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二 皇朝文鑑 卷第七十三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七十四

皇朝文鑑巻第七十三

 銘

   財貨銘        李  瑩

   續座右銘       李  至

   武𨵿銘        胡  旦

   彭祖觀井圖銘銘    陳  靖

   門銘         吕  夷簡

   几銘         陳  堯佐

   几銘         晏  殊

   擊虵笏銘       石  介

   槃水銘        司門 光

   醫銘         吕  誨

   明州新修刻漏銘    王  安石

   布衾銘        范  純仁

   西銘         張  載

   東銘         張  載

   鼎硯銘        蘇  軾

   鄧公硯銘       蘇  軾

   天硯銘        蘇  軾

   文與可琴銘      蘇  軾

   徐州蓮華漏銘     蘇  軾

   三槐堂銘       蘇  軾

   擇勝亭銘       蘇  軾

   九成臺銘       蘇  軾

   端石硯銘       蘇  軾

   邁硯銘        蘇  軾

   洪州分寧縣藏書閣銘  黄  庭堅

   游藝齋銘       黄  庭堅

   研銘         黄  庭堅

   黄樓銘        陳  師道

   克己銘        吕  大臨

   蜀舎銘        劉  ⿰𧾷攴

   大圖硯銘       晁  補之

   座右銘        鄒  浩

   家藏古硯銘      唐  庚

   古硯銘        崔  鶠

    財貨銘       李  瑩

暇日讀夢書則曰夢虺夢糞者獲財因以銘之

財貨將至夢寐可尋或穢或虺乃玉乃金穢可親

歟虺可翫歟敢獻斯銘以激貪夫

    續座右銘      李  至

崔子玉為座右銘白樂天亦為座右銘檢身之道

幾乎殫矣予甞㝠心燕坐自思所為慮向之益友

以予位著不我規也因䟽其所得亦命為座右銘

聊以自勉其辭曰

短不可䕶䕶則終短長不可矜矜則不長尤人不

如尤已好圓不如好方用晦則天下莫與汝争智

撝謙則天下莫與汝争強多言者老氏所戒欲訥

者仲尼所臧𡚶動有悔何如静而勿動太剛則折

何如 而勿剛吾見進而不已者敗未見退而自

足者亡為善則逰君子之域為惡則入小人之鄉

吾将書紳帶以自警刻盤盂而過防豈如長存於

座右庶夙夜之不忘

    武𨵿銘       胡  旦

南條東走自雍而荆呀為武闗作扞秦城秦人東

顧六國無主漢氏西來子嬰為虜彼此鯨鯢更相

豺虎吁嗟强秦曾無守禦秦而為漢漢復如秦劉

氏不綱莽賊造新嚴嚴武關前人後人我開則興

我閉則亂一開一閉今古同貫王者邦畿守在四

夷禮義干櫓道德藩籬逺人不服文德來之化既

無外何以𨵿為

    彭祖觀井圖銘    陳  靖

淳化中予將命之狄丘道由彭門有客得彭祖觀

井圖以為貺中有臺榭人物山水森森然蓋狀其

佳象幽致表繪事之工予無取所慕者唯彭氏面

井而覆之以輪背樹而䌫之以繩凭杖歛躬跼蹐

而迎視兢然若將墜也嗚呼古人臨事而懼之有

若是檢身逺害之有若是後之君子得無效歟予

實好古者歷考其跡于傳記雖夐而難信且夫子

云竊比於我老彭亦其驗也故作銘于座右曰

至哉古人逺害全身戰戰兢兢𢘆若履冰朽索之

馭納隍是慮天子則之鴻圖永據存而懼亡繫于

苞桑諸侯則之其國必昌若舟弗濟夕惕而厲大

夫則之其家孔熾直哉惟清執虚如盈士子則之

其道元亨不爭在醜無愧屋漏庶人則之其食孔

阜吾省予行吾愼予守竊比老彭式介眉壽

    門銘        吕  夷簡

古者盤盂几杖規戒存焉今為門銘竊𩔖於此

  忠以事君  孝以養親  寛以容衆

  謹以修身  清以軌俗  誠以教民

  謙以處貴  樂以安貧  勤以積學

  靜以𪷁神  敏以給用  直以全眞

  約以奉已  廣以施人  重以臨下

  恭以待賔  貫之以道  緫之以仁

  在家為子  在邦為臣  斯言必踐

  盛德聿新  勒銘於門  永代書紳

    几銘        陳  堯佐

親仁可以自託友賢可以自扶求仁得仁必馳必

驅若隱几以召憑几而呼則仁賢斯遯厮役來趨

嗚呼賢旣遯身即孤

    几銘        晏  殊

小飯防饐跬行虞跌巾有角墊衣存祍缺惟忠與

孝則罔摧折

    擊蛇笏銘      石  介

天地至大有邪氣干於其閒為凶𭧂為殘賊聽其

肆行如天地夘育之而莫禦也人生㝡靈或異類

出於其表為妖怪信其異端如人蔽覆之而莫露

也祥符年寧州天慶觀有蛇妖極怪異郡刺史日

兩至於其庭朝焉人以為龍舉州人内外逺近罔

不駿奔於門以覲恭莊肅祗無敢怠者今龍圖侍

御孔公時佐幕在是邦亦隨郡刺史於其庭公曰

明則有禮樂幽則有鬼神是蛇不以誣乎惑吾民

亂吾俗殺無赦以手板擊其首遂斃於前則蛇無

異焉郡刺史暨州内外逺近庶民昭然若發蒙見

青天覩白日故不能肆其凶殘而成其妖惑易曰

是故知鬼神之情狀公之謂乎夫天地間有純剛

至正之氣或鍾於物或鍾於人人有死物有盡此

氣不滅烈烈然彌亘億萬世而長在在堯時為指

佞草在魯為孔子誅少正卯刃在齊在晉為董史

筆在漢武帝為東方朔㦸在成帝朝為朱雲劒在

東漢為張綱輪在唐為韓愈論佛骨表逐鱷魚文

為叚太尉擊朱泚笏今為公擊蛇笏故佞人去堯

德聰少正卯戮孔法舉罪趙盾𣈆人懼辟崔子齊

刑明距董偃折張禹劾梁冀漢室乂佛老微聖德

行鱷魚徙潮風振恠蛇死妖氣散噫天地鍾純剛

至正之氣在公之笏豈徒斃一蛇而已軒陛之下

有罔上欺君先意順旨者公以此笏指之廟堂之

上有蔽賢蒙惡違法亂紀者公以此笏麾之朝廷

之内有䛕容佞色附邪背正者公以此笏擊之夫

如是則軒陛之下不仁者去廟堂之上無姦臣朝

廷之内無佞人則笏之功也豈止在一蛇公以笏

為任笏得公而用公方為朝廷正人笏方為公之

良器敢稱德于公作笏銘曰

  至正之氣  天地則有  笏惟靈物

  笏能乃受  笏之為物  純剛正直

  公惟正人  公乃能得  笏之在公

  能破滛妖  公之在朝  䜛人乃消

  靈氣未竭  斯笏不折  正道未亡

  斯笏不藏  惟公寶之  烈烈其光

    槃水銘       司馬 光

槃水之盈止之則平平而後清清而後明勿使小

欹小欹則傾傾不可収用毀其成嗚呼奉之可不

兢兢

    醫銘        吕  誨

𣈆人武泰通醫術守臣獻狀補太醫正還郷里創

起應聖侯廟藝旣成歸善於師又將廣𢡟來學其

志有足稱者予謫官于是遷守蒲中旣行丐文以

顯于廟因作醫銘嘉乃意勤遂成其志知予言有

以滋其善也

  六氣五行  人禀而生  三部九𠋫

  納諸和平  昔稱絕技  湔腸滌胃

  輔以砭石  因之決潰  察脉之原

  當於未然  不攻而勝  庶幾十全

  愈世之病  如持國柄  常使衆邪

  不得干正  能盡已意  膏肓必起

  苟利於藝  毫釐千里  泰也有為

  心不忘師  義利之重  㥀乎所治

    明州新刻漏銘    王  安石

戊子王公始治于明丁亥孟冬刻漏具成追謂屬

人嗟汝予銘自古在昔挈壷有職匪器則弊人亡

政息其政謂何弗棘弗遲君子小人興息維時東

方未明自公召之彼寧不勤得罪于時厥荒懈廢

乃政之疵嗚呼有州謹哉維兹維兹其中俾我後

    布衾銘       范  純仁

藜藿之甘綈布之温名教之樂德義之尊求之孔

易享之常安錦繡之奢膏梁之珍權寵之盛利慾

之繁苦難其得危辱旋臻舎難取易去危就安至

愚且知士寧不然顔樂簞瓢萬世師模紂居瓊臺

死為獨夫君子以儉為德小人以侈䘮軀然則斯

衾之陋其可忽諸

    西銘        張  載

乾稱父坤稱母予兹藐焉乃混然中處故天地之

塞吾其體天地之帥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與也

大君者吾父母宗子其大臣宗子之家相也尊髙

年所以長其長慈孤弱所以㓜吾㓜聖其合德賢

其秀也凡天下疲癃殘疾惸獨鰥寡吾兄弟顚連

而無告者也于時保之子之翼也樂且不憂純乎

孝者也違曰悖德害仁曰賊濟惡者不才其踐形

惟肖者也知化則善述其事窮神則善繼其志不

愧屋漏為無忝存心養性為匪懈惡旨酒崇伯子

之顧養育英才頴封人之錫𩔖不弛勞而底豫舜

其功也無所逃而待亨申生其恭也體其愛一作

而歸全者參乎勇於從而順令者伯竒也富貴福

澤將以厚吾之生也貧賤憂戚庸玉汝於成也存

吾順事没吾寧也

    東銘        張  載

戯言出於思也戯動作於謀也發於聲見乎四肢

謂非已心不明也欲人無已疑不能也過言非心

也過動非誠也失於聲繆迷其四體謂已當然自

誣也欲他人已從誣人也惑者以出於心者歸咎

為已戯失於思者自誣為已誠不知戒其出汝者

一作咎其不出汝者長傲且遂非不智孰甚焉

    鼎硯銘       蘇  軾

鼎無耳槃有趾鑑幽無見几不𠋣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蟲隕羿䘮厥

喙羽淵之化帝祝尾不周僨裂東南圯黝然而深

維水委誰乎為此昔未始戯銘其臀加幻詭

    鄧公硯銘      蘇  軾

王鞏魏國文正公之孫也得其外祖張鄧公之硯

求銘於軾軾銘曰

 鄧公之硯魏公之孫允也其物展也其人思我

 魏公文而厚思我鄧公德而夀三復吾銘以究

 令名

    天硯銘       蘇  軾

軾年十二時於所居𨻶地中與羣兒鑿池為戯得異石

如魚膚溫瑩作淺碧色表裏皆細銀星扣之鏗然試

以為硯甚發墨顧無貯水處先君曰是天硯也有研之

德而不足於形耳因以賜吾曰是文字之祥也寶

而用之且為銘曰

 一受其成而不可更或全於德或全於形均此

 二者顧吾安取仰唇俯足世固多有

    文與可琴銘     蘇  軾

攫之幽然如水赴谷釋之蕭然如葉脱木按之噫

然應指而長言者似君置之枵然遺形而不言者

似僕

    徐州蓮華漏銘    蘇  軾

故龍圖閣直學士禮部侍郎燕公肅以創物之智

聞於天下作蓮花漏世服其精凡公所臨必為之

今州郡徃徃而在雖有巧者莫敢損益而徐州獨

用瞽人衛朴所造廢法而任意有壷而無箭自以

無目而廢天下之視使守者伺其滿則決之而更

注人莫不𥬇之國子博士傅君禓公之外曽孫得

其法為詳其通守是邦也實始改作而請銘於軾

銘曰曰

 人之所信者手足耳目也目識多寡手知重輕

 然人未有以手量而目計者必付之於度量與

 權衡豈不自信而信物蓋以為無意無我然後得

 萬物之情故天地之寒暑日月之晦明昆侖旁

 薄於三十八萬七千里之外而不能逃於三尺

 之箭五斗之缾雖疾雷霾風雨雪晝晦而遲速

 有度不加虧贏使凡為吏者如缾之受水不過

 其量如水之浮箭不失其平如箭之升降也視

 時之上下降不為辱升不為榮則民將靡然而

 心服而寄我以死生矣

    三槐堂銘      蘇  軾

天可必乎賢者不必貴仁者不必壽天不可必乎

仁者必有後二者將安取衷哉吾聞之申包胥曰

人衆者勝天天定亦能勝人世之論天者皆不待

其定而求之故以天為茫茫善者以怠惡者以肆

盜跖之壽孔顔之厄此皆天之未定者也松栢生

於山林其始也困於蓬蒿厄於牛羊而其終也貫

四時閱千歳而不改者其天定也善惡之報至於

子孫而其定也乆矣吾以所見所聞所傳聞考之

而其可必也審矣國之將興必有世德之臣厚施

而不食其報然後其子孫能與守文太平之主共

天下之福故兵部侍郎𣈆國王公顯於漢周之際

歷事 太祖 太宗文武忠孝天下望以為相而

公卒以直道不容於時蓋聞嘗手植三槐於庭曰

吾子孫必有為三公者已而其子魏國文正公相

眞宗皇帝於景德祥符之閒朝廷清明天下無事

之時享其福禄榮名者十有八年今夫寓物於人

明日而取之有得有否而𣈆公脩德於身責報於

天取必於數十年之後如持左契交手相付吾是

以知天之果可必也吾不及見魏公而見其子懿

敏公以直諌一作事 仁宗皇帝出入侍從將帥

三十餘年位不滿其德天將復興王氏也歟何其

子孫之多賢也世有以𣈆公比李栖筠者其雄才

直氣眞不相上下而栖筠之子吉甫其孫德裕功

名冨貴略與王氏等而忠信仁厚不及魏公父子

由此觀之王氏之福蓋未艾也懿敏公之子鞏與

吾遊好德而文以世其家吾是以録之銘曰

 嗚呼休哉魏公之業與槐俱萌封植之勤必世

 乃成旣相 眞宗四方砥平歸視其家槐隂滿

 庭吾儕小人朝不及夕相時射利皇䘏厥德庶

 幾僥倖不種而穫不有君子其何能國王城之

 東𣈆公所廬鬰鬰三槐惟德之符嗚呼休哉

    擇勝亭銘      蘇  軾

維古潁城因潁為隍𠋣舟于門美哉洋洋如淮之

甘如漢之蒼如洛之温如浚之涼可侑我客可流

我觴我欲即之為館為堂近水而構夏潦所襄逺

水而築邈焉相望乃作斯亭筵楹欒梁鑿枘交設

合散靡常赤油仰承青幄四張我所欲徃十夫可

將與水升降除地布牀可使杜蕢洗觶而揚可使

莊周觀魚而忘可使逸少祓禊而祥可使太白泳月而

狂旣薺我荼亦醪我漿旣灌我纓亦浣我裳豈獨臨水

無適不臧春朝花郊秋夕月場無脛而趨無翼而翔敝

又改為其費易償榜曰擇勝名實允當維古至人不留

一方虛白為室無何為郷神馬尻輿孰為輸箱流

行坎止雖獨不傷居之無盗中靡所藏去之無戀

如所宿桑豈如世人生短慮長尺宅不治寸田是

荒錫瓦銅雀石門阿房俯仰變滅與生俱亡我銘

斯亭以砭世盲

    九成臺銘      蘇  軾

韶陽太守狄咸新作九成臺玉局散吏蘇軾為之

銘曰自秦并天下滅禮樂韶之不作蓋千三百二

十有三年其器存其人亡則韶旣已隱矣而況於

人器兩亡而不傳雖然韶則亡矣而有不忘者存

蓋常與日月寒暑晦明風雨並行於天地之閒世

無南郭子綦則耳未嘗聞地籟也而况得聞其天

使耳聞天籟則凡有形有聲者皆吾羽旄干戚管

磬匏絃嘗試與子登夫韶石之上舜峯之下望蒼

梧之𦕈莽九疑之聮緜覽觀江山之吐吞草木之

俯仰鳥獸之鳴號衆竅之呼吸徃來唱和非有度

數而均節自成者非韶之大全乎上方立極以安

天下人和而氣應氣應而樂作則夫所謂簫韶九

成來鳯鳥而舞百獸者旣已粲然畢陳于前矣

    端石硯銘      蘇  軾

與墨為入玉靈之食與水為出隂鑑之液懿矣兹

石君子之側匪以玩物維以觀德

    邁硯銘       蘇  軾

以此進道常若渇以此求進常若驚以此治財常

思予以此書獄常思生

    洪州分寧縣藏書閣銘 黄  庭堅

凡治有條如機有綜經經緯緯積寸成兩菅蒯之

手簡功於紉可席可屨不能以寒昔此廟學終歳

蓬艾聖師所居風雨無蓋今誦聖言皆有夏屋爰

及方𠕋宇以華閣華閣渠渠言行之林聿求古今

自觀德心咨爾諸生永懷兹道勿嬉勿驁以迪有

造得意自已書不盡言如御琴瑟聽於無絃幙阜

凡凡呉咮楚尾其下脩水行六百里山川之靈或

秀于民世得材用我培其根勒銘頌成式告爾後

無或墮之永庇爼豆

    游藝齋銘      黄  庭堅

色荒者使人蹻蹻酒荒者使人漠漠游於六藝之

林是謂名教之樂

    研銘        黄  庭堅

制作淳古可使巧者拙夸者節性質温潤可使躁

者靜戾者聽觀棐凡而見研忘其一室之懸罄

    黄樓銘       陳  師道

熙寜十年京東路安撫使臣某轉運使臣某判官

臣某稽首言河決澶州南傾淮泗彭城當其衝夾

以連山扼以吕梁流泄不時盈溢千里平地水深

丈餘下顧城中井出脉發東薄兩隅西入通洫南

懷水垣土惡不支百有餘日而後已守臣蘇軾深

惟流亡為天子憂夙夜不怠以勞其人興懷戍兵

固𡚁應卒外為長揵乗髙如虹以殺其怒内為大

堤附城如環以侍其潰築二防於南門之外以通

南山以安危疑發倉𢈔明勸禁以惠困窮以督盗

賊宣布恩澤廵行内外吏民嚮化興於事功法施

四邑誠格百神可謂有功矣宜有褒嘉以勸郡縣

十月二日甲子奏京師明年元豐正月甲子制誥

諭意臣軾惟念祗承謨訓人神同力敢自為功以

速大戾而明揚褒大無以報稱乃作黄樓於東門

具刻明詔以承天休而明德意使其客陳師道又

為之銘臣師道伏惟吕尚南仲内撫百姓内平諸

侯詩美文武尹甫召虎南伐淮夷北伐玁狁功歌

宣王君能使人以盡其才臣能有功以報其上古

之義也臣師道又惟感而通之者道也行而化之

者德也制法明教者政也治人成功者事也昔之

詩人歌其政事則并其道德而傳之後王有作可

舉而行顧臣之愚何與於此誠樂君臣之盡道云

臣不佞冒死上黄樓銘其詞曰

 皇治惟戒修明法度恊和隂陽十有一年天災

 時行河失其防齊魯梁楚千里四逺潰亂散亡

 皇仁隱憂臨遣信臣以惠東方羸老不窮安慰

 撫養發散積倉流人如歸居人忘危完聚靡傷

 天叙地平明聖成能人神效祥靈平告成百穀

 豐盈萬邦樂康郡縣祗畏允迪聖謨終事無荒

 皇功不居歸休臣民邇昭逺揚守臣拜手夸大

 休嘉使民不忘改作黄樓以臨泗上述修故常

 庶臣無佞原始念終銘之石章以告成功以揚

 德聲永永無疆

    克已銘       吕  大臨

凡厥有生均氣同體胡為不仁我則有已立已與

物私為町畦勝心横生擾擾不齊大人存誠心見

帝則𥘉無吝驕作我蟊賊志以為帥氣為卒徒奉

辭于天孰敢侮予且戰且徠勝私窒慾昔焉宼讎

今則臣僕方其未克窘我室廬婦姑勃蹊安取厥

餘亦旣克之皇皇四逹洞然八荒皆在我闥孰曰

天下不歸吾仁痒痾疾痛舉切吾身一日至之莫

非吾事顔何人哉晞之則是

    蜀舎銘       劉  ⿰𧾷攴

某郡王萬寓鄭榜其居曰蜀舎持餘杭朱浚民所

為記過須城劉跂而請銘為之銘曰

 噫嘻此舎是蜀非邪呑若兩川坤之維耶危乎

 髙哉上青天邪赤甲白鹽峙峨眉邪榰笻醬竘

 飯罇鴟邪一物不有而不無邪噫嘻此舎是眞

 蜀國身如壷公靡索不獲行以蜀馳臥以蜀息

 隂燕陽魏呉越璀錯裴徊周流誓不以易謂不

 信者有如此石

    大圓硯銘      晁  補之

黒月模汗兩奴利與黔突居難與揭篋趨爾圓其

外亦不可轉視吾爾硯

    座右銘       鄒  浩

惟親惟天惟親惟地覆育我躬德莫我議汲汲以

報亦豈佗求權行乃心則知厥由惟身康強親喜

而安惟身疢疾親𢡚于顔矧惟此身其來有自自

祖自考以至于此能欽愛身為欽愛親祖考聴之

何福不臻親壽而昌我戯于側念兹在兹敢忘朝

    家藏古硯銘     唐  庚

硯與筆墨蓋氣類也出處相近任用寵遇相近也

獨壽夭不相近也筆之壽以日計墨之壽以月計

硯之壽以世計其故何也其為體也筆㝡銳墨次

之硯鈍者也豈非鈍者壽而銳者夭乎其為用也

筆㝡動墨次之硯靜者也豈非靜者壽而動者夭

乎吾於是得養生焉以鈍為體以静為用或曰壽

夭數也非鈍銳動静所制借令筆不鋭不動吾知

其不能與硯乆逺也雖然寧為此勿為彼也銘曰

 不能銳因以鈍為體不能動因以靜為用唯其

 然是以能永年

    古硯銘       崔  鶠

知其白守其黒似老學不厭教不倦似孔其實墨

家者流摩頂放踵




皇朝文鑑巻第七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