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三十三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三十四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三十五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三十四

 祭文

   祭韓欽聖文    王  安石

   祭曾博士文    王  安石

   祭王深甫文    王  安石

   祭歐陽少師文   曾  鞏

   祭王平甫文    曾  鞏

   祭歐陽文忠公文  蘇  軾

   祭魏國韓令公文  蘇  軾

   祭任師中文    蘇  軾

   黄州再祭文與可文  蘇  軾

   祭范蜀公文     蘇  軾

   祭歐陽文忠公夫人文 蘇  軾

   潁州祭歐陽文忠公文 蘇  軾

   祭滕大夫母楊夫人文 蘇  軾

   祭柳仲遠文二首   蘇  軾

   再祭亡兄端明文   蘇  轍

   爲家君祭吕申公文  程  頥

   祭知命弟文     黄  庭堅

   祭彭江州文     曾  肇

   代范樞密祭温公文  曽  肇

   代祭劉貢父文    曽  肇

   祭張生文      張 舜民

   祭王樞密文     張 舜民

   祭范忠宣公文    陳  瓘

   祭吕申公文     鄒  浩

   祭王和甫文     田  晝

   祭范德孺文     畢 仲游

   祭陳了翁文     游  酢

   祭程伊川文     張  繹

   祭鄭庭誨文    毛  滂

    祭韓欽聖文   王  安石

嗟爲君𠔃邦之特目揚秀𠔃顔髪澤紛百家𠔃並

渉超獨懐𠔃道徳博蕩蕩𠔃無畛寛恂恂𠔃莫逆

出當官𠔃發論使權彊𠔃累息年何尤𠔃止此禄

不多𠔃誰嗇具壷觴𠔃酹哭攀䘮車𠔃啓夕豈獨

愁𠔃吾僚隱多聞𠔃諒直顧笑語𠔃巳矣冀來嘉

𠔃䰟𩲸

    祭曽博士文    王  安石

嗚呼公以罪廢實以不幸卒困以天亦惟其命命

與才違人實知之名之不幸知者爲誰公之閭里

宗親黨友知公之名於實無有嗚呼公初公志如

何孰云不諧而厄孔多地大天穹有時而毁星日

脫敗山傾谷圯人居其間萬物一偏固有窮通丗

數之然至其壽天尚何憂喜要之百年一蛻以死

方其生時窘若囚拘其死以歸混合空虚以生易

死死者不析唯其不見生者之悲公今有子能隆

公後惟彼生者可無甚悼嗟理則然其情難忘哭

泣馳辭徃侑奠觴

    祭王深甫文    王  安石

嗟嗟深甫眞棄我而先乎孰謂深甫之壯以死而

吾可以長年乎雖吾昔日執子之手歸言子之所

爲實受命于吾母曰如此人乃與爲友吾母知子

過於予初終子成德多吾不如嗚呼天乎既喪吾

母又奪吾友雖不即死吾何能乆搏胷一慟心摧

志朽泣涕爲文以薦食酒嗟嗟深甫子尚知否

    祭歐陽少師文    曽  鞏

惟公學爲儒宗材不丗出文章逸發醇深炳蔚體

備韓馬思兼莊屈埀光簡編焯若星日絶去刀尺

渾然天質辭窮卷盡含意未卒讀者心醒開𫎇愈

疾當代一人顧無儔匹諌垣抗議氣震回遹皷行

無前䟦㚄非恤丗僞難勝孤堅竟窒紫㣲玉堂獨

當大筆二典三謨生明藏室頓挫彌厲誠純志壹

斟酌損益論思得失經體慮萌沃心造膝帝曰汝

賢引登輔弼公在廟堂尊明道術清靜簡易仁民

愛物斂不煩苛令無迫猝棲置木索里安户逸櫝

斂兵革天清地謐日進昌言從容宻勿開建國本

情忠力悉卯未之歳龍駕飊欻再拯大艱垂紳秉

笏乾坤正位上下有秩功被社稷等夷召畢公在

廟堂緫持紀律一用公直兩忘猜昵不挾朋比不

虞訕嫉獨立不回其剛仡仡愛養人材奬成誘掖

甄抜寒素振興滯屈以爲己任無有廢咈維公平

生愷悌忠實内外洞澈初終若一年始六十懇辭

冕黻連章累歳乃俞所乞放意丘樊脫遺羈SKchar

浸圖史左右琴瑟氣志浩然不陋蓬蓽意謂百齡

重休累吉還斡鼎軸贊微計宻云胡傾殂憗遺則

弗聞訃失聲眥淚横溢戇冥不敏早蒙振㧞言繇

公誨行繇公率戴徳不酬懷情獨鬱西望轜車莫

持紖紼維公犖犖徳義譔述爲後丗法終天不没

託辭叙心曷能髣髴嗚呼哀哉

    祭王平甫文     曽  鞏

嗚呼平甫決江河不足以爲子之髙談雄辯吞雲

夢不足以爲子之博聞强記至若操紙爲文落筆

千字徜徉恣肆如不可窮祕恠恍惚亦莫之係皆

足以髙視古今桀出倫類而況好學不倦垂老愈

專自信獨立在約彌厲而志屈於不伸材窮於不

試人皆待子以將昌神胡速子於長逝嗚呼平甫

余昔相逢我壯子稚間託婚姻相期道義毎心服

於超軼亦情親於樂易何堂堂而山立忽泯泯而

𩗹駚計皎皎而猶疑淚汍汍而莫制聊寓薦於一

觴纂斯言而見意

    祭歐陽文忠公文   蘇  軾

嗚呼哀哉公之生於丗六十有六年民有父母國

有蓍龜斯文有傳學者有師君子有所恃而不恐

小人有所畏而不爲譬如大川喬嶽不見其運動

而功利之及於物者蓋不可以數計而周知今公

之没也赤子無所仰庇朝廷無所稽疑斯文化爲

異端而學者至於用夷君子以爲無與爲善而小

人沛然自以爲得時譬如深淵大澤龍亡而虎逝

則變恠雜出舞鰌鱓而號狐狸昔公之未用也天下

以爲病而其旣用也則又以爲遲及其釋位而去

也莫不冀其復用至其請老而歸也莫不惆悵失

望而猶庶幾於萬一者幸公之未衰孰謂公無復

有意於斯丗也奄一去而莫予追豈厭丗溷濁絜

身而逝乎將民之無禄而天莫之遺昔我先君懷

寶遁丗非公則莫能致而不肖無狀因縁出入受

教於門下者十有六年於兹聞公之喪義當匍匐

徃救而懷禄不去愧古人以忸怩緘詞千里以寓

一哀而已矣蓋上以爲天下慟而下以哭吾私嗚

呼哀哉

    祭魏國韓令公文   蘇  軾

天生元聖必作之配有 司之不約而㑹旣生堯

舜禹稷自至 仁宗龍升公舉進士妙齡秀發秉

筆入侍公於是時仲舒賈誼方將登庸盜起西夏

四方騷然帝用不赦授公鈇龯徃督西旅公於是

時方叔召虎入賛兵政出殿大邦恩威並行春雨

秋霜兵練民安四夷屈降公於是時臨淮汾陽帝

在明堂欲行王政羣后奏功罔厎于成召自北方

付之樞衡公於是時蕭曹魏邴二帝山陵天下悸

忷呼吸之閒有雷有風有存有亡有兵有戎公於

是時伊尹周公功成而退三鎭偃息天下嗷然曷

日而復畢公在外心在王室房公且死征遼是䘏

嗚呼哀哉六月甲寅人之無禄喪我宗臣我有𥠖

民誰與教之我有子孫誰與保之巍巍堂堂寧復

有之公之云亡我無日矣慟哭涕流何嗟及矣昔

我先子没于東京公爲二詩以祖其行文追典誥

論極皇王公言一出孰敢改評施及不肖待以國

士非我自知公實見謂父子昆弟並出公門公不

責報我豈懷恩惟此涕泣實哀斯人有肉在爼有

酒在樽公歸在天寧聞我言嗚呼哀哉

    祭任師中文     蘇  軾

允義大夫維蜀之珍詩之老成易之丈人去我十

年其德日新庶一見之遽没元身惟慥與軾匪友

則親自丙以降昔惟州民旅哭于庭惻焉酸辛禍

福之來孰知其因自壽自夭自屈自信天莫爲之

矧凡鬼神生榮死哀自昔所難持此令名歸于九

    黃州再祭文與可文  蘇  軾

嗚呼哀哉我官于岐實始識君方口秀眉忠信而

文志氣方剛談詞如雲一别五年君譽日聞道德

爲膏以自濯薰藝學之多蔚如秋蕡脫口成章粲

莫可耘馳騁百家錯落紛紜使我羞歎筆硯爲焚

再見京師黙無所云杳𠔃清深落其華芬昔蓺我

黍今熟其饙啜漓歌呼得淳而醺天力自然不施

膠筋坐了萬事氣回三軍𥬇我皇皇獨違垢紛俯

仰三州眷戀桑枌仁施草木信及麋麕昂然來歸

獨立無羣俛焉復去初無戚欣大哉死生悽愴蒿

焄君没談𥬇大鈞徒勤喪之西歸我竄江濆何以

薦君採江之芹相彼日月有朝必曛我在茫茫凡

幾合分盡此一觴歸安于墳嗚呼哀哉

    祭范蜀公文     蘇  軾

嗚呼 仁宗在位四十二年畦而種之有得皆賢

旣歷三丗悉爲名臣今如晨星存者幾人孰如我

公碩大光明導日而昇燦焉長庚死生契闊公獨

壽考天實耆之以殿諸老二聖嗣位仁義是施公

昔所言略行無遺維樂未和公寢不寧樂成而薨

公徃則瞑凡百君子願公無極胡不萬年以重王

國責難之忠愛莫助之嗟我後來誰復似之吾先

君子秉徳不耀與公弟兄一日之少窮達不齊歡

則無間豈以閭里忠義則然先君之終公時在陳

有夢告行晨起訃聞先友盡矣我亦白髮聞公之

喪方食哽咽堂堂我公豈其云亡望公凛然猶舉

我觴

    祭歐陽文忠公夫人文 蘇  軾

嗚呼文忠之薨十有八年士無所歸散而自賢我

是用懼日登師門既友諸子入拜夫人望之愀然

有穆其言簡肅之肅文忠之文雖無老成典刑則

存何以嗣之使丗不忘諸子惟迨好學而剛夫人

實使兄弟吾孫徼福文忠及我先君出守東南徃

違其顔病不能見卒以訃聞自歛及葬餽奠莫親

匪愧于今有靦昔人寓詞千里侑此一樽

    潁州祭歐陽文忠公文 蘇  軾

嗚呼軾自齠齕以學爲嬉童子何知謂公我師晝

誦其文夜夢見之十有五年乃克見公公爲拊掌

歡笑改容此我輩人餘子莫羣我老將休付子斯

文𠕅拜稽首過矣公言雖知其過不敢不勉契闊

艱難見公汝隂多士方譁而我獨南公曰子來實

獲我心我所謂文必與道俱見利而遷則非我徒

又拜稽首有死無易公雖云亡言如皎日元祐之

初起自南遷叔季在朝如見公顔入拜夫人羅列

諸孫敢以中子請婚叔氏夫人曰然師友之義凡

二十年再升公堂深衣廟門垂涕失聲白髮蒼顔

復見潁人潁人思公曰此門生雖無以報不辱其

門清潁洋洋東注于淮我懷先生豈有涯哉

    祭滕大夫母楊夫人文 蘇  軾

嗚呼士盛慶曆如漢武宣用兵西方故西多賢惟

時滕公實顯于西文武殿邦尹范是齊功名不終

有命有義我時童子知爲公喟四十餘年墓木十

圍乃識其子傾蓋不疑忠厚且文前人是似秉心

平反慈訓則爾仰止徳人如岡如陵升堂而拜猶

愧未能豈其微疾一慟永已胡不百年以慰其子

壽禄在天考終非亡鵲巢之應子孫其昌

    祭柳仲逺文二首   蘇  軾

嗚呼哀哉我生多故愈老愈艱親朋幾人曰代日

遷逝者如風訃來逾年一慟海徼摧胷破肝痛我

令妺天獨與賢徳如召南壽甫見孫矧我仲逺孝

友㳟温天若成之從政有聞富以學術又昌以言

乆而不試理豈其然﨑嶇有求凡以爲親雖不負

米實勞且懃知止于此不如歸閑哀我孤甥生如

内顔銜痛逺訴誰撫誰存逝者已矣存者何𡨚慎

勿致毁以全汝門以慰我仲逺永歸之䰟嗚呼哀哉

我厄于南天降罪疾方之古人百死有溢天不

我亡亡其朋戚如柳氏妺夫婦連璧云何兩逝不

憗遺一我歸自南宿草再易哭墮其目泉壤咫尺

閎也有立氣貫金石我窮且老似舅何益易其墓

側可置萬室天定勝人此語其必

    再祭亡兄端明文   蘇  轍

嗚呼惟我與兄出處昔同㓜學無師先君是從遊

戲圖書寤寐其中曰予二人要如是終後迫寒飢

出仕于時郷舉制䇿並驅而馳猖狂妄行誤爲丗

羈始以是得終以失之兄遷于黃我竄于筠流落

空山友其野人命不自知還復簮紳俛仰幾何寵

禄遄臻欲去未遑禍來盈門大庾之東漲海之南

𥠖蜒雜居非人所堪瘴起襲帷颶來掀簷臥不得

寐食不暇甘如是七年雷雨一覃兄歸晉陵我還

潁川願一見之乃有不然瘴暑相尋醫不能痊嗟

兄與我再起再顚未嘗不同今乃獨先嗚呼我兄

而止斯耶昔始宦遊誦韋氏時夜雨對床後勿有

違進不知退踐此禍機欲復斯言而天奪之先壟

在西老泉之山歸骨其旁自昔有言勢不克從夫

豈不懷地雖郟鄏山曰峨眉天實命之豈人也哉

我寓此邦有田一廛子孫安之殆不復遷兄來自

西於是盤桓卜告孟秋歸于其阡潁川有蘇肇自

兄先

    爲家君祭吕申公文  程  頥

嗚呼公稟則異得天之粹遘兹昌辰出爲嘉瑞生

而冨貴處之無累㓜而聦明充之能至學旣知眞

仕則爲道出入屢更險夷一操二聖臨御人望是

從起藩入輔命相𠕋公平日視公靜黙恂恂國論

所斷一言萬鈞謂公無位位爲相臣謂公得志志

存未伸然公心如權衡所以無間言於率土德如

山嶽所以致敬心於人主從容語黙之間人孰量

其所補胡上天之不弔不一老之憗遺淵水無涯

將孰求於攸濟百身莫贖爲有識之同悲嗚呼哀

哉羸老餘生辱知有素二男論忘勢之交不偶無

酬知之路阻臨穴以伸哀姑託文而披露想英靈

𠔃如在監丹誠而來顧

    祭知命弟文     黃  庭堅

君殁荆州我在萬里殁後四月始聞訃音旣無孤

惸恃有兄弟天旣喪我君不能年自我哭君頭髮

盡白英風豪氣窘此一棺拊棺長號殆無生意公

私之計身有所縻旣難以歸舟車可慮乃得吉卜

旅殯僧坊雖逺至親理則安宴無驚無恐扶將上

轝絶慟一觴君其尚饗

    祭彭江州文     曽  肇

嗚呼器資忽不見其安之乎孰爲天生斯人而止

於斯乎人固忌子之獨立天亦責子之不詭隨乎

不然何以壽不躋於六十位不過四品卒泯黙而

無施乎嗚呼器資凡丗可貴學問文章言語政事

有一于兹足髙士類而況居今行古蹈義依仁衆

人所趨而視若無有舉丗所背而仔肩以身檻

穽當前而不避曽何得喪之足云此固聖賢之

自任豈止度越於時人至若孝友著於閨門信

義行於郷閈處榮悴而無虧臨死生而不亂可

謂内外全徳始終一貫實橫流之砥柱宜大厦

之棟幹奈何道未行於當丗福未及於生靈忽飄

流於下國遂夭閼於脩齡去此昭昭即彼冥冥有

志不就銜恨泉扄惟自立之卓偉亘萬丗如日星

彼一時之苟得譬熠燿之與長庚嗚呼器資末俗

陵遲朋友道熄許與之分切瑳之益衆皆訑訑子

獨汲汲我生昏愚與丗殊適惟子好我論心莫逆

我先我後子爲羽翼我有過咎子爲藥石子今云

亡有善詐責豈無他人莫如子直嗚呼器資念者

太學相從之初綢繆繾綣二十年餘中閒省闥並

典贊書出入風議惟予子俱子如飛黃豈受SKchar

有言不用去不須㬰我亦遭讒自請州符跡有乖

隔心焉弗殊去歳京城子留我北中情莫宣相視

黙黙我行未幾子亦南遷敦云契闊曽不經年尺

書未達已隔終天寢門一慟有淚如泉嗚呼器資

子訃之來我適罪逐相念平生了然在目匍匐欲

徃身有羈束千里寓辭以代號哭

    代范樞密祭温公文 張  耒

嗚呼天祚有邦𢌿之元龜篤生我公爲丗父師夷

齊之清淵騫之德子産之惠叔向之直人擅其一

足以成名公兼衆德乾乾不寧九流百家金匱石

室鈎索沉隱裁其失得根抵治亂經綸皇極作爲

文章有書秩秩玄圭大裘望之肅然冬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夏冰赴

者爭先仁英兩朝鍠鍠厥聲國有正人折姦于萌

荏染柔木求直於繩我公盡規君心則寧烈烈神

考體貌有德公獻有可巖巖翼翼言有未用不敢

受爵深衣幅巾歸休於洛公則休矣四方顒顒君

子野人洎于它邦聞風懷歸于父于兄天施不齊

或怨寒暑公獨何施四海一譽元豐末年國有大

事穆穆文母宥我神嗣爰立作相媚于神人我公

在庭其重萬鈞士賀于朝民歌于廛農慶於野兵

休於邊燠爾慄寒養其飢孱無痏于飢無休于田

培其本根枝葉則茂豈曰我作憲章惟舊於赫聖

考左右上帝休公于家實遺聖子卷耳思賢夙夜

周京不惑不疑成此太平公之去來人之戚嬉人

之戚嬉帝之從違豈人事耶天實爲之純仁不才

辱公之深人之相知貴相知心惟公我知洞達表

裏采其所長謂或可使申結義好丘山不移匪我

則然公實取之泚泚清洛獨樂之園嘉華春敷脩

竹夏寒清酌脩然我招我從琅琅嘉言有銘在躬

朝偶之人備位樞機入與國論獲親風親六七年

閒爲益不貲私祈白首從公以歸憂勞傷生公旣

遘疾庶幾有瘳卒相王室國祠旣誓公以喪聞我

心之悲不獲至門入哭于室公旣大斂終天之情

不一見面人生有死如旦夜耳曽子將没知免而

喜公身旣脩公志旣畢旣壽令終無有其失有如

公者古今萬一任重道逺稅駕兹日庶幾念此以

紓我悲猶有鬼神實聞我辭

    代祭劉貢甫文    張  耒

嗚呼子之強學博敏超絕一丗肇自載籍孔墨百

氏太史所録俚問野記延及荒外隂陽鬼神細大

萬殊一載以身下至律令老吏所疑故事舊章在

廷不知有問於子歸如得師直貫傍穿水決矢飛

一時書林衆俊並馳滿堂賢豪視子麈揮逸足竒

毛不受絏羈擯守列郡吏民畏思治盜宛朐不事

誅斬他嚴見欺子愛不犯中斥于南人憂子怡歸

來白首晚職訓詞子之來歸亦旣疾病惟其精明

猶足以永誰云如子竟止斯耶國失君子善人之

嗟方其盛時弛不得張亦旣有遭而蠱其強誰與

子仇敗子百丗雖然今日竟何有亡惟我與君同

年進士申以婚媾兼恩與義平生笑談樽席安喜

其當在耶臨此酒胾

    祭張生文      張  舜民

嗚呼學者所以去郷里離父母妻子甘淡薄盡勤

勞繼晝夜而不息者知患其道之不至而不患乎

身之不安也身安可以學道知愛其道以亡其身

亦蔽之深者也而吾子旣死矣其知之乎否耶然

諌諍之臣死於朝廷疆埸之臣死於敵國吾子死

於庠序其志一也有雖凶而無咎者吾子之謂乎

嗚呼吾子年猶未壯敏而好學死乎數千里之外

母老而失所養妻寡而失其依晚節末路委爲窮

人天道固如何哉是可悲也已

    祭王樞密文     張  舜民

夫物有自小而致大積卑而致髙唯豫章之材數

年而過百尺騏驥之足一日而馳千里黃河發源

而注海太華抜地而參天與夫命丗之英特起之

士布衣負公輔之望小官藴廊廟之器一旦遭時

遇主建功立業奸邪望風而屏息賢者引類而彚

征朝廷以之治安禮樂由是興起則豈特豫章騏

驥黃河太華之比也其公之謂乎唯公少而居家

則膺令名長而出任則有公望乗時設施自州縣

之卑數年之閒致位二府危言大節𢥠動天下之

耳目明而可見者著以爲甲令隱而不露者杜患

於未形披榛攘棘正路廣開大奸雄懟束手竄身

歴觀先丗以來固有以兵武而克禍亂定䇿而安

邦家者率皆塗炭驅除糜爛而後止曽未若雍容

於簾箔之前啓廸於方幅之内興利除害如醫者

以毫芒之鍼刀圭之藥愈膏肓沉惙之疾不知其

工妙之端也宜其天下爲之矚目二聖謂之有功

孟子自謂放滛辭詎詖行以承三聖程公之力較

公之才固不在孟子之下然才髙則多嫉位隆則

招殃曽不旋踵讒言遽興未及中年百疾交作二

聖方隆之眷而有云亡之嘆八十待養之親而嬰

哭子之情善人堂堂擯死略盡爲國家者將何賴

焉始猶疑之人事今日乃知夭㭬自天復何言哉

嗚呼公之存不能共致其力公之殁不能一哭其

門徒然予知有愧古昔遣詞揮淚靈乎歆哉

    祭范忠宣公文    陳  瓘

昔文正公在 仁祖時忠於謀國衆正所依心虚

而明照了不疑先事而慮告如蓍龜兩遭勑榜益

奮不移外禦元昊數蹈禍機國勢旣安奚恤我危

考公行事允也似之安不擇地難不敢辭至於言

兵則曰不知豈曰爲異各遵其時不述其跡是乃

無違三年遽改生事者誰蔡相南行公獨救之一

勝一復其兆在兹公可以黙又進忱辭人亦有言

公爾忘私孰能臨義捨安取危一斥四年盲廢始

歸天子哀憐拜命涕洟其心不盲意有所施人願

公留爲帝龍䕫病不能對人所嘆咨天子曰吁疾

尚可爲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以上劑臨遣國醫丁寧訓飭速療勿遲

云何不淑竟止於斯嗚呼哀哉公果已矣舉丗思

公公不來矣人之於公有合有睽聞公之殁睽者

亦悲情隔生死公論乃出悲公之人始自今日臨

終不昧忍死有述小其一身大我王室置小恤大

自初訖終可使聞者勸而作忠太宗征遼喬死不

忘公之所慮奚獨一方願惜生靈願合朋黨願爲

宣仁一洗誣謗願正其事願辨其人願以中道行

帝之仁嗚呼哀哉言惟心聲孰無此聲孰有此誠

神器雖大如人之形愛養胃氣可以保生陽明之

經徧於四體呼吸之間無有不差左絡連右首脉

應趾中經流行寧有定位彼執一者棄異取同異

我曰偏同我曰中語各有心心各有物孰能審是

而不彼恤公獨有言繼者誰乎公薨我悲豈縁葭

莩公昔南遷我在北陲側身以望心徃從之及公

之還我有言責陳留雖近欲徃不得平生想慕獨

未識公見公之心何必形容文正殁後公又亡矣

仲季方興公復有子其門益大其道益光公可無

憾我亦奚傷

    祭吕申公文     鄒  浩

天祐上主篤生我公來對休運爲今人鴻面槐執

璧啓心而恭衆方窘迫公獨從容爰有因革論起

如蠭公徐一言翕然以從事已而黙終日斂躬若

無所與莫測胷中但見百官上下以功但見四夷

車書以同但見田野年榖以豐流離者復憔悴者

充白顚黃馘端若兒童爰𥬇爰語涵泳時雍朝廷

益尊勲業益隆殊尤俊偉益振家風人亦有言孰

不薦紳維公秉國始爲有臣人亦有言孰不是似

維公肯構始爲有子竊惟公初信非凡人情不聲

色學不空文西山之清孟軻之醇德盛行髙孰與

擬倫如古寶器如時慶雲丗獲覩者倍萬懽忻所

以施設如前所陳公昔去位君子怛傷比登三事

交賀壷觴宜其昊夭俾壽而康曷爲不仁禍降非

常兩楹入夢中台坼光歳值龍蛇遽爾云亡嶪岌

大厦摧其棟梁爰自二聖逺極八荒知與不知失

聲霑裳顧如某者頃在廣陵辱公青眼收之門庭

豈徒應格薦其姓名每及人物猥賜題評遂令踈

賤聞于公卿重念參侍屏息人後未嘗請閒敢祈

公售爾來日月不爲不乆文章工乎問學正不公

竟不問不考其有若爲憐之乆而益厚仰惟此恩

山嶽在首吉卜伊邇將舉神匶義當捨官躬設雞

酒願莫之遂視古則醜寓兹一奠以昭不苟公𮪍

箕尾寧來欽受

    祭王和甫文     田  晝

惟公心符於跡實稱其名包含藴蓄見於力行頃

在并府參訂機務韓侯于宣城彼西土發民四萬

以踵其武將臣依違莫敢或牾公曰不然深入賊

所師干之用兹亦焉取振旅言旋書可挿羽母空

我師秖以餌虜我言有成帝用嘉止陟於陪屬亦

旣顯仕士有險膚寘人危機媢彼技能掇於文詞

童譍孺㗻羣舌毛起公獨營之卒免於死明明天

子從諌如流爰屬星變直言是求敢謂臣隣不臧

其謀厚斂竭作變則有由擢尹王畿剖煩折微游

刃砉騞風颲霆飛曽未百日狴犴告空夷人駭觀

邦史奏公遺書上變蔓延無辜公摘其姦弭於須

㬰丘封萬計終以不徙請師文王掩骼埋𩨨乃發

蒐慝乃治強梗貴幸側目權豪斂衽遂躋丞轄天

子是毗正人所𠋣細民所腓有夏多罪天命徂征

䑕奔鳥竄師老于行 皇帝震怒載整其旅簡期

授材恢我疆圉内焉卿士噤不一語外焉方鎭則

惟所舉公力如虎公乃有陳豈不來威眷此下民

皇帝曰都汝惟可信一言罷師天子神聖其惠伊

何曰蠲其逋其恕伊何曰緩其獄忠烈允著仁風

載穆孰是勲庸而不公屬法吏沾沾吹毛刻骨陵

藉衣冠狐㲰豕突有如公者致於彈文竟坐婪墨

廢其終身粤儁在下實公貽恥勿俾堙沉式榖以

位孅佞截截心折膽落嫉公居中肆是讒謞出領

大邦曰昇與青周旋楊雍晚殿于并政尚寛大存

鰥弔惸肆靖我境其隠如城公在帷幄恩威延延

彼蠢者羌毋敢犯邊施及卒伍以至降虜祝公百

年稽顙蹈舞胡爲遇疾奄見殂殁疇昔起之以定

王國於皇聖君誰適謀矣哲人云亡梁木隳矣蚩

蚩之甿靡所依矣街祭巷泣嗟何及矣維昔不肖

徃官江濆龍褰鳳翥始見偉人平生知已丗無擬

倫執手上堂得於逡巡匪惟知之抑又存之保釐

我躬燕及其私自時契闊亦復流離川塗阻越夢

寐懷思旌斾北來言適大鹵迎拜霍丘𥬇言如故

恩斯閔斯公意愈隆引寘幕府獻醻從容謂公壽

康歸相天子乃今冥冥聲采頓委大明在上品物

在下巍巍堂堂遽即長夜我心傷悲公葬有期念

非古人懷禄在兹旒車髣髴與公永違致彼薄奠

有愧公知嗚呼哀哉

    祭范德孺文     畢  仲游

曩嵗識公靈武之城公貌旣偉公氣亦英黃河澣

海間關共行公矜我戇我知公誠遂同夷險期以

死生其後公顯鏗鍧有聲旣顯而貴隱然大名帥

慶帥延帥熈帥并武夫悍卒怖若雷霆軍師老將

心服其寧屬聽命甘從使令四路十年不知有

兵及公尹洛以嚴輔明下教旣悉擿伏亦精洛城

萬室千里爲畇家家畏公如公是隣宿姦巨猾䰟

褫𩲸淪擊斷取捨莫知其因遂皆斂手以公爲神

凡人之情僥倖苟得公獨裁之如穴被塞凡人之

情好寛喜逸公獨檢之規矩繩墨宜其不懌而以

爲病乃獨懐公式歌且詠豈其施設逺而難窺人

樂其大而忘其私不然則公不足爲竒矧公門戸

奕丗顯榮太師爲父相轄爲兄公又崛起岌嶪崢

嶸宜繼三人秉國之成而公一廢十有八齡公廢

于家匪公匪卿二邊𠋣重猶如長城人言公復士

夫倐興人言公用夷虜震驚公復之日萬耳皆傾

復未之用而公已薨嗚呼哀哉吉人今䘮矣胷中

之竒包而徃矣威名氣像豈可爲矣予永小生將

何依矣慟哭于野出相送矣追念平昔恍如夢矣

嗚呼哀哉

    祭陳了翁文     游  酢

嗚呼陳公萬夫之傑大虚無塵心凝知徹經綸大

猷如挈裘領灼知幾先眇綿作昞慮逺而知者疑

言危而弱者警蓍龜有稽可觀而省嗚呼陳公知

事道而已不知鼎鑊之臨其顚也知徇國而已不

知䧟穽之橫其前也阨之白首而氣愈和蹙之死

地而志愈堅處約彌乆妻孥𥙿然畎畮念忠頂踵

利物人疑其爲墨平生拯飢任重一身吾知其爲

稷行道之人聞者心惻意者天將降之大任而空乏

其身耶意者吾君將追念其篤誠發獨斷而收之

以澤斯民耶嗚呼孰謂流離川途邅迴萬狀而淪

於淮楚之濵耶嗚呼孰謂謀可以託心膂力可以

任股肱而志願卒不伸耶浩浩元精慘不知其因耶

歳首之書後訃而達執書一慟骨驚心折嗚呼陳

公蓋將有哲人能盡知而賢之有志士能慷慨而

言之有仁人能經紀其家而存之有良史能具載

其實而傳之區區鄙詞曷足以涉其流而泝其源

乎寓奠一觴聊薦悃愊東望傷懷淚落橫臆

    祭程伊川文     張  繹

嗚呼利害生于身禮義根于心伊 此心䘮于利

害而禮義以爲虚也故先生踽踽獨行於丗衆乃

以爲迁也維尚德者以爲卓絶之行而忠信以爲

孚也立義者以爲不可犯而達權者以爲不可拘

也在吾先生曽何有意心與道㑹冥然無際無欲

可以係羈𠔃自克者知其難也不立意以爲言𠔃

知言者識其要也德輶如毛毛猶有倫無聲無臭

夫何可親嗚呼先生之道不可得而名也伊言者

反以爲病𠔃此心終不可得而形也維太山以爲

髙𠔃日月以爲明也春風以爲和𠔃嚴霜以爲清

也在昔諸儒各行其志或得乎數或觀乎禮學者

賴之丗濟其美獨吾先生淡乎無味得味之眞死

其乃已自我之見七年于兹含孕化育以蕃以滋

天地其容我𠔃父母其生之君親其臨我𠔃夫子

其成之欲報之心何日忘之昔先生有言見乎文

字者有七分之心繪乎丹青者有七分之儀七分

之儀固不可益七分之心其猶可推而今而後將

築室于伊洛之濵望先生之墓以畢吾此生也嗚

呼夫子没而微言絶則吾固不可得而聞也然天

不言而四時行地不言而百物生惟與二三子洗

心去智格物去意期黙契斯道在先生爲未亡也

嗚呼二三子之志不待物而後見先生之行不待

誄而後徵然而山頽梁壞何以𭔃情淒風一奠敬

祖于庭百年之恨并此以傾

    祭鄭庭誨文     毛  滂

石梁鬱然上有佳氣下走清湍昔聞異人相携盤

桓寥寥至今漁樵所安尚意山閒人必有異下乃

君廬長廊甲第記初識君在稠人中孤羆傲兀知

不可籠一見傾蓋定交尊爼豈惟姻聮氣則相計

予才闒茸寡諧於丗所賴得君差彊人意奮然髙

談氣蓋一座有非吾曹瞪目欲唾君眞偉人秀眉

竒狀使當卒學仕必人上退託於酒日飲亡何羽

衣岸巾枕麴而哦小詩立成晚更婉熟不樸不园

元和䞉馥揮金如土結客如市逺韻翛然形骸之

外名利之徒其隘如髮敗意苦心十居七八開口

一笑人生能幾君醉不知𥬇以没齒君年不足行

樂則過胡用百憂齒拙髮墮曩子西征相酌以酒

酣歌悲壯起舞爲壽予謂此别行當來歸當益釀

酒從君遨嬉予歸酒熟君不復臨有佳風月如聆

車音薦酒君堂予目泫然呼君不聞是豈醉眠


皇朝文鑑第一百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