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苑/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異苑
異苑卷五
卷六 

梅姑廟[编辑]

秦時丹陽縣湖側有梅 【 一作麻。】姑廟。姑生時有道術,能著履行水上。後負道法,婿怒殺之,投屍於水,乃隨流波漂至今廟處鈴下。巫人當令殯殮,不須墳瘞,即時有方頭漆棺在祠堂下。晦朔之日,時見水霧中曖然有著履形。廟左右不得取魚、射獵,輒有迷徑沒溺之患。巫雲:始既傷死,所以惡見殘殺也。

宮亭湖廟[编辑]

宮亭湖廟神,甚有靈驗。商旅經過,若有禱請,則一時能使湖中分風沿溯皆舉帆,利涉無虞。

江神祠[编辑]

秦時中宿縣十里外有觀亭江神祠壇,甚靈異。經過有不恪者,必狂走入山,變為虎。晉中朝有質子將歸洛,反路見一行旅,寄其書云:「吾家在觀亭,亭廟前石間有懸籐即是也。君至但扣籐,自有應者。」及歸,如言。果有二人從水中出,取書而沒。尋還云:「河伯欲見君。此人亦不覺隨去,便睹屋宇精麗,飲食鮮香,言語接對無異世間。今俗鹹言觀亭有江伯神也。

竹王祠[编辑]

漢武帝時,夜郎竹王神者,名興。初,有女子浣於豚水,見三節大竹流入足間,推之不去。聞其中有號聲,持破之,得一男兒。及長,有才武,遂雄夷獠氏。自立為夜郎侯,以竹為姓。所破之竹,棄之於野,即生成林。王嘗從人止石上,命作羹。從者曰:「無水。」王以劍擊石,泉便湧出。今竹王水及破竹成林並存。後漢使唐蒙開牂牁郡,斬竹王首。夷獠鹹訴,以竹王非血氣所生,甚重之,求為立後。太守吳霸以聞帝,封三子為侯。死,配食父廟。今夜郎縣有竹王三郎祠,是其神也。

徐君廟[编辑]

吳郡桐廬有徐君廟,吳時所立。左右有為劫盜非法者,便如拘縛,終致討執。東陽長山縣吏李(王舀),義熙中遭事在郡。婦出料理,過廟,請乞恩拔銀釵為願。未至富陽,有白魚跳落婦前。剖腹,得所願釵。夫事尋散。

伍員廟[编辑]

晉永嘉中,吳相伍員廟。吳郡人叔父為台郎,在洛。值京都傾覆,歸途阻塞。當濟江,南風不得進。既投奏,即日得渡。

廁神後帝[编辑]

陶侃曾如廁,見數十人,悉持大印。有一人,朱衣、平上幘,自稱「後帝」,云:「以君長者,故來相報。三載勿言,富貴至極。」侃便起,旋失所在。有大印作「公」字,當其穢處。《雜五行書》曰:「廁神,後帝也。」

海山使者[编辑]

侃家童千餘人,嘗得胡奴,不喜言,嘗默坐。侃一日出郊,奴執鞭以隨。胡僧見而驚禮云:「此海山使者也。」侃異之。至夜,失奴所在。

丹陽袁雙[编辑]

晉丹陽縣有袁雙廟,真第四子也。真為桓宣武所誅,便覺所在靈怪。太元中,形見於丹陽。求立廟,未既就功,大有虎災。被害之家,輒夢雙至,催功甚急。百姓立祠堂,於是猛暴用息。今道俗常以二月晦鼓舞祈祠。爾日,風雨忽至。元嘉五年,設奠訖,村人邱都於廟後見一物,人面鼉身,葛巾,七孔端正而有酒氣。未知雙之神為是物憑也。

青溪小姑[编辑]

青溪小姑廟,雲是蔣侯第三妹。廟中有大穀扶疏,鳥嘗產育其上。晉太元中,陳郡謝慶執彈乘馬,繳殺數頭,即覺體中慄然。至夜,夢一女子,衣裳楚楚,怒云:「此鳥是我所養。何故見侵?」經日,謝卒。慶名奐,靈運父也。

仇王[编辑]

餘杭縣有仇王廟,由來多神異。晉隆安初,縣人樹伯道為吏,得假將歸。於汝南灣覓載,見一朱舸,中有貴人,因求寄。須臾如睡。猶聞有聲,若劇甚雨。俄而至家,以問船工,亦云仇王也。伯道拜謝而還。

聖公[编辑]

隆安中,吳興有人年可二十,自號「聖公」。姓謝,死已百年。忽詣陳氏宅,言是己舊宅,可見還,不爾燒汝。一夕,火發蕩盡。因有鳥毛插地,繞宅周匝數重。百姓乃起廟。

驅除大將軍[编辑]

晉義熙中,虞道施乘車出行。忽有一人,著烏衣,徑來上車,云:「令寄載十許裡耳。」道施試視此人,頭上有光,口目皆赤,面悉是扎,異於始時。既不敢遣,行十里中,如言而去。臨別語道施曰:「我是驅除大將軍,感汝相容。」因贈銀鐸一雙而滅。 【 鐸或作環。】

命囊一挺炭[编辑]

晉時信安鄭徽 【 一作微。】年少時,登前橋,彷彿見一老翁,以一囊與徽云:「此是君命,慎勿令零落。若有破碎,便為凶兆。」言訖,忽失所在。徽密開看,是一挺炭。意甚秘之,雖家人不之知也。後遭盧龍寇亂,恆保錄之。至宋永初三年,徽年八十三,病篤,語子弟云:「吾齒盡矣。可試啟此囊。」見炭悉碎折,於是遂絕。

鬼子母[编辑]

陳虞字君度,婦廬江杜氏,常事鬼子母,羅女樂以娛神。後一夕復會,弦管無聲,歌者淒愾。杜氏嘗夢鬼子母皇遽涕泗云:「凶人將來。」婢先與外人通,以梯布垣,登之入。神被服將剝奪畢,加取影像,焚剉而後去。

紫姑神[编辑]

世有紫姑神,古來相傳雲是人家妾,為大婦所嫉, 【 一作妒】。每以穢事相次役,正月十五日感激而死。故世人以其日作其形,夜於廁間或豬欄邊迎之,祝曰:「子胥不在」,是其婿名也。「曹姑亦歸」,曹即其大婦也。「小姑可出戲。」捉者覺重,便是神來。奠設酒果,亦覺貌輝輝有色,即跳躞不住。能占眾事,卜未來 【 一作行年。】蠶桑。又善射鉤,好則大舞,惡便仰眠。平昌孟氏恆不信,躬試往捉,便自躍茅 【 一作穿。】 屋而去。永失所在也。

左蒼右黃[编辑]

烏傷陳氏,有女未醮,著屐徑上大楓樹顛,了無危懼,顧曰:「我應為神,今便長去。惟左蒼右黃,當暫歸耳。」家人悉出見之,舉手辭訣。於是飄聳輕越,極睇乃沒。人不了蒼黃之意,每春輒以蒼狗、秋黃犬,設祀於樹下。

楊明府[编辑]

剡縣西鄉有楊郎廟。縣有一人,先事之。後就祭酒侯褚求入大道,遇譙郡樓無隴詣褚,共至神舍,燒神座器服。無隴乞將一扇。經歲,無隴聞有乘馬人呼「樓無隴」數四聲,云:「汝故不還楊明府扇耶?」言畢,回騎而去。隴遂得痿病死。

卞山項廟[编辑]

晉武太始初,蕭惠明為吳興太守。郡界有卞山,山下有項羽 【 一作籍。】 廟。相傳云:羽多居郡廳事,前後太守不敢上廳。惠明謂綱紀曰:「孔季恭曾為此郡,未聞有災。」遂命盛設筵榻接賓。未幾,惠明忽見一人長丈餘,張弓挾矢向之。既而不見。因發背,旬日而殞。

張舒受秘術[编辑]

元嘉九年二月二十四日,長山張舒奄見一人,著朱衣,平上幘,手捉青柄馬鞭,云:「如汝可教,便隨我去。」見素絲繩繫長梯來下,舒上梯,乃造大城。綺堂洞室,地如黃金。有一人長大,不巾幘,獨坐絳紗帳中,語舒曰:「主者誤取汝,賜汝秘術卜占,勿貪錢賄。」舒亦不覺受之。

錢祐受術數[编辑]

元嘉四年五月三日,會稽餘姚錢祐夜出屋後,為虎所取。十八日,乃自還。說虎初取之時,至一宮府,入重門,見一人憑幾而坐,形貌偉壯,左右侍者三十餘人,謂曰:「吾欲使汝知術數之法,故令虎迎汝。汝無懼也。」留十五晝夜,語諸要術,盡教道之。方祐受法畢,便遣令還而不知道;即使人送出門,乃見歸路。既得還家,大知卜占,無幽不驗。經年乃卒。

十二棋卜[编辑]

十二棋卜,出自張文成,受法於黃石公。行師用兵,萬不失一。逮至東方朔,密以占眾事。自此以後,秘而不傳。晉寧康初,襄城寺法味道人忽遇一老公,著黃皮衣,竹筒盛此書,以授法味。無何,失所在。遂復傳流於世雲。

太山府君[编辑]

歷陽石秀之。倏有一人,著平巾褲褶,語之云:「聞君巧侔班匠,刻幾尤妙。太山府君相召。」秀之自陳云:「劉政能造。」其人乃去。數旬而劉殞,石氏猶存。劉作幾有名,遂以致斃。

鱣父廟[编辑]

會稽石亭埭有大楓樹,其中空朽。每雨,水輒滿溢。有估客載生鱣至此,聊放一頭於朽樹中,以為狡獪。村民見之,以魚鱣非樹中之物,鹹謂是神。乃依樹起屋,宰牲祭祀,未嘗虛日。因遂名「鱣父廟」。人有祈請及穢慢,則禍福立至。後估客返,見其如此,即取作臛。於是遂絕。

龍載船[编辑]

吳猛還豫章,附載客船,一宿行千里。同行客視船下,有兩龍載之,船不著水。

王子晉[编辑]

陶侃字士行。微時,遭父艱。有人長九尺,端悅通刺,字不可識。心怪非常,出庭拜送。此人告侃曰:「吾是王子晉。君有巨相,故來相看。」於是脫衣帢,服仙羽,升鵠而騰颺。

鳥跡書[编辑]

晉太元末,湘東姚祖為郡吏。經衡山,望巖下有數年少,並執筆作書。祖謂是行侶休息,乃枉道過之。未至百許步,少年相與翻然飛颺,遺一紙書在坐處。前數句古時字,自後皆鳥跡。 【 一作篆。】

徐公遇仙[编辑]

東陽徐公,居在長山下。常登嶺見二人坐於山崖對飲。公索之。二人乃與一小杯,公飲之遂醉。後常不食亦不飢。

摴蒱仙[编辑]

昔有人乘馬山行,遙望岫裡有二老翁相對摴蒱。遂下馬造焉,以策注地而觀之。自謂俄頃,視其馬鞭,摧然已爛。顧瞻其馬,鞍骸枯朽。既還至家,無復親屬。一慟而絕。

梵唱[编辑]

陳思王曹植,字子建。嘗登魚山、臨東阿,忽聞巖岫裡有誦經聲,清通深亮,遠谷流響,肅然有靈氣。不覺斂衿祗敬,便有終焉之志。即效而則之。今之梵唱,皆植依擬所造。一雲陳思王遊山,忽聞空裡誦經聲,清遠遒亮。解音者則而寫之,為神仙聲。道士效之,作步虛聲也。

慧遠咒龍[编辑]

沙門釋慧遠棲神廬岳,常有遊龍翔其前。遠公有奴,以石擲中,乃騰躍上升。有頃,風雲飆煜。公知是龍之所興,登山燒香,會僧齊聲唱偈。於是霹靂回向投龍之石,雲雨乃除。

慧熾見形[编辑]

沙門竺慧熾,新野人,住江陵四層佛寺。永初二年卒。弟子為設七日會。其日將夕,燒香竟。沙門道賢因往視熾弟子,至房前,忽曖曖若人形,詳視乃慧熾也。容貌衣服,不異生時。謂賢曰:「君旦食肉,美否?」曰:「美。」熾曰:「我生不能斷肉,今落餓鬼地獄。」道賢懼讋,未及得答。熾復言:「汝若不信,試看我背後。」乃回背示賢,見三黃狗,形半似驢,眼甚赤,光照戶內,狀欲嚙熾而復止。賢駭怖悶絕,良久乃蘇。

靈味[编辑]

靈味寺在建康鐘山蔣林裡。永初三年,沙門法意起造。晉末有高逸沙門,莫顯名跡,巖棲谷隱,常在鐘山之阿。一夜,忽聞怪石崩墜,聲振林薄。明旦履行,惟見清泉湛然。聚徒結宇,號曰:「靈味。」

雙屐[编辑]

武陵宗超之,奉經好道,宋元嘉中亡。將葬,猶未闔棺。其從兄簡之來會葬,啟蓋視之,但見雙屐在棺中雲。

惡戲報[编辑]

元嘉中,丹陽多寶寺畫佛堂、作金剛。寺主奴婢惡,戲以刀刮其目眼。輒見一人甚壯,五色彩衣,持小刀挑目睛。數夜眼爛,於今永盲。

天缽[编辑]

汲郡衛士度,苦行居士也。其母嘗誦經長齋,非道不行。家常飯僧。時日將中,母出齋堂,與諸尼僧逍遙眺望。忽見空中有一物下,正落母前,乃是天缽。中滿香飯,舉坐肅然,一時禮敬。母自分行齋,人食之皆七日不飢。此缽猶雲尚存。士度以惠懷之際得道。

誦經停刑[编辑]

太原王玄謨,字彥德。始將見殺,夢人告曰:「誦觀世音千遍則免。」玄謨夢中曰:「何可竟也。」仍見授。既覺誦之,且得千遍。明日將刑,誦之不輟。忽傳唱停刑。

折鴨翅報[编辑]

釋僧群清貧守節,蔬食持經,居江縣之霍山。構立茅屋,孤在海中。上有石盂,水深六尺,常有清泉。古老相傳是群仙所宅。群因絕粒。其庵捨去石盂隔一小澗,日夕往還。以木為樑,由之以汲水。年至一百三十。忽見一折翅鴨,舒翼當樑頭就唼。群永不得過。欲舉錫杖撥之,恐有轉傷。因此回,遂絕水。經數日死。臨死向人說,年少時曾折一鴨翅,驗此以為現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