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四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四十二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四十三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四十四

皇朝文鑑巻第一百四十三

 墓誌

   程伯淳墓誌銘     韓  維

   邵古墓銘       陳  繹

   范蜀公墓誌銘     蘇  軾

    程伯淳墓誌銘    韓  維

伯淳姓程氏諱顥其先有為周大司馬者曰喬伯

封於程後遂以為氏髙祖贈太子少師諱羽有功

太宗朝賜第室京師居再世遷河南今為河南人

先生生而秀爽異於常兒才數嵗誦詩書强記過

絶人戸部侍郎彭公季長一見異之遂許妻以女

舉進士中第調京兆鄠縣主簿南山有石佛像浮

屠嵗傳佛首放光則逺近男女晝夜集㑹觀不止

為縣者畏其神莫敢禁先生始至詰其徒曰吾聞

石像嵗現光有諸曰然戒之曰光現必先告我我

當取其首視之自是不復有光矣府境大水諸縣

倉卒興役皆狼狽失措置惟先生所治飲食苃舎

無一不具時暑甚疫人病多死獨鄠人無死者監

司欲薦之問其所欲先生答以薦士當以才之所

堪不當問所欲避親嫌移江寧上元縣主簿田稅

不均比他邑尤甚先生爲令畫法民不知擾而稅

遂均㑹令罷攝邑事牒訴日不減三二百數先生

處之不閱月民訟遂簡江南俗種稻賴塘陂以溉

盛夏塘潰計非千夫不能塞故事當言之府禀之

監司然後計功調役先生曰比如是苖槁矣救民

獲罪所不辭也遽發民塞之嵗則大禳 仁宗升

遐遺制官吏成服三日除三日旦知府事王贄率

群官將釋服先生進曰請盡今日贄怒不從先生

曰公自除之某非至夜不敢釋一府視君亦莫敢

除移澤州晉城縣令民以事至庭下者必教之以

事父兄奉長上之道暇則親至諸鄉校召父老與

之語兒童讀書者為正其章句置師不善則易之

初俗甚野不知為學後數年服儒衣冠者遂衆鄉

里逺近為伍保使之力役相助患難相恤姦偽無所

容孤㷀老疾者責親黨使毋失所行旅出於其塗

者疾病皆有所養三年盗無剽刼民無鬬死者河

東路財賦不充官有科買則物價騰踴嵗為民患

先生計所須使富家預儲其物定價而出之富家

不失息而郷民所費比舊纔十二三縣庫有雜納

錢數百千常借以補助民力部使者至則告

錢令自用而不敢私使者亮君之誠亦不問先時

民憚差役互相糾訴鄉鄰往往為仇先生盡得民

産厚薄按籍而命之莫有辭者義勇常以農隙講

事然但文具而已先生至晉城之民遂為精兵用薦

者改著作佐郎尋以御史中丞吕公晦叔薦授太

子中允權監察御史裏行 神宗素聞先生名陛

對之日從容咨訪比二三見遂期以顯用前後進

說大要以正心窒欲求賢育材為先嘗言人主當

防未萌之欲 神宗俯身拱手曰當為卿戒之時

王荆公為宰相多所措置先生每進見必為上陳

君道以至誠仁愛爲本不當及功利又極陳治道

神宗曰此堯舜之事朕何敢當先生愀然曰

陛下有此言非天下之福也章數十上論輔臣不

同心小臣與大計賣祠部牒青苗取息提舉官多

非其人命出不由門下興利之臣日進尚德之風

𡫏衰荆公雖與先生異論而嘗目君以忠信言既

數不用𢢽求外𥙷 神宗猶重其去上章及靣請

至十數不許遂闔門待罪差權發遣京西路提㸃

刑獄復上章曰臣言是願行之如其妄當賜顯黜

請罪而獲遷失刑賞矣改差簽書鎮寧軍節度判

官事河清卒法不他役時中貴人程昉為外都水

怙勢凌轢州郡欲盡取諸埽兵治二股河先生拒

以法昉請於朝命以八百人與之天方大寒衆不

勝役潰而歸城門吏來報一府相視畏昉不敢納

先生曰此逃死自歸休三日而復役曹村決先生

方護小吳埽知州軍事劉渙以急告先生夜馳至

州謂渙曰曹村決京城可虞臣子之分身可塞亦

為之請盡以廂兵見付事或未集公當率禁兵繼

之徑走埽下諭士卒曰朝廷養爾曹正為緩急爾

知曹村決則注京城乎吾與爾以身扞之衆皆感

激自効決口將合有大木自中流而下先生謂衆

曰得彼木横流入口吾事濟矣語已木遂横衆以

謂至誠所致郊祀霈恩先生曰吾罪滌可以去矣

遂求監臨得西京洛河竹木務薦者言君未嘗叙

年勞遷秩特改太常丞其後彗星見詔求直言先

生極論時政語甚切直還朝廷差知扶溝縣事廣

濟河出縣境濱河姦民不治生業専以脅取舟人

物為事嵗必焚舟數十以立威先生始至捕一人

使列其黨與得數十輩不復根治舊惡分地而處

之使以挽舟為業且察姦不變者自是焚舟之患

遂絶畿縣民苦稅重嵗常以赦獲蠲免然良農輸率

以時而稽故獲免者皆頑民先生與之約前獲免

者後必如期而足於是𠅤澤始均司農建言天下

輸役錢達戸四等而畿内獨止三請及第四先生

力陳不可諸邑頼以皆免水災民饑先生請發粟

貸之隣邑亦請司農怒遣使閱實而隣邑令遽自

陳穀且登可無貸使至謂先生曰盍亦自陳先生

請貸不已遂得榖六千石饑者以濟司農亦怒視

貸籍而所賦不等檄縣杖主吏先生言濟饑當以

口而不當以戸之髙下且令實為之非吏罪乃已

内侍都知王中正行按保甲所至官吏多見慢辱

諸邑供帳競務華潔以恱其意主吏以請先生曰

吾邑貧安能効他邑且取於民法所禁令有故青

帳可用之先生在邑嵗餘中正徃來境上卒不入

有犯竊盗者先生謂曰汝能改行吾薄汝過盗叩

頭願自新後數月復穿窬捕吏及門盗告其妻曰

吾與太丞約不復為盗今何靣目見之遂自縊官

制行改奉議郎朝廷遣官括牧地民田當没者千

頃徃徃持累世劵契自眀皆弗用詔改稅作租許

賣易如私田民乃服先生猶不可括地官至謂先生

曰民願服而君不許何也先生曰民徒知今日不

加賦而不知後日増租奪田則失業死矣因為言

仕者當以仁厚為心不可便已以害人官感動謝

曰寧受責不敢違公命遂去之他邑隣邑民犯盗

繫縣獄而逸更赦猶以特㫖罷先生邑事邑人詣

開封及司農乞留者以千數先生之去縣不使人

知老稚追及境上攀挽號哭不肯去以親老求折

資便養得監汝州酒稅今上嗣位覃㤙改承議郎

召為宗正寺丞未行以疾卒元豐八年六月十五

日也享年五十有四士大夫識與不識莫不傷弔

以朝廷失賢者為恨父晌太中大夫致仕時年八

十母𠉀氏夀安縣君妻彭氏仁和縣君皆先君以

卒五子三早卒曰端懿蔡州汝陽縣主簿曰端本

舉進士四女三夭一適假承務郎朱純之卜得卒

之嵗十月乙酉葬于伊川之先塋先生於書無所

不讀自浮屠老子莊列莫不思索究極以知其意

而卒宅於吾聖人之道其持已清峻若不可及而

與人甚恕而温論治道卓乎至於無能名而應世

接物莫不曲盡其宜苟善於君矣爵禄可捨也苟

利於民矣法禁不避也自元豐以來論賢士大夫

冝在天子左右者君必與焉先生之罷扶溝貧無

以家至潁昌而寓止焉大夫以清德退居弟頥正

叔樂道不仕先生與正叔朝夕就養無違志閨門

之内雍肅如禮家無儋石之儲而愉愉也予方守

潁昌遂得從先生游先生不以老耄弃我周旋啟

告所以為益良厚故於其亡也哭之加哀而銘不

以辭銘曰

善乎孟軻之言義命也葢不知義不足以立命不

知命不足以存義先生居官不問内外大小率所

言所事一出於正雖貴勢豪力不為少變嗚呼其

處義命可謂兼之矣

    邵古墓銘      陳  繹

河南邵堯夫執親䘮之三月泣為書以告其里人

陳繹曰我先君以夀考終以士禮葬葬有日願鑿

文以識其墓余與堯夫游知堯夫者從而知其先

君亦隠君子也銘固不讓君諱古字天叟其姓

姬出自召公别封燕世為燕人不絶祖諱令進善

騎射歷事 太祖皇帝以軍校尉老歸范陽戎難

避居上谷又徙中山轉衡漳而家焉父諱德新讀

書為儒者早卒君生衡漳纔十一嵗而孤能事

母孝力貧且養長益好學必求義理之盡餘二十

年而終母䘮於衞天聖中嘗登蘇門山顧謂其子

雍曰若聞孫登之為人乎吾所尚也遂卜隠居於

山下異時堯夫侍親往來洛陽見山川水竹之勝

人情舒暇始得閑曠之地架屋竹間水流其門浩

然其趣也因自號伊川丈人忽一日得小疾逮旬

浹飲水不食謂其家曰吾今七十九矣逢時太平

而康而夀有子若孫貧且自如没無恨矣雖然身

無有於物慎勿為浮屠事以薦吾死惟擇髙塏地

藏焉幸速朽爾言絶而逝實治平元年正月朔日

也君性簡寡獨喜文字學用聲律韻類古今切正

爲之解曰正聲正字正音者合三十篇先娶李氏

生子雍即堯夫也再娶楊氏次子睦舉進士一女

適盧氏孫男三人皆㓜嗚呼先生有道者歟有子

而賢葬之祭之其可無銘銘曰

岀范陽家伊川卒十月葬乙未神隂原原西南

    范蜀公墓誌銘    蘇  軾

熈寧元豐間士大夫論天下賢者必曰君實景仁

其道德風流足以師表當世其議論可否足以榮

辱天下二公蓋相得歡甚皆自以爲莫及曰吾與

子生同志死當同傳而天下之人亦無敢優劣之

者二公既約更相為傳而後死者則誌其墓故君

實為景仁傳其畧曰吕獻可之先見景仁之勇决

皆予所不及也軾幸得游二公間知其平生為詳

葢其用捨大節皆不謀而同如 仁宗時論立皇

嗣 英宗時論濮安懿王稱號 神宗時論新法

其言若出一人相先後如左右手故君實常謂人

曰吾與景仁兄弟也但姓不同耳然至於論鍾律

則反復相非終身不能相一君子是以知二公非

苟同者君實之没軾既狀其行事以授景仁景仁

誌其墓而軾表其墓道今景仁之墓其子孫皆以

為君實既没非予誰當誌之且吾先君子之益友

也其可以辭公姓范氏諱鎮字景仁其先自長安

徙蜀六世祖隆始葬成都之華陽曽祖諱昌祐妣

索氏祖諱璲妣張氏累世皆不仕考諱度贈開府

儀同三司妣李氏贈榮國太夫人龐氏贈昌國太

夫人開府以文蓺節行為蜀守張詠所知有子三

人長曰鎡終隴城令次曰鍇終衞尉寺丞公其季

也四嵗而孤從二兄為學薛奎守蜀道遇鎡求士

可客者鎡以公對公時年十八奎與語竒之曰大

范恐不夀其季廊廟人也還朝與公俱或問奎入

蜀所得曰得一偉人當以文學名於世時故相宋

庠與弟祁名重一時見公稱之相與為布衣交由

是名動場屋舉進士為禮部第一故事殿廷唱第

過三人則禮部第一人者必越次抗聲自陳因擢

置上第公不肯自言至第七十九人乃出拜退就

列無一言廷中皆異之釋禍為新安主簿宋綬留

守西京召置國子監使教諸生秩滿又薦諸朝為

東監直講用參知政事王舉正薦召試學士院除

館閣校勘充編修唐書官當遷校理宰相龐籍言

公有異材恬於進取特除直祕閤爲開封府推官

擢起居舎人知諌院兼管勾國子監上疏論民力

困弊請約 祖宗以來官吏兵數酌取其中爲定

制以今賦入之數十七爲經費而儲其三以備水

旱非常又言古者冡宰制國用唐以宰相兼鹽鐵

轉運或判戸部度支今中書主民樞密主兵三司

主財各不相知故財已匱而樞密益兵無窮民已

困而三司取財不已請使中書樞宻通知兵民財

利大計與三司同制國用葬温成皇后太常議禮前謂

之園後謂之園陵宰相劉沆前爲監護使後爲園陵使

公言嘗聞法吏舞法矣未聞禮官舞禮也請詰問

前後議異同狀又請罷焚瘞錦繡珠玉以紓國用

從之時有敕凡内降不如律令者令中書樞密院

及所屬執奏未及一月而内臣無故改官者一日

至五六人公乞正大臣被詔故違不執奏之罪石

全斌以護温成葬除觀察使凡治葬事者皆遷兩

官公言章獻章懿章惠三太后之葬推恩皆無此

比乞追還全斌等告敕文彦慱富弼入相百官郊

迎時兩制不得詣宰相居第百官不得閒見公言

隆之以虗禮不若開之以至誠乞罷郊迎而除謁

禁以通天下之情議減任于及每嵗取士皆公發

之又乞令宗室屬踈者補外官 仁宗曰卿言是

也顧恐天下謂朕不能睦族耳公曰陛下甄别其

賢者顯用之不没其能乃所以睦族也雖不行至

熈寧初卒如公言 仁宗性寛容言事者務訐以

為名或誣人隂私公獨引大體畧細故時陳執中

為相公嘗論其無學術非宰相器及執中嬖妄笞

殺婢御史劾奏欲逐去之公言今隂陽不和財匱

民困盗賊滋熾獄犴充斥執中當任其咎閨門之

私非所以責宰相識者韙之  仁宗即位三十

五年未有繼嗣嘉祐初得疾中外危恐不知所為

公獨奮曰天下事尚有大於此乎即上疏曰

太祖捨其子而立 太宗此天下之大公也周王

既薨 真宗取宗室子養之宫中此天下之大慮

也願 陛下以 太祖之心行 真宗故事擇宗

室賢者異其禮物而試之政事以係天下心章累

上不報因闔門請罪㑹有星變其占為急兵公言

國本未立若變起倉卒禍不可以前料兵孰急於

此者乎今陛下得臣疏不以留中而付中書是欲

使大臣奉行也臣兩至中書大臣皆設辭以拒臣

是陛下欲爲宗廟社稷計而大臣不欲也臣竊原

其意特恐行之而陛下中變耳中變之禍不過於

死而國本不立萬一有如天象所告急兵之憂則

其禍豈獨一死而巳哉夫中變之禍死而無愧急

兵之憂死且有罪願以此示大臣使自擇而審處

焉聞者爲之股栗除兼侍御史知雜事公以言不

從固辭不受執政謂公上之不豫大臣嘗建此䇿

矣今聞言巳入爲之甚難公復移書執政曰事當

論其是非不當問其難易速則濟緩則不及此聖

賢所以貴機㑹也諸公言今日難於前日安知他

日不難於今日乎凡見 上靣陳者三公泣 上

亦泣曰朕知卿忠卿言是也當更俟三二年凡章

十九上待罪百餘日鬚髮為白朝廷不能奪乃罷

知諌院改集賢殿修撰判流内銓修起居注除知

制誥公雖罷言職而無嵗不言儲嗣事以 仁宗

春秋益髙每因事及之冀以感動 上心及為知

制誥正謝上殿靣論之曰陛下許臣今復三年矣

願早定大計眀年又因祫享獻賦以諷其後韓琦

卒定䇿立 英宗遷翰林學士充史館修撰改右

諌議大夫 英宗即位遷給事中充 仁宗山陵

禮儀使坐誤遷宰臣官改翰林侍讀學士復為翰

林學士中書奏請追尊濮安懿王下兩制議以為

宜稱皇伯髙官大國極其尊榮非執政意更下尚

書省集議已而臺諌爭言其不可乃下詔罷議令

禮官檢詳典禮以聞公時判太常寺率禮官上言

漢宣帝於昭帝為孫光武於平帝為祖則其父容

可以稱皇考然議者猶非之謂其以小宗合大宗

之統也今陛下既考 仁宗又考濮安懿王則其

失非特漢武之比矣凡稱帝若皇若皇考立寢

廟論昭穆皆非是於是具列儀禮及漢儒論議魏

明帝詔為五篇奏之以翰林侍讀學士出知陳州

陳饑公至三日發庫廪三萬貫石以貸不及奏監

司繩之急公上書自劾詔原之是嵗大熟所貸悉

還陳人至今思之 神宗即位遷禮部侍郎召還

復為翰林學士兼侍讀羣牧使勾當三班院知通

進銀臺司公言故事門下封駮制勑省審章奏糾

舉違滯著於所授勑其後刋去故職寖廢請復之

使知所守從之糾察在京刑獄王安石為政始變

更法令改常平為青苖法公上疏曰常平之法始

於漢之盛時視穀貴賤發歛以便農末最為近古

不可改而青苗行於唐之衰亂不足法且陛下疾

冨民之多取而少取之此正百步與五十之間耳

今有二人坐市貿易一人下其直以相傾奪則人

皆知惡之其可以朝廷而行市道之所惡乎疏三

上不報邇英閤進讀與吕惠卿爭論 上前因論

舊法預買紬絹亦青苖之比公曰預買亦弊法也

若陛下躬節儉府庫有餘當并預買去何更以

為比乎韓琦上疏極論新法之害安石使送條例

司疏駮之諫官李常乞罷青苗錢安石令常分析

公皆封還其詔書詔五下公執如初司馬光除樞

密副使光以所言不行不敢就職詔許辭免公再

封還之 上知公不可奪以詔直付光不由門下

公奏由臣不才使陛下廢法有司失職乞解銀臺

司許之㑹有詔舉諫官公以軾應詔而御史知雜

謝景温彈奏軾罪公又舉孔文仲為賢良文仲對

策極論新法之害安石怒罷文仲歸故官公上疏

爭之不報時年六十三即上言臣言不行無顔復

立於朝請致仕疏五上最後指言安石以喜怒賞

罰事曰陛下有納諌之資大臣進拒諌之計陛下

有愛民之性大臣用殘民之術安石大怒自草制

極口詆公落翰林學士以本官致仕聞者皆為公

懼公上表謝其畧曰雖曰乞身而去敢忘憂國之

心又曰望陛下集羣議為耳目以除壅蔽之姦任

老成為腹心以養和平之福天下聞而壯之安石

雖詆之深人更以為榮焉公既退居専以讀書賦

詩自娛客至輙置酒盡歡或勸公稱疾杜門公曰

死生禍福天也吾其如天何同天節乞隨班上夀

許之遂著為令久之歸蜀與親舊樂飲賑施其貧

者朞年而後還軾得罪下御史臺獄索公與往來

書疏文字甚急公猶上書救軾不已朝廷有大事

輙言之官制行改正議大夫 今上即位遷光禄

大夫初 英宗即位祔 仁宗主而遷 僖祖及

神宗即位復還 僖祖而遷 順祖公上言

太祖起宋州有天下與漢髙祖同 僖祖不當復

還乞下百官議不報及 上即位公又言乞遷

僖祖正 太祖東嚮之位時年幾八十矣韓維上

言公在 仁宗朝首開建儲之議其後大臣繼有

論奏 先帝追録其言存没皆推恩而鎮未嘗以

語人人亦莫爲言者雖顔子不伐善介之推不言

禄不能過也悉以公十九䟽上之拜端眀殿學士

特詔長子清平縣令百揆改宣德郎且起公兼侍

讀提舉中太一宫詔語有曰西伯善養二老來歸

漢室卑詞四臣入侍為我强起無或憚勤公固辭

不起天下益髙之改提舉嵩山崇福宫公仲兄之

孫祖禹為著作郎謁告省公于許因復賜詔及龍

茶一合存問甚厚數月復告老進銀青光禄大夫

再致仕初 仁宗命李照改定大樂下王朴樂三

律皇祐中又使胡瑗等考正公與司馬光皆與公

上疏論律尺之法又與光往復論難凡數萬言自

以為獨得於心元豐三年 神宗詔公與劉几定

樂公曰定樂當先正律 上曰然雖有師曠之聰

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公作律尺龠合升斗豆區

鬴斛欲圖上之又乞訪求真黍以定黄鍾而劉几

即用李照樂加用四清聲而奏樂成詔罷局賜賚

有加公謝曰此劉几樂也臣何與焉及提舉崇福

宫欲造樂獻之自以為嫌乃先請致仕既得謝請

太府銅為之逾年乃成比李照樂下一律有竒

二聖御延和殿召執政同觀賜詔嘉奬以樂下太

常詔三省侍從臺閣之臣皆往觀焉時公已屬疾

樂奏三日而薨實元祐三年閏十二月癸卯朔享

年八十一訃聞輟視朝一日贈右金紫光禄大夫

諡曰忠文公雖以上夀貴顯考終於家無所憾者

而士大夫惜其以道德事眀主閱三世皆以剛方

難合故雖用而不盡及 上即位求人如不及厚

禮以起公而公已老無意於世矣故聞其䘮哭之

皆哀公清眀坦夷表裏洞達遇人以誠恭儉謹黙

口不言人過及臨大節决大議色和而語壯常欲

繼之以死雖在萬乘前無所屈篤於行義奏補先

族人而後子孫鄉人有不克婚塟者輙為主之客

其家者常十餘人雖僦居陋巷席地而坐飲食必

均兄鎡卒于隴城無子聞其有遺腹子在外公時

未仕徒步求之兩蜀間二年乃得之曰吾兄異於

人體有四乳是兒亦必然已而果然名之曰百常

以公䕃今為承議郎公少受學於鄉先生龐直温

直温之子昉卒於京師公娶其女為孫婦養其妻

子終身其學本於六經仁義口不道佛老申韓異

端之說其文清麗簡逺學者以為師法凡三入翰

林知嘉祐二年六年八年及治平二年貢舉門生

滿天下貴顯者不可勝數詔修唐書 仁宗實録

玉牒日曆類篇凡朝廷有大述作大議論未嘗不與

契丹髙麗皆知誦公文賦少時嘗賦長嘯却胡騎

及奉使契丹虜相目曰此長嘯公也其後兄子百

禄亦使虜虜首問公安否有文集一百巻諌垣集

十巻内制集三十巻外制集十巻正言三巻樂書

三巻國朝韻對三巻國朝事始一巻東齋記事十

巻刀筆八巻積勲柱國累封蜀郡開國公食邑加

至二千六百戸實封五百戸娶張氏追封清河郡

君再娶李氏封長安郡君子男五人長曰燕孫未

名而卒次百揆宣德郎監中嶽廟次百嘉承務郎

先公一年卒次百嵗太康主簿先公六年卒次百

慮承務郎女一人嘗適左司諌吳安時復歸以卒

孫男十人祖直襄州司戸參軍祖朴長社主簿祖

野祖平假承務郎祖封右承奉郎祖耕承務郎祖淳

祖舒祖京祖恩皆不仕孫女六人曽孫女三人公

晚家于許許人愛而敬之其薨也里人皆出涕以

元祐四年八月已未葬于汝之襄城縣汝安鄉推

賢里夫人李氏祔公始以詩賦為名進士及為舘

閣侍從以文學稱雖屢諌爭及論儲嗣事朝廷信

其忠然事頗袐世亦未盡知也其後議濮安懿王

稱號守禮不回而名益重及論熈寧新法與王安

石吕惠卿辨論至廢黜不用然後天下翕然師尊

之無貴賤賢愚謂之景仁而不敢名有為不義必

畏公知之公既得謝軾往賀之曰公雖退而名益

重矣公愀然不樂曰君子言聽計從消患於未萌

使天下隂受其賜無智名無勇功吾獨不得為此

命也夫使天下受其害而吾享其名吾何心哉軾

以是愧公銘曰

凡物之生莫累於名人顧趨之以累為榮神人無

名欲知者希人顧憂之以希為悲熈寧以來孰擅

茲器嗟二先生名所不置君實在洛公在潁昌皆

欲忘民民不汝忘君實既來遁歸于洛縶而維之

莫之勝說為天相君為君牧民道逺年徂卒徇以

身公獨堅卧三詔不起遂解天刑竟以樂死世皆

謂公貴身賤名孰知其功聖人之清貪夫以亷懦

夫以立不尸其功無䘮無得君實之用出而時施

如彼水火寧除渇饑公雖不用亦相其行如彼山

川出雲相望公維蜀人乃葬于汝子孫不忘尚告

來者



皇朝文鑑巻第一百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