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九 皇朝文鑑 卷第七十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七十一

皇朝文鑑巻第七十

 表

   代文潞公謝 太皇太后表

              張  耒

   免右僕射表      韓  忠彦

   謝史成受朝奉郎表   曽  肇

   陳州謝上表      曽  肇

   賀元祐四年明堂表   曽  肇

   南京謝上表      曽  肇

   徐州謝上表      曽  肇

   南京謝上表      曽  肇

   賀冊 皇后表     曽  肇

   賀上傳國寳表     曽  肇

   宣州謝上表      賈  易

   鄂州謝上表      張  商英

    代文潞公謝 太皇太后表

              張  耒

稽留君命敢求免於刑誅惠養老臣不使勞其筋

力仰睿私之從欲撫衰志以知榮伏惟 太皇太

后陛下厚德無彊至仁在上 神孫臨𥙊知保佑

之聖功多士充庭見肅雍之盛德恩及草木喜同

天人臣幸以餘齡獲逢盛旦雖籩豆駿奔之事徒

有心哉而禮樂大備之時為後死者豈不偶尓尚

足矜榮

    免右僕射表     韓  忠彦

申寵命以自天榮非意及措微躬而無地愧與憂

并仰冒眷𠂻歷陳危懇竊以君臣同體取象於元

首股肱上下交孚相視如腹心手足所以代天工

而理物故能熈帝載以𡚒庸自昔御臨尤艱考㥀

惟德業之兼茂乃邦家之有光伏念臣學無他長

材止近用不為詭隨以徇衆但知直道以事君遭

遇聖時未隳素業賛陪機政惟任孤忠墻髙每懼

於疾顚綆短固難於深汲更冒非常之寵深虞可

畏之言矧今蠧萌未消國是難一事有可否必分

年號而得行臣無忠邪㮣指朋𩔖而皆廢西方師

老而財匱斗米至於千錢北道河潰而民流十室

幾於九去大霈更新而猶多禁錮宿逋雖減而尚

困追償方欣大有為之時冝用不世出之士豈兹

綿薄能副詳延㐲望 皇帝陛下𡚒獨斷之明廣

僉諧之訪旁求不間於庶位圖任況多於舊人采

擢媺才収還成命譽歸明主名器不輕以假人謗

息愚臣負乗免聞於致宼

    謝史成受朝奉郎表  曾  肇

裁成二帝之書仰資聖訓褒録諸儒之效俯逮

孤生謬進官榮併叨恩賚省循非稱冒昧為慙竊

以簡𠕋之傳固多帝王之書為重文章之用非一

述作之體為難在昔有邦若時稽古自周而上具

載百篇之言繇漢以還各成一代之史典謨之辭

略而雅春秋之法謹而嚴子長雖繆於是非見稱

事核孟堅頗推於詳贍或患文繁降及後人益艱

是任或紀事支離而失實或設辭骫骳而不工或

踈略抵捂之相形或取舎抑揚之未當歷觀前載

兹謂材難矧 兩朝功德之崇髙而五世聲明之

富有以至俊傑瑰竒之士檮杌嵬𤨏之姦載在信

書傳之後裔冝得貫穿馳騁之學温純深潤之辭

追二典之光華垂百王之𮜿範如臣之鄙揣分無

堪㓜聞道於父兄粗知好古長論文於師友竊慕

著書然而植性昏𡨋受材濩落有淺見寡聞之累

無屬辭比事之長遭世盛明脱身冗散天禄石渠

之奥蚤預校讎金匱玉板之文得參論次兹儒林

之盛選實仕路之殊榮特逹甄収莫非帝力周旋

長育咸出上恩自視庸虚固難報稱雖勤劬於夙

夜謾淹歷於歳時闡發大猷豈敢希於作者整齊

故事或可繼於前人甫臨汗簡之終適遘負薪之

疾奏書天陛阻親望於清光拜賜宸庭莫與聞於

褒詔豈期推賞并及罔功飬拙藏愚乆已逃於常

憲因人成事兹復玷於異恩遜避弗容驚惶失措

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務尊先烈祗紹永圖謂

祖考之功非形容之可旣而子孫之孝在潤色之

為能深詔有司共成大典蓋兼資於衆智不求備

於一人毎矜載筆之勤靡間吹竽之濫致兹𤨏質

均被鴻私螻蟻雖微素積愛君之志涓塵有補敢

忘許國之忠

    陳州謝上表     曾  肇

𥘉縁細故輙丐徙州繼露危誠復求易地𥙷報未

伸於萬一冒煩已至於再三自非仁恕之朝當在

譴訶之域聖恩甚厚私願弗違視太守之章孱愚

知幸望長安之日感涕難勝伏念臣託勢至孤叨

榮過重謀身寡術易致於人非竊禄無功難逃於

鬼瞰材微命舛福薄災深方祗歷下之行忽遘漳

濵之疾顧筋骸之素憊困藥石之交攻氣屬如絲

識幾去幹已分身歸於厚夜不圖天假於餘生怳

如夢寐之𥘉回𢡚若酲醴之未解神明凋耗形躰

支離念官守之尚遥迫王程之有限内省尫羸之

質豈堪撼頓之勞非敢自愛於疲癃實懼仰孤

任使幸脩門之在望恃延閣之見収叩閽自言伏

質俟罪蓋疾痛之加者呼父母而是愬精誠之至

者動金石而非難果上惻於淵𠂻俾曲從於私便

維兹藩輔密邇京師事簡民淳首𬒳朝廷之化里

安户佚稀聞枹鼓之音顧臣何人獲此善地可覬

康寧之福皆縁覆護之恩矧常守於是邦有相望

之仲氏流風未逺故事可詢重念臣昨守汝隂亦

𨽻畿右始引小嫌而求避出於慮患之太周終明

大體而復還良以至公之在上銘心敢怠粉骨難

酬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聦明燭於萬微而隆寛

盡下威德加於九有而内恕及人篤遺簪墜屨之

仁推藏疾納汙之誼 太皇太后陛下處奥穾之

中而周知萬事據崇髙之勢而洞照群情常懷大

德之好生不忍匹夫之失所憫臣忝陪侍從之末

察臣實嬰沈瘵之餘假借寵靈安全孤朽臣敢不

體上之慈而哀矜于下念已之病而綏飬斯民庶

収塵露之微少荅乾坤之施

    賀元祐四年明堂禮成肆赦表

              曾  肇

侑帝饗親旣金聲而玉振赦過宥罪遂雷動以風

行歡聲逹於幅貟恊氣充乎上下竊以躬事天之

禮莫如王者之堂極嚴父之心是謂聖人之孝講

兹鉅典屬在熈朝即路寢以親祠兆于 仁祖黜

五精之並𥙊斷自 神宗光昭前聞啓迪後嗣恭

惟 皇帝陛下紹膺寳命祗遹先猷平成百度而

不有其功覆載群生而不尸其德謂時和歳豐之

效乃髙穹顧諟而然謂刑清武偃之祥乃七廟威

神之致矧屬承祧之始永懷濡露之恩將伸報本

之誠且展事生之道以𥙊恐數而瀆故遵三歳之

期以郊則逺而䟽故度九筵之位季秋令月吉日

上辛備法駕之儀恊雅聲之奏牲牷博碩籩豆靖

嘉元龜大輅之旅陳篆轂錯衡之輻湊并柯共柢

按圖諜而充庭髽首貫胷祍衣冠而就列以引以

翼有壬有林奠珪幣以告䖍舞羽旄而象德靈心

合荅精意感通喜得四海之懽增授萬年之䇿尚

念有司之庶獄豈無弗獲之一夫乃御端闈亟敷

大號滌瑕盪穢巳責逮鰥空狴犴而縱縲囚開府

庫以賜軍士布慶施德昭天漏泉彼泣辜弛網之

仁推食解衣之惠方之於此不其狹歟臣忝綴從

班適分州寄莫與奉璋之列徒懷拱極之心

    南京謝上表     曾  肇

得郡便私未報期年之政因人易地更分京邑之

權朝始去於故棲夕已臨於新部伏念臣材不堪

於丗用行有愧於古人蚤塵侍從之華寖冒藩垣

之寵未踰更歳更守二州旣不能興教化於民使

之遷善而逺罪又不能作聦明於外因以譁世而

取名惟殫夙夜之勤期副焦勞之念矧彼淮陽之

地舊為楚國之郊屬頻年昏墊之餘加比屋凶饑

之後浚溝湟以䟽積潦發廪𢈔以振流民方竭力

於經營遽蒙恩而罷徙國家別建都邑内壯皇居

維王迹之所基視它邦而尤重掌離宫之筦籥奉

原廟之衣冠以屬微臣彌慚非據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矜憐舊物優假近班尚容環走於王畿

因使周知於土俗奉承清問敢希宣室之歸攀仰

末光未覺長安之逺誓當盡瘁少冀分憂至於

事鞭扑以立威飾厨傳以干譽非明時之所尚亦

私義之不為

    徐州謝上表     曾  肇

懷章去國不啻三年荷槖入朝未淹百日復棲遲

於民社驟違逺於闕庭迫義理之當然豈人情之

所願竊念臣禀生固陋承學迂踈懷是古之至愚

抱守官之獨見豈特難堪於世用固已不善於身

謀昨者召自留都處之宗伯屬郊丘之肇祀議天

地之經祠執禮雖明趣時則戾已行之令豈孤論

之能回不韙之誅敢偷安而苟免旋抗章而請辠

蒙易地以示恩繼露微𠂻復頒温詔終頼乾坤之

造曲成犬馬之私假以使符置之善地循行閭里

固多魚稻之饒周覽山川頗有江湖之趣夫何孤

蹇獲此便安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寛裕有容包

函徧覆將以招致芻蕘之論是用特寛斧龯之威

伏惟恩慈豈易報稱臣身雖在外義不忘君況仰

頼於皇明忍自愆於素守深念長人之𭔃知無不

為益堅許國之誠死而後已

    南京謝上表     曾  肇

以儒懦而辤將符以親嫌而避邊要頗識事君之

義敢干留令之誅仰頼聖明俯矜誠請旣逃罪戾

仍獲便安伏念臣無所取材粗知嚮道雖險阻艱

難備嘗之矣而造次顚沛必於是焉以平生寡偶

而少徒故臨事易危而多畏昨祈外補聊避煩言

未容墨突之黔遽改并門之師且節制方面號為

儒者之榮率先戎行正是人臣之分便當即路詎

敢懷私但以任非所長力有不逮矧弟兄之孤立

擅將相於一時中懼滿盈外虞䜛間再瀝籲天之

懇終蒙易地之優維陳宋之奥區首東南之甸服

周流二國俛仰十期何幸衰年復尋故歩望千門

之宫闕識三后之衣冠合抱干雲或異時之拱把

峩冠束帯多前日之佩觿所愧薄材曾微惠政下

孤民望上誤國恩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舜智兼

容堯仁徧覆𥘉無心於予奪皆因物之短長是致

孤生與叨平施毋輕民事方竭力於兹辰苟利公

家誓捐軀於異日

    賀𠕋 皇后表    曾  肇

中闈肇建盛禮興行人神恊謀夷夏胥慶竊以家

國為天下之本后妃實王化之基致治所繇求端

非逺恭惟 皇帝陛下紹天駿命垂世永圖承七

廟之𠮷蠲奉三宫之供養而長秋虚位六職曠官

咨求淑人來相宗事上遵 太母之訓下採有司

之言皷鍾在庭典𠕋備物坤元博厚已正於隆名

婦順章明可風於率土臣身雖在外義不忘君誦

造舟之詩想見光輝之盛申彤管之戒庶幾𥙷報

之忠

    賀上傳國寳表    曾  肇

受命之符為時而出自天之祐維聖是承方拜況

於大庭遽均恩於率土官師動色海㝢蒙休臣聞

夫國璽之有去來猶周鼎之有輕重好治而惡亂

舎昏而即明頃自有唐之衰荐更五代之季伏而

不發殆且百年忽爾自歸將傳萬世所以表

祖宗積累之慶告社稷靈長之休在聖與仁宜昌

而壽恭惟 皇帝陛下沈潜廸哲剛健好生參天

地以成能垂子孫而作則果有神物自貽 皇家

固將配甘露以紀元豈止擬芝房而度曲臣職專

守土志切慕君講稱壽之儀阻陪下列奏升中之

頌敬俟方來

    宣州謝上表     賈  易

信而後諌愧無平仲之言罪不容誅誤脱成湯之

網屈嚴科而賦命畀善地以寧親聖澤隆寛自古

未有愚心感激欲報何從㐲念臣蔽蒙之人迂闊

於事以直道為敬天之實以詭情為駭俗之非殺

其身有益於君行之無悔見其利不顧其義死莫

敢為知萬折而必東故三已而無愠汲黯之戇寧

免世嫌子文之忠蓋出天性𥨸服兩宫之知遇稍

希八彦之激昂故有横逆之來曾無左右之𦔳口

欲清而愈濁外無正而不行獨傷忠敬之難明亟

比欺誣之重坐旣免投於荒裔仍擇處於近藩風

俗休戚在所漸摩朝夕㫖甘得其順適道固隆於

善貸恩尤著於曲成此遇 皇帝陛下聽德惟

聦使臣以禮兼洪覆無私之運均大明徧照之神

謂好言利病者有區區憂國之心謂不事權貴者

非汲汲謀身之輩方免官而從衆竟薄責以勸忠

臣敢不敬體惠慈退加修省凡正心而誠意必明

辨而篤行金石可磨厎㥀子臧之逹節死生不變

庶幾徐邈之有常殫夙夜治民之勞全始終報上

之志

    鄂州謝上表     張  商英

布宣温詔開諭逺民雖湖山千里之間如酺醵一

堂之上聽歡聲之相告慙共理之非良伏以旁接

九江前臨七澤地遐而陋俗魯以愚雖有沈寃莫

能徃愬至於極病秖自悲吟蒙𬒳皇明申頒德意

所謂率科嚴重鈎考碎煩方田擾安業之農圜土

聚徙郷之惡省租紐折公帑貪求學校駈迫者或

違其孝養之心保伍追呼者或失於耕桑之𠉀寺

觀掊繕營之費東南配漕輓之舟抑認香鹽強招

卒伍文移速於星火追捕遍於里閭百端紛更一切

蠲罷可謂崇寧之孝治真為紹𫐠之聖功而臣𥘉

效外官恭承嘉命唯憂疲懦未克推行豈有設

施可圖報稱有君如此碎首以之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誠實應天典常師古王路以平其好惡

道樞以㑹其是非察臣於元祐之間未嘗干預憐

臣於元符之末首𬒳擠排一洗刑書再還仕籍退

循衰晚虚辱寵榮辟榖留侯歸休有素據鞍馬

援進取何堪誓堅忠孝之心永保𥘉終之節




皇朝文鑑巻第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