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一 皇朝文鑑 卷第七十二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七十三

皇朝文鑑巻第七十二

 牋

   對皇太子問政牋    李  至

 箴

   大寶箴        陳  彭年

   用材箴        田  錫

   文箴         孫  何

   省分箴        王  隨

   畏言箴        劉  敞

   讓箴         劉  敞

   歩箴         蔡  襄

   勸講箴        趙  師民

   犮箴         司馬 光

   視聽言動四箴     程  頥

   審巳箴        王  旡咎

    對皇太子問政牋   李  至

伏奉手書猥賜下問夙夜尋繹喜與憂并何則至

常人也識不足以經逺學不足以待問才不足以

幹事智不足以周身而殿下目之為碩儒曰可以

發蒙號之為端士曰可以延譽得不憂乎殿下忠

孝之道貫於神明温文之德彰於天下而猶虚懐

訪問思所以分君父之憂以元元為念且曰一夫

或致於向隅千里將疲於觀政此乃聖上有浸漬

生靈之澤感動天地之德致使殿下興言及此實

社稷之福而億兆之幸得不善乎然則愚者千慮

必有一得若夫自古太子養德東宮不親外事唯

問安侍膳而已固亦宜哉而黔庶之疾苦稼穡之

艱難素所未覩自非生知之異天誘其𠂻莫得而

知矣噫事有背經而合道時有適變而從宜是以

五帝三王不相㳂襲聖上知其然由是以浩穰之

務獨命殿下揔其綱要而躬決焉殿下復能欽若

聖訓率由舊章馭吏民必以誠待參佐必以禮㥀

命令必以簡察獄訟必以情恤鰥寡必以仁抑豪

猾必以法杜讒佞必以正絶邪僻必以道有一于

此猶為善政況兼是數者乎而猶曰奉車苟賜於

司南為政何慙於拱北不亦過謙乎然則至雖不

敏竊嘗讀易見羣爻稍過必有悔吝唯謙象獨亡

是知謙之時義大矣哉願殿下守之而已勉之而

已如此則何正言不入何正道不行若正言入而

正道行則生民不泰未之有也政化不洽亦未之

有也輒因問及輕肆狂瞽僣易之罪安敢逃焉

    大寳箴       陳  彭年

二儀之内㝡靈者人生民之中至大者君民旣可

畏天亦無親所輔者德所歸者仁恭已臨下輝光

益新載籍斯在謀猷備陳内綏萬國外撫百蠻治

亂所始言動之閒觀之則易處之甚難由是先哲

喻彼投艱苟能慮末乃可防閑審求逆耳無惡犯

顔旣庶而冨教化乃施慈儉之政冨庶之基鰥寡

孤獨人之所悲發號施令冝先及之黄髪鮐背心

實多知左右侍從何莫於兹瞻言百辟咸代天工

儻無虚授可建大中克彰謹柬惟藉至公知人則

哲視遠則聦才固難備道亦少同葑菲罔捨杞梓

乃充不扶自直惟蓬在麻非㨂莫見唯金在沙參

備顧問必辨忠邪獻替以正禆益無涯自區草澤

亦有國華訪此髦士可拒朋家三章之立庶民作

程欽哉欽哉可以措刑七代之建宼孽是平本仁

本義可以弭兵是謂齊禮亦曰好生有教無類自

誠而明宗廟社稷饗之以恭宫室苑囿誡之在豐

春蒐秋獮不廢三農擊石拊石用格神宗使人以

恱乃克成功治國以政罔或不從濟濟多士用之

有光硜硜小器謀之弗臧忠言致益豈讓膏梁六

藝為樂寧後笙簧任賢勿貳堯所以昌改過不吝

湯所以王六合至廣萬彚攸多風俗靡一嗜慾相

摩如馭朽索若防決河左契斯執六轡遂和導之

以德民免嬰羅不懈于位俗乃偃戈先王之訓罔

不咸然吾君之治亦取斯焉小心翼翼終日乾乾

三靈降鑒百禄無愆由茲率土永戴先天巍巍洪

業億萬斯年

    用材箴       田  錫

天運四時地生萬𩔖以覆以載各得其位天地猶

爾人胡求備堯以仁化舜以孝理稷專播穀禹務

導水聖賢猶然人胡求全是以有才者不必有德

有德者不必有言與人結交能護其短掩短録長

交即悠逺任人之職能從其長録長掩短邦實阜

昌無好之則忘其不肖無惡之則忘其允臧執心

至公取其所彊馬或奔踶乃致千里士有跅弛可

任以事一善可稱則勿求具美然後㑹衆善

以涖庶官民實攸暨

    文箴        孫  何

堯制舜度緜今亘古周作孔述炳星煥日是曰六

經爲世權衡萬象森羅五常混并游夏之徒得麤

䘮精空傳其道無所發明後賢誰嗣惟軻洎卿仁

門義奥我有典刑聖人觀之猶足化成嬴侯劉帝

屈指西京仲舒賈誼名實絶異相如子長才智非

常較其工拙互有否臧揚雄欻焉刷翼孤翔可師

數子擅文之場東漢而下寂無雄霸亹亹建安格

力猶完當途之後文失其官家攘徃跡户掠陳言

陵夷怠墯至于江左輕淺滛麗迭相唱和聖心經

體盡墜于地千詞一語萬指一意縫煙綴雲圖山

畫水駢枝儷葉顚首倒尾治亂莫分興亡不紀齊

頓梁絶陳傾隋圮奕奕李唐木鐸再揚文之紀綱

斷而更張鉅手魁筆磊落相望凌轢百代直趨三

王續典紹謩韓領其徒還雅歸頌杜統其衆土德

旣衰文復喧卑制誥之俗儕于四六風什之訛隣

于謳歌懐經囊史孰遏頽波出入五代兵戈不稱

天佑斯文起我大君蒲帛詔聘鴻碩紛綸邪返而

正漓澄而淳凡百儒林宜師帝心語思其工意思

其深勿聽滛哇䘮其雅音勿視彩飾亡其正色力

樹古風坐臻皇極無俾唐文獨稱徃昔賤臣司箴

敢告執策

    省分箴       王  隨

夕晦晝明乾動坤靜物禀乎性人賦於命貴賤賢

愚壽夭衰盛諒夫自然㝠數潜定蕙生數寸松髙

百尺水潤火炎輪曲轅直或金或錫或玉或石荼

苦薺甘烏黔鷺白性不可易體不可移揠苖則悴

續鳬乃悲巢者罔穴泳者寧馳竹栢寒茂桐柳秋

衰闕里泣麟𫝊巖肖象馮衍空歸千秋驟相健羡

勿用止足可尚處順安時吉禄長享

    畏言箴       劉  敞

吾甚畏言言可畏也而不能黙然吾言悃悃倡而

後和人猶以為過吾言繩繩譽而不訾人猶以為

非非吾言之畏維人之多忌非吾之不能黙然而

人實多言若是者其止乎其已乎其勿問而唯乎

譬之於物其為石不為水乎水之滔滔徃而不來

有䧟而淵有壅而洄有激而在山椒曰水哉水哉

    讓箴        劉  敞

資政冨公始讓樞密直學士又讓翰林學士又讓

樞密副使凡三讓所讓益尊所守益堅粲然有古

人之遺風故作讓箴以矯世礪俗云

讓如何其讓非為名欲先信吾道於天下氓讓如

何其讓非爲利欲天下之人咸信吾義世有常患

患其欲速枉尺直尋卒附于辱世有常患患其在

得辭小受大卒没于直公皆咈之公旣述之啓之

闢之俾世則之曰吾豈惡富貴冨貴維德人以厚

己我以厚國時豈無人昬夜乞憐縱或得之何如

其賢時豈無人乗機射利縱或得之何如其智嗟

此冨公直哉優優孰眎冨公而能勿羞孰持冨公

携手以游昔宋考父三命益恭嗟此冨公千世與

同作詩載美穆如清風

    步箴        蔡  襄

有足𠔃動渉坦夷有心𠔃何由險巇足非有慮𠔃

心役之為用心如足𠔃蠻貊行之

    勸講箴       趙  師民

若帝之元於稽古先將以其道格于皇天格天如

何謹徽舊典惟聖時憲乃克盡善在帝宅中亮章

温雅將以其文化成天下化成如何順考正道席

上之珍兹惟國寶天下有帝體元剏制非先聖之

舊章不足以秉同文而執司契日中為市以熭四

方非先聖之遺法不足以舉大義而正國常帝度

其身郁郁乎文彰禮施樂以副皇墳帝出其言穆

穆厥聲含仁吐義式諧羣情自天降祥我民旣康

不觀于經懼先猷之寖忘四夷放命有嚴誓令不

觀于經慮大功之未定無以方隅之多事而謂經

籍之宜息虞舜征苗誕敷文德無謂宸居之至尊

而忽右文之為貴歧昌造周天經地緯無以陳乆

之可替乃謂迂闊而難行先哲之言雖無老成無

譏鄙生之窶陋而略愚儒之淺昩先師之談不以

人廢無以世治之或殊而謂陳言之可侮商弼之

諌事不師古無玩歳月之其除而謂寸隂之已速

周王之戒惟日不足有以見世主之御圖或萬機

紛然不酌于古道則風化有時而弗宣有以見人

君之居極或百度差忒不斷于古義則權制有時

而弗克昔令王之經世必去害而稱利明主觀其

書可以效財成于萬事昔賢臣之事君有謀猷而

必陳明主觀其書可以示軌度于羣倫正朝之上

法宫之中非賛襄雅奥不足以興嗜慾于清躬神

麗之游光明之處非啓迪深厚不足以立正事於

古語是故可以上文可以立武可以奉天地可以

為宗主匪止玩其辭而釋其詁可以觀道可以對

萬物可以臨兆人不止明其舊而知其新靖恭乙

夜緫覽羣書夫聖人之至德何以加於從容晏朝

紬繹微㫖非天下之至精孰能與此臣𥘉聞始元

之閒儒風寖還待問之臣賜以清閒臣復觀永平

之烈經術未缺羣儒議前稱制以決桑乾之后來

自幽陵束髪右袵斯文有承金陵之君越于夷裔

雖則講習其文已敝李唐之興賢君挺生正觀𥘉

治開元旣平東壁羣山儒宗墨卿侍從之臣官有

佳名在我 太祖神武披攘親駕辟廱眞儒有光

有赫 太宗文武並運經臣師師以承帝問於穆

眞皇講求多藝以其人文發為盛際 陛下即位

纂承天禄肇開二閣以延儒服西臨邇英北啓延

義瞻仰皇明彌綸聖智成天下之務昔游焉而穆

清陳天下之謨頃於兹而講肄帝坐甚明天章不

祕願以議道願以求治下臣執經敢告中侍

    友箴        司馬 光

余何遊乎余将遊聖人之門仁人之里非聖不師

非仁不友可乎未可不若遊衆人之場聞善而遷

觀過而改

    視聽言動四箴   程     頥

顔子問克己復禮之目夫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

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四者身之用也由乎中而

應乎外制於外所以養其中也顔子事斯語所以

進於聖人後之學聖人者冝服膺而勿失也作四

箴以自警云一作因箴以自警

    視箴

心𠔃本虚應物無跡操之有要視之為一作為之則蔽

交於前其中則遷制之於外以安其内克己復禮

乆而誠矣

    聽箴

人有秉彜本乎天性知誘物化遂亡其正卓彼先

覺知止有定閑邪存誠非禮勿聽

    言箴

人心之動因言以宣發禁躁妄内斯靜專矧是樞

機興戎出好吉凶榮辱惟其所召傷易則誕傷煩

則枝已肆物忤出悖來違非法不道欽哉訓辭

    動箴

哲人知幾誠之於思志士厲行守之於為順理則

裕從欲惟一作危造次克念戰兢自持習與性成

聖賢同歸

    審已箴       王  旡咎

汝曰有德汝未大成汝之有過傷德蓋輕聖能恕

汝猶曰汝美衆人弗逮知慕而已恕汝不知慕汝

輒愉汝不自反卒比於愚愚不可比汝孰宜懼聖

人之恕衆人之慕




皇朝文鑑巻第七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