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九 白氏長慶集 卷第三十
唐 白居易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日本活字本
卷第三十一

白氏文集巻第三十

 試䇿問制誥 凡十六首

 制試才識兼茂明於體用策一道

 禮部試䇿五道

 試進士䇿問五道

 翰林試制誥等五道

  才識兼茂明於體用科䇿一道

問皇帝若曰朕觀古之王者受命君人兢

兢業業承天順地靡不思賢能以濟其理

求讜直以聞其過故禹拜昌言而嘉猷罔

伏漢徵極諌而文學稍進匡時濟俗罔不

率繇厥後相循有名無實而又設以科條

增求茂異捨斥已之至言進無用之虛文

指切著明罕稱於代兹朕所以歎息鬱悼

思索其真是用發懇惻之誠咨體用之要

庶乎言之可行行之不倦上獲其益下輸

其情君臣之間確然相與子大夫得不勉

思朕言而茂明之我國家光宅四海年將

二百十聖𢎞化萬邦懷仁三王之禮靡不

講六代之樂罔不舉浸澤于下昇中于天

周漢以還莫斯為盛自禍階漏壤兵宿中

原生人困竭耗其太半農戰非古衣食罕

儲念兹疲甿遠垂富庶督耕植之業而人

無戀本之心峻摧酤之科而下有重歛之

困舉何方而可以復其盛用何道而可以

濟其艱既往之失何者宜懲將來之虞何

者當戒昔主父懲患於晁錯而用推恩夷

吾致霸於齊桓而行寓令精求古人之意

啓迪来哲之懷眷兹洽聞固所詳究又執

契之道垂衣不言委之於下則人用其私

專之於上則下無其効漢元優㳺於儒學

盛業竟衰光武責課於公卿峻政非美二

途取捨未獲所從余心浩然益所疑惑子

大夫熟究其㫖屬之於篇興自朕躬無悼

後害

對臣聞漢文帝時賈誼上疏云可為痛哭

者一可為流涕者二可為長太息者三是

時漢興四十載萬方大理四海大和而賈

誼非不見之所以過言者以為詞不切志

不激則不能迴君聴感君心而發憤於至

理也是以雖盛時也賈誼過言而無愧雖

過言也文帝容之而不非故臣不失忠君

不失聖書之史策以為美談然臣觀自兹

已來天下之理未曾有髣髴於漢文帝時

者激切之言又未有髣髴於賈誼疏者豈

非君之明聖不侔於文帝乎臣之忠讜不

逮於賈誼乎不然何衰亂之時愈多而切

直之言愈少也今陛下思禹之昌言而拜

之念漢之極諌而徵之廢虛文之無用者

奬至言之斥已者詢臣以可行之策諭臣

以不倦之意懇惻鬱悼發於至誠此真聖

王思至理求過言之明㫖也斯則陛下之

道已𢎞於前代臣之才識劣於古人輒欲

過言以裨陛下明徳萬分之一也裨之者

非敢謂言之必可行也體用之必可明也

且欲使後代知陛下踐祚之後有朴直敢

言之臣出焉無俾文帝賈誼專美於漢代

然後退而俯伏以待罪戾焉臣誠所甘心

也謹以過言昧死上對伏蒙陛下賜臣之

策有思興禮樂之道念救疲甿之方辯懲

往戒來之宜審推恩寓令之要至矣哉陛

下之念及此實萬葉之福也豈唯一代之

人受其賜而已哉臣聞疲病之作有因縁

焉救療之方有次第焉臣請為陛下究因

縁陳次第而言之臣聞太宗以神武之姿

撥天下之亂𤣥宗以聖文之徳致天下之

肥當二宗之時利無不興弊無不革遠無

不服近無不和貞觀之功既成而大樂作

焉雖六代之盡美無不舉也開元之理既

定而盛禮興焉雖三王之明備無不講也

理行故上下輯睦樂達故内外和平所以

兵偃而萬邦懷仁刑清而兆人自化動植

之類咸煦嫗而自遂焉雖成康文景之理

無以出於此矣洎天寶以降政教寢微宼

戎荐興兵亦繼起兵以遏寇寇生於兵兵

寇相仍迨五十載財征由是而重人力由

是而罷下無安心雖日督農桑之課而生

業不固上無定費雖日峻管𣙜之法而嵗

計不充日削月朘以至於耗竭其半矣此

臣所謂疲病之因縁者也豈不然乎由是

觀之蓋人疲由乎税重税重由乎軍興軍

興由乎寇生寇生由乎政缺然則未修政

教而望宼戎之銷未銷寇戎而望兵革之

息雖太宗不能也未息兵革而求征徭之

省未省征徭而求黎庶之安雖𤣥宗不能

也何則事有以必然雖常人足以致勢有

所不可雖聖哲不能為伏惟陛下將欲安

黎庶先念省征徭將欲省征徭先念息兵

革將欲息兵革先念銷寇戎將欲銷寇戎

先念修政教何者若政教修則下無詐偽

暴悖之心而冦戎所由銷矣寇戎銷則無

興發攻守之役而兵革所由息矣兵革息

則國無饋餫飛輓之費而征徭所由省矣

征徭省則人無流亡轉徙之憂而黎庶所

由安矣臣竊觀今天下之冦雖已盡銷伏

願陛下不以易銷而自怠今天下之兵雖

未盡散伏願陛下不以難㪚而自疑無自

怠之心則政教日肅無自疑之意則誠信

日明故政教肅則暴亂革心誠信明則獷

驁歸命革心則天下將萌之宼不遏而自

銷歸命則天下已聚之兵不㪚而自息然

後重歛可日減疲甿可日安富庶可日滋

困竭可日補日安則和悦之氣積日富則

㢘讓之風形因其㢘譲而示之以禮則禮

易行矣乗其和悦而鼓之以樂則樂易達

矣舉斯方而可以復其盛用斯道而可以

濟其難懲既往之失莫先於誠不明而政

不修戒將来之虞莫先於冦不銷而兵不

息此臣所謂救療之次第者也豈不然乎

若齊行寓令之法以霸諸侯漢用推㤙之

謀以懲亡國施之今日臣恐非宜何者且

今萬方一統四海一家無鄰國可傾非夷

吾用權之秋也雖欲寓令將何所寓耶今

除國建郡置守罷侯無爵土可疏非主父

矯弊之日也雖欲推恩恩將何所推耶但

陛下嗣貞觀之功𢎞開元之理必將光二

宗而福萬葉矣何區區齊漢之法而足為

陛下所慕哉精究之端實在於此矣又蒙

陛下賜臣之問有執契垂衣之道委下專

上之宜敦儒學而業衰責課實而政失者

此皆政化之所急今古之所疑陛下幸念

之臣有以見天下之理興矣夫執契之道

垂衣不言者蓋言已成之化非謀始之課

也委之於下者言王者之理庀其司分其

務而已非謂政無小大悉委之於下也專

之於上者言王者之道秉其樞執其要而

已非謂事無巨細悉專之於上也漢元優

㳺於儒學而盛業竟衰者非儒學之過也

學之不得其道也光武責課於公卿而峻

政非羙者非考課之累也責之不得其要

也臣請重為陛下别白而明之夫垂衣不

言者豈不謂無為之道乎也臣聞無為而

理者其舜也歟舜之理道臣粗知之矣始

則懋於修已勞於求賢明察其刑明慎其

賞外序百揆内勤萬樞𣅳食宵衣念其不

息之道夫如是豈非大有為者乎終則安

於恭已逸於得賢明刑至于無刑明賞至

于無賞百職不戒而舉萬事不勞而成端

拱凝旒立於無過之地夫如是豈非真有

為者乎故臣以為無為者非無所為也必

先有為而後至於無為也老子曰無為而

無不為蓋是謂矣夫委下而用私專上而

無効者此由非所宜委而委之也非所宜

專而專之也臣請以君臣之道明之臣聞

上下異位君臣殊道盖大者簡者君道也

小者繁者臣道也臣道者百職小而衆萬

事細而繁誠非人君一聰所能徧察一明

所能周覽也故人君之道但擇其人而任

之舉其要而執之而已矣昔九臣各掌其

事而唐堯乗其功以帝天下十亂各効其

能而周武揔其理以王天下三傑各宣其

力而漢高兼其用以取天下三君子者不

能為一焉但執要任人而已亦猶心之於

四肢九竅百骸也不能為一焉然而寢食

起居言語視聴皆以心為主也故臣以為

君得君之道雖專之於上而下自有以展

其効矣臣得臣之道雖委於下而人亦無

以用其私矣由此而言光武督責而政未

甚美者非他昧君臣之道於小大繁簡之

際也漢元優㳺而業以寖衰者非他昧無

為之道於始終勞逸之間也二途得失較

然可知陛下但舉中而行則無所惑矣臣

伏以聖䇿首章曰思賢能以濟其理求讜

直以聞其過又曰上獲其益下輸其情其

末章則又曰興自朕躬無悼後害此誠陛

下思酌下言樂聞上失勤勤懇懇慮臣輩

有所隠情者也臣敢不再竭狂直以副天

心之萬一焉臣聞古先聖王之理也制欲

於未萌除害於未兆故靜無敗事動有成

功自非聖王則異於是莫不欲逞於始悔

追扵終政失於前功補於後利害之効可

畧而言且如軍暴而後戢之兵亂而後遏

之善則善矣不若防其微杜其漸使不至

於暴亂也官邪而後責之吏姦而後誅之

懲則懲矣不若審其才得其人使不至於

姦邪也人餒而後食之人凍而後衣之惠

則惠矣不若輕其徭薄其稅使不至於凍

餒也舉一知十不其然乎今陛下初嗣祖

宗新臨蒸庶承多虞之運當鼎盛之年此

誠制欲於未萌除害於未兆之時也伏惟

陛下敬惜其時重慎於事既往者且追救

於𡚁後將来者宜早防於事先夫然則保

邦恒在於未危恭已常居於無過三五之

道夫豈逺哉臣生也得為唐人當陛下臨

御之時覩陛下升平之始斯則臣朝聞而

夕死足矣而況充才識之貢承體用之問

者乎今所以極千慮昧萬死當盛時獻過

言者此誠微臣喜朝聞甘夕死之志也不

然何輕肆狂瞽不避斧鑕若此之容易焉

伏惟少垂意而覽之則臣生死幸甚生死

幸甚謹對

  禮部試䇿五道 貞元十六年二月

  高侍郎試及第

  第一道

問周禮庶人不畜者祭無牲不耕者祭無

盛不蠶者不帛不績者不縗皆所以恥不

勉抑㳺惰欲人務衣食之源也然為政之

道當因人所利而利之故修其教不易其

俗齊其政不易其宜由是農商工賈咸遂

生業若驅彼齊人强以周索牲盛布帛必

由已出無乃物力有限地宜不然而匱神

廢𢢪誰曰非闕且使日中為市懋遷有無

者更何事焉對利用厚生教之本也從宜

隨俗政之要也周禮云不畜無牲不田無

盛不蠶不帛不績不縗蓋勸厚生之道也

論語云因人所利而利之蓋明從宜之義

也夫田畜蠶績四者土之所宜者多人之

所務者衆故周禮舉而為條目且使居之

者無㳺惰無墮業焉其餘非四者雖不具

舉則隨土物生業而勸導之可知矣非謂

使物易業土易宜也夫先王酌敎本提政

要莫先乎任土辨物簡能易從然後立為

大中垂之不朽也若謂其驅天下之人責

其所無强其所不能則何異夫求萍於中

逵植橘於江北反地利違物性孰甚焉豈

直易俗失宜匱神廢禮而已且聖人辨九

土之宜别四人之業使各利其利焉各適

其適焉猶懼生生之物不均也故日中為

市交易而退所以通貨食遷有無而後各

得其所矣由是言之則大易致人之制周

官勸人之典論語利人之道三科具舉有

條而不紊矣謹對

  第二道

問書曰眚災肆赦又曰宥過無大而禮云

執禁以齊衆不赦過若然豈為政以徳不

足恥格峻文必罰斯為禮乎詩稱既明且

哲以保其身易稱利用安身以崇徳也而

語云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若然

則明哲者不成仁歟殺身非崇徳歟

對聖王以刑禮為大憂理亂繫焉君子以

仁徳為大寶死生一焉故邦有用禮而大

理者有用刑而小康者古人有崇徳而遠

害者有蹈仁而守死者其指歸之義可得

而知焉在乎聖王乗時君子行道也何者

當其王道融人心質善者衆而不善者鮮

一人不善衆人惡之故赦之可也所以表

好生惡殺且臻乎仁壽之域矣而肆赦有

過之典由兹作焉及夫大道隠至徳衰善

者鮮而不善者衆一人不善衆人効之故

赦之不可也所以明懲惡勸善且革澆醨

之俗矣而執禁不赦之文由兹興焉此聖

王所以隨時以立制順變而致理非謂徳

政之不若刑罰也然則君子之為君子者

為能先其道後其身守其常則以道善乎

身罹其變則不以身害乎道故明哲保身

亦道也巢許得之求仁殺身亦道也夷齊

得之雖殊時異政同歸於一揆矣何以覈

諸觀乎古聖賢之用心也苟守道而死死

且不朽是非死也苟失道而生生而不仁

是非生也向使夷齊生於唐虞之代安知

不明哲保身歟巢許生於殷周之際安知

不求仁殺身歟蓋否與泰各繫於時也生

與死同歸於道也由斯而觀則非謂崇徳

者不爲成仁殺身者不爲明哲矣嗚呼聖

王立教同出而異名君子行道百慮而一

致亦猶水火之相戾同根於冥數共濟於

人用也亦猶寒暑之相反同本於元氣共

濟於嵗功也則用刑措刑之道保身殺身

之義昭昭然可知歟謹對

  第三道

問聖哲垂訓言微㫖遠至於禮樂之同天

地易簡之在乾坤考以何文徵於何象絶

學無憂原伯魯豈其將落仁者不富公子

荆曷云苟美朝陽之桐聿来鳳羽泮林之

椹克變鴞音勝乃俟乎木雞巧必資於瓦

注咸所未悟庶聞其説

對古先哲王之立彜訓也雖言微㫖遠而

學者苟能研精鉤深優柔而求之則壼奥

指趣將焉廋哉然則禮樂之同天地者其

文可得而考也豈不以樂作於郊而天神

和焉禮定於社而地祗同焉上下之大同

大和由禮樂之馴致也易簡之在乾坤者

其象可得而徵也豈不以乾以柔克而運

四時不言而善應坤以隂騭而生萬物不

爭而善勝柔克不言之謂易陰騭不爭之

謂簡簡易之道不其然乎老氏絶學無憂

儆其溺於時俗之習也原伯置不學將落

戒其廢聖哲之道也孟子不富之説慮藴

利而生孽也公子荆苟美之言嘉安人而

豐財也鳯鳴朝陽非梧桐而不棲擇木而

集也鴞止泮林食桑椹而好音感物而變

也事有躁而失靜而得者故木雞勝焉有

貴而失賤而得者故瓦注巧焉雖去聖逾

遠而大義斯存是故遠㫖微言可明徵矣

謹對

  第四道

問天地有常道日月有常度水火草木有

常性皆不易之理也至乃鄒衍吹律而寒

谷暖魯陽揮戈而暮景迴吕梁有出入之

㳺周原變堇茶之味不測此何故也將以

傳信乎抑亦傳疑乎

對原夫元氣運而至精分三才立而萬物

作惟天地日月暨水火草木度數情性各

有其常其隨事應物而遷變者斯人之所

感也何哉惟天地萬物父母惟人萬物之

靈蓋天地無常心以人心爲心苟能以最

靈之心感善應之天地至誠之誠感無私

之日月則必如影隨形響隨聲矣而況於

水火草木乎故有吹律於寒谷和氣生焉

揮戈於曜靈暮晷迴焉神合於水㳺吕梁

而出入不溺化被於草木周原而堇茶變

味蓋品彚之生則守其常性也精誠之至

則感而常通也靜守常性動隨常通是道

可於物而非常於道也夫如是則兩儀之

道七曜之度萬物之性可察矣可信矣夫

何疑焉謹對

  第五道

問紡績之弊出於女工桑麻不甚加而布

泉日已賤蠶織者勞焉公議者知之欲乎

價平其術安在又倉廩之實生於農𠭇人

有餘則輕之不足則重之故嵗一不登則

種食多竭往年時雨愆𠉀宸慈軫懷遣使

振廩分官賤糶故得餒殍載活麥禾載登

思我王度金玉至矣竊聞壽昌常平今古

稱便國朝典制亦有斯倉開元之二十四

年又於京城大置賤則加價收糴貴則終

年出糶所以時無艱食亦無傷農今者若

官司上聞追葺舊制以時歛㪚以均貴賤

其於美利不亦多乎

對人者邦之本也衣食者人之所由生也

古者聖人在上而下不凍餒者非家衣而

戸食之蓋能為之開衣食之源均財用之

節也方今倉廩虛而農夫困布帛賤而女

工勞以愚所闚粗知其本何者夫天地之

數無常故嵗一豐必一儉也衣食之生有

限故物有盈則有縮也古人知其必然也

故敦儉嗇以足衣務儲蓄以足食是以禹

有九年之水湯有七年之旱野無青草人

無菜色者無他歟蓋勤儉儲積之所致耳

故曰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元龜也當今將

欲開美利利天下以厚生生蒸人返貞觀

之升平復開元之富壽莫匪乎實倉廩均

豐凶則耿壽昌之常平得其要矣今若升

聞率修舊制上自京邑下及郡縣謹豆區

以出納督官吏以監臨嵗豐則貴糴以利

農嵗歉則賤糶以䘏下若水旱作沴則資

為九年之蓄若兵革或動則餽為三軍之

粮可以均天時之豐儉權生物之盈縮修

而行之實百代不易之道也虞災救弊利

物寜邦莫斯甚焉然則布帛之賤者由錐

刀之壅也苟粟麥足用泉貨通流則布帛

之價輕重平矣抑居易聞短綆不可以汲

深曲士不可以語道小子狂簡不知所以

裁之莫究微言空慙下問謹對

  進士䇿問五道 元和三年爲府試

  官

  第一道

問禮記曰事君有犯無隠又曰為人臣者

不顯諌然則不顯諌者有隠也無乃失事

君之道乎無隠者顯諌也無乃失為臣之

節乎語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易曰樂天

知命故不憂又語曰君子憂道不憂貧斯

又憂道者非知命乎樂天不憂者非君子

乎夫聖人立言皆有倫理雖前後上下若

貫珠然今離之則可以旁行合之則不能

同貫豈精義有二耶抑學者未達其微㫖

  第二道

問大時不齊大信不約大白若辱大直若

屈此四者先聖之格言後學之彜訓有國

者酌之以行化也立身者踐之以修已也

然則雷一發而蟄蟲蘇勾萌達霜一降而

天地肅草木衰其爲時也大矣斯豈不齊

者乎日月代明而晝夜分刻漏者準之無

杪忽之失焉春秋代謝而寒暑節律吕者

𠉀之無黍累之差焉其爲信也大矣斯豈

不約者乎堯讓天下而許由遁周有天下

而伯夷餓其爲白也大矣斯亦不辱者乎

桀不道龍逢諌而死紂不道比干諌而死

其為直也大矣斯豈不屈已者乎由是而

觀有國者立身者惑之乆矣衆君子試為

辨之

  第三道

問大凡人之感於事則必動於情發於歎

興於詠而後形於歌詩焉故聞蓼蕭之詠

則知徳澤被物也聞北風之刺則知威虐

及人也聞廣袖高髻之謠則知風俗之奢

蕩也古之君人者採之以補察其政經緯

其人焉夫然則人情通而王澤流矣今有

司欲請於上遣觀風之使復採詩之官俾

無遠邇無美刺日採於下嵗聞于上以副

我一人憂萬人之㫖識者以為何如

  第四道

問百官職田蓋古之稍食也國朝之制懸

在有司兵興已還吏鮮克舉今稽其地籍

則田亦具存計以户租則數多散失至使

内外官中有品秩等𡱈署同而厚薄相懸

不啻乎十倍斯者積弊之甚也得不思革

之乎請陳所宜以救其失

  第五道

問穀帛者生於下也泉貨者操於上也必

由均節以致厚生今田疇不加闢而菽粟

之價日賤桑麻不加植而布帛之估日輕

懋力者輕用而愈貧射利者賤收而愈富

至使農人益困㳺手益繁矣然豈穀帛歛

散之節失其宜乎將泉貨輕重之權不得

其要乎今天子方䇿天下賢良政術之士

親訪利病以活元元吾子若待問於王庭

其將何辭以對

 奉勑試制書詔批答詩等五首 元和

 二年十一月四日自集賢院召赴銀臺

 侯進旨五日召入翰林奉勑試制詔等

 五首翰林院使梁守謙奉宣宜授翰林

 學士數月除左拾遺

  奉勑試邊鎮節度使加僕射制

   將仕郎守京兆府盩厔縣尉集賢

   殿校理臣白居易進

門下鎮寜三邊左右百揆兼兹重任必授

全材某鎮節度使某乙天與忠貞日彰名

節徳温以肅氣直而和明畧足以佐時英

姿足以遏冦累經事任厯著勲庸中權之

令風行外鎮之威山立戎夷懾服漢兵無

西擊之勞疆塲底寜胡馬絶南牧之患禁

暴而三軍輯睦除害而百姓阜安千里長

城一方内地實嘉乃績爰簡朕心夫竭力

輸誠為臣之大節念功懋賞有國之恒規

顧兹忠勤宜進爵秩爾有統戎之畧已授

旌旄爾有宣賛之猷特加端揆往踐厥職

其惟有終可尚書左僕射餘如故主者施

  與金陵立功將士等勑書

勑浙西立功將士等朕自臨寰宇已再逾

年以忠恕牧萬人以恩信馭百辟動必思

於䘏隠靜無忘於泣辜庶乎馴致小康寖

興大道也李錡因縁屬籍踐厯官常苞藏

禍心素懷梟鏡之性彰露凶徳忽發豺狼

之聲朕念以宗枝務於容貸諭以迷復卒

無悛心而乃保界重江竊弄凶器抵捍朝

命驅脅師人背徳欺天亂常干紀蜂蠆之

毒流于郡縣犬彘之行肆于閨門惡稔禍

盈親離衆叛人神共棄天地不容卿等忠

憤闇彰義勇潛發變疾風雨謀先鬼神中

推赤心前蹈白刃率其膂力死命于軍前

擒其兇魁生致于闕下廓千里之沴氣濟

一方之生人誠感君親義激臣子臨危見

不奪之節因事立非常之功予嘉乃誠一

念三歎至於圖勞懋賞詢事䇿勲各有等

差續當處分故先宣慰宜並悉之冬寒卿

等各得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

  與崇文詔

勑崇文卿忠㢘立身簡直成性董戎長武

邊𠉀乂安授律西川兇徒蕩滅是以寵崇

外閫秩進上公而能省事安人多方撫俗

諭朕念功之㫖勉其師徒宣朕䘏隠之心

慰彼黎庶威立無暴功成不居累陳表章

懇請朝覲雖殿邦之寄重誠欲藉才而望

闕之戀深固難奪志且嘉且歎彌感于懷

屬時𠉀嚴凝山川脩阻永言跋涉當甚勤

勞佇卿來思副朕誠望想宜知悉冬寒卿

比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

  批河中進嘉禾圖表

上天降休下土効祉將表豐年之兆故生

同穎之祥頋慙寡徳受此嘉瑞披圖省表

閲視久之卿發誠自中歸美于上亦宜勉

勤匡賛馴致邕熙庶洽升平之風以叶和

同之慶所賀知

  大社觀獻捷詩

淮海妖氛滅乾坤嘉氣通班師郊社内操

袂凱歌中廟筭無遺䇿天兵不戰功小臣

同鳥獸率舞向皇風




白氏文集卷第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