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 皇朝文鑑 卷第三十一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二

皇朝文鑑巻第三十一

   幸西京詔       盧  多遜

   祖宗升配詔      宋  綬

   賜中書門下詔     歐陽 脩

   皇太后還政議合行典禮詔

              歐陽 脩

   通商茶法詔      歐陽 脩

   求直言詔       韓  維

   賜中書門下置寶文閣學士待制詔

              張  方平

   禁内降詔       胡  宿

   立皇子詔       王  珪

   爲雨災許言時政闕失詔 王  珪

   封太祖皇帝後詔    王  珪

   皇太后付中書門下還政書

              王  珪

   太皇太后賜門下詔   蘇  軾

   太皇太后賜門下詔   蘇  軾

   合祭天地詔      范  祖禹

   元符日食求言詔    曾  肇

   賜夏國主詔      韓  琦

   賜觀文殿學士禮部尚書王舉正不允詔

              歐陽 脩

   賜夏國主詔      歐陽 脩

   賜南平王李德政日暦詔 宋  祁

   賜判永興軍韓琦再乞相州不允詔

              王  安石

   賜守司徒檢佼太師兼侍中韓琦詔

              王  安石

   賜冨弼乞判汝州允詔  王  安石

   賜知亳州歐陽脩乞致仕不允詔二道

              王  安石

   賜答曾公亮詔     王  安石

   賜特放知潭州燕度待罪詔

              王  安石

   賜𡨧臣韓琦不赴文德殿立班待罪不允

     詔        王  珪

   賜河陽三城節度使兼侍中曾公亮乞免

     𠕋禮允詔     王  珪

   賜判毫州冨弼乞罷使相不允詔

              王  珪

   賜吳奎免恩命不允詔  王  珪

   戒諭夏國主詔     王  珪

   賜宰臣韓琦請郡不允詔附卷吕  公著

   賜王廣淵張詵奨諭詔  元  絳

   賜新除落致仕依前光禄大夫范鎭赴闕

     詔        蘇  軾

   賜尚書刑部侍郎范百禄乞外任不允詔

              蘇  軾

   㳂路賜奉安 神宗皇帝御容禮僕使吕

     大防銀合茶藥詔  蘇  軾

   賜阿里骨詔      蘇  軾

   賜正議大夫知鄧州蔡確乞量移弟碩允

     詔        蘇  軾

   賜端明殿學士銀青光禄大夫致仕范鎭

     奨諭詔      蘇  軾

   賜觀文殿大學士集禧觀使蘇頌乞致仕

     不允詔      范  祖禹

   賜新除觀文殿大學士中太一宫使范純

     仁令赴闕供職詔  曾  肇

    幸西京詔      盧  多遜

定鼎洛邑我之西都燔柴泰壇國之大事況削平

江表厎定南方惟率土之混同自上天之鑒祐内

慙凉德感是洪休得不罄以恭䖍申其告謝睠惟

京而西顧兆陽位於南郊豆籩陳有楚之儀黍稷

奉惟馨之薦朕今暫幸西京取四月内選日有事

於圓丘冝令有司各揚其職禮容儀衛典故在焉

祗事肅成無或煩擾諸道州府不得以進奉爲名

輒有率斂凡在中外當體予懷

    祖宗升配詔     宋  綬

朕聞王者奉宗廟貴功德禋天祀地則有侑神作

主之尊審諦合食則有百世不遷之重朕以寡薄

獲承天序寔頼 先烈汔臻治平懼不能揚 祖

宗之休丕顯懿鑠夙夜惟念弗遑寧居恭以 太

祖皇帝奮淳耀之精輯樂推之運屬五代澆季中

華剖裂英威一震罔不率俾夷僣黜暴皇綱再張

革其桀驁納諸𮜿度規摹閎逺詒萬世法 太宗

皇帝躬盛聖之資乃膺繼體及來閩粤復汾晉方

夏一統尉𠋫萬里興文教拔羣材思皇政經憂勞

庶務恵澤漸漬浹人骨髓 眞宗皇帝欽明孝熈

恢纉鴻緒勤儉以率下哀矜以謹刑撫和二邊兵

不復用民靡知役物遂其生因時昭泰憲章考古

登封巡祭聲明焯耀享國多載仁恩漙博昔商周

之際則長發大禘嚴父配天逮於漢氏亦能尊二

宗立廟樂朕甚慕之肆我 藝祖之受天命建大

業可謂有功矣 二聖繼統重雍累洽可謂有德

矣其令禮官稽按典籍辨崇配之序定二祧之位

中書門下審加詳閲稱朕意焉

    賜中書門下詔    歐陽 脩

朕纉承丕基撫有方夏謂教之不可以家至而行

之毎務於身先惟是儉勤敢忘勉勵期與羣庶臻

于富康而人殆久安驕於佚欲物豐太盛耗以浮

虚苟奉養以自私忘僣奢之爲戾士民交黷貴賤

靡分惟其彊力之能無復等威之制考於著令雖

有舊章顧在攸司鮮聞用法民遂安於常習弊罔

革以滋深紀綱既紊於度程風俗以至於流蕩俾

朕有欲治之意不能副余之誠心而民多自䧟之

愚未免煩余之訓導夫令信由於貴始下化先於

上行眷予一二之臣其率庶工而警職俾爾多方

之衆勿踰常憲一作以干刑庶漸革於侈風以共

趨於治路凡居室之制器用之度冠服之章妾媵

之數其令中外臣庶遵守前後條詔如有違犯仰

御史臺及開封府糾察聞奏其諸路州軍即委轉

運使提㸃刑獄臣寮及逐處長吏施行布告中外

咸使聞知

    皇太后還政議合行典禮詔

              歐陽 脩

朕頃以嗣承大統方執初䘮過自摧傷遂嬰疾恙

皇太后尊居母道時遘家難閔余哀荒俯徇誠請

勉同聽覽用適權冝頼保䕶之勤劬獲清明而康

復恭惟坤德之至静實厭事機之乆煩殆此彌年

荐承諄誨顧寔繁於庶政難重浼於睿慈然而方

國多虞則共濟天下之務惟時無事亦冝享天下

之安先民有言無德不報雖日以三牲之養未足

盡於予心而刑于四海之風必務先於孝治惟是

事親之禮蓋存有國之規當極尊崇以稱朕意應

合行儀範等事令中書門下樞密院參議以聞

    通商茶法詔     歐陽 脩

古者山澤之利與民共之故民足於下而君裕於

上國家無事刑罰以清自唐末流始有茶禁上下

規利垂二百年如聞比來爲患益甚民被誅求之

困日惟咨嗟官受濫惡之入歲以陳積私藏盜販

犯者實繁嚴刑峻誅情所不忍使田閭不安其業

商賈不通于行嗚呼若兹是於江湖間幅員數千

里爲䧟穽以害吾民也朕心惻然念此久矣間遣

使者徃就問之而皆讙然願弛𣙜法歲入之課以

時上官一二近臣件析其狀朕嘉覽于再猶若慊

然又於歲輸裁减其數使得饒阜以相爲生剗去

禁條俾通商賈歷世之弊一旦以除著爲經常弗

復更制損上益下以休吾民尚慮喜於立異之人

緣而爲姦之黨妄陳奏議以惑官司必寘明刑用

戒狂謬布告遐邇體朕意焉

    求直言詔      韓  維

朕渉道日淺晻于致治政失厥中以干隂陽之和

乃自冬迄春旱暵爲虐四海之内被災者廣間詔

有司損常膳避正殿冀以塞責消變歷日滋乆未

蒙休應嗷嗷下民大命近止中夜以興震悸靡寧

永惟其咎未知攸出意者朕之聽納不得於理歟

獄訟非其情歟賦斂失其節歟忠謀讜言鬱於上

聞而阿諛壅蔽以成其私者衆歟何嘉氣之久不

效也應中外文武臣寮並許實封直言朝政闕失

朕將親覽考求其當以輔政理三事大夫其務悉

心交儆成朕志焉

    賜中書門下置寳文閣學士待制詔

              張  方平

昔我 藝祖神武不殺誕昌寳祚 太宗修文德

以光大業 眞宗崇儒術以承休命 仁宗善繼

謨烈化成治定咸有述作煥于簡編河漢昭回奎

壁相照迺規層構䆳在西清憲上帝藏書之府章

累朝稽古之盛並掲嘉名以登畯望俾服凝嚴之

職因爲咨訪之地誠聖哲之逺業熈洽之髙致也

仁祖升遐 先皇纂御首命近列論次遺文鈿軸

寶函未終繙録白雲紫氣遽復上賔今告畢功甫

將安奉大訓九歌之重垂丗共長廣内祕室之藏

貽謀無極祗循故事遹成先志寳文閣冝置學士

直學士待制著于令

    禁内降詔      胡  宿

朕紹承駿烈祗服先猷蹈道以臨庶邦愼憲而持

大柄馭之予奪正以賞刑悉任至公靡容紊法比

有憸幸肆興妄圖或違理覬恩或負罪希貸率求

内出間亦奉行蠧政虧風莫斯爲甚雖屢頒於詔

約曾未絶於私祈兼慮臣庶之家近貴之列交通

請託巧詐營爲隂致貨賕密輸珍玩寅緣結納侵

撓權綱方務澄清當嚴禁詰儻復違犯斷在必行

重念成湯以六事責躬女謁包苴之先戒管氏以

四維正國禮義廉耻之具張矧宗祀之㳙成屬祥

釐之均被嘉與中外絀此非衺勉于自新以隆至

治今後應内降指揮特與恩澤及原減罪犯者並

仰中書樞密院并所承受官司具前後詔條執奏

不得施行及臣庶家如有潜行貨賄結託貴近者

並令御史諫官覺察論奏咨爾丞弼體朕意焉

    立皇子詔      王  珪

人道親親王者之所先務也蓋二帝之隆治繇兹

出朕甚慕之右衛大將軍岳州團練使英宗御諱皇兄

濮安懿王子猶朕之子也少鞠于宫中而聦知仁

賢見于夙成日者選於宗子近籍命以治宗正之

事使使者數至其第迺崇執謙退乆不受命朕黙

然有嘉焉朕蒙 先帝遺德奉承聖業罔敢失墜

夫立愛之道自親者始固可以厚天下之風而上

以嚴夫宗廟也其英宗御諱以爲皇子

    爲雨災許言時政闕失詔

              王  珪

蓋聞古之聖賢在位隂陽和風雨時日月光星辰

静黎民阜蕃以底休平朕甚慕之朕猥以眇身託

于王公之上夙夜以思惟懼不能以承 先帝鴻

業而比年以來水潦爲沴廼八月庚寅大雨京師

室廬墊傷被溺者衆大田之稼害于有秋竊迹灾

變之來曾不虚發豈朕之不敏於德而不明於政

歟將天下刑獄滯𡨚賦繇煩苦民有愁歎亡聊之

聲以奸其順氣歟不然則何天戒之甚著也今飭躬

焦思欲銷復大異而未聞在位者之忠言進祈自

新厥路何繇焉應中外臣寮並許上實封言時政

闕失及當世之利病可以佐元元者悉心以陳毋

有所諱執政大臣皆朕之股肱其恊德交修以輔

朕之不逮

    封太祖皇帝後詔   王  珪

昔我 藝祖皇帝之興以天發之期兵未始一血

刃而卒再造區夏其大謀盛烈被諸萬世而莫髙

焉朕奉承聖緒夙夜不敢康乃顧後之子孫寖微

弗顯而有司未嘗議封爵之文豈朕所以尊大統

推親親之意哉且積厚者其流逺施大者其報豐

宜令中書門下考大宗之籍以屬近而行尊者一

人裂土地而王之使常從獻于郊廟世世勿復絶

    皇太后付中書門下還政書

              王  珪

日者昊天不弔 先帝上賔遽揚末命之言方結

未亡之痛而 皇帝踐祚之始銜哀過情忽傳詔

於外廷請預聞於庶政載念承邦之重累申還辟

之文皇衷未回羣聽猶鬱顧人子之誠雖至然國

家之事靡安況日聽治朝躬發神明之斷出馳禁

䟆衆聞輿馬之音百姓莫不交欣三靈以之薦祉

吾嘗視前史之戒思絫聖之圖將退飭於母儀庸

進彊於君德從容房闥不亦美歟昨權同聽政事

𠋫 皇帝康復日如舊去歲兩曾降手書還政輔

臣等並於 皇帝御前納下今來聖躬已安好其

軍國事更不同處分故兹示諭宜體至懷

    太皇太后賜門下詔  蘇  軾

皇帝嗣位于兹四年華夷來同天地並應而皇太

妃以恭儉之德鞠育之恩雖典𠕋以時奉行而情

文疑有未稱 皇帝以祖考之奉尊無二上而吾

惟春秋之義母以子貴其推天下之養以慰人子

之心宜下禮部太常寺討尋如於典故有褒崇未

盡事件令子細開具聞奏

    太皇太后賜門下詔  蘇  軾

官冗之患所從來尚矣流弊之極實萃于今以闕

計員至相倍蓰上有乆間失職之吏則下有受害

無告之民故命大臣考求其本苟非裁損入流之

數無以澄清取士之源吾今自以眇身率先天下

永惟臨御之始甞敕有司䕃補私親舊無定限自

惟薄德敢配前人巳詔家庭之恩止從母后之比

今當又損以示必行夫以 先帝顧託之深天下

責望之重苟有利於社稷吾無愛於髪膚矧此恩

私實同毫末忠義之士當識此誠各忘内顧之心

共成節約之制今後每遇聖節大禮生辰合得親

屬恩澤並四分減一 皇太后皇太妃準此

    合祭天地詔     范  祖禹

朕聞五帝不相㳂樂三王不相襲禮丗有損益因

時制宜惟我 祖宗嚴奉郊廟當遣官攝事皆考

合於前文唯奠玉親祠自裁成於大禮每以三歲

對越二儀咸秩百神大賚四海迄 先帝元豐之

末講方丘特祭之儀蓋將補一代之闕容振百王

之墜典朕惟菲德嗣守丕基 列聖巳行謹當遵奉

先朝未舉懼不克堪是以昔歲仲冬竭誠大祀神

祗饗答 祖考燕寧前詔有司載加集議猶欲咨

度諸儒之論稽參六藝之文然理既不疑則事無

可議斷自朕志恊于僉言祗率舊章永爲成式今

後南郊合祭天地依元祐七年例施行仍罷禮部

集官詳議

    元符日食求言詔   曾  肇

朕以眇身始承天序任大責重罔知攸濟永惟四

海之逺萬幾之煩豈予一人所能徧察必頼百辟

卿士下及庶民敷奏以言輔予不逮矧太史前告

天將動威日有食之期在正月變異甚鉅殆不虚

生夙夜以思未燭厥理將以彌綸初政消弭天菑

非藥石之規孰開朕聽況今周行之内人有所懷

芻蕘之中言亦可採凡朕躬之闕失若左右之忠

邪政令之否臧風俗之媺惡朝廷之德澤有不下

究閭閻之疾苦有不上聞咸聽直言毋有忌諱朕

方開讜正之路消壅蔽之風其於鯁論嘉謀唯恐

不聞聞而行之唯恐不及其言可用朕則有賞言

而失中朕不加罪朕言惟信非事空文尚悉乃心

毋悼後害應中外臣僚以至民庶各許實封言事

在京於合屬處投進在外許於所在州軍附遞以

聞布告邇遐咸知朕意

    賜夏國主詔     韓  琦

昨以夏國累年以來數興兵甲侵犯疆陲驚擾人

民誘迫熟戸去秋乃復直叩大順圍迫城寨焚燒

村落抗敵官軍邊奏屢聞人情共憤羣臣皆謂夏

國已違誓詔請行拒絶 先皇帝務存含恕且詰

端由庶觀逆順之情以決衆多之論逮此遜章之

禀命巳悲仙馭之上賔朕纂極云初包荒在念仰

循先志俯諒乃誠既自省於前辜復願堅於永好

苟奏封所叙忠信無渝則恩禮所加歲時如舊安

民保福不亦休哉

    賜觀文殿學士禮部尚書王舉正乞致

仕不允詔      歐陽 脩

夫朝廷之廣大賢雋之衆多必有皤然耆壽之臣

以當上所優禮之異或事思所訪則有老成俾時

之式瞻以爲人望故禮雖七十猶有不得謝者焉

卿懿文髙行有君子之風清節令聞爲當世所重

閲書祕殿日侍清閑進讀經筵坐論道德固非有

官司之責筋力之勞冝思少安副我眷待

    賜夏國主詔     歐陽 脩

朕嗣守丕圖日新庶政方推大信以恊萬邦思與

藩屏之臣永遵帶礪之約矧勤王而述職固弈世

以推誠而近年以來將命之使或不體朝廷之意

罔循規矩之常多於臨時率爾攺作旣官司之有

守致事體以難從且下脩奉上之儀本期效順而

君有錫臣之寵所以隆恩豈宜一介於其間輒以

多端而生事在國家之撫御固廓爾以無疑想忠

孝之傾輸亦豈欲其如此故特申於㫖諭諒深認

於眷懷今後所遣使人更宜精擇不令妄舉以紊

彜章所有押賜押伴使臣等亦巳嚴行戒勵苟有

違越必寘典刑載惟信誓之文炳若丹青之著事

皆可守言貴弗違毋開間隙之萌庶敦悠久之好

    賜南平王李德政曆日詔

              宋  祁

頒曆之義以初爲常俾一天下之歸用謹人時之

授以卿列壤南裔率職本朝宣我恩化慰彼黎庶

每屬歲元之㑹必榮廟朔之藏朕亦推處禨祥裁

輔舒慘申命太史分次左方宜案象以奉行表布

和之胥洎特兹馳錫勿怠欽承

    賜判永興軍韓琦再乞相州不允詔

              王  安石

卿當國家之多難任社稷之至憂實能忠勤以濟

勲績方均逸豫適此外虞煩我元功良非得已亦

惟體國義不辭勞今雖尚謀經武之時非有蒐兵

伐罪之事坐臨諸帥固可優游何必舊邦乃能休

養勉綏居息以副倚毗

    賜守司徒檢校太師兼侍中韓琦詔

              王  安石

便道之鎭朝廷故常來朝京師朕意所欲使事曲

折旣當聞知忠言嘉謨又所飢渇雖知勤勩可不

勉哉

    賜冨弼乞判汝州允詔 王  安石

比飭使人具宣至意就令賜告冀遂寧瘳卿嚴祗

朕命不敢遑息顧念吏卒閔其久留觸熱載馳用

忘勤勩恭以事上卿實有之仁及賤微又能如此

忠誠所惻豈獨朕心從容小邦姑以養福勉綏吉

祿毋恤後艱

    賜知亳州歐陽脩乞致仕不允詔二道

              王  安石

股肱名臣與國同體禮當得謝朕尚難之況年非

告老之時而勲在受遺之籍不留屏輔人謂斯何

姑體至懷少安厥位

卿勲德之舊簡在帝心從容一州足以休養而抗

奏至於四五必以田里爲歸豈朕視遇故老有不

足於禮乎何其求去之果也欲喻至意莫知所言

惟能勉留實副勤佇

    賜答曾公亮詔    王  安石

眚烖變異以戒人君推之股肱朕所不敢元勲舊

德實頼交脩譴告之來必緣象類明諭朕志使當

天心庶幾君臣並受遐福不務出此而果於辭權

是惟保身豈曰謀國

    賜特放知潭州燕度待罪詔

              王  安石

卿受命方隅助宣德化姦兇弗率乃觸大誅引慝

自歸謂當譴黜萬方有罪責在朕躬雖爾長民豈

專任此

    賜宰臣韓琦不赴文德殿立班待罪不

    允詔        王  珪

天子之御正朝乆而未講宰相之班百辟後亦從

隳㩜臺簡之忽陳規邦彜之浸略蓋延英賜對每

隃中𣅳之咨故宣政留班不及大昕之謁矧在職

之匪懈奚引愆而靡寧宜斥細嫌用綏素矚

    賜河陽三城節度使兼侍中曾公亮乞

    免𠕋禮允詔     王  珪

天子臨軒拜三公其禮舊矣今朕以上公之秩加

于元臣方戒有司卜日而𠕋授之乃援比固辭不

能爲朕引紱廷下吁其禮何時而可復邪雖用勉

從則匪朕心之懌

    賜判亳州冨弼乞罷使相不允詔

              王  珪

朕初臨丕基首撰大吏方勞精而共務忽引疾以

屢辭去雖隃於歲年念不舍於朝夕適覽奏函之

蔇又將使衮之還且重祿所以賦上賢樂郡所以

優舊德宜收曲慮終保髙名

    賜吳奎免恩命不允詔 王  珪

天子惟君萬邦建時百辟以祗迪于乃事矧曰左

右之臣以朝夕承又乃辟予敢有弗欽爾克懋乃

猷兹庸命爾圖厥政爾乃陳所以固辭朕命者三

朕思有虞之世羣臣皆讓亦莫安厥位終敇之曰

兪汝徃哉爾弗逖聞于前人其率時訓惟厥中嗚

呼愼爾止毋倚乃身乃罔弗孚于休

    戒諭夏國主詔    王  珪

維乃祖考克有西土世爲漢藩輔今爾弗蹈于前

烈廼竊署重爵以使奉幣於朝方邊吏拒還乃復稽

留境上不及廷見之期洎朕親㩜貢函而僣我王

命實如所聞朕疑風俗荒逺未逹朝廷之儀雖然

棄信慢常誼不可長其務思先世之約以保綏于

斯民毋忽是圖以奸我有邦之罰今後所差使人

即不得僣擬

    賜王廣淵張詵奬諭詔 元  絳

洮岷之役師旅載興維予信臣一廼忠力百爾調

發並濟厥須告凱奏功實繄佽助特加褒寵有腆

分頒宜體眷懷益圖來效

賜新除落致仕依前光禄大夫范鎮赴

闕詔        蘇  軾

夫有德君子以精神折衝譬之麟鳳能服猛鷙朕

虚懷前席以致諸老非敢必以事諉也苟得黄髪

之叟皤然在位則朝廷尊嚴姦宄消伏卿雖篤老

乃心王室毋憚數舍之勞以副中外之望

    賜尚書刑部侍郎范百祿乞外任不允

    詔         蘇  軾

成王命君陳商民在辟予曰辟爾惟勿辟予曰宥

爾惟勿宥惟厥中古之有司與天子相可否蓋如

此而況公卿之間議有異同而不盡其説哉例在

中書與在有司固宜審處歸于至當而卿遽欲以

此去位非古之道也其益修厥官以稱朕意

    㳂路賜奉安 神宗皇帝御容禮儀使

    吕大防銀合茶藥詔  蘇  軾

於赫 神考如日在天雖光明無所不臨而躔次

必有所舍肆予命爾祗奉此行禮既告成勤亦良

至感慕之外嘉歎不忘

    賜阿里骨詔     蘇  軾

惟爾祖先丗篤忠孝本與夏賊日尋干戈亦惟恃

我朝廷爵秩之隆用能保爾子孫黎民之衆肆朕

命爾嗣長乃師而承襲以來強酋外擅爾弗能禁

恣其所爲遂據洮城以犯王略隂連夏賊約日盜

邊朕愍屬羗之無辜出偏師而問罪元惡俘獲餘

黨散亡山後底平河南綏服朕惟率酋豪而捍疆

埸乃爾世功叛君父而從仇讎豈其本意庶能改

過未忍加兵果因物以貢誠願洗心而效順爾既

知悔朕復何求已指揮𤋮河路更不出兵及除已

招納到部族外住罷招納依舊許般次徃來買賣

及上京進奉爾宜約束種類共保邊陲期寵祿於

有終知大恩之難再勿使來疑復爲虚言

    賜正議大夫知鄧州蔡確乞量移弟碩

    允詔        蘇  軾

以義責備春秋有失教之譏以情内恕詩人有將

母之念碩之得罪事在有司難以貴近之親而廢

朝廷之典反觀來請有㮣予心重違兄弟急難之

詞以傷人子奉飬之意

    賜端明殿學士銀青光祿大夫致仕范

    鎭奬諭詔      蘇  軾

朕惟春秋之後禮樂先亡秦漢以來韶武僅在散

樂工於河海之上徃而不還聘先生於齊魯之間

有莫能致魏晉以下曹鄶無譏豈徒鄭衛之音巳

雜華戎之器間有作者猶存典刑然銖黍之一差

或宫商之易位惟我四朝之老獨知五降之非審

聲知音以律生尺覽詩書之來上閲簨虡之在廷

君臣同觀父老太息方詔學士大夫論其法工師

有司考其聲上追 先帝移風易俗之心下慰老

臣愛君憂國之志究觀所作嘉歎不忘

    賜觀文殿大學士集禧觀使蘇頌乞致

    仕不允詔      范  祖禹

祖宗以來貴德尚齒鼎槐之老莫不眷留班于大

廷表儀百辟卿向繇省轄進涖宰司深執勞謙懇

求去位置使祠館勉徇雅懷巳退處於丘園尚何

殊於田里矧卿筋力克壯聦明不衰中外所瞻足

以重國體兹至意無或費辭

    賜新除觀文殿大學士中太一宫使范

    純仁令赴闕供職詔  曾  肇

卿三朝元老四海具瞻出處爲邦國之重輕用舍

繋仁賢之消長乆置散地宜還本朝俾陟降於殿

帷仍緫司於琳館豈惟尊德尚齒昭示寵優庶幾

鯁論嘉謨日聞忠告昔周公巳老猶在京師留侯

雖病不去漢室眷惟舊弼異世同心聞命疾馳副

朕所望

    賜宰SKchar2韓琦請郡不允詔

              吕  公著

夫忘身徇國者前志之所髙送往事君者人臣之

所勉顧惟寡昧矧在亮隂永言負荷之艱實賴股

肱之助荐披來奏頗異予聞謂巳事於山園必聽

辭於欏柄雖末代或爾在本朝則無唯天聖之𥘉

馮拯去位非緑使領而獲罷蓋以疾疢之匪任卿

體力素强望實兼劭所宜遺履謙之近節懋經國

之逺圖深體至懷勉綏厥位





皇朝文鑑卷第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