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四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四十三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四十四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四十五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四十四

 墓誌

   周茂叔墓誌銘     潘  興嗣

   邵康節先生墓誌銘   程  顥

   李仲通墓誌銘     程  顥

   張天祺墓誌銘     張  載

   商瑶墓誌銘      張  耒

   唐充之墓誌銘     陳  瓘

   任宗𧨏墓誌銘     劉  跂

   王公旦墓誌銘     滕  宗諒

    周茂叔墓誌銘    潘  興嗣

吾友周茂叔諱悙頥其先營道人曽祖諱從逺祖

諱智強皆不仕考諱輔成任賀州桂嶺縣令贈諫

議大夫君㓜孤依舅氏龍圖閣學士鄭向以君有

逺噐愛之如子龍圖公名子皆用悙字因以悙名

君景祐中奏𥙷試将作監主簿授洪州分寕縣君

慱學行已遇事剛果有古人風衆交口稱之部使

者以君爲有才奏舉南安軍司理叅軍轉運使王

逵以苛刻莅下吏無敢可否君與之辨獄事不爲

屈因置手版歸取誥𠡠納之投劾而去逵爲之改

容復薦之移郴令改桂陽令皆有治績用薦者遷

大理寺丞知洪州南昌縣其為治精宻嚴恕務盡

道理民至今思之改太子中舎簽判覃恩改虞部

貟外郎通判永州 今上即位恩攺駕部趙公抃

入叅大政奏君為廣南東路轉運判官稱其職遷

虞部郎中提㸃本路刑獄君盡心職事務在矜恕

雖瘴癘僻逺無所憚勞竟以此得疾懇請郡苻知

南康軍未幾分司南京趙公抃復奏起君而君疾

已篤熈寕六年六月七日卒于九江郡之私第享

年五十七君篤氣義以名節自處郴守李𥘉平最

知君既薦之又賙其所不給及𥘉平卒子尚㓜君

䕶其䘮以歸葬之士大夫聞君之風識與不識皆

指君曰是能葬舉主者君奉養至亷所得俸禄分

給宗族其餘以待賔客不知者以為好名君處之

𥙿如也在南昌時得疾𭧂卒更一日一夜始蘇視

其家服御之物止一敝篋錢不滿數百莫不嘆服

此余之親見也甞過潯陽愛廬山因築室溪上名

之曰濓溪書堂每従容為余言可止可仕古人無

所必束髪為學将有以設施可澤於斯人者必不

得已止未晚也此濓溪者異時與子相從於其上

歌詠先王之道足矣此君之志也尤善談名理深

於易學作太極圖易說易通數十篇詩十卷今藏

於家母鄭氏封仙居縣太君娶陸氏職方郎中叅

之女再娶蒲氏太常丞師道之女子二曰壽曰燾

皆𥙷太廟齋郎以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窆于徳

化縣徳化鄉清泉社母夫人之墓左従遺命也壽

等次列其狀来請銘乃泣而為之銘銘曰

人之不然我獨然之義貫于中貴于自期譾譾日

甚風俗之偷乃如伊人吾復何求志固在我壽則

有命道之不行斯謂之病

    邵康節先生墓誌銘  程  顥

熈寕丁巳孟秋癸丑堯夫先生疾終于家洛之人

弔者相属于塗其尤親且舊者又聚謀其所以葬

先生之子泣以告曰昔先人有言誌於墓者必以

属吾伯淳噫先生知我者以是命我我何可辭謹

按邵本姬姓系出召公故世為燕人太王父令進

以軍職逮事 藝祖始家衡漳祖新父古皆𨼆徳

不仕母李氏其繼楊氏先生之㓜從父徙共城晚

遷河南葬其親於伊川遂為河南人先生生於祥

符辛亥至是蓋六十七年矣雍先生之名而堯夫

其字也娶王氏伯温仲良其二子也先生之官𥘉

舉遺逸試將作監主簿後又以為潁川團練推官

辭疾不赴先生始學於百原勤苦刻厲冬不爐夏

不扇夜不就席者數年衛人賢之先生歎曰昔人

尚友於古而吾未甞及四方遽可已乎於是走吴

適楚遇齊魯客梁乆之而歸曰道其在是矣盖始

有定居之意先生少時自雄其材慷慨有大志既

學力慕髙逺謂先王之事為可必致及其學益老

徳益劭玩心髙眀觀天地之運化隂陽之消長以

逹乎萬物之變然後頺然其順浩然其歸在洛幾

三十年始也蓬蓽環堵不蔽風雨躬㸑以養其父

母居之𥙿如講學于家未甞強以語人而就問者

日衆鄉里化之逺近尊之士人道之來之洛者有

不之公府而必之先生之廬先生之徳氣粹然望

之可知其賢然不事表𭧂不設防畛正而不諒通

而不汙清明坦夷洞徹中外接人無貴賤親踈之

間群居燕飲笑語終日不取甚異于人顧吾所樂

何如耳病畏寒暑甞以春秋時行逰城中士大夫

家聼其車音倒屣迎致雖兒童奴𨽻皆知懽喜尊

奉其與人言必依於孝弟忠信樂道人之善而未

嘗及其惡故賢者恱其徳不賢者服其化所以

厚風俗成人材者先生之功多矣昔七十子學

於仲尼其𫝊可見者惟曽子所以告子思所以

授孟子者耳其餘門人各以其材之所宜為學

雖同尊聖人所因而入者門户則衆矣况後此

千餘𡻕師道不立學者莫知其從来獨先生之

學為有傳也先生得之於李挺之挺之得之於

穆伯長推其源流逺有端緒今穆李之言及其

行事概可見矣而先生淳一不雜汪洋浩大乃

其所自得者多矣然而名其學者豈所謂門户

之衆各有所因而入者歟語成徳者昔難其人若

先生之道就所至而論之可謂安且成矣先生有

書六十卷命曰皇極經世古律詩二千篇題曰擊

壤集先生之葬祔于先塋實其終之年孟冬丁酉

也銘曰

嗚呼先生志豪力雄闊歩長趋凌髙厲空探幽索

隐曲暢旁通在古或難先生從容有問有觀以飫

以豐天不慭遺哲人之凶鳴臯在南伊流在東有

寕一宫先生所終

    李仲通墓誌     程  顥

予友李君仲通諱敏之世居北燕髙祖避亂南徙

今為濮人丞相文定公迪乃其世父也曽祖令珣

祖䕶皆以丞相故贈太師尚書令考遜用子貴贈

吏部尚書仲通生而有賢資端厚仁恕見於孩提

之時舉動齊整不𡚶言笑燕居終日泊然而無惰

容望之者皆知其君子人矣與人言無隐情惟聞

人之𬨨則未甞復出於口安靖寡欲居貧守約𥙿

如也好古力學愽觀群書尤精於春秋詩易其後

所得殊為髙深方勇厲自進不幸短命惜夫未見

其止也死之日𦆵三十耳仲通之徳蓋完於天成

孝友之性尤為絶異侍太夫人疾衣不觧帯者累

月及居䘮哀毁𬨨甚中外數百口上愛下信人無

間言群從聚居臧𫉬使令者衆雖馭之𬨨嚴不能

使之無犯唯偶為仲通所責則其人必慚恨累日

痛自勵及仲通之亡濮之人無賢不肖皆失聲痛

惜或為隕涕非至誠及物其能有是乎仲通外甚

和易遇物如恐傷之雖家人未始見其喜怒及其

出辭氣當事為則荘厲果斷不可以非義回屈始

用䕃𥙷郊社齋郎調䖍州瑞金縣主簿㑹劇賊戴

小八攻害數邑朝廷患之命御史督視仲通時承

尉乏與其令謀曰劉石鶻石門羅姓者皆健賊詔

捕之累年矣小八不能連二盗以自張吾知其無

能為也當說使自効則賊為不足破矣乃遣人諭

二盗皆曰我服李君仁信乆矣願為之死然召我

亦有以為信乎仲通即以其符誥與之且約曰某

日當以甲二百来見我于邑中衆皆恐懼仲通曰

彼欲為惡雖不召将至且吾信于邑人彼亦吾人

也何惮乎乃将二盗與之周旋卒得其死遂斬小

八盡平其黨朝廷嘉之遷衛尉寺丞仍升一任御

史用間者言将誅劉羅二黨仲通以為失信不義

抗論甚力乆始見從仲通又自言於朝請因其立

功縻以冗職可絶後患書奏不報其羅姓者果復

為害仲通宰江寕之上元有古循吏之風邑之舊

田稅不均貧弱受其弊仲通為法以平之豪猾惡

其害已共為謗語有借𫝑於上官以揺其事人皆

為仲通危仲通堅處不變未滿歳而所均者萬七

千室事業雖百未一施概是二節則髙明之見剛

勇之氣𤼵於事者亦可知巳嗚呼人非有古今之

殊特患夫忽近而慕逺耳如吾仲通之材之羙古

獨可㠯多乎哉向若天假之年成就其所學自當

無愧於古人况使得古之人並而親炙於聖人之

時乎則吾知其果不後曽閔之列矣仲通以治平

三年五月終於家熈寕七年二月庚寅葬于濮州

鄄成縣遺直鄉之先塋夫人王氏祔焉夫人太子

舎果之女賢慧靖淑雅有法度及寡居益自晦

重素衣一食以終身焉蓋後仲通六年而亡仲通

甞生二女皆夭卒無子以兄之子孝和為嗣仲通

平生相知之深者予故将葬其家以誌文來属其

可辭乎銘曰

二氣交運𠔃五行順施剛柔雜糅𠔃羙惡不齊禀

生之𩔖𠔃偏駮其宜有鍾粹羙𠔃㑹元之期聖雖

可學𠔃所貴者資便儇皎厲𠔃去道逺而展矣仲

通𠔃賦材特竒進復甚勇𠔃其造可知徳何完𠔃

命何虧秀而不實聖所悲孰能使我無愧辭後欲

有考觀銘詩

    張天祺墓誌銘    張  載

哀哀吾弟而今而後戰兢免夫

有宋太常博士張天祺以熈寕九年三月丙辰朔

𭧂疾不禄越是月哉生魄越翌日壬申歸祔大振

社先大夫之塋其兄載以報葬不得請銘它人手

䟽哀詞十二各使刋石置壙中示後人知徳者愽

士諱戬世家東都䇿名入仕歴中外二十四年立

朝莅官才徳羙厚未試百一而天下聳聞樂從莫

不以公輔期許率已仲尼踐脩荘篤雖孔門髙弟

有所後先不幸壽禀不遐生四十七年而𭧂終它

館志亨交戾命也奈何治其䘮者外姻侯去感盖

節賁及壻李上卿郭之才從母弟質凉甥宋京攀

號之不足又属辭為之誌

    商瑶墓誌銘     張  耒

公諱瑶淄州人曽祖重進祖文俊皆不仕父餘政

贈大理寺丞君登景祐元年進士第為萊蕪單父

縣尉臨沂縣令知下邳縣簽書平定軍判官事以

尚書屯田貟外郎知襄邑縣卒年五十至和二年

正月二十七日也階至承事郎勲為𮪍都尉君少

愽學為文詞豪健貌魁傑嚴整不可犯而平居樂

易長者也單父多盗君以䇿䬲獵整絞且盡盗怨

毒入官罷官還鄉次大澤中一夕有叟密來語曰

林中有惡少年十數操利兵而伏期今日必殺單

父尉是君非耶君從者懼欲亡去公執弓矢徐出

有大木去百歩許望之中有空焉公謂其人曰我

為若射彼空者再發皆中之林中惡少年大懼爭

先遁其治下邳决訟多辨諭勸說之不盡臨以法

民始鬪怒中忽喜悟相與請平者常十七八老猾

吏旁瞪視不得刺手父老戒子弟曰若忍犯此令

乎冨韓公守青州聞其治狀數委公决難事始君

為包孝肅公知韓忠獻心噐公見必訪以世務而

公無所苟合貴人終不肯出氣力引挈之其胸中

不少概見而死矣先妻劉夫人繼室王夫人封夀

昌縣君三男子皆巳卒一孫求之舉進士女二人

曽孫一人尚㓜公之從子太學博士倚以元祐八

年十月日将葬公淄州萬年之原以二夫人祔而

慱士又以公之爵里行事告于著作郎張耒曰子

史官也凢世有善而無傳則子有罪耒不敢辭乃

為詩使刻石墓中曰

天下平治士無功名才否一區之死無聲或宏其

聲而中乃枵窽實靡訂孰昧孰昭有淄商侯甚蓄

不施時棄其直則已光輝彼下人逢位下固宜嗇

不使年造物則奚

    唐充之墓誌銘    陳  瓘

充之姓唐氏諱廣仁充之字也其先幽州人自石

晉割地至五世祖始得從歸滄州樂陵咸平中曽

祖克勤𬒳詔試武藝授三班借職以天雄軍管界

廵檢使卒於官因家焉遂為大名内黄人祖中立

大名司法參軍父愈喜儒士自充之五六歳時訓

以詩書浸長使從學于外充之能擇交㳺言行謹

飭讀經史講義理亦長於科舉之習中元祐六年

進士第調乾寕軍司法叅軍界河驛有殺略人者

守将械送獄俾鞫之疑其誣服以白守守不信方

趣决不已而霸州𫉬真盗然後釋無罪者凢四人

後為常州録事叅軍部使者聞充之在乾寕有審

克之譽部有疑訟多以属之充之所辨正合人情

者非止一事改官制授通仕郎以薦者及格當改

官坐元符末上書命格不下調監壽州開順口塩

礬酒稅未赴丁母憂服闋監蘇州酒稅務郡守李

尚書孝壽治尚峻猛不任僚属充之權幕官敢與

論曲直蘇人多賴之後守盛待制章於充之為姻

家𥘉與充之善郡人朱氏有𫝑熖守所歆慕衆皆

帖帖屈隨而充之一切自異著憎慢之跡守不能

堪衆或怒置充之於獄吹毛無實以酟酒㸃饒為

罪充之既廢貧困不能北歸居楚之寳應益以讀

書教子為事又七年以疾卒于家宣和己亥五月

丙辰也以某年某月某日甲子葬于揚州之某地

充之娶張氏中散大夫某之女子男四人曰激曰

濬曰㴾曰洪女四人長適従事郎趙枋餘未嫁𥘉

充之客寓寳應苟營屋室而勉竭其力以擇葬地

於維揚躬詣内黄啓祖考之殯迎䕶以来将十日

暦盖犇走自效服勤累歳未克遷奉而充之得疾

卒矣今其子激等既葬充之又能率先志併襄大

事使三世窀穸之事訖無可憾亦可以見充之身

教之遺羙矣激等遣人自寳應来南康以吕本中

所狀充之之行求銘於瓘書辭惨切且曰先人疾

亟時嘗問曰居仁約訪我尚未到又嘆曰我欲一

㳺廬山今不能矣諸孤不肖摧割待盡念欲畢聞

餘訓永不可得維行狀既𫉬所属而礲石穴土以

需于掩壙之後者將孰請而可乎居仁本中字也

正獻公之曽孫言行有家法其所叙次皆可考證

其載充之教子之言曰涑水文正公嘗謂平生無

以𬨨人但事無大小皆可使人知爾汝曹不可一

日忘此語也濉陽劉公嘗謂充之材用有餘遽聞

其死嗟惜不已嗚呼可逹可壽而廢斥夭短豈非

命歟其所厚善率皆遲鈍迂濶之士於其殁也能

相與戚嗟而已悲夫銘曰

木揺難栖波湧莫濟穮蓘積勞未穣而逝飢穣天

也人豈能違奄忽不俟豈唯我悲

    任宗𧨏墓誌銘    劉  跋

公諱宗𧨏字仲冝姓任氏贈尚書司封貟外郎諱

粹之曽孫尚書工部郎中直史館贈吏部尚書諱

子輿之孫太常少卿致仕贈正議大夫諱粹南陽

郡太夫人尹氏之子上世故為愽平人尚書公改

葬於鄆因家焉公以父任為太廟齋郎調隴州隴

安慶州合水二縣尉親䘮服除調濵州司戸參軍

亳州鄼縣令用薦為宣徳郎知曹州乗氏縣不赴

簽書鎮海軍判官事管句京東轉運司文字轉運

通直郎通判南平軍不赴監真州轉般倉轉奉議

郎賜緋魚袋通判永寕軍不赴轉承議郎通判沂

州 今上即位恩轉朝奉郎朝散郎管勾宫觀以

沂州督捕賊轉朝請郎轉朝奉大夫通判泰州不

赴除知淄州借紫加勲𮪍都尉大觀元年七月二

十四日寢疾終於家享年五十有九公濶逹好義

有氣略少年浮況閭里泛愛下士人樂從之㳺既

孤葬昏仰食貧甚至鬻其産訾用遂屈公曰差易

耳厪力治生調度纎嗇居數年復其産如𥘉鄉人

竒之宗族賴焉天性明吏事在宫務核實不肯便

文自營所臨可紀鄼有民椎埋剽及敗則行錢詆

讕數得脫前令不能制公因事殺之以徇有盗群

行入境微得其處㑹尉不在公部分方略以授主

簿曰往取賊授賞以君有母故為公得主簿感激

如公教盡𫉬之遂先公改京秩沂某氏子坐小法

當受笞公審其可教爭於州将以贖論是歳遂預

鄉舉真州倉室屋七百區費大莫敢任葺事歳霖

雨壞米至萬計吏夜徙棄水中以滅跡公大撤而

新之計司吝費公口倉雖在真本漕六路聚米以

供京師則費宜均賦之六路衆是公議上之朝遂

著為令在濵攝滄之樂陵令在鄆攝須城令治行

皆如在鄼凡民訴乆不竟若𡨚不能自直者擿其

要害躬為鐫諭無不厭服日所受書檄與凢小治

訟區處立决庭無留事獄户可羅雀豪惡吏屏氣

竟歳無敢犯或云為政必鋤猾吏奈何并容公笑

曰懦令𠋣吏以辨又憚其縱則横掎摭之是滋使

藉以蠧民且去一猾吏得一猾吏今予奪我在吏

供筆札奉案牘而已何謂云云前後所辟薦公皆

名士偉人其與人交傾盖不疑不為回隐小不可

輙以告然資樂易喜賔客酣飲笑噱恢然無忤人

更服其長者晚尤好書閱古今評其人得失以自

致其意領宫觀歸家趣供具召親属故舊無虚日

嘆曰老矣無所用如某人治某事我雖老尚能兼

此人數軰雅知公者亦多以為信云方朝廷察公

行能優除便郡未赴感疾不起壽不滿六十於戲

惜哉娶南陽夫人弟之子封夀安縣君子男四

人羲之獻之𠃔之延之皆舉進士羲之以公遺奏

授假将仕郎女七人嫁王譽郭儔士亷張平張大

辨謝敦頥儔右班殿直敦頥假承務郎餘皆舉進

士一未嫁孫男七人以大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

葬須城縣黄陂鄉之劉村先塋之次跂皇妣魯國

太夫人正議公中女篤於同氣之愛憐公㓜䕶視

之尤厚南陽君於諸外孫愛某特異躬自鞠育跂

又少公四歳相與嬉戯俱從我先公授書學丁壯

昏官出處相先後雖舅甥有晜弟之好焉諸孤謂

知公無如某者請誌其墓謹論次如右為之銘曰

服周於身棺周於服刳石袤文以為之槨度三之

一得其函深如函之深為之盖愽其封可𨼆其坎

可席從先大夫歸此真宅

    王公旦墓誌銘    滕  宗諒

夫文灼於外而釣名駕說重疊于時者欲其潜愛

恕於心術汰勝尚於意表亦以鮮矣道行于官而

欲至心得光顯當朝者求其敦潔而耻浮澹進而

勇退厥惟艱哉其有體真師常先行後學進退蹈

道終始可述則見之於太原王公焉公當 真宗

皇帝世以縣佐史有文選入閣下𨽻崇文院典理

御書日以進用立朝侃侃居羣以和人推為長者

出牧五郡所至職辨因俗為政不務皦察時號為

循吏 今天子明道䢖元之𥘉抗章引年朝廷不

欲奪其志許以本官致仕命一子自布衣試祕書

省校書郎盖所以享𦒿徳而嘉亷退也得謝之後

䟽林壑以放志治丹石以佐疾接鄉里以信順訓

子弟以端孝嗚呼昊天不憗弗報永齡以景祐二

年九月十一日考終于䢖陽縣群玉鄉崇徳里之

第享年七十四明年二月葬于所居之南山顛也

公諱昱字公旦世家于建陽曽祖磻祖樞考綸皆

藴龍徳生值唐季四海圯裂葆光全素羡慶厥後

由公之貴烈考贈尚書度支郎中母封南陽縣太

君劉氏繼母丁氏封清河縣太君公才具夙成年

十八歳以文行髙妙為本郡舉首咸平𥘉登禮部

上第除舒州桐城縣主簿陞大理評事再遷殿中

丞改太常博士轉尚書屯田度支二曹貟外郎典

職崇文院祕閣知栁州坐鄰郡大賊奔佚界上捕

之不時得黜臨江軍監新徒縣酒稅内徙楚州監

塩復知南康軍召還𨽻職中祕出守潤州逾年移

牧武昌再丁内艱以度支郎復吉居閣下𡻕乆以

便求知邵武軍得之遂老于家夫人嚴氏早亡繼

室仁和縣君沈氏左右君子動循禮則子四人長

曰楷前漳州長泰縣令次曰格汀州司法參軍次

曰栩太廟齋郎次曰杞今校書也女三人長適嚴

氏次適范氏次尚㓜宗諒接公之徳舊矣嘗宰武

陽居公治下公晚以少子結義於予諸孤之将議

葬也使家老狀公之行千里重趼且来乞文以誌

神隧紀信示逺予不讓也冝矣晏詹嗣而銘曰

建水之英武夷之靈猗歟王公才為時生賢推仕

漢帝選登瀛直如朱絃瑩若壺氷岀守藩方入趨

臺閣徳化優柔文鋒錯落播在民謡賡于聖作辭

絶累句言無宿諾致政於君歸全返真雅合天道

光昭搢紳有典有則不緇不磷壽鍾五福慶延後

昆𨼆𨼆南山悠悠東渚草没新阡煙昏拱𣗳勒䂥

礎𠔃識太原君子之墓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四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