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苑/卷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異苑
異苑卷四
卷五 

火井[编辑]

蜀郡臨邛縣有火井。漢室之隆,則炎赫彌熾。暨桓靈之際,火勢漸微。諸葛亮一瞰而更盛。至景曜元年,人以燭投即滅。其年蜀併於魏。

數世天子[编辑]

孫鐘,富春人,堅父也。與母居,至孝篤性。種瓜為業。忽有三年少,容服妍麗,詣鐘乞瓜。鐘為設食出瓜,禮敬殷勤。三人臨去曰:「我等司命郎。感君接見之厚,欲連世封侯?欲數世天子?」鐘曰:「數世天子,故當所樂。」因為鐘定墓地,出門悉化成白鵠。一云:孫堅喪父,行葬地。忽有一人曰:「君欲百世諸侯乎?欲四世帝乎?」笑曰:「欲帝。」此一因指一處,喜悅而沒。堅異而從之。時富春有沙漲暴出,及堅為監丞,鄰黨相送於上。父老謂曰:「此沙狹而長,子後將為長沙矣。」果起義兵於長沙。

鄴宮刻字[编辑]

泰山高堂隆字升平,嘗刻鄴宮屋材 【 一作柱。】 云:「後若干年,當有天子居此宮。」及晉惠帝幸鄴宮,治屋者土剝更泥,始見刻字,計年正合。 【 一雲及晉惠帝幸鄴,年歷當矣。】

夢日環城[编辑]

王敦既為逆,頓軍姑孰。晉明帝躬往覘之。敦時晝寢,夢日環其城,乃卓然驚寤,曰:「營中有黃頭鮮卑奴來,何不縛取?」帝所生母荀氏,燕國人,故貌類焉。

黃氣鐘靈[编辑]

晉簡文既廢世子道生,次子郁又早卒而未有息。濮陽令在帝前,禱至三更。忽有黃氣自西南來,逆室前。爾夜,幸李太后,而生孝武皇帝。

管涔王獻劍[编辑]

劉曜隱居管涔之山。夜中,忽有一童子入跪曰:「管涔王使小臣奉謁趙皇帝。」獻劍一口置前,再拜而去。以燭視之,劍長二尺,光澤非常,赤玉為飾,背有銘云:「神劍服御除眾毒。」

襄國讖[编辑]

石勒為郭敬客,時襄國有讖曰:「力在左,革在右。讓無言,或入口。」「讓」去「言」為「襄」字,「或」入「口」乃「國」字也。勒後遂都襄國。

靈昌津[编辑]

石勒伐劉曜於洛陽,從大河南濟。時河凍將合,軍至而冰自泮。舟楫無閡,遂生擒曜。謂是神靈之助,命曰「靈昌津」。

長安謠[编辑]

晉時長安謠曰:「秦川城中血沒踠,惟有涼州倚柱看。」及惠、愍之間,關內殲破,浮血飄舟。張軌擁眾一方,威恩共著。

天麥[编辑]

涼州張駿,字公彥。九年,天雨五穀於武威、燉煌。植之悉生。因名「天麥」。

神自稱玄冥[编辑]

涼州張祚偽和平中,有神見於玄武殿,自稱玄冥,與人言語。祚日夜祈之,神言與之福利,祚甚信之。

梟鳴牙中[编辑]

涼州張重華遣謝艾伐麻狄,引師出振武。夜有二梟鳴於牙中。艾曰:「梟者,邀也。六博得梟者勝。今梟鳴牙中,克敵之兆。」果大破之。

劉季奴[编辑]

宋武帝裕,字德輿,小字寄奴。微時,伐荻新洲,見大蛇長數丈,射之,傷。明日復至洲裡,聞有杵臼聲。往視之,見童子數人,皆青衣搗藥。問其故,答曰:「我王為劉寄奴所射,合散傅之。」帝曰:「王神何不殺之?」答曰:「劉寄奴王者,不死不可殺。」帝叱之,皆散,仍收藥而返。

女水[编辑]

臨淄牛山下有女水。齊人諺曰:「世治則女水流,世亂則女水竭。」慕容超時,乾涸彌載。及天兵薄伐, 【 一作北征。】 乃激洪流。

小兒輦沙[编辑]

秦世有謠曰:「秦始皇,何僵梁。開吾戶,據吾床。飲吾酒,唾吾漿。飧吾飯,以為糧。張吾弓,射東牆。前至沙邱當滅亡。」始皇既坑儒焚典,乃發孔子墓,欲取諸經傳。壙既啟,於是悉如謠者之言。又言謠文刊在塚壁,政甚惡之。乃遠沙邱而循別路,見一群小兒,輦沙為阜。問雲「沙邱」,從此得病。

晉宣帝廟[编辑]

晉武帝太康五年五月,宣帝廟地陷裂,梁無故自折。凡宗廟所以承祖先嗣,永世不刊。安居摧陷,是毀絕之祥也。

海鳧毛[编辑]

晉惠帝時,人有得一鳥毛,長三丈,以示張華。華慘然歎曰:「所謂海鳧毛也。此毛出,則天下土崩矣。」果如其言。

衣中火光[编辑]

晉惠帝永康元年,帝納皇后羊氏。後將入宮,衣中忽有火光。眾鹹怪之。自後蕃臣構兵,洛陽失御,後為劉曜所嬪。

玉馬缺口齒[编辑]

晉永嘉元年,車騎大將軍東瀛王司馬騰字元邁,自并州遷鎮鄴。行次真定,時久積雪,而當其門前方十數步,獨液不積。騰怪而掘之,得玉馬高尺許,口齒皆缺。騰以為馬者國姓,稱吉祥焉。或謂馬無齒,則不得食。未幾,晉遂大亂。騰後為汲桑所殺。

洛城二鵝[编辑]

董養字仲道,陳留浚儀人。泰始初,到洛下,不幹祿求榮。永嘉中,洛城東北角步廣裡中地陷,有二鵝出焉。其蒼者飛去,白者不能飛。奉聞歎曰:「昔周時所盟會狄泉,即此地也。今有二鵝,蒼者胡象,後胡當入洛。白者不能飛,此國諱也。」

巾箱中鼓角[编辑]

晉孝武太元末,帝每聞手巾箱中有鼓吹鼙角之音。於是請僧齋會。夜見一臂長三丈許,手長數尺,來摸經案。是歲帝崩,天下大亂。晉室自此而衰。

盧修叛讖[编辑]

晉孝武太元末,有讖曰:「修起會稽。」其後,盧修果從會稽叛。

義熙火災[编辑]

晉義熙十一年,京都火災大行。吳界尤甚,火防甚峻,猶自不絕。時王宏守吳郡,晝坐廳視事。忽見天上有一赤物下,狀如信幡,遙集南人家屋上。須臾,火遂大發。宏知天為之災,故不罪始火之家。識者知晉室微弱之象也。

孫恩亂兆[编辑]

隆安初,吳郡治下狗常夜吠,聚皋橋上。人家狗有限而吠聲甚眾;或有夜覘視之,見一狗有兩三頭者,皆前向亂吠。無幾,有孫恩之亂。

藏彄凶兆[编辑]

晉海西公時,有貴人會,因藏彄。欻有一手,間在眾臂之中,修骨巨指,毛色粗黑,舉坐鹹驚。尋為桓大司馬所殺。舊傳「藏彄令人生離」,斯驗深矣。

苻秦亡徵[编辑]

苻堅建元十二年,高陵縣民穿井,得大龜三尺六寸,背文負八卦古字。堅命作石池養之,食以粟。後死,藏其骨於太廟。其夜,廟丞高虜夢龜謂之曰:「我本出,將歸江南,遭時不遇,隕命秦庭。」即有人夢中謂虜曰:「龜三千六百歲而終,終必妖興。亡國之徵也。」未幾,為謝玄破於淮淝,自縊新城浮圖中。

慕容死獵[编辑]

慕容皝出畋,見一老父曰:「此非獵也。」皝明晨復去,值有白兔,馳馬射之,墜石而卒。

西秦將亡[编辑]

西秦乞伏熾磐都長安。端門外有一井,人常宿汲水亭之下,而夜聞磕磕有聲,驚起照視,甕中如血,中有丹魚,長可三寸而有寸光。時東羌、西虜,共相攻伐,國尋滅亡。

霹靂題背[编辑]

佛佛虜 【 一作乞佛虜。】 凶虐暴惡,常自言國名「佛佛」,則是佛中之佛。尋被震死,既葬,而復就塚中霹靂其柩,引身出外,題背四字表其凶逆而然也。國少時為涉去所襲。元嘉十九年,京口霹靂殺人,亦自題背。

人像無頭[编辑]

涼州張寔,字安遜。夜寢,忽見屋樑間有人像,無頭,久而乃滅。寔甚惡之,尋為左右所害。

盧龍將亂[编辑]

盧龍將寇亂,京師謠言曰:「十丈瓦屋,蘆作柱,薤作欄。」未幾而敗。

元嘉末妖孽[编辑]

文帝元嘉末,長廣人病差,便能食而不得臥。一飯輒覺身長。如此數日,頭遂出屋。段究為刺史,度之為三丈,復還漸縮如舊。經日而亡。俄而,文帝為元凶所害。

德星聚[编辑]

陳仲弓從諸子侄,造荀季和父子。於時德星聚,太史奏:「五百里內有賢人聚。」

血跡公字[编辑]

陶侃左手有文,直達中指上橫節便止。有相者師圭謂侃曰:「君左手中指有豎理,若徹於上,位在無極。」侃以針挑令徹,血流彈壁,乃作「公」字。又取紙裹,「公」跡愈明。

桓靈寶[编辑]

桓玄生而有光照室。善占者云:「此兒生有奇曜,宜目為天人。」宣武嫌其三文復言為「神靈寶」,猶復用三,既難重前,卻減「神」一字,名曰「靈寶」。 【 靈寶,玄小字也。】

魏肇之[编辑]

任城魏肇之初生,有雀飛入其手。占者以為封爵之祥。

劉道人[编辑]

東莞劉穆之,字道和,小字道人。世居京口。隆安中,鳳凰集其庭。相人韋藪謂之曰:「子必協贊大猷。」

埋錢免災[编辑]

徐羨之年少時,嘗有一人來,謂曰:「我是汝祖。」羨之拜。此人曰:「汝有貴相,而有大厄。宜以錢二十八文,埋宅四角,可以免災。過此,位極人臣。」後羨之隨親之縣,住在縣內。嘗暫出而賊自後破縣。縣內人無免者,雞犬亦盡。惟羨之在外獲全。

刺史預兆[编辑]

晉陵韋朗家在延陵。元嘉初,忽見庭前井中有人出,齊長尺餘,被帶組甲,麾伍相應,相隨出門,良久乃盡。朗兄藪頗善占筮,嘗云:「吾子當至刺史。」後朗歷刺青、廣二州。

賈謐伏誅[编辑]

晉賈謐字長淵,充子也。元康九年六月夜,暴雷震謐齋屋。柱陷入地,壓毀床帳。飄風吹其朝服上天數百丈,久之,乃墜於中丞台。又蛇出其被中,謐甚恐。明年伏誅。

劉氏狗妖[编辑]

晉孝武太元元年,劉波字道則,移居京口。晝寢,聞屏風外悒吒聲。開屏風,見一狗蹲地而語,語畢自去。波隗孫也。後為前將軍,敗,見殺。

人頭窺戶[编辑]

晉太始中,豫州刺史彭城劉德願鎮壽陽。住內屋,閉戶未合,輒有人頭進門扉窺看戶內,是丈夫露髻團面。內人驚告,把火搜覓,了不見人。劉明年竟被誅。

北伐敗徵[编辑]

河南褚裒字季野,將北伐。軍士忽同時唱言:「可各持兩楯。」復相謂曰:「一人焉用兩楯為?」及敗北,拋戈棄甲,兩手各持一楯,蒙首而奔。

照鏡無面[编辑]

晉安帝義熙三年,殷仲文為東陽太守。嘗照鏡,不見其面。俄而難及。

盼刀相[编辑]

元帝永昌元年,丹陽甘卓將襲王敦,既而中止。及還家,多變怪:自照鏡,不見其頭。乃視庭樹,而頭在樹上。心甚惡之。先時,歷陽陳訓私謂所親曰:「甘侯頭低而視仰,相法名為‘盼刀’。又目有赤脈,自外而入。不出十年,必以兵死。不領兵,則可以免。」至是,果為敦所襲。

安石薨兆[编辑]

東晉謝安字安石,於後府接賓。婦劉氏見狗銜謝頭來,久之,乃失所在。婦具說之,謝容色無易。是月而薨。

青衣女子[编辑]

晉阮明泊舟西浦,見一青衣女子,彎弓射之。女即軒雲而去。明尋被害。

王緩伏誅[编辑]

義熙中,王愉字茂和,在庭中行。帽忽自落,仍乘空如人所著。及愉母喪,月朝上祭。酒器在幾上,須臾下地,復還登床。尋而第三兒緩懷貳伏誅。

鼠孽兆亡[编辑]

晉隆安中,高惠清為太傅主簿。忽一日,有群鼠更相銜尾,自屋樑相連至地。清尋得喑疾,數日而亡。

桓振將滅[编辑]

晉桓振在淮南,夜聞人登床聲。振聽之,隱然有聲。求火看之,見大聚血。俄為義師所滅。桓振,玄從父之弟也。

劉毅作逆[编辑]

義熙中,劉毅鎮江州,為盧循所敗,惼懆逾劇。及徙荊州,益復怏怏。嘗伸紙作書,約部將王亮儲兵作逆。忽風展紙,不得書。毅仰天大詬。風遂吹紙入空。須臾碎裂,如飛雪紛下。未幾,高祖南討。毅敗擒斬。

傅亮被誅[编辑]

永初中,北地傅亮為護軍。兄子珍住府西齋。夜忽見北窗外樹下有一物,面廣三尺,眼橫豎,狀若方相。珍遑遽以被自蒙,久乃自滅。後亮被誅。

檀道濟凶兆[编辑]

元嘉中,高平道濟鎮潯陽。十二年,入朝,與家分別。顧瞻城闕,歔欷逾深。識者是知道濟之不南旋也。故時人為其 【 一作之字。】歌曰:「生人作死別,荼毒當奈何?」濟將發舟,所養孔雀來銜其衣,驅去復來,如此數焉。以十三年三月入伏誅。道濟未下少時,有人施罟於柴桑江,收之得大船,孔鑿若新,使匠作舴艋,勿加斫斧。工人誤截兩頭。檀以為不祥,殺三巧手,欲以塞愆。匠違約加斫,凶兆先構矣。

揚州青[编辑]

檀道濟居清溪,第二兒夜忽見人來縛己,欲呼不得。至曉乃解,猶見繩痕在。此宅先是吳將步闡所居。諺云:「揚州青,是鬼營。」清溪,青揚是也。自步及檀,皆被誅。

黑龍無後足[编辑]

東海徐羨之,字宗文。嘗行經山中,見黑龍長丈餘,頭有角,前兩足皆具,無後足,曳尾而行。後文帝立,羨之竟以凶終。

借頭[编辑]

太元中,王公婦女必緩鬢傾髻,以為盛飾。用髮既多,不可恆戴。乃先於木及籠上裝之,名曰「假髻」,或名「假頭」。至於貧家不能自辦,自號「無頭」,就人借頭。

炙變人頭[编辑]

文帝元嘉四年,太原王徽之字伯猷,為交州刺史。在道,有客,命索酒炙。言未訖而炙至,徽之取自割,終不食,投地,大怒。少頃,顧視向炙,已變為徽之頭矣。乃大驚愕,反屬目睹其首在空中,揮霍而沒。至州便殞。

劉敬宣敗[编辑]

彭城劉敬宣,字萬壽。嘗夜與僚佐宴坐。空中有投一隻芒履於座,墜敬宣食盤上,長三尺五寸,已經人著,耳鼻間並欲壞。頃之而敗。

狗作人言[编辑]

安固李道豫,元嘉中,其家狗臥於當路,豫蹴之。狗曰:「汝即死,何以蹋我?」未幾,豫死。

雞突灶火[编辑]

卞伯玉作東陽郡,灶正熾火,有雞遙從口入,良久乃衝突而出,毛羽不焦,鳴啄如故。伯玉尋病殞。

張司空暴疾[编辑]

張仲舒為司空,在廣陵城北。以元嘉十七年七月中,晨夕間輒見門側有赤氣赫然。後空中忽雨降於其庭,廣七八分,長五六寸,皆以箋紙繫之。紙廣長亦與羅等,紛紛甚駛。仲舒惡而焚之,猶自數生,府州多相傳示。張經宿暴疾而死。

謝臨川被誅[编辑]

謝靈運以元嘉五年,忽見謝晦手提其頭,來坐別床,血色淋漓,不可忍視。又所服豹皮裘,血淹滿篋。及為臨川郡,飯中欻有大蟲。謝遂被誅。

赤鬼[编辑]

謝晦在荊州,見壁角間有一赤鬼,長可三尺,來至其前,手擎銅盤,滿中是血。晦得,乃紙盤。須臾而沒。 【 闕】

蜈蚣[编辑]

元嘉五年秋夕,豫章胡充有大蜈蚣長三尺,落充婦與妹前。令婢挾擲,婢才出戶,忽睹一姥衣服臭敗,兩目無精。到六年三月,合門時患,死亡相繼。

魂臥曝席[编辑]

新野庾寔妻毛氏,嘗於五月五日曝薦席。忽見其三歲女在席上臥,驚怛便滅。女真形在別床如故。不旬日而夭。世傳仲夏忌移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