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苑/卷0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异苑
异苑卷四
卷五 

火井[编辑]

蜀郡临邛县有火井。汉室之隆,则炎赫弥炽。暨桓灵之际,火势渐微。诸葛亮一瞰而更盛。至景曜元年,人以烛投即灭。其年蜀并于魏。

数世天子[编辑]

孙钟,富春人,坚父也。与母居,至孝笃性。种瓜为业。忽有三年少,容服妍丽,诣钟乞瓜。钟为设食出瓜,礼敬殷勤。三人临去曰:“我等司命郎。感君接见之厚,欲连世封侯?欲数世天子?”钟曰:“数世天子,故当所乐。”因为钟定墓地,出门悉化成白鹄。一云:孙坚丧父,行葬地。忽有一人曰:“君欲百世诸侯乎?欲四世帝乎?”笑曰:“欲帝。”此一因指一处,喜悦而没。坚异而从之。时富春有沙涨暴出,及坚为监丞,邻党相送于上。父老谓曰:“此沙狭而长,子后将为长沙矣。”果起义兵于长沙。

邺宫刻字[编辑]

泰山高堂隆字升平,尝刻邺宫屋材 【 一作柱。】 云:“后若干年,当有天子居此宫。”及晋惠帝幸邺宫,治屋者土剥更泥,始见刻字,计年正合。 【 一云及晋惠帝幸邺,年历当矣。】

梦日环城[编辑]

王敦既为逆,顿军姑孰。晋明帝躬往觇之。敦时昼寝,梦日环其城,乃卓然惊寤,曰:“营中有黄头鲜卑奴来,何不缚取?”帝所生母荀氏,燕国人,故貌类焉。

黄气钟灵[编辑]

晋简文既废世子道生,次子郁又早卒而未有息。濮阳令在帝前,祷至三更。忽有黄气自西南来,逆室前。尔夜,幸李太后,而生孝武皇帝。

管涔王献剑[编辑]

刘曜隐居管涔之山。夜中,忽有一童子入跪曰:“管涔王使小臣奉谒赵皇帝。”献剑一口置前,再拜而去。以烛视之,剑长二尺,光泽非常,赤玉为饰,背有铭云:“神剑服御除众毒。”

襄国谶[编辑]

石勒为郭敬客,时襄国有谶曰:“力在左,革在右。让无言,或入口。”“让”去“言”为“襄”字,“或”入“口”乃“国”字也。勒后遂都襄国。

灵昌津[编辑]

石勒伐刘曜于洛阳,从大河南济。时河冻将合,军至而冰自泮。舟楫无阂,遂生擒曜。谓是神灵之助,命曰“灵昌津”。

长安谣[编辑]

晋时长安谣曰:“秦川城中血没踠,惟有凉州倚柱看。”及惠、愍之间,关内歼破,浮血飘舟。张轨拥众一方,威恩共著。

天麦[编辑]

凉州张骏,字公彦。九年,天雨五谷于武威、炖煌。植之悉生。因名“天麦”。

神自称玄冥[编辑]

凉州张祚伪和平中,有神见于玄武殿,自称玄冥,与人言语。祚日夜祈之,神言与之福利,祚甚信之。

枭鸣牙中[编辑]

凉州张重华遣谢艾伐麻狄,引师出振武。夜有二枭鸣于牙中。艾曰:“枭者,邀也。六博得枭者胜。今枭鸣牙中,克敌之兆。”果大破之。

刘季奴[编辑]

宋武帝裕,字德舆,小字寄奴。微时,伐荻新洲,见大蛇长数丈,射之,伤。明日复至洲里,闻有杵臼声。往视之,见童子数人,皆青衣捣药。问其故,答曰:“我王为刘寄奴所射,合散傅之。”帝曰:“王神何不杀之?”答曰:“刘寄奴王者,不死不可杀。”帝叱之,皆散,仍收药而返。

女水[编辑]

临淄牛山下有女水。齐人谚曰:“世治则女水流,世乱则女水竭。”慕容超时,干涸弥载。及天兵薄伐, 【 一作北征。】 乃激洪流。

小儿辇沙[编辑]

秦世有谣曰:“秦始皇,何僵梁。开吾户,据吾床。饮吾酒,唾吾浆。飧吾饭,以为粮。张吾弓,射东墙。前至沙邱当灭亡。”始皇既坑儒焚典,乃发孔子墓,欲取诸经传。圹既启,于是悉如谣者之言。又言谣文刊在冢壁,政甚恶之。乃远沙邱而循别路,见一群小儿,辇沙为阜。问云“沙邱”,从此得病。

晋宣帝庙[编辑]

晋武帝太康五年五月,宣帝庙地陷裂,梁无故自折。凡宗庙所以承祖先嗣,永世不刊。安居摧陷,是毁绝之祥也。

海凫毛[编辑]

晋惠帝时,人有得一鸟毛,长三丈,以示张华。华惨然叹曰:“所谓海凫毛也。此毛出,则天下土崩矣。”果如其言。

衣中火光[编辑]

晋惠帝永康元年,帝纳皇后羊氏。后将入宫,衣中忽有火光。众咸怪之。自后蕃臣构兵,洛阳失御,后为刘曜所嫔。

玉马缺口齿[编辑]

晋永嘉元年,车骑大将军东瀛王司马腾字元迈,自并州迁镇邺。行次真定,时久积雪,而当其门前方十数步,独液不积。腾怪而掘之,得玉马高尺许,口齿皆缺。腾以为马者国姓,称吉祥焉。或谓马无齿,则不得食。未几,晋遂大乱。腾后为汲桑所杀。

洛城二鹅[编辑]

董养字仲道,陈留浚仪人。泰始初,到洛下,不干禄求荣。永嘉中,洛城东北角步广里中地陷,有二鹅出焉。其苍者飞去,白者不能飞。奉闻叹曰:“昔周时所盟会狄泉,即此地也。今有二鹅,苍者胡象,后胡当入洛。白者不能飞,此国讳也。”

巾箱中鼓角[编辑]

晋孝武太元末,帝每闻手巾箱中有鼓吹鼙角之音。于是请僧斋会。夜见一臂长三丈许,手长数尺,来摸经案。是岁帝崩,天下大乱。晋室自此而衰。

卢修叛谶[编辑]

晋孝武太元末,有谶曰:“修起会稽。”其后,卢修果从会稽叛。

义熙火灾[编辑]

晋义熙十一年,京都火灾大行。吴界尤甚,火防甚峻,犹自不绝。时王宏守吴郡,昼坐厅视事。忽见天上有一赤物下,状如信幡,遥集南人家屋上。须臾,火遂大发。宏知天为之灾,故不罪始火之家。识者知晋室微弱之象也。

孙恩乱兆[编辑]

隆安初,吴郡治下狗常夜吠,聚皋桥上。人家狗有限而吠声甚众;或有夜觇视之,见一狗有两三头者,皆前向乱吠。无几,有孙恩之乱。

藏𫸩凶兆[编辑]

晋海西公时,有贵人会,因藏𫸩。欻有一手,间在众臂之中,修骨巨指,毛色粗黑,举坐咸惊。寻为桓大司马所杀。旧传“藏𫸩令人生离”,斯验深矣。

苻秦亡征[编辑]

苻坚建元十二年,高陵县民穿井,得大龟三尺六寸,背文负八卦古字。坚命作石池养之,食以粟。后死,藏其骨于太庙。其夜,庙丞高虏梦龟谓之曰:“我本出,将归江南,遭时不遇,陨命秦庭。”即有人梦中谓虏曰:“龟三千六百岁而终,终必妖兴。亡国之征也。”未几,为谢玄破于淮淝,自缢新城浮图中。

慕容死猎[编辑]

慕容皝出畋,见一老父曰:“此非猎也。”皝明晨复去,值有白兔,驰马射之,坠石而卒。

西秦将亡[编辑]

西秦乞伏炽磐都长安。端门外有一井,人常宿汲水亭之下,而夜闻磕磕有声,惊起照视,瓮中如血,中有丹鱼,长可三寸而有寸光。时东羌、西虏,共相攻伐,国寻灭亡。

霹雳题背[编辑]

佛佛虏 【 一作乞佛虏。】 凶虐暴恶,常自言国名“佛佛”,则是佛中之佛。寻被震死,既葬,而复就冢中霹雳其柩,引身出外,题背四字表其凶逆而然也。国少时为涉去所袭。元嘉十九年,京口霹雳杀人,亦自题背。

人像无头[编辑]

凉州张寔,字安逊。夜寝,忽见屋梁间有人像,无头,久而乃灭。寔甚恶之,寻为左右所害。

卢龙将乱[编辑]

卢龙将寇乱,京师谣言曰:“十丈瓦屋,芦作柱,薤作栏。”未几而败。

元嘉末妖孽[编辑]

文帝元嘉末,长广人病差,便能食而不得卧。一饭辄觉身长。如此数日,头遂出屋。段究为刺史,度之为三丈,复还渐缩如旧。经日而亡。俄而,文帝为元凶所害。

德星聚[编辑]

陈仲弓从诸子侄,造荀季和父子。于时德星聚,太史奏:“五百里内有贤人聚。”

血迹公字[编辑]

陶侃左手有文,直达中指上横节便止。有相者师圭谓侃曰:“君左手中指有竖理,若彻于上,位在无极。”侃以针挑令彻,血流弹壁,乃作“公”字。又取纸裹,“公”迹愈明。

桓灵宝[编辑]

桓玄生而有光照室。善占者云:“此儿生有奇曜,宜目为天人。”宣武嫌其三文复言为“神灵宝”,犹复用三,既难重前,却减“神”一字,名曰“灵宝”。 【 灵宝,玄小字也。】

魏肇之[编辑]

任城魏肇之初生,有雀飞入其手。占者以为封爵之祥。

刘道人[编辑]

东莞刘穆之,字道和,小字道人。世居京口。隆安中,凤凰集其庭。相人韦薮谓之曰:“子必协赞大猷。”

埋钱免灾[编辑]

徐羡之年少时,尝有一人来,谓曰:“我是汝祖。”羡之拜。此人曰:“汝有贵相,而有大厄。宜以钱二十八文,埋宅四角,可以免灾。过此,位极人臣。”后羡之随亲之县,住在县内。尝暂出而贼自后破县。县内人无免者,鸡犬亦尽。惟羡之在外获全。

刺史预兆[编辑]

晋陵韦朗家在延陵。元嘉初,忽见庭前井中有人出,齐长尺馀,被带组甲,麾伍相应,相随出门,良久乃尽。朗兄薮颇善占筮,尝云:“吾子当至刺史。”后朗历刺青、广二州。

贾谧伏诛[编辑]

晋贾谧字长渊,充子也。元康九年六月夜,暴雷震谧斋屋。柱陷入地,压毁床帐。飘风吹其朝服上天数百丈,久之,乃坠于中丞台。又蛇出其被中,谧甚恐。明年伏诛。

刘氏狗妖[编辑]

晋孝武太元元年,刘波字道则,移居京口。昼寝,闻屏风外悒吒声。开屏风,见一狗蹲地而语,语毕自去。波隗孙也。后为前将军,败,见杀。

人头窥户[编辑]

晋太始中,豫州刺史彭城刘德愿镇寿阳。住内屋,闭户未合,辄有人头进门扉窥看户内,是丈夫露髻团面。内人惊告,把火搜觅,了不见人。刘明年竟被诛。

北伐败征[编辑]

河南褚裒字季野,将北伐。军士忽同时唱言:“可各持两楯。”复相谓曰:“一人焉用两楯为?”及败北,抛戈弃甲,两手各持一楯,蒙首而奔。

照镜无面[编辑]

晋安帝义熙三年,殷仲文为东阳太守。尝照镜,不见其面。俄而难及。

盼刀相[编辑]

元帝永昌元年,丹阳甘卓将袭王敦,既而中止。及还家,多变怪:自照镜,不见其头。乃视庭树,而头在树上。心甚恶之。先时,历阳陈训私谓所亲曰:“甘侯头低而视仰,相法名为‘盼刀’。又目有赤脉,自外而入。不出十年,必以兵死。不领兵,则可以免。”至是,果为敦所袭。

安石薨兆[编辑]

东晋谢安字安石,于后府接宾。妇刘氏见狗衔谢头来,久之,乃失所在。妇具说之,谢容色无易。是月而薨。

青衣女子[编辑]

晋阮明泊舟西浦,见一青衣女子,弯弓射之。女即轩云而去。明寻被害。

王缓伏诛[编辑]

义熙中,王愉字茂和,在庭中行。帽忽自落,仍乘空如人所著。及愉母丧,月朝上祭。酒器在几上,须臾下地,复还登床。寻而第三儿缓怀贰伏诛。

鼠孽兆亡[编辑]

晋隆安中,高惠清为太傅主簿。忽一日,有群鼠更相衔尾,自屋梁相连至地。清寻得喑疾,数日而亡。

桓振将灭[编辑]

晋桓振在淮南,夜闻人登床声。振听之,隐然有声。求火看之,见大聚血。俄为义师所灭。桓振,玄从父之弟也。

刘毅作逆[编辑]

义熙中,刘毅镇江州,为卢循所败,惼懆逾剧。及徙荆州,益复怏怏。尝伸纸作书,约部将王亮储兵作逆。忽风展纸,不得书。毅仰天大诟。风遂吹纸入空。须臾碎裂,如飞雪纷下。未几,高祖南讨。毅败擒斩。

傅亮被诛[编辑]

永初中,北地傅亮为护军。兄子珍住府西斋。夜忽见北窗外树下有一物,面广三尺,眼横竖,状若方相。珍遑遽以被自蒙,久乃自灭。后亮被诛。

檀道济凶兆[编辑]

元嘉中,高平道济镇浔阳。十二年,入朝,与家分别。顾瞻城阙,歔欷逾深。识者是知道济之不南旋也。故时人为其 【 一作之字。】歌曰:“生人作死别,荼毒当奈何?”济将发舟,所养孔雀来衔其衣,驱去复来,如此数焉。以十三年三月入伏诛。道济未下少时,有人施罟于柴桑江,收之得大船,孔凿若新,使匠作舴艋,勿加斫斧。工人误截两头。檀以为不祥,杀三巧手,欲以塞愆。匠违约加斫,凶兆先构矣。

扬州青[编辑]

檀道济居清溪,第二儿夜忽见人来缚己,欲呼不得。至晓乃解,犹见绳痕在。此宅先是吴将步阐所居。谚云:“扬州青,是鬼营。”清溪,青扬是也。自步及檀,皆被诛。

黑龙无后足[编辑]

东海徐羡之,字宗文。尝行经山中,见黑龙长丈馀,头有角,前两足皆具,无后足,曳尾而行。后文帝立,羡之竟以凶终。

借头[编辑]

太元中,王公妇女必缓鬓倾髻,以为盛饰。用发既多,不可恒戴。乃先于木及笼上装之,名曰“假髻”,或名“假头”。至于贫家不能自办,自号“无头”,就人借头。

炙变人头[编辑]

文帝元嘉四年,太原王徽之字伯猷,为交州刺史。在道,有客,命索酒炙。言未讫而炙至,徽之取自割,终不食,投地,大怒。少顷,顾视向炙,已变为徽之头矣。乃大惊愕,反属目睹其首在空中,挥霍而没。至州便殒。

刘敬宣败[编辑]

彭城刘敬宣,字万寿。尝夜与僚佐宴坐。空中有投一只芒履于座,坠敬宣食盘上,长三尺五寸,已经人著,耳鼻间并欲坏。顷之而败。

狗作人言[编辑]

安固李道豫,元嘉中,其家狗卧于当路,豫蹴之。狗曰:“汝即死,何以蹋我?”未几,豫死。

鸡突灶火[编辑]

卞伯玉作东阳郡,灶正炽火,有鸡遥从口入,良久乃冲突而出,毛羽不焦,鸣啄如故。伯玉寻病殒。

张司空暴疾[编辑]

张仲舒为司空,在广陵城北。以元嘉十七年七月中,晨夕间辄见门侧有赤气赫然。后空中忽雨降于其庭,广七八分,长五六寸,皆以笺纸系之。纸广长亦与罗等,纷纷甚驶。仲舒恶而焚之,犹自数生,府州多相传示。张经宿暴疾而死。

谢临川被诛[编辑]

谢灵运以元嘉五年,忽见谢晦手提其头,来坐别床,血色淋漓,不可忍视。又所服豹皮裘,血淹满箧。及为临川郡,饭中欻有大虫。谢遂被诛。

赤鬼[编辑]

谢晦在荆州,见壁角间有一赤鬼,长可三尺,来至其前,手擎铜盘,满中是血。晦得,乃纸盘。须臾而没。 【 阙】

蜈蚣[编辑]

元嘉五年秋夕,豫章胡充有大蜈蚣长三尺,落充妇与妹前。令婢挟掷,婢才出户,忽睹一姥衣服臭败,两目无精。到六年三月,合门时患,死亡相继。

魂卧曝席[编辑]

新野庾寔妻毛氏,尝于五月五日曝荐席。忽见其三岁女在席上卧,惊怛便灭。女真形在别床如故。不旬日而夭。世传仲夏忌移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