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老三篇”教育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用“老三篇”教育人
黑龙江军区某部二机炮连党支部
1970年10月18日
本作品收录于《人民日报

我们连一九六八年没有评上四好,是个后进连队。一九六九年不仅评上了四好,还成为师里的先进典型连队。一九六九年所以变化这么大,就是因为我们抓住了用“老三篇”教育人,搞好干部战士思想革命化这个根本。

一九六八年我们也组织学习“老三篇”,但是没有放在促进人的思想革命化上,而是放在保证完成任务上。认为抓有形的来得快,看得见,抓人的思想革命化见效慢,远水不解近渴。一九六八年八月份,连队活思想很多,生产任务又重,活干不上去。党支部想了个紧急措施,办了骨干学习班,学习“老三篇”。这次学习班本应从抓人的思想革命化入手,斗私批修,解决思想问题。可是,有的人感到这样来得慢,等思想问题解决了,地里的草也长高了。因此,学习班的重点,就放在解决骨干怎么带着大家干好活上了。结果思想问题越来越多。党支部一看没有成效,还耽误了生产,就把学习班停办。 由于我们把“老三篇”单纯当成完成任务的保证篇,没有当成育人篇,连队思想问题冒了尖。同志们说这一年是“方向偏,路子弯,人心散,摊子乱。”

一九六八年底整党过程中,同志们在讲评党支部时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连把学习“老三篇”落实在具体任务上,这是把突出政治落实在业务上。同志们的批评,使我们受到了很大震动。带着这个问题,党支部学习了一九六○年军委扩大会议决议和林副主席关于“要把‘老三篇’作为座右铭来学”的指示,认识到连队方向偏就偏在没用两个“决议”定向,人心散就散在学习“老三篇”没有用在搞好人的思想革命化上。经过整党,我们找到了一九六八年的教训,认定了一九六九年的方向。这是我们连由后进变先进的转折点。

一九六九年,我们把活学活用“老三篇”的功夫下在教育人、改造世界观上。主要做到三点:一是新兵一入伍,就给上好“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第一课,树立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当兵,为消灭帝、修、反而打仗的思想。二是坚持用“老三篇”斗私批修。三是干部坚持带头学习“老三篇”,用自己的思想革命化带动战士的思想革命化。

一九六九年,我们用“老三篇”教育人,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有二十一名同志入了党,有二十六名入了团,有十四名出席了军、师、团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大会,还有两名荣立了二等功。连队光荣地跨入了四好行列。

一九六八年我们没有用“老三篇”育人,主要是由于两条路线斗争觉悟不高。从主观愿望上来讲,我们想把连队建设好,但是没有抓住根本,不是用毛泽东思想培养人、教育人、改造人,而是单纯靠组织手段管教战士。有一个老战士,几年来入伍动机一直没有解决好,带着私心杂念干工作。支部不是帮助他斗私批修,树立无产阶级世界观,而是只看到他做工作比较能干的一面,准备提拔他为干部。可是到群众中一征求意见,群众摆了他很多缺点,不同意他当干部。由于个人目的没有达到,他就消极起来,干劲不足,还对支部有意见。

一九六九年初,在讨论如何用“老三篇”教育人时,我们解剖了这个事例,并带着这个问题学习了毛主席关于“世界观的转变是一个根本的转变”的教导,使我们认识到:教育人要抓住根本,这个根本就是改造人的世界观。 认识提高后,我们就抓世界观的改造,提高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觉悟。要求在学习“老三篇”时,理论联系实际,首先是联系自己的思想实际,带着改造世界观的问题学。斗私批修,灭资兴无,逐步地把非无产阶级世界观改变为无产阶级世界观。我们连硬骨头战士、二等功荣立者陈继亮的成长,就是党支部坚持用“老三篇”教育人,改造世界观的结果。

陈继亮一九六八年入伍时,带着个人的小打算,想当个技术兵,复员后到地方可以捞个“铁饭碗”。在执行生产任务时,他感到没技术可学,就有些情绪。一九六九年初,指导员杨春有下决心要从世界观上把他改造过来。就和他一起学习毛主席关于“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的教导,还把自己在旧社会的苦难家史讲给陈继亮听,引导陈继亮回忆苦难家史:在旧社会,他父亲常年累月给地主扛活,累成一身病,被地主踢出了大门,十冬腊月从山东讨饭到河南。通过回忆,使他提高了阶级觉悟,明白了为谁当兵,为谁打仗。指导员又和他一起学习了毛主席关于“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已经获得革命胜利的人民,应该援助正在争取解放的人民的斗争,这是我们的国际主义的义务”的教导,使陈继亮树立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的目标,决心为解放全人类,贡献自己的一切。

陈继亮由于认真用“老三篇”改造世界观,进步很快。在一次打坑道的任务中,遇到了意外的大塌方。在危险面前,他表现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顽强革命精神。他受伤住院时,仍然坚持学习“老三篇”,决心战胜伤残,早日回到战斗岗位。就在他住院期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陈继亮是我们用“老三篇”哺育出来的一个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他的成长使我们认准了用“老三篇”教育人,必须抓住改造世界观这个根本。我们决心把全连干部战士都培育成象陈继亮这样的人。我们经常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在学习班里学习毛主席关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学习“老三篇”,学习陈继亮,大大加强了连队的革命化、战斗化建设。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兩岸四地、馬來西亞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70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2066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除非基金會行動必須回答版權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