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苑/卷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異苑
異苑卷三
卷四 

鶴語[编辑]

晉太康二年冬大寒。南洲人見二白鶴語於橋下,曰:「今茲寒,不減堯崩年也。」於是飛去。

鸞鳴[编辑]

罽賓國王買得一鸞,欲其鳴不可致。飾金繁,饗珍羞,對之愈戚。三年不鳴。夫人曰:「嘗聞鸞見類則鳴,何不懸鏡照之?」王從其言,鸞睹影悲鳴,衝霄一奮而絕。

鸚鵡說夢[编辑]

張華有白鸚鵡。華每出行還,輒說僮僕善惡。後寂無言。華問其故,答曰:「見藏甕中,何由得知?」公後在外,令喚鸚鵡。鸚鵡曰:「昨夜夢惡,不宜出戶。」公猶強之,至庭,為鸇所搏;教其啄鸇腳,僅而獲免。

鸚鵡滅火[编辑]

有鸚鵡飛集他山,山中禽獸輒相貴重。鸚鵡自念雖樂,不可久也,便去。後數月,山中大火。鸚鵡遙見,便入水濡羽,飛而灑之。天神言:「汝雖有志意,何足雲也?」對曰:「雖知不能救,然嘗僑居是山,禽獸行善,皆為兄弟,不忍見耳。」天神嘉感,即為滅火。

鴝鵒學語[编辑]

五月五日翦鴝鵒舌,教令學人語,聲尤清越,雖鸚鵡不能過也。

鴝鵒聽琵琶[编辑]

晉司空桓豁在荊州,有參軍五月五日翦鴝鵒舌,每教令學人語,遂無所不名,與人相顧問。參軍善彈琵琶,鴝鵒每聽輒移時。

山雞舞鏡[编辑]

山雞愛其毛羽,映水則舞。魏武時,南方獻之。帝欲其鳴舞而無由。公子蒼舒令置大鏡其前,雞鑒形而舞不知止,遂乏死。韋仲將為之賦其事。 【 其事一作甚美。】

群烏咋犬[编辑]

晉義熙三年,朱猗戍壽陽。婢炊飯,忽有群烏集灶,競來啄啖,驅逐不去。有獵犬咋殺兩烏,餘烏因共咋殺犬,又啖其肉,唯餘骨存。

杜鵑催鳴[编辑]

杜鵑始陽相催而鳴,先鳴者吐血死。常有人山行,見一群寂然,聊學其聲,便嘔血死。初鳴先聽其聲者主離別,廁上聽其聲不祥。厭之法:當為大聲以應之。

雞作人語[编辑]

晉兗州刺史沛國宋處宗,嘗買得一長鳴雞,愛養甚至,恆籠置窗間。雞遂作人語,與處宗談論,極有言致,終日不輟。處宗由此玄言大進。

金色鵝[编辑]

晉義熙中,羌主姚毗於洛陽陰溝取磚,得一雙雄鵝,並金色交頸長鳴,聲聞於九皋,養之此溝。

鵝引導[编辑]

傅承為江夏守,有一雙鵝,失之三年,忽引導得三十餘頭來向承家。

虎標[编辑]

武陵龍陽虞德流寓溢陽,止主人夏蠻舍中。忽見有白紙一幅長尺餘,標蠻女頭,乃起扳取。俄頃,有虎到戶而退,尋見何老母標如初。德又取之,如斯三返,乃具以語蠻。於是相與執杖伺候。須臾虎至,即格殺之。同縣黃期具說如此。

虎攫府佐[编辑]

彭城劉廣雅,以晉太元元年為京府佐,被使還都,路經竹裡亭於邏宿。此邏多虎,劉極自防衛,繫馬於戶前,手執戟,布於地上。中宵,與士庶同睡。虎乘間跳入,跨越人畜,獨取劉而去。

美女變虎[编辑]

晉太元末,徐桓以太元中出門,彷彿見一女子,因言曲相調,便要桓入草中。桓悅其色,乃隨去。女子忽然變成虎,負桓著背上,徑向深山。其家左右尋覓,惟見虎跡。旬日,虎送桓下著門外。 【 太元中三字誤。】

畜虎理訟[编辑]

扶南王範尋常畜虎五六頭及鱷魚十頭。若有訟,未知曲直,便投與魚、虎。魚、虎不食,則為有理。穢貊之人,祭虎為神,將有以也。

醉共虎眠[编辑]

永初中,邵都梁馮恭醉臥於山路。夜有虎來,以頭枕其背。恭中宵展轉,以手搏之,復大寢。向曉始醒,猶見虎蹲在腳後,若有宿命,非智力所及也。

熊穴辟穢[编辑]

熊獸藏於山穴,穴裡不得見穢及傷殘,見則舍穴外死。人欲捕者,便令一人臥其藏內,餘伴執杖,隱在崖側。熊輒共輿出,人不致傷損,傍人仍得騁其矛。

熊呼字[编辑]

熊無穴,或居大樹孔中。東土呼熊為「子路」,以物擊樹云:「子路可起。」於是便下。不呼則不動也。

劉幡射獐[编辑]

元嘉初,青州劉幡射得一獐,剖腹藏,以草塞之,蹶然起走。幡從而拔塞,須臾復還倒,如此三焉。幡密求此種類,治傷痍多愈。

大客[编辑]

始興郡陽山縣有人行田,忽遇一象,以鼻捲之。遙入深山,見一象腳有巨刺。此人牽輓得出,病者即起,相與躅陸,狀若歡喜。前象復載人,就一污濕地,以鼻掘出數條長牙,送還本處。彼境田稼,常為象所困,其象俗呼為「大客」。因語云:「我田稼在此,恆為大客所犯,若念我者,勿復見侵。」便見躑躅,如有馴解。於是一家業田,絕無其患。

貨牛淹淚[编辑]

晉義熙十三年,余為長沙景王驃騎參軍,在西州得一黃牛,時將貨之,便晝夜銜草不食,淹淚瘦瘠。

馬度苻堅[编辑]

苻堅為慕容衝所襲,堅馳騧馬,墮而落澗。追兵幾及,計無由出。馬即踟躕臨澗,垂鞍與堅。堅不能及,馬又跪而受焉。堅援之得登岸,而 【 一作西。】 走廬江。

犬殉[编辑]

晉隆安初,東海何澹之屢入關中。後還,得一犬,壯大非常。每出入,輒已知處。澹之後抱疾,犬亦疾,尋及於亡。

狡兔[编辑]

楚王與群臣獵於雲夢,縱良犬逐狡兔,三日而獲之。其腸似鐵,良工曰:「可以為劍。」

鼠王國[编辑]

西域有鼠王國。鼠之大者如狗,中者如兔,小者如常。大鼠頭悉已白,然帶金環枷。商估有經過其國不先祈祀者,則嚙人衣裳也。得沙門咒願,更獲無他。釋道安昔至西方,親見如此。俗諺云:「鼠得死人目睛則為王。」

拱鼠[编辑]

拱鼠形如常鼠,行田野中。見人即拱手而立;人近欲捕之,跳躍而去。秦川有之。

義鼠[编辑]

義鼠形如鼠,短尾。每行遞相咬尾,三五為群,驚之則散。俗雲見之者當有吉兆。成都有之。

唐鼠[编辑]

唐鼠形如鼠,稍長,青黑色,腹邊有餘物如腸,時亦污落。亦名易腸鼠。昔仙人唐昉拔宅升天,雞犬皆去。唯鼠墜下不死,而腸出數寸。三年易之。俗呼為「唐鼠」。城固川中有之。

囊珠報德[编辑]

前廢帝景和中,東陽大水。永康蔡喜夫避住南隴。夜有大鼠,形如(狂去王改屯)子,浮水而來,徑伏喜夫奴床角。奴愍而不犯。每食,輒以餘飯與之。水勢既退,喜夫得返故居。鼠以前腳捧青囊,囊有三寸許珠,留置奴床前,啾啾狀如欲語。從此去來不絕。亦能隱形,又知人禍福。後同縣呂慶祖牽狗野獵暫過,遂嚙殺之。

刀子換貂皮[编辑]

貂出句麗國,常有一物共居穴。或見之,形貌類人,長三尺,能製貂,愛樂刀子。其俗:人欲得貂皮,以刀投穴口。此物夜出穴,置皮刀邊,須人持皮去,乃敢取刀。

蔣山精〔附《抱樸子》〕[编辑]

吳孫皓時,臨海得毛人。《山海經》云:山精如人而有毛,此蔣山精也。故《抱樸子》曰:山之精,形如小兒而獨足。足向後,喜來犯人。其名曰蚑。知而呼之,即當自卻耳。一名曰超空。可兼呼之。又或如鼓,赤色,一足,其名曰渾。又或如人,長九尺,衣裘戴笠,名曰金累。又或如龍,有五色赤角,名曰飛龍。見之皆可呼其名,不敢為害。《玄中記》:山精如人,一足,長三四尺,食山蟹,夜出晝藏。

龍鮓[编辑]

陸機嘗餉張華鮓,於時賓客滿座。華發器,便曰:「此龍肉也。」眾未之信。華曰:「試以苦酒濯之,必有異。」既而五色光起。機還問鮓主,果云:「園中茅積下得一魚,質狀非常,乃以作鮓,過美。故以相獻。」

宅龍致富[编辑]

張永家地有泉出,小龍在焉。從此遂為富室。逾年,因雨騰躍而去。於是生資日不暇給。俗說云:「與龍共居,不知神龍效矣。」

西寺異物[编辑]

晉太元中,東陽西寺七佛屋龕下有一物出,頭如鹿。有法獻道人,迫而觀之。於是吐沫噴灑,氣若雲霧。至元喜十四年四月七日,此頭復出。尋亂其處,亦無孔穴。年年有聲,殷若小雷。

土龍[编辑]

晉義熙中,江陵趙姥以酤酒為業。居室內土,忽自隆起。姥察為異,朝夕以酒酹之。嘗有一物出,頭似驢,而地初無孔穴。及姥死,鄰人聞土下有聲如哭。後人掘地,見一異物,蠢蠢而動,不測大小,須臾失之。俗謂之土龍。

槎變龍[编辑]

趙牙行船於闔廬,見水際有大槎,人牽不動。牙往舉得之,以著船。船破,槎變為龍,浮水而去。

射蛟暴死[编辑]

永陽人李增行經大溪,見二蛟浮於水上。發矢射之,一蛟中焉。 【 一作死。】 增歸,因復出。市有女子素服銜淚,持所射箭。增怪而問焉,女答曰:「何用問焉?為暴若是。」便以相還,授矢而滅。增惡而驟走,未達家,暴死於路。

鄧遐治蛟[编辑]

荊州上明浦沔水隈,潭極深。常有蛟殺人,浴汲死者不脫歲。升平中,陳郡鄧遐字應遙,為襄陽太守。素勇健,憤而入水覓蛟,得之。便舉拳曳著岸,欲斫殺。母語云:「蛟是神物,寧忍殺之?今可咒令勿復為患。」遐咒而放焉。自茲迄今,遂無此患。一云:遐拔劍入水,蛟繞其足。遐自揮劍,截蛟數段,流血水丹,勇冠當時。於後遂無蛟患。

蒙山大蛇[编辑]

魯國中牟縣蒙山上,有寺廢久。民欲架屋者,輒大蛇數十丈出來驚人。故莫得安焉。

餉田異報[编辑]

新野蘇卷 【 一作巷。】 與婦佃於野舍,每至飯時,輒有一物來,其形似蛇,長七尺五寸,色甚光采。卷異而餉之。遂經數載,產業加厚。婦後密打殺,即得能食病。日進三斛飯,猶不為飽,少時而死。

蛇化雉[编辑]

晉中朝武庫內,封閉甚密。忽有雉雊,時人鹹謂為怪。張司空云:「此必蛇之所化耳。」即使搜庫中,雉側果得蛇蛻。

蛇應雉媒[编辑]

司馬軌之字道援,善射雉。太元中,將媒下翳。此媒屢雊,野雉亦應。試令尋覓所應者,頭翅已成雉,半身故是蛇。

竹中蛇雉[编辑]

晉太元中,汝南人入山伐竹。見一竹中,蛇形已成,上枝葉如故。又吳郡桐廬人,常伐餘 【 一作除字。】 遺竹,見一竹竿,雉頭頸盡就,身猶未變。此亦竹為蛇、蛇為雉也。

鐘忠畜蛇[编辑]

丹陽鐘忠,以元嘉冬月晨行,見有一蛇長二尺許,文色似青琉璃,頭有雙角,白如玉,感而畜之。於是資業日登。經年,蛇自亡去。忠及二子相繼殞斃。此蛇來吉去凶,其唯龍乎?

蛇銜草[编辑]

昔有田父耕地,值見傷蛇在焉。有一蛇,銜草著瘡上。經日,傷蛇走。田父取其草餘葉以治瘡,皆驗。本不知草名,因以「蛇銜」為名。《抱樸子》雲「蛇銜,能續已斷之指如故」,是也。

蛇公[编辑]

海曲有物名蛇公,形如覆蓮花,正白。

諸葛博識[编辑]

吳孫權時,永康縣有人入山,遇一大龜,即束之以歸。龜便言曰:「遊不量時,為君所得。」人甚怪之,擔出欲上吳王。夜泊越裡,纜舟於大桑樹。宵中,樹忽呼龜曰:「勞乎元緒,奚事爾耶?」龜曰:「我被拘繫,方見烹臛。雖然,盡南山之樵,不能潰我。」樹曰:「諸葛元遜博識,必致相苦。令求如我之徒,計從安得?」 龜曰:「子明無多辭。禍將及爾。」樹寂而止。既至建業,權命煮之。焚柴萬車,語猶如故。諸葛恪曰:「燃以老桑樹,乃熟。」獻者乃說龜樹共言。權使人伐桑樹煮之,龜乃立爛。今烹龜猶多用桑薪。野人故呼龜為「元緒」。

叩龜得路[编辑]

元嘉初,益州刺史遣三人入山伐樵,路迷。或見一龜,大如車輪,四足各攝一小龜而行。又有百餘黃龜從其後。三人叩頭,請示出路。龜乃伸頭,若有意焉。因共隨逐,即得出路。一人無故取小龜,割以為臛。食之,須臾暴死,惟不啖者無恙。

(魚舀)魚[编辑]

(魚舀)魚:凡諸魚欲產,(魚舀)輒以頭衝其腹。(魚舀)魚自欲生者,亦更相撞觸。故世人謂為眾魚之生母也。

死人髮變鱣[编辑]

晉義熙五年,盧循自廣州下,泊船江西,眾多疫死。事平之後,人往蔡州,見死人發變而為鱣。今上鎮西參軍與司馬張逝瞻河際,有一棺棺頭有鱣。眾試令撥看,都是髮,亦有未即化者。一說云:生以秫沈沐,死則髮變為鱣。又昔有人食不能無鱣,死後改棺,(魚且)滿棺中。(魚且)即鱣也。

煮肉變蝦蟆[编辑]

司馬休遣文武千餘人迎家人,達南郡。值風泊船,上岸伐薪。見聚肉有數百斤,乃割取還,以鑊煮之。湯欲熱,皆變成數千蝦蟆。

蝶變鮆[编辑]

蝴蝶變作鮆。

鸚鵡螺[编辑]

鸚鵡螺形似鳥,故以為名。常脫殼而游,朝出則有蟲類如蜘蛛,入其殼中。螺夕還,則此蟲出。庾闡所謂「鸚鵡內遊,寄居負殼」者也。

蒼蠅傳詔[编辑]

晉明帝嘗欲肆眚,閉而不謀,乃屏曲室,去左右,下帷草詔。有大蒼蠅觸帳而入,萃於筆端,須臾亡去。帝竊異焉。令人尋看,即蠅所集處,輒傳有詔,喧然已遍矣。

叩頭蟲[编辑]

有小蟲形色如大豆,咒令叩頭,又咒令吐血,皆從所教。如似請放,稽顙輒七十而有聲。故俗呼為叩頭蟲也。

縊女[编辑]

縊女,蟲也。一名蜆,長寸許,頭赤身黑,恆吐絲自懸。昔齊東郭姜既亂崔杼之室,慶封殺其三子,姜亦自經。俗傳此婦骸化為蟲,故以「縊女」名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