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六 皇朝文鑑 卷第三十七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八

皇朝文鑑卷第三十七

 誥

   韓通贈中書令    劉  敞

   王䞇授殿中侍御史  王  禹偁

   登州黃縣尉東方辛可密州司士參軍

             歐陽 脩

   任守信可遥郡剌史依舊鄜延路駐泊兵

     馬鈐轄     歐陽 脩

   前杭州司理參軍范衮可衛尉寺丞

             歐陽 脩

   前知彰信軍節度判官禇式可太子中舍

    致仕       歐陽 脩

   虞部員外郎吕師簡可比部員外郎

             歐陽 脩

   潁州推官江揖可大理寺丞

             歐陽 脩

   進納人空名海詞   歐陽 脩

   著作佐郎張去惑可祕書丞

             歐陽 脩

   永興軍節度推官董士廉可著作佐郎

             歐陽 脩

   内殿崇班郝質可内殿承制

             歐陽 脩

   开贇胡元並可内殿承制 歐陽 脩

   喬察可靜難軍節度推官知隴城縣

             歐陽 脩

   試助教郭固可寧州軍事推官

             歐陽 脩

   范仲温可台州黃巖縣尉 歐陽 脩

   史館書直官潘宗益可梓州司户參軍

              歐陽 脩

   内殿崇班李允恭可内殿承制

              歐陽 脩

   李仲昌可大理寺丞簽署渭州判官事

              歐陽 脩

   泰州興化縣主簿朱思道可衛尉寺丞

              歐陽 脩

   京西轉運按察使杜𣏌可直集賢院充廣

     西轉運使     歐陽 脩

   河北都轉運使張昷之充天章閣待制三

     司户部副使    張  方平

   前秀州崇德縣尉左惟温可漣水軍録事

     參軍       劉  敞

   張鑄可光祿卿致仕   劉  敞

   無爲軍録事參軍馬易簡可太子中舍致

     仕        劉  敞

   龍圖閣直學士兵部郎中涇原路經略使

     王素可諫議大夫  劉  敞

   太子中舍通判衡州張兊可殿中丞

              劉  敞

   李育可著作佐郎許林宗可大理寺丞

              劉  敞

   皇姪右監門衛將軍克孝妻某氏可封仁

     和縣君      劉  敞

   西京左藏庫使忠州剌史髙陽關路駐泊

     兵馬鈐轄時明可文思使

              劉  敞

   宰臣冨弼奏試國子四門助教王淵宰相

     韓琦奏郷貢進士李常並可試將作

     監主簿      劉  敞

   内殿崇班唐詢可内殿承制

              劉  敞

   定武軍節度推官衛觀可大理寺丞常州

     團練推官沈披可衛尉寺丞

              劉  敞

   歐陽脩可禮部侍郎宋祁可尚書左丞范

     鎭可吏部郎中王疇可右司郎中宋

     敏求可祠部員外郎並依舊職任

              劉  敞

   參知政事曾公亮可加正奉大夫進封開

     國公       劉  敞

   將作監林洙可司農卿  劉  敞

   權郴州軍事判官楊永可右賛善大夫致

     仕前岳州平江縣張正已可大理寺

     丞致仕      劉  敞

    韓通贈中書令    劉  敞

易姓受命王者所以徇至公臨難不苟人臣所以

明大節周故天平軍節度使檢校太尉同中書門

下平章事侍衛親軍馬歩軍副都指揮使韓通定

交覇府委質前朝荷戈共歷於艱貞錫壤迭分於

戎律朕以三靈睠祐百姓樂推言念元勲方疇異

渥蒼黄遇害良用憮然追升浴鳳之池式表潜龍

之舊

    王贄授殿中侍御史  王  禹偁

故事御史府三院轉遷各有月限考績之命異于

他官國朝以來不用此制必因行慶方得叙遷其

閒才行有聞爲衆所譽者不時而授人以爲榮具

官王贄本以懿文輔之通識自登憲署繼領詔條

絜己愛民所在稱理司漕運者奏其課執風憲者

舉其才受代南康陛見與語宜從改秩用以勸能

勉荷寵光勿渝素履

    登州黄縣尉東方辛可宻州司士參軍

              歐陽 脩

朕以信示天下而以祿報有功今爾辛緣死事而

命于官然按察者糾失職而來有請按察吾所詔

也不從則不自信念功吾所急也不報則無所勸

焉是用易爾散秩優爾俸祿免爾吏責俾爾自安

庶幾使吾信賞並行而不失

    西京左藏庫使内侍省内侍押班任守

    信可遥郡刺史依舊鄜延路駐泊兵馬

    鈐轄        歐陽 脩

國家自靈夏不賔邊隅多警議者率以謂用兵之

道任將宜專恩信不久則無以得士心山川不習

則不可圖勝筭自兵宿于野久而無功此殆將帥

數易之患也苟有能者無遽奪焉以爾具官任守

信選以敏材臨于戎事肅軍捍冦宣力有聞遽以

飛章自言滿嵗顧久親於矢石豈不念於勤勞然

而士卒之樂旣汝安夷狄之情惟汝熟雖欲代汝

實難其人所宜旌以郡章仍臨舊部體兹委寄服

我茂恩

    前杭州司理參軍范衮可衛尉寺丞

              歐陽 脩

朕觀兩漢名臣多或出於丞史小吏非夫丞史之

能出名臣也乃知古雖吏屬亦必選用賢材焉今

中書丞相之職比古公府曹SKchar之制吏員已爲簡

闕欲任其事豈不擇人故詔銓衡俾其慎選具官

范衮有司來上以爾爲材進爾諸丞徃率乃職古

人可慕無自怠焉

    前知彰信軍節度判官禇式可太子中

    舍致仕       歐陽 脩

昨按察者言爾事有迹而爾方以老自請吾屈言

者不究而進爾以秩全爾之歸吾之欲成人之美

而不欲成人之惡如此汝其休矣知我之仁

    虞部員外郎呂師簡可比部員外郎

              歐陽 脩

國家嚮因寡兵特立賞格俾勸勤者速於集事而

議者皆患應募之卒雖多而難用豈夫訓練之未

至將由簡閲之不精然而號令重於已行賞罰貴

乎存信今有司按籍言爾當遷徃服新恩其思實

    穎州推官江揖可大理寺丞

              歐陽 脩

朕思與多士共寧庶邦而賢豪材美之人或自沉

於幽逺與夫懿節茂行之韞于中而未見於事者

吾皆不得而徧觀焉故以舉類之科而爲官人之

法今舉者言爾行可稱命爾新恩以期後效

    進納人空名海詞   歐陽 脩

官者所以治人而非以假人之器也朕閔西人之

勞而欲紓其乏有出其私以佐吾之用者是亦有

益於吾民俾命于官所以示勸爾其徃矣服我茂

    著作佐郎張去惑可祕書監

              歐陽 脩

國家設官之法患乎巧僞干譽者之難止故考績

之格三載而一例遷所以使沉實守正之人得以

自進及其弊也庸人希累日之賞而賢者不能自

别故又增舊法稍欲因舉類而求能者焉惟爾之

材世所稱美夫累日而遷非爾志干譽而進不可

爲惟思厥中務廣其業

    永興軍節度推官董士廉可著作佐郎

              歐陽 脩

自古竒偉之士因時立功而名在竹帛者率皆不

以細文常行責其備蓋於其大者人有所不能者

焉惟爾少而好竒不徇小節喜從兵事思奮其材

今積久録勞蓋從請者若夫異賞待爾有爲

    内殿崇班郝質可内殿承制

              歐陽 脩

夫被甲馳馬出而與敵周旋于原野搴旗斬馘歸

而與士卒數俘獲于軍中量功較計蒙褒被寵進

而受賞于朝廷此將帥之事也豈不榮且樂哉戰

之功有小大國之賞有重輕膺此茂恩更期後效

    龍衛指揮使开贇拱聖指揮使胡元並

    可内殿承制     歐陽 脩

朕之勁兵鋭將戍于邊者不可勝數惟爾能以武

勇出乎其間方吾思得猛士之時吾之大臣以爾

來上髙爵厚禄爲爾等而設也徃其勉矣吾將觀

汝之能

    秦州觀察支使喬察可靜難軍節度推

    官知隴城縣     歐陽 脩

夫吏之不能稱職者或謂數易使之然今爾嘗佐

於州就臨屬縣其上下政令之便及士風民俗之

所安皆所習知可以爲治將觀汝績無替其勤

    試助教郭固可寧州軍事推官

              歐陽 脩

自邊陲用兵而天下游談之士趨時蹈利者吾非

不知其濫而未始怠焉者冀必有得於其間惟爾

之能乃其素學夫學有實者詰之不窮而推之可

用嘉汝施設精而有條慮變適宜將觀汝用

    范仲温可台州黄巖縣尉

              歐陽 脩

爾弟仲淹參吾大政方欲輔朕平賞罰推至公以

修紀綱而正庶位爾今所任有土與民惟過與功

則有賞罰爾勤厥職可不戒哉

    史館書直官潘宗益可梓州司户參軍

              歐陽 脩

給事有年其勞可錄宜命以秩俾旌厥勤凡爲有

司惟久則習尚安乃職以謹克終

    内殿崇班李允恭可内殿承制

              歐陽 脩

朕患州縣之吏不職者不能禦姦禁暴而憫吾民

罹於賊盗故於捕盗之吏推賞尤厚非以爲私蓋

有爲也今爾之請自陳其勞方吾以賞行勸之時

惟恐不及故加爾寵非狥爾私夫古有讓功不言

之賢惟爾宜慕

    彰武軍節度推官李仲昌可大理寺丞

    簽署渭州判官事   歐陽 脩

羣材之在下者思達其上難矣而在上者思得可

用之材豈爲易哉朕頃自擇能臣使舉其類而洙

以爾充薦今琦又以爲言琦洙皆能體吾勞於擇

士之心者舉爾不應不慎霈然推寵吾所不疑爾

尚勉哉以稱兹舉

    泰州興化縣王簿朱思道可衛尉寺丞

              歐陽 脩

夫廉爲吏之一節也今保薦之法惟以受財爲同

坐則待夫能吏豈盡其材爾其奮厥所長思有所

立不獨守夫一節而已焉

    京西轉運按察使虞部員外郎杜𣏌可

    刑部員外郎直集賢院充廣西轉運使

              歐陽 脩

自一隅用兵而調發輸役之繁無逺不及況廣東

西之路於東南尤爲逺者而吏多不良吾之疲民

旣有賦歛之勞而今 罹盗賊之患吾一慮及爲

之惻然凡與吾憂國者豈遑暇於安居哉汝爲吾

徃其可憚勞吾又嘉汝名臣之後好學博文尚有

榮名以爲汝寵凡吾寄汝之事繄汝之材吾惟責

成爾可自勉

    河北都轉運使工部郎中張昷之可兵

    部郎中充天章閣待制三司户部副使

              張  方平

唐自開元以還王室多故行在之所不能備官而

從軍興之期顧多應卒之事爰從權便置諸使而

天下庶政始不歸於尚書省今之㑹府乃在三司

蓋自中臺至于寺監之務几關出納無不緫者故

建其長以治要立其貳以治凡設其攷以治目以

言乎三司之副是猶文昌之丞轄助上率下舉綱

振目常出髙選以賛大計具官張昷之才識器用

政事風采稱于朝廷著于方面今邊𠋫多警戎車

未脱凡物力之充屈生齒之耗登職司版圖必藉

精力故謀于衆還爾外臺尚悉乃心以集吾事

    前秀州崇德縣尉左惟温可漣水軍錄

    事參軍       劉  敞

天下無事人得養老長㓜脩孝悌之行甚善而猾

惡之民起爲盜賊奪攘以侵擾之郡縣所患者也汝

以邑尉捕擊如律尚書條上閥閲遷爾糺曹祗服

明命益思自奮

    太常少卿張鑄可光祿卿致仕

              劉  敞

古者有司年至則致仕所以恭讓而不盡其力也

具官張鑄履尚夷粹足以檢俗精力强敏足以濟

物而能顧禮畏義願上印韍朕閔勞以官職之煩

今聽其請夫佚老之士雖不輸力於朝其矯厲風

節不亦過絶保祿持寵不知止者乎俾列九卿以

榮其歸祗若休命思底終譽

    無爲軍錄事參軍馬易簡可太子中舍

    致仕        劉  敞

控搏禄利者至於遷籍損年飾貌匿衰以緩退休

之期爾齒未耄仕無缺行能決於去庸非廉乎自

下郡SKchar升東宫屬歸安鄉閭足爲榮觀矣

    龍圖閣直學士兵部郎中涇原路經略

    使王素可諫議大夫  劉  敞

朕臨御天下賴宗廟之靈方内乂安元元蒙福而

徃者戎狄窺間緣隙時入爲暴患皆在守圉之臣

文不能附衆武不足威敵使貪暴之民震驚朕師

具官王素假節剖符居邊三年内鎮撫百姓外教

戰士令行禁止惠于鰥寡爰及疆外羈縻之虜咸

懷服集不失朝貢中國以安朝廷益尊此蕃衛之

勲也詩不云乎大邦惟翰其議遷秩升于諫列以

慰吏士出車東山之思

    太子中舍通判衡州張兊可殿中丞

              劉  敞

郡有倅貳關決衆務所以優民事示重慎也俗吏

不察大體而矜勢怙權以爭重輕吏民反苦之甚

非朝廷意爾居職自若奏課亦善通籍循省以疇

嵗勞方天之休其朂哉

    前邠州觀察推官李育可著作佐郎前

    趙州軍事推官許林宗可大理寺丞

              劉  敞

古之禮珪璋特達而璧琮有藉寶非不同也所從

用之異豈唯寶哉士亦宜然育用文學進有以自

見林宗繇吏材選稱於知己夫蓬丘圖書之府廷

尉法理之本徃爲之屬各踐爾位思所以報毋墮

而守

    皇姪右監門衛將軍克孝妻某氏可封

    仁和縣君      劉  敞

常棣之詩其輯之亂曰宜爾家室樂爾妻孥知其

爲治内之本也今夫宗婦則有湯沐之邑封君之

號此其所以稱宜且樂不亦光大章顯乎具官克

孝妻某氏慿慶良奥作嬪懿近柔靜之操足儀閨

壼莊肅之風能承祭祀俾䟽列壤且擇令名尚無

懈於夙夜思能對於休寵

    西京左藏庫使忠州刺史髙陽關路駐

    泊兵馬鈐轄時明可文思使

              劉  敞

執干戈典兵馬之臣當以戰多勇功受賞於朝而

但累嵗月計資考以此取髙位壯士之恥也然今

天下乂安士無所試其能故偏禆將帥例以恩進

遷爾使列以觀來效爾亦母謂易而得之因易以

守之盍亦竭節顧義思所以報國者乎

    宰相冨弼奏試國子四門助教王淵宰

    相韓琦奏鄉貢進士李常並可試將作

    監主簿       劉  敞

曩者朕親祀清廟推恩延賞而大臣得薦其門下

之士置之仕籍今丞相以常等聞夫與我陶冶萬

物長育人材者非丞相歟何惜一命以慰士大夫

之望其慎所履毋辱已知

    内殿崇班唐詢可内殿承制

              劉  敞

邊吏欲其奉法守職以安吾民而不欲其徼功興

事以撓王略也故嵗滿無負者輒遷其秩爾有治

狀恊于賞格進承制命無隳常守

    定武軍節度推官衛觀可大理寺丞常

    州團練推官沈披可衛尉寺丞

              劉  敞

昔唐有天下諸侯自辟幕府之士唯其材能不問

所從來而朝廷常收其俊偉以𥙷王官之缺是以

號稱得人今州郡從事皆吏部㫖授然其試之臨

政而不苟察之行已而有立亦皆一時之選已故

吾亦且命以九卿之屬使漸而升於朝觀與披也

旣歷試於外又亟稱於知已得人之聲庶必能勉

    翰林學士給事中知制誥歐陽脩可禮

    部侍郎端明殿學士吏部侍郎宋祁可

    尚書左丞禮部郎中知制誥范鎮可吏

    部郎中刑部郎中知制誥王疇可右司

    郎中三司度支判官太常博士集賢校

    理宋敏求可祠部員外郎並依舊職任

              劉  敞

古之爲國者法後王爲其近於已制度文物可觀

故也唐有天下且三百年明君賢臣相與經營扶

持之其盛德顯功美政善謀固己多矣而史官非

其人記述失序使興壞成敗之迹晦而不章朕甚

恨之故擇廷臣筆削舊書勒成一家具官歐陽脩

宋祁創立統紀裁成大體具官范鎮王疇宋敏求

網羅遺逸厥恊異同凡十有七年大典乃立閎冨

精覈度越諸子矣朕將據古鑒今以立時治爲朕

得法其勞不可忘也皆讎有功遷秩一等布其書

天下使學者咸觀焉

    禮部侍郎參知政事曾公亮可加正奉

    大夫進封開國公食邑五百户賜推忠

    佐理功臣      劉  敞

朕承七廟之光繼三聖之緒惟慎祀時享未足副

盛德委事有司未足盡誠孝故稽曠典歷吉日親

率公卿躬執豆籩昭見祖宗並受祉福若乃裒時

之對申錫無疆天㝢之内莫不受獲而況一二耋

老肅雍顯相者乎具官曾公亮德器渾厚智謨閎

逺予欲觀于雅頌參元鳥清廟之詩以追孝于前

人汝明予欲謹于王事極四海九州之美以備物

于大饗汝圖予欲時和歳豐以薦厥嘉生登𮮐稷

之馨汝翼予欲制禮恊樂以對越太室交神人之

雍汝助夫賞國之典不可廢也進階中朝頒爵上

公衍食加田勒忠甲令使百執事粲然皆知輔德

致治之報焉不其偉歟

    將作監林洙可司農卿 劉  敞

自周以來稷爲大官今吾非廢稷不務也而官益

輕豈居其職者未能勉乎具官林洙資禀通𥙿臨

履脩㓗擢正卿位尚宜其事昔乃先正實領大農

之任以迪文考今年榖未充邊人望哺爾其勤身

敏行無忝名實於以勸穡劭民庶有賴焉濟爾世

美不其多乎

    權郴州軍事判官楊永可右贊善大夫

    致仕前岳州平江縣張正已可大理寺

    丞致仕       劉  敞

年至還政典也而貪禄者或不能止能止者皆好

禮者也至於以廉自嘉者有不待年去矣今永也

禮而正已也廉忽而不錄何以慰其子弟之心或

升籍朝閨或丞事卿寺歸榮鄉閭以樂暮齒


皇朝文鑑卷第三十七