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鉴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四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四十三 皇朝文鉴 卷第一百四十四
宋 吕祖谦 编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四十五

皇朝文鉴卷第一百四十四

 墓志

   周茂叔墓志铭     潘  兴嗣

   邵康节先生墓志铭   程  颢

   李仲通墓志铭     程  颢

   张天祺墓志铭     张  载

   商瑶墓志铭      张  耒

   唐充之墓志铭     陈  瓘

   任宗𧨏墓志铭     刘  跂

   王公旦墓志铭     滕  宗谅

    周茂叔墓志铭    潘  兴嗣

吾友周茂叔讳悙頥其先营道人曽祖讳从逺祖

讳智强皆不仕考讳辅成任贺州桂岭县令赠谏

议大夫君㓜孤依舅氏龙图阁学士郑向以君有

逺器爱之如子龙图公名子皆用悙字因以悙名

君景祐中奏𥙷试将作监主簿授洪州分宁县君

慱学行已遇事刚果有古人风众交口称之部使

者以君为有才奏举南安军司理叅军转运使王

逵以苛刻莅下吏无敢可否君与之辨狱事不为

屈因置手版归取诰𠡠纳之投劾而去逵为之改

容复荐之移郴令改桂阳令皆有治绩用荐者迁

大理寺丞知洪州南昌县其为治精宻严恕务尽

道理民至今思之改太子中舎签判覃恩改虞部

贠外郎通判永州 今上即位恩攺驾部赵公抃

入叅大政奏君为广南东路转运判官称其职迁

虞部郎中提㸃本路刑狱君尽心职事务在矜恕

虽瘴疠僻逺无所惮劳竟以此得疾恳请郡苻知

南康军未几分司南京赵公抃复奏起君而君疾

已笃熙宁六年六月七日卒于九江郡之私第享

年五十七君笃气义以名节自处郴守李𥘉平最

知君既荐之又赒其所不给及𥘉平卒子尚㓜君

䕶其䘮以归葬之士大夫闻君之风识与不识皆

指君曰是能葬举主者君奉养至廉所得俸禄分

给宗族其馀以待賔客不知者以为好名君处之

𥙿如也在南昌时得疾𭧂卒更一日一夜始苏视

其家服御之物止一敝箧钱不满数百莫不叹服

此余之亲见也尝过浔阳爱庐山因筑室溪上名

之曰濓溪书堂每従容为余言可止可仕古人无

所必束髪为学将有以设施可泽于斯人者必不

得已止未晚也此濓溪者异时与子相从于其上

歌咏先王之道足矣此君之志也尤善谈名理深

于易学作太极图易说易通数十篇诗十卷今藏

于家母郑氏封仙居县太君娶陆氏职方郎中叅

之女再娶蒲氏太常丞师道之女子二曰寿曰焘

皆𥙷太庙斋郎以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窆于徳

化县徳化乡清泉社母夫人之墓左従遗命也寿

等次列其状来请铭乃泣而为之铭铭曰

人之不然我独然之义贯于中贵于自期谫谫日

甚风俗之偷乃如伊人吾复何求志固在我寿则

有命道之不行斯谓之病

    邵康节先生墓志铭  程  颢

熙宁丁巳孟秋癸丑尧夫先生疾终于家洛之人

吊者相属于涂其尤亲且旧者又聚谋其所以葬

先生之子泣以告曰昔先人有言志于墓者必以

属吾伯淳噫先生知我者以是命我我何可辞谨

按邵本姬姓系出召公故世为燕人太王父令进

以军职逮事 艺祖始家衡漳祖新父古皆𨼆徳

不仕母李氏其继杨氏先生之㓜从父徙共城晚

迁河南葬其亲于伊川遂为河南人先生生于祥

符辛亥至是盖六十七年矣雍先生之名而尧夫

其字也娶王氏伯温仲良其二子也先生之官𥘉

举遗逸试将作监主簿后又以为颍川团练推官

辞疾不赴先生始学于百原勤苦刻厉冬不炉夏

不扇夜不就席者数年卫人贤之先生叹曰昔人

尚友于古而吾未尝及四方遽可已乎于是走吴

适楚遇齐鲁客梁乆之而归曰道其在是矣盖始

有定居之意先生少时自雄其材慷慨有大志既

学力慕髙逺谓先王之事为可必致及其学益老

徳益劭玩心髙眀观天地之运化阴阳之消长以

逹乎万物之变然后頺然其顺浩然其归在洛几

三十年始也蓬荜环堵不蔽风雨躬㸑以养其父

母居之𥙿如讲学于家未尝强以语人而就问者

日众乡里化之逺近尊之士人道之来之洛者有

不之公府而必之先生之庐先生之徳气粹然望

之可知其贤然不事表𭧂不设防畛正而不谅通

而不污清明坦夷洞彻中外接人无贵贱亲踈之

间群居燕饮笑语终日不取甚异于人顾吾所乐

何如耳病畏寒暑尝以春秋时行逰城中士大夫

家听其车音倒屣迎致虽儿童奴隶皆知欢喜尊

奉其与人言必依于孝弟忠信乐道人之善而未

尝及其恶故贤者恱其徳不贤者服其化所以

厚风俗成人材者先生之功多矣昔七十子学

于仲尼其𫝊可见者惟曽子所以告子思所以

授孟子者耳其馀门人各以其材之所宜为学

虽同尊圣人所因而入者门户则众矣况后此

千馀岁师道不立学者莫知其从来独先生之

学为有传也先生得之于李挺之挺之得之于

穆伯长推其源流逺有端绪今穆李之言及其

行事概可见矣而先生淳一不杂汪洋浩大乃

其所自得者多矣然而名其学者岂所谓门户

之众各有所因而入者欤语成徳者昔难其人若

先生之道就所至而论之可谓安且成矣先生有

书六十卷命曰皇极经世古律诗二千篇题曰击

壤集先生之葬祔于先茔实其终之年孟冬丁酉

也铭曰

呜呼先生志豪力雄阔歩长趋凌髙厉空探幽索

隐曲畅旁通在古或难先生从容有问有观以饫

以丰天不慭遗哲人之凶鸣皋在南伊流在东有

宁一宫先生所终

    李仲通墓志     程  颢

予友李君仲通讳敏之世居北燕髙祖避乱南徙

今为濮人丞相文定公迪乃其世父也曽祖令珣

祖䕶皆以丞相故赠太师尚书令考逊用子贵赠

吏部尚书仲通生而有贤资端厚仁恕见于孩提

之时举动齐整不𡚶言笑燕居终日泊然而无惰

容望之者皆知其君子人矣与人言无隐情惟闻

人之𬨨则未尝复出于口安靖寡欲居贫守约𥙿

如也好古力学博观群书尤精于春秋诗易其后

所得殊为髙深方勇厉自进不幸短命惜夫未见

其止也死之日𦆵三十耳仲通之徳盖完于天成

孝友之性尤为绝异侍太夫人疾衣不解帯者累

月及居䘮哀毁𬨨甚中外数百口上爱下信人无

间言群从聚居臧𫉬使令者众虽驭之𬨨严不能

使之无犯唯偶为仲通所责则其人必惭恨累日

痛自励及仲通之亡濮之人无贤不肖皆失声痛

惜或为陨涕非至诚及物其能有是乎仲通外甚

和易遇物如恐伤之虽家人未始见其喜怒及其

出辞气当事为则荘厉果断不可以非义回屈始

用䕃𥙷郊社斋郎调䖍州瑞金县主簿㑹剧贼戴

小八攻害数邑朝廷患之命御史督视仲通时承

尉乏与其令谋曰刘石鹘石门罗姓者皆健贼诏

捕之累年矣小八不能连二盗以自张吾知其无

能为也当说使自效则贼为不足破矣乃遣人谕

二盗皆曰我服李君仁信乆矣愿为之死然召我

亦有以为信乎仲通即以其符诰与之且约曰某

日当以甲二百来见我于邑中众皆恐惧仲通曰

彼欲为恶虽不召将至且吾信于邑人彼亦吾人

也何惮乎乃将二盗与之周旋卒得其死遂斩小

八尽平其党朝廷嘉之迁卫尉寺丞仍升一任御

史用间者言将诛刘罗二党仲通以为失信不义

抗论甚力乆始见从仲通又自言于朝请因其立

功縻以冗职可绝后患书奏不报其罗姓者果复

为害仲通宰江宁之上元有古循吏之风邑之旧

田税不均贫弱受其弊仲通为法以平之豪猾恶

其害已共为谤语有借𫝑于上官以揺其事人皆

为仲通危仲通坚处不变未满歳而所均者万七

千室事业虽百未一施概是二节则髙明之见刚

勇之气𤼵于事者亦可知巳呜呼人非有古今之

殊特患夫忽近而慕逺耳如吾仲通之材之羙古

独可以多乎哉向若天假之年成就其所学自当

无愧于古人况使得古之人并而亲炙于圣人之

时乎则吾知其果不后曽闵之列矣仲通以治平

三年五月终于家熙宁七年二月庚寅葬于濮州

鄄成县遗直乡之先茔夫人王氏祔焉夫人太子

舎果之女贤慧靖淑雅有法度及寡居益自晦

重素衣一食以终身焉盖后仲通六年而亡仲通

尝生二女皆夭卒无子以兄之子孝和为嗣仲通

平生相知之深者予故将葬其家以志文来属其

可辞乎铭曰

二气交运𠔃五行顺施刚柔杂糅𠔃羙恶不齐禀

生之𩔖𠔃偏驳其宜有锺粹羙𠔃㑹元之期圣虽

可学𠔃所贵者资便儇皎厉𠔃去道逺而展矣仲

通𠔃赋材特奇进复甚勇𠔃其造可知徳何完𠔃

命何亏秀而不实圣所悲孰能使我无愧辞后欲

有考观铭诗

    张天祺墓志铭    张  载

哀哀吾弟而今而后战兢免夫

有宋太常博士张天祺以熙宁九年三月丙辰朔

𭧂疾不禄越是月哉生魄越翌日壬申归祔大振

社先大夫之茔其兄载以报葬不得请铭它人手

䟽哀词十二各使刋石置圹中示后人知徳者博

士讳戬世家东都䇿名入仕历中外二十四年立

朝莅官才徳羙厚未试百一而天下耸闻乐从莫

不以公辅期许率已仲尼践脩荘笃虽孔门髙弟

有所后先不幸寿禀不遐生四十七年而𭧂终它

馆志亨交戾命也奈何治其䘮者外姻侯去感盖

节贲及婿李上卿郭之才从母弟质凉甥宋京攀

号之不足又属辞为之志

    商瑶墓志铭     张  耒

公讳瑶淄州人曽祖重进祖文俊皆不仕父馀政

赠大理寺丞君登景祐元年进士第为莱芜单父

县尉临沂县令知下邳县签书平定军判官事以

尚书屯田贠外郎知襄邑县卒年五十至和二年

正月二十七日也阶至承事郎勲为𮪍都尉君少

博学为文词豪健貌魁杰严整不可犯而平居乐

易长者也单父多盗君以䇿䬲猎整绞且尽盗怨

毒入官罢官还乡次大泽中一夕有叟密来语曰

林中有恶少年十数操利兵而伏期今日必杀单

父尉是君非耶君从者惧欲亡去公执弓矢徐出

有大木去百歩许望之中有空焉公谓其人曰我

为若射彼空者再发皆中之林中恶少年大惧争

先遁其治下邳决讼多辨谕劝说之不尽临以法

民始斗怒中忽喜悟相与请平者常十七八老猾

吏旁瞪视不得刺手父老戒子弟曰若忍犯此令

乎冨韩公守青州闻其治状数委公决难事始君

为包孝肃公知韩忠献心器公见必访以世务而

公无所苟合贵人终不肯出气力引挈之其胸中

不少概见而死矣先妻刘夫人继室王夫人封寿

昌县君三男子皆巳卒一孙求之举进士女二人

曽孙一人尚㓜公之从子太学博士倚以元祐八

年十月日将葬公淄州万年之原以二夫人祔而

慱士又以公之爵里行事告于著作郎张耒曰子

史官也凡世有善而无传则子有罪耒不敢辞乃

为诗使刻石墓中曰

天下平治士无功名才否一区之死无声或宏其

声而中乃枵窽实靡订孰昧孰昭有淄商侯甚蓄

不施时弃其直则已光辉彼下人逢位下固宜啬

不使年造物则奚

    唐充之墓志铭    陈  瓘

充之姓唐氏讳广仁充之字也其先幽州人自石

晋割地至五世祖始得从归沧州乐陵咸平中曽

祖克勤𬒳诏试武艺授三班借职以天雄军管界

巡检使卒于官因家焉遂为大名内黄人祖中立

大名司法参军父愈喜儒士自充之五六歳时训

以诗书浸长使从学于外充之能择交㳺言行谨

饬读经史讲义理亦长于科举之习中元祐六年

进士第调干宁军司法叅军界河驿有杀略人者

守将械送狱俾鞫之疑其诬服以白守守不信方

趣决不已而霸州𫉬真盗然后释无罪者凡四人

后为常州录事叅军部使者闻充之在干宁有审

克之誉部有疑讼多以属之充之所辨正合人情

者非止一事改官制授通仕郎以荐者及格当改

官坐元符末上书命格不下调监寿州开顺口塩

矾酒税未赴丁母忧服阕监苏州酒税务郡守李

尚书孝寿治尚峻猛不任僚属充之权幕官敢与

论曲直苏人多赖之后守盛待制章于充之为姻

家𥘉与充之善郡人朱氏有𫝑熖守所歆慕众皆

帖帖屈随而充之一切自异著憎慢之迹守不能

堪众或怒置充之于狱吹毛无实以酟酒㸃饶为

罪充之既废贫困不能北归居楚之宝应益以读

书教子为事又七年以疾卒于家宣和己亥五月

丙辰也以某年某月某日甲子葬于扬州之某地

充之娶张氏中散大夫某之女子男四人曰激曰

浚曰㴾曰洪女四人长适従事郎赵枋馀未嫁𥘉

充之客寓宝应苟营屋室而勉竭其力以择葬地

于维扬躬诣内黄启祖考之殡迎䕶以来将十日

暦盖犇走自效服勤累歳未克迁奉而充之得疾

卒矣今其子激等既葬充之又能率先志并襄大

事使三世窀穸之事讫无可憾亦可以见充之身

教之遗羙矣激等遣人自宝应来南康以吕本中

所状充之之行求铭于瓘书辞惨切且曰先人疾

亟时尝问曰居仁约访我尚未到又叹曰我欲一

㳺庐山今不能矣诸孤不肖摧割待尽念欲毕闻

馀训永不可得维行状既𫉬所属而礲石穴土以

需于掩圹之后者将孰请而可乎居仁本中字也

正献公之曽孙言行有家法其所叙次皆可考证

其载充之教子之言曰涑水文正公尝谓平生无

以𬨨人但事无大小皆可使人知尔汝曹不可一

日忘此语也濉阳刘公尝谓充之材用有馀遽闻

其死嗟惜不已呜呼可逹可寿而废斥夭短岂非

命欤其所厚善率皆迟钝迂阔之士于其殁也能

相与戚嗟而已悲夫铭曰

木揺难栖波涌莫济穮蓘积劳未穣而逝饥穣天

也人岂能违奄忽不俟岂唯我悲

    任宗𧨏墓志铭    刘  跋

公讳宗𧨏字仲冝姓任氏赠尚书司封贠外郎讳

粹之曽孙尚书工部郎中直史馆赠吏部尚书讳

子舆之孙太常少卿致仕赠正议大夫讳粹南阳

郡太夫人尹氏之子上世故为博平人尚书公改

葬于郓因家焉公以父任为太庙斋郎调陇州陇

安庆州合水二县尉亲䘮服除调濵州司戸参军

亳州鄼县令用荐为宣徳郎知曹州乘氏县不赴

签书镇海军判官事管句京东转运司文字转运

通直郎通判南平军不赴监真州转般仓转奉议

郎赐绯鱼袋通判永宁军不赴转承议郎通判沂

州 今上即位恩转朝奉郎朝散郎管勾宫观以

沂州督捕贼转朝请郎转朝奉大夫通判泰州不

赴除知淄州借紫加勲𮪍都尉大观元年七月二

十四日寝疾终于家享年五十有九公阔逹好义

有气略少年浮况闾里泛爱下士人乐从之㳺既

孤葬昏仰食贫甚至鬻其产訾用遂屈公曰差易

耳厪力治生调度纎啬居数年复其产如𥘉乡人

奇之宗族赖焉天性明吏事在宫务核实不肯便

文自营所临可纪鄼有民椎埋剽及败则行钱诋

谰数得脱前令不能制公因事杀之以徇有盗群

行入境微得其处㑹尉不在公部分方略以授主

簿曰往取贼授赏以君有母故为公得主簿感激

如公教尽𫉬之遂先公改京秩沂某氏子坐小法

当受笞公审其可教争于州将以赎论是歳遂预

乡举真州仓室屋七百区费大莫敢任葺事歳霖

雨坏米至万计吏夜徙弃水中以灭迹公大撤而

新之计司吝费公口仓虽在真本漕六路聚米以

供京师则费宜均赋之六路众是公议上之朝遂

著为令在濵摄沧之乐陵令在郓摄须城令治行

皆如在鄼凡民诉乆不竟若𡨚不能自直者擿其

要害躬为镌谕无不厌服日所受书檄与凡小治

讼区处立决庭无留事狱户可罗雀豪恶吏屏气

竟歳无敢犯或云为政必锄猾吏奈何并容公笑

曰懦令𠋣吏以辨又惮其纵则横掎摭之是滋使

藉以蠹民且去一猾吏得一猾吏今予夺我在吏

供笔札奉案牍而已何谓云云前后所辟荐公皆

名士伟人其与人交倾盖不疑不为回隐小不可

辄以告然资乐易喜賔客酣饮笑噱恢然无忤人

更服其长者晚尤好书阅古今评其人得失以自

致其意领宫观归家趣供具召亲属故旧无虚日

叹曰老矣无所用如某人治某事我虽老尚能兼

此人数軰雅知公者亦多以为信云方朝廷察公

行能优除便郡未赴感疾不起寿不满六十於戏

惜哉娶南阳夫人弟之子封寿安县君子男四

人羲之献之𠃔之延之皆举进士羲之以公遗奏

授假将仕郎女七人嫁王誉郭俦士廉张平张大

辨谢敦頥俦右班殿直敦頥假承务郎馀皆举进

士一未嫁孙男七人以大观二年九月二十六日

葬须城县黄陂乡之刘村先茔之次跂皇妣鲁国

太夫人正议公中女笃于同气之爱怜公㓜䕶视

之尤厚南阳君于诸外孙爱某特异躬自鞠育跂

又少公四歳相与嬉戏俱从我先公授书学丁壮

昏官出处相先后虽舅甥有晜弟之好焉诸孤谓

知公无如某者请志其墓谨论次如右为之铭曰

服周于身棺周于服刳石袤文以为之椁度三之

一得其函深如函之深为之盖博其封可𨼆其坎

可席从先大夫归此真宅

    王公旦墓志铭    滕  宗谅

夫文灼于外而钓名驾说重叠于时者欲其潜爱

恕于心术汰胜尚于意表亦以鲜矣道行于官而

欲至心得光显当朝者求其敦洁而耻浮澹进而

勇退厥惟艰哉其有体真师常先行后学进退蹈

道终始可述则见之于太原王公焉公当 真宗

皇帝世以县佐史有文选入阁下隶崇文院典理

御书日以进用立朝侃侃居群以和人推为长者

出牧五郡所至职辨因俗为政不务皦察时号为

循吏 今天子明道䢖元之𥘉抗章引年朝廷不

欲夺其志许以本官致仕命一子自布衣试秘书

省校书郎盖所以享𦒿徳而嘉廉退也得谢之后

䟽林壑以放志治丹石以佐疾接乡里以信顺训

子弟以端孝呜呼昊天不憗弗报永龄以景祐二

年九月十一日考终于䢖阳县群玉乡崇徳里之

第享年七十四明年二月葬于所居之南山颠也

公讳昱字公旦世家于建阳曽祖磻祖枢考纶皆

蕴龙徳生值唐季四海圯裂葆光全素羡庆厥后

由公之贵烈考赠尚书度支郎中母封南阳县太

君刘氏继母丁氏封清河县太君公才具夙成年

十八歳以文行髙妙为本郡举首咸平𥘉登礼部

上第除舒州桐城县主簿陞大理评事再迁殿中

丞改太常博士转尚书屯田度支二曹贠外郎典

职崇文院秘阁知柳州坐邻郡大贼奔佚界上捕

之不时得黜临江军监新徒县酒税内徙楚州监

塩复知南康军召还隶职中秘出守润州逾年移

牧武昌再丁内艰以度支郎复吉居阁下岁乆以

便求知邵武军得之遂老于家夫人严氏早亡继

室仁和县君沈氏左右君子动循礼则子四人长

曰楷前漳州长泰县令次曰格汀州司法参军次

曰栩太庙斋郎次曰杞今校书也女三人长适严

氏次适范氏次尚㓜宗谅接公之徳旧矣尝宰武

阳居公治下公晚以少子结义于予诸孤之将议

葬也使家老状公之行千里重趼且来乞文以志

神隧纪信示逺予不让也冝矣晏詹嗣而铭曰

建水之英武夷之灵猗欤王公才为时生贤推仕

汉帝选登瀛直如朱弦莹若壶冰岀守藩方入趋

台阁徳化优柔文锋错落播在民谣赓于圣作辞

绝累句言无宿诺致政于君归全返真雅合天道

光昭搢绅有典有则不缁不磷寿锺五福庆延后

昆𨼆𨼆南山悠悠东渚草没新阡烟昏拱𣗳勒䂥

础𠔃识太原君子之墓






皇朝文鉴卷第一百四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