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三十二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三十三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三十四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三十三


 祭文


   祭薛尚書文      歐陽 脩

   祭尹子漸文      歐陽 脩

   祭尹師魯文      歐陽 脩


   𥙊蘇子美文      歐陽 脩


   𥙊范公文       歐陽 脩


   𥙊杜公文       歐陽 脩

   𥙊石曼卿文      歐陽 脩


   祭丁學士文      歐陽 脩

   𥙊吴大資文      歐陽 脩

   𥙊孫僕射文代諸朝賢作  宋    祁

   𥙊孔中丞文      石  介

   𥙊僕射王沂公文    尹  洙


   祭梅聖俞文      劉  敞

   告伯父殯文      劉  敞

   𥙊范潁州文仲淹    王      安石


   𥙊吴冲卿相公文    王  安石

   𥙊杜待制文      王  安石

    𥙊薛尚書文     歐陽 脩

景祐之元公初觧政雖告于家而疾未病若脩之

鄙散辱公知公于此時欲以女歸公徳方隆謂當

再起齊大之昏敢辭以禮天不憗遺公薨忽然其

後二年卒追前言生死之間以成公志掛劍于墓

古人之義公敏于材剛毅自勵不顧不隨以直而

遂命也在天位則難期惟其行已敢言是師有罪

之身竄逐囚拘生不及門葬不送車致誠薄奠因

道終初

    祭尹子漸文     歐陽 脩

嗚呼天於萬物與吾人孰愛憎而薄厚其生未始

以一齊其死宜其有夭壽苟百年者亦死則短長

之何較惟善人之可喜謂宜在世而常存曰仁者

壽𠔃是亦愛之者之說謂善必福𠔃得非以已而

推天祸福吉凶至理難通雖聖人亦曰命而罕言

𠔃豈其至此而辭窮壽夭置之吾不能問嗟乎子

漸吾獨有恨我不見子於今幾時自子得懐始有

見期子不能来我欲亟往子今安歸我往何訪昔

我在朝諫官侍從職當薦賢知子不貢朋黨之誣

苟避讒諷兩相知而以心謂尺書之不用遂聲音

之永隔哭不聞而徒慟嗟此奠之一觴本兾歡言

之可共往莫及𠔃難追哀以辭而永送

    祭尹師魯文     歐陽 脩

嗟乎師魯辯足以窮萬物而不能當一獄吏志可

以狹四海而無所措其一身窮山之崖野水之濵

猿猱之窟麋鹿之群猶不容于其間𠔃遂即萬鬼

而為鄰嗟乎師魯世之惡子之多未必若愛子者

之衆何其窮而至此𠔃得非命在乎天而不在乎

人方其奔顛斥逐困厄艱屯舉世皆𡨚而語言未

甞以自及以窮至死而妻子不見其悲忻用捨進

退屈伸語黙夫何能然乃學之力至其握手為訣

隐几待終顔色不變笑言從容死生之間既已能

通於性命憂患之至冝其不累于心胸自子云逝

善人冝哀子能自達予又何悲惟其師友之益年

生之舊情之難忘言不可究嗟乎師魯自古有死

皆歸無物惟聖與賢雖埋不没尤于文章焯若星

日子之所為後世師法雖嗣子尚㓜未足以付予

而世人藏之庶可無虞墜失子于衆人最愛予文

寓辭千里侑此一罇冀以慰子聞乎不聞

    祭蘇子美文     歐陽 脩

哀哀子美命止斯邪小人之幸君子之嘆子之心

胸蟠屈龍蛇風雲變化雨雹交加忽然揮斧霹靂

轟車人有遭之心驚膽落震仆如麻湏臾霽止而

回顧百里山川草木開𤼵萌芽子于文章雄豪放

肆有如此者吁可怪邪嗟乎世人知此而已貪恱

其外不窺其内欲知子心窮達之際金石雖堅尚

可破碎子于窮達始終仁義唯人不知乃窮至此

藴而不見遂以没地獨留文章照耀後世嗟世之

愚掩抑毁傷譬如磨鑑不滅愈光一世之短萬世

之長其間得失不待較量哀哀子美来舉予觴

    祭范公文      歐陽 脩

嗚呼公乎學古居今持方入圓丘軻之艱其道則

然公曰彼惡公為好訐公曰彼善公為𣗳朋公所

勇為公則躁進公有退譲公為近名讒人之言其

何可聼先事而斥群譏衆排有事而思雖𬽦謂材

毁不吾傷譽不吾喜誰非公徒讒人豈多公志不

舒善不勝惡豈其然乎成難毁易理又然歟嗚呼

公乎欲壊其棟先摧桷榱傾巢破鷇披折傍枝害

一損百人誰不罹誰為黨論是不仁哉嗚呼公乎

易名謚行君子之榮生也何毁沒也何稱好死惡

生殆非人情豈其生有所嫉而死無所争自公云

亡謗不待辨愈乆愈明由今可見始屈終伸公其

無恨寫懐平生寓此薄奠

    祭杜公文      歐陽 脩

士之進顯于榮禄者莫不欲安享于豐腴公為輔

弼飲食起居如陋巷之士環堵之儒他人不堪公

處愉愉士之退老而歸休者所以思自放于閑適

公居于家心在于國思慮精深言辭感激或逹旦

不寐或憂形于色如在朝廷而官有責嗚呼進不

知冨貴之為樂退不忘天下以為心故行于已者

老益篤而信于人者乆愈深人之愛公寕有厭已

壽胡不多八十而止自公之䘮道路嗟咨况于愚

鄙乆辱公知繫官在朝心往神馳送不臨穴哭不

望帷啣辭寫恨有涕漣洏

    祭石曼卿文     歐陽 脩

嗚呼曼卿生而為英死而為靈其同乎萬物生死

而復歸于無物者暫聚之形不與萬物共盡而卓

然其不朽者後世之名此自古聖賢莫不皆然而

著在簡册者昭如日星嗚呼曼卿吾不見子乆矣

猶能髣髴子之平生其軒昂磊落突兀峥嶸而埋

藏于地下者意其不化為朽壌而為金玉之精不

然生長松之千尺産靈芝而九莖柰何𮎰烟野蔓

荆棘縱横風凄露下走燐飛螢但見牧童樵叟歌

吟而上下與夫驚禽駭獸悲鳴躑躅而咿嚶今固

如此更千秋而萬𡻕𠔃安知其不穴藏狐貉與鼯

鼪此自古聖賢亦皆然𠔃獨不見夫纍纍乎曠野

與𮎰城嗚呼曼卿盛衰之理吾固知其如此而感

念疇昔悲凉悽愴不𮗜臨風而隕涕者有媿乎太

上之㤀

    祭丁學士文     歐陽 脩

嗚呼元珍善惡之殊如火與水不能相容其𫝑然

爾是故鄉人皆好孔子不然惡于不善然後為賢

子之美才懿行純恕誰稱諸朝當世有識子之憔

悴遂以湮淪問孰𢙣子可知其人毁善之言譬若

蝇矢㸃彼白玉濯之而已小人得志蹔快一時要

其得失後世方知受侮被謗無如仲尼巍然衮冕

不祀桓魋孟軻之道愈乆彌光名尊四子不數臧

倉是以君子脩身而俟擾擾奸愚經營一世迨榮

華之銷歇嗟冺没其誰記是皆生則狐䑕死為狗

彘惟一賢之不幸歴千載而猶傷自古孰不有死

至今獨弔乎沅湘彼靈均之事業初未見于南邦

使不遭罹于放斥未必功顯而名彰然則彼讒人

之致力乃借譽而揄揚嗚呼元珍道之通塞有命

在天其如予何孔孟亦然何以慰子𦕅為此言𭔃

哀一奠有涕漣漣

    祭吳大資文     歐陽 脩

惟公以孔孟之學晁董之文佐治三朝始終一節

顧惟庸繆敢啓光塵而金門玉堂早接雋逰之末

紫樞黄閣晚陪國論之餘雖出處之略同在進退

而則異余實衰病乆思返于田疇公方盛年宜復

還于廊廟豈期白首来哭素帷飲酒百杯尚想平

生之意氣寫哀一奠不知涕淚之縱横

    祭孫僕射文代諸 朝賢作

              宋  祁

嗚呼圓方相函有奥有清禀乎粹靈賢人挺生筌

宰相期有暌有遇值其嘉㑹盛烈斯舉𠃔矣我公

懿徳乗時揔是二美蔚為人師齊風泱泱洙浴誾

誾弱齡就𫝊典學書紳巾箱襞積油素紛綸神宗

御天擢首儒先所立卓爾其聲襃然一命筮仕十

銓宻啓緩玦緇帷繙經璧水禮有愛羊河無渡豕

我冠兩梁我紱斯皇進陪朝禬兼侍藩房諸家去

聖詆諆奪攘空言秕稗異制桁楊公憤若時毅然

含章層埤𤼵墨塞路摧楊詵詵學徒終知嚮方章

聖臨馭神庭搆宇命公待詔軒然鳳舉邦實上賢

人榮稽古鯁亮摩切優㳺博𥙿匪尺是枉伊柔弗

茹前睞宸帷叩頭省户砥刃以須衮章輙補謀之

其臧弊庶遄沮帝念烝𥠖連翩出麾奉行細札褰

去垂帷神明𣗳政樂職聞詩居則率俾去而見思

乃踐諫霤乃官瑣闈長君繼明進階貳卿追鋒趣

召燕席光亨宣室清問華光授經有猷有為弗猥

弗并典常墳大武戒湯銘誦言必對嘉猷是經曰

首魁壘與世作程銀臺崇崇公閱其封牧騶耳耳

公專厥使或司綿蕞或教國子惟公得之異乎求

之截河弗溷道凝靡虧大車而載秋陽以輝鴻飛

㝠冥不慕矰弋公居法從志澹慮 抗章引年闔

門謝客上所固留願焉弗𫉬龍筦納言得請東藩

奎鈎灑翰宴斚申㤙亦命四近賦詩贈言臥閤踰

𡻕乞骸去位春坊傳席菟裘仙里䟽受揮金式宴

以喜廣徳掛車貽孫及子天且佚老君能知止嚮

用五福與善則常公明且哲宜壽而昌天乎弗淑

萎哲殱良莞簀占命忠言孔彰玉輝金相掩此不

揚人彞代矩今也云亡士類相弔朝家憫傷恤恩

告第蹏書宻章髙明令終微公孰當某等或奉緒

言或庥大庇逰藩䝉潤挹流䟽穢平日函文今兹

交臂拘此宿官永垂薄酎有李成蹊有碑墮涙遐

齎令芳庶展哀愾嗚呼哀哉

    祭孔中丞文     石  介

昔公為諫議大夫知兖州臣僚有以詩千篇獻上

者執政者即請進為龍圖閣直學士上曰千首詩

豈若孔某一言即日拜公龍圖閣直學士公再為

中丞風格益峻及公没劉平𢧐死于陣讒賊害忠

良誣奏平非𢧐屈乃叛耳天子怒将夷平家平家

胥靡就闕𡨚號道途逢騶唱中丞来平家将扣中

丞馬言其事兩街賣販兒以數千嘆曰徒往訴耳

是非孔中丞者平家慟哭而止噫至尊極者君至

愚暗者民尊極則不信愚暗則難開非公至忠豈

能動尊極𫆀非公至誠豈能感愚暗𫆀動乎尊極

感乎愚暗公之道格乎上下矣嗚呼公之生也君

稱之公之死也人感之公之道全于死生矣夫道

格于上下為著全于生死為難舉是二節公之道

充于天地之間矣大冬殘臈風號雲咽節物惨

心肝摧折爐烟氤氲樽酒冷烈享誠不享味公来

降兹

    祭王沂公文     尹  洙

景祐初公臨洛師某在幕府公以才敏見目數被

噐使議獄處事某或依違其言公必丁寕朂以正

道及公再秉大政甞以身事有請門下公荘色厲

辭不少恩假某始懼中慊終則大悟嗚呼凡公語

言雖因事見誨然公在大位黙不敢傳公今薨謝

輙録以自思一言之誣天實鑒之以衰服不𫉬備

故吏之列情禮莫伸嗚呼哀哉

    祭梅聖俞文     劉  敞

謹以清酌庶羞祭于聖俞二十五兄之靈乃者鄰

幾病革君往問之退而𬨨我相對嗟咨我視君色

異于他時自為君診勸君從醫君雖我信其中猶

疑明日大饗四方来賀奉觴上壽嘉客在坐百辟

相趍敢或私臥賜食上前謹懼已𬨨疾果大作仆

不能起俗醫控搏以表為裏中涸外乾翕翕如燬

勢一大跌不得中止俯仰晨夕遂有生死痛駭驚

呼曷云能已孰謂旬日殺二賢士嗚呼哀哉物固

有生生固有命豈曰君子獨夭其性君子文學信

于友朋君子孝友鄉黨是稱仕不𬨨榮壽不百齡

一至于此何其不平䘮還故鄉義從此訣哭送道

周情豈能絶

    告伯父殯文     劉  敞

古者庶人之䘮鄰里執事其在士千里赴義及其

送葬塗潦毋避焉有至親而或不至某獨不幸受

命典城戎馬是司匍匐不能不哭于堂不祖于

不祖于庭窆不復土虞不奉牲回望萬里悲號失

聲門外之治王命寔行盖古亦云不即人情於奠

陳詞以昭哀誠

    祭范潁州文     王  安石

嗚呼我公一世之師由初迄終名節無疵明肅之

盛身危志殖瑶華失位又隨以斥治功亟聞尹帝

之都閉奸興良稚子歌呼赫赫之家 首俯趍獨

䋲其私以走江湖士争留公蹈祸不慄有危其詞

謁與俱出風俗之衰駭正怡邪蹇蹇我初人以疑

嗟力行不回慕者興起儒先酋酋以節相侈公之

在貶愈勇為忠稽前引古𧨏不營躬外更三州施

有餘澤如釃河江以灌尋尺宿臧自觧不以刑加

猾盗涵仁終老無邪講藝弦歌慕来千里溝川障

澤田桑有喜戎孽猘狂敢齮我疆鑄印刻符公屏

一方取将于伍後常名顯收士至佐維邦之彦聲

之所加虜不敢瀕以其餘威走敵寕鄰昔也始至

瘡痍滿道藥之養之内外完好既其無為飲酒笑

歌百城晏眠吏士委蛇上嘉曰材以副樞宻稽首

禮譲至于六七遂𠫵宰相𨤲我典常扶賢賛保亂

冗除𮎰官更于朝士變于鄉百治具脩偷惰勉强

彼閼不遂歸侍帝側卒屏于外身屯道塞謂宜耉

老尚有以為神乎孰忍使至于斯盖公之才猶不

盡試肆其經綸功孰與計自公之貴廐庫逾空夷

其色辭傲訐以容化于婦妾不靡珠玉翼翼公子

弊綈惡粟閔死憐窮惟是之奢孤女以嫁男成厥

家孰堙于深孰鍥乎厚其傳其詳以法永乆碩人

今亡邦國之憂矧鄙不肖辱公知尤承凶萬里不

往而留涕哭馳辭以賛醪羞

    祭吳冲卿文     王  安石

嗚呼公命在酉長我一時公先我茁我後公萎中

間仕宦有合有離後我所踐公輙仍之出則交轡

處則連攘坐肘則並行肩則差豈願敢及天實我

貽公之停蓄及所設施有誥有誄亦有銘詩又将

有史傳所不疑我既憊眊何辭能為婚姻之故唯

以告悲

    祭杜待制文     王  安石

士耻無材耻不脩身身脩而材有不及民凡世可

願於公皆有孰窘其年不使難老貴者善防其有

孰窺公心豁豁不置墻帷有挾易驕不難拒善公

義所在服之無賤惟以時施宜以毎成又况於公

强果以行物貴於時常以其少悲矣子思我如其

乆鍾山北蟠江落而東完厚宻牢萬世之宫其歸

孰知愚與在此酹公以文以配銘史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