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一 皇朝文鑑 卷第三十二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三

皇朝文鑑卷第三十二

 勑

   頒貢舉條制勑     歐陽 脩

   賜右屯衛大將軍叔韶奬諭勑

              歐陽 脩

   賜陜西西路㳂邊經略招討都部署司勑

              宋  祁

   罷諸路同提點刑獄使臣置轉運判官勑

              劉  敞

   復天下州縣官職田勑  張  方平

   條制資廕勑      張  方平

   皇族岀官勑      蘇  頌

 赦文

   建隆登極赦文

   嘉祐明堂赦文     王  珪

   治平立皇太子赦文   王  珪

   熈寧七年南郊赦文   元  絳

   元豐立皇太子赦文   鄧  潤甫

 𠕋

   乾德上尊號𠕋文    范  質

   封祀王牃文

   尊皇太后𠕋文     歐陽 脩

   皇后𠕋文       王  安石

   仁宗皇帝加上徽號𠕋文 王  珪

   立夏國主𠕋文     王  珪

   皇后𠕋文       李  清臣

   仁宗皇帝哀𠕋文    韓  琦

   宣仁聖烈皇后哀𠕋文  畢  仲游

   欽聖憲肅皇后哀𠕋文  李  清臣

  勑

    頒貢舉條制勑    歐陽 脩

夫儒者通天地人之理而兼明古今治亂之源可

謂博矣然學者不得騁其説而有司務先聲病章

句以牽拘之吾豪儁竒偉之士何以奮焉有純明

朴茂之美而無斆學養成之法飭身勵節者使與

不肖之人雜而並進則夫懿德敏行之賢何以見

焉此士人之甚弊而學者自以爲患議者屢以爲

言朕慎於攺更比令詳酌仍詔宰府加之參定皆

以謂本學校以教之然後可求其行實先䇿論則

辨理者得盡其説簡程式則閎博者可見其材至

於經術之家稍増新制兼行舊式以勉中人其煩

法細文一皆罷去明其賞罰俾各勸焉如此則待

士之意周取人之道廣夫遇人以薄者不可責其

厚今朕建學興善以尊子大夫之行而更制革弊

以盡學者之材予於教育之方勤亦至矣有司其

務嚴訓道精察舉以稱朕意學者其思進德脩業

以無失其時凡所科條可爲永制

    賜右屯衛大將軍叔韶奬諭勑

              歐陽 脩

朕固嘉汝嚮學勵善蔚然而有文與夫習富貴之

驕而樂狗馬之翫者異矣然夫學者所以知君臣

父子之禮出可以施於國入可以施於家汝其慎

擇厥師講救其闕使言行無過以自逺於悔尤夫

能異於衆人誠爲有立必至乎君子然後大成汝

其勉之無或中止

    賜陜西西路㳂邊經略招討都部署司

    勑         宋  祁

朕䘏軍旅之苦寵邊陲之良事從優寛情無遴愛

至於常愆細過並許功除煩文苛法罕由吏議昨

滕宗諒張亢並緣事任合給公用庫錢俾其宴享

賔僚犒飫軍伍而乃用度無藝簿領失防陽託貿

營潜有牟入攸司言上遣使即推如聞逮繫頗多

鞠劾彌廣本其冗費寧足深誅巳罷案窮悉令原

貸其滕宗諒等止免一官量降差遣雖屈吾法期

慰士心且夫盡用市租美推趙將來從我取誼表

漢臣每慕前風思全大體尚慮諸道帥守便以茲

事爲懲或損狹餼牽或裁量藥餌苟存畏避謂免

譏彈胡益至公亦非朕意但當循經費之式去自

潤之私取仰於官均惠於衆由兹厎績夫何間然

安節坦懷毋或疑憚

    罷諸路同提㸃刑獄使臣置轉運判官

    勑         劉  敞

國家兼覆㝢内疆理天下分州立邑十有八路惟

吏之不平民之失職政之頗纇獄之糾紛未能獨

察也故設糾䖍之司使奉欽恤之寄專屬朝寀貳

以武吏誠欲審疑察枉釋𡨚決滯納民於不𡨚流

化於無訟而武吏或起世家或由軍功文墨期會

未必深究監司背項適增其繁夫非其習而望其

效違其方而冀其功不亦難乎其罷諸路同提㸃

刑獄使臣令樞密院勘㑹巳及二年者即令赴闕

未及二年者與就移合入差遣及於河北河東陜

西緣邊兵馬多處相度添置路分都監以次補用

庶幾人盡所長官不虚受夫轉運使之任所以寄耳目

治財賦集事功也江南東西荆湖南北廣南東西

福建益梓利䕫等十一路此其去京師逺者萬里

近者數千里或跨帶山海﨑嶇蠻夷而皆一員主

之處則無與參慮出則無與僇力設有緩急之警

調輸之煩機㑹一失民受其弊甚非豫慮先事之

䇿其各增置轉運判官一貟以三年爲一任選差

第二任以上知州資序人𠋫一任滿日與提㸃刑

獄差遣初入知州及第二任通判資序人𠋫滿兩

任日與提㸃刑獄差遣若居部無狀隳職敗事亦

重行其罰蓋士常患任之不當其材無以見長用

之不久其任無以就功今朕别異文武使得自試

選擢賢能使得次進吾於士大夫可謂無負矣其

各竭力悉心勉成功名布告中外咸諭朕意

    復天下州縣官職田勑 張  方平

昔在 先帝詔復公田合王制班祿之差得聖人

養賢之義載原深㫖本自愛民比者搢紳之間屢

陳利害之意以謂郡縣受地有無不齊銓審除貟

權利爲倖辯競以之傷俗因緣至于害人故嘗命

官斷以定數誠足釐於浮弊然未安於予懷禮不

云乎厚祿以勸羣臣則下之報禮重凡厥文武仕

于朝廷雖廉素者惟士之常而冨貴者人之所欲

其全寛大之體自有公平之制所宜給其所未給

均其所未均約爲等差㮣令增足使事父母者得

以致其養畜妻子者得以致其樂冠昏䘮祭有所

奉慶恤饋問有所施不牽私室之憂必專公家之

慮則六計可以弊羣吏之治四方可以期衆職之

修儻自犯于有司亦何逭於彜憲上廣 先朝之

惠示不敢渝下俾諸臣之言審兹自定惟爾中外

體予所存

    條制資廕勑     張  方平

周禮大司樂掌學政以六藝教郡國子漢制光祿

勲典任籍以四行察三署郎兹其官材本於世冑

然當辨論必屬俊良令廕法之所原古典刑之是

憲惟因循之日久寖滋蔓而倖多敝生作法之涼

濫起推恩之過且賞延于世諒非及於踈宗官惟

其人顧何取乎髫稚暨階仕進之路復無誨育之

科室不茨墉田不疆畒處不裕立身之道出不閑

從政之方略觀貴途良鮮舊族此則上因朝廷法

制之不立下自父兄訓義之不孚故俾宰司詳爲

定令使夫冢嗣先錄以篤爲後之體支子限年以

明入官之重設考藝之格激之向學立保行之條

勉令率履前史不云爵禄者天下之砥石人君所

以礪世磨鈍兹實用焉庶乎位有稱職之才朝多

濟世之美非惟爲國造士是乃爲臣立家咨爾具

僚知朕此指

    皇族出官勑     蘇  頌

自我 祖宗太上御諱叙邦族大則䟽封於爵上次則

通籍於閨臺普集京師參奉朝請然而世緒𡫏逺

皇枝益蕃屬有親踈則恩有隆殺才有賢否則祿

有重輕今而一貫於周行是亦奚分於流别雖睦

婣之道誠廣而德施之義未周故廷臣數言宰司

繼請謂宜定正限以等彜朕惟親戚之間經史有

訓漢唐之世典故具存或以九族辨尊卑或以五

宗紀逺近或聽推恩而分子弟或許自試而效才

能或宗子之賢得從科舉或諸王之女自主昬姻

盡前世之所行顧當今之未備況我朝制作動法

先王豈宗室等衰反無定著因俾羣公之合議將

爲一代之通規載𭣄奏封具陳條目以謂 祖宗

昭穆宜從世世之封王公子孫抑有親親之義若

乃服屬之既竭洎于才藝之並優在隨器以甄揚

使當官而勉懋至於任子之令通昏之儀凡曰有

司之常一用外官之法僉言既允朕意何疑告於

將來遂頒明命噫自義率祖既殊升降之文因時

制宜斯盡變通之利咨爾宗盟之衆固多博識之

倫奉承新書當體朕意

  赦文

    建隆登極赦文

五運推移上帝於焉睠命三靈攺卜王者所以膺

圖朕起自側微備嘗艱苦當周邦草昧從二帝以

徂征洎虞舜陟方翊嗣君而纂位但罄一心而事

上敢期百姓之與能屬以北虜侵疆邊民罹苦朕

長驅禁旅徃殄胡塵鼓旗纔出於國門將校共推

於天命廹廻京闕欣戴眇躬㓜主以暦數有歸尋

行禪讓兆民不可以無主萬機不可以曠時勉徇

羣心巳登大寶昔湯武革命發大號以順人唐漢

開基因始封而建國宜國號大宋攺周顯德七年

建隆元年乗時撫運既叶於謳謡及物推恩宜

周於華夏可大赦天下於戯革故鼎新景命初隆

於王室眚灾肆赦鴻恩普洽於民心更頼將相王

公恊謀同力共禆寡昧以致升平凡爾萬方咸知

朕意

    嘉祐明堂赦文    王  珪

朕承三聖之基履四海之貴深惟持國之日久益

念爲君之道囏有臨聽之廑庶以圖天下之佚無

奉養之靡庶以資天下之豐兢兢萬務之維微勉

勉前事之所戒倚以左右輔弼之正予敢有弗欽

事于上下神祇之明予敢有弗肅屬九榖登冨三

辰昭華象來桂海之祥塵絶玉關之警有邦之應

於朕豈功恭念爲天之子者必修報本之禋爲人

之子者必懷追養之慕重循菲德屢緝曠文頃按

明堂之圖古如路寖之制載經斯室載度斯筵直

大火之騂芒乗季秋之肅氣物無上帝之稱非躬

祠不足昭虖䖍聖維文考之尊非嚴配不足盡虖

孝於時備法物之駕服大冕之章格靈貺於眞庭

欵清德於太宇還祗宗祀之舉具飭純誠之將廼

神光陸離燭于薦鬯之夕喜氣休晏被于燎柴之

時亶丕事之繼成敢蕃釐之專饗宜孚廷渙以契

天心可大赦天下於戯承神之胙既均輝耀之微

盪俗之瑕復若風霆之布蓋禮鉅則擇之博孝至

則勸以遐尚頼秉文之英經武之傑厲同寅於王

室壯大治於邦圖共荷無疆之休亦膺無窮之聞

    治平立皇太子赦文  王  珪

王者承天立極莫不思長世之圖爲國建儲所以

正萬邦之本故朕親先父子而天下不以爲愛命

發朝廷而天下不以爲私粤予上嗣之良禀自日

躋之聖出而就傅寖窮學肆之聞入則承顔勤至

寢門之問比䟽榮於王社益侈德於天枝顧荷丕

基之艱猶虚正體之貳矧漢文命嫡著於即祚之

初年且夏后立子期以傳家於萬丗維羣元之所

徯維大器之所承式符少海之祥宜踐東朝之位

肆顯𠕋之丕發嘉僉言之大同爰契歡心用覃曠

澤可大赦天下於戯文昭武穆夙詒燕後之謀震

長離明本有承華之象蓋義重虖先者禮必亟舉

慶施虖上則惠必遐流咨爾庶方當體朕意

    熈寧七年南郊大赦  元  絳

王者欽崇神天嚴奉宗祏就郊以饗所以詔天下

之恭假廟而烝所以教天下之孝洪惟五聖之烈

誕輯百王之文肆予冲人昭事上帝載念物無以

稱維一誠可以展大報之儀祭不欲煩維三歲可

以述躬行之典恊會康年之順道迎至日之長是

用朝薦殊庭裸將太室乃進登於陽畤以裒對於

皇穹合祛柔祗陟配文祖祝燧告絜賛犧尚純六

樂變音舞奏而諸物至二精揚燎煙升而萬靈交

方丕事之獲成敢蕃禧之專饗宜旉大號以賚多

邦可大赦天下於戯意盡精禋既秩宗祈之舉政

施惠術亶昭慶宥之行維時黎元綏我德澤尚頼

謨明四近忠藎羣材儀圖新美之功勱相隆平之

運同厎于治永孚厥休

    元豐立皇太子赦文  鄧  潤甫

父子一體也惟立長可以圖萬世之安國家大器

也惟建儲可以係四海之望位序蚤定而人莫不

以爲恱典禮亟崇而衆罔敢以爲私永惟上嗣之

賢寔有妙齡之譽入而視膳孝友見於夙成出則

好書聦哲繇於自得粤紹休於正統猶虚位於東

朝廼考蓍龜之占廼稽方𠕋之實載㳙吉日肇闢

青宫周家先親不敢忘廟社之重夏后與子蓋以

順天人之心宜覃曠恩徧暨群品可大赦天下於

戯離明震長緜帝緒於億年解吉渙亨灑天仁於

萬物蓋禮之所行者大則澤之所流者深咨爾多

方體朕至意

  𠕋

    乾德上尊號𠕋文   范  質

乾德元年嵗次癸亥十一月己酉朔十六日甲

子攝太尉守司徒兼侍中蕭國公臣質守司空平

章事臣溥尚書右僕射平章事臣仁浦及内外文

武臣寮馬歩諸軍將校藩郡守臣四夷君長緇黄

耆艾等七千五百人謹再拜稽首上言曰惟天爲

大惟堯則之又曰舜有天下無爲而理是以古之

言道德者莫先於二帝一則曰聦明文思一則曰

温恭濬哲英聲茂實意無欲而自彰景福鴻休心

無求而自至巍巍蕩蕩無得而言伏惟

皇帝陛下髙明博厚宣慈惠和純粹之德全孝友

之行著惟精惟一知微知章向者龍尚處於潜淵

日未離於暘谷歴試之際志在扶危險阻艱難何

徃不濟躍馬蹈髙平之陣麾戈佐淮甸之征喋血

鏖兵一月三捷勞旋飲至論功莫二洎乎天監厥

德用集大命人祇叶應風雨咸若鼎運初建國歩

猶梗始則李筠犯順長㦸指闕并人連禍寇我北

鄙於是有太行之行重進怙亂棄德崇姦幅員千

里生民被毒於是有廣陵之役千乗萬騎如霆如

雷詢彼仇方震疊區宇翠華宵至堅城旦下連平

二孽有同符契累朝巳來出師誅暴未有若兹之

竒速也頃者華風不競中國政微五嶺三江置諸

度外殊文異𮜿六紀于孳肇啟聖謀驅攘宼亂荆

湖厎定南土晏然燕薊之戎汾晉之孽燕巢幕上

朝不謀夕邊事少間理道無壅嚴恭寅畏一日萬

幾勤於已而泰於人儉於躬而豐於物明四目而

高視逹四聦而逺𦗟不侮鰥寡恤天窮也信及豚

魚遂物性也惜力念耕耘之苦推食閔介冑之勞

法家之流既峻且密乃詔大理重正刑名俾盡哀

矜務從寛簡減盗竊之罪緩鹽麴之禁好生之德

通於神明若乃昧爽丕顯坐而待旦商湯之戒慎

也側身損已長轡逺馭漢文之化導也循名責實

信賞必罰建武之法制也果敢決斷從善如流貞

觀之風烈也帝王之道於兹備矣太平之業於兹

成矣於是祗見清廟致其孝享圎丘展禮對越上

玄一獻而天帝降祉再獻而神人以和三獻而萬

祿攸報祥風拂𬒮休氣繞壇熈熈怡怡羣心胥恱

國家大慶衆庶共之肆赦覃恩俾民更始與天合

道謂之應天大無不覆謂之廣逺無不至謂之運

博施濟衆謂之仁智周萬物謂之聖化成天下謂

之文保大定功謂之武其德無際謂之至德臣等

不勝大願謹奉玉𠕋玉寶上尊號曰應天廣運仁

聖文武至德皇帝伏惟垂日月之明監億兆之情

凝旒端委昭受鴻名如山嶽之固如松柏之貞乾

健不息品物咸亨承天之祐萬壽千齡

    封祀玉牒文

大中祥符元年歲次戊申十月戊子朔二十四

日辛亥有宋嗣天子臣敢昭告于 昊天上帝啓

運大同惟宋受命 太祖開階功成治定 太宗

膺圖重熈累盛粤以冲人丕承列聖寅恭奉天憂

勞聽政一紀于兹四隩來暨玄貺殊尤禎符章示

儲慶發祥清淨可致時和年豐羣生咸遂爰荷顧

懐敢忘繼志僉議大封聿伸昭事躬陟喬嶽對越

上玄率禮祗肅備物吉蠲以仁守泣以孝奉先祈

福逮下侑神昭德惠綏黎元懋建皇極天祿無疆

靈休允廸萬乗其昌永保純錫

    尊皇太后𠕋文    歐陽 脩

治平二年歲次乙巳十一月丁巳朔十有六日

壬申嗣皇帝臣英柰廟諱謹稽首再拜言曰臣聞昔者

明王之以孝治天下者非家至而日見也蓋有要

道焉推所以行於已者爲天下率盡所以奉其親

者爲天下先而四海靡然而承風矣洪惟 有宋

受命造邦百年四聖而小子獲承之以繼我 仁

考之遺休餘烈方與羣公卿士夙夜以思勉其不

逮庶㡬如我 仁考付畀之意以申罔極欲報之

心此固慄慄祗懼不敢遑寧者也顧惟眇末之質

提𢹂鞠育慈仁咻煦至于有成自我 聖母嗣位

之始哀迷在疚而憂勤艱難一日萬務恊和綏靖

保祐扶持功施邦家亦惟我 聖母永惟至恩大

德無物可稱是以稽參典禮率籲羣心合志一辭

懇懇惓惓不勝大願謹遣攝太尉具官韓琦司徒

具官胡宿奉玉册金寶上尊號曰皇太后恭惟

皇太后聖善明哲柔閑静專粤自正位中宫内助

先帝隂禮修而教行儉德著而下化遂及萬國先

於正家逮夫玉几受遺遭時多難勉徇勤請權同

聽決而明識逺慮動懐謙畏深鑒漢家母后之失

訖不踐於外朝及歸政冲人合於易之進退不失

其正之聖是惟全節鉅美固巳超出前古而垂法

後世宜乎盛烈播于聲詩尊名光於典𠕋惟末小

子獲奉温凊嗚呼殫九州之冨以爲養未足盡於

孝心享萬壽之福而無疆期永承於慈訓臣誠懼

誠抃稽首再拜謹言

    皇后𠕋文      王  安石

維熈寜二年歲次己酉四月丁酉朔二十六日壬

戍 皇帝若曰自昔有天下必擇建厥配以承宗

廟以御家邦肆朕受命奉循前烈考慎典𠕋以祈

恊于神民咨爾向氏懿柔淑恭舊有顯聞肇功唯

祖弼亮帝室流德之澤覃延後嗣是産碩媛比賢

姜任越朕初載來嬪蕃邸盥饋在中率禮無違以

至嗣服祗承内事齋明夙夜罔有曠失宜崇位號

表正宫庭今遣攝太尉推忠恊謀同德佐理功臣

樞密使光祿大夫檢校太傅行尚書刑部侍郎上

柱國東平郡開國公食邑五千戶食實封一千戸

吕公弼攝司徒朝散大夫右諫議大夫參知政事

䕶軍太原郡開國侯食邑一千一百戸賜紫金魚

袋王珪持節𠕋命爾爲皇后夫惟興王釐厥士女

咸自内始逹于四海朕克勤人用弗怠朕克儉人

用弗奢朕克正人用無敢側頗僻爾勤相朕乃濟

登兹於戯匪初惟艱惟慎厥終爾忱念兹朕以永

享天祿爾亦豫有無疆之福豈不韙哉

    仁宗皇帝加上徽號𠕋文

              王  珪

元豐六年歲次癸亥十一月壬寅朔二日癸卯

孝孫嗣皇帝臣謹再拜稽首言曰臣伏觀古先格

王莫不大名發於前而大惠昭於後其法皆本於

至公而不可易至後世臣子又欲盡報上之道以

謂君德甚盛其言不足以包衆美於是有至郊加

誄之文夫欲推事存之禮述追逺之志則奉素享

之榮號益新紀之鴻烈謀羣公請太室洋洋虖際

天接地而震顯之不亦當靈心而傳古誼乎恭惟

仁宗神文聖武明孝皇帝躬清明之資賦神睿之

略乾行施之不息仁性根於自然時乘六飛端御

大器知窮八荒而不見其迹澤及萬彚而不居其

功爾乃簡抜畯賢放逺邪佞宥恕刑獄懷保鰥寡

賞不徇所私罰必當于理興農桑之本務緝禮樂

之墜文有慘怛好生之心吏或誤入重辟必終身

見斥有寛裕從諫之度言者屢進狂直必曲意見

容念兵革之傷夷則不殺而服念稼穡之勤勞則

罔寧于逸矧履天下之尊而持之以抑畏饗天下

之冨而寶之以儉素輿馬不聞於游盤鍾鼓不渉

於間燕宫室亡奢靡之飾器服亡瓌竒之玩加以

夙夜齊㮚事天之誠盡霜露怵惕念親之感深方

朝廷之久安廼大革因循而聖政又新爲社稷之

重計廼前定禍亂而皇嗣蚤立故四十二年仁恩

川流涵濡薰蒸格于上下日月華風雨均四時和

百穀蕃北有獷狄而不能驕西有黠羗而不能䡍

蟲魚遂性自安川藪之游男女㓗誠更趨耕織之

樂固有幽遐荒昧之俗不約而子來竒偉倜儻之瑞

不期而特見者矣丕赫哉憲度鴻明聲文沛施自

載籍之傳葢未有休功盛業可加于兹也重循涼

菲永念猷訓今將欵清廟陟紫壇遂受厚福以浸

黎元冝於此時臨彤庭發玉版上不敢隳 祖宗

之典下不敢虧神民之情如堯如舜如禹如湯豈

不髙一世之聞而流萬世之聲哉爰飭上儀載揚

景鑠謹遣銀青光禄大夫守尚書左僕射兼門下

侍郎上柱國太原郡開國公食邑七千六百戸食

實封二千五百戸王珪奉玉𠕋玉寶加上徽號曰

仁宗體天法道極功全德神文聖武濬哲明孝皇

帝恭惟明德在天臨受徽稱維億萬年永錫嘉祉

謹言

    立夏國主𠕋文    王  珪

維熈寧二年歲次己酉三月戊辰朔十四日辛巳

皇帝若曰於戯昔堯合萬邦而民風和周建列土

而王業楙若古申命蓋國家之成法也咨爾秉常

迪性純壹飭躬靖䖍生禀山川之靈舊傳弓鉞之

賜撫有西夏尊于本朝知事君必盡其節知守國

當保其衆乃内發誠素外孚誓言質之天地而不

欺要之日月而不昧朕用稽酌故典表顯徽實錫

爾以茅土之封不爲不寵加爾以車服之數不爲

不榮涓辰既良備物既渥誕舉丕𠕋以華一方今

遣朝奉郎守尚書司封郎中上輕車都尉賜紫金

魚袋劉航文思副使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太子賔

客兼御史大夫騎都尉彭城縣開國伯食邑七百户

劉怤持節𠕋命爾爲夏國主爲宋藩輔夫履謙順

者靡不膺長福懐驕肆者靡不蹈後虞率身和民

時乃之績徃欽哉祗予一人之彛訓可不慎歟

    皇后𠕋文      李  清臣

皇帝若曰天相予 祖宗兹歷世寧康朕既敬紹

丕緒罔作麗觀底信内外惟法惟式蘄以正邦今左右

弼臣禮儀正貳暨族老宗婦各䖍厥事咸鋪繹舊

聞明敭于位曰乾施坤承日照月儷四時 不忒

萬物用成盍稽則象詢考⺊筮若時元吉正名錫

服俾長首六宫以母天下予惟國有故常是何敢

弗率咨爾王氏乃祖忠勞王家書于太史子孫公

侯出入藩服惟功澤逮兹是生碩媛淑嫕温恭備有

嘉德聘歸王邸入承事皇姑靡不若禮上天右序

予家蚤育元子慶在宗廟惠賚于四方乃以某年

某月某日遣攝太尉具官某攝司徒具官某賜爾

皇后之寶方寸有半文盝螭紐授之玉𠕋厥簡五

十命爾翟衣笄纚博𩯭黼領大帶以朝暨歲時將

祀于東西宫金輿朱蓋武賁禁衛歩障行導是惟

顯哉爾其克后職思后道履中體順兹日饗多福

集大祐于厥躬其尚佽助予治昭聞于無窮於戯

懋戒之哉

    仁宗皇帝哀𠕋文   韓  琦

嘉祐八年歲次癸卯三月癸卯朔二十九日辛

未 仁宗神文聖武明孝皇帝崩于福寧殿旋殯

于殿之西階粤十月戊辰朔六日癸酉遷座于永

昭陵禮也龍馭賔天珠襦留殯萬方之𮜿同臻七

月之期兹近法仗已嚴靈輴未進風雲慘鬱以生

悲臣妾涕號而思殉孝子嗣皇帝臣英宗廟諱接統承

堯念親晞舜徘徊象物驚禁從以如存摧慕仙游

致哀誠𠔃必盡繄臨奠以長辭蓋終天之永恨乃

命弼臣以文傳信其詞曰惟 宋受命與天無疆

藝祖以武厎寧四方 神宗以文萬邦一王眞廟

紹隆赫然其光逮夫 仁宗益熾而昌厥生之初

上帝惟祜天日之表振古未覩色出圭璋歩嚴龍

虎其俾眞人來綏下土元良之建匕鬯是主寢門

之問恊若文武嗣訓之循纂承丕緒左右獻言以

䝉自處大運歸乾獨化陶甄進良黜姦始章聖權

其仁如天其度如淵其仁伊何得之自然草秀而

茁蟲飛而翾尚不忍傷況吾民焉惠澤之霈滂洋

幅貟物無不滋四十二年猗如天𠔃化功則全其

度伊何汪然莫際巨細必容黙分誠偽臣在言職

不知諱忌時肆詆訐衆嫉狂易聖心怡然曰此忠

義是也吾從過焉何戾猗如淵𠔃是能致治明慎

庶獄極于哀矜惟法所在未嘗妄刑郡邑之吏責

之詳平一失入罪無階顯榮尊爲天子以儉爲貴

崇尚清虚屏斥紛麗向緣不懌輔臣入視殿幄蕭

然茵衾故敝率用繒素了無文綺衆目驚嗟 上

曰何喟吾之受用素止如是此民膏血烏敢妄費

恭事天地孝承祖宗九見圎丘再祗合宫大祫于

廟親藉于東服器精備粢盛㓗豐小次不御秉圭

顒顒何必戸曉民胥偃風取士之路務存至公十

二臨軒䇿之必躬儁髦盡得巖穴幾空有將有相

曰功曰庸眇視三代吾其比崇北胡之强西夏之

猘時欲眺梁恣其貪嗜吾以威懷折其凶銳兩皆

摇尾從我羈餌百蠻梯航琛賮日至禮樂具修干

戈不試夫惟立嗣天下之基前世令王或牽以私

事不前定濵于亂危我出獨斷挺然不疑求賢于

宗唯聖是知神器之重其傳有歸廟社以安生靈

以嬉迹其大公堯舜之爲昔在人上必有偏好或

樂馳逐或喜征討或務宴游或專營造或邇聲色

或泥丹竈棊奕之工擊拂之妙有一于此下從而

效噫吾 仁宗澹無所樂曰吾好者在勤政道日

必旰具惟先之紹間時弄翰或𨽻或草堊帚之揮

十竒萬巧去冬之暮清燕之間再闢天閣詔呼從

官親作飛白侍臣縱觀心合造化生成筆端書幅

踰百大均寵頒退坐羣玉行觴盡歡嗚呼哀哉賜

墨尚濕宸章未刋植璧斯䖍遽有金縢之禱綴衣

遂徹俄承玉几之言嗚呼哀哉大變之來天傾地

裂四海之慟風號雨血兆民震駭其無生百辟𡨚

乎而僅絶乗雲之游𠔃汗漫而自髙持𩓿之慕𠔃

僵仆而徒切因疑前㑹之非常似與羣臣之叙訣

嗚呼哀哉𠋫律云凛諏辰恊元嚴蜃路以方駕視

羽幢𠔃始前池竹揺雉車旗飾鸞背朱雀之通逵

指青龍之𠮷山關路長𠔃去復去宫車挽𠔃還不

還痛徹六宫𠔃莫如逝淚灑重瞳𠔃胡可攀嗚呼

哀哉寒日晝昏愁隂夜積卷晴霓於丹旐蕩霜波

於素帟悲笳互咽六州之奏憎悽駿嶽前瞻萬歲

之聲何閴大隧一扄幽堂永寂人間之恨空長帝

所之歡豈極嗚呼哀哉秦漢而下御邦子民夐越

三紀纔聞數君其間治亂以相駮否亨之不醇如

仁宗享國之久而始終太平𠔃彼安敢望吾之清

塵生而無窮者厚載健而不息者髙旻惟至仁盛

德與髙厚之俱𠔃萬世巍然而不冺嗚呼哀哉

    宣仁聖烈皇后哀𠕋文代宰相

              畢  仲游

維大宋元祐八年歲次壬申九月三日癸酉大行

皇太后崩于壽康殿旋殯于崇政殿之西階粤明

年正月遷祔座于永厚陵禮也菆殿帟空𥘵庭燎

晻雲似郤而復凝月雖輝而如慘 孝孫嗣皇帝

哲宗廟諱臨遣奠以興哀瞻振容而永慕鳯吟管以

何悲龍挾輴而若駐羽衛羅闕神儀布路爰制近

司紀陳聖度其詞曰

皇矣大宋寶命自天重明累聖跨成軼宣正后在

中契于坤乾較任比姒亦逾于前有系自姜源深

積厚功熈我朝方虎是偶奄韓宅魯益昌厥後月

瑞日符是興太母於鑠 太母躬義率仁居静猶

地含和如春正素自禀聦明夙聞作合 英祖齊

昇並曜受養 神考隂功善教體道不違惟德是

傚元豐末命帝命惟辟聽斷勉同以補天隙擁佑

神孫立民之極恭以勵人儉惟化俗衣有大練奩

無片玉房闥不出四海在目信義由中九夷思服

如鑑不塵如璞不緇三事大夫正直是咨宗藩外

戚滲漉惠慈人爵王官雖卑不私廟謁靡行外朝

靡踐池籞靡臨惟正是勉服御靡更惟惡是善庸

爾萬方爲則爲典左右皇躬    動有壇宇

居由範防造次于是𡫏隆且昌如天清明霽日之

光治化方成憂勞亦至外若平居中潜遘厲坤軸

軋以夜摧月輪翩而曉墜守大化之靡怛尚斯民

之爲意嗚呼哀哉珠箔低垂𠔃雲霧猶隔蕙帳髣

髴𠔃爐煙未銷想仙馭以何適謝人寰而已遥萬

乗號慟哀纒九霄千官縞素雨泣東朝嗚呼哀哉

人與神𠔃變何速秋復春𠔃時以徂犧罇盈𠔃未

忘於平昔池綍動𠔃難留於須㬰翼八翣以爲衛

陳六衣而汜塗嗚呼哀哉野蒼茫𠔃人漸逺仗徘

徊𠔃天欲晚遡洛澗𠔃嗟備物之如在逾鞏岸𠔃

知神遊之不返山川巳兆於眞宅松栢猶凝於故

苑嗚呼哀哉玉晦龍蟄金藏鑑昏泉關掩夜宫闈

泣晨車𮜿同𠔃雖來於萬國寶座閉𠔃惟朝於百

神魚惟炬以非日鴈長飛而不春嗚呼哀哉成内

則於三朝貽素風於千祀致理之勤𠔃今已徃大

道之公𠔃古如此何逺其家以爲國而憂其民之

猶子宜大書而作𠕋俾永光於 宋史嗚呼哀哉

    欽聖憲肅皇后哀𠕋文 李  清臣

建中靖國元年辛巳歲正月壬戍朔十三日甲

戍 大行皇太后崩于慈德殿二月壬辰朔十一

日壬寅殯于西階以三月壬戍朔八日己巳戒百

官請命於太廟謚曰

欽聖憲肅皇后太史筮之將以五月辛酉朔六日

丙寅遷座于永裕陵禮也哀子嗣皇帝臣徽宗廟諱

永感之懷寫無窮之慕躬薦泂酌奉寧輴馭痛三

牲之養忽至於遣奠悲萬壽之祝俄成於晞露罄

咳如在聲容不返畢銅史之餘滴動金商之清挽

暑令忽其成凄薰風颯其變慘像設既嚴物儀具

有惟是𠕋書用傳不朽宫臣承詔式䖍事守紀漸

寓哀貽之永久其詞曰

我宋隆康恩漸動植逺惟暨邇生成滋息趨走賢

智修官懋職遐及四裔左祍重譯維相向公梁棟

宗祏逮女曾孫逌家瑞國蚤歸王藩旋被褕翟至

性温温令儀翼翼道意禮學生知自得慶壽寶慈

問安昕夕執養寒暑端莊不易内輔 神宗賛助

陪益凡厥見聞舒徐啓迪十有九年晏粲椒掖萬

邦託慈六宫仰式約省外氏湯沐脂澤斯世丕平

隂與多績比懿夏啇塗山簡狄姜嫄太姒聮祛並

舄元符三祀歲執徐直正月己卯變同剨砉巍巍

哲宗武威文德夫何弗祐忽遘窀穸上嗣考廟將

決大䇿于時弼臣或藏邪慝輒進異論欲倒白黑

頼我 聖母沉潜剛克折之陛前氣殫語塞庭羅

犀渠門屯闟㦸龍德利見寰宇慶懌一指顧間長

寧社稷譬如媧皇神工妙力錬石補天斷鼇立極

冲融宇宙滉漾澡滌靡賢不登靡𡨚不釋臣嘗侍

對與聞訓敕曰我 皇帝聖材天錫子道勤毖政

事祗惕治本亂原講磨紬繹惠心⿰氵専愽物理研覈

帝堪多難子復明辟何俟祔饗始還禁閾幸濟初

艱後罔餘責重下教告亟就安適 帝扳以留懇

款襞積數請弗回推璽郤籍義盡今兹事髙徃昔

在漢馬鄧固多慚色其於邦民憂不離臆動履仁

儉示先壼則服無珠璣器無瑶碧禁戒彫繪棄捐

組織言祖經墳智該儒墨諸書過眼疑微洞析兢

兢瞿瞿殆忘寢食涼暄密移疹氣侵蝕 皇帝聖

孝啓處在側藥審刀圭術窮鍼石禬禳山川猶期

千億丹劑雖靈𡨋筭終厄佛供晝昬䘮氛夜赤祲

象告凶軒星示坼數圯坤元景淪望𩲸五十八載

馳光度隙嗚呼哀哉梓匠奏工嬪娥罷飾帳殿先

途殯堂撤席縞士鼎鼎絳旌弈弈左背城闕右徑

阡陌彀騎䟃𧽼綈車咿噫簫笳悲吟鹵簿哆赫萬

類奪輝四民聚戚御服苴麻皇情欒棘嗚呼哀哉

霧雨故宫莓苔舊墄鳯幌蕭森獸扉虚寂輦路鑑

奩孰非陳迹引望山園涕濡竹栢惟有徽音長留

寶𠕋嗚呼哀哉




皇朝文鑑巻第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