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三 白氏長慶集 卷第二十四
唐 白居易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日本活字本
卷第二十五

白氏文集卷第二十四

 碑碣 凡六首

 有唐善人墓碑

 唐故和州刺史呉郡張公神道碑銘并

  序

 唐故工部侍郎呉郡張公神道碑銘并

  序

 傳法堂碑

 唐故景雲寺律大德石塔碑銘并序

 唐興果寺律大德湊公塔碣銘有序

  有唐善人墓碑

唐有善人曰李公公名建字杓直隴西人

魏將軍申公發公十五代祖也周柱國陽

平公遠六代祖也綏州刺史明高祖也太

子中𠃔進德曾祖也緜州昌明令珍王大

父也雅州別駕贈禮部尚書震考也贈博

陵郡太君崔氏妣也陳許節度禮部尚書

遜兄也渭源縣君房氏妻也容管招討使

濟外舅也長慶元年二月二十三日夜無

疾即世于長安修行里第是歲五月二十

五日歸祔于鳳翔某縣某郷某原之先塋

春秋五十八有二女五男曰訥朴恪慤碩

公官歷校書郎左拾遺詹府司直殿中侍

御史比部兵部吏部貟外郎兵部吏部郎

中亰兆少尹澧州刺史太常少卿禮部刑

部侍郎工部尚書職歷容州招討判官翰

林學士鄜州防禦副使轉運判官知制誥

吏部選事階中大夫勲上柱國爵隴西縣

開國男有史官起居郎渤海高釴作行狀

翰林學士中書舎人河南元稹作墓誌有

尚書主客郎中知制誥太原白居易作墓

碑大署其碑曰善人墓善人者何公㓜孤

孝養太君太君老疾常曰㹻子勸吾食吾

輒飽勸吾藥吾意其疾瘳㹻子公小字也

及長居荊州石首縣其居數百家凡爭𨷖

稍稍就公决公隨而評之寖及郷人不詣

府縣皆相率曰請問李君公養有餘力讀

書屬文業成與兄遜起應進士俱中第爲

校書時以文行聞故德宗皇帝擢居翰林

翰林時以視草不詭隨退官詹府詹府時

以貞恡自處不出戸輒逾月鄜師慴恐高

SKchar請爲副在鄜時有非𩔖者至以病去

爲御史時上任有遏其行事者作謬官詩

以諷爲吏部郎中調文學科曁利課高者

得無停年又省成勞急成狀限繇是吏輩

無縁爲姦訖今選部用其法知制誥時筆

削間有以自是不屈者因請告改少尹少

尹時與大議歲减府稅錢十三萬在澧時

不鞭人不名吏居歲餘人人自化在禮部

時由文取生不聽譽不信毀公爲人質良

寛大體與用綽然有餘𥙿爲政廣乎易簡

不求赫赫名與人交外淡中堅接士多可

而有別稱賢薦能未常倦好議論而無口

過遠邪䛕而不忤物其居家菲衣食厚賔

客敬兄㛐禮妻子愛甥姪初先太君好善

佛書不食肉公不忍違其志亦終身𬞞食

自八九歲時始諷畢盡得其義善理王氏

易左氏春秋前後著文凡一百五十二首

皆詣理撮要詞無枝葉其卓然者有詹府

直比部貟外郎廳記請𩀱曰坐䟽與梁

蕭書上宰相論選事狀秉筆者許之薨之

日不識者惜識者歎交游出涕執友慟夫

如是其善人乎傳曰善人國之紀也語曰

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噫善人之稱難乎

哉獨加於公無愧焉銘曰古者墓有表表

有云顯其行省其文故季札死仲尼表其

墓曰君子今吾䘮李君署其碑曰善人嗚

呼李君有知乎無知乎君之名與此石俱

  唐故通議大夫和州刺史呉郡張公

  神道碑銘 并序

張之爲著姓尚矣自漢太傅良侍中肱晉

司空華丞相嘉以降勲賢軒冕歷代不乏

肱避地渡江始居于呉故其子孫稱呉郡

人嘉以孝悌聞于郡故其𠩄居號孝張里

嘉之曾孫𥙿在宋爲司徒即公五代祖也

司徒之孫儔在隋爲呉郡都督即公曾王

父也台州臨海令諱鵾即公王父也𡊮州

司馬諱孝績即公皇考也或以人物著或

以閽閥稱迄今爲江南右族諱無擇字無

擇未冠丁𡊮州府君憂廬于墓畫號而夜

泣者三年矣有靈芝醴泉出焉旣冠好學

能屬文從郷賦登經第應制舉中精通經

史科補弘文館校書郎調左金吾錄事換

杭州錄事叅軍在杭州前後詰僞制補吏

者三十八人駮假年侍老者二十人舉而

正之人伏其明會劉幽求來爲刺史舉課

聞詔授綘州錄事叅軍綘之郡有主壻者

怙寵侮法豪奪人利公數其罪露章奏之

章下丞相姚元崇奇之致書褒羙尋改太

原府功曹參軍給事中張昶爲江淮安撫

使表公正直奏置部從事吏部尚書陸象

先爲河東按察使狀公清白奏授懷州獲

嘉以不茹柔得人心以不吐剛得罪繇是

左遷鄂州司馬移深州司馬轉SKchar州長史

時上方思理詔求二千石之良者時宰以

公塞詔擢拜和州刺史公在郡奉詔條䘏

人隱而巳不知其他無河水潦害農公請

蠲榖籍之損者什七八時李知柔爲本道

採訪使素不快公之聞直密䟽誣奏以附

下爲名遂貶蘇州別駕老㓜攀泣而遮道

者數百人信宿方得去移曹州別駕歲餘

謝病歸老于家天寳十三載正月二十一

日終于東都利仁里私第其年二月十二

日葬于河南府伊闕縣中李原享年八十

三噫公生天地間八十有三年可謂壽矣

其間當明皇帝馭天下四十有五年可謂

時矣有其才得其壽逢其時然職不過陪

臣秩僅至郡守凡𠩄貯蓄鬱而不舒嗚呼

其命也夫公之文學常爲賀知章賈彦璿

許之公之諒直常爲李邕張庭珪稱之公

之政事又爲劉姚張陸推之夫以八君子

之力援之而不足以一知柔之力排之而

有餘厄窮不振以至没齒嗚呼其命也夫

古人云道不虚行又云其後必有逹者故

公之子大理評事諴以節行聞于時公之

孫戸部侍郎平叔以才位光于國報施之

道信信昭矣不在其身則在子孫相去幾

何哉長慶二年某年月某日平叔奉祖德

碣之居易據家狀序而銘之其詞曰

有木有木碩大而長破爲桶杙不作棟梁

有驥有驥規行矩歩辱在短轅不可大輅

嗚呼噫嘻公亦如之將時不遇我而我不

遇時勿謂巳矣天錫多祉旣賢其子以濟

其羙又才其孫以大其門苟無先德孰啓

後昆

  唐贈尚書工部侍郎呉郡張公神道

  碑銘 并序

有唐嶺南觀察推官試大理評事呉郡張

大曆三年十一月八日終于伊川別墅

五年八月七日葬于伊闕縣中李原春秋

五十五元和十三年詔贈主客貟外郎明

年贈太常少卿又明年贈尚書工部侍郎

夫人呉郡陸氏貞元二年某月某日終于

某𠩄春秋六十六追封嘉興縣太君又封

呉郡太夫人嗣子通議大夫守尚書戸部

侍郎判度支上柱國賜紫金魚袋平叔以

長慶二年某月某日立神道碑太原白居

易文其碑云公諱諴字老萊呉郡人父諱

無擇和州刺史祖諱孝績𡊮州司馬由高

曾而上世德世祿載在和州府君碑内此

不書公年十八以通經中第及調判入高

等授蘇州長洲尉秩滿丁先府君憂旣禫

又丁先太夫人憂泣血六年哀毀過制以

方寸再亂殆無宦情旣除䘮退居不調者

累年而親友以大義敦責不得巳而復起

選授左武衞𮪍曹叅軍分司東都屬安祿

山陷覆洛京以僞職滛刑䝱劫士庻公與

同官范陽盧巽濳遁于陸渾山食木實飮

泉水者二年訖不爲逆命𠩄汙及肅宗嗣

位詔河南尹薛伯連搜訪不仕賊庭隱藏

山谷者伯連得六人以應詔而公與巽在

焉繇是名節聞于朝野君子以爲知道優

詔褒羙時授密縣主簿未周歲遷宋州碭

山縣令時睢陽當大兵後野無草里無人

公撫之一年襁負至二年汙萊闢三年衣

食足及解印去縣民相率泣而餞之君子

以爲知政嶺南節度觀察使李勉偉人也

旣高公陸渾之節又羙公碭山之政欲以

名職禮命起而大之遂奏授試大理評事

充觀察推官及除書簡牒到門即公捐 --捐館

舎之明日也才如是命如是嗚呼哀哉公

常自負其才不後扵人自疑其命不偶於

世及將去碭山而反伊川也頓駕搦管沈

歎乆之因賦詠懷詩云論成方辯命賦罷

即歸田竟如是言終于衡茅之下君子以

爲知命公有三子曰平仲平叔平季夫人

陸氏即國子司業集賢殿學士善經之女

賢明有法度初公旣殁諸子尚㓜夫人勤

求衣食親執詩書諷而導之咸爲令子又

常以公遺志擇其子而付之故平叔卒能

振才業致名位追爵命碣碑表繼父志揚

祖德此誠孝子順孫之道也亦由夫人慈

善敎誘之德浸浸而成就之不其然乎居

易常辱與戸部游而知其家事治見託譔

述庻傳信焉銘曰

猗嗟碭山以文行保家聲以義節振時名

以惠政撫縣民而職不登諸侯卿秩不及

廷尉評悲哉猗嗟碭山前有和州名德如

彼後有戸部才位若此才子之父名父之

子賢者兼之可謂具羙休哉

  傳法堂碑

王城离域有佛寺號興善寺之次也有僧

舎名傳法堂先是大徹禪師宴居于是寺

說法于是堂因名曰焉有問師之名迹曰

號惟寛姓祝氏衢州信安人祖曰安父曰

皎生十三歳出家二十四具戒僧臘三十

九報年六十三終興善寺葬灞陵西原詔

謚曰大徹禪師元和正直之塔云師有之

傳授曰釋迦如來欲𣵀槃時以正法密印

付摩訶迦葉傳至馬鳴又十二葉傳至師

子比丘及二十四葉傳至佛䭾先那先那

傳圓覺逹摩逹摩傳大弘可可傳鏡智璨

璨傳大醫信信傳圓滿忍忍傳天鑒能是

爲六祖能傳南岳讓讓傳洪州道一一謚

曰大寂寂即師之師貫而次之其傳授可

知矣有問師之道屬曰自四祖以降雖嗣

正法有家嫡而支派者猶大宗小宗焉以

世族譬之即師與西堂藏甘泉賢勒潭海

百嚴暉俱父事大寂若兄弟然章敬澄若

父父兄弟遥山欽若從祖兄弟鶺林素華

嚴寂若伯叔然當山忠東京會若伯叔祖

嵩山秀牛頭融若曾伯叔祖推而序之其

道屬可知矣有問師之化縁曰師爲童男

時見殺生者䀌然不忍食退而發岀家心

遂求落髮於僧曇受尸羅於僧崇學毗尼

於僧如證大乗法於天台止觀成最上乗

道扵大寂道一貞元六年始行於閩越間

歲餘而迴心改服者百數七年馴猛虎於

會稽作滕家道塲八日與山神受八戒於

鄱陽作廻鬱道塲十三年盛非人於少林

寺二十一年作有爲功德於衞國寺明年

施無爲功德於天宮寺元和四年憲宗章

武皇帝召見於安國寺五年問法於麟德

殿其年復靈泉於不空三藏也十二年二

月晦大說法於是堂說說化其化縁云

爾有問師之心要曰師行禪演法垂三十

年度白黒衆殆百千萬億應病授藥安可

以一說盡其心要乎然居易爲賛善大夫

時常四詣師四問道第一問云旣曰禪師

何故說法師曰無上菩提者𬒳於身爲律

說於口爲法行於心爲禪應用有三其實

一也如江湖河漢在立名名雖不一水性

無二律即是法法不離禪云何扵中妄起

分別第二問云旣無分別何以修心師曰

本無損傷云何要修理無論垢與浄一切

勿起念第三問云垢即不可念浄無念可

乎師曰如人眼睛上一物不可住金屑雖

珍在眼亦爲病第四問云無修無念亦何

異於凡夫耶師曰凡夫無明二乗執著離

此二病是名眞修眞修者不得勤不得忘

勤即近執著忘即落無明其心要云爾師

之徒殆千餘逹者三十九人其入室受道

者有義崇有圓鏡以先師常辱與予言知

予嘗醍醐嗅薝蔔者有日矣師旣殁後予

出守南賔郡遠託譔述迨今而成嗚呼斯

文豈直起師敎慰門弟子心哉抑且志音

受然燈記記靈山會於將來世故其文不

避繁銘曰

佛以一印付迦葉 至師五十有九葉

故名師堂爲傳法

  唐撫州景雲寺故律大德上弘和尚

  石塔碑銘 并序

元和十一年春廬由東林寺僧道深懷縱

如建冲契宗一至柔以言語智則智明雲

臯太易等凡二十輩與白黒衆千餘人俱

實持故景雲大德弘公行狀一通執錢十

萬來詣潯陽府請司馬白居易作先師碑

會有故不果十二年夏作石墳成復來請

會有病不果十三年夏作石塔成又來請

始從之旣而僧反山衆反聚落錢反寺府

翌日而文就明年而碑立其詞云爾

我聞竺乾古先生出世法法要有三曰戒

定惠戒生定定生惠惠生八萬四千法門

是三者迭爲用若次第言則定爲惠因戒

爲定根定根植則苗茂因𣗳則果滿無因

求滿猶夢果也無根求茂猶揠苗也雖佛

以一切種智攝三界必先用戒菩薩以六

波羅蜜化四生不能捨律律之用可思量

不可思量如來十弟子中稱優波離善持

律波離滅有南山大師得之南山滅有景

雲大師得之師諱上弘姓饒氏曾祖君雅

祖公怳父知恭臨川南城人童而有知故

生十五歲發出家心始從舅氏剃落壯而

有立故生十五歲立菩提願從南岳大圓

大師具戒樂其𠩄由故大曆中不去父母

邦請𨽻于本州景雲寺修道應無𠩄住

故貞元初離我我𠩄從君洪州龍興寺說

法親近善知識故與匡山法眞天台靈𥙿

荆門法裔暨興果神湊建昌惠進五長老

交遊佛法屬王臣故與姜相國公輔太師

顔眞卿曁本道廉使楊君憑韋君丹四君

子友善提振禁戒故講四分律而從善遠

罪者無央數隨順化縁故坐甘露壇而誓

衆生盟者二十年荷擔大事故前後登方

等施尸羅者十有八會救㧞群生故娑婆

男女曰我得度者萬五千七十二人示生

無常故元和十年十月巳亥遷化于東林

精舎示滅有𠩄故是月丙寅歸于南岡石

墳住三十七年七歲安居六十五夏自生

至滅隨迹示敎行止語嘿無非佛事夫施

於人也博則反諸巳也厚故門人郷人輒

如不及繇是藝松成林琢石爲塔塔有碑

碑有銘曰

 佛滅度後 薝蔔香衰 醍醐味醨

 誰反是香 誰復是味 景雲大師

 景雲之生 一匡苾蒭 中興毗尼

 景雲之滅 衆將安仰 法將疇依

 昔景雲來 道行者隨 踐迹者歸

 今景雲去 升堂者思 入室者悲

 鑪峯之西 虎谿之南 石塔巍巍

 有記事者 以實眞辭 書于塔碑

  唐江州興果寺律大德湊公塔碣銘

  并序

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有持戒見性者曰興

果律師師姓成號神湊京兆藍田人旣出

家具戒於南岳希操大師叅禪於鍾陵大

寂大師志在首楞嚴經行在四分毗尼藏

其他典論以有餘力通大曆八年制縣經

論律三科策試天下僧師中等得度詔配

江州興果寺後從僧望移𨽻東林寺即鴈

門遠大師舊道塲有甘露壇白蓮池在焉

師旣居是寺興佛事元和十二年九月七

日遘疾二十六日及其十月十九日遷全

身于寺道北祔鴈門墳左春秋七十四夏

臘五十一日至乎哉師本行也以精進心

脂不退輪以勇健力檛無畏鼓故登壇進

律鬱爲法將者垂三十年領羯磨會十三

化大衆萬數儀範𠩄攝惠用𠩄誘貴高憎

慢罔不降伏其威重如是自興果訖東林

一盂齋一榻居衣麻寢菅如坐七寳繇是

名聞檀施來無虚月盡歸寺藏與大衆共

之迨啓手足日前無長物其簡儉如是師

心行禪身持律起居動息皆有常莭雖沍

寒隆暑風雨黒夜捧一鑪秉一燭行道禮

佛者四十五年凡十二時未嘗闕一其精

勤如是師旣疾亟四大將壞無戀著念無

厭離想郡太守門弟子進醫饋藥者數回

師頷之云報身非病焉用是爲言訖趺坐

恬然就化其了悟如是門人道建利辯元

審元揔等封墳建塔思有以識之以先師

常辱與予游託爲銘碣初予與師相遇如

他生舊識一見訢合不知其然及遷化時

予又題一四句詩爲别盖欲會前心集後

縁也不能改作因取爲銘曰

本結菩提香火杜共嫌煩惱電泡身不須

戀戀從師去先請西方作主人




白氏文集卷第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