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二十六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二十七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二十八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二十七

 雜著

   告友         王  回

   記客言        王  向

   臨淄尉考詞      黄  庶

   氾水縣尉第一考詞   傳  堯俞

   濟源縣主簿吕師民考詞 傳  堯俞

   錄事參軍考詞     傳  堯俞

   道旁父老言      王  令

   自訟         劉  恕

   東坡酒經       蘇  軾

   述醫         龔  鼎臣

   吊鏄鐘文       秦  觀

   責沈文貽知黙姪    陳  瓘

    告友        王  囘

古之言天下達道曰君臣也父子也夫婦也兄弟

也朋友之交也五者各以其義行而人倫立五者

義廢則人倫亦從而亡矣然而父子兄弟之親天

性之自然者也夫婦之合以人情而然者也君臣

之從以衆心而然者也是雖欲自廢而理𫝑持之

何能也惟朋友者舉天下之人莫不可同亦舉天

下之人莫不可異同異在我則義安所卒歸乎是

其漸廢之所繇也君之於臣也父之於子也夫之

於婦也兄之於弟也過且惡必亂敗其國家皆受

其難被其名而終身不可辭也故其為上者不敢

不誨為下者不敢不諌世治道行則人能循義而

自得世衰道微則人猶顧義而立 有不 其亦

无害於衆焉耳此所謂理𫝑持之雖百代可知也

親非天性也合非人情也從非衆心也羣而同别

而異有善不足與榮有惡不足與辱大道之行公

於義者可至焉下斯而言其能及者鮮矣是以聖

人崇之以别於君臣父子兄弟夫婦而壹為達道

也聖人既沒而其義益廢於今則亡矣夫人有四

支所以成身一體不備則謂之廢疾而人倫缺焉

何以為世嗚呼處今之時而望古之道難矣姑求

其肯告吾過也而樂聞其過者與之乎

    記客言       王  向

客有語西師者道劉平石元孫敗時事初起鄜延

兵十萬人吐谷坂欲與賊遇乃戰戰時昏矣賊多

解馬休勁兵駈老弱對敵士卒得利人人出死力

與戰投夜且息更三起闘㑹明老弱略盡士卒爭

獲過當悉已疲畨軍始徐鼓起士掲新旗乘髙處

呼漢兵来合軍士氣失金鼓皆不敢鳴賊稍出馬

馳略陣上調呼射軍中軍人多死此時特劉石軍

也前此分萬餘人属監軍黄徳和使屯西坡且以

張嚮背為游聲動賊   應援去事已急念引

去賊必乘之恐逼險不利不如合軍决死幸有所

完 将方議未熟都監郭應起曰太尉决出此謀

應願得善馬走徳和軍招與俱來語未已平接之

曰始議固在舍人呼軍吏出𮪍士百人從去應曰

得百人不足為䕶徒自露耳彼知吾呼旁軍必出

馬遮去路矣不如獨去便平曰獨去審易即有險

欲誰𠋣耶應曰借令覆發得百人何可𠋣者請立

表𠉀日投午不來應死也太尉毋相遲乃下令軍

中皆完陣自固敢妄發一箭入敵師斬應從軍背

出行十里許至徳和軍軍聞應來白開壁欲内徳

和不肯促閉壁使卒将隔壁門問曰聞太尉已戰

舍人冝身在行陣反西来欲西背與賊耶應收馬

立陣外呼卒将前與語傳太尉令如此如此卒将

還白之徳和愕曰審如舍人語取符騐来應曰應

為軍都監得親與議使應来止為信耳安取符太

尉分軍時有符約邪曰無雖然吾専一軍來繫属

重其輕去就必得一事可按乃去應辭索度徳和

畏避本不在符曰執事縛軍中見太尉一言不如

令死此可不疑徳和固怯聞敵大殊不敢去應連

促數數度無以拒詆應曰天子取舍人勇當萬夫

欲以備敵破堅使也顧乃受一𮪍任使欲避兵自

完如何軍歸必以奏促先自去報太尉比軍隨至

矣第戰無留待也應不敢止復馳還白徳和語平

等信以為徳和審来即鼓起士戰連三北徳和軍

竟不来應獨出入行間軍稍却即覆馬以殿持大

鐡矟横突之所當盡死呼入敵軍軍不敢視我師

将整而止最後軍北時賊使人持大索立髙處迎

應下馬下輒為應所斷終不能得應因縱應深入

鼓其旁曰急追漢兵留十餘弩連射應馬馬死步

下行殺數人欲歸軍取馬軍已亂不得入乃脱身

亡去士卒死者什八兩太尉失軍不還邉太警承

受者馳二十驛比三晝夜至京師以聞已而賊遂

收去敗兵散亡十餘日稍稍出邉旁諸郡負傷被

創不及四萬獨徳和一軍完天子使吏治徳和以

法死天子思平等失援不救人人力死哀之下詔

曰邉鄙有事卿大夫為朕率行朕以不明信任失

職使中人監軍卒敗邉事朕惟一二将帥失身鼓

鼙終無慰朕西顧惻惻之念其贈将佐已下官七

遷若子若孫聴以父兄任為右職云郭應之亡也

走東原伏大崖下士卒十餘軰與俱各觧甲吮傷

使一人下崖取雪手掬食之息𣗳旁良久望見敗

馬行自取之弃士卒馳去促後卒皆呼曰舍人捨

我徒耶應愈促馬顧謂趨還州来應及環州自以

失主将疑未敢見既而聞黄徳和斬已從坐死者

封遂匿山中而時時出部落乞食而子弟緣應故

多得官任邉事王氏曰吾久聞郭應死客獨引延

州卒言質之以語人人固不謂信然石元孫敗時

而固已傳死前年賊歸元孫而元孫竟不死應其

可知耶

    臨淄尉考詞     黄  庶

尉能捕盗使盗知不可免而不敢為盗亦去盗之

一端也山東大約號多盗今臨淄獻一嵗之状視

他縣者𦂯㡬人而已前件官為尉盖有助云

    汜水縣尉第一考詞  傅  尭俞

夫尉職捕盜而賞罰最著唯用得失多失為差汜

水縣前山溪而大河横其後舊多椎埋為姦今周

嵗無盗非畏尉而不為乎顧不賢于得盗多者哉

雖賞不及尚冝優其課等可考中上

    濟源縣主簿吕師民考詞

              傅  尭俞

古者三載考績今則嵗第之非責吏事嚴切謹密

者哉前件官兩㑹其課有勞無疵亦可謂勤吏矣

可考中中

    録事參軍考詞    傅  尭俞

紀綱掾地名右曹職典諸事切比他局冝須得人

前件官檢身亷平臨吏精敏載第其課衆謂為能

固當少褒且勸不飭可考中中

    道旁父老言     王  令

道旁父老髯而黒瘠甚天寒衣破上而露下王子

遇而嗟之父老曰小子何為嗟答曰翁老矣衣食

不足以勝寒飢筋力已疲不肖竊有志者故敢嗟

父曰子来前吾語爾夫畜牛者求芻食犬者懐誼

然則尸之者冝若然耶且不知吾軰又尸之誰也

無乃亦冝馬牛其思歟荅曰太平之世明天子在

上四民各獲其利衣食所不及者㳺惰之民爾雖

然翁胡為至是父曰天時連凶有田不足以償租

賦子孫散去不能見保然則為老人者尚有罪邪

謝之曰翁無多怨𡻕飢爾柰之何父怒曰飢何罪

𫆀授人之羊匪牧是思十羊其来九皮而歸曰羊

病死奚牧之非然則可乎小子未可與語也又何

志之有邪投其杖而去追而謝之不復應

    自訟        劉  恕

平生有二十失佻易卞急遇事輙𤼵狷介剛直忿

不思難泥古非今不逹時變疑滯少㫁勞而無功

髙自標置擬倫勝已疾惡太甚不䘏怨怒事上方

簡御下苛察直語自信不逺嫌疑執守小節堅確

不移求備於人不䘏咎怨多言不中節髙談無畔

岸臧否品藻不掩人𬨨惡立事違衆好更革應事

不揣已度徳過望無紀交淺而言深戯謔不知止

任性不避禍論議多譏刺臨事無機械行已無規

矩人不忤已而隨衆毁譽事非禍患而憂虞太過

以君子行義責望小人非惟二十失又有十八蔽

言大而智小好謀而闊論劇談而不辨慎宻而漏

言尚風義而齷齪樂善而不能行與人和而好異

議不畏彊禦而無勇不貪權利而好躁儉嗇而徒

費欲速而遲鈍闇識而强料事非法家而深刻樂

放縱而拘小禮易樂而多憂畏動而惡静多思而

處事乖忤多疑而數為人所欺事往未嘗不悔它

日復然自咎自笑亦不自知其所以然也

    東坡酒經      蘇  軾

南方之民以糯與粇雜以卉藥而為餅嗅之香嚼

之辣揣之枵然而輕此餅之良者也吾始取麵而

起肥之和之以薑液烝之使十裂䋲穿而風戾之

愈久而益悍此麴之精者也米五斗以為率而五

分之為三斗者一為五升者四三斗者以醸五升

者以投三投而止尚有五升之嬴也始醸以四兩

之餅而每投以二兩之麴皆澤以少水取足以散

觧而勻停也醸者必罋按而井泓之三日而井溢

此吾酒之萌也酒之始萌也甚烈而㣲苦 三投

而後平也凡餅烈而麴和投者必屢嘗而増損之

以舌為權衡也既溢之三日乃投九日三投通十

有五日而後定也既定乃注以斗水凡水必熟而

冷者也凡醸與投必寒之而後下此炎州之令也

既水五日乃篘得二斗有半此吾酒之正也先篘

半日取所謂嬴者為粥米一而水三之揉以餅麵

凡四兩二物并也投之糟中熟撋而再醸之五日

壓得斗有半此吾酒之少勁者也勁正合為四斗

又五日而飲則和而力嚴而不猛也篘絶不旋踵

而粥投之少留則糟枯中風而酒病也醸乆者酒

醇而豐速者反是故吾酒三十日而成也

    述醫        龔  鼎臣

周官載醫掌飬萬民之疾病盖凡受疾者舉可治

也唯乆之不治遂革以死未見其有始疾而不可

治者也巴楚之地俗信巫鬼實自古而然當五氣

相沴或致癘疫之苦率以謂天時被是疾非醫藥

所能攻故請禱鬼神無少暇雞豚鴨羊之薦唯恐

不豐迨其不能則莫不自咎事鬼神之未至或幸

而愈乃曰由禱之勤也薦之數也不然烏能與天

時抗乎又有治之不早其疾氣之毒日相薫灼一

家之人皆至乎病故雖親友之厚百步之外不敢

望其門廬以至得病之家懼相遷染子畏其父婦

避其夫若富財之人尚得一巫覡守之其窮匱者

獨僵卧呻吟一室而已如是則不特絶醫藥之饋

其飲食之給盖亦闕如是以死者未嘗不十八九

而民終不悟余嘗訪於人其患非它繇覡師之勝

醫師耳嗚呼覡者豈能必勝諸醫哉其所勝之者

盖世俗之人易以邪惑也夫疾病干諸内神鬼

諸外良藥所以治内也今不務除疾於内而専求

外福之来及其甚也其存䘏訊問之冝不復相通

不其謬歟夫稼茂田疇為螟𧈱所害唯能悉除螟

𧈱則稼之秀可實也家畜髙貨而盗入其門主人

操刃持梃或殺或捕則貲之厚可全也人之身亦

然冐隂陽之氣輙遇癘疫當得醫者察聲視色按

脉授藥使離諸腹心肝膈然後其體可平若不醫

之用曷異不除螟𧈱而望稼穡之實不驅盗賊而

求家貲之全决不可得矧惟國家重醫藥之書最

為事要先朝編輯名方頒布天下郡國其間述時

疫之狀實為纎悉及慶歴中范文正公建言俾自

京師以逮四方學醫之人皆聚而講習以精其術

其黜庸謬救生靈倬然為治道之助而世俗罔識

朝廷仁愛之意如此而徒惑邪誕而夭性命愚實

憫之今已戒醫博士日與醫之徒考神農子儀扁

鵲秦和之術一㑹於岐伯俞附之道以正絀邪以

誠消妄使可治之疾不終害是亦濟民之一事也

而慮巴賨之俗尚安故態不知醫効之神倍禱滛

祀之鬼故刻詞以告嘉祐四年七月二十日述

    吊鎛鐘文      秦  觀

嘉魚縣傍湖中比嵗大旱水皆就涸而夜常有光

怪赫然属天鄉人相與誌其處而掘之得古鎛鍾

焉其形有両欒如合兩瓦面左右九乳緫三十六

孔鼓鉦舞衡旋幹之𩔖考之不與合者無㡬縣

令施君識其寳謀獻之太常未果乃輸武昌庫中

㑹其守觧秩佐攝事見而惡之曰郡得背時噐畜

之不祥也亟命投於兵噐之冶嗚呼物之不幸有

如是耶昔九江吏盗忠肅之碑材寘其所述歐陽

詹聞而吊之以詞予悲夫鎛鍾古樂之噐先王所

以被功徳而和人神審音之士至有振車鐸於空

地而求之者非若九江碑材因人而貴也而辱於

泥塗無所自効遇其非鍳以觸廢毁好古之士焉

得黙黙而已乎乃作文以吊之詞曰嗚呼衆方之

生謬形殊噐更首迭尾雌雄相廢朝為美姬夕為

焦萃或竒偶之相續或九升而一躓清餓和黜刑

王眇貴生犢失明得駿折髀洞所遇之𠫵差莽循

還於一氣傳曰黄鐘毁弃瓦𦈢雷鳴余始以為不

然今乃信之矣嗚呼鎛鍾何世所為質不呈剛形

不露竒恊律中度渾如天資掩抑雖乆不見瑕疵

爰有両欒三十六乳厥音琅然小大隨叩SKchar所挺

SKchar偉而偶沉於幽陋辱泥塗之汚漫厭鱗鬛之

腥臭嗟筍簴之一辭遽月弦之㡬彀幸陽愆而水

涸天日怳其復覯謂庭貢之是充獲効鳴於金奏

何夜光之暗投卒按劒而莫售嗚呼赤刀大訓天

球河圖秦璽漢劒趙璧隋珠揵為之磬汾陽之鼎

曲阜之履大澤之弧歴世相傳以華國都下至威

斗錯刀羯鼓之棬破鏡缺符遺簮墮珥信無益於

經綸猶見收於好事是鍾也郊廟所薦樂之紀綱

統和元氣舞獸儀鳯令大河而更清使左角其不

芒變化風俗返乎羲皇而乃廢於深淵出而遇毁

殆藻盤之不如矧牛鐸之敢企此義夫志士所為

疾心而切齒也然余聞之隂精之純燥氣之裔雖

從火革其質不變一晦一明昔者既然僨而復起

可無畢乎嗚呼鍾乎今焉在乎豈復為激宫流羽

以嗣其故乎将憑化而遷改服易制以周於用乎

豈為錢為鎛為銍為釡以供耕稼之職将為鼎鼐

以効烹飪之功乎豈為浮圖老子之像巍然瞻仰

於緇流乎豈為麟趾䮍蹄之形翕然玩於邦國乎

豈為干越之劒氣如虹霓掃除妖氛於指顧之間

乎将為百鍊之鑑湛如止水别妍醜於髙堂之上

乎新故相代未始云畢紛然殊途必有一出决不

泯沒草亡木卒嗚呼鎛鍾又将奚䘏

    責沈文貽知黙姪   陳  瓘

適越而北轅越不可至徙越人而置於齊里則越

語可易而為齊然則氣質一定而不能自易其習

者非以其不學歟氣質之用狹道學之力大習其

所自習者未嘗察也天氣而地質無物不然人藐

乎其間亦一物耳物與物奚以相逺或哲或愚不

係其習乎思誠之道莫先於學務學之要在於求

師顔子之不遷不貳得於孔子希顔之人将孰師

焉葉公問孔子於子路子路不對夫葉公有知人

之明有謀國之忠愛賢而得民慎微而憂逺其事

皆有可指其遺語之記於緇衣者亦可觀焉楚國

之賢誰出其右子路非慢賢者也魯有仲尼而彼

不知焉則於其問也何足對哉陳良楚産也而能

使北方之學者莫或先之故孟子以良為豪傑之

士為其能悦周公孔子之道而已不知仲尼則雖

賢如子髙亦孔門之所不對也為士而稽古者可

不鑑哉予元豐乙丑夏為禮部貢院㸃檢官適與

校書郎范公醇夫同舍公嘗論顔子之不遷不貳

惟伯淳有之予問公曰伯淳誰也公黙然久之曰

不知有程伯淳耶予謝曰生長東南實未知也時

子年二十有九矣自是以来常以寡陋自愧得其

傳者如楊中立先生亦未之識也崇寜之初兄孫

漸就學其門時予在合浦始獲通問予之内訟改

過賴其一言漸於是時亦以所聞警予之繆予始

忽其言久而後知其為藥石也今漸來天台考其

學益進聞其言益可喜陶染薫鑄有自来矣舉脩

歩於南溟觀洪瀾於北壑此可逺之基也始之不

謀何以得此古之善學者心逺而莫禦然後氣融

而無間物格而不二然後飬熟而道凝山上有木

其進也漸合抱之幹豈一朝一夕之所可俟哉人

之患在不立其基基立而不勉亦何以愈於彼乎

物之終始可不嚴哉始識而終成同乎一黙非言

語所能究也予以多言取禍尚未誅殛戴恩自幸

不知嵗月之乆而生死之有二也既老且病手痺

目昏簡編筆硯殆将捐棄今於漸之行不能忘言

作責沈以貽之喜漸之能謀其始而篤之使有成

政和三年八月九日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