓裳,分行簇隊,水邊多麗,疇謂小南强不敵大北勝耶。

綠放圓瓣小白蓮[编辑]

與綠放大種絕相似,而不似大種之不易花。其一種逸情遠致,人方之何氏之有小山。余曰:不此傲岸之士,養望自高,深藏不出,而見其佳子弟以炫燿於人耳,然佳子弟亦何可得耶。

粉放尖瓣小白蓮[编辑]

小花,小葉,尤小於小水紅。多塌荷,少擎荷,花從塌荷出,絕類今之午時蓮。三伏天輕雷雨過,縠紋新漲,涼颸微動,若沈而若浮,其浴水之鳧翁耶,其數錢之姹女耶,擬泛芥舟於杯湖,彼北窗高士,將神往以物色之矣。

小水紅[编辑]

吾鄉之有小水紅自維揚賈客始,越數年而有單瓣焉,與千葉貌類而質殊。珠圓玉潤,秀色可餮,衛玠璧人,彼六郎烏足以比擬哉。

千葉六小種[编辑]

 蜜鉢、小桃紅、灑金、錦邊,說見大種。

小水紅[编辑]

水紅而小之者,別其名於大水紅也。藕才指大,花罇、花插、盌琖之屬可隨意蒔之。莖抽數寸卽花,花如脂盒,流媚動人,尤得意在欲開未開時,朝暾耀景,露粉含腴,昔人云:「不嫁惜娉婷」,直興到語也。間有蒔以大瓨者,殊不似花,意且不必以架約之,不衫不履,更饒風趣。

銀紅鉢[编辑]

 一名小青臺

不以色貴以品貴,繼蜜鉢之宗風者,有銀釭鉢焉。開則恆斂而不泛,落則蛻出風露,撒手虚空。昔神僧咒鉢,鉢現青蓮花,鉢耶,蓮耶,是一是二,請參能仁而證之。

蓺法六條[编辑]

出秧[编辑]

清明後,風日晴暖,藉地以草,覆瓨其上,徐以手出之,弗傷其蕻。藕屈如環,旋上者爲頭秧,二三節間橫出一小藕者爲二秧、三秧,截之可以分蒔,無歧出者不可截也。節間嫩芽謂之蕻,亦謂之竄頭,蕸蔤所自起也。藕梢之無節者謂之縧,雖蒔不花,可盡棄之。選秧之法,審其藕色明淨,竄頭鮮潤爲佳,一秧得兩三竄,無不花矣。

蒔藕[编辑]

出秧後,各爲標識,母亂其種。旋出旋蒔,弗逾三日。瓨底置金花菜少許,實以黃泥,搗必堅,鬆則易泛,納秧指生,方以河泥淘淨覆之。或先時和糞泥入瓨底更佳,亦有純用河泥者,各從其意可也。蒔後,灑令龜坼,然後注以河水。遇驟雨宜蓋藏,否則隨傾,弗使涼氣浸逼。此蒔藕之大略也。

位置[编辑]

擇向陽隙地,列几安瓨,或累甎以承之,弗逾二、三尺,必高下錯落,使陽光易透,顔色相間。瀕海多颶風,風作,亟置於地,受風微則無摧折之患,誤移入室,蕊必萎。小種雖足供几席清賞,然愛日之性與大種無別,故朝入必晝出,晝入必朝出,供玩者當喻其意。

培養[编辑]

荷錢乍浮,受水宜淺,所以承陽光也,葉高,約之以架,多則芟其宂者,而弗芟其傍花之葉,蓋花皆附葉而生,花未透葉,夜必轉側以讓花,如使飮露,然葉愛花,人當愛愛花之葉。暑盛花渴,頻以河水灌之。梅雨多製回龍以洩之。截蘆通管,削令稍偏,合二管如人字,而密緘其縫,置瓨吸之,水立盡。河水溫,天水涼,物性之愛憎然也,河水與天水合,生蜏蟲。如螘緣附莖葉間,以淨筆蘸水去之。膏肥之法,隔年糞汁爲上,次則蟚蜞,然性熱易致焦灼,宜候雨天或注水令滿方可。其他如生豆汁,如牛皮膠,如石硫黃,或性烈,或性滯,皆可用,然不若隔年糞汁之力厚功倍,且令水澄如鏡之沁人心目耳。

喜忌[编辑]

喜如鑪之日,鼓鑄其精神;喜如珠之露,光悅其顏色;喜明月,喜柔風,喜騷客之投詞,喜美人之流盼,喜肥不喜瘦,喜溼不喜乾。忌狂風之搖落,忌驟雨之摧殘,忌泉水之浸淫,忌陰霾之凝結,忌花木之蔽其上,忌裙裾之曝其旁,忌謬託知音,亂撾迓鼓;忌侈開豪宴,雜遝盲詞。花如有知,當頷我言。

藏秧[编辑]

白露旣降,花漸稀,葉漸黃,視其蕉悴者去之,鮮潤者留之,使承露以養根。水弗滿,滿則水從枯莖入,易致敗藕。寒風至,移置檐下,盡傾其水,留升許以潤秧而已。凍則束草以覆之,納諸室,惟不可失水,失水則燥,燥則鏽痕生而秧不可用矣。故藏之者不可不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