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 皇朝文鑑 卷第七十一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七十二

皇朝文鑑巻第七十一

 表

   明州謝到任表     蔡  肇

   代范德孺部表    廖  正一

   謝昭雪表       劉  ⿰𧾷攴

   謝吏部侍郎表     鄒  浩

   謝復官表       鄒  浩

   代范忠宣公遺表    李  之儀

   通州自便謝表     陳  瓘

   進四明尊堯集表    陳  瓘

   台州羈管謝表     陳  瓘

    明州謝到任表    蔡  肇

失職之誅尚容自劾非常之寵更以曲加弗獲固

辭具嚴名訓叨塵特甚感涕難勝臣聞人有能

有不能 聖主量材而受職仕或去或不去人臣

秉義以事君儻已試而可知敢懷安而自止雖君

父保全之恩厚不汝瑕疵顧國人可否之論公有

靦面目伏念臣昨繇省户擢置詞垣盡出聖神獨

斷之明本無左右游談之助然名過其實者殆用

非所習則窮况逢聖治之日新竊仰睿文之天縱

咸池張洞庭之野海鳥炫驚秋水灌涯涘之間波

臣自蕩莫知攸濟宜厚厥愆敢期全度之恩更溢

褒嘉之典旣聮法從仍畀名城恭惟 皇帝陛下

如天覆臨以生以遂薄海内外悉主悉臣眷甌粤

之偏陬控東南之美浸鰐蛟霧濕之所蟠鬱夷𨽻

𦨴舶之所徃來方旋反於使軺將嗣修於貢職謂

宜推擇以重拊循而臣結約無竒間𨵿少與徙谿

潭之醜𩔖素乏雄文嬴賈客之購金𥘉無佳句矧

今郡國守令之政具存典謨訓誥之書奉以周旋

雖不能識其大者求之度數庶幾或推而行之有

以及民是為報國

    代范德孺謝户部表  廖  正一

邊部終更王庭當覲亟承天寵遽寘地官靜以省

躬忸乎就列臣降才蹇淺志學顓蒙早遇盛時荐

膺煩使饋糧千里甞絕漠以知難勤戍六年屬䥴

羗之未諭俯思前訓敢妄覬於功名仰奉睿謀務

乆寧於封略僅逃餘責竊願投閑惟邦計之實繁

湏賢勞而共濟乃容踈逺誤𬒳選掄臣早預搢紳

特縁承胄朝廷不掩其遺直兄弟相戒以盡忠豈

謂馴致髙華迭居要劇征西合符而相代省户接

軫而並游衆謂榮觀臣知非據 陛下天均覆育

聖監清明政在節財方且度縣官之用人無求備

固將觀臣庶之能當勤早夜之思庶有毫銖之𥙷

    謝昭雪表      劉  跂

投畀䜛人已悟告言之妄蠲除詔令更申論坐之

寃沒而有知死且不朽竊以前世論事下敢告之

章法家原情著反坐之律未聞私書謬悠之謗可

致公朝夷滅之刑繄彼無良遘為不令因黨友之

尺牘形閭巷之廋辭引鷹揚尚父之言誦髙貴鄉

公之語靡慚嗤鄙惟幸詆誣旣内慊於不根又隂

虚於後患禱其付火固絶意於上聞託以屏人復

何施於參驗不攻自破欲蓋而彰巧誰謂其如簧

市共知於無虎雖毀者挾怨必以惡聲而小人乗

危遂為竒貨密騰舊札歷遺衆仇險不啻於山川

食無餘於犬彘逮從吏訊幾誤國章意所株連人

以股栗浩有漂山之勢岌如累𡖉之危頼 先帝

照瞩之明察權臣吞噬之患特迂清問少緩嚴科

然而先臣諸孤終以屏廢闔門百口益復幽囚禦

瘴癘者十䘮𨽻臣妾者三嵗無罪且至於如此大戮

亦何以復加會上聖之龍飛破羣疑而冰釋譴累

所逮訴告必申悼前日之禍機嗟何可及掛有司

之罪籍名或未除用再瀝於肺肝敢上塵於旒扆

理無難者宜靡悼於改為事已灼然遂悉從於釐

正此蓋 皇帝陛下乾行以健離麗而明體大舜

堲䜛之方廣有唐辨謗之略孤忠素節事已白於

九原弱子㓜孫誓各堅於一死微生何算洪造難

    謝吏部侍郎表    鄒  浩

代言西掖已冒至榮列職中臺更塵髙選拜恩優

渥撫已兢慚中謝竊以六典治邦周重天官之任

三銓綜吏唐推文部之權洪惟 神考之正名肇

復先王之成憲迄至今日益昭聖功宜得眞材以

貳選事而臣猥從廢斥特荷哀憐俄擢寘於近班

獲預聞於機要事 陛下有如上帝敢萌一念之

欺仰 陛下何啻髙山終乏纎埃之𥙷未正空飡

之責遽叨越次之陞靖言思之可謂幸矣此蓋伏

遇 皇帝陛下孝隆繼志道廣用中欲多士之無

朋故孤立者與進欲四方之不擾故愚守者并容

爰舉斯心俾祗厥序臣敢不激昻遭遇飭厲猷為

念此餘生實神聖之再造誓殫綿力稱寵禄之殊

    謝復官表      鄒  浩

萬里投荒豈生還之敢望九重獨斷俄意外以蒙

恩感激哀憐縱横涕淚伏念臣最為固陋全昧幾

微有言輙至於妄陳雖死不足以塞責上頼聖人

之救物特寛司宼之嚴刑但復竄於遐方姑使省

其徃咎惟昭潭之可畏與新州而不殊形影自隨

朝夕難保昏昏瘴霧信為提耳之師兀兀愁居

因得致身之道惟忠惟孝無古無今命雖甚於垂

絲心已期於結草不謂僅存之瘦骨忽還將絕之

驚䰟旣獲免於拘攣遂亟諧於定省名蠲罪籍品

復文階在抆拭之非常皆覬覦之莫及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道彌天覆德盛春生千齡光御於丕圖

萬物率由於和氣紹隆先烈坐撫太平曲回進日

之明旁燭戴盆之下謂 裕陵長育賜之第而除

教官謂 哲宗保全矜其愚而屈常法召從五嶺

之表端遇六龍之飛擢于不次之中曾是惟新之

數肆令甄叙俯及孤危臣敢不因險阻艱難之備

甞念身體髪膚之再造益堅夙志遥瞻北極之

尊長與老親共祝南山之壽精誠所貫髙厚必知

    代范忠宣公遺表   李  之儀

臣聞生則有涯難逃定數死之將至願畢餘忠輙

留垂盡之期仰瀆蓋髙之聽中謝伏念臣賦性拙

直禀生艱危忠義雖得之家傳利害率同於人欲

未始苟作以干譽不敢患失以營私蓋常先天下

而憂期不負聖人之學此先臣所以教子而微臣

資以事君粤自治平擢為御史繼逢 神考進列

諌垣荏苒五十二年首尾四十六任分符擁節持

槖守邊晚叨宥密之求再席鈞衡之𭔃遇事輙發

曽不顧身因時有為止欲及物固知盈滿之當戒

弗思禍釁之隂乗萬里風濤僅脱江魚之葬四年

瘴癘幾從山鬼之遊忽遭睿聖之臨朝首圖纎介

之舊物復官易地遣使宣恩而臣目巳不明無復

仰瞻於舜日身猶可免或能親奉於堯言豈事理

之能諧果神明之見嗇未獲九重之入覲卒然四

體之不隨空慙田畒之還上負乾坤之造猶且強

親藥石貪戀嵗時儻粗釋於沉迷或稍紓於報效

今則膏肓已逼氣息僅存泉路非遥聖時永隔恐

叩閽之靡及雖結草以何為是以假漏偷生刳心

瀝懇庶皇慈之俯鑒亮愚意之無他臣若不言死

有餘恨伏望 皇帝陛下清心寡欲約己便民逹

孝道於精微擴仁心於廣逺深絶朋黨之論詳察

邪正之歸搜抉幽隱以盡人材屏斥竒巧以厚風

俗愛惜生靈而無輕議邊事包容狂直而無易逐

言官若宣仁之誣謗未明致保佑之憂勤不顯本

權臣務快其私忿非 泰陵實謂之當然以至未

究流人之徃愆悉以聖恩而特叙尚使存殁猶汚

瑕疵又安得未解疆場之嚴幾空帑藏之積有城

必守得地難耕凡此數端願留聖念無令後患常

軫淵𠂻臣所重者陛下上聖之資臣所愛者宗社

無疆之業苟斯言之可采則雖死而猶生淚盡詞

窮形留神逝

    通州自便謝表    陳  瓘

恩由獨斷澤𬒳孤忠刑部之執守雖堅天子之福

威無壅乃公朝之盛事豈小巳之私榮恭叙感

悰仰瀆髙聽  伏念臣昨蒙善貸賜以生還萍

跡孤睽乆𭔃食於異縣蓽門幹蠱常委事於長男

所營不足以藩身其出每縁於餬口去庭闈者累

月聞道路之一言耳受而輙行親危而不顧縁帥

司深疾其生事故傳者多指為病狂萬口嗷嗷兩

路詾詾狐突教子素存不弍之風曽參殺人寧免

至三之惑事旣匿而難曉時浸乆而益疑制所深

嚴就逮於重江之外獄辭平允閲實於片言之中

矜其無罪之可書許以還家而自便出圜扉而涕

感瞻魏闕而神留尋沐寛恩移置近地海島萬里

不如無子之無憂淮壖一身彌覺有生之有患擢

髪不足以數臣之罪瀝血不足以寫臣之心羔羊

之性自公犬馬之情愛主忘身徇國𥘉無係恡■

之私抱疾呼天惟恃精誠之格忽因詔諭特免拘

維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堯大并容舜明洞照人

人皆使之得所事事唯恐其有偏繼志用 神考

之心應天以格王之實舊弊若冰之將釋新慶如

川之方流家國平康内外交泰遂使赦令昔阻隔

而今行士有宿愆始棄置而終宥全家荷德無路

酬恩螻蟻之力至微但知恭順蒲柳之身已老尚

可糜捐望雖隔於戴盆向敢忘於傾藿

    進四明尊堯集表   陳  瓘

臣某言臣六月𥘉五日準通州牒準編修政典𡱈

聖旨取臣所著尊堯集臣依稟 聖旨不敢違𣻉

縁臣著撰此集未經奏御今具狀中編修政典𡱈

乞爲繳進合於御前開拆者臣竊以畎畮愛君精

誠雖至芻蕘議政迂闊難行葵向不習而常傾芹

陋敢期於得獻獨因睿斷許貢危衷臣  伏念

臣糞土下材犬馬賤質數罪固多於擢髪舎生無

意於兼魚𥘉欲糜捐終難緘黙因續前言之緒聊

輸垂絶之忠非敢有善善惡惡之辭但欲明尊尊

卑卑之義此螻蟻所能知也在搢紳安可藐然八

十巻之私書奪此與彼十九年之懿績可從而違

陛下於繼述之𥘉首辨明於兹事微臣持將順之

志在流竄而靡忘鋪張痛詆之言編𩔖厚誣之語

𥘉謂熈寧之輔不媿有商之臣於成湯敢肆厥欺

疑安石有所弗忍及究觀於懟筆始粗見其游辭

因思大典之乆誣益願忘軀而徃訴合浦十論申

舊䟽之餘言四明八門撮其要於一序實欲彰火

德之盛不敢畏王氏之強寧碎首於邦誅忍謾心

於國是彼效尤於往轍亦苟逞於陳編難以縷闚

略舉綱要謂 藝祖濫誅無罪謂 眞宗矯誣上

天訕薄 裕陵攘奪先美以託訓為箝口之術以

歸過為自譽之媒但矜詆訾之極工罔顧威靈之

如在幾乎罵矣豈不痛哉讀其書寧忍終篇稽其

文可為流涕代言之筆盡目其徒為儒宗首善之

宫肇塑其形為坐像禮官舞禮而行謟史書獻佞

而請觀光乎仲尼乃子雱聖父之賛比諸孔子實

卞等輕君之情彼衰周之僻王棄眞儒之將聖當

時不得配太廟之饗後世所以廣上丁之祠今比

安石為欽王之臣則方 神考為何代之主又況

一人幸學列辟班隨至尊拜伏於爐前故臣驕倨

而坐視百官氣鬱多士心寒自有華夏以來無此

悖倒之禮 神考之再相安石始終不過乎九年

安石之屏迹金陵棄置不召者十載八字威加於

鄧綰萬機獨運於元豐豈可於善述之時忽崇此

不遜之像因壞先朝三舎之法遂費今日千倍之

財人材之可擢不殊國用之添費徒廣浚吾民之

膏血增彼像之精神美成其私怨集于國陸贄設

枝顚之喻承業以財盡為憂忠哉古人愛君之誠

異乎今日養士之意又況臨川之所學不以春秋

為可行謂天子有北面之儀謂君臣有迭賔之禮

禮儀如彼名分若何此乃衰世侮君之非豈是先

王訪道之法贑川舊學記刋于四紀之前辟水新

廱像成於一壻之手唱如聲召應若響隨使王氏

寖至於強梁乃元祐助發其氣𦦨昔 宣仁權同

之際謂介甫節行甚髙宜贈崇官仍加美謚司馬

光書之于簡吕公著行之於朝不以稽弊為心徒

發鎭浮之議負安石者重加黜責欺 神考者略

不誰何遂至於枝蔓而難圖豈非由偏助之太過

雖當時未見誣史而先朝自有聖批恬不奉行養

成乖悖蒙蔽 裕陵之衆美眩耀鍾山之一書四

輔之行謀畫本生於日録三衛之設規模𥘉定於

新經密密乎鄧蹇之安排草草乎京攄之傳授考

其音聲則箎唱而壎和譬諸手足則左弱而右強

凝爲冰山烈若原火愚公老矣益堅平險之心精

衛𦕈然未捨塡波之願殁而後巳志不可渝望雖

隔於戴盆夢不忘於馳闕丹誠上格天語遥詢要

觀尊主之恭緩議奸時之罪淵冰在念梟磔寧逃

恭惟 皇帝陛下天大普容日明徧照覽熈豐記

動之史倣虞夏採詩之官咨輿議於多方證私書

之百毀舜纂堯緒孜孜乎善繼之勤武廣文聲斤

斤乎丕承之美兹所謂一人之慶可以得萬國之

歡凡有識知孰不將順天地尊卑之已定首足上

下之宜分孔志在乎春秋漢律嚴於名分戴上者

皆知此義尊堯者豈獨臣書燕馬以市骨為先鬻

驥者必將來矣鄭校決防川之壅有舌者其忍黙

乎臣命可危衆口難遏伏望 皇帝陛下念臣役

志於享上憫臣積禍於敢恭以尺朽之廢材貢一

得之愚慮言多妄發事則有稽宣宗當紹憲之時

寧容德裕之奪語武帝以述景為事忍視馬遷之

短辭父子至情古今一揆不懲謗史之罪則何以

謝過於宗廟不毀坐像之悖則何以示順於華夷

國是方強勢難遽改大器至重要在深思庶乎苗

莠之分始於冠屨之辨至美成於剛健大患生乎

因循儒宗數人自是一家之説 聖主獨斷乃為

我 宋之休天心篤愛之甚明人情企想而有待

解 神考在天之怒成 聖主奉先之仁克果斷

於蔡方人將大覺善光揚於堯績上可無為於一

顰一𥬇之中成允文允武之業臣將獻駿惠太平

之頌豈特進狂簡不裁之書胷臆無竒但盡恭於

文字筋骸已憊當致命於君親仰酬再造之恩退

聽一成之議闔門待盡殞首知歸

    台州羈管謝表    陳  瓘

臣某言政和元年六月五日準通州牒編修政典

𡱈牒奉 聖旨取索臣所撰尊堯集請速爲檢取

封角付差去人續又準通州牒尊堯集係奉

聖旨取索不可遲緩臣即於六月十九曰申通州

乞依 聖旨發遞前去仍申編修政典𡱈云上件

尊堯集先合奏御今匣内黄帕文字等並題作臣

瓘謹封伏望本𡱈特爲進入於御前開拆今於十

月𥘉七日準通州牒準尚書刑部符都省劄子奉

聖㫖陳瓘自撰尊堯集語言無緒盡係詆誣不行

毀棄送與張商英意要行用特勒停送台州覊管

令本州當職官常切覺察不得放出州城月具存

在申尚書省臣即時望闕謝恩發離本家水陸兼

行不敢住滯今於十一月𥘉十日巳時台州城内

者畎畮之志一書可通芻蕘之言萬里不隔集羣

辭而上達遭一覽以為榮竄路雖遥陳情已畢臣

中謝伏念臣材如糞土身若梗蓬非敢以著書為

能所陳者戴君之義知詆誣之不可志在尊堯豈

行用之敢私心唯助舜語言無緒議論至迂獨歸

美於先猷遂大違於國是不行毀棄有誤咨詢虚

消十載之光隂靡恤一門之溝壑果煩揆路特建

刑章若非恃庇於九重安得延齡於再造由淮入

浙自通至台怒濤雖阻於重江毒瘴幸殊於五嶺

尚留頂踵獨頼君親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天大

并容日明洞照以至慈而善貸推觀過之深仁憫

此顚隮欲其存在以身償怨螻蟻之命至微徇國

捐生犬馬之心未替夢馳丹闕目想清光重干擢

髪之誅徒鬱戴盆之望餘生易捨大德難酬



皇朝文鑑卷第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