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 白氏長慶集 卷第三十一
唐 白居易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日本活字本
卷第三十二

白氏文集卷第三十一

 中書制誥一 舊體 凡二十七首

 張徹宋申錫可並監察御史制

 楊子留後殷彪授金州剌史兼侍御史

  河隂令韋同憲授南鄭令韋弁授絳

  州長史三人同制

 馮宿除兵部郎中知制誥制

 鄭覃可給事中制

 韋審規可西川節度副使御史中丞李

  虞仲崔戎姚向溫會等並西川判官

  皆賜緋各檢校省官兼御史制

 魏博軍將呂晃等從弘正到鎭州各加

  御史大夫賔客等制

 張平叔可户部侍郎判度支制

 李虞仲可兵部貟外郎崔戎可户部貟

  外郎制

 牛僧孺可户部侍郎制

 𢈔承宣可尚書右丞制

 張聿可衢州剌史制

 辛丘度可工部貟外郎李石可左補闕

  李仍叔可右補闕三人同制

 魏博軍將薛之縱等十四人各授官爵

  制

 裴度李夷簡王播鄭絪楊於陵等各賜

  爵并迴授爵制

 鄭餘慶楊同懸等十人亡母追贈郡國

  夫人制

 李寘授咸陽令制

 劉縱授祕書郎制

 程群授防州司馬制

 海内剌史王元輔加中丞制

 楊濳可洋州剌史李繁可遂州剌史史

  備可濠州剌史制

 張洪相里友略並山南東道判官同制

 姚成節右神策將軍知軍事制

 髙鈛等一十人亡母鄭氏等贈太君制

 柳公綽可吏部侍郎制

 孔戣可右㪚𮪍常侍制

 王公亮可商州剌史制

 韋覬可給事中𢈔敬休可兵部郎中知

  制誥同制

  張徹宋申錫可並監察御史制

勑舊制副丞相𡙇中執憲得岀入御史𡙇

則於内外史中考覈其實封奏其名以補

之今御史中丞僧孺奏某官張徹某官宋

申錫皆方直强白可中御史章下丞相府

丞相亦曰可朕其從之並可監察御史

  楊子留後殷彪授金州刺史兼侍御

  史河隂令韋同憲授南鄭令韋弁授

  絳州長史三人同制

勑其官殷彪等今之郡守古侯伯也今之

邑令古子男也於吏有君臣之道焉於人

有父母之道焉郡邑之間承上率下者州

長史也凡此之官與吾共理使吾人安而

無怨者其在吏良而政平乎金秦之郡也

奏告專達得行異政以彪清平信惠臨事

能守小大之職率著名績故仍憲簡俾往

牧之南鄭梁之邑也上有賢帥無憂掣肘

以同憲河陰有政可以移用故換銅印俾

往宰之而絳為名藩弁實良士命之賛貳

亦叶其宜宜各悉心修舉三職可依前件

  馮宿除兵部郎中知制誥制

勑吾聞武徳暨開元中有顔師古陳叔達

蘇頲稱大手筆掌書王命故一朝言語煥

成文章朕承祖宗思濟其美凡選一才補

一職皆不敢輕易其庶幾前事乎刑部郎

中馮宿為文甚正立意甚明筆力雄健不

浮不鄙況立身守事端方精敏而我誥命

忽思潤色之聴諸人言曰宿也可宿立朝

厯御史博士郡守尚書郎在仕進途不為

不遇然不登兹選未足其心故吾于今歸

汝職業仍遷秩為五兵郎中勉繼顔陳無

辱吾舉可尚書兵部郎中知制誥

  鄭覃可給事中制

勑給事中之職凡制勑有不便於時者得

封奏之刑獄有未合於理者得駮正之天

下寃滯無告者得與御史紏理之有司選

補不當者得與侍中裁退之率是而行號

為稱職固不專於掌侍奉讃詔令而已中

大夫行諌議大夫雲騎尉滎陽縣開國男

食邑三百户鄭覃清節直行正色寡言先

臣之風藹然猶在自居首諌益勵謇諤擢

領是職必有可觀亦欲天下聞之知吾奬

骨鯁之臣來諌諍之道也可給事中㪚官

勲如故

  韋審規可西川節度副使御史中丞

  李虞仲崔戎姚向雲會等並西川判

  官皆賜緋各檢校省官兼御史制

勑西川曰益部地有險府有兵礙戎屏華

號為難理故吾命文昌為帥長俾鎮撫焉

次命審規為上介俾左右焉又命虞仲戎

向會等為庶寮俾咨度焉進言者謂文昌

賢而審規輩才以才佐賢蜀必理矣輟三

署吏賛丞相府假憲官職加臺郎暨一命

再命之服以遣之其於張大光榮與四方

征鎮之賓寮不侔矣爾等苟佐吾丞相以

善政聞使吾無一方之憂吾寜久遺汝於

諸侯乎爾其勉之可依前件

  魏博軍將吕晃等從𢎞正到鎮州各

  加御史大夫賓客等制

勑去年冬命侍中𢎞正建大將軍旗鼓移

鎮於成徳軍而晃已下四十有一人實從

魏來或驅或殿被堅執鋭可謂有勞宜以

宫坊之寮憲府之職隨其名秩序而寵之

可依前件

  張平叔可户部侍郎判度支制

勑故事君使臣其道不一或先勞而後受

賞或先加寵而後貴功蓋宜便有後先時

事有緩急故耳朝議大夫守鴻臚卿兼御

史大夫判度支上柱國賜紫金魚袋張平

叔國之材臣也計能析秋毫吏畏如夏日

司會逾月綱條甚張況師旅未息調食方

急倚成取濟非爾而誰故自大鴻臚換居

人部造膝而授不時而遷其要無他是欲

急吾事而望倚爾功也公卿以降羣有司

盈庭然問曰與吾坐而決事丞相以下不

過四五而主計之臣在焉非智能則事不

可成非諒直則吾難近噫職𡱈之外得不

思稱官望而厭我心乎可守尚書戸部侍

郎判度支㪚官勲賜如故

  李虞仲可兵部員外郎崔戎可户部

  員外郎制

勑劒南西川節度判官朝㪚大夫檢校尚

書戸部郎中兼侍御史上柱國賜紫金魚

袋李虞仲西川觀察判官朝議郎檢校刑

部員外郎兼侍御史雲騎尉賜緋魚袋崔

戎等去年春朕憂西南事授丞相文昌龯

鎮撫之次選郎吏有才實如虞仲輩者往

贊理之故其制云苟佐吾丞相以善政聞

寜久遺汝於諸侯乎今蜀政成矣蜀人乂

矣是汝輩職修事舉而奉吾詔書甚謹也

前言在耳安可弭忘並命為郎主吾信賞

虞仲可行尚書兵部員外郎戎可尚書户

部員外郎㪚官勲如故

  牛僧孺可戸部侍郎制

勑户部侍郎周之地官小司徒也掌天下

田戸之圖生齒之衆賦役貨幣之政令以

待國用而質嵗成元和以還日益寵重善

其職者多登大任中兹選者莫匪正人誰

其稱之我有邦彦朝議郎守御史中丞上

柱國賜紫金魚袋牛僧孺自舉賢良踐臺

閣秉潤色筆提紏繆綱而書命無繁詞決

事無留獄受寵有憂色納忠多苦言朕心

知之何用不可夫以人會之重如彼僧孺

之賢若此俾居是職不亦宜乎可守尚書

户部侍郎㪚官勲如故

  𢈔承宣可尚書右丞制

勑朝議大夫守尚書刑部侍郎驍騎尉𢈔

承宣昔我太宗文皇帝嘗謂尚書丞百職

綱維事一失中則天下有受其弊者因命

戴胄魏徵及杜正倫劉洎輩繼領是職分

居左右官修事理人到于今稱之故吾前

命崔從持左綱今命承宣操右轄衆口籍

籍頗為得人況承宣端諒勤敏周知典故

必能為我紐有條之綱柅妄動之輪坐曹

得出入郎官立朝得奏彈御史會政決要

扶樹理本無俾戴魏劉杜專美於貞觀中

可守尚書右丞㪚官勲如故

  張聿可衢州刺史制

勑中㪚大夫行尚書工部員外郎上柱國

吳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户張聿内外庶官

同歸共理牧守之任最親吾人盖弛張舉

措由其心賞罸威福懸其手若一日失其

職一郡非其人而未達於朝聴之聞為害

已甚矣選授之際得不慎也以爾聿前領

建谿有理行次臨溵郡著能名用爾所長

副吾所急宜輟郎署往頒詔條來暮之聲

佇入吾耳可使持節衢州刺史㪚官勲如









淮之要三者皆名郡而委之三吏得不思

勤儉教導勞來安緝膏雨吾土襦袴吾人

者乎潛可使持節洋州諸軍事守洋州刺

史㪚官勲如故繁可使持節都督遂州諸

軍事守遂州刺史備可使持節濠州諸軍

事守濠州刺史充團練渦口西城等使官

勲如故

  張洪相里友畧並山南東道判官同

  制

勑朝議郎守太常博士上柱國張洪前瀛

漠等州都團練判官朝議郎侍御史内供

奉上拄國賜緋魚袋相里友畧等元翼以

大節大忠綽聞朝野授龯開府殿我漢南

而又求賢乞能以自叅貳則其賓宷宜有

以稱之故求吾俊造之英勲烈之胄達朝

儀而練戎事者與焉今以洪之知國禮奉

家聲以友畧之富藝文飽軍旅兩中是選

合而命之優秩寵章無所愛惜時無今古

代有忠賢苟致吾元翼於羊杜間别有陟

明之典在洪可檢校尚書職方員外郎兼

侍御史充山南東道節度判官仍賜緋魚

袋㪚官勲如故友略可檢校尚書屯田員

外郎兼侍御史充山南東道觀察判官㪚

官勲如故

  姚成節右神䇿將軍知軍事制

勑朝議郎前使持節成州諸軍事守成州

刺史充本州守捉使賜紫金魚袋姚成節

嘗為天平軍裨將當劉悟之立忠勲也謀

成事集爾有助焉雖授一城未足酬奬況

聞信厚勤恪宜於爪牙肘腋間居之昔漢

文帝以宋昌忠勞擢拜將軍掌離衞今吾

用汝猶前志也環拱之職得不勉歟可致

果校尉守右神䇿將軍知軍事賜如故

  高鈛等一十人亡母鄭氏等贈太君

  制

勑起居郎高鈛亡母滎陽郡太君鄭氏等

予有侍臣咸士之秀者或左右以書吾言

動前後以補吾闕遺森然在庭各舉其職

爰思乃教知所從來豈非善禀於親行成

於内徙鄰㫁織訓使然耶不追封邑之榮

曷顯統家之慶可依前件

  栁公綽可吏部侍郎制

勑京兆尹兼御史大夫栁公綽長吏數易

為害甚多邇來都畿未免斯弊或苛急而

人重困或軟弱而姦不息得其中者其公

綽乎細大必躬親剛柔不吐茹甚稱厥職

惜而不遷然智者常憂忠者常勞亦非吾

以平施御臣下之道也尚書六職天官首

之辯論官材澄汰流品比諸内史選妙秩

清詢衆用能無易公綽爾宜飾躬承命以

裴王崔毛為心苟副吾言用稱乃職而今

而後亦何往而不適哉可尚書吏部侍郎

  孔戣可右㪚騎常侍制

勑昔齊桓公心體懈怠則隰朋侍漢成帝

親重儒術則劉向從今之常侍是其選矣

稱其任者唯正人乎吏部侍郎孔戣言行

謹直風操端莊肅然禮容清廟之器始自

筮仕迄于天官虛舟為心利刃在手全才

具美時論多之可使珥貂立吾左右從容

侍從以備頋問隰朋劉向豈遠乎哉可右

㪚騎常侍

  王公亮可商州刺史制

勑尚書司門郎中王公亮茂於學精於文

文學之外有㭊毫刜鍾之用自佐戎律領

郡符持憲為郎皆稱厥職吾前命劉遵古

張平叔為商州刺史繼有善政人用乂安

今爾代之守而勿失況商土瘠商人貧可

以靜理而阜安不宜改張而趨數以爾精

敏當自得中可商州刺史

  韋覬可給事中𢈔敬休可兵部郎中

  知制誥同制

勑職之要莫先乎駮正文之選莫難於司

言將使朝綱有條朕命惟允在二者得人

而已中大夫使持節蘇州諸軍事守蘇州

刺史上騎都尉韋覬精微專直通乎事典

可使乎奏議而坐左曹朝㪚大夫尚書禮

部郎中上柱國𢈔敬休温裕端明飾以辭

藻可使書誥命而專右席而輪轅鑿柄各

適所宜夫惟刺史守列城郎官應列宿選

任倚注非不榮重然吾左右前後方求正

人如覬敬休不宜踈遠亦猶有聲之玉無

纇之珠不置於珮服掌握之間皆非其所

也宜自敬謹無忝吾言覬可行給事中㪚

官勲如故敬休可尚書兵部郎中知制誥

㪚官勲如故




白氏文集巻第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