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二 白氏長慶集 卷第二十三
唐 白居易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日本活字本
卷第二十四

白氏文集卷第二十三

 哀祭文 凡十四首

 哀二良 并序

 城北門文 爲濠州刺史作

 祭符離六兄文

 祭楊夫人文

 祭小弟文

 祭烏江十五兄文

 祭浮梁大兄文

 祭匡山文

 祭廬山文

 祭李侍郎文

 禱仇王神文

 祈臯亭神文

 龍文

 浙江文

  哀二良 并序

丞相隴西公出鎭于汴州軍司馬御史大

夫陸長源實左右之二年而軍用寧司空

南陽公作藩于徐州軍副使祠部貟外郎

鄭通誠實先後之三年而民用康暨十五

年春隴西薨浹辰而師亂大夫以直道及

禍十六年夏南陽薨翌日而難作貟外以

危行遇害惜乎大夫人之望也貟外國之

良也咸克㓗于身儉于家勤于邦又申之

以言行文學智謀政事故其歷要官參劇

務如刀劒發鉶割而無滯如鐘磬在懸動

而有聲識者以爲異時登天子股肱耳目

之任必能經德秉哲紹復隴西南陽之事

業以藩輔王家嗚呼善人宜將鍾奕葉之

慶而不免及身之禍天乎報施之朕何其

昧歟昔詩人有黃鳥之章以哀三良不得

其死今斯文亦以哀二良其篇云

伊大化之無形兮浩浩而茫茫中有禍身

兮若機之張梁之亂兮陸受其毒徐之難

兮鄭罹其殃惟善人兮邦之紀綱邦之瘁

兮而人先亡謂天之惡下民兮胡爲生此

忠良謂天之愛下民兮胡爲生此豺狼我

欲階SKcharSKchar問蒼蒼蒼蒼之不可問兮俾我

心之䀌傷悲夫而今而後吾知夫天難忱

而命靡常

  城北門文 爲濠州刺史作

具年月日某官某敬以醴幣于外城北門

某聞北鄘四門之神有水旱之災於是乎

禜之今年春天作滛雨將害于農墊于民

惟城積隂之氣惟北太隂之位是用昭告

于城之北門惟門有神裁之某以天子休

命殿于是邦大懼天厲之不時俾黎民阻

飢敢以正辭告神神若之何不聽敢以至

誠感神神若之何不弔尚克隂沴不作時

陽咸若百榖用成庻民用寧實惟鄘之神

門之靈於戲北鄘北門之神明聽斯言罔

俾雨水昏墊以作某之憂神之羞

  祭符離六兄文

貞元十七年某月某日從祖弟居易等

謹祭于符離主簿六兄之靈嗚呼聖忘情

愚不及情情𠩄鍾者唯居易與兄豈不以

親莫愛於弟兄別莫痛於死生斯親也而

有斯別也孰能不哀從中來而失聲去年

春居易南遊兄亦東適黔歙之間欣然一

覿相頋笑語相勉行役中路遽別情甚感

激孰知此別爲生死隔矧兄遇疾于路路

無藥石歸全于家家無金帛環堵之室不

容弔客稚齒之子未知哀戚自古孔懐之

痛亦莫我之與劇古人有言神福仁天福

敬又曰惡有餘殃善有餘慶惟兄道源乎

大和德根乎至性以孝友肥其身以仁信

羶其行而位不登於再命年不及於知命

何報施之我欺俾吾兄之不幸嗚呼巳焉

哉旣卜遠日旣宅新阡奉養之中畫爲墓

田濉水南岸符離東偏其地則邇其別終

天惟弟與家人儼拜哭於車前魂兮有知

鑑斯文歆斯筵知居易之心焭焭然

  祭楊夫人文

元和二年歲次戊子八月辛亥朔十九

日已巳將仕郎守左拾遺翰林學士太原

白居易謹以清酌庻羞之奠敬祭于陳氏

楊夫人之靈惟夫人柔明治性溫惠保身

静修言容動中規度洎承訓師氏作嬪良

人茂四德而蘭幽有香㓗百行而玉立無

玷發爲淑聞著爲芳猷姻族有輝閨闈是

式噫福仁何昧積慶無徴宜享永年⿺辶䖏

長夜浮生若此永痛如何嗚呼人必有涯

人誰不没𠩄甚感者其唯情乎故事劇者

情易鍾感深者理難遣夫人雖宜其室竟

未辭家蓄和順之誠不得施於娣姒藴孝

敬之德不得展於舅姑有志莫伸何恨過

此况一嬰沉痼自夏徂秋伏枕七旬姊妹

視疾歸櫬千里弟兄主䘮凋桃李之花夫

遠不見失乳哺之愛女少未知乃使哀情

倍鐘血屬洛川迢遞𥘿野蒼茫日慘不光

雲愁無色姊妹且病親老尤慈哭別一聲

聞者腸斷居易早聆懿範近接嘉姻維私

之眷每深有慟之情何巳敬陳薄奠庻鑒

悲誠尚饗

  祭小弟文

元和八年歲次癸巳二月某朔二十五

日仲兄居易季兄行簡以清酌之奠致祭

于亡弟金剛奴嗚呼川水一逝不復再還

手足一斷無因重連惟吾與爾其苦亦然

黃𭏟白日相見無縁每一念至腸𤍠骨酸

如以刀火刺灼心肝况爾之生生也不天

苗而不秀九歲夭焉昔權殯爾濉南古原

今改葬爾渭北新阡祔先塋之北次就卑

位於東偏冀神魂之不孤庻窀穸之永安

嗚呼自爾捨我歸于下泉日來月往二十

二年吾等罪逆不孝殃罰𠩄延一別爾後

再罹凶艱灰心垢面泣血漣漣松檟之下

其生尚殘昔爾孤於地下今我孤於人間

與其偷生而孤苦不若就死而圑圓欲自

决以毀滅又傷孝於歸全進退不可中心

煩𡨚仰天一號痛苦萬端嗚呼爾魂在几

爾骨在棺吾親奠酹於爾牀前苟神理之

有知豈不聞吾此言尚饗

  祭烏江十五兄文

貞元十七年七月七日從祖弟居易謹

以清酌庻羞之奠敬祭于故烏江主簿十

五兄之靈易云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書曰

非天夭人人中絶命則冉求斯疾顔回不

幸何繆舛之若斯諒聖賢之同病惟兄之

生生而不辰孩失其怙㓜䘮𠩄親旁無弟

兄藐然一身自強自立以至成人蓋以孤

孑靡託孝友彌敦自居易與兄及高九時

門雖從祖之昆弟甚同氣之天倫故雖百

里信宿之別SKchar常不惻然而悲辛矧終天

之永訣知後期而無因徒撫膺而隕涕諒

沈痛之難伸追思乎早歳離阻各悲零俜

中年集會共喜長成同叅選於東都俱署

吏於西亰居則共被而寢出則連𮪍而行

友子四人同年成名優遊笑傲怡怡弟兄

雖不侔八龍三虎亦自謂當家一時之榮

及兄辭滿淮南薄遊江東居易亦以行邁

忽逆旅而逢或酒或歌宴衎從容何朝不

遊何夕不同常以兄仁信根于心孝悌積

于躬謂至行之有答必景福以來從嗚呼

位始及一命祿未遇數鐘年及不得四十

而殁扵道途之中鬰壯而不展結幽憤扵

無窮况舊業東洛先塋北三千里外身殁

陵陽有妹出嫁無男主䘮悠悠孤旐未辨

還郷宣城之西荒草道傍旅殯於此行路

悲涼秋風蕭蕭白日無光聚今晨之弟姪

對前日之盃觴稽首再拜魂兮來享進三

奠而退一慟孰不神酸而骨傷哀哉伏惟

尚饗

  祭浮梁大兄文

元和十三年歲次丁酉閏五月巳亥居

易等謹以清酌庻羞之奠再拜跪奠大哥

于座前伏惟哥孝友慈惠和易謙恭發自

修身施於爲政行成門内信及朋僚廉幹

露於官方溫重形扵酒德冀資福履保受

康寧不謂纔及中年始登下位辭家未踰

數月寢疾未及兩旬皇天無知降此凶酷

交遊行路尚爲興歎骨肉親愛豈可勝哀

舉聲一號心骨俱碎今屬日時叶𠮷窀穸

有期下邽南原永附松檟居易負憂繫職

身不自由伏枕之初旣闕在左右執紼之

際又不獲躬親痛恨𠩄鍾倍百常理嗚呼

追思曩昔同氣四人泉壤九重剛奴早逝

巴蜀萬里行簡未歸焭然一身漂棄在此

自哥至止形影相依死灰之心重有生意

豈料避弓之日毛羽摧頽垂白之年手足

斷落誰無兄弟孰不死生酌痛量悲莫如

今日宅相癡小居易無男撫視之間過於

猶子其餘情禮非此能申伏冀兹靈俯鑒

悲懇哀纒痛結言不成文嗚呼哀哉伏惟

尚饗

  祭匡山文

元和十二年歲次丁酉二月辛酉朔二

十一日將仕郎守江州司馬白居易謹以

清酌之奠敢昭告于匡山神之靈恭惟神

直聦明扶匡匡廬福利動植居易賦命

蹇連與時參差願於靈山棲此陋質遺愛

寺側旣置草堂欲居其中叅禪養素而開

構池宇在神域中往來道途由神門外輒

用酒脯告䖍于神神其聽之歆此薄奠非

敢徼福𠩄期薦誠尚饗

  祭廬山文

元和十二年歲次丁酉二月二十五日

乙酉將仕郎守江州司馬白居易以香火

酒脯告于廬山遺愛寺四旁上下大小諸

神居易夙聞匡廬天下神秀幸因佐宦得

造兹山又聞永遠宗雷同居于是道俗並

處古之遺風而遺愛西偏鄭氏舊隱三寺

長老招予此居創新堂宇䟽舊泉沼或來

或往棲遲其間不唯躭翫水石以樂野性

亦欲擺去煩惱漸歸空門儻秩滿以來得

以自遂餘生終老願託於斯今葺構旣成

遊息方始爰以㓗敬薦兹馨香不敢媚神

不敢禳福但使疫厲不作魈魅不逢猛獸

毒蟲各安其𠩄苟人居之静必則神道之

光明齋心露誠庻幾有答尚饗

  祭李侍郎文

長慶元年歳次辛丑五月景申朔十日

乙巳中㪚大夫守中書舎人翰林學士上

柱國賜紫金魚袋元稹朝議郎守尚書主

客郎中白居易謹以清酌庻羞之奠敬祭

于故刑部侍郎贈工部尚書隴西李公杓

直之靈於戲代重名義公能佩服德潤行

羶溫溫郁郁凡嚮善者如螘慕肉時重爵

位公負楨幹春秋天官是攝是賛尚書六

職公理其半朝重文翰公掌詔令西閣絲

言内庭密命公實出入迭操二柄家重𨺚

盛公旣陳許兩掖中臺差肩接武青幢赤

茀叔出季處門重婚嗣公娶令族鏘鏘振

振和鳴似續男女七人五珠二玉年重壽

考公亦云老心雖壯健髮巳華皓五十加

八亦不爲夭人重康寧公體豐盈迨乎奄

忽不失和平啓手足夜無呻吟聲古稱五

福公有七福凡人得一死猶⿰目𡨋目矧公兼

之豈有不足𠩄不足者不在其身怏怏惻

惻其在他人爲門戸惜主爲骨肉惜親爲

吾儕惜良友爲朝SKchar惜賢臣况稹也不才

居易無似辱與公游十九年矣昔貞元歲

俱初筮仕並命同官蘭臺令史以公明逹

以我頑鄙度長㓗能信非倫擬一言吻合

不知𠩄以莫逆之交貴從兹始清問登近

𨔛罹䜛毀江澧通州左遷萬里或合或㪚

一伏一𠋣浩浩世途是非同軌齒牙相乾

波瀾四起公獨何人心如止水風雨如晦

雞鳴不巳不因紛阻孰辯君子以膠投漆

如弧有矢𠩄以綢繆見于生死前年去年

次第徴還或先或後俱到長安水流火就

松茂栢懽置酒欲飮握手何言初論瘴癘

次叙艱難三心六眼同一澘然稹與居易

旋登禁掖公領銓衡職勤務劇私室多故

公門少隟歡㑹實稀光隂虚擲不相勸勉

急務歡適且曰朱顔巳去白日可惜花寺

春朝松園月夕大開口笑滿酌酒喫言約

則然心期未獲嗚呼杓直而忍遺我棄我

何處捨我何之豈反眞歸莫然而無𠩄爲

將精多魂強的然而有𠩄知怳如聞兮倐

如覩未甘心於永辭彼有靈兮此有夢胡

不一來兮質我疑逝川渺其不迴日月忽

乎有時指岐下以歸祔備大葬之威儀禮

有進而無退祖於庭而送之畿旌竿舉兮

轜輪動遂不得少留乎京師嗚呼杓直

鑒于兹爵盈不飮豆乾不食如之何勿思

公兒號我公馬嘶我如之何勿悲嗚呼杓

直巳而巳而哀哉尚饗

  禱仇王神文

長慶二年歲次癸卯八月癸未朔十七

日巳亥朝議大夫使持節杭州諸軍事守

杭州刺史上柱國白居易謹遣朝議郎行

餘杭縣令常師儒以清酌之奠敬祭于仇

王神嘗聞神者𠩄以司土地守山川禽獸

福生人也餘杭縣自去年冬逮今秋虎暴

者非一神其知之乎人死者非一神其知

念乎居易與師儒猥居牧宰慙無政化不

能使渡江岀境是用䖍告于神惟神廟居

血食非人不立則人神之主也獸神之屬

也今縱其屬殘其主於神何利焉於人何

辜焉若一昔之後神其有知即能輝靈申

威服猛禁暴是人之福幸亦神之昭明若

人告不聞獸害不去是無神也人何望哉

嗚呼正直聦明盍鑒於此尚饗

  祈臯亭神文

長慶二年歲次癸卯七月癸丑朔十六

日戊辰朝議大夫使持節諸軍事守杭州

刺史上桂國白居易以酒乳香果昭告于

臯亭廟神去秋愆陽今夏少雨實憂災沴

重困杭人居易沗奉詔條愧無政術旣逢

愆序不敢寧居一昨禱伍相神祈城隍祠

靈雖應期雨未霑足是用撰日祗事改請

于神恭聞明神禀靈扵隂祗資善於釋氏

聦明正直㓗靖兹仁無幽不通有感必應

今請齋心䖍告神其鑒之若四封之間五

日之内雨澤霈足稼穡滋稔敢不增修像

設重薦馨香歌舞鼓鐘備物以報如此則

不獨人之福亦惟神之光若寂寥自居肹

蠁無應長吏虔誠而不答下民顒望而不

知坐觀田農使至枯悴如此則不獨人之

困亦惟神之羞惟神裁之敬以俟命尚饗

  祭龍文

長慶三年歲次癸卯八月癸未朔二日

甲申朝議大夫使持節杭州諸軍事守杭

州刺史上柱國白居易率寮吏薦香火拜

告于北方黒龍惟龍其色玄其位坎其神

壬癸與水通靈昨者歷禱四方寂然無應

今故䖍誠㓗意改命於黒龍龍無水欲何

依神無靈將恐歇澤能救物我實有望於

龍物不自神龍豈無求於我若三日之内

一雨滂沲是龍之靈亦人之幸禮無不報

神其聽之急急如律令

  祭浙江文

長慶四年歲次甲辰三月巳酉朔四日

壬子朝議大夫使持節杭州諸軍事守杭

州刺史上柱國白居易謹以清酌少牢之

奠敢昭告于浙江神滔滔大江南國之紀

安波則爲利幹流則爲害故我上帝命神

司之今屬潮濤失常奔激西北無知也如

有憑焉侵滛郊鄽壞敗廬舎人墜墊溺𥸤

天無辜居易怟奉璽書興利除害守土守

水職與神同是用備物致誠躬自虔禱庻

俾水反歸壑谷遷爲陵土不騫崩人無蕩

析敢以醴幣羊豕沈奠于江惟神裁之無

沗祀典尚饗




白氏文集卷第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